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的女鬼大老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七章 美女有约

    从公安局出来,已经是吃午饭的时候了,我的肚子开始闹起了革命。

    在街上找了一个豆花店,随便地点了两个烧菜,解决了吃饭问题,临到给钱的时候,我才想起自己现在已经没有了工作,再这样混下去的话,恐怕就只有坐吃山空了。

    看来,找一份新的工作就成了我现在最迫在眉睫的事情。

    大概两点多的时候,我去人才市场溜达了一圈,那里招工的单位倒是有好几十家,不过我发现他娘的都有一个最低学历的要求。对于我这个只有高中文凭的家伙来说,要想找到一份自己满意的工作,那简直就是难上加难啊。尽管是这样,我还是厚着脸皮去问了几家自己中意的公司,可是人家一听我说大专都没有上过,立即话都不想跟我说了。我灰头土脸地从人才市场出来,一想起自己现在的遭遇,我就觉得十分憋气。他娘的,难道老子这辈子真是“吃屎”命,一辈子都不得富贵?

    我低着头,无比郁闷地在大街上走着。

    恍然间看到大街上车水马龙的情景,我却怎么也提不起兴趣来。

    就在我意兴阑珊之际,我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人猛然地撞了一下,此时路边正好有工人在检修下水道,于是我很不幸地被撞到了下水道口子上,还好这时一个工人从下面往上爬,他的脑袋堵在了下水道口,要不然我肯定一头扎进那下水道里面了,即使摔不死的话,现在身上至少要断八匹肋骨啊!

    t娘的,我这倒霉的“吃屎”命究竟要到啥时候才能终结啊?

    “是哪个狗r的王八蛋走路不长眼睛啊!”我忍着屁股上针扎一样的疼痛,歪歪扭扭地站起来,对着方才从我身边匆匆而过的一个女人的背影大声叫骂道。

    这时路边一个摆摊的老太婆好心地提醒我道:“小伙子,快看你身上东西掉了没有,刚才那个女人好像手脚有点不干净!”

    我听她这么一说,恍然大悟,对啊,老子身上还有*百块的工资勒!刚才那女人好像是故意撞老子的啊?于是我赶紧一摸裤兜,我勒个去,我身上用信封装着的剩下的工资钱还真tm的不翼而飞了!看来刚才那女人就是故意撞我的!她一定是一个扒子(小偷)!

    望着那女人渐去的背影,我也顾不上屁股的疼痛了,咬着牙追了上去.

    那女人可能是做贼心虚,走路走得特别的快,深怕我从后面追上去;但是她不知道啊,老子以前在部队上每天都要跑10来公里,那是出了名的长跑冠军啊!所以她很不幸,最终还是被老子给抓住了!

    t娘的,看她的背影,身材还不错啊,貌似还是一个年轻的小妞啊,她咋会当小偷啊?我在肯定我追上的这个穿花格子衬衣的女人就是刚才撞我摸我rmb的那个女人后,我无比愤怒地从后面揪住了她的头发,硬生生地将她的脸拉了过来。

    “八婆,你竟敢偷我的东西!”我将声音放得老大,这种时候,就是要先发制人,要不然就会被她反咬一口的。

    “你神经病啊你,谁偷了你的东西!”那个女的转过脸来,一脸愤恨地看着我。

    当我看到她那张脸时,老子当时就惊呆了!尼码,这是一张十分年轻生动漂亮的脸啊,怎么能跟扒子挂上钩呢?而且最重要的是,这妞咋跟我的高中前桌,我暗恋了两年之久的班花未然那么相象呢?

    “你是——未然?”见到美女,我慌忙将自己的咸猪手缩了回来,尼码,老子刚才是不是看花了眼啊,这个人可丢不起啊!

    “你认错人了!”那美女气愤地瞪了我一眼,然后扭头就走。

    就在她转头的刹那,我猛然看到了她右耳朵上那颗米粒大的红痣,我记得在十年以前,我坐在她的正后桌,天天望着她的后脑勺出神,见得最多的就是她右耳朵上的那颗米粒大的红痣。天底下的事情不会有这么巧的吧?望着她的背影,我敢肯定她就是未然!她不敢认我,估计是因为她顺手牵走了我的东西,感到特别尴尬的缘故吧!如果她不是未然,她没有拿我包里的东西,在我揪了她的头发后,她肯定都要和我纠缠一番的,现在走得这么匆匆,分明是怕老子看到她的窘相吧!

    哎,时过境迁,岁月不饶人啊,没想到曾经的班花,竟然做了小偷,我不禁为她感到一丝叹息,他娘的,那几百快rmb老子就只有当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啊!反正我银行卡里还有几千块积蓄,还能暂时维持一下生计,我就当接济下老同学了,当时我也只能这么宽慰自己了。

    我更加郁闷地往前走,不过尼码,我又该何去何从呢?

    “站住!”冷然地一声吆喝,打断了我所有的思绪。

    我寻着声音望去,发现陈文娟正站在我身后不足五米远的地方。这个下午她没有穿警服,上身穿的是一件白色的印花t恤,下身是一条天蓝色牛仔裙,样子看起来更加清新迷人。

    “嘿嘿,陈警官,不知有何贵干啊?”我看她板着脸朝我走近,估计没什么好事。

    “你在干什么?”陈文娟依然黑着脸问。

    尼码,老子在大街上逛街,难道这也违法了,你也要管?

    “没——没干什么。”虽然我心里对她有些不满,但是看她长得漂亮,我就很犯贱地表现得对她毕恭毕敬的。

    “没干什么?说话怎么吞吞吐吐的?——你怎么没去送快递?”陈文娟见我很怕她似的,说话的语气当即缓和了一些。

    “嘿嘿,我也想去啊,只是——老板炒了我鱿鱼,我没法送快递了啊。”我看着她的眼睛傻笑了两声。草,这不会又是那个叫程欣的厉鬼使的幻术吧?不过看这大白天的,估计她也不敢现身啊。对了,老子现在开了阴阳眼了,她如果真是程欣那只鬼变出来的话,肯定已经露了形了!

    “哦——原来是这样,不好意思,是我们害了你吧?”陈文娟听说我失了工作,语气又低缓了一些,还向我表示了歉意,nnd,这简直不像是她的风格啊!

    “呵呵,也不是,其实我也早想不干了,做那活儿,一个月一天假也没有,太累了,又挣不了几个钱,与其说是老板炒了我的鱿鱼,还不如说是我炒了老板的鱿鱼。”我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傻不楞登地说道。

    “你能这样想就好了。——那个,你晚上有时间没有?”讲到这里,陈大美女竟然有一些忸怩。

    我勒个去,看她穿警服时那么彪悍的样子,没想到她也会有这么温柔害羞的一面。

    “有,当然有,我啥都缺,唯一不缺的就是时间。”尼码,居然问我有没有时间,该不会是有什么好事吧?我记得我们同学以前泡妹妹的时候,问得最多的一句就是“你晚上有没有时间”,她该不会是也要约老子吧?嘿嘿,想到这里,我就有些心花怒放了。

    “走吧,我们边走边说。”陈文娟见我色眯眯地盯着她,竟有些不好意思,催促我往前走。

    “陈警官,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啊?”我开始喜不自胜地问道。

    “你可不可以——”讲到这里,她预言又止。

    “可以什么?”我追上她问道。

    “可不可以帮我——当一下临时演员?”半天,从她的嘴里才挤出了这么几个字.

    “临时演员?”我一脸诧异地看着她,我勒个去,难不成她还是一个业余的导演?

    “哎呀——就是临时当一晚上我的男朋友。”陈文娟最终红着脸说出了这句话。

    我一听这话,那简直比哥伦布那哥们发现了新大陆还兴奋啊,nnd,不是说老子是“吃屎”的命么,咋还会有这样的好事降在我的头上!

    不过,尼码,这该不会是程欣那死鬼搞的鬼吧?难道阴阳眼在她面前不管用?nnd,若不是在这大街上,我还真想让小倩跳出来帮我解决眼前的这个疑问。

    “——怎么,你不乐意?——当我没说。”陈文娟见我楞在原地,半天没有反映,当即又黑起了脸。

    “愿意,我当然愿意!——那个,还要不要以身相许啊?我不收你费的。”我嘿嘿傻笑了两声,先不去管眼前这个陈文娟是真是假了,这么好的事,一旦错过了机会,那老子就要后悔一辈子啊!反正老乞丐说我要活一百岁嘛,即使她就是程欣,老子也没什么可担心的。

    “你别胡思乱想,我只是临时找不到人,又在这里碰见了你,才请你帮这个忙的——还有,这事不许跟王队长说,不许跟我们单位的任何一个人说,要不然我拔了你的皮!”讲到这里,陈文娟又恢复了她那泼辣的本性,看来这货还真不是冒牌的啊。

    原来放着警队那么多的人不找,单单找上了我,还是因为她怕自己在局子里丢了面子啊,不过,这也未尝不能说是一种缘分勒,呵呵,有白菜可拱,真是人生的一件乐事啊!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她为什么要我充当一下她的临时男朋友呢?而且还只有一晚上,要是多来几个晚上那不是更好?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