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的女鬼大老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九章 一大包R肉香肠

    “大哥,我究竟犯了什么罪?”虽然都到了这里了,但我还是不甘心啊,还是想问个所以然出来。

    “你自己犯的事你自己还不清楚?”那警察跟在我身后,没好气地说道。

    “我真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啊。我还在上班,就稀里糊涂地被你们的人带到这里了。”我很是委屈地说道。

    “你的案子我也不清楚,我就是个警员,专押你们这种人的,其他的事一概不管。”那警察很不耐烦地说道。

    尼玛,还没有审勒,就把老子打入了老四类分子了。

    我也不再鸟他,反正问了等于白问。

    我悻悻地钻进了厕所,没想到,那警察也跟了进来。

    “怎么,你还要看我尿尿?”我疑惑地看着他。

    “废话,不看着你,出了事怎么办?”那警察怒道。

    我看了一下厕所四周,除了一扇门,四周连窗户也没有,可谓密不透风。

    “大哥,这厕所窗户也没有,我就是插上翅膀都飞不出去啊。再有,我手上不是还戴着这玩意儿么?——你这样看着我,我实在尿不出来。”我举了举戴着手k的手,一脸憋屈地说道。

    “这厕所就一道门,我倒是不担心你跑了,就怕你跑到里面自杀了。”那警察分辨道。

    我回过头,用火一样的目光扫射着他,尼玛,生活这么美好,美女还没有泡到,又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老子怎么可能自杀。狗ri的还真把老子当杀人犯了,还以为老子会畏罪自杀勒。

    “大哥,我这么怕死的人,你看我会自杀吗?我是被冤枉的,我还要活着出去洗刷我的冤屈啊。”我马上又换了一副比较下贱的嘴脸对那警察说道。

    “麻烦,就跟娘们似的。”那警察看着一脸无辜地我,甩下这一句,随后走到厕所门口,在那里站定。

    等我吁吁完之后,王队长和陈警官也到审讯室来了。

    待我坐定,审讯正式开始。

    “姓名,年龄,民族,籍贯,职业,家庭住址,一一说来。”陈警官用她那充满了魔力的眼睛瞟了我一眼,开始问话。

    “我叫江军,今年28岁,汉族,老家是西川两河县的。”我与她的目光交织了一下,感觉心跳有些加速,不过还好没有心脏病,因此如实地回答了她的上述提问。

    “你来江北几年了,做什么职业?”陈警官板着脸问。

    “我19岁当兵,24岁回的江北,之后一直在yd快递上班。”尼玛,好歹老子也长得英俊潇洒,风流倜傥,见到老子,连点笑也没有,太不给面子了。不过看着陈警官那美丽如仙的脸蛋,我的心情稍微地平静了一些。

    王队长坐在陈美女身边,出神地听着,刘sir则坐在电脑跟前,霹雳啪啦地打着字,像是在做审讯记录。

    “你家里还有什么人,身份证带了没有?”陈美女问。

    “家里还有父母和一个哥哥。身份证没带。”说到这里,我又开始忧心忡忡了,尼玛啊,这事千万别告诉我老爹啊,他有心脏病啊,惊不起吓的。

    “身份证号码记得不?”陈美女一脸的严肃。

    “记得。”随后,我本本分分地报出了自己的身份证号码。

    陈美女对刘sir使了个眼色,刘sir点头,之后又在键盘上敲了好一阵,我估摸着他们通过我的身份证号码正在核实我的身份信息,顺便查一下我是否有犯罪前科。

    “江军,你知不知道我们今天找你来是因为什么事情?”王队长板着比那雷公老爷还难看的脸色问道。

    “不——不知道。”我哆嗦着回道。

    尼玛,老子真要知道自己犯了什么大案,早就逃之夭夭,溜之大吉了,还会等你们来抓个正着?

    “希望你如实回答我们的问题。我们的政策,就是你背后墙上那八个大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最好认清自己的形式,把自己犯的事情老老实实地说出来。”陈警官歇了歇嗓子,又发表了一番针对我的言论。

    “警官,能不能给点提示,我现在仍然是头脑空白,一片茫然?”我十分无奈,无助地答道。

    “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王队长双眼圆睁,一字一句地说道。

    “我问你,两天以前,也就是2010年6月17日下午18点10分,你是不是寄了一个16公斤重的包裹到南江市经开区河边镇向阳村5组14号?”陈警官一拍桌子,威严地说道。

    “是啊,收件人叫‘向开秀',请问这有什么问题吗?”我很是不解地问道。

    “哼,死到临头,嘴还硬!”陈美女低声说道。

    “你那包裹里装的是什么东西?”王队长厉声问道。

    “香肠,一口袋的香肠啊。”我如实回道。

    “香肠里又装的是什么东西?”王队长气势凌人。

    “肉啊!”尼玛,这是小学生都知道的事情,你还问老子,你以为老子有小儿麻痹症啊?

    “什么肉?”王队长紧问不舍。

    “当然是猪肉啊。”尼玛,这么蛋疼的问题,他们居然也问得出来。香肠里不装猪肉,难道还装人肉?

    “撒谎!”这两个字,从愤怒的陈美女口中蹦了出来。

    “你再想想,到底是什么肉,我们再给你一次机会。”王队长紧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难道是牛肉,还是羊肉?我不太清楚,客户寄的,反正闻到那味挺怪的。”我回忆起当天的情景,一五一十地回道。

    “屁话,那香肠里要装的是这些肉,我们还会把你叫到这里来?!说,到底是什么肉?”王队长拳头一锤,拍案而起。

    “我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肉啊。”尼玛,老子那刻只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受,谁tm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江军,你还真不老实啊!实话跟你说吧,你寄的那包香肠,经过我们的法医鉴定,已经确定里面装的全部是人肉!”王队长最终说出了实情。

    “人肉?”尼玛,这么说那是一箱“人肉香肠”?!犹如晴天里的一个霹雳,吓得老子差点瘫倒在地。

    “那不是我寄的!”淡定,淡定,尤其是这个关键时刻,一定要淡定啊,我在心里这样提醒自己,因此在缓和了一下情绪之后,第一时间叫出了这句话。

    “这是你的字体吧。”陈文娟走到我面前,拿出两张复印纸给我看,那是他们复印的快递单图样,其中一张是发往南江市的第一联,另一张是我们留存的第二联,两张的运单号都是一样的。

    我看了看上面的地址,收件人的名字,没错,那就是我的字体。

    “是我的字体啊,不过是我帮发件人写的,那发件人不是我啊。”我竭力辩解道。

    “那么请问,发件人是谁呢?”陈文娟紧盯着我问。

    “上面不是写得很清楚吗,发件人叫‘程欣',发件地址是江北市高新区高家店镇缤河路21号花样年华514室。”

    “可是根据我们的调查,缤河路21号花样年华514室根本就没有一个叫程欣的人。”王队长道。

    “有,绝对有啊!我可以拿性命担保,我不仅给她寄过包裹,还给她送过包裹啊!”我信誓旦旦地说道。那神情,就仿佛于湍急的洪流之中,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

    “继续编。”陈文娟丢下这句话,重又回到审讯台前。

    尼玛,看这婆娘的眼神,就跟老子欠了她250元钱没有还似的。咋就不相信我呢?

    “我说的是真的,我有她的电话号码,你们可以调出当天的通话记录,我们公司还有她签了字的收件回单。”我继续据理力争道。

    “哦——那你把她的电话号码说一下。”王队长似信非信的说道。

    “135xxxx6214”。我迅速说出了那个刻在我脑海中的电话号码。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