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的女鬼大老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七章 老钟出事了

    “不是让你先回去吗,你怎么还跟着我?——怎么,还想跟我回局子里坐坐?”走廊里,王队长回头,见我正鬼鬼祟祟地跟在他的屁股后面。

    “不想,不想。”我笑着对王队长摆摆手。

    “那你跟着我干什么?”王队长诧异地问道。

    “我赶电梯啊。”我慌忙解释道。

    “哦,对了,出口都在前面勒,你看我这神经绷得太紧了,看来该得放松放松了。”王队长一面尴尬地说着,一面从裤兜里掏出一包中南海,抽出一支,“要不要一根?”

    “谢谢,我不会。”我笑着冲王队长摆摆手,“王队长,谢谢你帮我,晚上我请你吃火锅吧。”

    “这也不叫帮你,一切都是按照法定程序来的,你也不必感激我。”王队长掏出打火机,打了几下,才将火打燃。

    微弱的火光,却映红了他半边的脸,我看到那是一张饱经沧桑的脸。

    看着他时而严肃时而慈祥的面容,我想他应该是个很好的警察。

    就在王队长打燃打火机的一刹那,楼道里的声控灯忽然亮了。

    “草,难道刚才是停电了,现在才来电?”我不禁说了一句。

    “有可能。”王队长吐了一口烟圈,然后向楼道口走去。

    “王队长,电梯来了”,我见他往楼梯走去,提醒了他一句。

    “我走楼梯看看,总觉得这楼里有些怪异,就是说不出来,你先走吧。”

    见王队长钻进楼梯口,我再看了一眼电梯,害怕再次停电被关在里面,也赶紧跟王队长钻进了楼梯。

    楼梯很是狭窄,没有窗户,密不透风,一股股怪味扑鼻而来。

    楼梯里的声控灯似乎坏了,我跺了几次脚又吼了几声,都没有把它吼亮。

    王队长不得不掏出手机做电筒使。

    “小江,你怎么又跟来了?”见我总是阴魂不散地跟着他,王队长很是吃惊。

    看到他的手机,我才想起我的手机还没拿到勒。

    “队长,我的手机还没有拿到啊。”

    “哦,差点把这事忘记了,要不一会儿下楼我打个电话让人给你送过来;或者是一会儿你再跟我们回去取一下。”

    “呵呵,还是一会儿你们回去的时候我跟你们一起去取吧,你们都是大忙人,实在不敢劳烦jc叔叔的大驾啊。”

    “那好,我先下去找找老钟。”王队长道。

    我跟着王队长下了楼。

    那辆黑色的现代轿车还停在花样年华楼下的停车场内,不过车窗紧锁,里面一个人也没有。

    “奇了怪了,这老钟头跑哪儿去了?”王队长趴在车窗四周望了几眼,并没有见到大钟的身影,王队长又掏出手机给老钟打电话。

    正在这时,一辆救护车呼啸而来,停在了花样年华的大门口。

    这楼里又有人出事了?我赶紧跑过去看热闹。

    车子刚刚停稳,就从车上跳下来两个推推车的护士。

    两个窗制服的保安见120来了,慌忙将一个人从大门里抬了出来,我看着那熟悉的身形和衣服,讶然叫道,“老钟!——王队长,老钟在这里。”nnd,他怎么会被人从这楼里给抬出来啊?

    王队长听到我的声音,慌忙从汽车跟前跑过来,他看到被放上急救推车的大钟,冲到一个穿制服的保安跟前,拧着那保安的衣领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那穿制服的看上去只有二十多岁的年轻保安见是一个穿制服的警察,顿时慌张地回道,“警察同志,别误会,我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刚才我们在巡楼的时候,在21楼的楼道里发现他晕倒在地的,所以才叫了救护车过来。”

    “21楼?”王队长吃惊地问道。

    “是啊,21楼——”保安战战兢兢地答道。

    “你到底看清楚了没有?”王队长的眼神开始在游移。

    “的确是21楼!刚才是我们一起在巡楼。”另一个看上去年龄稍大的保安说道。

    “对不起。”王队长将手放下,然后跟保安道了个歉。

    “没什么。”保安挤出勉强的笑容对王队长笑了一下,然后回值班室工作了。

    “他去21楼干什么?”我站在王队长旁边,看见他一个人喃喃自语地问。

    对于这事,我也感到纳闷了,王队长先前不是叫他带上工具到514房来吗,他怎么跑到21楼去了?又怎么不醒人事呢?

    “同志,他是怎么个情况?”王队长冲到救护车旁边,对一个看起来像医生的人问道。

    “放心吧,没什么大问题,我看他瞳孔放大,估计是受到了惊吓而暂时昏迷了过去。”医生看着王队长身上的制服,很是客气地说道。

    王队长听说只是暂时昏迷,才渐渐地舒了一口气。

    “你是病人的家属吗?请跟我们去一下医院可以吗?”那个医生紧盯着王队长问道。

    “我们是一个队的。——我这边还有事,暂时去不了医院,这样,我给你写一个电话,你们先把人送到医院,我一会儿忙完了就过来。”说着,王队长在保安那里找了一张纸和一支笔,迅速地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然后又写了些什么内容,交给了医生,医生看了一眼,点点头,上了救护车。

    “你们发现他的时候,还发现什么情况没有?”王队长又跑到值班室去问刚才那两个保安。

    “有,还发现一个工具箱,我们带下来了。”年轻保安指了指放在值班室地上那个黑色工具箱说道。

    “我是刑警队的,那个箱子是我的工具箱,我要把它带走。”王队长指着地上的工具箱说道。

    “好,请你出示一下证件,再登个记。”虽然王队长穿着制服,但是小保安还是坚持要看的证件,他也是挺负责的啊。

    王队长很是配合地掏出警官证,同时在失物认领本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和认领的东西。

    “你们是在21楼的楼梯里还是电梯里发现他的?”王队长提起工具箱,又问保安。

    “楼梯里。”年轻保安已经习惯了王队长的问话,很是随意地答道。

    “楼梯里有监控没有?”

    “这个——没有。”保安小声地回道。

    “那有灯没有?”

    “有啊,每一层都有声控灯。”保安道。

    “你们这里,刚才是不是停电了?”王队长继续问。

    “没有啊?!一直都有电啊,你看,饮水机的灯一直是亮着的啊。”年轻保安指了指他旁边的那台白色饮水机说道。

    尼玛,没有停电!那怎么5楼的楼道灯和514房里的灯都不亮呢?难道是5楼的电线短路而造成的暂时跳匝?

    “你这里有手电筒没有?”王队长问。

    “有。”保安道。因为要巡夜,手电筒是保安必备的工具之一。

    “好,麻烦你带上它,带我到刚才你们遇到那人的地方去看看。”王队长道。

    “师父——”年轻保安将目光移向那个年纪稍大一些的保安身上。

    “你去吧,这里有我,老吴一会儿也回来了。”那个保安道。

    年轻保安这才点点头,带上手电筒跟王队长上楼去了。

    我闲来无事,顺便也想探询一下这件怪事的前因后果,就又跟在了王队长屁股后面。

    “你还不走?”王队长又瞟了我一眼,敢情把我当跟屁虫了。

    “嘿嘿,王队长,我也想去看看。”

    “好奇害死猫啊。”王队长没有再说什么,似笑非笑地看了我一下,然后大踏步往楼上走去。

    保安带着我们径直往电梯口走去。

    “还是走楼梯吧。”王队长道。

    “啊——”我和那年轻保安同时尖叫了一声,nnd,那可是21楼,那得爬到什么时候?

    “怕了吧?怕了就赶紧回去做你该做的事情吧。”王队长冲我笑笑。

    “没有,哪能呢。爬楼也是锻炼身体嘛。”我嘿嘿地傻笑了两下。

    那保安听我们这么说,也不敢表示异议了,埋着头就往楼梯里走去。

    王队长跟着走了进去,我则跟在了王队长的后面。

    估计只有四五楼里的声控灯坏了,其余的楼层里的电灯都是我们走到哪里它就亮到哪里的。

    用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我们才爬到了21楼。

    其实,如果不是王队长为了寻找蛛丝马迹,对着墙壁和楼道仔细观察,我估计我们最多十分钟时间也就爬上去了。

    保安一路走一路跟我们聊天,从聊天中我们了解到他姓赵,江北人,刚刚技校毕业,因为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工作,又急着挣钱,所以才来这里暂时做了保安。

    赵保安指着21楼的第四根台阶说道,“大概两个小时以前,我们就是在这里发现他的。”

    王队长听他这么一说,拿起保安手中的强光手电仔细地勘察了起来,大概勘察了十几分钟的时间,我见到王队长还是一脸严肃的样子。

    “他怎么会无缘无故地晕了呢?以前从来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啊。”王队长感到不解。

    “不会是遇到鬼了吧?”赵保安忽然冒了这么一句。

    我一听这话,差一点儿把老子吓尿,结合这几天遇到的怪事,我忽然觉得一阵毛骨悚然。哎哟尼码,虽然老子相信科学,但人们不又说许多事情科学也是无法解释的吗,老子怎么感觉也隐约有那么回事啊。

    “年纪轻轻的,怎么相信那些封建迷信!”王队长看起来有些生气。

    “我说的是真的,我听5楼的一些住户说,最近半个月来,他们老是在半夜听见5楼的走廊里有女人的哭声,还有唱歌声,可是当他们打开门想要骂街的时候,根本就看不到人。——最近,5楼的人都快搬出去完了。我们每次巡夜到5楼的时候,也都心惊胆战地。”赵保安若有其事地说道。

    “那你们听到那哭声和唱歌声没有?”我迫切地问道。

    “我才来几天,还没在后半夜巡过夜,我师父可能听到过。”赵保安道。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