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一世枭雄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1 部分阅读

    《一世枭雄》

    第一章 追杀

    ?第一章追杀.read-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远山绵延不绝,伸向天边,阳光透过树枝的空隙倾斜下来,映着古木的虬枝和苍老的树皮,这里本应该毫无人烟。

    “啪。”爆炸声打破了这片大山的静谧,原本就苍老的树皮被炸开了一个洞。

    在洞的反面站着一个男子,上身的衣服已经被树林的树枝刮的惨不忍睹,头发也乱糟糟的,但是尽管灰头土脸,但是他的眼睛依旧有神。

    紧接着,一群人就从山林间跑了出来,最前面的是一个女人。

    深红色的皮靴,血红色的皮衣,鲜红色的嘴唇,就连一头长发也是红色的,这是一个火红色的女人,值得任何一个男人变成飞蛾扑过去,假如她手里没有抓着那把黑色的沙漠之鹰。

    “叶帆,就算是追到华夏,我也要杀了你。”女子很不理智又朝天开了一枪,这样会暴露她的位置。

    “洛神,我感觉我们杀不了他。”他们从欧洲追到了华夏,可是连那个男人的衣服都没有碰到。女子身旁的大胡子同样拿着一把枪,眼中布满血丝,看的出来他已经很疲惫了。

    “你们都是精英,他只有一个人。”女子的嘴角扯出一个笑容,可更多的是无奈。

    “叶帆,难道你出来给我一个解释就这么难吗?”女子深吸了一口气,长腿迈动,长发也在风中披散,她像是在地狱里盛开的玫瑰,不但带刺而且有毒。

    “狙击手占据有利地势,剩下的人和我搜。”女子犹如一意孤行的帝王,没有回头,妖娆的身影和山林的自然格格不入nAd1(

    手中的匕首挥动了一下,叶帆的耳朵静静的听着周围的任何声音,随即他的嘴角也露出了一丝苦笑。

    “雨晴,你何苦这么逼我?”

    人越来越近,尽管他们的脚步很轻,叶帆依旧能够听到他们的动作,这是杀手的必修课。

    他知道周围有狙击手,至少有四个,他们全都是组织里的精英,这次全都被她带了出来,不光是狙击手,恐怕这次算是组织最大的一次动作了吧。

    “啪啪啪啪”。就在叶帆将上衣扔出去的时候,四颗子弹穿透了那件已经破破烂烂的衣服,甚至不分先后。

    而叶帆也趁着这短暂的时间跑了出去,犹如一只狼在山林间穿梭,子弹在他的身后追逐,却总是差一

    “他对我们太了解了,总是能够错开狙击手的节奏。”那个大胡子一脸无奈,眼中却透露出崇拜,若不是女子坚持,他真的不想对叶帆出手。

    女子知道他说的是实话,若是这么容易就杀死了他,他就不是魔尊了。

    “啊。”这是其中一个狙击手的声音,很明显,他已经被干掉了。

    叶帆只是将他砍晕了过去,然后去了下一个狙击

    女子咬了咬嘴唇,身影朝着其中一个狙击点冲去,这是她的机会,否则叶帆一定会将剩下的狙击手全部干掉。

    她很了解他,他执行任务的时候都会先把狙击手的威胁解除,他讨厌子弹。

    两个人犹如两头猎豹在山林间出现又消失,好像是一场捉迷藏的游戏,但是输赢的惩罚不是我夸你一下鼻子,而是生死。

    有一个狙击手消失了,但是女子也出现了,鲜红的外衣让她特别显眼nAd2(叶帆的身影也进入了她的视线。

    “叶帆,你不敢见我?”女子的声音带着哭腔。

    也就是这一声哭腔让原本快要消失的身影犹如静止般停在了原地。

    “是。”声音嘶哑,他已经好久没有喝过水了。

    女子紧握着枪,这样她才能有安全感,她一步步走近,却又步步犹豫。

    “雨晴。”

    “叶帆,我们认识多久了?”雨晴突然打断了叶帆。

    “六年。”叶帆毫不犹豫的说道,该面对的总是要面对的。

    “我们认识了六年,也信任了六年,这次是为什么?”雨晴的手臂因为激动而颤抖。

    “……”

    “难道给我个解释就这么难?”雨晴猛的开了一枪,擦着叶帆的胳膊飞了过去。

    “很难。”叶帆慢慢的转身,雨晴看见了叶帆的表情,无奈,沉默,懊悔。

    “雨晴,我现在什么都不想,我累了,我想休息了。”

    “叶帆,你就是个懦夫。”雨晴白皙的手臂在颤抖,像是在中摇曳的树枝。

    叶帆静静的盯着雨晴,以前他们是那么的好,今天她却拿着枪指着自己。

    “雨晴,等我回国把该做的事情都做了,再去找你做个了断。”叶帆向前走了一步,离雨晴很近了。

    “该做的事?那雨柔也有该做的事,她才十九,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她甚至都没来得及谈一场恋爱,她说没就没了nAd3(”

    “对不起。”可是这样的字眼是那么的苍白无力,却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

    “你说过要帮我照顾好她的。”雨晴终究是哭了出来,这个在外人面前无比坚强的女子,她到底是女人,当亲人离世,当爱情破灭,当所有的打击接肘而至,她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脆弱。

    周围的杀手都沉默的看着雨晴和叶帆,没有人轻举妄动,他们知道追逐了这么远就是为了现在,他们也有信心将叶帆留下,尽管他凶命赫赫。

    “是我害死了她。”叶帆痛苦的说道,“如果你真的想现在报仇,我决不躲。”叶帆闭上眼睛,将双手背在身后,也许这样的解脱方式也不错,这样自己就不用想太多了。

    “我知道以我现在的力量杀不了你,即使我带了这么多人。”雨晴缓缓的放下枪。

    “我追了这么远就是为了一个答案,可是我又怕听到这个答案。”

    叶帆沉默。

    “现在我不会杀你,但是我会用自己的实力为雨柔报仇,下一次见面,我们就是不死不休。”雨晴抬起头,满是恨意,可是那滔天恨意中却有着挣扎。

    “你走。”

    雨晴放下了枪,叶帆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转身就要离开。

    “啪。”又是一声枪响。

    子弹是朝着叶帆去的,尽管他躲的很快,但依然被子弹擦破了皮。

    “竟然还有人?”叶帆眉头一皱,既然雨晴说不杀自己就一定不会出手,那就是还有另一伙人。

    雨晴一个翻身就躲到了一棵大树后面,剩下的人也全都找到了掩体。

    “有人偷偷的跟踪了他们一路竟然没被发现?”叶帆和雨晴同时在想这个问题。

    显然他们的目标是叶帆。

    叶帆也明白这一点,他的对手太多了,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恨不得他现在尸骨无存,死无葬身之地。

    “洛神,还有人在追杀叶帆。”那个大胡子虽然胖,但是跑起来的速度一点不慢,他警惕的看了看四周,翻滚到大树后面。

    “他的命太值钱了。”雨晴感叹道。

    叶帆依旧在不断躲闪,对方好像很了解他,因为所有射来的子弹全都是从狙击枪里发出来的,他讨厌子弹,最讨厌狙击枪。

    “洛神,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叶帆的身影越来越远,但是枪声依旧不断。

    “我们回去”。雨晴打了个手势。

    “回去?”

    “这里离市区已经不远了,以他的本事,就算是排名前十的杀手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干掉他。”

    叶帆在闪躲的同时也在收割着一条条生命,如同幽灵一般,面无表情,好像只是在杀一只鸡,宰一头牛。

    枪声渐渐的稀了,因为人越来越少,而且叶帆的身影也完全隐匿起来。

    “该死,为什么这么多人都杀不了他一个,废物,全都是废物。”手机里传来了暴怒的声音,那个头目将手机从耳边拿开,脸上却是鄙夷,“你这么厉害,为什么不敢自己来?”

    “谁不敢来啊?”就在那个头目说完的时候,叶帆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叶帆如同幽灵般出现在他的身后,满脸鲜血,虽然都不是他的,但也很有震撼力。

    “你……不知道。”他指着叶帆说不出话来,自己为什么要接这苦逼差事,这和找死有什么区别。

    “嘎蹦。”叶帆一把扭断了他的手指,白皙的骨头直接暴露出来。

    “我不听废话。”

    “啊。”他还没来得及说话,一颗子弹就从他的脑袋里穿了出去。叶帆的脸上又多了几滴鲜血。

    叶帆的心中更加迷惑,到底有几方势力?

    “可是是谁的消息会这么灵通,除了组织里的人根本就没人知道自己回来的消息。还是说组织里有内鬼?”

    叶帆将他的尸体一扔,身影又消失在原地。

    雨晴说的很对,在叶帆抵达市区的时候身上也没有受伤,但是他很累了,将近十天的逃亡让他心力交瘁。

    叶帆只想好好的休息一下,真不知道这些家伙到底吃了什么东西,竟然这么兴奋。

    叶帆感觉到身后跟踪的人已经全部消失了,但是也不排除有比自己更厉害的人跟着自己,他还没有自大到认为自己天下第一。

    “老大,叶帆已经逃回了市区,我们要不要跟上?”

    “不用了,你们占据了所有的优势依旧不能留下他,更别说市区了,回来吧。”手机的另一头传来了不甘的语气,仿佛是在为叶帆的离去送行。

    但是还有一个人却没有回去,他是这一路上唯一一个没有对叶帆出手的人。

    看见叶帆成功逃脱,他似乎松了一口气。

    这座城市还有着昔日的影子,但是叶帆依旧找不到以往的会议,九年没有回来了,什么都不见了。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阅读最新内容。当前用户ID:,当前用户名:

    第二章 出手救美

    ?第二章出手救美.read-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记忆中的东西全都不见,就连最熟悉的老城区也已经变成了一句废墟。

    叶凡稍稍停留,身影又消失在原地。

    就在叶帆拐过一个墙角的时候,清脆但是又略带着急的声音传到了叶帆的耳朵里。

    林清雅没想到这样狗血的事情会发生在她的身上,出来扔个垃圾都能遇见流氓,这里的环境虽然不是多么高档,但是从来没有出现混混。

    看到那染的五颜六色的头发和发亮的耳钉,林清雅一阵皱眉,身体也在不断地后退。

    “你们若是再过来,我就要报警了。”林清雅虽然很着急,但是却没有慌乱,她知道自己不应该害怕。

    “刑警队的大队长是我姐夫,有本事你就报警啊,大不了进去玩几天。”听见林清雅说要报警,走在最前面的那个青年非但没有惊慌,反而笑了起来。

    他实在是没想到在这能看到如此有气质的女人,就算是进去关半年,也是值了。

    临近天黑,没有多少人还会在外面晃悠,偶尔经过几个人,除了瞥一眼林清雅的美貌之外,外加几声叹息之后,就没有任何作为了。

    林清雅喊过救命,但是周围的人都好像没有听见一般,甚至离她越来越远了。

    “他们不会这么大胆吧?”林清雅虽然着急,但是依旧强自淡定。

    但是她还是低估了她的美貌,即使她是毒药,也是会有人奋不顾身nAd1(

    “不要过来。”看着即将将她围住的几个人,想到被这几个人抓住的后果,林清雅就感觉自己几乎要窒息,她将手里的易拉罐使劲一扔,随后就往后跑。

    叶帆远远的看见林清雅,这个穿着毛绒拖鞋和精致大衣的女子,因为奔跑的缘故,如墨一般的长发也在冷风中舞动着,她长的真精致,这一刻,叶帆冷漠的心有一丝的触动。

    叶帆不是好人,他自己一直这么认为,他杀过很多人,就在今天他还杀了不少。现在他的身后的人刚刚被甩掉,他不应该再节外生枝,可是看见那个女子朝这边跑,他就是想救她,这么漂亮的女人不应该遭次劫难。

    当然叶帆也有着其他的目的,也或许他原本就不是坏人,可叶帆若说自己是个好人,他怕那些被他杀的人从地狱里爬出来喊冤。

    林清雅感觉自己从没有跑过这么快,也幸亏她今天因为不上班所以没有穿高跟鞋,所以还能跑得起来。

    “砰”林清雅好像撞上一堵墙,可是大路上哪来的墙?就算是自己慌不择路,也不至于撞墙啊。

    林清雅疑惑的抬头,就看见了叶帆那张坚毅的脸庞以及有些奇怪的表情,再看看周围,自己慌不择路,竟然直接撞到了人家的怀里。

    “小子,你倒是会捡现成的。”那个满脸匪气的青年一句话让林清雅忘了尴尬,林清雅有些惊慌的向后看了一眼,然后就跑到叶帆身后藏了起来,现在叶帆无疑成了她的救命稻草了。

    “不过他这么瘦,能不能打得过这几个人?”林清雅想。

    “小子,这个女人是我先看上的,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那个匪气青年很不甘心,今天他一定要抓住这个女人。

    叶帆感觉到身后林清雅的紧张,她白皙的小手紧紧的扯着叶帆的袖子,是怕自己把她交出去吗?

    现在我都给你挡住了,你不会跑吗?

    看着叶帆无动于衷,匪气青年接着说到,“兄弟,就你这一身打扮,你也敢惹我们,现在我心情好,你还可以走,过一会可就不好说了nAd2(”

    “他会不会把自己交出去?”刚才那些人全都不敢惹这些人,他会救自己吗?

    林清雅悄悄看了看叶凡的侧脸,没有一丝表情,带着看透人世悲欢的淡漠与清癯,但是这种冷漠般的镇静却让人有一种特殊的安全感。

    “不让“。叶帆的声音依然有些嘶哑。

    青年阴狠的看了看叶帆,而后就突然朝着叶帆冲了过去,顺便从怀里掏出一把刀子,在傍晚的夜色中闪烁着独特的冷芒。

    林清雅从来没有见过这种阵势,直直的愣在当场,叶帆也没有动,当然他没有愣,只是懒得动。

    这种小混混自然不会是叶帆的对手,但是叶帆依旧认真的和小混混打了起来,甚至还让那个匪气青年在他身上打了几拳,不过最后叶帆依旧一脚将他踢了出去。

    他身后的那些小弟看见老大吃了亏自然是一窝蜂的跑上来,毕竟谁不上就说明你没意气。

    “你还愣着干什么,快跑啊。我来挡住他们。”

    叶帆将林清雅一推,随后就迎着小混混们冲了上去,这一刻,叶帆将大气凌然视死如归发挥的淋漓精致,他自己都被感动了。

    林清雅被叶帆一推,她的第一反应就是赶紧的跑回去,然后报警,可是看到叶帆被一群人围起来打的时候她却又汀了脚步。

    他是在救自己,自己怎么能抛弃他呢?

    所有的人都选择离开,只有他敢救自己nAd3(

    他是个好人,好人应该有好报。

    自己若是就这么跑了能对的起他吗?

    叶帆自然是保存了实力的,所以才打的如此艰难,没办法,不这样怎么博取同情啊。

    可是当他看见那个柔弱的女子拿着一根断木棒冲上来的时候,他突然有了一种愧疚感。

    刚才她还害怕的像只惊慌的小白兔,只顾着逃跑,现在却有胆量冲上来,面对这一群对她来说凶神恶煞的坏人。

    她是害怕的,叶帆看的见她如水长眸中的惊慌,她可能从来没这么干过,她纤细细腻的手指可能从来没有握过这么粗糙的木棒,她仅仅是为了救自己,其实她可以逃跑的。

    她真是傻得可爱,叶帆将这张带着惊慌而又强装镇定的清丽脸庞记在了心里。

    叶帆在心里默默的说道,对不起,我骗了你,可是戏已经演到了一半,叶帆只能接着演下去。

    叶帆很巧妙的将林清雅保护了起来,用他自己的身体给林清雅挡了好几下,虽然他可以直接一脚将小混混踢飞,甚至可以一拳爆裂他的内脏,可是他不能这么做。

    结局还是好的,林清雅和叶帆合力将小混混全都打倒了,但是叶帆却受了很重的伤,林清雅看见叶帆的嘴脸流出了鲜血。

    “小子,你狠,山不转水转,我们走着瞧。”

    叶帆嗤笑一声,明明就是个小混混,还非得弄的和混黑的一样,难道现在国内的混混也走高端路线了?

    小混混如同潮水一般,走的很快,只是他们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小子这么经打,怎么都打不倒他。

    “你怎么样,还撑不撑的住?”林清雅看见叶帆的嘴脸鲜红一片,整颗心都揪了起来,刚才她可是看见叶帆挨了不少打,都怪自己,回来了反而给他添乱,让他替自己挨打。

    “你没事吧?”叶帆反而问了林清雅一句。

    “我当然没事啊”林清雅用手擦了擦叶帆嘴角的血,心里说道,“所有的打都让你一个人挨了,而且他自己都伤成这样了还在想着我,他真的是好人。

    “真的谢谢你。”林清雅整理了一下因为打斗而弄乱的乌黑长发,又整了整被扯乱的大衣,风情顿生。

    “既然没事就赶快回家吧。”叶帆扔下一句话就要离开,可是就在他转身的时候身体突然直直的倒了下来。

    就在叶帆倒下的时候,不远处的花园中,一个中年男子的身影诡异的消失在原地。

    “你没事吧。你怎么了?”看见叶帆突然倒了下去,林清雅急忙蹲下去查看。

    可是无论林清雅怎么叫,叶帆也没有回声。

    “昏睡”中的叶帆感觉到是林清雅将他背回来的,虽然离林清雅的家只有几步路,但是中途他好几次想醒过来。

    叶帆感到了久违的温馨,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温馨的红色,空气中飘着好闻的茉莉花香,他正躺在床上。

    “你醒了?”

    温柔似水的声音将叶帆拉回了现实,林清雅精致的容颜出现在叶帆的视线里,她的长发盘在脑后,露出了精致的锁骨,给人一种清新脱俗的感觉。

    “给我倒点水。”叶帆终于想起来之前的事了,原本他只是假装昏倒,没想到装着装着竟然睡着了。

    林清雅急忙给叶帆倒了杯水,还亲自喂给叶帆喝,身体贴近,那股茉莉花香就更加的浓烈了,原来是这女人的体香。

    “你刚才突然晕倒了,吓死我了,我就把你带回我家了,你现在有什么感觉吗?”

    “还可以,麻烦你了,过会我就走。”

    “你看你这样,连喝水都费劲,往哪里走啊,你还是打个电话给家里人,让他们来接你。”

    看着叶帆虚弱的样子,林清雅一阵自责,若不是为了救自己,他也不会变成这样。

    “我已经没有家人了,我是来投奔亲戚的。”叶帆只好瞎编,自己在来的路上被小偷偷了钱包,结果到了这里却发现亲戚都已经搬走了。

    “啊。原来你这么惨啊。”林清雅看了看叶帆干裂的嘴唇,又给叶帆到了一杯水,而后说道,“那你有什么打算吗?”

    叶帆一副对生活绝望的凄惨模样,眼睛中满是茫然与无奈,“还能怎么办,像我这样的人,就算是有一天没了也根本没人在意。”

    “不是的,你是个好人,你刚刚救了我,你看要不是你,我就危险了,你怎么能说你没有呢?。”看见叶帆落寞的神情,林清雅很着急。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阅读最新内容。当前用户ID:,当前用户名:

    第三章 入住

    ?第三章入住.read-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叶帆沉默,不认可,也不否认,不过他知道自己不是好人。

    “要不,你就先在这里住几天吧,等你的身体好点了再走吧。”

    叶帆心里好笑,虽然自己现在确实需要一个地方来,但是这个女人是不是太单纯了一点,自己这么说她也信。

    看见叶帆表情,林清雅急忙解释到,“你是为我受了伤,我有责任照顾你。”

    林清雅确实就是这么想的,他救了我,我就应该帮他。

    “这样太拖累你了,我怎么能这样麻烦你呢。”叶帆起身就要走。

    “走什么走,你这样让我怎么放心?”林清雅上前一步按下叶帆,顺滑的长发打在叶帆的脸上。

    只是林清雅高估了叶帆的力气,她顺势一扑,竟然直接将叶帆按倒在床上,整个人也趴在了叶帆的身上。

    温香软玉在怀,茉莉花香前所未有的浓郁,一旁的水杯中热气升腾,叶帆感到前所未有的温柔,他不想走了。

    肤若凝脂,眸如清泉,云鬓垂下,呼吸间清香扑来,这个女人真美,叶帆心里一笑,可惜就是太傻。

    林清雅呆滞了一下,慌乱的从叶帆的身上起来,清丽的脸庞蒙上了一层醉酒般的坨红。

    胡乱的将长发绕到精致白皙的耳朵后,林清雅丢下一句话,“你先休息,我出去收拾收拾nAd1(”

    林清雅一走,叶帆就缓缓的闭上了眼,刚才自己装昏迷,最大的目的是想看看跟随自己的人到底有没有全部甩掉,现在看来自己还是安全的。

    还是说他也猜到了自己只是假装昏迷,并没有急着跳出来。

    叶帆正在思考着杀手的事情,外面突然又传来了声音。

    “砰”清晰的开门声。

    “童话,今天怎么热啊,快帮姐姐我倒杯水。”一个女子的声音传了进来。

    “瑶瑶姐,你的衣服不要乱扔,要不然还得清雅姐帮你收拾呢。”听声音应该是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孩。

    看来这个房子里还有其他的人,自己是不是应该出去打个招呼呢,毕竟自己不知道还要在这里呆多久。

    “啊,色狼。”叶帆刚刚走了了出去,客厅里就传来了一声惊叫,高分贝的声音直接穿透了上下两层楼。

    叶帆很冤枉,他也只是想去打招呼而已,可是谁知道刚到客厅就看见一个一个只穿着紫色胸衣和小内内的女孩在客厅里喝茶。

    姚小瑶很委屈,平常这里就她们三个女孩,她回来脱了衣服凉快也是很正常的,可是这个牲口是从那里冒出来的。

    姚小瑶急忙从沙发上拿起衣服套上,至于刚才的裙子,已经不知道被她抛在哪里了,另一个女孩已经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张着小嘴好像要说什么又发不出声音。

    叶帆呆呆的看着女孩露出的白花花的大腿,目光专注。

    “你还看。”女孩娇嗔一声,脸上满是娇羞,犹如酒醉后的酡红,美的不可方物。

    “根本没什么好看的nAd2(”叶帆很是无奈,现在国内的女生都这么开放了吗?

    “怎么回事?”林清雅本来在房间里熨衣服,刚刚的一声尖叫吓得她差点没把电熨斗扔出去。当她回过神来听出这是姚小瑶的声音后,急忙从二楼跑了下来。

    “小瑶,你干什么呢?”林清雅的脑子有些不够用了。

    “清雅姐,你快来把大色狼赶走。”姚小瑶一手挡住胸脯,一手指着叶帆,那一脸愤怒的神情像是要生吞了叶帆。

    “这,是怎么回事?”

    “清雅姐,他想非礼我。”

    “我只是出来打个招呼而已。”

    “童话,这是怎么回事?”林清雅有些头疼。

    当林清雅听完事情的来龙去脉后也是哭笑不得,但是她也不知道这到底该怪谁,所以她更没有时间想叶帆刚才还全身无力,现在怎么能自己开门了?

    “小瑶,叶帆也不是故意的,再说他也没看见什么。”林清雅的声音温柔,安慰着姚小瑶。

    “可是,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姚小瑶想不通,怎么她才半天没有回来,小楼里就多了一个男人,而且一看就不是好人。

    林清雅就把叶帆救她受伤的事情说了一遍,顺便告诉她叶帆要住在这里的事情。

    “什么,他要住在这里?”姚小瑶差点跳了起来。

    “清雅姐,我们都是女孩子,他住在这里多危险啊,你看他看我的眼神”。

    “是啊。我在这里确实不合适,我还是走吧。”叶帆说完又剧烈的咳嗽了几声,犹如病入膏肓nAd3(

    “不行,你这样出去会出事的,你又没有地方去。”林清雅拉了拉姚小瑶,示意姚小瑶不要责怪叶帆的毕竟他现在是病人。

    “你,你。”姚小瑶指着叶帆,愣是说不出话来,只是眼神里杀气涌动。

    叶帆心中暗笑,就你这点道行还想跟我斗。

    “好了,快去换身衣服吃饭了。”

    这时叶帆才知道知道这间小楼里还住着两个女孩子,刚才那个叫姚小瑶,另一个女孩叫童话,性子柔弱,文文静静的一说话就蒲扇着那双大眼睛,让人忍不住生出一股保护欲来。

    而刚才和他吵架的姚小瑶却打扮时尚,一头长长卷发染成酒红色,虽然没有林清雅这种天人之姿,但是也让人眼前一亮。

    “噼里啪啦。”

    晚饭的餐桌犹如战场,不论叶帆的筷子放在哪里,姚小瑶的筷子也就跟到那里,她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不让叶帆吃一点东西。

    林清雅头疼的看着这一对冤家,怎么就那么愁人?

    “小瑶,叶帆是病人,你就让着他点吗?”林清雅晃了晃姚小瑶的胳膊,温柔的声音沁人心脾,至少叶帆很受用啊。

    姚小瑶不甘心的将筷子收回去,嘴里狠狠的咬着一块五花肉,心里生着闷气,“死叶帆,伴弱者,装可怜,博同情,你等着,姑奶奶迟早让你滚蛋。”

    童话只是安静的坐在一旁,萌萌的大眼睛盯着两人,她只是感觉小瑶姐和叶帆真好笑。

    “你不会一直赖在这里不走,让我们养着你吧?”姚小瑶还是不解释,看见叶帆的脸就想咬一口。

    “我一直在找工作,很快就会有着落的,找到了我就离开。”

    “小瑶,快吃饭了。”林清雅不得不将一块肉塞进了姚小瑶的嘴里。

    “呜呜。”

    姚小瑶终究是没有将叶帆逼走,因为叶帆还不想走,现在的叶帆需要这样的地方来隐藏自己。

    月光清冷,叶帆看着被夜色淹没的城市,享受着这几日来少有的宁静。

    寂寞的人,空旷的房,孤窗残月,冷意随风,那个男人站在窗子前,让林清雅感到他是那么的孤单。

    因为门没有关,林清雅就直接走了进来,却看到叶帆呆呆的站在窗子前,背影萧条心萧索。

    他到底经历过什么,她的心莫名一痛,好像这一切都和她有关。

    她没有问叶帆的来历出处,因为她相信叶帆不是坏人。

    “叶帆,你还没睡呢。”林清雅受不了这股子压抑的气氛,出声打破了这份清净。

    叶帆回头看见了穿着睡裙的林清雅,她刚刚洗过澡,头发还是湿漉漉的,睡裙下露出的半截白皙小腿像是羊脂玉一般。

    “今天小瑶有些胡闹了,你别怪她。”

    原来是过来安慰我,不过这样的感觉他却感到很舒服,只是为什么愧疚又多了一分?

    “不会的,我知道她只是一时接受不了,你放心好了。”叶帆是真的愧疚了,他骗了林清雅,她却一直为自己着想。

    若是让叶帆的敌人知道他有一天也会愧疚……他们是不会相信的,杀人不需要理由的魔尊会有愧疚这种情绪。

    林清雅走了,房间里又变的清净了,只剩下叶帆独自看着那轮残月。

    就在他观月之时,同样也有人在看着他,离林清雅小楼不远的地方,两个人犹如鬼魅般出现在那一排松树下。

    “师傅,这么远看不清他,为什么不靠近一些。”那个年轻人穿着一身白色运动装,脸若刀削,眉如墨画,面若冠玉,若是再穿上一身汉服,就像是从古风画中走出来的一般,这个男人太美了。

    “离的近了,他就该发现我们了。”

    “师傅,他是谁,为什么他一回来你就如此紧张?”

    男子不解,师傅一向只关心哪里的酒最好,现在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关心起人来。

    “他是你兄弟。也是个苦命的孩子。”

    男子如剑双眉一皱,师傅今天很反常,他的语气很沉重,以前他都是笑呵呵的,可是师傅不说,他就不会问。

    “那我们为什么不去见他?”

    “现在还不是时候,他回来了,天就该变了?”

    “天?”

    “我说的是华夏的天。”

    “师傅,我不懂。”

    “我也不懂啊,他回来到底对还是不对?”

    师傅的声音融入在浓浓的黑夜中,同时消失的还有两人的身影。

    在这之后不久,叶帆的身影也消失在林清雅的小楼中。

    这是一个雅致的小院,只是好像很久没有人来过了,枯黄的落叶在地上铺了厚厚的一层,在黑夜中显的荒凉。

    院子中树依旧伫立,叶帆曾经在这里住过,但现在已是物是人非,叶帆走在院子里,却找不到当年的记忆。

    一阵冷风吹了起来,树上的叶子又掉落了不少,它们在冷风中打着旋,像是那种稀有的枯叶蝴蝶。

    但是叶帆的眼神却突然一变。

    “既然来了,为什么不出来。”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阅读最新内容。当前用户ID:,当前用户名:

    第四章 一对冤家

    ?第四章一对冤家.read-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一道白色的身影从树上落了下来了,就好像那些叶子一样,轻飘飘的,没有一丝重量。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叶帆看着眼前这张很美的脸,脑子里却在不断思索,自己是不是认识这个人。

    “我在这等你。”

    “你也是来杀我的?”

    “不是,我就是在这等你。”

    等我?

    叶帆疑惑,知道自己回来的人不多,知道自己回来这个小院子的人更少。

    “江千流是你什么人?”叶帆眼神一凌

    “打赢了我就告诉你。”男子一笑。

    “看来我们是得打一场了。”

    叶帆悍然出手,不是白天和小混混时的你来我往,而是一往无前的锋利。

    男子一惊,身体不断的退后,就是这样简单干脆的一击他却找不到破绽。

    这是专门为了杀人而练的招式,不花哨,不繁琐。

    在男子的眼中,叶凡的身影已经变成了一道淡淡的影子,因为极致的速度,两旁的空气像是巨浪般掀起。

    男子只是退了几步,就再也无路可退,叶帆的身体已经到了他的身前,而他的手中也多了一把银色的匕首nAd1(

    匕首银的发亮,满载月色寒光,叶帆挥手,划出一道诡异的弧度。

    刀起无影,刀落无痕。

    一把漆黑墨刀砍在了匕首上,发出了一道道火星,犹如烟花般短暂。

    男子手执墨刀,对着叶帆横批而来,犹如一道黑色的闪电降落。叶帆匕首一挥,将墨刀拨到了一边,而另一只手却直直的伸向了男子的脖子。

    只是轻轻一伸手,便如催命判官。

    探手折花,惊天下。

    落叶随风乱飞,将两人包围,有一些击打在两人的身上,随即便化作了粉末。

    男子只好收刀,漆黑墨刀身前一立,再打下去,他就要吃大亏了。

    “等一下,我告诉你。”

    “告诉我什么?”

    “江千流让我告诉你,等时机到了他会去找你的。”

    “江千流最喜欢干什么?”

    “喝酒。”

    “什么酒?”

    “杜晋。”

    他的确没有骗自己,但江千流为什么不出来见自己呢,他在等什么时机,为什么自己一回来他就知道呢?

    “我叫古宸。”

    叶帆记住了这个名字,收起匕首,缓缓的走出了小院子,总算知道了他的消息,也算不错nAd2(

    这一夜,注定不平凡。

    清早,叶帆起的很早,这是他的习惯,一个杀手从来不轻易改变自己的习惯。

    “叶帆,快过来帮帮我。”

    叶帆刚走到客厅就看见了坐在地上的姚小瑶,正一脸渴望的看着自己,这是什么情况。

    “傻站着干什么,我的脚崴了,你快来帮我啊?”姚小瑶眉目间带着焦急,还不断的揉着脚,看起来情况很糟糕。

    叶帆眉毛一跳,姚小瑶倒地的地方离楼梯那么远,而且她的周围根本就没有什么碍事的东西,她是怎么摔倒的?

    姚小瑶也在打着自己的算盘,只要这个色狼过来她就一把拉住他,然后紧紧的抱住他,大声的喊林清雅下来,让林清雅看清楚他的真面目。

    什么?你说叶帆可以反抗,那就更好了,反抗的时候少不了撕扯衣服,要是他要动手打人就更完美了。姚小瑶真为自己的聪明才智感到骄傲。

    叶帆朝姚小瑶走了过去,就好像真的很在乎姚小瑶的伤势。

    近了近了,姚小瑶眼里带笑,这次你死定了。

    只是叶帆突然在姚小瑶身前一尺的地方停下了,然后闪电的般的抓住姚小瑶的小脚,一脸关切的问“严不严重。”还装镊样的捏了捏。

    被叶帆提着一只脚,姚小瑶羞红了一脸,这不对啊,他怎么没扑上来呢,按理说像他这样的色狼应该不会放过自己才对啊?

    姚小瑶甚至都忘了自己的脚被叶帆拿在手里,直到叶帆用力一捏,她才惊醒过来。

    “你快放开我nAd3(”姚小瑶激怒的说道。

    “不是你让我过来的吗?”叶帆一脸的无辜,而后又一脸的关切,“你是不是太疼了,用不用我给你按按?”

    看着叶帆眼神中关切,姚小瑶一阵错觉,难道说自己错怪他了,他真的只是来这里住几天,没有别的企图?

    不对,一定是这个色狼隐藏的太深了,我一定要抓住你的把柄。

    “你快放开我了,现在没那么疼了。”姚小瑶气呼呼的从地上爬起来,最后又狠狠的瞪了一眼叶帆。

    “敢摸姑奶奶的脚,你死定了。

    “叶帆,我不管你有什么目的,但是你要是敢对清雅姐下手,我一定让你后悔。”

    姚小瑶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很不忘威胁叶帆。

    “我不对她下手难道要对你下手啊?”叶帆也是被姚小瑶整烦了,为什么生活在一起的两个人,林清雅温婉善良,姚小瑶就跟个魔女似的呢。

    “那,你这是承认了,我就知道你个混蛋没安好心,清雅姐那么漂亮的你怎么忍心骗她。”

    姚小瑶好像又想起了什么,提拉着拖鞋就向往楼上跑。

    “清雅姐,这个混蛋全都招了,你快来啊。”

    林清雅打着呵欠被姚小瑶拉了下来,睡裙下的春光若隐若现,一脸睡眼朦胧。

    “小瑶,你今天怎么起来的这么早?”

    林清雅的确想不通,平常都是早上她做好了早饭才去叫姚小瑶和童话吃饭的,就这样两人还不情不愿的。

    “清雅姐,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刚才那个混蛋招了。”

    姚小瑶将林清雅拉到叶帆面前,瞪了叶帆一眼,接着说道,“混蛋,你要还是个男人,就把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

    “刚才我说了很多,你指的是那一句?”

    “不要给我打马虎眼,快点坦白从宽,要不然我打你啊。”姚小瑶双手掐着小蛮腰,满脸冰霜,宛若一个尽职尽责的女警。

    “奥,我要对你的清雅姐下手,我居心不良,我是大坏蛋。”叶帆一副小生怕怕的模样,像是受了多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