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的女鬼大老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章 送货上门

    我继续再等,本以为她真的会在一两分钟后下楼,结果,10分钟又过去了,还是没有那y的影子。

    尼玛,这是什么节奏啊!难道这就是冲动,对我的惩罚?老子差点哭了。

    “喂,你到底来不来取包裹,不来取我走了。”最后,看看时间,马上就11点20了,老子实在忍不住了,又给那y的打了一个电话过去,本以为她掉在电梯里了,电话会打不通,没想到居然一打就通了,最可气的还是下面这一段话,简直让老子杀人的心都有了,她说“不好意思啊,帅锅,家里有急事,本来我都已经乘电梯到一楼了,结果又因为那件事耽误了,麻烦你给我送上楼来一下。”

    我热,竟然把这种胎神给遇到了!

    “对不起,我们不送货上楼,你有事就明天再取吧。”说完,老子终于火山爆发了,愤怒地挂掉了电话。看着她那个破包裹,如果楼下没有监控,如果不是在大厅广众之下,老子真恨不得踩上它m的几脚。

    就在我愤怒地转身,准备离去的一刹那,电话再次响起,尼玛呀,又是上海总部打过来的。

    “江军先生吗?”还是那个甜甜的声音,不过此刻,老子心里竟是心酸。

    “是的。”我答,心里有一种难言的隐伤。

    “我是0051号客户代表,客户又打电话到我这里来投诉你了。”她说话的语气开始有一点委婉了。

    我的心里凉幽幽的。

    “是吗——真巧。”的确啊,投诉组几百号人,那女的又打到她那里去了,真是无巧不成书啊。

    “闲话我就不跟你多说了,现在客户打电话过来,要求你把包裹给她送上楼去,能不能麻烦您给她送上去一下呢?”终究是搞服务的啊,任何时候都处变不惊,话还是说得这么中肯不难听。

    “可是——我们这里小偷多,如果我给她送上楼去,我车上的货丢了怎么办?”我说的是实话啊,才没几天,一个申通的快递员,也是迫于无奈,送一个快件给楼上一个刁蛮的客户,结果等他下楼来的时候,整个连车带货全让小偷给端了,虽然报了案,可这都过了几天了,这事还没有一点进展啊。前车之鉴啊,老子再不能步他的后尘了。

    “那你能不能想想办法呢?你请楼下的人帮你照看一下车子吧;是这样的,这位客户比较特殊,所以麻烦您务必给她送上楼去一下,拜托您了。”虽然不是糖衣炮弹,但是这话说得,老子就跟吃了蜂蜜似的,心马上就有点儿动摇了。

    “她到底是什么特殊情况啊?先前说好了下楼来取的,怎么又不来了,我都已经等了她将近半个小时了。“我开始像一个小怨妇,诉说着自己悲惨的遭遇,妄想从她那里得到一丁点儿的同情。

    “她说她是一个孕妇。我们公司的规定,你是知道的,如果有孕妇要求上门服务,是必须无条件服从的;否则,如果一旦遭到投诉,您就会被处以200元/次的罚款的。今天她已经两次给我们打来投诉电话了——”

    哎哟尼玛,电话里的女森最终说出了这句并不是空穴来风,并不是危言耸听的话。

    这让老子情何以堪啊!

    “那好吧!”事已至此,我怎么能够再僵持下去了呢?这年月啊,可以跟任何人过不去,就是不能跟钱过不去啊!在人格与尊严,人格与金钱面前,我放弃了人格,放弃了尊严,最终还是选择了金钱啊。

    挂了电话,我将车子骑到不远处的自行车寄放处,很不情愿地掏出一元人民币,心情沮丧地往花样年华楼上走去。

    我抱着那女人的自w神器(实在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东,姑且这么叫吧),拿着签字笔和签收单,无比郁闷地走进了电梯,按下了5号键。

    电梯的速度倒不是盖的,我眨了几下眼,它就已经带我到了5楼。

    楼道比较狭窄,因为没有阳光的照射,显得十分昏暗。

    不过还好,到处都有声控灯,我走到哪里,使劲地一跺脚,那里的灯就亮了。

    貌似这层楼都是住宅区啊,怎么如此的安静呢。

    我看了一下包裹单上的地址,滨河路21号花样年华514室,于是我就走到了514室门外。

    看了一下门牌号,怎么感觉这个号码怪怪的,514,这不是“我要死”吗?看来,这女的脑袋是被驴给踢了,要不然就是被门给夹了的啊,选这么一个很不吉利的房子,哈哈哈,活该她狗r的内分泌失调,活该她狗r的大姨妈不爽......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她内分泌失调,大姨妈不爽,也不能拿老子出气啊。

    想到这里,我就有点郁闷。

    于是攥起愤怒的拳头,“咚”“咚”“咚”地砸了三下门。

    “来了。”一个有气无力的女人的声音从屋子里传了出来。

    我站在门外,听到这种声音,心下就一直在琢磨:妈的,这个女人到底有多丑呢,千万别把老子心脏病给吓出来了啊。

    门很快开了,一个大约二十来岁,批着一头散乱地长发,睁着一双惺忪的睡眼,脸色有些苍白,穿着一件浅黄色吊带睡衣的女人,趿着一双红色的拖鞋,庸懒地站在门口,就像一条死鱼,用呆滞的眼神凝视着我。

    我看了一下她那苗条的身材,和她那颇有几分姿色的脸蛋,心里有些狐疑:哎哟尼玛,这是我要找的人吗,不是说是孕妇吗?狗r的太阳都晒到屁股上了,还在床上跟周公说梦啊,我发克啊!

    “你是不是程欣?”最终,我忍不住,这么冲冲地问了一句,妈的,虽然她有几分姿色,我的小兄弟还有些鸡动,但是我的心中充满了愤恨,因此对她说话也不去考虑温不温柔了。

    “恩。”那女人柔柔地回了一句。

    哎哟尼玛,这y的当真是耍老子的啊!没想到她还回答得这么堂而惶之,连一点羞耻愧疚之心都没有,真是tmd荒淫无耻下流卑鄙龌龊啊!我看着她那副欠太阳的表情,想起那句古话“唯小人与小女子难养也”,再联想到她,真是形容得太tmd贴切了啊。

    “你不是说你11点要出门吗,怎么还没有走呢?”我疑问的话里充满了挑剔,责备,挖苦,讥讽的味道。

    “逗你玩勒,你管我。”她说完这句挑逗性的话之后,还有意无意地冲我眨了几下眼睛。

    what?逗你玩?我草,老子为了她这么一个包裹在这里折腾了近半个小时,她就这么一句轻描淡写,就把老子给打发了?哎哟,不行了,心脏病都快气出来了;不过还好,她送了我两根秋天的菠菜,让我先缓和了一下情绪。

    “把你电话号码说一下。”好吧,你狗r的不仁,就别怪老子不义了,本来可以签字画押拿包的事情,我却偏要她再说一下电话号码。

    她没有说话,直接拿起她的三星电话拨了一个号码,空旷的走廊里很快传来了我那大大的响响的手机铃声。

    “对不对?”她眨巴着眼睛问。

    我默默点头,挂了电话,又说“把你身份证拿出来我看一下”。

    嘿嘿,叫你耍老子,老子就陪你多玩一会儿吧。

    她看了我一眼,本以为她会发怒,没想到她又抛给我两根秋天的菠菜,还怪怪地冲我笑了一下,道“你进来吧,我去里面给你拿。”

    哎哟尼玛,这是什么节奏啊,居然叫老子进屋,这女的不会是干那个的吧?看她的穿着和打扮,我的怒气很快就消了,并且很快将她与失足妇女联系了起来。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