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一世枭雄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2 部分阅读

    大的委屈。

    “对了对了,就是这句,清雅姐他都招了,我们快把他赶出去吧。”

    可是在林清雅看来,这明明就是叶帆被姚小瑶屈打成招。

    “小瑶,以后不要老是欺负叶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怎么老是和叶帆过不去呢?”

    林清雅又歉意的看了叶帆一眼,然后就走进厨房做饭去了,反正现在也睡不着了。

    “呀,呀,我要疯了,叶帆你这么会演戏,怎么不去考北京电影学院啊。”

    姚小瑶的危机感越来越强烈,以这个混蛋的演戏功夫,清雅姐迟早会被他吃干抹净的。

    “你个混蛋,有本事你冲我来,别打我清雅姐的主意?”

    叶帆看了一眼厨房,上下打量着姚小瑶,淡淡的说,“你想的美。”

    姚小瑶感觉自己瞬间被怒火淹没,他这是什么意思。

    “王八蛋,我跟你没完,啊,啊。”

    姚小瑶以一个很不优雅的姿势扑了上来,完全不顾自己的春光外泄。

    “打死你,我要打死你。”

    叶帆嘴角弯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看见林清雅从厨房走了出来,紧接着委屈的说道,“小瑶,我都照你说的做了,你能不能不蹂躏我了。”

    “小瑶,你这像什么样子?”林清雅急忙把姚小瑶从叶帆身上拉起来,这一对冤家是不是命中相克啊?

    “他一定是故意的。”这一刻,姚小瑶杀人的心都有了。

    晚饭格外的丰盛,可能是因为叶凡受了伤又或者是林清雅感觉叶帆受了姚小遥的委屈,所以时不时的给叶帆夹菜,气的姚小遥差点把筷子给咬断了。

    心里在不断诅咒叶帆,喝水的时候被呛死,吃菜的时候被噎死。

    “叶帆,你的伤怎样了?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就直接说。”林清雅喝了一口粥,随即问道。

    叶帆心中一暖,很久没有人嘘寒问暖了,久违的感觉让他

    “看他能吃能喝的样子,能有什么伤啊,多半是装的。”姚小遥小声嘀咕道。

    “是啊,好很多了。”

    “那你有什么打算吗?”林清雅接着问。

    “我先找份工作吧”。叶帆随口一说,毕竟这最符合他的现状了,要不然他说什么,等伤势好了出去杀几个人,估计这样说林清雅就真的要将他赶出去了。

    “就某些人的素质和条件,谁敢要啊。”姚小遥不放过丝毫可以打击叶帆的机会。

    林清雅瞪了瞪姚小遥,“叶帆,你不要听小遥瞎说,你年轻力壮,自食其力肯定没有问题。”

    “对奥,叶帆哥哥,童话都可以自己养活自己,所以你一定行的。”一直眨巴着大眼睛看着三人的童话也鼓励着说道。

    “童话,你个小叛徒,不准你替他说话。”姚小遥攥着小拳头威胁到。

    “可是叶帆哥哥是好人啊,他今天还帮童话搬东西呢”。

    “小遥,你看看童话都比你懂事。”

    姚小遥就不说话了,心想你们委屈死我算了。

    “对了,小瑶,你们那有什么工作适合他吗?”林清雅想起来姚小瑶的公司,虽然是私企,但是待遇应该也不错的。

    姚小瑶放下碗筷,擦了擦嘴,娇嗔道,“没有,我们公司要的都是高端人才,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

    “对了,我们的酒吧好像正在招人,要不你们去试试?”刚才一直沉默的童话弱弱的说道。

    “这倒是不错,”林清雅看向叶帆,“叶帆,你感觉呢?”

    “可以啊。”叶帆心中一动,酒吧确实是个好地方,最重要的是哪里可以听到各种消息。

    吃完饭,叶帆就跟着童话走了,临走的时候姚小遥他今日失业。

    看见童话和叶帆的身影消失在小楼下,姚小遥就跑进厨房,拉着正在刷碗的林清雅问道,“清雅姐,你不会因为他救了你就喜欢上那个混蛋了吧。”

    “小遥,你胡说什么呢。”

    “那你为什么这么照顾他。”

    “我帮他是因为他值得我帮,他是个好人。”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阅读最新内容。当前用户ID:,当前用户名:

    第五章 阎君阎军

    ?第五章阎君阎军.read-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时尚”酒吧离林清雅的地方并不是多远,但是地段却很繁华,卸下一天的繁忙,很多人都喜欢去这里放松一下。

    叶帆两人随着童话进去,有种耳目一新的感觉,里面的装潢很自然,各种植物散落其中,桌子与桌子之间都是用植物隔开的。一条水渠横贯东西,水渠用透明玻璃封住,装上白色的地灯,宛若一条银河镶在酒的地上。

    渠水清澈见底,渠底铺上鹅卵石,隔不远还飘着碧绿水草,游鱼时不时地在水里现身,让人趣味盎然。

    “孙哥。”童话朝着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挥了挥手,那个中年人就朝着童话走了过来。

    “孙哥就是这家酒吧的老板。”童话回头向两人解释道。

    这间酒吧的规模不小,而且又处在繁华地段,能在这撑起一间酒吧,想必没有点手段和背景是不可能的,至少叶帆打量了他一眼就知道这个孙哥身上带着功夫,虽然不是高手,绝不是今天白天那种小混混能比的。

    “童话,今天这是带男朋友来了?”孙哥一脸的笑容,语气就好像是在跟自家的小妹说话。

    童话好像对这个中年人也很有好感,笑着道,“孙哥又取笑我,这是我的朋友,正在找工作,我想带他来这里看看能不能让他们留在这。”

    “找工作?”孙哥的笑容一点点的收敛,而后目光缓缓的挪到了叶帆的身上,叶帆一阵沉默。

    “你会什么?”

    孙哥对于叶帆很感兴趣,这个年轻人从见面到现在的表情一直都没有变过,就好像这周遭的事情都和他无关一样,这不像是一个年轻人,反倒像是迟暮老人nAd1(

    “叶帆哥哥打架很厉害的。”一旁的童话帮叶帆答到。

    孙哥走到叶帆身边,拍了拍叶帆的肩膀,点头到,“身子倒是挺硬的,可以做保安。”这样,“店里还缺个保安,你看能干吗?”

    “可以的”。叶帆露出一抹清癯笑容,明明是他在找工作,看起来啊他却更像是老板。

    “那就让童话带你们就去找李峰报一下到,直接上班就可以。”

    “真的吗?”童话的脸上露出笑容,如同雨露降临滋润后的精致兰花,单纯简单,却又沁人心脾,能够帮到叶帆,他感觉很高兴。

    “孙哥,太谢谢你了。”童话感激的说到。

    “叶帆哥哥,你怎么好像不是很开心啊?”童话对于叶帆一直沉默很是不解,她很想知道叶帆到底在想什么。

    “没有,只是身体有点不舒服。”心中似乎又闪过那个和林清雅一模一样的笑容,叶帆深深的叹了口气。

    这里的酒吧不像几天前他们以前见过的那么乱,否则童话这样的清纯萝莉也不会选在这里上班了,领完了服装,叶帆就正式成为酒吧的一员了。

    “小遥姐姐,你怎么来了?”叶帆刚走,就听见童话甜甜的声音中带着惊喜的叫道。回头一看,真的是姚小遥。

    一身粉色的裙子,露着白滑的的大腿,踩着晶莹的高跟鞋,正当青春靓丽。

    “我就是来看看这个混蛋能找到什么工作,”姚小遥迈着白晃晃的大腿走向了童话,周围一阵咽口水的声音nAd2(

    “小遥姐姐,你不会是喜欢上叶帆哥哥了吧,你们很像童话看的那些电视剧中的男女主角奥,男女主角是一对冤家,最后在一起了。”

    “死童话,一直都是他在欺负我你看不见啊,谁要和他在一起啊。”

    看见姚小遥一脸局促,童话笑得更开心了,小遥姐姐终于遇到对手了。

    “小童话,我被欺负你很开心啊。”姚小遥感觉童话有背叛的趋势,以前都白疼她了。

    “不是,没有,我还要给客人上酒,我先走了。”看见姚小遥要暴走,童话果断的逃了。

    另一边,叶帆正站在酒吧的一角,静静的观察着四周,这就是他的本职工作。

    很多人对于这个酒吧里突然多出来的保安很是好奇,并不是因为他长的多帅,而是因为他的气质,他的眼睛很有神,但是气质却很颓废,没有一丝斗志,但是却又给人一种稳重如山的感觉。

    真是矛盾,好多人都有这样的念头,还有几个美貌女子上去搭讪,可是全都无功而返。

    这是个怪人。

    不远处的姚小遥也在观察叶帆,心里却在奇怪他竟然拒绝了所有上前搭讪的女人。

    叶帆突然扭头朝姚小遥的方向一看,两人的目光在空间交织,姚小遥急忙将头转了过去,这个混蛋的眼神怎么像要吃人。

    “叶帆,我来看你了?”一个年轻的声音传来,却让叶帆的身躯猛的一颤。这个声音他很熟悉,却不想面对。

    “是你,一直跟着我的人是你?”

    “是我,怎么你不想见我?”一个年轻人走到叶帆的身前,脸庞有些消瘦,却给人一种强硬的感觉,一身黑衣包裹,冷酷,无情,是最重要的是,他的身上有着和叶帆一样的气息nAd3(

    “不想。”叶帆没想到他来的这么快,

    “但是我要杀你啊。”年轻人笑了,可是笑容中却隐藏着滔天的恨意。

    “那在欧洲到华夏的路上你没有出手,现在却又出现,是要提醒我你要出手了?你可真不是一个合适的杀手。”

    “但是我会不惜一切代价。”阎军明明在笑,可是那股子寒冬暮雨的冷意却丝毫掩饰不住。

    “你想怎样?”叶帆眉毛一敛。

    “当然是为雨柔报仇,叶帆,我也要你尝尝最爱的人离你而去是什么滋味。”阎军一字一句,说的清楚。

    “阎军,我愧对雨柔,愧对雨晴,但是却不欠你什么,以前,你是我兄弟,现在,你还是我兄弟,你可以对我出手,为雨柔报仇,但是若是伤害到其他人,我就不认你做兄弟。”

    “很好,你还记得我是你兄弟,我以为你什么都忘了呢。但是叶帆,雨柔不能白死。”

    “够了,我比你更不想她死。”叶帆再一次听到雨柔,拳头一握,竟然直接将手中握着的铁棍直接捏断了。

    “可是她死了,就在她死的前一晚她还跟我说这次任务结束就答应我在一起的。”

    叶帆心头一震,阎军却悄无声息的离开,他的目的就是告诉叶帆,他要出手了。

    阎军来的意外,走的突然,叶帆看着阎军的背影,想起那个叫自己帆哥哥的女子,可是她再也不会出现了。

    己。

    不挂叶帆承认不承认,阎军有一句话还是说的很对的,雨柔已经死了,这是事实,但是自己却一直不能接受。

    可是一想到雨柔临死前的脸庞,不论是叶帆如何的想去镇静都于事无补。

    就在叶帆心里一团乱麻的时候,酒吧嘈杂的声音突然静了下来,叶帆放下心头的繁琐,向四周打量了一下。

    在酒吧中央空出了一大块地方,一个年轻人坐在中央,身后几个人笔挺的站着,倒像是保镖一类的人,这种人,不是太怕死,就是太能装。

    叶帆不得不走过去,男子的面前不仅站着酒吧老板,还站着童话和姚小遥,不知道童话受了什么惊吓,瑟瑟的躲在姚小遥的怀里,如同被暴击打的精致小花,我见犹怜。

    “吴少,你看是我招待不周,今天您的消费就算在我头上了。”孙群对年轻人很是恭敬。

    “钱该怎么算就怎么算,但是事情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说的就跟我缺你这点钱似得。”

    吴兴端着一杯酒慢慢的从座位上站起来,“今天只要她将这杯酒喝了,这件事情就算了。”

    叶帆眉头一皱,吴兴手里拿着的杯子就是平常喝啤酒的杯子,不过现在这杯子里装的是满满的伏特加,照童话滴酒不沾的酒量,喝下这些恐怕会直接醉倒在这里。

    “可是”。

    “可是什么,孙群,你以为你背后站着石胖子我就不敢动你,还是你以为得罪了我,石胖子还会帮你?”吴兴笑着说道。

    孙群一颤,没有说话,随后回头看向童话,接着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凝聚在童话的身上。

    “我不要喝,不要,明明是你要抱我我才打你的,是你不对,小瑶姐姐我不要喝。”童话晃着姚小瑶的胳膊,扁着小嘴,可怜兮兮的。

    姚小瑶也被吓得够呛,只是勉强比童话好一些罢了,在场的有几个不知道吴氏企业的,中成市最大的汽车销售商,更是集运输销售于一体,而孙哥又称他为吴少,用脚想也知道面前这个男子的身份,恐怕整个中成市也没有几个敢不给他面子的。

    “我……我能不能替她喝?”姚小瑶战战兢兢的说到,她实在是受不了眼前男子的气势,但是也不得不硬着头皮说到,怎么说童话和她也是情同姐妹。

    “难道我说的话还不够明确吗?”吴少脸色一冷,声音也跟着冷了下来。

    他刚进酒吧的时候就发现了童话,在酒吧能见到童话这种女孩子他感觉就是个奇迹,第一面童话那单纯的表情和水汪汪的眼睛就将他征服,她一定是自己的。

    只是他没有的想到这个柔弱的女孩子竟然敢打他,早知道从小到大都没有人打过他。

    “我给你道歉行吗,我不应该打你,但是你也不应该抱我。”童话擦了擦眼泪,呜咽的说到,糯糯的声音深入每一个人的心扉。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阅读最新内容。当前用户ID:,当前用户名:

    第六章 杀你如杀鸡

    ?第六章杀你如杀鸡.read-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不得不说童话妹妹确实单纯了点,到现在她还没有明白这不是谁对谁错的事情,而是她没有选择的权力。

    “道歉?”吴兴呵呵的笑了起来,好像在听笑话。“要不然你过来亲我一口也行,怎么样?”

    气氛在这一瞬间变得宁静,所有的人都在等着童话选择。

    有人叹息,有人惋惜,有人看戏。

    诺大的酒吧,落针可闻。

    “她不能喝”。声音不是很大,但是所有的人都听得清楚,在这个节骨眼上,任何声音都是那么清晰,只是这是哪一方大佬?

    当人们循着声音看过去的时候却发现那人穿得是酒吧的保安服装,心里同时下了一个结论,这是哪来的疯子,敢公然叫板吴家大少。

    姚小瑶也不例外,她没有想到在这个当头叶帆会跳出来对抗吴兴,这后果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而且平常叶帆都是一脸的无赖,她实在是不能将他和面前这个眼神锐利的男子联系起来。

    “你不知道我是谁?”吴兴眉头一皱。

    “刚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叶帆慢慢的走到姚小瑶和童话的前面,将两人挡在身后。

    吴兴慢慢起身,看着面无表情的叶帆笑了,好久没有遇见这样的人了。

    姚小瑶第一次感觉有个男人挡在身前是如此的安全,心里感动的稀里哗啦,以后再也不赶叶帆走了,天知道她面对吴兴的时候扛着多么大的压力nAd1(

    但是在她的眼里叶帆的行为无异于找死,叶帆,你要是死了,我回去一定给你烧香。

    “孙群,看这身衣服,这也是你酒吧的?”真给你长脸啊。吴兴看向孙群,看的孙群冷汗直流。心里忍不住埋怨起叶帆来,“你找死你也不要带上我啊。”

    “叶帆,快点给吴少爷道歉。”

    “不好意思,现在我辞职了。”叶帆讲身上的衣服脱下,扔到了吴兴的面前。

    “你很好,这小小的酒吧真是藏龙卧虎,小子,你想死吗?”吴兴眉头皱的不能再皱,出来混都是要脸的,尤其是有头有脸的人,丢了几万块钱是小事,可是跌了面子以后还怎么混?

    “我只是在尽一个哥哥保护自己的妹妹的义务,谈不上什么死不死的,若是我今天什么都不做,恐怕我会后悔的要死。”叶帆神情平静,就像是在和多年的老友交谈。

    姚小瑶擦了擦眼睛,实在是接受不了叶帆如此大的反差。就连童话也看着叶帆,忘记了哭泣。

    “你真是一个好哥哥,不过做错事总归是要受到惩罚的,我要你一条腿。”吴兴咧嘴一笑,一脸阴狠。

    “不要打叶帆哥哥,我喝,我这就喝。”童话惊慌的从叶帆身后钻出来,虽然她很惧怕吴兴,可是她更不想让叶帆因为她失去一条腿。

    看见童话楚楚可怜梨花带雨的小可怜模样,吴兴端着酒上前,冷冷一笑,“那是刚才,现在我要你喂我喝。”

    童话虽然单纯,但是她也明白那是什么意思,脚下一个踉跄,童话险些晕厥,可是她不能让叶帆失去一条腿啊nAd2(

    “从今以后你就是我妹妹了”,叶帆在心中想到,明知道要被羞辱,明明怕得要死,却还是这般,叶帆承认他被小丫头感动了。

    就在童话的手就要触碰到酒杯的时候,一双强有力的大手将她的小手覆盖,满是温暖。

    “叶帆哥哥。”

    “丫头,躲到我的身后,闭上眼睛。”

    “找死。吴兴冷笑。

    吴兴的话说的很明显了,所以他身后的一个保镖瞬间就冲了出去,因为他感觉,对付叶帆只要一个人就够了。

    叶帆身体未动,在他的眼里,那个保镖的速度实在是太慢了。

    “砰。”低沉的声音从保镖的身上传来,叶帆闪电一脚,随后那个保镖就往旁边飞了出去。

    “嗯?”吴兴没有想到叶帆身上有着几分功夫,怪不得这么有恃无恐。

    吴兴打了个手势,他身后的那些黑衣西服就全都冲了出去,

    叶帆眼眸中透露着锋锐,依旧站在原地未动,拉住第一个人的胳膊,狠狠的向后折了过去,“咔嚓”声很是清脆。一记手肘赏给了第二个人,直直的砸向了他的太阳岤,第三个人依旧是一脚,直接将最后一人的腿骨踢断。

    全场寂静,这一刻,叶帆成了整个酒吧的焦

    三个人用了三招,干脆利落,手段很辣,没有花哨的表演,有的只是一击必杀。

    姚小遥不是第一次见别人打架,但是第一次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太帅了,太霸道了。”她甚至有种冲上去踹两脚的冲动。

    “啪啪啪nAd3(”吴兴并没有因为保镖被叶帆废了而生气,反而鼓起了掌。

    “真是精彩啊,你很厉害,怪不得敢跟我叫板,只是这个世界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我强大,世界就简单了,因为你实力不够,所以你才觉得世界复杂。”叶帆接着说到,在吴大少的强大气场下神色没有丝毫变化。

    姚小瑶感觉此时的叶帆帅呆了,甚至她感觉挡在她身前的是一座巍峨高山,可以抵挡任何。

    “说得好。”场中突然又响起了另外一个声音,是个女的,一身名牌,绰约多姿,年龄和姚小瑶差不多大,但是她身上那种随意散发的高贵气息以及举手投足间的卓雅气度,则是姚小瑶所远远不及的。

    孙群的心中咯噔一挑,心中暗道,“她怎么也来了,怎么早就没看见呢,自己养的这群人都是干什么吃的?”

    “冉明月。”吴兴盯着气质美女,一口喊出了一个名字,好像是很熟的样子。

    “吴兴,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不但为难一个小姑娘,就连一个小保安都搞不定,身边的保镖也被打成残废,你还好意思在这人五人六的,真是出息。”

    吴兴气急,什么叫小保安,出手这么很辣的人,会是普通的保安吗?

    “冉明月,这里的事情和你没有关系,你最好不要管。”对于这个叫冉明月的女子,吴兴好像有几分顾忌。

    “巧了,这个小妹妹我一见如故,从今往后,我就是她姐啦。”冉明月亲昵的将童话拉了过来,道,“你说我妹妹的事情,我能不能管呢?”

    “你要保他们?”

    “对啊,这不是很明显吗”

    “为什么?”

    “因为你要动他们。”冉明月毫不迟疑。

    “看来你是铁了心的要和我做对。”吴兴的脸色很难看,今天他是彻底没脸了。

    “哎,你真是好笑哎,你这么为难我妹妹,难道以为我冉明月是好欺负的吗,凭什么说我和你做对?”女人一旦不讲道理,就连小鬼都害怕。

    吴兴看了看倒在地上的保镖,眼神阴恨,随后指着叶帆说到,“他总和你没有关系吧,你也要保他?”

    “你又打不过他,我不用保他。”冉明月美眸中满是戏谑,好像在等一场好戏开场。

    “我是打不过他,但是我却敢杀了他。”吴兴一字一句的说道。

    叶帆置若罔闻,转身走到童话身边,直接将她从冉明月的怀里拉了出来,很明显,现在的事情不是单纯的闹剧了,这个冉明月和吴兴明显是有恩怨的,童话若是卷入到他们的战争中,恐怕会被吞的连渣都不剩。

    叶帆的不屑像是一巴掌打在吴兴的脸上,这一瞬间他对叶帆的恨甚至超过了冉明月,若不是今天他没有带多少保镖,他一定当场把叶帆的骨头砸断,让他求饶。

    “总有一天,我会得到她,而且让她生不如死。”吴兴的眼神犹如疯狗,让无数人胆寒,毕竟说这话的人可是吴家大少。

    童话吓得小脸煞白,紧紧地攥着叶凡的袖子。

    冉明月脸色一变,他可是知道这条疯狗疯起来的样子,曾经他为了得到一个女人,制造车祸,威逼利诱,断人生机,无所不用其及。

    叶帆脸色沉郁的像是暴来临前夕的天气,在吴兴说完之后,他的身影猛然前冲,而后直接扼住了吴兴的喉咙。

    在全场所有人的注视下,叶帆狠狠的将吴兴摁在了那光滑的玻璃桌子上。

    “砰。”他一向是养尊处优惯了,从没被人这么对待过,现在这么一摔,他感觉天地倒转。

    但是这并没有结束,他拼命睁开眼睛,就看到叶帆的拳头如同雷霆般降落。

    “不要,叶帆,这是姚小遥的声音。

    冉明月神情肃穆,万一吴兴真的死在了这里,事情可就真的麻烦了,就算事情和自己没有关系,可是谁让自己在现场。

    “哗啦,巨大玻璃桌子轰然破碎,碎玻璃犹如断了线的珠子四散而飞,叶帆一拳打在吴兴的脑袋旁边,五吴兴大声地叫着,从没有感觉到死亡离自己是如此的接近。

    发现自己并没有死,吴兴如释重负,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你若是敢动他们,我杀你如杀鸡。”叶帆松开吴兴,吴兴就顺势倒在了地上,他的那些保镖急忙将他扶起来,带着他离开了酒吧。

    孙群跑到冉明月身边,擦了擦脸上的冷汗,一脸的赔笑,“没想到冉小姐也会来,是孙群招待不周。”

    “怎么会呢,你招待的很好啊,至少其他的酒吧可看不到这样的好戏。”冉明月笑颜如玉,吸引了众多男人的目光,可是她就像一朵高洁的清莲,只可远观。

    “对了,你可不要为难那个小妹妹,毕竟现在我是他姐。”

    “当然当然。”

    冉明月朝着叶帆打量了一眼,随后就朝着叶帆走了过去,笑嘻嘻的道,“你真的不怕他报复你啊。”

    “不要将她们牵扯进你们的战争中,否则我对他说的话对你同样有效。”

    “你。”冉明月差点被叶帆一句话呛死,好歹她也是个美女啊,能不能温柔一些,至于上来就喊打喊杀的吗。”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阅读最新内容。当前用户ID:,当前用户名:

    第七章 贴近的温柔

    ?第七章贴近的温柔.read-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叶帆,我知道你身手很好,但是这个世界拼的不是拳头,得罪了吴兴,你好自为之吧。”冉明月嘲讽道。

    “该小心的是他。”叶帆嗤笑一声,身影消失在酒吧里,融入了外界的浓浓夜色中。“

    叶帆,等等我们啊。”姚小瑶拉着童话,急忙的跑了出去。

    夜色很沉,清风很冷,月半斜。

    “难道自己真的错了?也许阎军说得对,自己是个懦夫,一点打击都不能承受的懦夫。”叶帆思绪万千,心乱如麻。

    叶帆甚至都不知道是怎么回来的,他只是迫切的想冲个冷水澡,好让自己冷静冷静。

    家里很静,只是客厅的灯开着,电视机的屏幕也一闪一闪的,却没有声音。

    “难道林清雅出去了?否则自己回来她怎么也不出来?”

    叶帆直奔浴室,只是刚打开浴室门,他就再也不能往前走一步了。

    他的面前是一个完美的背影,披散的长发如同瀑布垂下,如羊脂玉般滑腻的背,圆润的臀,笔直的大腿,在雾气升腾中若隐若现。

    听见有声音,身影下意识的转身,于是叶帆就看到了所有的不该看到的东西,一片绯红与雪白。

    “你出去,快点啊。”羞涩与惊恐并存,这是林清雅的声音。

    叶帆猛的将门关上,心里却更乱了,林清雅不是说这个楼下的浴室是给自己用的,楼上有浴室吗?叶帆猛的摇了摇头,想忘了刚才那一幕,可是他越是想,林清雅的身影就愈加清晰nAd1(

    林清雅心里更乱,楼上的浴室坏了,而且童话平时现在根本不会回来,所以她就以为叶帆和吴昊也不会回来,可是她不知道今天酒吧出了意外。

    时间静走。

    门声再次想起,想必是姚小瑶和童话回来了,叶帆一个闪身离开了浴室门口。

    “咦,叶帆回来了,清雅姐呢?”姚小瑶刚进门就看见了站在客厅的叶帆。

    “她洗澡呢。”说完叶帆就后悔了,这不是间接证明自己看到过吗?好在姚小瑶只想着酒吧的事情,没有注意到。

    “咔嚓”林清雅如同清水芙蓉般从浴室走了出来,其实她早就洗完了,只是姚小瑶不回来,她不知道怎么面对叶帆。

    “清雅姐,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啊?”

    “可能是浴室太热了吧。”林清雅偷偷的看了一眼叶帆,胡乱的说道。

    “对了,你们怎么回来这么早,童话这是怎么了,眼睛怎么这么红?”

    “清雅姐,今天晚上出大事了,我跟你说……”姚小瑶还没有说完,叶帆就插嘴到,“你们聊,我出去透透气。”

    “叶帆,你别走啊,我们还没有好好感谢你呢。”姚小瑶想拉住叶帆。

    只是叶帆好像没有听见,径自走了出去。

    “真是个怪人,清雅姐,你说叶帆不会有自闭症吧,要是这样,那真是太可惜了。”

    “小瑶,你说什么呢?”

    “对了,清雅姐,我告诉你……”接下来的时间,姚小瑶绘声绘色的将一个伟岸好大的形象塑造出来,起初林清雅还以为姚小瑶在和她开玩笑,毕竟吴氏企业她是知道的,因为那是他们公司最大的合作伙伴nAd2(

    可是当童话委屈的扁着嘴,哭着扑倒她怀里的时候,她就不得不信了,因为童话就是你手把手教她骗人她都不会的那种。

    “这么说叶帆的工作又丢了?”林清雅一边安慰着童话,一边问到。

    “他自己辞的,想来应该是不想连累了那个酒吧,你不知道那个吴兴有多吓人,要不是叶帆,恐怕他们今天就要把童话带走了。”

    “不对啊清雅姐,重点是叶帆严惩恶霸,英雄救美,你还在担心他的工作。”

    “都怪你,乌鸦嘴,这次叶帆的工作真的没了。”林清雅幽怨的看了姚小遥一眼。

    “你带童话去洗个澡,然后好好安慰她,我去找叶帆谈谈。”林清雅从沙发起身,即使是穿着睡裙,也挡不住她无限魅力的身材。

    浓浓的黑夜中就只有叶帆的身影,孤零零的站在门前的花园中,林清雅打了个寒战,朝那个有些萧条的身影走去。

    “叶帆,我们能谈谈吗?”

    叶帆转身,看见林清雅露在空气中的白皙肌肤,很自然的将上衣脱下给林清雅披上,现在已经将近夜晚十一点,天气已经很凉了。

    这有些暧昧的动作让林清雅有些躲避,但终究还是让叶帆披上了。

    “叶帆,谢谢你救了童话和小瑶。”

    “应该的nAd3(”叶帆的声音很低沉。

    “叶帆,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你老是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性格。”

    “可是在你的眼睛里,我都看不到你对未来的希望,你以前肯定不是这样的,你应该相信,生活中还是有阳光的。”

    叶帆自嘲的笑了笑,女人的直觉还真准。

    “我本身就是没有未来的人,又谈什么希望?”

    “我不知道你以前经历过什么,但是时间会冲淡一切的,你应该振作起来,虽然这份工作没了,但是可以再找啊,凭你的本事,肯定会有很多公司要你的。”

    “工作?”

    “对啊,你现在需要一份工作,就算你得罪了吴氏企业,但是这中成市也不是吴氏企业的,你肯定可以的,而且我们大家都可以帮你。”

    林清雅说的很认真,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叶帆盯着她,看见她的目光中满是鼓励。

    生活中的确是有阳光的,林清雅就像一道阳光,照进了叶帆阴沉沉的生活,可是林清雅的善意也让叶帆恐慌。林清雅的世界单纯而美好,春暖花开,一片阳光。而自己呢,无尽黑暗,杀戮算计,一线生死。

    林清雅是天使,就应该舞动在天堂,而自己是魔尊,只能在地狱驰骋。

    她太好了,好的叶帆不敢有一点接近她,万一林清雅变成第二个雨柔,他不敢想。

    “你是我什么人,有资格管我?”

    叶帆的声音很冷,而且说完就走,因为他怕时间久了,他好不容易伪装起来的冷漠就被林清雅温柔的目光化解。

    他说的背影穿过冷风,孤单,犹如涟漪般蔓延。

    林清雅一怔,好久没有回过神来,直到叶帆消失在门口。

    “凶什么凶?”林清雅很委屈,自己不是一片好心吗,干吗这么凶自己。只是叶帆没有福气,看不见林清雅撅着鲜艳的小嘴,皱着琼鼻的可爱小女孩模样了。

    闻着衣服上残留的男性气息,林清雅璨然一笑,温暖了整个黑夜,“你凶我也没用,我就不信帮不了你。”

    朝阳如同孩子,雀跃着升起。

    “咚咚。”

    “叶帆,快起床。”

    叶帆假装没有听见,翻了个身继续睡。

    “砰。”

    “叶帆,快起来了。”林清雅的声音越来越近,叶帆猛的睁开眼睛,不明白这是什么状况,自己昨天这么对她,今天她还能来找自己。

    “今天又没有什么事,我还想睡。”叶帆闻到空气中一阵茉莉花香,想必林清雅已经到身边了。叶帆不得不起身。

    今天的林清雅一身办公室打扮,端庄而又不失美感,贴身的黑色制服没有将林清雅姣好的身材完全挡住,反而将其美化,至少叶帆贪婪的看了好几眼。

    “叶帆,我给你找到工作了,快起来,跟我工作去。”林清雅细长的眉毛微蹙,可能是看到了叶帆这幅模样。

    “啊?”

    “啊什么啊。”林清雅祥装发怒,“快起。”

    叶帆只能不情愿的从床上爬起来,在林清雅的催促下洗脸刷牙,看着一身正装也还算很耐看的叶帆,林清雅的笑容像是三月桃花般无暇,叶帆想这样美丽绚烂的笑容,也就只能在林清雅的脸上看到了。

    只是她是不是太热情了?

    “对了,你刚才说工作?”叶帆突然问到。

    “对啊,保安,就在我们公司,以后我们就在同一个公司上班了。”林清雅将一丝凌乱的头发勾到精致的耳朵后,尽显柔美。

    “那公司是你家开的,你说让我当保安就能当?”

    “我有必要骗你吗?我昨天晚上特地打电话问的。”林清雅白了叶帆一眼,一瞬间的风情让叶帆怦然心动。

    “我不是说我的事情不用你管吗?”叶帆不得不用那副冰冷的伪装来对待林清雅。

    “我这是为了你能够有钱交房租,谁管你的事情了。”林清雅看见叶帆冷酷的模样,心里虽然有些委屈,但是却依旧坚持。

    “他的自尊心还挺强。”

    林清雅推了推叶帆,“快走,第一天上班不要迟到,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看着伫立在市中心繁华地段的商业楼,叶帆有些惊讶,没想到林清雅工作的公司这么厉害,虽然中成市不是大城市,但这毕竟是市中心,能将办公楼扎根在这,看来这个企业确实有些能力。

    进入之后,叶帆才发现这是一家广告公司,而且规模很大,只是办公楼就数十层,怪不得林清雅平时这么滋润,想来薪水不低啊。

    “清雅姐,早啊。”

    “清雅姐,你又变漂亮了。”

    “清雅姐,这位小帅哥是你男朋友吗?”

    叶帆发现林清雅的人缘出奇得好,每一个和她碰面的人都会很热情的和林清雅打招呼。

    不过想一想林清雅那温柔似水,贤良淑德的性子,叶帆也就释然了,这样的人,你想和她吵架都找不到理由。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阅读最新内容。当前用户ID:,当前用户名:

    第八章 你太丑了

    ?第八章你太丑了.read-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林清雅带叶帆去人事部报了到,领了衣服,叶帆就有工作了。

    这会不会太简单了些,虽然以前的叶帆没有找过工作,但是也知道流程,起码得面试吗,尤其是像林清雅这么大的公司。

    “叶帆,你就在这里好好干,这里人都很好的,相信自己。”叶帆想着林清雅临走时的话,迷迷糊糊就到了保安部。

    “大家好,我是叶帆。”也许是因为林清雅的感染,也许是这里的环境还可以,反正叶帆突然感觉在这里做个保安还可以。

    “你就是叶帆?”与其他保安的茫然相比,张驰的反应很平静,作为保安队长的他昨晚就收到了消息。

    “对啊,你是?”叶帆看着眼前这个有些微胖的中年男子,他笑眯眯的,给人一种笑面虎的感觉。

    “我叫张驰,是奇想的保安队长,你可以叫我张哥。”对于叶帆,张驰很是客气,因为他相信叶帆是有背景的人,要不然他能直接进奇想,而且刚才总经理还要亲自见他?

    “你好,张哥”。

    “对了,叶帆,刚才总经理打电话说让你报道后去见她。”

    “总经理?”

    “对啊,就是中成市的广告女王唐墨浓。”

    “唐墨浓,好我知道了。”叶帆疑惑,搜尽了自己脑子里的所有记忆,也没有唐墨浓这个名字,不过看她这个样子好像很出名的样子nAd1(

    叶帆带着疑惑来到了总经理办公室所在的13楼,很容易的就找到了那个装饰时尚别致的房间。

    “你是谁?有预约吗?”叶帆一靠近,房间外长得还不赖的小秘书就拦住了他。

    “我叫叶帆,是总经理找我的。”

    “等一下。”

    小秘书拿起来电话,想必是在询问。“好,你可以进去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