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的女鬼大老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五章 临别赠言

    “大师,这驱钱成剑的本事固然不错,不过还有没有新奇一点的玩意儿?比如说这隐身术之类的?万一我遇到厉害的鬼了,打不过她,有了这隐身术,我躲躲也好啊。”见到这老乞丐还有两把刷子,我脑子里就打起了歪主意,我想如果他能教会我那玩意儿,那我后辈子还会是“吃屎”的命么?随便的做点顺手牵羊的事,嘿嘿,那不是也能享享清福了?更重要的是,我可以去报报小仇啊,整整yd快递那个该死的李胖子。

    “这个我都没有学过,你们年轻人不是经常上网么,有事可以去找度娘啊;不过,我这里倒有一本《画符*》和《捉鬼秘笈》,你将这两本书上的本事学会了,走遍阴阳二界没有一点点问题。”老乞丐说着,又从他那黄色道袍里取出两本封面泛黄的古书,正是他所说的《画符*》和《捉鬼秘笈》,书页上的字都是繁体字,看书面的样式就知道年代已很久远,如果他刚才不说出那两本书的名字,我估计我也是认不出那几个字来的。

    我接过那两本书,随意的翻了几张,他娘的里面的内容就像蝌蚪文一样,简直看不懂啊。

    “哎,我看你那表情就知道你现在还看不懂这两本书啊,不过没关系,小倩姑娘以后可以教你,你以后好好善待她吧——”

    说到这里,老乞丐顿了顿,看了看小倩,眼中似乎有些不舍,貌似那小倩就像他情人似的——

    “大师,虽然小倩现在看起来风华绝代,犹如仙女下凡一样,不过在夜晚她会不会变成骷髅头之类的怪物啊?你可能还不知道,我老爸有心脏病,我估计也得了他的遗传,我怕我心脏受不了啊。”我看着小倩的身材,虽然让人浮想联翩,不过,画皮的故事我又不是没听过的,如果她就像那画皮中的女鬼一样,那她娘的多吓人啊。

    “放心,小倩永远都是这个样子,她不会吓你的;而且,从今以后,她会藏身于这把折扇之中,你要随时带在身上,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不要让她出来——”说着,老乞丐又像多啦a梦一样,从他的怀中,也就是他那破旧的黄色道袍里取出一把折扇出来。他爷爷的,他这里面的宝贝还真多啊,不知道还有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意儿没有。

    “小倩,进去。”老乞丐对站在我们不远处的小倩说了一声,小倩道了句“遵命”,然后立马像龙卷风一样来了个360度的大转身,我只感觉到一阵阴风袭来,随之就不见了小倩的身影。

    老乞丐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后右手轻轻一抖,他手中的那把折扇跟着缓缓打开,他爷爷的,我居然看到那把扇子上画了个坐在地上弹古筝的黑衣女子,定睛一看,那黑衣女子竟是小倩啊!看到这里,我对老乞丐的敬仰之情已是犹如滔滔江水绵延不绝了。

    于是,我赶紧从老乞丐手中抢过那把折扇,道了句,“大师,你放心,我一定会把她随时带在身上的。”听说她永远都不会变脸,我当然是乐意接受了,话说,怀中藏了这么一个漂亮的女鬼,那岂不是多了一道救身符了?

    “好了,我快没气了,在阳间的使命也快终结了;地下那个陆判官叫我下去喝酒去了,你小子从今以后好自为之,过几天我托梦给你,你就给我烧个大哥大来,我好与你联系。”

    “大师,你找我作甚?我还有74年的阳寿勒,你别这么早把我拉下去陪你喝酒啊,我不会喝酒的。”我哭丧着脸说道。尼码,虽然老子现在做了你的徒弟,但是你不能剥夺了老子的寿命啊。

    “放心,我找你无非也是叫你给我烧几个美女下来的,我在下面孤单嘛——好了,时间到了,再不下去陆判可能要把老子打入十八层地狱了。”老乞丐说完,将他手上的桃木剑也给了我,然后对我摆了摆手,径直向一个坟墓走去,对着那个墓碑叫了句“芝麻开门”;哎哟尼码,那个墓碑居然自动移开了,那老乞丐居然从那墓碑后面的洞中钻了进去,之后那墓碑又自动合上了,我慌忙走到那墓碑跟前一看,我草,那墓碑上居然写着“我是你风大爷之墓”。

    哈,难道那块墓碑下面的洞穴就是通往阴界之墓?我这个发现岂不成了21世纪最伟大最惊人的一个发现?想到这里,我就得意地笑了起来,我想我把这个伟大而惊人的秘密公之于众的话,我以后岂不就辉煌腾达了?于是我喜不自胜地学着老乞丐的样子叫了句“芝麻开门”;可他娘的那墓碑居然纹丝不动了!会不会是声音太小了,那墓碑听不见或是不能识别?我又大声叫了几句芝麻开门,可是那墓碑还是不鸟我啊!

    我勒个去,这也太不太我面子了!看来得找小倩了解一下这是什么情况了。我取出折扇,将扇页一抖,小倩立马从扇子里跳了出来。

    “主人,你找我有何吩咐?”小倩拱手,微微颔首,向我行礼。

    “小倩,刚才那老——风大师都从这里钻进去了,我怎么就钻不进去啊?这是不是通往冥界之路啊?”我指着那块墓碑好奇地问道。

    “不是,此乃天机,不可泄露,等以后有机会,你自然会知道的。”小倩正然说道。

    我草,小倩居然在我面前卖起了关子,简直不给我这个主人面子啊。

    “主人,这里阴气太重,不宜久留,你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我也要尽快回到折扇中,藏到你身上,如果被其他恶鬼看见了,告到阎王那里,再被黑白无常抓回去的话,我就会魂飞魄散的。”小倩楚楚可怜地说道。

    “你不是有千年道行吗,还怕那些小鬼做啥?”我想她竟然是宋朝的女鬼,多少也该有点法力的啊。

    “小鬼确实并不可怕,我只是怕被阴司的人知道我的存在——”小倩解释道。

    “别怕,有我保护你勒,你看,桃木剑,七星铜钱剑都在我手,还怕那些恶鬼做什么?他们来一个我杀一个,保证让他们有来无回。”我拿着桃木剑舞了两下,大言不惭地说道。

    小倩听我这么一说,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一个转身,又藏到折扇中去了,她进去之后,那把折扇居然自动飞到我怀中去了;我勒个去啊,她这是怀疑老子的能力么?我拿着手上的那柄七八十厘米长的桃木剑看了一下,草,这么长,难道随时背在后背?不过方才看那老乞丐从他怀里取出来时的模样,貌似很短小啊,或许有什么机关?我将剑身翻来覆去的看了两遍,终于找到了法门,在剑柄的正下方有一个突出的圆点,我按了一下,那桃木剑随之就将剑身收了起来,只留下一个寸把长的剑柄,现在把它揣在裤兜里,那就绰绰有余了。

    太阳穿好了一天的衣裳,从被窝里爬了起来,整个水观音山都处在了它的沐浴之下。

    虽是六月的天气,但是在这荒凉的山上,我陡然起了一阵凉意,他娘的,还真如小倩所说,这里阴气太重啊。

    我赶紧提腿,麻溜地下了山。

    在山下的公路旁边,过往的汽车来回飞驰。

    我边走边等的士,结果他娘的我都赶到市区了,都没有等到一辆路过的空的士,还真是有点儿背时啊。

    进了城之后,我先找了个米粉店吃了二两米粉,算是把早餐解决了。米粉是我们江北特有的一种小吃,许多人都喜欢把它当早餐用的,基本上每条大街小巷,都有米粉店的存在。

    然后我去移动店重新买了两张号卡,上在了手机上。

    干完了这些,我才慢条斯理地往公安局的大门走去。

    他娘的,要不是还没有彻底地洗清嫌疑,我也不用这么蛋疼地每天来这公安局报道了。

    我刚走进公安局的大门,就碰到王队长跟陈文娟穿着警服,有说有笑地下楼来了。

    一见到陈文娟,我才忽然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他娘的她究竟给我喝的是什么水啊,我怎么喝下去之后就不醒人事了,最后还得靠老乞丐用尿将我淋醒。

    “喂,陈警官,别来无恙啊?”我走到他们跟前,嬉皮笑脸地说道。

    “江军,你昨天下午跑哪儿去了,我怎么打你手机一直打不通啊?”王队长见到我,立马换了个严肃的表情。

    “哦——王队长,我那两个手机号都没有用了,换新号了。”我如实说道。

    “你小子不会是在捣什么鬼吧?好端端的干吗把手机号换了,而且还同时把两个号都换了?”王队长疑惑地盯着我问道。

    “没有,没有——我那两个号被许多客户知道了,老打来叫我收包裹或是问我他们的包裹送到哪里去了,我见了那样的电话就烦,所以干脆两个号都换了。”我骗他们道。

    “哦——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你小子畏罪潜逃了勒。”王队长冲我笑道。

    “陈大美女,我想问问,昨天晚上你给我喝的是杯什么水啊,我咋喝了就不醒人事了呢?”我见陈文娟一言不发,就厚着脸皮问了她一句。

    “昨天晚上?给你喝水?——你没精神病吧?”陈文娟莫名其妙地说道。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