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的女鬼大老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十六章 诡异的火光

    “是啊,有什么不可以的吗?”陈文娟也不顾我那异样的眼神,复杂的心情,直接从她的手提箱里拿了一包话梅出来,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616特大杀人碎尸案是江北市公安局和南江市公安局联手侦办的,小陈也是黄队长派来协助我的,所以她也要跟我们去南江一趟。”王队长解释道。

    这下我也就没什么话可说了。

    “王队长,咱们现在直接去南江吗?”我转动方向盘,将汽车开出了江北市公安局。

    “恩,对,你的行李收拾好了吗?先去你的住处拿你的行李,然后再去医院吧,运大钟的车子我已经联系好了。”王队长道。

    “我现在还没有结婚,四海为家,也没什么好收拾的。”我害怕程欣那死鬼在我的住所等我,所以这几天我根本就不敢回我租住的地方,更别说收拾行李什么的了。

    “那好吧,你直接将车开到医院,晚饭我们一会儿到南洋镇去吃。”

    王队长所说的这个南洋镇,是江北通往南江的必经之地,也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和文化的古镇。

    遵照王队长的吩咐,我将汽车开到了医院;王队长则在医院找了两名清洁工,封了他们一人一个红包,让他们将大钟的尸体从太平间抬到了早已准备好的一辆微型包面车里。

    我和陈文娟在医院停车场等王队长的时候,见运大钟那辆面包车是江北牌照的,开车的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司机。

    两名戴着口罩的清洁工将裹尸袋裹着的大钟的尸体装上那辆面包车的尾箱之后,王队长又给那个中年司机封了一个红包;中年司机看了一眼红包后,竟是满脸堆笑,看来王队长给他封得也不少。

    忙完了这一切之后,王队长重又回到了我们车上,这时已经快到傍晚七点了。

    由于江北到南江的高速公路还在修建之中,我们只能上了已经运行了近十年的江南一级公路。

    如果高速已经通车的话,我们只需要两个小时就可以到达南江市;但是从现在这条路走,基本上都要四个小时,虽然我以前一直没有去过南江,但有王队长给我做引导,我也很快就将车子从市区开出来,上了江南公路。

    因为后面还跟了一辆运尸体的面包车,所以我的车速也不是很快。

    天色愈来愈晚,路上的车辆也是越来越少。

    王队长这些天可能很是疲劳,他已经靠着座椅打起了盹。

    陈文娟则好象是在戴着耳机听音乐。

    而我则专心致志地开着汽车。

    就在我们三人都沉浸在自己现有的角色中时,忽然“轰”地一声巨响在公路上响起,随后我听到了刺耳的刹车声。

    凭我的经验,后面肯定有车出事了。

    从后视镜里,我看到一直跟在我们后面的那辆面包车忽然停止不前了,看来应该是那车出了事故!

    “出什么事了?”王队长从梦中猛然惊醒。

    “可能是后面的面包车出了问题。”我踩了一脚刹车,将汽车缓缓停下。

    王队长慌忙从副驾驶室走了出来,我也跟着他去看看究竟是什么情况。

    “张师傅,出什么事了?”王队长走到汽车灯前,仔细地瞅了那辆汽车后,问站在一旁踢汽车车轮的司机道。

    果然,出事的汽车就是拉大钟尸体的那辆面包车。

    “狗日的,后胎爆了!还好不是前胎,要不然准栽沟里去了。”司机张骂道。

    “你车上应该有备胎和千斤顶吧?把它换了就是了。”王队长安慰道。

    “爆的这个就是备胎!我车上没胎了。”司机张很难为情地说道。

    “那咱们打122等待交通救援吧。”王队长提议道。

    “也只有这样了,不过这拖车费,还得麻烦你出啊。”司机张道。

    “这明明就是你的汽车的问题,怎么还让我们出拖车费啊?”我听了就不爽了。

    “我不拉你们这活,我这车胎它能爆么?”司机张更不乐意。

    “行行行,我给钱就是了。”王队长就是心太善了,司机张一闹,他立马就同意了。

    我却阻拦道,“你敢讹警察的钱,你以后还想不想在江北混啊?”

    “警察怎么了?警察就很了不起吗?惹毛了老子投诉你们!”司机张气急败坏地骂道。

    “哎呀,给你颜色你还开染坊了!”我捋了捋衣袖,准备跟这蛮不讲理的司机干上一架,王队长却将我拖住了,“年轻人,别冲动,咱们有话好好说。出门在外的都不容易,别因为钱伤了和气。”

    “这位警官还算是懂事!我也不想为难你们,这样吧,你再给八百元,我也不叫你拖车了,我直接叫我朋友开他车过来接着我的活干。若是路上再出了事情,我们自己承担,不要你们负责了。”司机张余怒为消,气冲冲地说道。

    “我不信没了你这地球还不转了!我们不要你做这活了,王队长,把大钟弄我们车尾箱里去。”我气鼓鼓地说道,此时我根本就没想那么多。

    “行啊,我求之不得。赶紧把那死鬼弄走吧,有他在车上,我他妈都晦气!”司机张又骂骂咧咧地说道。

    就在我俩争吵不休之时,天空忽然一道惊雷响起,随后狂风大作。

    六月的天,真他娘的跟小孩子的脸似的,说变就变。

    山雨欲来风满楼。

    看来,一场大雨即将来临。

    “马上就快下大雨了,你们还在这里墨迹什么?你收了我们的钱,凭什么又不拉了?赶紧想办法把车弄好,要不然把你抓回去,弄个妨碍公务罪,看你还敢不敢这么嚣张!”陈文娟可能在车上等得不耐烦了,就从现代车里走了下来;她听得我们的争吵后,对着那司机张劈头盖脸就是一阵怒吼;别说,她这一吓,那司机果然老实了许多。

    “你一个女娃子,凶什么凶,论年纪我都是你爸爸一辈的人了,你对我放尊重点。”司机张虽然还在嘴皮上较劲,但明显他的语气缓和了许多。

    “你年纪大怎么了?别在那里倚老卖老!妨碍我们执行公务,我照样把你抓进局子里去喝茶!”

    看来恶人就得恶人来制啊,陈文娟这么一吼一吓,那司机立马就不说话了。

    “给你半个小时时间解决问题!王队长,我们走!”陈文娟耍了一阵威风,然后转身就往现代车上走去。

    我和王队长也不便再说什么,跟着上了汽车。

    “妈的,胎爆了老子自己怎么解决啊!”

    都上了我们的车了,我还听得背后传来那司机的叹气声和踢车轮的声音。

    “王队长,咱们现在怎么办,是继续走还是在这里等司机啊?”我偷笑着问道。

    “等等吧,他也不熟悉路,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里于情于理都不太好。”王队长道。

    “可是咱们在这里干等着,他能把车弄好吗?他那车不是胎爆了么,没有备胎或是补胎的怎么弄啊?”我疑惑地问道。

    “他没备胎才怪勒,你个猪脑袋,他说没有备胎无非是想让王队长多给他拿点钱;不信你自己看后视镜。”

    伴随着陈文娟的说话声,和着面包车的近光灯,我从我们车内的后视镜里,果然看到司机老张从车上抱了一个千斤顶和一把扳手下来,弄起了面包车的后轮胎。

    看这样子,他车内果然是有备胎的节奏啊!

    擦,这老不死的居然欺骗王队长和我这么单纯的人儿!真想咒他y的不得好死啊!

    “王队长,我好饿啊!”沉默了一阵,陈文娟又撒娇地对王队长说道。

    “你刚才不是一直在吃东西吗?”我诧异地问道,这女人,这么吃得,还能保持那么曼妙的身姿,实在是一件不简单的事儿啊。

    “零食能填饱肚子吗?——队长,我发现我右手面不远的山上有火光在闪动,那里肯定有人居住,咱们去那里找点吃的吧?”陈文娟提议道。

    听到她的声音,我和王队长不自觉地将目光往车窗外望去。

    外面的天黑得如墨一般,而且风还呼呼地刮着。

    别说,与汽车右后排车门相对的一座远山上,真有一点星星之火在暗夜中闪烁,看起来格外耀眼。

    草,那究竟是电灯光还是火光啊?电灯光怎么会闪烁呢?如果是火光,这么大的风,怎么又没将它吹灭了?

    “那么远,难得跑;再坚持一下就到南洋镇,到那里去吃多好。”我小声嘀咕道,反正现在我也还不饿。

    “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离咱们最近的南洋镇还有一个小时的车程;小陈,你能再坚持一个小时吗?”王队长看着汽车导航仪上指着的我们所处的地理位置问道。

    “我们又要等后面那司机又要等一个小时的车程,那加起来不是近两个小时了?不行啊,我实在是饿得两眼昏花了,我要去那山上找吃的去了。”不容我们分说,陈文娟就下了汽车。

    “小江,你不去就留在车上吧,小陈一个姑娘家,这一大晚上出去不太安全,我得跟着她。”王队长掀开了车门。

    “那——那我也跟你们去。”我感觉坐在车里等人实在无聊,还不如跟他们出去透透气勒,于是就跟着下了汽车。

    “那也好,三个人一起热闹,你把车门锁好,一会儿我们找到吃的下来了,估计老张也把面包车弄好了。”王队长道。

    “恩”我点了点头,然后按了一下汽车遥控,跟着王队长和陈文娟一步步向那冒火光的小山上走去。

    “这风呼呼地刮个不停,会不会下大雨啊?”陈文娟走在前面,抱着胳膊问道。

    “这天,有点怪,说不准。”王队长走在中间,用他的手机照着陈文娟走的路说道。

    我则紧紧跟在两人后面。

    “江军,你怎么来了,你不是说难得跑吗?”尽管没有说话,陈文娟还是察觉我跟上来了。

    我心里还在想,这婆娘,怎么这么多逼话啊,老子还不是担心你给野狼叼了去了,但我又不好说出来,于是只能这样敷衍道,“要你管,赶紧赶路吧,一会儿大雨下来了把你淋成落汤鸡。”

    陈文娟想想也是这个道理,于是也不再说话,脚下的步子也就加快了。

    我们一直向着那个有火光的地方走去,但是越靠近那里我们就越感到事情很是怪异,因为当我们就要靠近那处有亮光的地方时,我们发现我们四周居然渐渐地竖起了墓碑。

    但不知怎地,我们三人都没有说出来。

    最后,当我们找到那处火光的发出点时,我们三人差点就哭了......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