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的女鬼大老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一章 一号物证

    “你还挺会演戏的哦。——读过大学吗?是哪个戏剧学院出来的?”刘sir跟王队长相视一笑,眼中竟是嘲笑之情。

    “江军,我们既然把你叫到这里来,那肯定就是有证据的,你就不要再狡辩了,我劝你最好还是认清目前的形势,现在坦白,也还来得及。”王队长看着我,用手轻轻捶了捶桌子,很是语重心长地劝说道。

    尼玛,老子压根儿就没做过的事,如何跟你交代呀。本来一直就在跟你们坦白,你们却一直就不相信我。

    早就听说了一句老话,“坦白从宽,边疆搬砖;抗拒从严,回家过年”,现在想来,我感觉这话还是有点道理的啊。

    “我——我真没杀人。”由于紧张,我话都快说不顺畅了。

    “你没杀人干吗那么紧张?”刘sir又是鄙夷地一笑。

    对于我这种人,他似乎见得多了。

    “你们说我杀人我当然紧张。”我辩解道。

    “江军,我给你提个醒吧。”王队长缓了缓,继续道:“张建国你认不认识?”

    “不认识!”我一口否定。

    “那向开秀你认不认识呢?”王队长双眼圆睁,紧盯着我继续发问。

    “也不认识啊!——不过,听说过,这不是那收件人的名字吗?”我脑子里还是一头雾水,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提这两个人的名字。

    “你是不是想起点什么呢?现在有没有什么想跟我们说的?”王队长仔细地看着我,又发了一通连珠炮。

    “哦,对了,那个张建国虽然我也不认识,但是你这么一说,我忽然就想起来了,那个叫程欣的当天寄包裹的时候拿的是张建国的身份证,我就是按照张建国身份证上的地址写的收件人的联系地址,对了,她卧室的床头柜上还放了一张张建国和另外一个女人的照片。”我边说边回忆当天的情景。

    王队长和刘副队长一听,又相互对视了一下;王队长更是陷入了短暂的沉思之中。

    “可是,根据我们昨天晚上的秘密调查,还有大量的监控表明,这几天就只有你在514室外面出现过,那个屋子已经有半个月没有住人了,根本就没有一个叫程欣的女人出现。再有,据房东反映,他是将房子租给一个叫张建国的男人用的,而那个人已经失踪半个月了。现在看来,张建国是被你给杀害了,然后你又把他的尸体冻在了冰箱里长达10天之久,直到前两天,你才想办法将他的*通过包裹的形式寄了出去,只留下了残留的骨骸在冰箱内。”王队长一字一句地说道,他的脸色丝毫没有因为话题的深入而有所改变,不过我倒是听得毛骨悚然。尼玛啊,杀了人又将他装在冰箱里,然后又做成香肠寄出去,这需要何等高的智慧和何等胆大的勇气啊,那是我这种胆小怕事的人可以驾驭的吗?

    “你们凭什么说那香肠里装的就是张建国的肉呢?”刺奥草,虽然那货是那个叫程欣的女人发出去的,但是我在想,她那个见了老鼠都要尖叫不停的女人,怎么能够鼓起勇气把一个男人杀死,然后再将他的肉通过包裹的形式从我这里寄出去呢?姑且不说现在找不到她的人,即使找到她了,我想她也不会承认那就是她的杰作吧,再说了,他们凭什么就说香肠里装的是人肉呢?

    “哼,到了这个地步,你还嘴硬!难道你不是将那箱香肠寄给他的母亲向开秀的吗?他的母亲也正是吃了你寄给他那包东西才中毒住院的;事后,根据dna鉴定,那香肠里面的肉,就是张建国的!还有,你看看这是什么。”说完,王队长从他旁边的一个资料带里拿出一叠照片,摔到我的椅子面前。

    我用颤抖的双手,拿起一看,尼玛,血淋淋的人骨照,吓得老子差点把昨天的饭都吐出来,特他妈恐怖了。

    “这是我们从514室的电冰箱里搜出来的,经过dna鉴定,那就是失踪了半个月的张建国的头骨架,你现在还有什么话好说?”王队长铁青着脸看着我。

    我的整个魂都快丢了。

    “可是,我根本就不认识那个张建国,你们凭什么就说是我把他杀了的呢?”没人知道我当时的心情,急得简直就要疯了。

    “原因很简单,最近半个月内,只有你出入过514房间。”王队长把资料袋往审讯桌上一摔,一脸阴沉地说道。

    “那程欣不是一直住在里面吗?”我怎么又差点把这个忘了呢,这可是最重要的人证啊。

    “程欣?呵呵,你到底说的是人还是鬼啊?你以为你随便写一个发件人的名字我们就相信了吗?告诉你,我们早就根据这张快递单对发件人和发件地址进行了调查,而且,我们也调取了花样年华5楼楼道的视频监控,发现除了两天前你到过那个房间之外,近半个月内根本再没有人进入过那个房间。这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刘sir将我的提问一口抵了回来。

    尼玛,那包裹明明就是程欣寄出去的,现在他们怎么说那里压根就没这个人呢?她不是人,难道还真是鬼啊!

    话说到这里,我忽然打了一个寒颤,话说,我前几天明明给她打了几个电话,唯独在通话记录里找不到她那个号呢?还有,我抱着她的时候,感觉她怎么那么冰凉呢?再有,昨天晚上半夜三更她咋会突然来敲我的门呢,之后又怎么一阵风似的不见了踪影呢?我床上那一道黄色的符是怎么回事呢?难道这一切仅仅都是巧合吗?尼玛啊,老子向来是相信科学的,千万别说老子遇到鬼了啊!

    “你们怎么调查的啊?那里面怎么可能会没有人住呢?你们是不是走错了房门啊,那是514房啊。”直到那一刻,我都还不相信他们所说的。

    “我们去的就是514房,不会有错的!”刘sir厉声说道。

    正在这个时候,陈文娟从外面推门进来了。

    她身着一杠两星的制服,远远看去,虽是格外清秀诱人,但却难掩她的一脸风尘,一身疲惫。

    我看见她,仿佛又看到了一点希望之光。

    不过,她接下来的一番话,却彻底打碎了我所有的希望。她说:“江军,我们去你们公司找了你说的那张快递单,可是从6月15日到6月18日这四天的派件单中,都没有你找到你说的那张快递单子。”

    哎,尼玛啊,大白天的,真是活见鬼了。

    我这时才想起和尚和道士的话来,难道这就是他们说的“大难临头”?

    哎,早知今日如此,当初就应该让他们给我想想办法啊。

    尼玛,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世上没有后悔药啊。

    “好吧,现在说说你的杀人动机吧,你为什么要杀死张建国呢?”王队长厉声问道。

    “这也是我想问你们的问题,你们不是一直在调查吗?”镇定,镇定,虽然他们就要把我打入死牢了,但我还是要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我坐在审讯椅上,不断这样的提醒自己。

    “到了这个时刻,你还要当煮熟的鸭子,耍嘴硬啊?”陈文娟似乎对我这种冥顽不灵的态度大为恼火。

    “各位大哥,大姐,我真的不认识你们说的张建国啊,我与他无冤无仇的,干嘛要杀他呀。”哎,没办法了,只有把我哭的武器拿出来了。一个大男人的,不到迫不得已的地步,恐怕也不会拿出这么下贱的一样武器啊。

    几个警察见到我这副生动的表情,着实有点吃惊,相互对望了一眼,还是王队长见多识广啊,于是发话了:今天先审到这里吧,犯人先暂时拘留,咱们出去再商量一下。

    客人队长都发话了,陈文娟和刘副队也都无异议了,点头表示同意。

    三人走出了审讯室,我被另一个警员押着前往拘留室,也走出来跟在他们的后面,隐约听到王队长跟那两个警察在分析案情,王队长说,“虽然现在抓到了嫌疑人,但是这个案子的疑点还是很多啊,你们看,嫌疑人发货的时候,发件地址都写得很详细,如果真是他杀的,他干吗要把这个犯罪现场留给我们呢?再有,根据我们的调查,这个嫌疑人跟张建国似乎从来就不认识,确实也如他所说,跟他无冤无仇的,那么为什么要把他残忍的杀死呢,他杀人的动机究竟何在啊,这是本案最大的疑点啊!”

    那两警察纷纷点头表示同意,尼玛,听到这里,我又感觉到了一点曙光啊。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