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的女鬼大老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六章 DNA鉴定结果

    “你昨天晚上不是去水观音山去找你爷爷吗?我们在那里碰见了,然后在他的茅草屋里,你给我喝了一杯水——你不记得了吗?我也是现在才想起此事。”我盯着陈文娟,非常诧异地说道。

    “我爷爷?——我爷爷已经去世了十年了!我昨天晚上一直在局里,你是见鬼了还是脑袋被门夹了啊?”陈文娟黑着一张脸看着我。

    尼码,经她这么一说,我浑身起了一个哆嗦,这么说我昨天晚上还真遇到鬼了?难道那个陈文娟也是哪个鬼变的?想起老乞丐说小倩在昨天晚上还救过我两次,我就觉得此事越发的蹊跷了。不会是程欣那只鬼变成陈文娟的模样来害我吧?靠,那她娘的也太厉害了点吧,我以后还能有安分的日子过了?

    想到这里,我的精神愈发委靡了。

    “江军,跟我到办公室来一下,我有问题要问你。”王队长见我和陈文娟的对话陷入了尴尬的境地,于是叫我去他的办公室。

    我跟着王队长往他在江北市公安局的临时办公室走去,陈文娟则去忙她的事情去了。

    “队长,昨天死在514房的那个快递员的死因查出来了吗?”一进办公室,我就非常八卦地打听起了消息。

    “查出来了。”王队长淡淡地回了一句,看来他并不想跟我多说些什么,可能是因为保密的缘故吧。

    “你说你在6月16日当天,去514房给一个叫程欣的人送了一个包裹,你还记得那人的长相吗?”王队长给我倒了一杯水,放在我面前的茶几上。

    “当然记得,大概一米六五的身高,长头发,大眼睛,柳叶眉,鹅蛋脸,对了,她的印堂那里还有一颗看起来比较小的黑色的美人痣,——她的皮肤还很白。”我接过王队长递给我的水杯,猛然喝了一口水,话说多了,得润润喉咙啊。

    “你看看这里有没有你说的那个人。”王队长听我说完,从办公桌上拿出一版彩色的照片,递到我手里。那是八个女人的一寸彩色照。

    我拿着那版照片,只瞟了一眼,就认出了标号为“4”的那个女人就是我所说的程欣。只不过这张彩色照片上,她印堂之间那颗黑色的美人痣没有显示出来,我估计照片是经过了美化的,所以也不感到奇怪。

    “队长,这个4号就是我在514房见到的那个叫程欣的女人!”我指着照片上的女人非常肯定地说道。

    王队长一直在他的办公室里来回地跺着步子,当他听到我说出那个4号就是那个叫程欣的女人的时候,他的面色开始变得格外凝重,这个时候,我注意到,他走到门边,将门轻轻地关上了。

    “你能确定吗?”王队长站到我的面前,紧盯着我问。

    “当然啊,就算她化作灰,我也能认得是她!”我斩钉截铁地回答道。

    “好,我知道了。——看来,你之前说的,并不是假话。”王队长喃喃说道。

    “当然不是假话,我谁都敢骗,就是不敢骗警察啊。”我嘿嘿地傻笑了一下。

    “你再给我讲讲6月16日当天你给她送货时的情景。”王队长从包里摸出一只烟,自顾自地点上后,坐到了他的办公桌前。

    我放下水杯,回忆起当天的情景,便将给程欣送包裹的过程一一地说给王队长听,为了配合公安机关办案,我将当时程欣s诱我的情景也娓娓地说了出来。

    “等等——你说当天她还y惑你上过床?”王队长似乎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啊,当我讲到这里的时候,一直沉默不语的他忽然打断了我的讲话。

    “当然,不仅如此,她第二天晚上还去我住的地方找过我勒,也是主动地投怀送抱。”讲到这里,我的脸上就露出了欣喜的神色,我觉得自己太有魅力了,居然会遇到美女投怀送抱这样的好事,此事,我已经完全了忘记了程欣的身份。

    “那这两次你们做成事没有?”王队长忽然从他的坐椅上站了起来。

    尼码,怎么一讲到h色内容连这个老警察也这么激动了呢?看来人都是有y望的啊,嘿嘿,真是应了那句老话,“人之初,性本善”啊 。

    “没——没有。”讲到这里,我就有点难为情了,我深怕王队长继续问我为什么没有做成,但是他m的他就太不懂事了,还真这么问了一句,我勒个去,我做男人的尊严往哪里搁呀。

    “干吗吞吞吐吐的,你就当咱们现在是在闲聊啊,你看,我都没有做笔录,你可以把我当成是一个老朋友嘛!”王队长见我忽然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神情,便如此地宽慰道。

    “那个——那个,我小dd第一次见到女人,太激动了,所以他老早就缴械投降了。”半天,我才道出了实情。

    “那第二次呢,也就是她去找你那一次,不会也是这个原因吧?”王队长并没有讥笑我的意思,脸色不变的问道。

    “当然不是,那天晚上我洗了澡正准备上床,没想到她跑到我床上玩了一会儿,然后尖叫了一声就跑出了我的出租屋——”

    “为什么尖叫啊?”王队长紧追不舍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讲到这里,我忽然想到了那天我的床上多了一张黄色的符,结合老乞丐说的程欣是鬼的事实,我猛然意识到,她那天一定是见到了那张符所以才吓得失魂落魄的;不过,那道符是哪里来的啊?难道是从那个道士给我封的红包里钻出来的?或是那红包里的66元钱变的?

    “幸亏你小子没有跟她做事,要不然你的下场可能就跟昨天死在514房的那名快递员一样了!”王队长的话一下子打断了我的思维。

    我听了王队长的话,暗暗觉得好笑:嘿嘿老子是赤矢命,哪有那么容易死掉的。

    “队长,那个叫苏凡的快递员到底是怎么死的?”好奇害死猫啊,他这么一说,我又忍不住问起了昨天那名死者的死因。

    “精尽而亡——不要拿出去到处乱说。”王队长小声地说出了那四个字,然后又补充了后面那一句。

    我郑重地点了点头,同时想到了那句古话“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看来苏凡那小子死得也值了啊。

    “根据你上次在514房找到的那根黑红色的头发,以及昨天我们在死者y毛处提取到的另一人的遗留物,我们做了dna鉴定,发现两者的dna完全是一致的!而且那个人的dna检验结果,跟你照片上说的那个叫程欣的女人的dna又是一样的。”王队长继续说道。

    “这么说来,这两起案件可以并案处理了,那我的嫌疑不就彻底地洗清了?那我以后不用再天天跑来警察局报道了吧?”我有些欣喜地问道。

    “你说的没错。”王队长点了点头。

    “你们那里怎么有那个叫程欣的dna的?”我忍不住好奇地问了一句,其实警察局的人要想弄到一个人的dna,那是何尝的容易啊,只是我太孤陋寡闻了。

    “因为这个程欣在一个月以前失踪了,她的家人在派出所报了案,所以她的dna被输入了数据库里。”

    一个月以前就失踪了?看来她在一个月以前就已经遇害了啊,要不然她怎么会变成鬼呢?王队长到现在可能都还不知道程欣已死的消息吧,要不要把程欣做了鬼的这个消息告诉他呢?

    正在我凝神细思之际,王队长的电话忽然响了,那个电话好象是医院打过来的。

    当他还没有挂掉电话,我就发现他脸上的神色全变了。

    “江军,把你的新手机号给我留一个,有什么事我再找你;大钟出事了,我现在要赶去医院看看。”

    我赶紧拿出手机,给王队长闪了一个电话,王队长整了整他的衣服便匆匆出去了,我也跟着他的步子,走出了公安局的大门。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