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的女鬼大老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六章 画通灵符

    “呵呵,哈哈,王队长,你一定是在跟我们开玩笑吧?”我望着王队长,开始有些语无伦次。

    当我知道我的死期可能就要来临的时候,我特么再也不能蛋定了。

    “我当然希望这只是一个玩笑而已。”

    王队长的心情并不比我和陈文娟的轻松。

    我见陈文娟一屁股坐在了黑色的靠椅上,很是失魂落魄。

    靠,原来她先前的猪坚强精神都是装出来的啊!

    “都怪你,这么早把我叫过来沾上这么大一个倒霉事儿!”

    都说兔子急了也会咬人的,这话看来一点儿也不假啊,我感觉自己的行动完全不受思维控制了,我特么居然走到陈文娟面前,然后像提小鸡一样,抓着她的衣领就将她y的提了起来,然后瞪着眼睛恶狠狠地叫道。

    “江军,你这是干什么!”王队长见我急红了眼,赶紧把我抓陈文娟的手瓣开,然后又将我拖到一边,“一个大男人,不管遇到了什么事情,也不能怪人家小姑娘啊!”

    “我怎么不怪她,要不是她把我叫到这里来,我哪能摊上这破事啊?”我喋喋不休地争辩道。

    “是我叫你怎么了,你再动个手给我试试?!妈的,给你点颜色你还开染坊了!”陈文娟气恼地一拍桌子,指着我的鼻子破口大骂。

    卧槽,河东狮吼的电影情节在现实中经典再现!

    她这一吼,把我的小心肝吓得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也就不说了,最重要的是,还搞得他妈的旁边几个办公室的人都放下手中的工作,跑到她办公室门口来看热闹。

    “你们就别争了,那只是我道听途说的东西,用不着放在心上。”

    王队长见有人看热闹,赶紧走到门边将门关上。

    “不行,你得赔偿点儿我的精神损失费!”老子实在是没钱了啊,怎么也得想办法在这臭婆娘这里讹点钱买碗稀饭吃。

    “你脑袋没烧坏吧?还想跟我搞敲诈?信不信我送你一个大银镯子,然后再把你弄去江北监狱双飞七日游?”陈文娟虽然长得漂亮,但是特么的发起怒来就跟母老虎似的吓人。

    真应了那句老话——猴子的屁股摸不得!

    看来老子得转移阵地了。

    “王队长,我工作丢了,你能不能借我点钱买碗面吃?现在都快十点了,我还没有吃早饭勒。”

    我双眼无神地看着王队长,可怜巴巴地问道。

    “你没工作了?那真是太好了!”

    本以为慈悲的王队长会给我几张红色的老人头,没想到他竟有些幸灾乐祸。

    “哦——我是说大钟住院了,我这里正好少一个司机,你又会开车,你来给我开车怎么样?”

    擦,原来是这么一个原因!这他么的还好啊。

    “那工资是多少钱啊?”我搓搓手感觉这是个美差事。

    小时候就想当警察,但直到现在都没圆这个梦,现在能给警察开车,在不明事的人面前装装b,吹吹牛也不错。

    “守财奴!”

    我的问题刚脱口而出,陈文娟又白了我一眼。

    “每个月2500,中午包一顿工作餐,如果你觉得合适一个月后我再申请给你买保险,你看怎么样?”王队长道。

    “这个好,好!——请问,有没有双休日啊?”这个是我最关心的问题了!

    “这个当然有!不过医生说大钟以后可能不能开车了,而我马上又要回南江市了,你得跟我去南江上班啊,这个你要好好考虑一下。”王队长看着我,很是认真地说道。

    “没有什么好考虑的了!无论在哪里上班我都可以接受的!王队长,你简直就是我的再生父母啊!”听到这个好消息,我当即对王队长感恩戴德的!正好老子要换地方住勒,看来这也是冥冥中注定的天意啊!

    不过当我看到那支已经全部变为黑色的玫瑰时,我原本兴奋激动的心情一下又跌落千丈。

    陈文娟也鄙夷地对我笑道,“呵呵,你也是摸过这支玫瑰的人,我真担心你还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

    “你才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勒!”

    这婆娘,怎么竟跟老子过不去啊!

    不行,老子得问问小倩这是个什么情况。

    “你们先聊,我上个厕所,那个,王队长,我什么时候可以上班?”

    “今天就开始吧,其实我刚才见到你就是想跟你说这事儿。”王队长道。

    看来还是王队长好啊,做什么事都把我放在心上。

    吃了这颗定心丸,我赶紧往厕所跑去。

    我在公安局也来过几次了,这里的情况早就摸得一清楚二了,因此找个厕所也是轻车熟路的事情。

    进了厕所之后,我就将折扇拿了出来。

    “小倩,快出来!”

    我连叫了三声,可这熊孩子居然不鸟我!

    卧槽,难道她现在还在睡懒觉?

    正当我又准备叫她的时候,我耳边忽然传来一个声音,“主人,你怎么把我带男厕所来了,在这里面我是不会出来的!”

    我一看折扇,她还在上面呀,难道她还会千里传音?

    nnd,老子又没脱裤子,她还跟我这么讲究,古人啊,真是麻烦!

    我只好走出了厕所再作打算。

    “你进楼道吧,楼道里黑,阴气稍重一些,我方便现身。”小倩又通过传音的方式对我说道。

    “献身?难道人和鬼还能做那事儿?”中国的文化就是博大精深啊,小倩这么一说,我也能联想到那方面的事情去。

    “主人,你再这样我不跟你说了!我也不出来了!”草,这小鬼还挺有些脾气的。

    “啊——不好意思,是我会错意了。”我赶紧赔罪,然后快步向楼道走去。

    因为这公安局大楼也是对外办公大楼,来这里办事的人也多,因此十来层高的大楼就装了四部电梯,有了那玩意儿,没一个人愿意走楼梯的,因此我钻进了六楼的楼道里面。

    不得不说,楼道里确实比外面要阴暗许多。

    “主人,你有什么吩咐?”

    我刚走进楼道,小倩就一阵风似的站到了我的面前。

    “那血玫瑰你听说没有?”我开门见山地问道。

    “你是说万恶之花血玫瑰?会滴人血的血玫瑰吗?”

    万恶之花?擦,好毒的名字,听这名字就知道王队长说的是*不离十的了。

    “我们刚才的谈话你没听到吗?”我把扇子揣在西服的内包中的,按理说方才她也应该听得到我们的谈话啊。

    “刚才我在睡觉,再说,我也不喜欢偷听别人的讲话。”小倩解释道,看来她还是一个道德高尚的小鬼啊。

    “哦,就是那种会滴人血的血玫瑰。”我又言归正传了。

    “这种花生长在千年古墓中,一旦沾染上了不腐之尸的灵气,它就会破土而出;此花经过五百年的孕育,又要五百年后方能盛开,如果一直生长在古墓里,它永远都是血红的颜色;但如果出了古墓,它里面的血就会一点一点的流尽。”

    小倩娓娓而道,我特么听得越来越悬。

    “是不是见过此花的人三年之内必有横祸,摸过此花的人三日之内必遭不测?”我有些惊愕地问道。

    “只要在它的血流干之后不变黑,就不会有这种事发生!”

    卧槽,王队长的话已经得到了印证,我特么的该怎么办啊?

    “你怎么知道血玫瑰——难道你见过它?这种妖物其实是万年也难见一回的!”小倩惊异地问道。

    “我岂止见过,我还摸过。”我板着比哭还难看的笑脸说道。

    “坏了!这事儿我也帮不上你忙了!”

    我看小倩的样子,她似乎也是无计可施啊。

    “真没办法可破了吗?”我的心情此刻又一落千丈啊。

    “或许风大师知道怎么可以破解。”

    “那你赶紧给风大师打电话呀,你昨天晚上不是给他买了一个苹果电话吗?他的电话号码你肯定记得。”我赶紧摸出自己的棒棒机递给小倩。

    不过小倩并没有接,她道,“你这个电话是没法打到阴间去的。”

    “那该怎么办?”我有些六神无主了。

    “风大师临走前不是给了你一本《画符*》吗?你赶紧翻到通灵符那一页,看看怎么画通灵符,只有用那符才能跟他老人家联系上。”

    我赶紧摸出《画符*》,找到通灵符那一页。

    只见上面写道:欲画此符,必先自切。

    我擦,这不是和自宫是同一个意思吗?

    “画个符还要切了做太监吗?不带这样玩的吧?”我特么实在是没心情没勇气看下去了。

    小倩听我这么一说,赶紧对我说道,“你看看后面是不是还有别的解释啊,别只看半截就跑啊!”

    “你不认识字吗,你怎么不帮我看看?”

    “那书上面有符的图画,我看了不但眼睛会痛,更可能灰飞烟灭,主人,请你不要为难我了。”

    听她这话说得也是在理,我只好自己再看。

    草,没想到小倩的话还说得在理啊,原来“必先自切”那四个字后面还有一行小注:必须先切小手指一点儿血出来滴在符上,方显对神灵的敬畏之心。

    将那页仔细地看了一遍,我又感到犯难了,这他妈的还要黄纸黑毛笔啊,一时之间我上哪里去弄这两样玩意儿啊?

    “主人,黄纸和黑笔在冥纸店可以买到,出了公安局大门左转再直行五百米,然后再过一条马路,右数第十四间门面就有一个钱氏冥纸店。“小倩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

    她nn的,她不是没有那未卜先知的本领吗,但那个冥纸店她却怎么知道得一清二楚啊?

    我他么当即有一种被欺骗了感情的心情。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