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的女鬼大老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章 神秘老丐

    “李胖子,你狗r的竟阴老子,你他娘的生个娃儿没屁眼!”见李胖子从办公室里追出来,我也边跑边骂。

    因为今天没有上班,我也没有骑电瓶车。

    所以逃跑就只能靠“11路”车了。

    李胖子追了我几十米路远,累得就像一条喘着粗气的狗一样,后来觉得实在是追不上我吧,索性也就没追了。

    见李胖子没追来了,我也放慢了脚步,不过好久没锻炼了,我跑了一阵也是气喘吁吁的。

    “哈哈哈,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我跑到护城河边,正准备在河堤边的大树下休息一下的时候,路边的一个乞丐忽然抬腿挡了我一脚,我当时没站稳,一个趔趄就栽到了地上。我去他娘的,人倒霉的时候,喝水都会塞牙缝,走路都有人给绊跤子啊。

    “喂,老不死的,你活得不耐烦了啊?”我看绊我路子的是一个头发花白,年龄看上去有六七十来岁的老乞丐,当下就没好气地叫道。

    “嘿嘿嘿,小伙子,到现在这个份上了,你怎么还是那么冲动啊?”老乞丐见我发怒,也不生气,依然笑容满面地说道。

    我见他虽然有些脏兮兮的,不过却是容光焕发啊。

    “老不死的,我跟你很熟吗?我要你管。”我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然后从地上爬起来。本来想揍他一顿解解气,但是看他半截身子都快埋在土里了,害怕一巴掌把他给拍死了,当下又忍了。

    “小伙子,茫茫人海中,咱们已经是第三次见面了,也算是很有缘分了啊。”老乞丐忽然在地上打起了坐,我靠,看他那打坐的姿势,貌似还在电视里学习过来的样,还别说,有点像模像样的啊。

    “三次?你是脑袋糊涂了还是眼睛看花了?”他娘的我都觉得好笑,这老家伙真是信口雌黄啊,我他娘的这几天是怎么了,咋竟遇到些脑壳有问题的人呢?

    “难道你都不记得了吗?”老乞丐微微笑道。

    “我记得你大爷的!”我不想再跟这神经病纠缠,转身准备离去。

    “难道五天前在开元米粉店的事情你都忘记了吗?”老乞丐忽然说了这么一句话,他娘的忽然把老子吓了一大跳。

    “开元米粉店?——什么事情?”我试探性地问。

    “你忘了我当时跟你说过什么了吗?”老乞丐神秘地问道。

    “嘿嘿,大叔,五天之前我们好象没有见过面吧?”我转身,仔细地看老乞丐那张脸,麻痹的,那天早上我只跟一个二十多岁的神经病说过话呀,根本就没见过他呀。我的脑袋里开始仔细地回忆五天前,也就是6月16日早上在米粉店吃早餐的事情。

    那天早上,大概九点半的样子,我正坐在开元米粉店吃牛肉米粉。

    一个二十多岁的小青年忽然傻笑着坐到我面前,“帅锅,想不想知道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我抬头望了他一眼,小青年看上去虽然很年轻,但是看起来却十分邋遢,胡子不仅没刮,头发也似乎有好多天没有洗,脸还有些脏兮兮的。

    “你猜猜我多少岁了?”小青年脸上一直挂着笑。

    “二十到三十之间吧。”我并不想搭理他,我估计是他把我当成他的熟人了,要不然就是他脑袋被驴给踢了。

    “不对,再给你十次机会。猜对了你就请我吃三两米粉,然后我就告诉你那个秘密;猜错了你也请我吃三两米粉,不过那个秘密我就暂时不告诉你了。”

    “没兴趣。”我白了他一眼,本想骂他句“神经病”,但是看他那鸟样,又不想跟他一般见识。

    “哈哈哈——小伙子,你一定没看出来吧,老夫今年已经99岁了。”那小青年笑意凛凛地说道。

    听到他这句话,我差点把刚才吃的全吐出来。

    尼码的,果然是个神经病,看着他那十分猥琐的笑容,我连剩下的米粉也顾不上吃了,直接丢了碗就走。

    “喂,小伙子,我有一个关于你的秘密要告诉你,很重要的,你请我吃碗米粉再走啊——”

    我去年买了一个表,一大清早的,怎么会遇上这么个胎神?!

    “都给你留着勒,你慢慢吃吧!”

    你爷爷的,骗吃的骗到我头上了,我可是一毛不拔的铁公鸡啊。

    从米粉店出来后,我就径直去快递公司上班去了,记忆中我可从没遇到过这样一个老家伙啊!

    “切——你这个小气鬼,老夫当日让你请我吃三两米粉,还让你猜猜我的年龄,难道你都不记得了?”老乞丐淡然说道。

    “什么,what?当初那个人是你?”我到底是该相信自己的眼睛还是相信自己的耳朵呢?尼码的,这老头居然说他是五天前我在米粉店遇到的那个年轻小伙子?这吹牛也不打草稿了?不过,如果他真是吹牛的话,他又怎么知道那年轻小伙子让我猜他年龄的事呢?靠,肯定当时他在我们背后偷听到了我们的谈话,现在又把我认出来了,或者是他们串通起来首先给我演了那么一出,现在又在这里装神弄鬼的!

    “不错,正是老夫。”老乞丐用手抹了抹他那花白的胡子。

    “嘿嘿,大叔,你开什么玩笑,你穿越了?”去他大爷的,我可不是那么好骗的啊。

    “江军,我知道你不相信我说的,不过我会用事实让你相信的。”

    我草,老乞丐居然叫出了我的名字,我没听错吧?

    妈的,这有点邪门了,我的小心肝又开始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了。

    “其实,那天早上我想要告诉你的秘密就是——千万别给那个叫程欣的女人送包裹,送了就会出事——”

    老乞丐说出这话的时候,我身上马上就冒了一身的冷汗。我勒个去,这事儿他居然也知道,太他妈的神了,他究竟是何方妖孽啊?!

    “仙人啊——你怎么不早说啊,你早点告诉我,我请你吃三十碗米粉啊!”我开始转身,然后慢慢蹲在老乞丐身边,仔细打量起眼前的这个人来。我一边打量一边思考,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神仙的存在吗?麻痹的,若真有那些仙人的存在,为什么我们的卫星和探月器那么先进的玩意儿都探不到呢?

    “我不姓江,不是你的先人。”老乞丐依然闭着眼睛,神态自若地答道。

    “无所谓啊,不是仙人就是大师嘛,敢问大师啊,你这一夜白头的本事是怎么炼成的呢?”见老乞丐闭着眼睛,我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见他半天没有反映,于是又伸出一支手在他下垂的白胡须上摸了一把,哎哟尼码,货真价实的玩意儿啊,他确实是一个老头子没错,看来不是骗老子的!

    “古有伍子胥一夜白头,今有我风青阳一日白头,不足为奇。”老乞丐神情淡然地说道。

    “what?——风清扬?”我听到这个名字,差点没被吓尿,风清扬,这不是金庸老爷爷武侠剧《笑傲江湖》里的人物吗,他爷爷的怎么穿越到我面前来了?这老家伙是不是看了那部电视剧或是武侠小说才给自己起这么个名字啊,若是这样的话,老子也就不奇怪了。

    “放心,我那名字是青草的青,太阳的阳,我不会‘独孤九剑’,我是从茅山过来的,跟他完全是两码儿事。”风老头摸着自己的白山羊胡说道。

    “哦原来是茅山上来的大师啊,失敬失敬——大师啊,你该不会告诉我,你是得了一种叫做‘获得性皮肤综合症’的怪病,才会一夜白头的吧?”虽然老子有些学识浅薄,孤陋寡闻,不过一夜白头,由美少女变老妇,大帅哥变老头子这种真实的故事我还是听说过,也在电视上见过几起的;如果那天早上我在米粉店见到的那个略微有些邋遢的小青年就是眼前这个老乞丐的话,他肯定就得了这种叫做“获得性皮肤综合症”的怪病了,要不然就没法解释了啊。

    “非也,非也,其实我这个也不是病——只是老夫——哎,不提也罢——其实,这也正是我现在来找你的一个重要原因啊。”老乞丐缓缓睁开了眼睛,我看他盯着我看,心里毛毛的,赶紧站起来后退了几步。

    尼码,狗血的剧情难道要在现实中上演了?

    他该不会说他不久之后将别于人世,从此拯救世界的任务就就交给我了吧?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多tm的可笑啊,哈哈哈!

    “大师啊,你说我们已经是第三次见面了,敢问第一次或是第二次又是在那里呢?”看到老乞丐那怪异的眼神,我慌忙转换了一下话题;我掰着手指头算了一下,如果今天是我们第三次见面的话,排除在米粉店见面那一次,也应该还有一次见面啊?若不是很蛋疼地纠结这个问题,老子早就逃之夭夭了,哪还有闲心跟他在这儿胡绉半天啊。

    “二十年前的一个深夜,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老乞丐说道。

    “二十年之前的故事我就记得一个——”我大大咧咧地笑道。

    “我说的就是你唯一记得的这个——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大概是夜里两三点的样子,你爷爷送你去镇上读书,因为当时你们没有手表,所以就在夜里两三点的时候出发了;你们走到老黑山的时候,月亮忽然从被窝里爬了出来,你那不安分的心使得你的眼睛开始东张西望,忽然,在一棵大椿牙树上——”

    听到这里,我赶紧坐在了老乞丐身边,尼码的,太神了!二十多年来,我唯一记得的一件事,也是我记忆犹新的一件事,正是他正在说的这件事——

    “你是不是看到了一个戴一顶宋代官帽,双眼紧闭,双手合定,在大树顶上盘腿打坐的黑衣女人?”

    “没错,那个女人看起来还很年轻漂亮——不过大师,那么晚了她为什么还神情自若地坐在树子顶上打座呢?她身上好象没有绑绳子啊,我就不明白她为什么不掉下来了?还有就是,为什么我爷爷叫了一句‘妈的,今天晚上有你妈的鬼啊’,她就消失了呢?”

    “因为她本来就是一个鬼啊,一个枉死的宋代女鬼。”老乞丐捋了捋他的胡须,镇定自若地说道。

    这次我是真的吓尿了。本来开始老子还很怀疑这个老乞丐在这里信口开河,满嘴胡说的,但是当他说出埋藏在我心中的这个二十多年的秘密之后,我就开始对他刮目相看了。

    这个秘密一直埋藏在我和我爷爷的心里,二十多年了,我们从未对任何人提起过此事,没想到今天,这个老乞丐居然说了出来,看来,我是真的该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那个东西的存在了啊。

    “大师啊,为什么只有我看见了那个女鬼,我爷爷却没有看见呢?”我坐在老乞丐旁边,专心地问道。

    “因为他年纪大了,本来就老眼昏花了,再有那种东西,不是谁想看就能看得到的,这还得靠天赋和缘分。”老乞丐煞有介事地说道。

    尼玛,撞鬼的事居然还能靠天赋和缘分这两种东西了,太新奇了。

    “这二十多年来,你是不是感到你后背隐隐作痛,却又一直查不出病因啊?”老乞丐问。

    我草,连这事他也知道,简直就像老子肚子里的蛔虫啊。

    “没错。”我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其实,那不是病,只是因为二十多年前你见到的那个女鬼,一直伏在你的后背——”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