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的女鬼大老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五章 房门又被锁上了

    我看了一下过道,还是特tm的暗,而且好象还有烟雾缭绕似的,再猛然一抬头,仿佛看到离地面只有两米来高的天花板上有一个模糊的笑脸正对着我们发笑勒,我慌忙揉了一下自己的眼睛,提醒自己可能是看花眼了,然后将自己的注意力重又转移到了开门的陈文娟身上;这妞的身材还真不错啊,尤其是她猫着腰,撅着屁股,一个劲儿地盯着锁孔开门的姿势,那tm简直就是一个诱人啊,看得我真想从她屁股后面贴上去啊,戛戛。

    “我来。”王队长见陈文娟开了两三分钟也没把门打开,就接过钥匙继续开门,他只扭了一转,就发话了,“这门被人从里面反锁上了!”

    “被反锁上了?!”我和陈文娟同时吃了一惊。

    尼玛,难道里面有人?!

    这间屋子不是暂时被封了吗,怎么里面会有人?难道是房东偷偷跑进去了?可他娘的跑进去把门反锁上干什么啊?

    我的心开始扑扑地跳个不停。

    陈文娟慌忙掏出了配枪,子弹上膛,对准了房门。

    王队长跟陈文娟交换了一下眼色,然后马上就摆正了姿势,对着514的房门用力的踹了几脚,功夫不负有心人啊,就在他踹第五脚的时候,那扇门被踹开了!

    不愧是当警察的啊,要换了我,估计踹上五十脚都把那门踹不开——虽然老子曾经当过兵,不过却当的是喂猪的兵啊。

    陈文娟握着枪第一个冲进了屋子,王队长提着枪跟在她后面,他们两人的注意力现在完全不在我身上了。

    我也赶紧进了这间屋子,虽然看见房子里的那个大冰箱还有一丝的阴影,但是比待在走廊里吹那不着边的阴风又要强多了。尤其是,头顶那一张看起来像人的笑脸,更让我觉得有跟在他们俩人后面的必要。

    陈文娟冲进屋子之后,见客厅里并没有人,就赶紧去按屋内的电灯开关,不过她按了几次都没有按亮,王队长则举着枪,眼睛死死地盯着客厅通往卧室的那一扇半开着的小门。

    直到这个时刻,大家都没有说一句话。

    我感觉屋内的气氛更加沉闷,压抑。

    见陈文娟没有按亮屋内的电灯,王队长又对她使了一个眼色。

    虽然屋子里的光线十分暗淡,但现在还是大白天,因此他们交换眼神的动作我还是看得出来的。

    王队长跟陈文娟使了一个眼神之后,陈文娟就提着枪冲到了卧室与客厅相连的那扇门的外面,紧贴着墙而立,我见她好象深深地呼了一口气,然后猛然提枪,一个飞身闪到门口,同时双手举枪,将枪口对准了那扇小门,这就是我们在电影电视剧中常常看到的交叉掩护的情景;陈文娟将枪口对准那扇小门之后,就目不转睛

    盯在那里了,王队长赶紧提枪补上,冲到陈文娟面前,然后就地一个打滚,往那扇小门里滚去,陈文娟赶紧提枪跟进,我的心提到了节骨眼上,不过他们冲进那间屋子以后,我也没有听到枪响,我一个人坐在客厅空荡荡的,也就跟着他们两人进了里面那间小睡屋。

    我进去的时候陈文娟和王队长已经将配枪别进枪套里面去了,看来他们并没有找到那个锁门的人。

    “竟然没人,门怎么会被反锁上呢?”为了打破屋内的沉静,我问了这么一句看起来很是白痴的话。

    “闭嘴,一个大男人,怎么那么多废话。”陈文娟乜斜着眼睛瞪了我一眼。

    我真想上去扇她两个大耳巴刮子,狗r的,就知道欺负我这个耙耳朵。

    “厕所里也没人。”王队长掀开卧室里那扇连着厕所的小门,发现里面竟也是空空如也。

    不过,一股难闻的恶臭却随着关门的那么一点儿惯力扑鼻而来。

    “怎么这么大一股骚臭味啊?”我戴着手k举着双手捏着鼻子说道。

    王队长看到我这个表情,似乎起了怜悯之心,当即就取出钥匙把手k给我打开了。

    我感动得都快哭了,妈的,还是老警察有人情味啊。

    “王队长——”陈文娟见王队长给了开了手k,心中似乎格外地不爽。

    麻痹的,这狗r的蛇蝎心肠的女人难道想让老子这么一直戴着?老子当即把她的姐姐妹妹都问候了一遍。

    “没事,他跑不了。”王队长对着陈文娟淡淡地一笑。

    她脑子里的那点思想,王队长早已洞悉了。

    “我胆小,外面走廊黑得吓人,我绝对不跑。”我也赶紧老实巴交地附和道。

    陈文娟听我们这么一说,也不好再发表什么言论了。

    “江军,赶紧围着这几间屋子找找你说的绞肉机吧,那是找到重要突破口洗脱你嫌疑的关键所在。”王队长的话刚说完,只听外面“咚”地一声脆响响起。

    “什么声音?”我有些惊惶失措。

    王队长和陈文娟对望了一眼之后,陈文娟马上又掏出了手枪,向声音的发出地,也就是外面的客厅走去。

    “是风把门关上了。”陈文娟小心翼翼地走到客厅,见王队长踹开的那扇门又被关上了,因此才这么说了一句。

    我赶紧跑出去看。

    哎哟尼码,还真是那扇被踹开的防盗门自己被风吹着关上了,咦,窗帘不是拉上的吗,而且看那窗帘一动不动的,哪里来的风啊?

    王队长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个严重的问题,他走到窗户边,把窗帘拉开,这时屋内的光线才勉强地亮了起来。

    我顺势看到了一扇关着玻璃的小型窗户,窗户外面是不锈钢的防盗栏,防盗栏上还放了一盆仙人掌,葱葱的绿色正昭示着它勃勃的生机。

    “窗户的玻璃是关上的,哪来的风把防盗门关上的啊?”仿佛就我的话比较多,陈文娟和王队长都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怪了,这锁刚才明明被踹坏了,现在怎么又把门给锁上了?”陈文娟把枪别进枪套,又弯着腰对着客厅门口那扇防盗门捣鼓起来。

    “不会打不开了吧?”我哭丧着脸问,nnd,这是什么节奏啊?

    “闭嘴,你这个乌鸦嘴!”

    “我来看看。”王队长走到门边,弄了几下,也没有把门打开,“看来,这门又被人从外面反锁上了。”

    “啊?!——是哪个王八蛋干的啊!”妈的,至从进了这屋子之后,我的小心肝就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这间屋子看来很是邪门啊。

    “可能是我们刚才在里屋的时候有人从外面将这门给我们反锁上了。”陈文娟猜测道。

    “可我刚才已经把锁给踹坏了啊!”王队长的这句话,让老子又起了一股凉意。

    “那你再使劲把它重新踹开啊!”我担心我们被困在这里面出不去,或是饿死在里面,脑子里根本就没有思索,话脱口就出了。

    “猪脑袋,你以为这门里外都可以开啊?刚才可以踹开是因为这门是向里面开的!”陈文娟鄙夷地说了一句。

    我撅了撅嘴,这臭婆娘似乎说得在理啊。

    “没错,这门是向里面开的,无论怎么往外踹,也是踹不开的。看来只有让大钟上来一下了。”王队长说的这个大钟,就是开现代轿车的那个司机。

    王队长掏出手机打电话,却发现手机居然没有信号。

    这个地段也算是城市的繁华地段了,按理说信号不应该这么差啊,难道是那些高楼大厦将信号挡住了?

    “我的手机怎么也没信号。”陈文娟的这句话,直接将老子的心打进了低谷。

    “喂,你的手机有信号没有?”陈文娟回头望了我一眼。

    我故意一脸尴尬地回道,“警官,我的两部手机都还在你们公安局勒。”

    陈文娟听了这话,自觉没趣,又将目光投到了王队长的身上。

    “看来只有使出杀手锏了!”我偷偷地看到王队长一边说,一边在他的手表上按了一下,“大钟,你先打电话叫几个江北的同事过来一下,然后再带上我的工具箱,到514房来一下。”

    王队长和陈文娟站在门边,我在他们背后站得无聊。

    nnd,本来想打开电视机看看节目壮壮胆,但是屋里tm的居然没电。

    我只好坐在客厅里那套黑色的仿真皮沙发上。

    经过了这一系列的折腾,我感到十分疲惫,于是活动了一下筋骨,又伸了一个懒腰,就在我将手缓缓放下的时候,我的左手碰到了一个物件上。这时我忽然发现我的旁边还有一个黑色的破旧的背包。

    “呀,这包是哪来的啊,老子前几天好象没见过啊,昨天来的时候似乎也没见过!”我看到那包赶紧去翻弄起来,当我从里面取出一沓st快递的派送单的时候,我意识到这肯定是一个st快递员的工作背包。

    “那是什么?”王队长眼睛倒是挺尖的,他用特殊通讯手段跟大钟说完事情之后,也就暂时没理会那门了,见我旁边有一个背包,他也感到十分诧异。

    “这是st快递的派送单。”我道。

    “这屋里怎么会有这个东西?小陈,这包东西昨天你们没有带回去检查吗?”王队长接过我手中的一沓派送单问。

    “昨天我们取证的时候没发现这包啊。”陈文娟讶异地说道。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