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的女鬼大老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九章 落在地上的工具箱

    看着那死鬼的举动,我就得意地笑了,刚才他来卡我脖子我都无济于事,现在他又扔虫子来砸我,难道我就要遭殃了?

    不过就在我鄙夷那死鬼的时候,我只感觉到一只强有力的手将我推了一把。

    随后我见小倩脸色苍白,倒在地上,半天没有起来。

    擦,这是个什么情况?

    “主人,那是尸虫!千万挨不得!”

    莫非,刚才是小倩把我推开了?

    可是她怎么可以触到我的身体呢?

    “哼,你又是什么鬼,敢来坏我的好事?”那死鬼圆睁着一双带血的眼睛,瞪着小倩道。

    此时未然和她的母亲仍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们可能只是觉得我有一些怪异。

    “我知道你是被人害死的,但那也是你咎由自取,我劝你赶紧离开这里,要不然别怪我手下无情!”小倩从地上站起来说道。

    我这时也才注意到,就在她身边不远处的地上,还有几根尸虫在爬动,先前本来像蛆虫一样白的家伙,现在已经通体发黑,看起就让人毛骨悚然。

    也不知未然和她母亲能不能看见这玩意儿。

    “看我不掐死你!”那死鬼知道小倩也是鬼,可能觉得她很好对付,于是就张着手爪向她扑去。

    不过他还没有走得两三步,小倩就叫了声“定!”

    卧槽,那死鬼居然真的定住了!

    小倩居然这么厉害,妈的,敢情以前在老子面前装疯卖傻啊!

    我还当她是一只柔弱无比的女鬼勒,没想到她却是神通广大啊!

    不过就在老子为收了一只强大的女鬼而洋洋得意的时候,那死鬼居然又动了!

    擦,难道这定身术还有时间限制?

    “主人,我才刚刚修炼,法力还不是很厉害,定不了他多久,你赶快用七星铜钱剑对付他!”小倩见那死鬼又动,也感到甚是焦急。

    “我的剑刚才被扔到窗户外面去了啊!”我有些气恼地说道。

    “你还在这里装神弄鬼!”未然一直见我一个人在那里自言自语的,也不容我分说了,直接就将我往病房外面推。

    隔壁病床上另外一个女病人看着这一切不由得在那里傻傻发笑。

    妈的,未然这女人看起来柔弱无力,但是动起手来就好象吃了牛鞭似的,手上的力道还真大,竟真把我这个大男人给推到了病房外面,随后“哐”地一下将门从里面锁上了。

    我从病房门上方的透明玻璃里看到小倩跟那死鬼正扭打在一起,心里万分焦急。

    正当我准备一脚踹开那624房门的时候,一支强有力的手忽然将我的右手抓住,随后就是一个猛烈的反擒拿使出。

    我不禁愤怒地回头,发现从背后袭击我那人居然是陈文娟那臭婆娘。

    我特么的怎么又惹上她了啊?

    真t妈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咳,咳,陈大美女,虽然说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亲不相爱,可就算你想跟我亲热,你也用不着以这钟方式表达出来吧?”我愤愤地说道。

    “江军,让你在609病房外守着,你居然跑到这里来泡妞了,赶紧跟我走!”

    不容我多说,陈文娟像押犯人一样,押着我就往609病房里走去。

    王队长不知什么时候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对陈文娟道,“小陈,别这样,江军同志又不是我们的敌人。”

    “队长,你刚才叫他在609病房外守着,等我们回去,你看他却跑到这里来了。”

    原来,陈文娟和王队长看完监控从楼道的另一端回来了,当他们一前一后经过624病房往609走的时候,碰巧在624病房外撞见了我。

    “我还不是在这里迎接你们的凯旋归来!”我骗说道。

    不过陈文娟显然不能相信,但她也松开了我的手。

    “王队长,你们刚才看视频发现什么异常没有?”我走到王队长身边关切地问道。

    “没有。其实就在一个多小时以前,大钟还活得好好的,他甚至还在走廊里散过步;我看了监控上的时间,九点五十二分,他进了病房,九点五十五分,一个戴口罩的护士进了病房,半分钟后她就急急地走出了病房;九点五十八分,一名医生在先前那位护士的带领下进入了病房,这个时候大钟应该就快不行了,九点五十九分,两人离开了病房;而我接到医院的电话说大钟快不行了是早上十点零两分。”王队长沉着脸说道,看样子他是在想什么问题。

    “我们赶到医院大概是十点半左右吧?”看着王队长问道。

    “没错。走廊里的监控时间显示,我们进入609病房是在上午的十点二十八分,而我们进入病房后遇到的那个护士,她是在上午十点二十七分进入病房的。因为这是个**病房,从九点五十到十点二十八分期间,也再没有另外的人进入这个病房;从时间上来看,这两个护士和一个医生似乎都没有作案的可能性。”王队长冷然分析道。

    我把思绪理了一下,然后又想了想,医生和护士进入病房的时间的确太短,他们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挖走大钟的眼珠子吗?

    “他们进病房的时候身上带什么工具没有?”我又问。

    “先前那个护士将药箱车推在609病房外,然后拿了一瓶输液用的液体进去,后来的那个医生也只带了一个听诊器进去;我们刚才去找过那个值班医生和护士了,从他们的描述和脸上的表情来看,他们并没有对大钟做过什么手脚。”王队长的这番话,又将我的疑虑打消。

    如此看来,大钟的眼珠子不是被人给挖走的了,难道是鬼?

    “王队长,大钟的眼珠子可能是被鬼给挖走了!”根本就没有经过深思熟虑,我直接道出了自己的猜测;我在想,大钟是不是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以至于害他的东西想让他做鬼也辨不清方向?

    “切——这个世界哪来的鬼啊!”陈文娟讥笑似地白了我一眼。

    “有,当然有!”我斩钉截铁地说道。

    也不知小倩现在怎么样了,她有没有打走未然母亲病房的那个死鬼?

    想到这里,我就拿出怀中的折扇看个究竟。

    总算还好,小倩已经回到了折扇里,真不知我走之后她又经历了怎样的血腥场面。

    还有一件令我感到意外的事,那七个穿着红线的铜钱居然又回到了我的裤兜里,估计这一切都是小倩干的吧,没想到她现在是越来越厉害了啊,戛戛。

    “我看你是在这里疑神疑鬼的!”陈文娟又道。

    “小江啊,我知道这个世界还有许多未解之谜,但这并不代表有鬼神的存在;你想想,如果真有那些东西的存在,为什么我们从来没有遇到过呢,电视上,报纸上也从来没有报道过呢?”王队长拍了拍我的肩,淡笑着对我说道。

    “怎么会没有报道过呢,1949年台湾的朱秀华借尸还魂事件,当时震惊了全世界,现在去百度找相关报道,都还可以找到!”我一本正经地辩解道。

    “借尸还魂?还能在百度上找到?我以前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究竟是我孤陋寡闻还是你在那里心口开河呀?”陈文娟又不屑地对着我冷笑了一番。

    “呵呵,你如果不信,请马上搜‘1949年朱秀华借尸还魂事件’,看看我究竟是不是信口开河。”我也冷笑了一声。

    王队长眉头紧皱,也不再多言。

    陈文娟则拿出手机,乜斜着眼睛对我说道,“那我今天就让你死得心服口服。”

    “我等着。”我嘿嘿地笑道。

    这件事情我在一年前就听人说起过,当时我t妈也不信,然后马上去找度娘问个究竟,结果网上一查,还真有这么一回事,其大意是说:1949年的时候,台湾金门有个叫朱秀华的妇女,半夜乘船时被海盗给杀死了,她一直阴魂不散,游荡于天地之间;恰逢此时有个叫林罔腰的乡下妇女得病死了,于是在林罔腰出殡那天,朱秀华借助林罔腰的尸体还了魂,睁开眼睛之后她就使劲拍打棺材;林罔腰的家人听得棺材内声音响动,以为是林罔腰还没有死,于是赶紧打开棺材盖看个究竟,结果一打开棺材盖,朱秀华就从棺材里坐了起来,并对众人讲她叫朱秀华,家住金门某个地方,其丈夫是谁,其家中还有什么人,她说她在某天夜里乘船出海,结果遇到海盗被杀死了,这次是借林罔腰的尸体还了魂来诉说冤情的。当时众人都不太相信,结果马上请人去朱秀华说的那个地方把她的先生和家人都叫了过来,家人都还没有开口,她就全部叫出了那些家人的名字,事后经过调查得知,朱秀华和林罔腰从不认识的,而且朱秀华也从来没有去过林罔腰住的地方,因此都相信了这就是朱秀华借了林罔腰的尸体还了魂。

    当时,这件事情不仅震惊了台湾,也震惊了世界。网站上还刊发了朱秀华借尸还魂后的照片,绝对的是有图有真相。

    “切,网上的东西你也信,都是吹出来的!”陈文娟翻了一下她的手机,我从旁边瞟到她从百度上搜到了有关朱秀华的消息,本以为她会相信的,没想到她还是表现得嗤之以鼻。

    “或许网上就是在炒作。”看来,王队长对我的话也持怀疑的态度。

    我也暂时不好再说些什么。

    不知不觉,我们就走到了609病房外。

    房门依然紧关着。

    我见王队长叹了口气,然后迈着沉重的步子进了病房。

    “呀,刘副队长的尸检工具箱怎么掉在这地上了,他人到哪里去了?”

    一进房门,陈文娟就惊讶地大叫了起来,我和王队长同时将目光落到了那个打开的工具箱上......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