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的女鬼大老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一章 丑人多作怪

    这个世界充满了太多的神秘色彩,因此许多事情,就连科学也是无法解释的,就像几年以前我遇到的那件事一样——

    那时我还在做快递员。

    2010年6月16日早上,我整理好货物,将快递单逐个扫描,刚要出门挨个进行投递的时候,我的工作电话忽然响了。

    “喂,你是不是江军?”电话那头,是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

    “是啊。“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节骨眼上,心里想着:妈勒隔壁,大清早的,你千万别说你前两天有一个包裹没有收到啊。

    要知道,送快递的,最怕的就是听到诸如“我的包裹你送到哪里去了“,“我的货还没有收到,为什么快递单号显示我已经签收了“之类的电话。大凡听到这种问话,一天的心情都会跌落到低谷,并且心里总是很纠结在地在想:妈的,哪个狗ri不要脸的,又把人家放在门卫室的包裹拿了,这次老子又要赔多少钱啊。

    “我的货你今天什么时候送过来?”那女人甚是迫切地询问道。

    原来问的是今天的包裹,我一听这话,心中的石头总算落地。

    大家知道,现在科技发达,只要我拿快递公司的扫描枪在包裹的运单条码上一扫,那么这个包裹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到达了谁的手上,有没有签收之类的信息,就立马可以在手机上或是电脑上跟踪到。当然,其中的信息还包括派送员的手机号码。

    “你什么地方的?”妈的,才10点31分,就开始催单了,真是欠太阳啊。我当下没好气地问道。

    “高家店!“那女的听我说话的声音大了些,就在电话里对我吼道。

    “高家店方圆几百平方公里,都是你的地盘啊?”我一听她比我还凶,更是鬼火乱冒。

    “高家店缤河路21号花样年华514房。快点把我的包裹送过来,我等着用!”那女的在电话里以命令的语气叫道。

    “都等着用勒,我又不是只送你一个人的货,慢慢等着。”说完,我果断地挂断了电话。对于这种人,就是要想办法收拾一下,她可能才会知道她不是这个世界上的唯一。

    没想到,过了不到10秒,那女人的电话又打过来了。

    妈的,这女人,还有完没完了!发克!(*)我看着手机上的电话号码,在心里已经把她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你说。”面对她一遍又一遍地打来电话的强大攻势,我的心理防线最终崩溃,最后只好忍气吞声,妥协投降。正所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谁叫自己是送快递的呢。

    “我的货必须在上午11点之前给我送过来,要不然投诉你!”电话那头,竟是那女人歇斯底里地吼叫声。

    哎哟,尼玛,我去年买了一个表!居然威胁起老子来了!气急败坏的我把她的19代亲人顺便问候了一下。

    妈的,你以为你威胁老子,老子就立马屁颠屁颠地把你的货给你送过来了?做你的春秋大梦吧!老子偏不鸟你。

    “喂,你听到没有?!你怎么不说话,你是聋了,还是哑了?”那女人听我没吱声,继续发难道。

    “——哈哈哈,真是太可笑了,你以为你谁呀?”说完这句,我坚决地挂掉了电话。

    俗话说,“水至清则无鱼,人至贱则无敌”。对于这种鸟人,我除了愤恨,更多的则是蔑视。

    其实,她话说得温柔一点,言语再婉转一些,我还真会二话不说,然后立马屁颠屁颠地把货给她送过去,不过,她居然拿投诉的话来威胁老子,那我跟她就只有“骑驴看唱本——走着瞧”了。

    我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10点35分,离11点还有25分钟了。

    放下电话,几分钟过去了,再没有铃声响起。

    看来,那女人被我打败了!

    我有一种打死小强,为民除害的兴奋,愉悦之感。不过,这种感觉,很快就被另一个电话给吹得烟消云散了。

    我仔细看了一下电话号码,区号是021,还是2字开头,几个8结尾的号,这个电话号码怎么这么熟悉而又陌生呢?好像在哪里见到过,我仔细在脑海里搜索这个电话号码的出处,好像是在我们快递公司的内部网页上见到过,哦,尼玛,想起来了,这是我们快递公司在上海总部的号码啊!难道那女人真的把我投诉了?想到这里,老子当即头都大了。

    “喂,您好,请问是派送员江军先生吗?”电话那头,一个甜美的女声,十分温柔地问道。

    如果在平时,接到这样的电话,我肯定还会云里雾里的一番遐想,不过现在,老子心里除了一些紧张,过多的还是惊慌。

    “是。”我小心翼翼的答道。

    “您好,我是yd快递公司的客户代表,工号是0051;请问今天早上到达你们分部,送往江北市高新区高家店镇缤河路21号花样年华5楼,一个叫程欣的包裹,是您在派送吗?”电话里的声音依然是甜美如斯,不过我现在的心情却是“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不好受啊。

    尼玛的,果真是那女人,居然像苍蝇一样,一个电话飞到上海总部,把老子给投诉了!老子真是恨不得一巴掌把她拍死啊。

    “是。”我在仔细地看了一下派送单之后,惴惴不安地答道。

    “那这个件现在还在您那里吗?”0051小妞问道。

    “是的。”老子原本平静如斯,见惯了大风大浪的心,忽然又如惊涛中的一个骇浪,陡然就给掀了起来。

    “您能不能现在给她送过去呢?”听那小妞的声音,依然是甜甜的,柔柔的,不过我的心却是紧紧的,悬悬的。

    “啊——这个——可能没办法啊,我的货已经码好了,必须按顺序进行投递——”我下意识地看了手表,又看了看后框码得满满的货物,表示十分为难。

    “这个我们也表示理解,不过客户说她11点后要出门,要离开江北市,可能一周的样子都不会回来,所以她想在11点之前收到那个包裹,麻烦您能不能先给她送一下呢?”电话里传来的是央求的声音,还好不是责备,威胁之声。

    如此温柔细腻体贴的声音,我还能说什么呢?

    “哦——既然是这样,那好吧。”哎,尼玛啊,人家可是上海总部的人啊,人家的话都说到这个分上了,我总不能继续装b了吧,于是只好牙齿一咬,嘴巴一闭,答应了。

    “好的,谢谢您了。鉴于您态度诚恳,她投诉您的电话我们就给您撤消了,下次请您一定注意跟客户沟通和讲话的方式哦。”那个勾魂的声音,差点就把老子的魂给勾走了。

    哎哟,尼玛,最后这一句,吓得老子差点从电瓶车上给摔下来,真tmd悬啊。估计再僵持一下老子就可能吃罚单了,先画个圈圈诅咒那个叫程欣的。

    我放下电话,将车子停到路边,然后从框子里找那个收件人叫程欣的包裹。

    “妈勒戈壁的,一大清早就开始催件,还说等着用勒,难道是今天早上她男人没把她喂饱,她等着包裹里的玩意儿给她救急?真他娘的荒淫无耻下流啊。”我一边找件,一边把这些荒诞的理由安在她身上。

    最后,功夫不负有心人,在费了老子九牛二虎之力之后,终于把她的包裹从茫茫浩瀚的包裹中给找出来了。

    我拿起包裹一看,只见那是一个长约40厘米,宽约20厘米的方形盒子包裹着的家伙,用手掂了掂,差不多有4,5斤重,外包装都用淘宝网店专用胶带密封了的;看了看物品内容,没有写,再看看发货地,也没有写,哎哟尼玛,这么保密的家伙,该真不会是那女的买来自w的吧,不过,这个型号似乎有点大哦!不知道她受不受得了啊。

    取出包裹后,我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公元2010年6月16日上午10点46分了,离11点只差14分钟时间了。

    赶紧骑上车子,风驰电掣地往缤河路驶去,哎,没办法啊,答应了别人的事情,就要想办法做到啊,谁叫自己是一个男人勒,所谓“君子既出,驷马难追”啊。虽然程欣那y的把老子得罪得不浅,但是上海总部那妞还是很跟我面子的啊,怎么着也得还人家一个人情吧。

    几个迷死人不偿命的潇洒飘逸之后,我骑着电瓶车,驮着一大框满满的货物,来到了缤河路21号,花样年华大楼下。

    这是一幢高档的写字楼,09年12月建成的,从外观上来看,气势雄伟,就像一个一柱擎天的家伙,巍然矗立在我们这个城市之中,28层楼里全部人满为患。

    “喂,程欣吗,你包裹到了,花样年华楼下来取一下。”虽然我的心里还有一些疙瘩,但是想到“好男不跟女斗”,“宰相肚里能撑船”之类的话,我还是决定不跟那女的计较。因此在10点53分,第一时间到了他们楼下之后,第一时间给她打了电话。

    “你不是说11点之前送不过来吗?”

    哎哟尼玛,这叫什么话啊,难得老子不跟你一般见识,给你狗r的送过来,你现在居然责备反问起老子来了。

    “刚才没找到你的货,现在找到了,给你送过来了,你赶紧下来取吧。”老子这是怎么了,让人家取个包裹,还tmd在这里装孙子啊。

    “现在没空,等几分钟。”说完,那y的挂了电话。

    发克,这明明是报复老子啊!可是我能说什么呢,难道打个电话过去,把她狗r的祖宗18代外加她未来的2代,再问候一遍?哎,算了,老子不和她一般见识,老子再忍啊,人家不是都说了嘛,“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要想做这个时代最有素质的人,还是只有与时俱进,响应号召了。

    我在楼下左等右等,直等到花儿都谢了,都没有等到一个像是取包裹的人从大楼里走出来。

    俗话说“丑人多作怪”,所以,我就暗地里想,这y的肯定长得很丑。

    看看手机上的时间,尼玛,11点过5分了,狗r的不是说11点要出去吗,怎么到现在还不下来?终于舍不得那令人心疼的话费,再次将电话拨了过去。

    “喂,你怎么还不下来,你不是说11点要出门吗?“我有点冒火了,不过先把这火在心里压压,不能让她抓住把柄再搞投诉了。

    “是啊,先前本来是那么打算的,不过现在改注意了啊,我决定12点以后,吃了午饭再走。”尼玛哟,老子等了你10来分钟了,你就这么云淡风轻地一句“吃了午饭再走”,就把老子给打发了?

    “那等你吃了午饭我再给你送过来吧!”我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尼玛哟,就是你这么一个家伙,快浪费老子半个小时时间了,在这半个小时里,老子可以投多少件啊!

    “慌什么慌,我马上下来就是了,你再等一分钟!”说完,那女的又挂掉了电话。

    老子彻底被她打败了!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