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创世录本源之子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12 部分阅读

    “哼,谁知道你是否有恶意,总之,要来蓝氏宗族是不可能的。”中年男子看着女子狂暴的元力,一点畏惧感都没有。

    “没想到若尘弟弟的族人这么无理取闹。”女子叹气,道。

    “你都打上门了,还能说我们无理取闹吗?”中年男子呵斥道,几位强者的元力融合,凝聚,一个阵法显现。

    “潜龙无影阵!”蓝氏宗族的大门口,一个个阵旗和阵盘飞起,在元力的控制下,一道龙影出现,龙影昂首,仿佛巨龙在咆哮。

    虽然这条龙非常狂暴,不过,它只是一个虚影。

    元力凝聚的巨龙冲向女子,女子玉手一翻,一把长剑出现在手,而她旁边的巨狼,因为感觉到了压力,暂时往旁边跑去。

    “潜龙无影阵,潜龙覆地印!”操控阵法的高手们翻着手印,巨龙的气势更加磅礴,冲向女子。

    “剑之莲,御!”女子轻喝,玉手上,长剑翻飞,元力凝聚成剑意,凝聚出一朵美丽的莲花,莲花将女子的身影护在其中。

    巨龙所经之处,出现裂缝,狂啸着撞向莲花。

    轰,天地间一阵能量风暴席卷而来,就连空间也是有些破碎的迹象,只不过,天地元力压制了这股力量,才导致空间只是有破碎的趋势,但没有破碎。

    “潜龙翻天印!”控制阵法的高手们继续打手印,巨龙的影子甚至有点凝实,而操纵阵法的高手们,则是吐出一口鲜血,消耗实在太大了。

    巨龙凝实的影子呼啸而至,撞击在莲花上。

    轰隆一声巨响,地上出现一个巨坑,烟雾弥漫,看不见坑中的状况。

    “看来,你们不会是我的对手,剑之莲,攻!!”剑意莲花盛开,圣洁的花瓣充满了危险的气息。

    “去!”女子强者手指轻弹,浓厚的剑意在莲花盛开时绽放,带着凛冽的气息,冲向凝实的巨龙。

    ...

    (

    巨龙巨大的头颅与盛开的莲花撞击,莲花盛开的花瓣,仿佛一个个锋利的刀片,切割着巨龙的身体,元力巨龙遍体鳞伤,化为光点,消散在天地之间。

    “什么?护族大阵竟然失效了!”阵法的操纵者们惊讶道,这是阵法第一次失败,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这种力量都是浮云。

    将巨龙打散后,莲花并没有消失,只是有些暗淡,不过女子看起来并没有消耗多少。

    “怎么会这样?”蓝氏宗族的高手们绝望了,“天绝我蓝家啊。”

    “都说了,我不是来找麻烦的,只是来找若尘弟弟的。”女子道,剑意莲花飞向众人。

    蓝氏宗族的高手,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住手!”少年的声音响起。

    就快撞击在众人身上的剑意莲花消散了,女子转过身,看着眼前的少年,道“若尘弟弟,是你吗?”

    第一卷,本源世界完结,下一卷,蓝氏宗族即将开启。

    第一章 回家 壕有困惑

    (    “若尘弟弟,真的是你吗?”女子被宽厚长袍包裹的娇躯一阵颤抖,问道。ww

    “在下蓝若尘,不知前辈为何人?”蓝若尘拱手,他的实力,还不够眼前的人塞牙缝,可是,他没有一丝恐惧,淡定地问道。

    “若尘弟弟,你认不出我吗?”女子道,没有显露真容,不过她的声音,蓝若尘听上去很熟悉。

    “嗷呜。”一只银白色的动物跑向蓝若尘,将蓝若尘压在了地上,伸出舌头舔舐着蓝若尘的脸颊。

    蓝若尘没有反应过来,已经被扑倒在地。“银王?是你呀,快放开我。”蓝若尘道,不过银王全身的重量全部压在了蓝若尘的身上,就算蓝若尘的修为有所提升,也禁不起这种**。

    听到蓝若尘的话,银王才依依不舍地从蓝若尘的身上挪开,但是呜呜地低咽着,看起来有些不舍,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蓝若尘,仿佛有什么不满。

    “叫什么叫啊,真是的。”此刻的蓝若尘跳到了银王的背上,已经把女子忽略了。

    过了一会儿。

    “木奚姐姐,我猜的没错的话,是你吧?”蓝若尘想起周围还有一个人,道。

    “原来若尘弟弟还记着姐姐啊,还以为已经忘了。”木奚摘下长袍上的-长-风-文-学-www-帽子,精致的面容暴露在空气中,但是,看起来,这位青莲圣女有一些憔悴。

    “蓝龙叔,告诉我父亲,我蓝若尘回来了,让他老人家别担心。”蓝若尘道,对着蓝氏宗族的强者们道。

    “若尘,真的是你?你就是蓝灵主大长老那个废物儿子,蓝若尘?”叫做蓝龙的中年男子道。

    “对,就是我!我就是你们说的废物,快让我进去!还有,这个女子,是我的朋友,容许我一起带进去。”蓝若尘道。

    “这个,好吧。”蓝龙考虑了一会儿,同意了,这个女子的实力,除了族长,没人能够挡得了,而且,他们没有再和木奚战斗的念头了,而且,他们都是聪明人知道这么做是不明智的。

    “我蓝若尘回来了,哈哈哈。”脚踏入蓝氏宗族的土地,蓝若尘就激动异常,他已经离开这个他熟悉的地方。

    “你们说尘儿回来了?”正在长老阁的蓝灵主听到下人的报告,手颤抖着,重重地拍向桌面,手上的茶杯碎裂,掩盖不了他心中的激动。ww

    “不过不知道是否就是若尘少爷,毕竟若尘少爷已经失踪两个月了。”下人道。

    这让蓝灵主内心的激动稍微收敛一些,道“嗯,你所说的有理,不一定就是尘儿啊,待我,就知道是不是尘儿了。”蓝灵主语音未落,人却已经消失了。

    看着熟悉的一切蓝若尘感觉有热流涌向自己的眼眶,完全忽略了木奚和银王的存在。

    “冒牌货,我才不信你是那个废物。”一道不和谐的声音传来,一只拳头攻向蓝若尘。

    这拳头突如其来的出现让蓝若尘没有任何的防备。

    可是,只是听到嘭的一声,对蓝若尘身体并没有多少阻碍,只是令他稍稍后退一会儿。

    不过,这一拳,打醒了沉浸在回忆的蓝若尘。

    “咦?是你啊,蓝辉。”蓝若尘看清了眼前的人,道。

    蓝辉,就是当初师傅蓝若尘的少年中为首的那个。

    “不可能,你绝对不可能是那个废物。”蓝辉怎么说也是达到了筑基五重境,可是一拳竟然没有将以往一直**的蓝若尘击败。

    “冒牌货,去死吧。”蓝辉挥动着拳头,向蓝若尘攻去,他没有元力种子,不能使用元力,“炙炎拳!”

    这拳带着凌厉的攻势,打向蓝若尘,不过,这在凝聚了源力种子的蓝若尘面前,还是不够看的。

    蓝若尘轻轻击在蓝辉的身上,躲开了蓝辉的拳头,蓝若尘的拳头看似轻柔,但是,却将蓝辉轰飞。

    “不可能,不可能,这种实力只有蓝腾哥才做的到!”蓝辉对这种事难以置信,就这么,被一个废物轰飞了。

    “一切皆有可能。”蓝若尘微笑,道。

    “你绝对不是蓝若尘,伪装也得靠谱点,蓝若尘没有你这么强大的实力。”蓝若尘的身后,一个少年的声音响起,蓝若尘转身,眼前的少年面容俊逸,黑色长发随风飞舞,一席白色长袍穿在身上,看起来是个温和儒雅的少年。

    “蓝腾!”蓝若尘也是有些冷声道,从小,蓝腾就是他的目标,而,蓝腾,则是没有正眼看过他,甚至纵容别人欺负他,他觉得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

    “这位前辈,麻烦您不要干扰我们两个。”蓝腾发现了一旁的木奚,木奚给他的压迫感已经超过了族长给他的压迫。

    “我对你们的战斗没兴趣,不过,我不希望你伤害若尘弟弟。”木奚笑了笑道。

    “前辈,虽然我不知道您有何居心,不过,你这么袒护他,他的身份可真的要遭到怀疑了。”蓝腾道。

    “反正,我不希望若尘弟弟受到伤害,至于你们怎么打,怎么办,不关我的事。”木奚道,倾城倾国的面容并没有任何的表情。

    “蓝腾!”蓝若尘咆哮着,冲向蓝腾。

    “哼,不管你是不是那个废物,你都会被我踩在脚下!”蓝腾道,在蓝若尘身上,他没有感受到任何危险的气息。

    蓝若尘一手握拳,向蓝腾发动了攻击,没有任何花哨,只有源力缠绕在上。

    “雕虫小技!炙炎拳!”蓝腾不屑道,也是握拳,同样是炙炎拳,在蓝辉手上施展和在蓝腾手上施展,感觉就是不一样,火红的元力缠绕在蓝腾的手上。

    “不管你是不是那个废物,总之,今天,你的命就交在这里吧!”蓝腾的脸上出现狰狞之色,手上火焰般的元力凝聚,虽然没有威压,可也让蓝若尘感觉到了危险!

    熊熊烈火在蓝腾的拳头上燃烧,蓝若尘体内,七彩的源力种子也是抽出一丝丝源力提供给蓝若尘。

    嘭,一声巨响!

    蓝若尘的身体倒飞,不过,七彩的源力也是缠绕在了蓝腾施展炙炎拳的手上,“嘿嘿。”蓝若尘的嘴角出现一丝笑容。

    七彩的源力很快就消散了,但是,蓝腾根本没有发现,有一丝的源力渗入了他的体内。

    察觉到蓝若尘的笑容,蓝腾有些愤怒,不管三七二十一,又是一拳炙炎拳,蓝若尘又一次被轰飞。

    “蓝腾!住手!”雄厚的男性声音响起,一个中年男子出现在正在比试的两个少年的面前。

    “父亲!”蓝若尘看到了来者,激动道。

    听到这一声呼唤,蓝灵主虎躯一震,转过身去,看着蓝若尘。

    “你是尘儿?”蓝灵主问道。

    “是的,父亲,我就是你的尘儿!”蓝若尘道,眼里有着晶莹闪烁。

    “哈哈,你果然是尘儿,这性格,没变!只不过,尘儿,你不是坠落山崖了吗?”蓝灵主问道 ...

    (。

    “孩儿命大,保住了一命。”蓝若尘将事情完整地告诉了蓝灵主,当然,除了天劫和源力的事情。

    “哈哈,不愧是我的儿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蓝灵主笑道。

    “灵主叔叔,你就不探查下他的底细吗?万一是假冒的!”蓝腾道。

    “蓝腾,你屡次欺负我儿,快滚!他是不是我儿,岂用你来判断!”蓝灵主厉声道。

    “哼!”蓝腾转身,离开了这里。

    “这位是木奚圣女吧,久仰久仰。”蓝灵主看到一旁默默地木奚,道,身为蓝氏宗族大长老,对天星位面的大宗门也是有一定的了解。

    “一介女流,何足挂齿。”木奚道。

    木奚虽然这么说,可蓝灵主也不敢怠慢,因为,木奚的实力,十个蓝灵主都不够看。

    “多谢圣女救助尘儿。”蓝灵主感谢道。

    “举手之劳。”提到蓝若尘,木奚甜甜一笑,道。

    “如不嫌弃,圣女可否到寒舍吃饭?尘儿,意下如何?”蓝灵主道,同时拉住蓝若尘。

    “可以啊,只不过不知道木奚姐姐会不会同意?”蓝若尘问道。

    “当然可以。”木奚答应道。

    “有圣女的帮助,犬子一定会绽放光芒。”蓝灵主道。

    “尘儿,带圣女回去。”蓝灵主道“我还有事务,就先行离去,告辞。”蓝灵主离开了。

    只剩蓝若尘和木奚,还有银王,两人一狼直奔蓝若尘那久违的家。

    今天第一更,还有两更可能下午吧。

    第二章 雪夜 壕有困惑

    (    蓝若尘的家中,因为多了一位尊贵的客人,而沸沸扬扬。

    “青莲圣女啊,久仰大名!”蓝氏宗族的年轻英豪们都来仰望这位来自大宗门的圣女。

    “圣女,来,以茶代酒,干一杯。”蓝灵主端起酒杯,道。

    “好。”木奚皓腕高举,端起茶杯,回敬道。

    “木奚姐姐,来,我若尘敬你一杯。”蓝若尘端起酒杯道。

    “若尘弟弟,小小年纪不学好,还喝酒。”木奚白了蓝若尘一眼,道,随即,抢过蓝若尘手中的酒,将自己手中的茶塞到蓝若尘的手中。

    “木奚姐姐,这。”蓝若尘无语,这姐姐,太彪悍了。

    更让蓝若尘目瞪口呆的是,木奚竟然直接将蓝若尘的酒喝了,由于不胜酒力,俏脸通红,看起来非常美。

    在场的男性,不管已婚未婚,看到木奚脸色红润的样子,都是兴奋不已。

    “木奚姐姐,你要喝酒就直说嘛,为什么抢我的酒。”蓝若尘道。

    “小孩子不能喝酒!”木奚瞪了蓝若尘一眼,道。

    蓝若尘不敢说什么了,他的实力可没有这位姐姐强大。

    “真不愧是圣女,连喝酒都是这么好看。”有个年轻人道,他正~长~风~文学 ww值气血旺盛的时候,雄性荷尔蒙分泌过量,木奚那倾城倾国的容貌已经烙印在他的脑海里。

    “这位就是青莲圣女木奚吗?果然,倾城倾国,好羡慕。”少女的赞叹响起。

    “心雨妹妹,你以后也会是美女哦,说不定比我还要美呢。”木奚捏了捏蓝心雨的小鼻子,道。

    “真的吗?那太好了。”木奚的夸赞使蓝心雨非常开心“若尘哥哥,你听到了吗?木奚姐姐说我以后也会和她一样漂亮。”蓝心雨的大眼睛已经弯成月牙形的,拉着蓝若尘,道。

    “听到了,听到了,心雨,你以后肯定不会输给木奚姐姐的。”蓝若尘无奈道,转身离开,只留众人在晚宴上。

    时间过得飞快,没过多久,已经到了深夜,众人已经离去。

    夜色中,木奚沐浴着雪白的月光,眼里,闪过晶莹泪光,泪水顺着木奚绝美的脸滑落。

    “花,再美,终有凋谢之日,宗门再强,也有没落之时,只不过一切来的太突然,我还来不及反应,天莲谢,魔魁盛,千古江山,一刻易主。”木奚喃喃道。

    “好诗,好诗!木奚姐姐,你怎么还没睡呢?”少年的声音响起。

    木奚吓了一跳,循着声音,在屋顶上,坐着一个少年,少年的侧脸在月光的照耀下异常的英俊。

    “若尘弟弟,你说你半夜不睡觉,跑屋顶上去干嘛?”木奚拍了拍丰满的胸脯,舒了一口气,道。

    “我,太久没回来了,享受一下家的月光,倒是木奚姐姐有点奇怪啊,半夜不睡觉,来这里吟诗。”蓝若尘慵懒道。

    “这个,我只是缅怀一下我的家乡罢了。”木奚连忙道。

    “天莲谢,魔魁盛,难道天莲教被魔魁门灭门了?”蓝若尘听到这一句,问道。

    蓝若尘的这一句话,击在了木奚心中的柔软上,木奚的眼泪划过脸庞,泪水滴落在地上。

    “木奚姐姐,发生了什么事?”蓝若尘问道,同时,跳下屋顶。

    “若尘弟弟。”木奚哭着,跑向蓝若尘,蓝若尘虽然才11岁,却有1米7的身高,看起来像个15,16岁的少年,不过木奚的身高和蓝若尘相差无几,两人就这么零距离拥抱在了一起。

    木奚胸前的丰盈柔软地压在了蓝若尘的胸膛,俏脸上布满了泪痕,给人一种怜惜感,淡淡的清香传入了蓝若尘的鼻子中,让蓝若尘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不过,他不敢推开木奚,因为她被牢牢抱着,一动手,就会碰到柔软的地方。

    “若尘弟弟,天莲教……”木奚嗫啜道。

    蓝若尘的手穿过木奚的腰间,搂着木奚不堪盈盈一握的腰肢,道“木奚姐姐,发生了什么吗?”

    木奚抬起充满泪痕的红颜,道“就在你失踪的那天,因为异常,师傅,她进入顿悟状态,闭关修炼,正是因为师傅这次闭关,魔魁门,竟然按耐不住,攻打天莲教。”

    蓝若尘此刻想安慰木奚,却不知该说什么,只能轻抚木奚光滑的脊背。

    木奚也不管此刻的蓝若尘是不是在揩油,继续道“就在师傅闭关的一天后,魔魁门大军压境,攻打天莲教,由于师傅不在,魔魁门攻打天莲教不过一天,天莲教大败,死伤无数。”

    “这魔魁门,太卑鄙了。”蓝若尘愤愤道。

    “这还不算什么,魔魁门进攻天莲教后,并没有善罢甘休,当时我的师姐,雪莲圣女,极力反抗魔魁门的进攻,可是,魔魁门的畜生,击败了师姐后,竟然轮番**了师姐,师姐为了清白,自杀了。”说到这,木奚哭的更大声了。

    “魔魁门,我木奚,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木奚狠声道。

    看到木奚这个样子,蓝若尘也是吓了一跳,他第一次见到对他人冷若冰霜的木奚竟然会放出狠话。

    “若尘弟弟,你知道吗?魔魁门那群混蛋,竟然在天星莲中,将闭关的师傅找了出来,令师傅走火入魔,敌我不分,最终被他们带走了,只有我,启用传送阵,带着宗门里的一些重要法门,逃走了。”木奚眼睛已经红肿了,因为流泪过度而伤心欲绝,最终,无力地闭上了眼睛,她的头发从黑色变成了银白色,冰冷的气息从她的体内逸散而出。

    冰冷刺激着蓝若尘的神经,他感到了不适感,木奚强横的元力涌入蓝若尘的身体,虽然本质上源力可以碾压所有的元力,奈何元力的量实在太多了。

    蓝若尘的身上渐渐地结冰起来,而木奚,感觉不到外界的变化,仇恨,悲伤,充斥在她的内心,她的娇躯,也覆盖上了一层洁白的坚冰。

    “木奚姐姐。”蓝若尘艰难地呼唤着,不过,木奚并没有任何的反应。

    “呜。”蓝若尘感到了痛苦,不仅是体表,就连他的内脏也是覆盖了一层坚冰,他的体温骤降。

    元力扩散,整个蓝氏宗族,下起了雪,一片片晶莹的雪花落下,这并不是木奚刻意地操纵,而是自动扩散。

    雪地上,只留下两个银白色头发的男女相拥在一起。

    木奚的元力在蓝若尘的体内肆虐,可是,木奚并没有任何的反应,她的道心竟然开始崩溃,修为时而高,时而低,蓝若尘体内的冰属性元力也是如此,时而狂暴,时而温和,这种感觉,令蓝若尘痛苦地龇牙咧嘴。

    蓝若尘艰难地控制着体内的源力种子,可是源力种子之上凝聚了一层厚厚的冰,源力运转如同龟速。

    “不知道这么做好不好,不过也只能这样了。”蓝若尘的脑海里闪过了一个念头,思索了一会儿,他还是决定实行。

    “木奚姐姐,对不起了,迫不得已的。” ...

    (蓝若尘艰难地伸出冻僵了的手,抓住了木奚的腰带。

    木奚此刻并没有发现自己的衣带已经被眼前的少年渐渐地解开,她完全无意识了。

    就在蓝若尘解开木奚的衣带的一瞬间,在木奚的长袍上用力一扯,木奚身上的衣物全部被蓝若尘扯了下来,衣物刚脱离木奚的娇躯,就化为了冰屑,消失了。

    失去了衣物的庇护,木奚完美的娇躯暴露在天地中,发育成熟的身体展现在蓝若尘的眼前,蓝若尘的鼻子有热流流出。

    不过,木奚仍然没有醒转过来的意思,就连衣物被尽数褪下也没有任何的反应。

    冰冷感充斥着蓝若尘的身心,他咬了咬牙,意识开始陷入迷茫,木奚再不醒来,蓝若尘就要被完全冻成冰雕了。

    “木奚姐姐,都这样了,你还不醒啊,不知道,这么做,好不好。”蓝若尘咬了咬牙,道。

    他伸出已经冻僵的手,竟然一把抓住了木奚的丰盈,一股温热柔软感传递到他的脑海,不过他没有任何心里去享受这种感觉,为了唤醒木奚,他只能更加用力,而不是轻柔的触碰。

    渐渐的,蓝若尘感觉到了一点凸起,他苦笑着,“木奚姐姐,我都这样了,你怎么还不起来啊。”

    无奈,蓝若尘只能更加用力地揉搓,在雪白的丰盈上留下了爪印。

    “呜。”木奚轻声,柳眉微皱,似乎感觉到了身体的不适。

    “醒过来啊,木奚姐姐。”蓝若尘艰难地吐字道,手指越来越僵硬,最终停留在木奚雪白的娇躯上。

    没多久,木奚醒转,不过,她的眼前,是已经成为冰雕的蓝若尘,并没有发现自己身体上的变化,担心道“若尘弟弟,没事吧?”同时,收敛元力,呼啸的冰属性元力停止躁动,蓝若尘的体温渐渐地恢复了正常。

    蓝若尘恢复了意识,不过,他的眼前,是白花花的娇躯,他苦笑着,他的手,还抓着两团丰盈,他竟然还捏了两下,感受到了柔软。

    木奚感觉自己胸前的不适,和蓝若尘怪异的表情,感到了不解,低头看向自己的身体,不过,她看到自己身无寸缕,胸前还有一只手,她尖叫了,不过,当她发现这还是半夜,还在室外,便停止了尖叫。

    “蓝!若!尘!”木奚恶狠狠地叫着,同时,元力凝聚成一件衣袍,将她的娇躯包裹。

    “木奚姐姐,这不关我的事,我都快被冻死了,你还没醒来,我只能这样刺激你醒转了。”蓝若尘无奈道,但却在回味着什么,仿佛刚才那温热柔软的感觉还意犹未尽。

    “去死!”木奚娇嗔道,体内的元力爆发,将蓝若尘振飞。

    蓝若尘倒地,竟然闭上了眼睛。

    木奚看到被自己轰飞的蓝若尘闭上了眼睛,焦急地往前跑去。

    “若尘弟弟,没事吧?”木奚焦急道,“对不起,我不该这样的,我太紧张了。”木奚的眼里又出现了泪光,蓝若尘此刻对她来说是唯一的亲人,她不想失去他。

    “咳咳,放心啦,我还没那么脆弱。”蓝若尘睁开了眼睛,假装咳了一声。

    “没事就好。”木奚仿佛已经忘记蓝若尘不久前对她做的轻薄事,只担心蓝若尘的安全。

    “对了,木奚姐姐,我答应你一件事,等我强大起来,我定然会去拜访魔魁门,将他们灭门,为你重建天莲教。”蓝若尘道,他的黄金瞳里闪烁着一丝狡黠,他这么做,只是为了转移话题。

    “嗯!我相信若尘弟弟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木奚道,“不过,若尘弟弟,你刚才做的太过分了。”

    “啊!”蓝若尘惨叫,不过不敢太大声,雪地里,银白色头发的男女正在追逐,少年愤力狂奔,少女在背后追着,只不过,没人能够看到这种场景。

    今天更新到,实在不会写这种的,写不好,不要介意。

    第三章 宗族藏经阁 壕有困惑

    (    蓝若尘和木奚就这么在雪地上追逐到了早上,二人都没有使用元力,天刚蒙蒙亮,二人气喘吁吁的瘫坐在雪地上。

    “木奚姐姐,放过我吧,我实在跑不动了。”蓝若尘求饶道。

    “别想!你做的事和那种事已经差不了多少了!”木奚“恶狠狠”地瞪着蓝若尘,美目里流光闪烁。

    “姐姐,您大人不记小人过,饶过我一回吧。”蓝若尘道,脸上充满了期待,生怕木奚不原谅他。

    噗嗤,看到蓝若尘这种模样,冷若冰霜的木奚也是露出了笑颜。

    “若尘弟弟,没想到你小小年纪不学好,昨晚竟然做出那种轻薄的事情。”木奚俏脸通红,娇嗔道。

    “我只是想刺激你醒过来罢了。”蓝若尘无奈,他都快冻死了,手指僵硬,根本没有感觉到什么,只有解冻之后,他才感觉到手上那种美妙的快感。

    “哼,你既然碰了我,我可是会怀孕的哦,要对我负责。”木奚猜测蓝若尘对某些方面的知识有漏洞,**道。

    “啊?不是吧?”蓝若尘瞪大了眼,他对这方面的知识确实有空缺,就这么上了木奚的当。

    “那岂不是说我要做爸爸了?”蓝若尘突然兴奋道。

    “额,。长.风。文学 ww这个,有可能。”木奚扶额,这小子竟然没有任何羞愧感,反而兴奋起来。

    “耶耶耶,我要做爸爸了。”蓝若尘天真地道,没办法,他还是十一岁的少年啊,对这些简直是一片空白,除了男性对某些地方的本能反应,他还真什么都不懂。

    “木奚姐姐,你说会是男孩还是女孩?”蓝若尘黄金瞳中充满了期待,问道。

    “我怎么知道,是你自己弄得。”木奚白了蓝若尘一眼,这小子,怎么这么不安分啊,她内心羞忿,本想**这个天真的小家伙,没想到,越说,这个小家伙越兴奋。

    天渐渐亮了,雪也渐渐地溶解了,两个人也是恢复了体力。

    只不过,蓝若尘的衣服,被熔化的冰浸湿了,一股透心凉让他直打冷颤,体内的冰熔化,也是让他瑟瑟发抖。

    “冷死我了。ww”蓝若尘发抖着,道,他被冻坏了,直到源力种子上的一层坚冰熔化,他才有所好转。

    “若尘弟弟,你没有事吧?”木奚担心道,美目中尽是柔情。

    “没有什么问题,还好我福大命大。”蓝若尘道,体内的源力种子运转,源力充斥着他的经脉,驱除寒气。

    “对不起啊,若尘弟弟。”木奚的美目中充满了歉意,对于蓝若尘对她做的轻薄事,已经抛到了九霄云外,就怕蓝若尘出事。

    木奚将蓝若尘抱入怀中,她身材高挑,甚至比蓝若尘还要高,她本想安慰蓝若尘的,但蓝若尘的头被挤压在两团柔软之中,难以呼吸。

    “木奚姐姐,你,太大了,压的我好难受,呼吸困难啊。”蓝若尘道,同时,灼热的空气呼出,木奚感觉胸部上有热流,让她有一点点难受,更是因为蓝若尘的语言**,本就通红的俏脸仿佛能滴出血一般,更红了。

    “哼,你不是觉得这样很舒服吗?竟然还敢回味。”木奚用力,将蓝若尘的头全部埋在了自己的胸前,两团柔软压迫着蓝若尘有点窒息。

    “木奚姐姐,快放手啦,不然就要死了。”蓝若尘道,他根本就无法体会那柔软的感觉,缺氧窒息感充斥着他的大脑。

    “哼,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吃姐姐的豆腐。”木奚娇哼一声,放开了蓝若尘,蓝若尘大口大口狼狈地呼吸着,脸色通红,不是因为害羞,而是因为窒息。

    “木奚姐姐,你太暴力了,怎么说我也是孩子他爹。”蓝若尘道,眼睛在木奚的娇躯上扫视着。

    “你。”木奚俏脸上出现一丝怒容。元力凝聚一个冰锥,向蓝若尘跑去。

    “姐姐,用不着这样吧?”蓝若尘往后跑去,要是这个时候让木奚逮住,可是要他好看的。

    蓝氏宗族,此刻还是一片宁静,只有两个人在追逐着。

    “年轻人,就是有活力啊。”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出现在二人的耳边。

    “父亲。”蓝若尘躬身,拱手作辑道。

    “大长老。”木奚站着,微笑道,毕竟,实力为尊。

    “呵呵,尘儿啊,你是不是还没有什么修行功法和武器,走,父亲带你去弄部功法和好一点的武器,木奚小姐,也一起来吧。”蓝灵主道。

    不过,话一出口,蓝灵主就感到了不妥,天莲教,对蓝氏宗族而言,那是一个庞然大物,蓝氏宗族的功法木奚怎么可能看的上眼。

    “嗯,好的,多谢大长老的好意。”木奚答应了下来,这让蓝灵主有点儿不可思议,但是,他不知道,天莲教,已经被灭门了。

    “尘儿,你先带圣女回去吃顿饭吧,等我处理完事务,便会来找你。”蓝灵主道。

    “是,父亲。”蓝若尘道。

    回家的路上。

    “木奚姐姐,你真的要和我一起去挑选功法吗?”蓝若尘问道。

    “嗯。”木奚臻首轻点。

    “木奚姐姐就没有更好的功法吗?”蓝若尘问道。

    “我只带了天莲教的传承功法和天莲教的一部分资源,毕竟,我只能掌控这一些资源,虽然不算多,但是也堪比一个小家族了吧,只不过,宗族已经覆灭,我也别无选择。”木奚道。

    一回到家,银王就奔来,扑倒了蓝若尘,伸出舌头舔着蓝若尘。

    “银王,别闹,痒,你实力比我还强,竟然这么幼稚。”蓝若尘笑道,他忽略了,银王虽然有庞大的身躯,不过,它只有几个月大,心性还是比较稚嫩,灵智还未开启。

    虽然说妖兽的实力比同阶人类强,但是它们智慧不如人类只不过寿命比人类长。

    “对了,木奚姐姐,另一只狼崽子呢?”蓝若尘问道,当初!木奚也是抓着一只小狼。

    “被魔魁门抓走了。”木奚道,当初她为了宗门,亲临风啸狼巢,可是,没过多久,小狼就被魔魁门带走了,只剩下蓝若尘的那头银王。

    “若尘哥哥,你回来了。”少女惊喜的声音响起,蓝心雨娇小的身体冲出房屋,霸道地拉着蓝若尘进屋,“木奚姐姐,你也进来吧。”

    “对了,心雨,娘呢?”蓝若尘问道,屋子里,并没有薛玉蝶的存在。

    “娘在上次你失踪之后,被爹赶走了,不知去向。”蓝心雨道。

    对于薛玉蝶,蓝若尘并没有好感,也说不上厌恶,毕竟那是蓝心雨的亲娘,不过,薛玉蝶被赶走,蓝若尘内心还是有些哀伤,虽然这个“娘”对他语言上非常的刻薄,不过,至少也是照顾了他的衣食住行。

    但是,蓝心雨却没有因为自己的娘被赶走而感到悲伤,毕竟,她认为,就是因为她的娘,把她最亲爱的若尘哥哥赶走了,虽然此刻蓝若尘回来了,但 ...

    (蓝心雨仍然不原谅她的娘亲。

    早餐过后没多久。

    “尘儿,走吧。”蓝灵主的声音在房屋的门口响起,对蓝若尘道。

    “心雨,一起去吗?”蓝若尘对蓝心雨问道。

    “不用了,我已经挑选了自己想要的功法,至于是什么,族比再说。”蓝心雨俏皮道,吐了吐小舌头。

    “那我走了。”蓝若尘道,和木奚离开了。

    走出房屋。

    “父亲。”蓝若尘道。

    “哈哈,尘儿,你竟然可以修炼了,我很欣慰啊。”蓝灵主拍了拍蓝若尘的肩膀,道。

    “没什么,运气罢了。”蓝若尘道。

    “喜欢什么武器?”蓝灵主问道,“尘儿,我带你去铸造阁去。”

    “父亲,武器,孩儿觉得暂时没必要。”蓝若尘道,他有器胚,虽然因为实力限制不能发挥多少威能,但那是最适合他的武器,至于器胚是刀是剑,蓝若尘没有考虑过,他觉得以后再去考虑也不迟。

    “为什么?”蓝灵主问道。

    “父亲,孩儿觉得,武器乃身外之物,自身根基才是关键,而且,我有一块神材,等需要武器,我自己会想办法。”蓝若尘道。

    “哈哈,不愧是我儿子,那,我们到宗族藏经阁!”蓝灵主大笑着,道。同时,伸手,拉着蓝若尘往前走。

    很快,三人到了一个宏伟的建筑前,这个建筑,呈现塔状,有五层之高,发出一股股的书香,横匾上面写着三个烙金大字“藏经阁”!

    也许有读者不明白木奚为什么会变成银发,三步白头知道吧?伤心过度头发自然变白了。

    创世录本源之子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