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的女鬼大老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四章 开阴阳眼

    “喂,臭小子,醒醒,醒醒。”

    迷朦中,我听到一个人不断在耳边叫我,可我就是无论如何也睁不开眼睛。

    不过,在闻到一股骚味之后,我终于还是醒了过来。

    一睁开眼,我就看见那个老乞丐正抖动着他那下半身的大玩意儿,肆无忌惮地在我的头顶上空晃动着。

    我摸了一下脑袋,兀自还有些头疼,等等,他娘的,我的头上和脸上怎么还有水啊,不对,不是水,因为水没有骚味的!我慌忙用手摸了一把,他娘的,居然是尿骚味!

    老乞丐见我睁开了眼睛,慌忙将他的大鸟塞进了裤兜,叫了句,“嘿嘿,你小子终于醒了。”

    我见到他那惊慌的样子,恍然明白刚才他是在用尿淋我,他爷爷的,居然这样欺负老子。

    我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攥紧了拳头,抓住他的衣领,“老不死的,你昨天晚上骗我也就不说了,现在居然还敢用尿来淋我!”

    “嘿嘿,臭小子,别激动,听我说,其实我本来是想试试你的胆量的,没想到你还真来了这里,看来我没找错人啊。——额,昨天晚上我去一红院玩了一下,哪知道玩得太高兴了,一觉就睡过了头;我用尿淋你,是因为你被鬼下的迷药迷住了啊。”老乞丐一本正经地说道。

    “what?试试胆量?欺骗我的感情?——你爷爷的,这一大清早的,哪里来的鬼?”我望了望四周,发现我居然还在那片水观音山上,昨天晚上的事情隐约已经不记得了。

    “没有鬼你怎么会在这山上睡着啊?你不会告诉我你是在这里等我吧?”老乞丐甩开我抓他的手,在我的脑门盖上轻轻地敲了一下。

    “你爷爷的,昨天晚上的事我记不太清楚了。”我努力地去想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我只记得我打车到了水观音的门口,可是后面发生的事情,我一想脑袋就痛得厉害。

    “看来你昨天晚上是遇到鬼了,那只鬼还特别厉害。”老乞丐捋了捋他的胡子,喃喃说道。

    “你他娘的才遇到道路鬼了,走了半天才走到这里来。——咦,你走路怎么一瘸一拐地?你不是大师吗?大师也会受伤?”我看见老乞丐一跛一跛地走路的样子,不禁挖苦道。

    “哎,别提了,昨天下午我们分别后,我刚走上马路,没想到就被一个骑电瓶车的把脚给轧了,老子这辈子也是赤矢命啊,想不到马上就要去见阎王了,还搞这么一出出来。”

    “是吗,原来咱们同是天涯沦落人啊,哈哈哈哈。”想到这里,我苦涩地笑了起来,他m的,难道老子这辈子真要穷苦潦倒地过一生了?

    “别笑得那么y荡了,赶紧坐下,把上衣脱掉,老子好使法把你后背那只千年女鬼给唤出来,晚了我去见阎王去了,你小子这辈子就真的玩完了。”

    我一听老乞丐说这话,赶紧闭上嘴,慌忙将自己的上衣脱了,然后在地上打了一个坐。

    这时,不知道老乞丐从哪里弄来了一件破旧的黄布道袍披在他的身上,他的手上还拿了一把木制的长剑,我估计那就是传说中的桃木剑吧,然后他又从一个破旧的布袋子里拿了一些沾着红色的米粒撒到我的四周,搞完这一切之后,他又在我的后背贴了一道黄色的苻,接下来我就听到他的嘴里念念有词了——

    “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快显灵,急急如律令,出——”

    老乞丐话一出,我忽然觉得后背猛然一抖,耳边阴风嗖嗖。

    “小倩,二十年不见,看来你比上次好了许多啊,脸上也有了许多血色。”老乞丐收了他的桃木剑,也不像先前作法时那样手舞足蹈了,很快恢复了正常人的样子,不过他对着空气说话,我感到很是不解。

    “喂,风大师,你在跟谁说话啊?——小倩?”

    “我当然是在跟那只女鬼说话啊,小子,你摸摸你的后背——”

    听老乞丐这么一说,我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自己的后背,别说,他娘的那个鸡蛋大的肉球还真没有了啊;虽然以前它在我身上时有时无的,但无论怎样,我的后背都一直隐隐作疼;至从老乞丐作了法之后,我那后背也光滑无余了,而且最重要的是,连隐隐的疼痛之感也没有了。

    “也,当真没有了,不过大师,我怎么看不见你说的那只鬼?”我好奇地问道。

    “那是因为我还没有给你开阴阳眼。”老乞丐捋了捋他那花白的胡子,煞有介事地说道。

    “你不是说程欣就是只女鬼吗,我怎么能看见她?——还有,二十年前我也看见了那只你说的宋朝女鬼啊,你这不是前后自相矛盾吗?”我感到十分纳闷,紧盯着老乞丐看,看他怎么自圆其说。

    “程欣已经成为了一具活养尸,跟生人基本没什么区别,只要她自己不藏起来,是个人都能看见她;你二十年前能看见小倩,是因为那时你只有6岁,人在12岁以前阴阳眼都是自动打开的,12岁之后,过了鬼节那天,阴阳眼就自动合上了——你过来。”

    尼码,阴阳眼这个词语还有点新鲜啊,我在小说上看见过几次,以为那个都是胡编乱造的,没想到还真有这么一说啊,听那老乞丐所说,好象还是有点道理嘛,于是我屁颠屁颠地走到老乞丐跟前。

    “眼睛闭上,我叫到开的时候你才能把眼睛睁开,否则就不灵验了。”

    按照老乞丐的吩咐,我规规矩矩地闭上了眼睛。此时,我的心理虽然有些紧张,脑袋里却在琢磨:我先按你的来,一会儿如果见不到鬼,看我怎么扇你的耳光。

    接下来,老乞丐的嘴里又是念念有词,诸如“上仙下仙,诸路神仙,小道作法,开人鬼眼,望助法力,抓鬼降魔,造福世间......太上老君急急如赦令——开!”他叫到“开”的那一刹那,还用手在我的印堂之中拍了一下。

    我一听到那“开”字,慌忙睁开了眼睛,四处乱瞟,哎呀,他娘的,我居然还真看见了那只二十年前的宋朝女鬼了,今天她虽然没戴那顶黑色的乌纱帽,不过还是穿着一袭黑衣啊,身材婀娜,脸蛋清秀,一如二十年前的那个夜晚我见到她时的那样。

    “主人,多谢这二十年来的养育之恩。”那女鬼,也就是老乞丐口中的小倩,见我睁着个二筒似的眼睛看着她,慌忙抱拳向我躬身行礼。

    我见到这个架势,慌忙拉住风大师的衣袖,结结巴巴地说道,“大师,她——她不会害我吧?”

    “你没听她叫你主人吗?——放心,这二十年来你养育了她,就像她的亲生父母一样,她再怎么凶残都不会害你的,何况,小倩是一只心地善良的女鬼,她刚才还告诉我,她昨天晚上在冥冥之中还救过你两次勒。”讲到这里,老乞丐忽然咳嗽了几声,嘴里忽然还吐出了一抹血出来,他娘的,我吓得接连后退了几步,这是个什么情况啊?

    “哎,吐血了,看来老夫在人世的日子已不多了,江军,跪下来叫句师傅,我马上要走了。”老乞丐掐指一算,眉头随之紧皱。

    “啊——师傅?——可是大师啊,你好象还没交我什么本事啊?”他娘的,就算你是穿越过来的,至少也得教我几个甲骨文,我也才好叫他声老师啊,要不然他这个师傅如何能承受得起?此时我完全忘记了我额头中间那个阴阳眼是谁给打开的。

    “你伸出手来。”老乞丐端详地说道,完全没有跟我开玩笑的意思,我也只好严肃起来,缓缓地伸出了右手。这时,老乞丐从他的怀中摸出几个铜钱,那几个铜钱是用一根细小的红线穿起来的。

    “这是七星铜钱剑,无论是什么鬼,只要劈在他的身上,他都会立刻烟消云散。”

    “等等,大师——这明明是7个铜板,怎么会是七星铜钱剑?”这老家伙不会人老眼花了吧?这也能说错?

    “你把耳朵靠过来。”

    好吧,我再把耳朵凑到他嘴边,看他能说些什么。

    老乞丐跟说了一句稀奇古怪的诀语,然后道,“这句驱钱成剑的诀语只能在心中默念出来,你在心里念一遍试试。”

    我按照他说的在心中默念了一遍那诀语,我手上的那七个铜钱忽然飞了起来,飞到半空之中后,那七个铜钱在红线的牵连之下,立马飞成一根直线,陡然之间又有一个铜钱变成了剑柄,其余六个则变成了剑身,一把青光闪闪地古铜之剑就这样飞到了我的手上。我草,这他娘的也太神奇了!老乞丐,不,风师傅果然还有几把刷子啊。

    我拿着那铜钱有些洋洋得意,嘴里叫道,“小倩,过来让我试试。”

    “主人饶命。”小倩听到我这么一说,本来就有些惨白的脸吓得越发像白纸一般,慌忙跪在地上向我求饶。

    “臭小子,我给你这剑是叫你去对付那些恶鬼的,不是让你害小倩的,赶紧给我收起来。”

    “这个怎么收啊?”貌似只给我说了出剑口诀,还没说收剑的口诀勒。

    “你叫句‘收’,它不就收了吗,他娘的,你不会无师自通啊?我怎么会收你这么笨的徒弟!”

    老乞丐如此一说,我就跟着念了句“收”,那七个红线穿的铜钱便又老实地待在了我的手上,他娘的这真是变化无穷啊。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