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的女鬼大老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十章 到底有没有关联

    “房门是紧关着的,没有烟叶的味道,刘副队长喜欢吸烟,他应该是下楼去买烟去了。”王队长不愧是老刑警了,分析起问题来是有板有眼的。

    我和陈文娟听他这么一说,也都这样认为。

    不过,接下来我的所见却像一个无形的手掌,重重地打在了王队长的脸上,甚至是心上。

    话说我进屋之后就感到有些尿急,于是我就去拉病房里的厕所门准备释放一下,结果当我去拉那门的时候,我就感到有一个重物向门外扑来。

    我强制拉开那道门的时候,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尼玛,一具尸体居然扑倒在了我的脚下。

    我条件反射性地学女人一样“啊”地一声大叫,自己的身子跟着就倒退了几步。

    我看着那具脸朝地的尸体,心里暗自寻思道:这他妈是谁啊,居然还穿着警服!

    当我再次回头,瞥到我身后不远处那个工具箱时,我琢磨道:这人不是会是刘副队长吧?

    见到这一幕情景,王队长和陈文娟都非常吃惊。

    陈文娟更是一个箭步冲到我前面,迅速地将死者的脸转到她面前看了一下,随后她就撕心裂肺地哭了起来。

    我从侧面看到那死者的脸,见他还睁着恐怖似的眼睛,好象是死不瞑目啊!

    卧槽,这躺在地上的人还真是刘副队长啊!看陈文娟那么伤心欲绝的样子,我在想这婆娘不会暗恋上他了吧?

    虽然我不太喜欢刘副队长这个人,但出于人道主义精神,我对他的悲惨遭遇还是表示了同情。

    我又不禁感叹道:妈的,大钟的眼珠子都还不知道是被什么给挖了的,现在刘副队长又死在厕所里,这让我面前的两位刑警同志情何以堪啊!

    这凶手太特妈变态了,老子强烈地表示愤慨和谴责!

    我见王队长拳头捏得老紧,牙齿更是咬得咯咯作响,看来他已经出奇愤怒了。

    愤怒之后,他最终还是冷静地蹲下身来,仔细地检查刘副队长的死因。

    本来刘副队长的工具箱里有用来尸检的手套,但是我见王队长和陈文娟都没有带手套。

    王队长首先将厕所仔细地检查了一番,他发现正对厕所门的墙壁上还有一小块近似圆形的暗红色血迹,而那血迹离地面有1.7米之高。王队长估计那血是刘副队长的后脑勺撞到墙壁之后流出来的,我目测刘副队长也就一米七二到一米七四的样子,因此也猜测那血是从刘副队长的后脑流出来的。

    正好刘副队长的尸体现在已经匍匐在地,王队长自然而然地就检查了他的后脑勺,果然发现刘副队长的后脑中央还有凝固的沾着头发的血块,难道刘副队长是撞到墙壁之后死了的?

    609病房虽然是一个**的病房,但是面积狭小,厕所的空间更是有限;厕所门到墙壁的距离也就一米左右,正因为如此,厕所门是外拉式的设计。刘副队长死的时候肯定是靠在墙壁上的,不然凶手根本就不可能从外面将门关上;只是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尸体倒在了房门上,然后我开门的时候那尸体就向我迎面扑来。

    王队长仔细地将厕所检查一番后,又用刘副队长工具箱里的照相机照了几张相,然后才开始检查刘副队长的尸体。

    在检查尸体之前,他又对陈文娟说道,“小陈,你马上去监控室将我们走后外面走廊里的视频录象调出来,我倒是要看看,究竟是什么人在干的这件胆大妄为,无法无天的事情!”

    “好,我马上就去。”陈文娟抹干眼上的泪水,又将全部精力投入到了她本身的工作中来。

    我则蹲下身来准备跟王队长一起看个究竟。

    “呀,刘副队长的脖子上也有血!”

    当王队长轻轻将刘副队长的尸体在地上摆正的时候,我发现他的脖子上还有暗红的血印。

    “这像是被什么东西咬过的啊!”

    随着检查的仔细深入,王队长又道。

    我看着刘副队长脖子上留的深深的齿痕,跟着赞同性地点了点头。

    再看看刘副队长的尸体,凭我的评断,他的脖子离地面的垂直高度应该在一米六左右,如果他是被什么动物给咬了的话,那么那只动物应该是跳起来咬的。

    “难道说刘副队长刚刚走到床边想要检查尸体的时候,就遇到了一只凶狠的动物来咬他,然后他跟着往厕所里面退去,因此他的后脑勺就撞在了厕所的墙壁上?”王队长看着刘副队长脖子上那处致命伤分析道。

    “厕所的空间非常狭小,就算要进去撒尿拉翔,也是脸部朝墙壁,而不是向病床这边的,刘副队长当时肯定是遇到了突发情况,因此是退到了厕所里面;从他后脑勺的伤势情况来看,他应该是遇到了一只很凶猛的动物!”我也说出了自己的见解。

    “不错,这么说来那只动物应该是站在刘副队长前面的!也就是挨着病床左边这一块的空地上,可是我发现这处地面根本就没有任何动物的足迹!”王队长道。

    “如果不是动物,那会不会是人呢?”我将怀疑的目光投向病床。

    莫非是大钟将刘副队长咬死的?可是他已经死了啊!

    难道是他的魂?可是才死的人变成鬼也是根本就接触不到活人的身体的啊!

    但是程欣那死鬼怎么又可以触到我的身体呢?

    莫非这一切都是那死鬼干的?

    可是她为什么要在医院里杀死刘副队长呢?我记得刘副队长也进过花样年华楼上的514房间,她如果要杀他的话,为什么当时就不动手,而要等到了这里才动手呢?

    “小江,你到楼下去帮我买一包黄鹤楼上来,没烟的滋味真是难受,想问题也是憋屈。”王队长摸出二十元钱交给我。

    因为我身上早就没什么钱了,所以我也就没有推迟,拿上钱就出了病房。

    也不知未然和她的母亲现在是个什么样子,为了看一下她们的情况,我特意向走廊右边的安全通道走去,走那里可以经过624房间。

    当我经过624房外的时候,房门是紧关着的,从门玻璃上我看到未然正在给她母亲一勺一勺的喂稀饭。

    看来小倩应该是彻底打败了那只死鬼,要不然她母亲现在也不可能过得这么安宁。

    “呼叫小倩,收到请回答。”

    为了了解一下我离开624病房后,小倩与那死鬼的打斗情况,我又对小倩吆喝了几句。

    不过小倩根本就没有鸟我。

    擦,这是个什么情况?她不会又跑出去玩了吧?

    我当即拿出折扇一看,可她明明还在折扇上面啊?

    m的,这y的可能总喜欢“千呼万唤始出来”吧,老子现在没什么时间,也懒得理她了。

    从楼下买了烟,我就马不停蹄地回到了609病房,这时陈文娟也从监控室回来了,她对王队长道,“王队长,我刚才去看过走廊里的监控了,我们走后没有任何一个人进入这个病房,刘副队长是在上午十点五十分进入这个病房的,他进入病房,直到我们回来,也没有任何人进入这个房间。”

    “那你看到有什么动物进入这个房间没有?”王队长用厕所里的香皂洗了手之后,点燃了一支香烟。

    “没有。”陈文娟又道。

    “这就奇了怪了!”王队长说着,不由得往窗户边走去。

    病房靠外的那扇窗玻璃很大,但它却是没法移动的,虽然上面还有一个小型的通风口,但是一个成年人是无论如何也不能从那个通风口进进出出的;所以也就排除了凶手是从窗户那里进入的可能。

    这件匪夷所思的凶杀案再次让我们三人陷入了沉思之中。

    虽然它与花年年华514房内的杀人碎尸案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找不到任何人进入现场的痕迹,但是这里的凶杀案看起来更加复杂,诡异!因为凶手不但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挖走了大钟的眼睛,更在这么简陋的病房内杀死了还有些功夫的刘副队长!

    正当我们三人盯着刘副队长的尸体发愣的时候,江北市公安局又派来了几名刑警,这次江北市刑警队的黄大队长也来了。

    从他脸上那悲伤的表情来看,他对刘副队长的死也是深感惋惜和自责的。

    “老黄,对不起,又让你损失了一名爱将。”王队长看着很是难过的黄队长,深表了他的歉意。

    黄队长摆了摆手,“这不怪你,老王,找到线索没有?”

    “没有。”王队长板着脸,沉重地摇了摇头。

    随后,王队长就向黄队长讲起了他所勘察到的情况,以及我们今天到医院后的一些情景。

    “这起案件和花样年华514房的杀人碎尸案实在是太诡异了,我当了二十年的警察,还没有见过这样的事情!难道凶手真的就无迹可寻吗?”黄队长拿着燃烧的烟,没有抽,凝神问王队长道。

    “摆在我们面前的这起案子,目前还没有一点儿的线索!不过花样年华514房的杀人碎尸案,却找到些眉目,我们已经掌握到那起案件跟半个月前南江大学一名失踪的叫程欣的女大学生有关。”王队长道。

    “这两起案件会不会有什么关联啊?如果能够并案处理,或许我们也就能找到杀害刘副队长的凶手了,那样也能为他报仇了!”黄队长问。

    “就目前所勘察的情况来看,两件案子并案处理的机率不大,我觉得两者应该没有很大的关联。”王队长眉头紧锁,沉声说道。

    “我觉得有关联!”可能是太想出人头地了,我他妈竟然不自觉地就对着屋子里的几个警察大叫了起来......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