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的女鬼大老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一章 跳河实验

    “咳,咳——等等,大师,你不会告诉我那个宋朝女鬼也是你吧?难道那就是咱们的第一次见面?”nnd,我不是在问他我们的第一次或是第二次见面在什么地方吗,他怎么把话题扯到女鬼身上去了。

    “你那天晚上回去再次睡觉的时候,难道没在你们家窗户外面看见一个白胡子的老爷爷?”老乞丐问。

    我一听,哎哟我的妈,真他妈的神了!这事儿我也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啊,我一直以为那是我小时候半夜醒来的一个梦勒,娘西皮的,居然还是真有那事儿啊!

    “大师,你不会告诉我那个白胡子老爷爷就是你吧?”我咬着一只手非常惊讶地说道。

    “没错,那人正是老夫。”老乞丐又抹了抹他那白须须的胡子。

    “大师,没想到二十年不见,你还没有死啊——”老子对这老乞丐开始顶礼膜拜了,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就算不是神仙也是先人啦。

    “哎——就是快死了,所以来见你最后一面,交代一些后事啊——其实,前几天你见到我的时候,就是我返老还童的时候。”老乞丐煞有介事地说道,我听得也是津津有味啦,大千世界,真是无奇不有,这个世界真的是太tm奇妙啦。

    “返老还童那不是好事吗?——但是怎么现在又返童还老了呢?”

    “其实那也不是返老还童,是回光返照啊;像我这种修炼至高道术的人,一旦出现了这种症状,离死的日子也就不远了——”老乞丐微微一声叹息。

    “大师,那你究竟还有什么心愿未了呢——是不是到现在都还是一只老童子鸡啊,是不是想让我花钱请你去一红院破破处啊。”我假没正经地笑道。

    “这个你道不必为我担心——我现在唯一担心的是,我二十年前封印在你后背的那个宋代女鬼,不知现在还能不能把她唤出来。”

    “什么?你将那女鬼封在我后背里了?”虽然我有点不相信,但是听了这话还是感到有些毛骨悚然的。

    妈的,怪不得我后背上会有一个鸡蛋大的小包勒,一直检查也检查不出那是什么东西,用激光也没把它割掉过,原来是这老不死的捣的鬼啊。

    “没错,为了逃脱阴司的追杀,我将那只可怜的女鬼藏在了你的后背上——”老乞丐说得头头是道,他娘的,他居然没有一点儿自责和后悔的意思,说得好象天经地义的样子。若不是考虑到他可能有些法术的话,老子真想一大耳巴光子扇到他脸上,nnd,老子这二十年来的疾苦有谁知道啊。

    “这么说来,你也是鬼呢?”大白天的,看这老乞丐的样子也并不可怕,我就壮着胆子在他的脸上摸了一把,还是热乎乎的,看来不是鬼啊;我又试着去拔了一下他的胡子,老乞丐忽然说,“都说了我是茅山上下来的了,怎么可能是鬼,你这小子真是笨得没救了。”

    “怎么,难道茅山上就没鬼了?”听老乞丐说得这么悬乎,我开始相信这个世界上可能真有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存在了。

    “茅山是道士的发源和聚集地,道士是专门捉鬼的,鬼怎么会跑到那里去自寻死路?”老乞丐淡然说道。

    “你他娘的竟然是捉鬼的,为什么不把那宋代的女鬼捉回茅山去,反而还封在我的后背上?”我摸了摸我后背那时有时无的一个鸡蛋大的小包,没想到就在我们谈论它的时候,我又神不知鬼不觉地冒了出来。

    “跟你说了她是一只可怜的女鬼啊,如果不把她封在你的身体里,她就会被阴司捉了去,下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啊。——再有,我把她封在你的后背,实则也是为了保护你啊!”老乞丐故作神秘地说道。

    草,保护我?这个理由真他m的冠冕堂皇啊!

    “那么多人你不找,为什么偏偏选中了我?——妈的,老子后背一直隐隐作痛勒,你得赔偿我精神损失。”我很不爽地叫道。

    “哈哈哈,因为你是赤矢命啊。”老乞丐笑着捋了捋他那花白的胡子,这期间,他一直盘坐在地上,就跟《西游记》里太上老君坐在蒲团上打座一个模样。

    “你才吃屎命勒。”妈的,虽然都说老子命瞥,但好歹也不是吃屎的命啊。

    “我说的是赤矢命,不是吃大便的命;大凡赤矢命之人,在阳间虽然过得清贫,但是在阴间却是混得风声水起啊;这种命的人,基本上都要活到一百岁,只要阎王爷不临时招你回去做事,你是无论怎么死都死不掉的,那些大鬼小鬼,更是不敢招惹你,所以我把那女鬼封在你身上,是最安全不过的了。”

    “无论怎么死都死不掉?”我将两只手都含进了嘴里,他娘的,这还是老子有生以来听到的最冷的一个大笑话啊。

    “不错,你要不要现在就试试啊?”老乞丐笑着看向我。

    “草,我死了对你有什么好处?你干吗千方百计地骗我去死啊?”

    “我没有骗你——你跟我过来。”老乞丐忽然从地上站了起来,往河边走去;我跟着他向河边走去,想看看他又想搞什么鬼。

    “看见这护城河里面的水了吗?”老乞丐问。

    “恩。”我点了点头。

    “这河至少五六米水深,你不会游泳是不是?”

    “对。”我又点了点头。

    “很好,这就对了,那你下去吧。”说完,老乞丐使劲推了我一把,我他娘的就这样被他推到护城河里去了。

    “你他娘的谋财害命啦!~”临死前我大叫一声。

    只听“咚”地一声,河里冒出一个巨大的水花,妈的,老子不会游泳啊,我想这下我完了,不过没想到过了两三分钟,就在我快将河水喝饱了的时候,一个光着上身,穿着个裤衩的二十多岁的青年小伙忽然将我从水里拉到了岸上去,“草,不会游泳就别学人家跳水运动员啊。”

    我对着他尴尬地笑了笑。妈的,幸好是大热天的,穿得少,要不然还真不好受啊。

    “小子,怎么样啊,我说你死不掉吧?”我刚刚爬到护城河的河堤上,老乞丐就凑到了我身边。

    “草你大爷的,现在是夏天,下面正好有洗澡的,这次纯粹是侥幸。”我悻悻地骂了一句。

    “怎么会是侥幸勒,这是阎王爷现在还不想收你回去做事啊,你若不信,你还可以马上去横穿马路,也可以去跳楼自杀,更可以去卧轨啊(高危动作,写来玩的,千万别模仿啊)——不过,你做这些事的时候,你只会增加别人的痛苦,你自己反而一点儿事也没有。就比如你卧轨的时候,火车会脱轨,你跳楼的时候,地上会砸一个大坑......”

    “切——你以为我脑袋被门给夹了?——老不死的,现在说要紧事,赶紧把那女鬼从我身上弄走。”我脱下t恤,光着身子,将t恤上的水拧了出来。同时将裤兜里的两部手机摸出来检查了一下,nnd,还好手机没事啊,要不然我跟这老家伙没完。

    “不急,不急,我现在肚子有点饿了,你先带我去‘三碗不过岗’喝点小酒,吃点小菜吧。”老乞丐没正经地说道。

    我勒个去,绕了那么大一个圈子,终于绕到正题上来了,原来还是想骗老子的吃的啊。

    “嘿嘿,你这么神通广大,走到哪里吃喝都不需要钱的,你自己去不就得了?”说到这里,我才想起我裤兜里还揣着一千快钱勒,娘的,不会被水给浸湿了吧,赶紧摸了一下,我草,哪里还有那钱的影子啊。

    “嘿嘿,小兔崽子,你是不是在找这个啊?”老乞丐将我那个装钱的信封拿在他手上,幸灾乐祸地问道。

    “你什么时候偷了我的钱?”我慌忙伸手去抢,老乞丐也没有跟我争。

    “我还用得着偷吗?是你自己刚才跑路的时候跑掉了的,我给你拣回来了你还不感谢我。”

    “草,明明我跑到这里的时候,你已经躺在这里了,你怎么又会在我跑路的时候拣到我的钱呢?”这老乞丐说的貌似竟是些天方夜谈啊。

    “这当然是我的本事了,走吧,请我吃顿饭,你不会吃亏的,我可以告诉你花样年华514房的那个杀人犯究竟是谁。”

    “我草,你怎么不早说!”听到这里,我立马来了兴趣,连这几天发生在花样年华的事他也能知道,看来这老家伙是真有几把刷子了。于是就跟着他屁颠屁颠地往饭馆里走去。

    三碗不过岗是江北市高家店地区非常有名的一个江湖菜馆,因为厨师技艺好,炒出的菜好吃,所以许多达官贵人都喜欢在这个复古式的饭馆里吃饭。虽然现在已经过了吃午饭的时间,但是里面依然是宾客满座啊。

    老乞丐点了一只叫花鸡,一只竹筒猪手,还有一条农夫烤鱼,要了一瓶二锅头,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大师啊,麻烦你吃了饭赶紧将那女鬼从我身上弄走,顺便告诉我一下那个514房的杀人犯到底是谁可好?”

    “恩,不急,等我吃了饭慢慢跟你说。”老乞丐狼吞虎咽地说着,我勒个去,看他这鸟样,就像十天半个月没吃过东西了似的。

    我看着他,又暗暗地瞅了瞅菜谱,算了算这几个菜的价,我草,居然一顿饭就吃了我250元人民币。

    “小兔崽子,别心疼你那250块钱了,你这顿饭请得值,你知道么?”老乞丐像是早就明白了我的心思一样,酒足饭饱之后,他抹了一下他的嘴巴,又用牙签掏了掏他的牙齿。

    “大师,现在可以告诉我514的那个杀人犯是谁了吗?”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