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的女鬼大老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章 奇异的梦

    娃哈哈,我骑着电瓶车,想着身后那万般无奈的普智和尚,心情十分飘逸,畅快。

    正当我准备拐弯下山的时候,没想到在路边的一棵大树下,又闪出一个奇怪的道士。此人身高一米七左右,穿一身灰色道袍,手持一个拂尘,头戴一顶破旧的冠帽,清风颧骨,相貌一般,但却气质不俗;一双剑眉,一对八角胡,年龄很难判断,不过我估摸着有四五十岁的样子吧。

    “施主,请留步。”道士站到我的车前,左手夹拂尘,右手作南无阿弥陀佛状竖立,拦住我的去路说道。

    哦,尼玛,今天这是怎么了,先有和尚“寻话问柳”,后有道士拦路堵截。哦,话说,这还在天音寺山上了,怎么会跑出一个道士来,难道和尚和道士搞起了基友,住到了一块儿?前不久听说过某地僧尼合为一家,不过没听说我们这里僧道合为一家啊?难道是因为现在竞争太激烈了,道士跑到和尚庙门口抢生意来了?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我捏了一把刹车,坐在电瓶车上,没好气地说道。

    顺便看看后框,货已送完,而天色尚早,别来无事,姑且留步,看看他又耍什么花招吧。

    “施主,贫道看你相貌非凡,将来必是大富大贵之人,给你算上一卦,如何?”道士见我停下了步子,当即喜笑颜开地说道。

    热啊,果真是来跟和尚抢生意的啊。不过,话到是说得挺不错的,比那和尚会说。

    “嘿嘿,算到可以,不过我没有钱。”我听他说我将来要大富大贵,虽然老子不太相信,但是这话毕竟比那“大难临头”要中听许多,因此好歹给他留了点面子。

    “施主说笑了,我等修行之人,视钱财如粪土,从未将此放于心上。咱们虽是萍水相逢,但也算是有缘之人,贫道就好度有缘之人;施主且请留步,待我一算,若是算得不好,贫道分文不取,施主大可以扬长而去;若是还说得过去,施主也还可怜贫道的话,随便给几个子也便作罢。”那道士说得十分真切,老子又听得头头是道,再加上他说随便给几个钱,于是就跟他坐到大树之下,待他算上一卦。

    待我坐定,报出生辰八字,只见那道士双腿盘膝,端坐于地,微微闭眼,右手一掐,忽然直摇头道:“不好,不好。”

    哦,尼玛,见此情景,老子当即疑惑:难道普智和尚将他找到了?

    “施主,最近可犯桃运?”道士猛然睁眼,正色问我。

    我略一思索,好像有那么一回事啊。不过我心底暗想,他这是瞎猫碰到了死耗子,不足为奇也。

    “不妙,不妙啊!”道士见我并不作声,又连连摇头。

    r啊,这跟那普智和尚不是一个腔调吗?难道他们是一丘之貉?

    “施主虽有富贵之命,但是近日命犯天煞,必有一劫啊;若是过得此劫,便可大富大贵;若是过不了此劫,便是永世不得超生啊!”那道士说得绘声绘色,老子却听得心惊肉跳,尼玛这不是危言耸听吗?若是没有那些过路的行人,老子硬要狠狠扇他狗r的几个耳巴子。

    ri,“永世不得超生!”听到这话,我和我的小兄弟都惊呆了!草泥马,这是什么屁话啊,比那和尚说得还更加玄乎了!

    我实在听不下去,干脆起身,拍拍屁股准备走人。

    “施主,且请留步。”那道士挡在我的跟前,不肯罢休,看来他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了。

    “你不是说算得不好大可扬长而去么?”我有些气愤,这话可是他说的,总不能反悔吧。

    “施主误会了,贫道不是向你要钱来着。施主最近时运不济,命途多变,而贫道又法力微浅,无法出手相助,贫道就送你一样东西吧。”那老道一边说,一边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红包之类的东西。

    难道给我封红包?以前听别人说算命先生给人算命,遇到那种命运特别差的人不但不收钱,反而还要给对方一个红包,尼玛啊,难道老子的命运差到要他给我封红包的地步了?

    “此乃避邪之物,也是贫道的一番心意,施主就请收下吧。”那道士十分虔诚地说道。

    我接过那小红包,怀着激动的心情,用颤抖的双手打开一看,哦,尼玛,里面果然装的是钱,拿出一看,66元人民币啊,这是啥意思,“难道是六六顺”的意思,就是保佑老子诸事顺利吗?

    这命算得,不但不给钱,反而还得了66元,我该是喜还是忧呢?

    老子的命真的有那么差嘛?!

    尼玛啊,这是在21世纪啊,科技进步,医学发达,老子才不相信这些歪理学说勒,不过,他既然要给我钱,那我就勉为其难地收下吧,哈哈,不要白不要,要了也白要,老子就不信那个邪了!

    “施主,且要洁身自好啊!”道士见我起身,转身欲走,这次再没有拦我。

    我揣上红包,骑上电瓶车赶紧扬长而去,虽然不知道他最后那句话的含义,却还是顺便把它装进了耳根子里。

    忙完了一天的活,晚上回到我租住的出租屋,洗了一个凉水澡,然后躺到床上,竟然稀里糊涂地睡着了。

    可能是由于太累了的缘故吧。

    也不知过了多久,就进入了梦乡。

    人家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看来是很有道理的,或许是我这两天想多了的缘故吧,我竟然在那天晚上梦到了那个让我日思夜想的人。

    我又去了她的514房,哦,尼玛,现在念这个名字,怎么还是有一种怪怪的感觉呢。

    她今天又穿了那件黄色的薄如羽翼的吊带睡衣。

    “你怎么现在才来,人家等你很久了。”没想到,我刚一进门,她就揽着我的臂膀,在我怀里撒起娇来。

    我将房门轻轻关上,一手揽着她的肩膀,一手摸着她,居然是柔柔的,滑滑的。

    哦,尼玛啊,里面还是真空的,太tmd刺激了。

    “哎呀,你真是坏死了,一来就摸人家。”她躲在我的臂膀下,娇羞地说道。

    “嘿嘿嘿,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我十分yd的笑了起来。

    “看你昨天一本正经的样子,我还以外你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勒,原来你是一个闷s男啊。”她挑逗地说道。

    哦,热,居然能把老子与柳下惠联系起来,她真是太有才了!

    “呵呵,我本来就是一个闷s男啊,你怎么现在才看出来了。”说着,我将她一把抱起,ri啊,大热天的天气,她的身上居然是冷冰冰的,我抱着她,虽然感觉上面有点凉幽幽的感觉,不过下面,感觉老早就要热爆了。都说男人是下半身动物,看来这话还是有一点儿科学依据的啊。嘿嘿,不管那么多了,先把送上来的白菜拱了再说。

    “昨天为什么没有这么主动?”她眨着狐狸一样的眼睛,疑惑地问我。

    “哦——那个——我怕。”我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故意拖长了声调。

    “你怕什么,怕我吃了你吗?”她紧紧地抱着我,偷偷地笑道。

    “我怕我自作多情,到时候你跑到警察局去告我搞强j,那我就完了啊。”热啊,分明是自己不中用,但是为了面子,我可不能那么说啊。

    “哦,我还以为你不喜欢我勒。”她娇羞地说道。

    “哪能呢,我要是不喜欢你,怎么可能一接到你的电话就飞奔过来了。”说着,我把她放到了床上,然后迫不及待地脱自己的裤子。

    “昨天下午你怎么不让我做这事?”我一边脱一边疑惑地问。

    “哎呀——那时人家有点不舒服,根本就不想嘛。”她辩解道。

    “哦,难道现在你就想了?”我y笑地看着她。

    “恩,当然,特别想——怎么,你不来点儿前奏吗?”她迟疑地望着我。

    尼玛,难道准备先让老子用嘴巴给她预热一下?真是个s货啊!她还真应了时下那句话“妹特思棒威——不走寻常路”啊。

    “来什么前奏啊,已经受不了了。”我焦急地脱掉自己的裤子,直接跳到床上,撩起她的睡衣,不过还没有触碰到她的身体,我又一x千里了......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