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的女鬼大老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章 诡异的电话

    本以为缴枪之后我还可以重震雄风,哪里知道,如此过了两分钟,我的小弟弟还是偃旗息鼓的,为了不让她看穿我的狼狈之相,我装成一个伪君子,轻轻将她从我身上推开,然后红着脸从床边上站了起来。

    她用幽怨的眼神看了我一眼,仿佛在说:“我本有心被你上,奈何你娃不识相”。

    此刻,老子垂头丧气地站在床边,目光呆滞,犹如一条死鱼。哎,草泥马啊草泥马,到了关键时刻,发动机怎么就熄火了呢?!作为一个男人,这真是一件十分悲哀的事情啊。

    “绞肉机你看过了吗,没有问题了吧?”为了打破屋内的僵局,我问了一个十分弱智的问题。

    “恩——没问题了,你走吧。”说完,她甩掉脚上的拖鞋,蜷缩到了她的双人床上,那样子,就像一只受了伤的小猫,着实让人怜惜,生疼。

    “哦——那好吧。”虽然对那个地方还有些流连忘返,但是想到裤裆里那不争气的家伙,我又打起了退堂鼓,然后默默地埋着头呆呆地走出了她的卧室。

    “走的时候帮我把我门关上。”她见我走出了屋子,也没有挽留,径直抛下了这句话。

    我拿起放在茶几上的签字单,落寞地走出了她的房子,然后,“哐”地一声,猛然把门关上了。当关上门的一刹那,只感觉到一股冷风从背后袭来,可能这风是我当时心中升出的一股凉意吧,当时也没在意,我只是满脑子在想:天啦,这么好的时机居然给浪费了!明明可以再等几分钟,等着我的小弟再站起来冲锋陷阵,我怎么就把门给关了呢?哎,江军啊江军,你有一个“将军“般神武的名字,却怎么养了一个逃兵一样的小弟呢?我的内心实在是痛苦啊,煎熬啊。

    接下来送货的时间里,虽然又遇到了几个秀色可餐的人儿,不过那些都是正经人家的孩子,有的甚至比我的脸面还薄,我是再没有遇到上午那样的好事了,心中徒留空余恨啊。

    当美好的人和事瞬间从眼前消失而你却没有抓住的时候,那么剩下的就只有回忆与留恋罢了。在一整天的时间里,我都在想为什么当时不抓住机会冲动一次呢?想想那妞诱人的身材,美丽的脸蛋,暧昧的眼神,还有就是无比yd的心,我的小弟弟不知不觉之间又雄赳赳气昂昂地扬了起来。该死的家伙,上午我无论怎么叫唤它,它都站不起来,我当时都在想自己是不是有阳w早x的毛病,不过后来百度了一下,说许多男生第一次似乎都是特别激动,特别容易发射炮弹,我的心还好受了点,现在看着那家伙重又昂起了头颅,想想可能的确是因为第一次的缘故吧,因此心情一下子又yd飘逸了起来。

    我准备给她打个电话,找些什么理由呢?问问她的绞肉机好不好用,有没有哪里是坏的,如果坏了的话,我可以帮她联系退货啊。恩,这个理由似乎还妥切啊。我想她是一个明白人啊,一定会明白我打电话的用意。

    想到这里,我就鼓起十足的勇气,带着忐忑的心将记在脑海中的那个号码极不可耐地拨了出去,可是,尼玛,电话里居然说“你拨的号码是空号”!我看了一下我的手机,热,是对了的啊,难道刚才是串线?!有可能吧,我再次拨了一遍那个电话号码,尼玛,还是那么说,明明上午才给她打了几个电话,现在居然打不通了,看来她y的把我的电话拉黑名单了,当时我也只能这么想了哦。

    第二天早上,我像往常一样,整理好货物,扫描完派送单,骑着电瓶车开始一天的投递。

    虽然心里还想着再遇到昨天那样的奇迹,但奇迹并不是时时可遇,那终归是一场即将要遗忘了的c梦而已,所谓“色即是空”,恐怕就是这个道理吧。

    如此心不在焉地送了一天的货,如此昏昏沉沉地度过了一天。

    大概在下午五点二十分,我正准备骑着电瓶车,打道回府的时候,工作电话突然毫无征兆的响起,拿起电话一看,怎么那么熟悉勒,哦,上帝啊,太阳啊,那个号码居然是刻在我脑海中的那个号码!没错,就是她,她居然又给我打电话来了!难道此刻,她忽然想我了吗?想想她那魅惑的眼神,火辣的身材,如兰的气息,简直令人沉醉,如果再把她压在身下,那将是多么鸡动人心的一件事啊。

    “喂,帅锅,有空吗?”她用充满了磁性的声音问道。

    “当然。”我答,尼玛,这个时刻,就是再没空也要说成自己很悠闲啊。

    “那到昨天那个地方来一下吧。”她喃喃说道。

    “哦——好的。”当我听到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都飞起来了。呵呵,没有想到,又是见证奇迹的时刻了!这娘们,看来是下面痒痒得厉害啊,想叫我去帮她爽爽啊,我如此yd的想着。

    “我要寄个包裹,到南江市多少钱一斤?”没想到,她又这么问了一句。

    热,难道不是找我做那事?或许,她只不过拿这个当挡箭牌啊,女孩子嘛,总是要保持点矜持的,我就这样在心里安慰自己道。

    “哦,那个,一般是首重10元钱一公斤,熟人,可以给你算八元一公斤。”我老实说道。

    “这么贵啊,我这里大概有十来公斤,那不是要100多元?——帅锅,你能不能便宜点儿。”电话里,她嗲声嗲气地问道。

    她的话就像穿越了时空隧道的虫子一样,钻进我的耳朵里,直到心里,痒痒的,弄得老子心神意乱。

    “我说的是首重8元一公斤,你这个是省内件,续重的话只要2元钱一公斤,如果你要寄的东西上了10公斤的话,是不收首重费的。十来公斤的话,也就二三十元钱。”我深怕她说贵了不寄,赶紧如实回答道。

    “哦,那还算是便宜的了。好吧,昨天那个地方,你还记得吧?”她用甜美的声音问道。

    “啊——昨天那里?哪个地方呢,不好意思啊,我每天送货收货的地方实在太多了,一时想不起来了。”本来我眯着眼睛都可以找到她那里的,但是我还是要故意装下b,装下正经的纯情小chu男,《孙子兵法》上不是说什么“欲擒故纵”吗,哈哈,我看看这一计的效果到底理想不理想。

    “哟,真是贵人多忘事啊。——缤河路21号,花样年华514室。”她淡淡地报出了她的地址,从声音上听来,有一些嗔怪的语气。

    哈哈,她应该是在怪我没有把她记住吧。

    看来,这一招还真有点效果,以后要泡妞的话,可能读点《孙子兵法》,会更加得心应手些。

    我的心里是那个美呀。

    “我这里没有东西装,你帮我找个合适点的纸箱子。”说完,她挂了电话。

    我看了一下我的后备框,正好有一个客户刚才收了一个电饭锅,不要了那纸箱子,装10多公斤香肠应该没有问题。

    我放下电话,骑上电瓶车,火速向她那里飞奔。

    到了花样年华楼下之后,我照样将电瓶车放在了自行车寄放处,虽然又掏了一元人民币,但是想想即将发生的美好事情,也就没有那么心疼了。

    带上背包,拿上空纸箱,走到了514室门外。

    找了一下门铃,还是没有找到,只好“咚”“咚”“咚”地敲了三下门。

    本以为会等上一会儿,没想到我刚放下手,门就开了,她将门半拉开,带着迷人的微笑,甜甜地说道:“进来吧。”

    哦,热,这么快,像是专门在等我一样,难道真是下面痒得厉害了,看来我今天是有机可乘了。一想到这里,再看看她那迷人的微笑,我的心都快飞出来了。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