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的女鬼大老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四章 来是诈尸

    我热泪盈眶地抓住那个道士,就像在茫茫的大海中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

    “施主,原来是你!”那道士的记性还是不错的,难得他此时此地还能想起我来。

    “大师,你怎么会在这里?”我纳闷地看着他,又看了看那个恐怖的女鬼,还好她被黄符给定住了,要不然我根本没勇气去瞻仰她的尊容的。

    没想到黄符对付这玩意儿效果还不错啊,早知如此,我当初就该把他给我那张好好地保存起来了。

    “贫道夜观天象,发现此地阴气过旺,恐有变数,特意赶来查看一番,没想到正遇到这个孽畜在这里胡作非为。若是晚来一步,待她吸了阳气,那就麻烦了!”那道士摸着他的胡子,很是装b地说道。

    “大师,鬼不是没有肉身的吗?为什么我可以摸到她?”虽说那老乞丐给我开了阴阳眼,我可以见到鬼,但这并不代表我就可以摸到鬼啊,因为我知道鬼其实只是一个灵魂,他们是根本就没有躯体的。

    “其实她根本就不是鬼,她还是一具尸体,只是因为天气异变和地理环境的催化,她才诈尸了!”那道士头头是道地说道。

    我听得似乎有一定的道理。

    这也确实可以解释为什么我可以真实地摸到她的獠牙的缘故。

    m的,搞了半天,原来还不是鬼吓的老子啊!

    “她怎么会跑到路上来了?”我又疑惑地问道?

    “这也是我想不通的一个原因!不过待我找到她的藏尸地,或许能够解开这个谜团!施主,看你这么勤学好问,要不你跟我去找找她的藏尸地吧?”那道士似笑非笑地说道。

    纳尼?要老子大半夜不睡觉跟他去找藏尸地?

    “大师,你给我多少钱啊?”老子现在最缺钱了,如果价钱给的话或许还可以考虑这个问题。

    于是我很傻很天真地问了那道士一句。

    “额——这个是义务劳动,没有报酬的!不过作为对你的奖励,我可以给你科普一些僵尸的知识。”

    “打住!——大师啊,天色不早了,我还要回家睡觉,麻烦你带上这具尸体赶紧离开这里吧,凭你这么高深的道行和这种刻苦的钻研精神,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获得诺贝尔考古学奖的。”擦,既然不给钱,那就免谈了!

    “将军,难道你对这个一点儿兴趣也没有?”

    车灯的映照下,我见那道士笑得贼兮兮的。

    草,他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大师,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记得我没告诉过他我叫啥名啊,我有点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此乃天机,不可泄露!”那道士说完,从他的道袍中取出一个古怪的铜铃,然后在那女尸面前摇了几下,道了一句——“走”。

    我草,那女尸当真一蹦一跳地跟着他走开了!

    难道我在电影中见到的湘西赶尸的故事都是真实的?

    我的那个乖乖啊,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啊!

    见那道士走后,我才意识到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我他妈现在还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马路上啊!

    想起陈文娟还在车里,也不知她是死是活,我赶紧跑到驾驶台前去看个究竟。

    这y的刚才好象着实吓得不轻啊!

    现在都还耷拉着脑袋歪着脖子倒在车椅上,半天没有动静,不过我肯定她还是有呼吸的!

    “卖德母儿陈,快开车门啊!”车外实在让人渗得发慌,我想尽快钻进车子里和美女待在一起,因此我不停地拍打着车窗。

    还好现在是夜深人静,听觉效果良好,因此在我坚持不懈的努力下,陈文娟终于被我叫醒了!

    此时车灯明亮,我见陈文娟首先惊恐地望了望四周,然后有仔细地看了看我,确定没有什么异常之后,才将她那边车门打开。

    我本以为劫后余生的她会给我来个大大的拥抱,但是我他妈就是太孔雀开屏自作多情了,这y的不但没有给我一个热烈的拥抱,反而还“啪”“啪”地给了我两个大耳巴刮子。

    我去年买了一个表,我又没招惹她啊!

    “说,刚才是不是你在外面搞鬼?”

    我擦,打了我也就不说了,还他妈的恶人先告状。

    “我搞什么鬼了我?你把话给我说清楚?”我气急败坏地望着陈文娟,本想狠狠地打她一顿,但犹豫片刻,我还是将举起的手又缓缓放下。

    妈的,打在她身,疼在我心啊!

    我敢保证,她要是那胖子柳芳菲的话,我他么绝对把她吊在树上当吊死鬼地打!

    “你说,刚才那鬼玩意儿是不是你弄出来故意吓我的?”陈文娟下车之后,抓住我的衣领,将我摁在汽车上。

    擦,这么白痴的问题她都问得出来。

    都说他妈的女人是胸大不长脑,我看她胸也不见得大啊,她怎么就那么笨呢?

    “拜托,你以为我是带你来这里拍戏的啊?我他么上哪儿去弄那一套红衣红鞋啊!”

    “哼哼,真是可笑,难道还是我见到鬼了?”陈文娟抓住我的衣领,不依不饶地问道。

    “你完全可以这样认为啊!”我实在是对她无语了。

    “可笑!给我放规矩点,再耍什么花样看我不切了你!” 估计是把我蹂躏够了,陈文娟这才将她的手松开。

    “我错了还不行吗?”为了不再吃苦头,我决定装聋作哑,就坡下驴。

    “看我明天回局子里了怎么收拾你!——赶紧给我上车!”陈文娟又对我吼了一句,这才钻进了汽车里面。

    我也赶紧上了汽车,必须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啊!

    没想到这次陈文娟一打火,汽车轻而易举就启动了。

    今晚这事儿真是怪异啊,难道刚才那一切都是红衣女尸搞的鬼?

    特么的小倩又跑哪里去了啊?

    我坐在车里,想着这一切怪异的问题。

    陈文娟则紧握方向盘,将汽车调了一个头后,又径直往市里开去了,她也再不和我说一句话。

    到了市里,也不问我在哪里下车,她直接找了个地儿,将车一停,再将我一推,就把我一个人孤苦伶仃地抛弃在了大街上。

    我摸着兜里仅剩的二十多元人民币,竟是哭笑不得。

    妈的,想找个便宜点儿的旅馆住一下都还差十元钱啊!

    我去年买了一个大表!

    正当我感到无比绝望之时,一阵阴风忽然迎面向我刮来。

    随后,一道丽影亮瞎了我的眼睛。

    草,小倩!

    “你特么跑哪里去了?”见到小倩,我劈头盖脸就是一阵怒骂,同时忍不住就想对她拳打脚踢。

    妈的,她y的也太不丈义了嘛,老子都差点成僵尸了,她现在才现身。

    “对不起主人,我来晚了!”小倩双手抱拳,微微颔首,向我赔罪道。

    “快说你刚才去哪里了,为什么见死不救?说不清楚小心我非礼你!”我凶巴巴地对她吓唬道。

    小倩听得我这声音,我见她像是打了一个哆嗦,“对不起主人,我刚才给风大师办事去了。”

    “你说那老不死——风大师?”

    “是。”小倩有些委屈地说道。

    “他不是都到阎王爷那里报道去了么?你还给他办什么事?”我有些吃醋地问道。

    “他说他在下面还没有一个像样的手机,让我买个苹果烧给他。”小倩如实回道。

    “靠,都到阴曹地府了,还他妈那么穷讲究,追时髦也不是他该追的啊?——你要去也得给我说一声啊!让我一直挂念你!”我假意惺惺地去摸小倩的手,可他么的根本就摸不到啊!

    看来鬼是真的没有躯体的!

    “对不起主人,我下次去之前一定跟你通报一声。”虽然我没有摸到小倩的手,不过她见我去摸她,还是条件反射地退了几步;我知道,在他们那个朝代,男女是授受不轻的。

    “为什么在火锅店的时候你不出来?”我知道,在火锅店喝酒,我想整冯凯那时,小倩肯定是还在扇子里的,为什么我示意她出来吓人她却不出来呢。

    “因为那里人多,阳气太重,如果我出来的话,很容易就会灰飞烟灭的。”小倩低着头,可怜巴巴地说道。

    “好吧,算我原谅你了。”见她说话的样子也不像是在撒谎,我心中的怒气也就消了一些。

    “谢谢主人。”

    “先别谢我,赶紧给我算算常程欣那死鬼死哪儿去了,今晚不会再来缠我吧?”

    “对不起主人,我——我不会算。”小倩结结巴巴地说道。

    “纳尼,你不会算?感情这么多年你在鬼界是白混了?”我感到很是不可思议,因为我在电视电影里看到的鬼都是无所不能的啊,她怎么连这未卜先知的本领都不会呢?

    “我的魂魄虽然存在了上千年,但是我的道行浅薄,而且一直被风大师封在你的身上,所以现在根本就没什么本事,还请主人能够原谅;不过我一定会逐渐改变,努力修行的。”

    “恩恩,这话还比较中听!”嘿嘿,我心里琢磨着,等她有了法力的时候,老子就让她助我做些为非作歹而又不会被人发觉的事情,那该是人世间多愉快的一件事情啊。

    “主人,请问你还有什么吩咐没有?如果没有了我就要回折扇中去了,现在正是黑白无常出没的时候,如果他们发现了我的存在,那我就麻烦了。”小倩有些急切地问道。

    我还指望着她能为我做事,因此也不想再刁难她,便直接摇了摇头,小倩便毫不迟疑地从我面前消失了;我赶紧取出怀中折扇一看,她已经回到了扇中。

    这一夜因为没有钱住宿,又害怕程欣那死鬼找我麻烦,所以我又花了十元钱在网吧过了一夜。

    第二天我刚从网吧的厕所出来,陈文娟就火急火燎地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过来,“江军,给你十五分钟时间,赶紧到公安局来,要不然——”

    “要不然怎样?”我有些不以为为然。

    “你懂的!”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