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的女鬼大老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三章 鬼推车(2)

    我取出桃木剑,神经跟着紧绷,正准备大显身手一番,陈文娟忽然“啪”地一巴掌打在我脸上。

    由于此刻我正聚精会神地思考如何使用桃木剑这个问题,所以对于她那一巴掌,我是猝不及防的。

    我左手摸着火烧火辣地脸正欲发怒,陈文娟却率先发话了,“江军,你是不是中邪了啊?”

    “你才中邪了!好端端的你干嘛打我?”

    我很不爽地斥责道。

    “你没中邪拿个破木头指着我干什么?”不容我分说,陈文娟一把夺过我手中那把还没有伸出剑身的桃木剑就向窗外扔去。

    我的那个乖乖啊!

    她居然把老子的法器给扔了!

    “你——你找打是不是?”我情急之下说出这话,也没经过大脑的思考了,看来程欣并没有来啊。

    “你打我一个试试。”陈文娟瞪着我怒道。

    看着她那阵势,很想将她就地那个了,但是考虑到她的身份,还有就是我有色心又没色胆,老子只得把裤腰带勒了又勒。

    “下去把那石头弄开!”大概陈文娟知道我是个软柿子,好捏,于是又对我发布了这一道命令。

    “说了我不回十一普了,你干嘛还叫我下车推石头?免费劳动力也不是这么用的啊!你就不知道倒车?”我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

    正当我们两人又起了争执的时候,前车灯忽然又熄灭了,车子也开始往后面动了起来。

    “我怎么感觉前面有人在推我们的车啊!”虽然车子移动的幅度不是很大,但我们两人明显都感觉到车子是在移动的了。

    陈文娟慌忙打火,不过怎么打也打不燃,她又习惯性地将她的手往后腰摸去。

    我估计她是在摸枪,不过今天晚上她穿的是便衣,又不是在执行任务,所以她身上根本就没枪的。

    她是摸到了自己空空的后腰才意识到这个问题的。

    “江军,你下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快点儿!”陈文娟大概也感觉到了今天晚上的事情有些蹊跷,所以她又拿老子去当炮灰了。

    这事我可不干啊!

    “为什么你不下去啊?”此刻酒已经全醒了,我的头脑是相当的灵活啊,我知道肯定没什么好事,赶紧将自己那边的电动窗户都关了起来。

    “你——你还是不是男人?”陈文娟气急败坏地问道。

    “你——你还是不是警察?当人民的生命和财产受到威胁的时候,难道你们不应该挺身而出吗?”我知道自己在她心中没什么好形象,所以我也就不懂得什么叫怜香惜玉了。

    “哼,认识你真是我人生中的不幸!”看得出来,陈文娟此刻有一种想揍我的冲动。

    “呵呵,认识你真是我人生中的万幸!”耍嘴皮子,谁他娘的不会啊。

    陈文娟见我是吃了秤砣铁了心地要跟她对抗到底,也就不跟我一般见识了。

    就在她将要打开车门准备去查看车外的情形时,我忽然想起这y的把我的桃木剑扔到她那边的窗外去了,那可是风大爷送我的捉鬼法宝啊,可不能弄丢了;于是我就故意扯大了嗓门冠冕堂皇地说道,“哎,看在你是美女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地下去看看吧!不过你一定要记住今天我对你的好哦!”

    陈文娟听得我这么一说,心中肯定是巴喜不得,慌忙接话道,“那你赶紧下去看看,这地方好象怪得很——这车怎么就打不燃火了,我赶紧给我同事打个电话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着,陈文娟就摸出她的手机准备打电话,不过好象她刚把手机打开,就断电了!

    擦,现在完全地陷入了黑暗之中。

    既然先前答应了她要下车去看情况,我此时也不能做缩头乌龟了。

    汽车还在缓缓地往后移动。

    小倩这妹的又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此刻我的心又是七上八下的了。

    我战战兢兢地推开车门。

    一股冷风又向我扑来。

    我打了一个哆嗦。

    “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呀!”为了壮胆,我哼了一首高调。

    当我睁大了眼睛仔细去看汽车前面到底有什么东西在发力时,老子不由得惊出了一身冷汗。

    擦,这大半夜的,居然有个穿红衣服的女人在汽车前面推我们的车!

    没错,是一个穿红衣服的女人!

    虽然天色比较暗,但没有到伸手就不见五指的地步,而且我已经近到她身边了啊,什么颜色什么人还是分得清楚的。

    “姑娘,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回家啊?”我停止了唱歌,壮着胆子拍了一下那个穿红衣服的女人。

    她的头发很长,遮住了她整个脸。

    此刻我的脑袋就像短路了一样,根本就没将她与那些脏东西联系起来。

    我还250一样傻傻地站在她身边等待她回答我的问题。

    我看到她慢慢的抬起头来。

    一张苍白的脸随即露了出来。

    她娘的这大半夜的她不会为了见我一面而涂上一层厚厚的白粉吧?

    她那脸白得就跟面粉一样。

    卧槽,她嘴里怎么还长了两颗獠牙出来。

    我用手摸了一下,很硬,肯定不是金的。

    我估摸着,那玩意儿要是金的就值钱了。

    “姑娘,我看你也长得眉清目秀的,怎么不去韩国整整容把这两颗獠牙给拔了呢?”我将一只手放在她的肩膀上,草,怎么这么冰冷?

    就在我问出这么白痴的问题时,我看到那个红衣女人对着我诡异的笑了一下。

    直到这时,我他妈的才意识到自己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

    “妈呀,鬼啊!”

    我大叫一声,也算是通知陈文娟了,然后拔腿就跑。

    不过老子还没有跑到五步,就感觉被什么东西给绊住了脚,猛然摔倒在地,来了一个经典的嘴啃泥。

    陈文娟听得我的惊叫,而且她好象也看见了那红衣女鬼似的,赶紧将车门锁了起来。

    虽然发动机点不燃火了,但是车内防盗系统还没有失效。

    那红衣女鬼好象走到车窗边拍了几下玻璃就没什么动静了。

    我特妈还没来得及从地上爬起来,忽然又感到一阵阴风袭来。

    随后,就在我定了定神,准备二次逃跑的时候,我看到我的手边多了一双红色绣花鞋。

    我先前还在想,是他妈谁家的熊孩子把这玩意儿扔马路上吓老子啊,不过当我发现那双红色绣花鞋还在移动时,我才意识到那红衣女鬼已经站到我面前来了!

    我的那个苍天啊,这他么的究竟是演的哪一出啊?

    我条件反射地一下就弹了起来,这时我看到了更他妈恐怖的一幕。

    只见那女鬼如死鱼般的眼睛里,居然还流出了红红的血液,最要命的是,她已经向我伸出了双手,哦不,是双爪,因为我发现她的手指甲特别长,还长着绿毛!

    擦,这他妈究竟是什么鬼啊?

    不会是哪个电视剧组在这里拍电视或电影吧?

    “导演在不在啊?!”我一面抬腿逃跑,一面惊惶大叫,可这黑黢黢的四周,除了马路就是大树,哪里有个人影啊。

    此刻的陈文娟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车内没有了半点动静。

    先前我还幻想着她会给我来个美女救英雄勒,现在看来老子完全要靠自己才行了啊!

    虽然我脚下生风,但是我总感觉到脚底像是有只手在拉住我似的,怎么跑也跑不快。

    因此那红衣女鬼很快就像电影中的僵尸一样伸着手跳到了我跟前。

    也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忽然才想起我还有一把七星铜钱剑啊!

    她竟然是鬼,那七星铜钱剑肯定就能对付他啊!

    那风大师不是说七星铜钱剑可以斩万鬼吗?而且他又教会了我口诀,在这只有拿死马当活马医的关键时刻,我为何不把那玩意儿拿出来牛刀小试一番呢?

    来不及细想,我立即摸出了那根红线穿成的七个铜钱,一边跑着一边念动咒语——“上仙下仙,诸路神仙,小道作法,造福世间,驱钱成剑,万鬼伏法......太上老君急急如赦令——起!”

    本以为那七个铜板会像一把神奇的利剑飞到我的手上,不过我念了两遍,他妈的居然还是七个铜板!

    难道老子被那老不死的老乞丐给骗了?

    我整个人顿时又碉堡了。

    看来老子能活到一百岁那事也是假的了!

    此刻,我已经感到无比绝望,而那个红衣厉鬼已经将她的手伸到了我的胸前。

    就在她的利爪离我的身体只有0.01米的时候,忽然一声铿锵有力之声滑破夜空传来——“定!”

    只听得这一声,我忽然发现那红衣女鬼整个身子忽然就不动弹了!

    紧接着一个道士跳到了我的身边,将我往后一拉,同时将一张黄符贴到了那红衣女鬼的额头上。

    也就在此事,奥迪车的车前灯又明亮地亮了起来。

    我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尼玛,这不是我在天音寺外面碰到的那个道士吗?他怎么在这里现身了,还好他娘的出现了,要不然我今晚肯定成了这女鬼的下酒菜了。

    “大师,总算是见到你了,我可想死你了!”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