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的女鬼大老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八章 商场巧遇

    “陈——美女,请问你为什么要我冒充你一晚上的男朋友呢?有没有什么福利啊?”我当即提出了心中的疑问。

    “晚上要去参加个同学会,害怕被一个讨厌的家伙骚扰。”讲到这里,陈文娟竟有一些义愤填膺。

    “那你不去不就得了?”我傻不啦叽地给她出了这么个主意,现在想想,那时真是傻到家了。

    “不去,那你叫我以后怎么在我那帮同学面前混呀?——怎么,看你的神情,好象还很不乐意?你不乐意我也不勉强,大不了我去队里找一个人。”陈文娟白了我一眼,看来有些生气。

    “我当然是十万个乐意啊!——为美女效劳,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再所不辞啊!”我心花怒放地笑道。

    “那好吧,你先去商场买一套像样的衣服,再去理一个发,晚上打扮得帅气点,别给我丢人。”陈文娟将我上下扫视了一番,似乎很是担心。

    “放心,风流倜傥,英俊潇洒是我的本色——不过,话说,这买衣服的钱谁出啊?”虽然我答应了要给她当一回临时演员,不过这种跟经济相关的事,我还是要问清楚的啊。

    “这是给你作装扮的,当然是你自己出啊。”陈文娟不依不饶地说道。

    “啊——”没想到,还有比老子更一毛不拔的人啊,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你要是不乐意,我再重新找一个人。”陈文娟嘟了嘟小嘴。

    “乐意,乐意!”尼码,见她好象要反悔,老子只能“冲冠一怒为红颜了”,钱嘛,纸嘛,花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那好,你先去买衣服,我去局子里给你借辆车,把你电话告诉我,一会儿完事了我给你打电话。”

    “啊——去见未来丈母娘还要开警车去?——不过,那还是挺威风的啊。”我嘴上挑逗,心里却跟吃了蜜似的。

    “局里又不是没有私家车,现在上班都是开私家车来的。”陈文娟解释道。

    我只好自讨没趣地“哦”了一声,然后告诉了她我新的手机号码。

    “买衣服一定要买名牌的,别搞得跟土包子似的!”陈文娟走的时候特意叮嘱了我一句,nnd,不给老子赞助点经费,老子怎么去买名牌啊。若是把我卡里那几千元全那去买衣服报销了,我接下来怎么生活啊,我心中是一万头草泥马在奔腾啊。

    与陈文娟分道扬镳之后,我首先去理发店理了一个清爽的发型,然后就去了万达广场买衣服,听说那里面牌子货多,国际品牌国内名牌的比比皆是。还真别说,那里面的东西还真是琳琅满目的,光在一二楼的女装专区,老子就看得眼花缭乱的。

    我乘扶手电梯上了二楼,经过欧实力专柜,正准备上三楼的时候,被一群看热闹的人给吸引住了。

    只见一群人围在柜台口,叽叽喳喳地议论着,隐约也能听到一个女人啜啜的哭泣声。

    “活该!”

    “没想到人长得这么漂亮,却干些偷鸡摸狗的事!”

    出于好奇,我挤进人群去看个究竟,只见两个穿着欧时力工作服的员工正将一个年轻的长发女子按在地上,其中一个还不时用手去拔地上那女人的衣服。

    “这是咋回事啊?”我一边好奇地向看热闹的人打听,一边去看那被按在地上的女人的脸,因为看她那样子,貌似我在哪里见过啊。

    “那女人偷衣服啊,被抓了现行。”其中一个古道热心的老大妈边笑边跟我说到,说完之后她还大声地叫,“扒啊,把她的衣服全扒光,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偷衣服!”

    我草,原来是有人偷了专柜的衣服啊。不过,也用不着扒光别人的衣服吧?虽然我比较恨小偷的,但是像未然那种小偷,老子根本就恨不起来的啊!

    “不要扒了,求你们放了我——”被摁在地板上那个女人一面挣扎一面流着眼泪歇斯底里地哀求哀求道。我挤在人群中本来还想欣赏一下曼妙的人体艺术的,不过当那女的挣扎着抬起头来哀求的时候,我发现那女人竟是未然!这么说来,刚才偷我钱的人,一定就是她了!

    nnd,虽然她对老子不仁,但是老子不能对她不义啊,毕竟她还是老子曾经暗恋过的女神啊,她至少留给了我一个美好的回忆!想到这里,我就决定,再也不能袖手旁观了,可是这种情况下,老子这么救她呢?

    经过短暂的冥思苦想,最后我灵机一动,推开人群,大声叫道,“老婆,原来你在这里!你让我找得好苦啊!”我分开众人,冲到未然的面前,紧紧地将她的脸抱在怀里。这个时候,我注意到她的上衣基本上被两个服务员给拔光了,只留了个两点在外面,我将她头揽进我怀里的同时,我的身子自然就贴在了她上半身那重要部位。我感觉我的小心脏又开始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未然看见是我,估计我是要救她,也没有表示反抗,此时我更加断定眼前的这个女人,就是我曾经暗恋的班花。nnd,真是造化弄人啊,老子十年前就想抱的人,没想到今天居然在这种场合让我给抱了。

    “原来她是你老婆啊,你老婆偷了我们的衣服,你是准备吧钱给了勒,还是准备让我们送她去警局?”一个二十来岁的女服务员从地上站了起来,态度坚决地问道。

    “给钱,我给钱,求你们千万不要把我老婆送到警察局,她经不起吓的——对不起了美女们,其实——你们不知道,我老婆她患有精神病啊。”我将未然抱在怀里,然后从裤兜里掏出一张我随时带在身上准备救急的银行卡,高高地举在手上,同时开始声泪俱下的讲述我们那悲惨的遭遇。尼玛,我都不知道我的演技是哪里学来的,别说,我自己都认为十分生动逼真啊。

    “原来是神经病啊——”人群里,开始有人小声地议论了。

    那两个女服务员听我这么一说,态度也缓和了许多。

    于是,我继续我的表演——“对不起,两位美女,我老婆受了刺激,所以经常变得疯疯癫癫的,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干些什么事;哎,这都怪我啊,没有把她看住,让她跑了出来——”讲到这里,我努力地从眼里挤了两滴眼泪出来。

    未然很是配合地躲在我的怀里一声不吭。

    “听起来怪可怜的啊。”

    “她是怎么成精神病的呢?”

    看热闹的人又开始议论开来。

    “哎——我老婆本来怀了一个孩子,可是——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啦,在医院的时候,我们的孩子——孩子被人给偷走了,她受不了这个打击,就——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说到这里,我又不失时机地掉了几滴眼泪,以博取看热闹的人的同情。

    未然也很是配合地在我怀里哭着叫了几声,“孩子,我的孩子啊——”

    “孩子在家里,在家里!我们回去看他好不好——”戏都演到这个份上了,看热闹的人也看不下去了,纷纷说道,“两位美女,放了她吧,听她老公说起来,她也挺可怜的。”

    “对,放了她吧,那衣服多少钱,我买了给她!”

    “放了她吧,她真的好可怜——你看她的样子,也不像是坏人啊。”

    两个专柜的服务员听人们你一言我一言的相劝,当下也不好再为难未然了,慌忙给将刚才拔掉的衣服捡起来披在未然的身上;我也赶紧给未然穿了起来,未然很老实地任我们摆布着,偶尔还故意傻傻地笑两下,她的演技也是很生动地。

    一个管事的这时走到了我们身边,“对不起先生,这件事是我们没有处理好,还希望你能够原谅;另外,如果你老婆喜欢,就把那件衣服拿去吧,权当是我们赠送给她的。”

    “谢谢你们,不过,这衣服我们不能要——谢谢大家,好人一生平安。”我将未然从地上扶起,然后我对着人多的地方鞠了一躬。

    “小伙子,你人品不错,好好对你老婆!”

    “需不需要捐钱啊,我可以帮助你们。”

    人们被我这虚假的真情给打动了,我勒个去,演到这里,老子就有点不好意思了,见好就收吧,于是我牵着未然慌忙往楼下冲去。

    出了商场后,我拉着未然一路飞奔。

    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未然忽然挣开了我的手。

    “江军——谢谢你!”我靠,到了这个时候,这娘们居然才认起老子来了,不过还好,她居然还记得我的名字,也不枉我十年前暗恋她一场啊。

    “这次我没认错人吧?”我看着她揶揄道,我真想不明白,她为什么会成了小偷了呢?偷钱就不说了,难道连衣服也偷?她娘的节操被狗吃了啊?!曾经那个高傲的公主哪里去了啊?!岁月真是她娘的一把杀猪刀,刀刀要人命啊。

    “对不起——我——我”未然一直支支唔唔,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