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空间种田之农女国医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5 部分阅读

    猛一抽搐,秦阳雪的心提到了嗓眼,她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心跳陡然快了,呼吸跟着急促。

    沉沉睡着的秦澜,面现痛苦的神色,四肢的抽搐没有停nAd2(

    秦阳雪的心中一起一跌,抽搐,剧痛,这意味着最好的结果或是最坏的结果会出现!

    玉手一点点的握紧,指甲紧紧嵌在手心。

    秦阳雪心中默默数着,“五,四,三···”还有这区区几秒,秦澜的生死就在一线!

    夭儿闭上眼睛不敢再看,紧咬着嘴唇,身子都在颤抖。

    一!

    眉头一紧,秦阳雪蓦地抬手,在秦澜身上扎过银针的地方飞速掠过,只听得见一声声轻响,银针针尖落地清脆的细响。

    秦阳雪全副心神已经如同出窍了一般,目光又愣又直。

    只见秦澜喉部微微一隆起,像是有东西滚滚而上一般,鼻尖也紧随着微一抖动。

    秦阳雪深吸进去一口气,随着气若幽兰,秦澜的口鼻中涌出深黑的暗红,蜿蜒顺着嘴角脖颈流淌下来。

    从他口中吐出来的血,渗到衣料中顿时留下了一大片黑色印记,落到青石地面上,甚至能听见“嘶”一声烧灼的声音,地面上冒出一缕幽幽上升的烟线。

    秦阳雪身子一颤,长舒了一口气,娴熟的端来温水,一咬牙把秦澜的身子从榻上拖起来,微一用力把他的头摁进了水中。

    撑不住极大的体力消耗,整个人瘫软的坐在地上。

    片刻之后,水盆中的清水黑了一片,只是略带着几点血丝,看不出一星半点血液的颜色。

    夭儿几乎是一直随着秦阳雪的呼吸频率,一呼一吸,终于缓过劲来。

    秦阳雪连换了四盆水,秦澜口鼻中喷出来的血才终于恢复了红色,但还有些淤血没有除去nAd3(

    血水中漂浮着油脂一样的一层黑膜,能透光,一般人几乎看不出来。

    但是秦阳雪心中一沉,一声不响倒掉了盆中的血水。只见屋后的草地上,四盆血水泼上去之后,草色变成了深绿,土壤沾上的水迟迟干不掉。

    别人看不出什么端倪,秦阳雪心里最清楚。现在秦澜身上的剧毒有一部分留在了土壤里面,这里的青草,明早就会变得焦枯而死。所以趁着今晚上,她必须把这里也解决妥当,不能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把秦澜脸上身上沾上的血水擦干净,又换了一件上衣,血腥味一去,顿时就没什么大问题了。

    秦澜还是安稳的睡着,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了无痕迹。秦阳雪把他抱回床上后,轻轻扳开了他的嘴,舌苔稍稍能看出来了,毕竟想把毒药根除,没有立竿见影的功效。

    茅屋中还有些血腥味没有散去,秦阳雪点上一把艾草,香气弥漫,顿时把浓重的血腥中和化去。屋门敞开,阳光金粉一般的光泽洒进来,芒草和艾草的香气混合,在阳光下又甜又暖。

    秦阳雪心中如释重负,整个人忽然撑不住极大的体力消耗,瘫软的坐在地上。

    重重喘了几口粗气之后,身后的桌子似乎有些震荡。秦阳雪忽然记起来,她是不是忘了什么!

    一回头对上某人愤恨的几乎快要把人生吞活剥的目光。

    ------题外话------

    求收求收~么么哒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第十六章 异能植物 1 首推求收

    ?

    秦阳雪心中如释重负,整个人忽然撑不住极大的体力消耗,瘫软的坐在地上。

    重重喘了几口粗气之后,身后的桌子似乎有些震荡。秦阳雪忽然记起来,她是不是忘了什么!

    一回头对上某人愤恨的几乎快要把人生吞活剥的目光。

    妈呀!

    夭儿身上封住的岤道还没解呢!

    秦阳雪身后一阵恶寒,顿时就想买块豆腐一头撞死,脸色变成了一棵白菜,又绿又白煞是精彩。

    手抖着走到桌子前,几下解开了夭儿的岤道。秦阳雪还没喘口气,就被某只妖灵一把揪住了衣襟。

    “秦阳雪,你自己是铁打的是不是?你个疯子,不要命了啊!”

    夭儿毫不温柔的把她拎在了半空晃来晃去,像极了被俘虏的战利品被挂在肩上耀武扬威。

    秦阳雪浑身上下都快要散架的阵势,那还有力气反抗,意味深长的笑着看一眼夭儿,下一秒眼前的嚣张家伙霎时倒地。

    对上夭儿不可置信的目光,秦阳雪拍拍手,嘴角带着一抹笑:“你现在可不能在外面待久了,这次帮的大忙我记住了,想提什么条件就等下次吧!”

    夭儿气得炸毛了,咬牙切齿的巴不得冲上去把秦阳雪摁到地底下,不见为快。

    靠之靠之,秦阳雪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狡猾了?

    敢!骗!她!

    呜呜,可怜她费了那么大劲去帮忙,可怜她煽情啊!

    秦阳雪一张小脸笑得仿佛三月里的艳阳,青柳拂面,还不忘满心快意的捏捏夭儿的脸颊,“夭儿,我现在就送你回去好了!”

    夭儿一双水灵的大眼睛瞪的浑圆,气恼的想要说什么,但是嘴巴又张不开了nAd1(

    空间再次开启,秦阳雪把夭儿送回了空间里的静羽阁,一切妥当之后,先行离开。

    夭儿只眼巴巴地看着自己被这个可恶的家伙摆弄来摆弄去,又眼睁睁地看着她自己离开,竟然毫无办法的只能生闷气。

    秦阳雪前脚一走,夭儿的封印紧跟着解开,可惜,没有秦阳雪的气息,空间不可能自行开启。

    于是,只听某个远在天涯又近在咫尺的地方传出来一声暴怒的吼叫,响彻云霄,壮观不已。

    “秦阳雪,你给姑奶奶我等着!”

    秦阳雪一字不漏听在耳朵里,心中暗自好笑。她何尝不想让夭儿陪着自己再一起生活,但是这样必定会冒着极大的风险。她和秦澜毫无征兆的闯入这里,本就已经引人注意,若是在凭空多出来一个大活人······

    好吧夭儿,我等着!

    月色缓缓挪动,星辰铺展开夜幕,天色暗了下来。

    秦阳雪一天没吃东西,这才发觉肚子饿了。饥肠辘辘中,想起白天白珞送过来的烙饼还剩下不少,于是拿起几张面饼塞到嘴里充饥。

    其实在璇玑的时候,她平时很少吃饭,就是偶尔有兴趣,也仅仅是尝尝口味如何而已,跟充饥没有半毛钱关系。

    过不了多久,秦澜悠悠转醒,等听到他顺畅的一口气呼出来,秦阳雪心里的重担也终于放了下来。

    “姐,我怎么睡了这么久?”

    秦澜迷糊的揉揉眼睛,腾地从床上跳了下来nAd2(

    “没什么,不就多睡了一会儿吗!”秦阳雪把脸转向另一边,面色淡定。

    “哦。”秦澜若有所思点点头,“那我还是继续睡吧。”

    话音未落,整个身子又重重砸在床上,入睡奇快。

    秦阳雪只听得肉疼,小祖宗,这可不是锦被,是石头床啊!

    睡觉习惯太糟糕,照这么砸下去,脑袋不给磕坏了才怪!

    秦澜睡沉了,秦阳雪还是有些隐忧,于是接二连三试他的鼻息,还好没什么异常。

    天边乌云堆叠,皎皎明月被掩住了一半,光华顿时黯淡了不少。

    秦阳雪抬眼看天,嘴角带上一抹轻笑。月黑风高,好天气!

    屋后荒芜的小菜园里,白天泼上的毒药还没处理掉,正好趁着夜深人静,家家大门紧闭,把这件麻烦事解决一下。

    翻出一顶草帽带在头上,秦阳雪刻意向下拉了拉帽檐,遮住了半截脸。

    只见夜色中,木门“吱呀——”一声推开,又很快和尚,窄窄的门缝中闪出一道人影,旋即消失在夜色中。

    屋后菜园。

    这里因为许久都没有人打理,杂草茂盛,荒草齐膝,藤蔓满墙。秦阳雪低下身子,很容易就被这些疯长的植物遮掩住了。

    她手中是一瓶配好的药水,药性很浅,用在此处正合适。

    秦阳雪谨慎环顾一下四周,确信没有人后,打开药瓶上的塞子nAd3(药香扑鼻而来,浓郁的散不开。秦阳雪鼻尖微翘,不过是从返魂丹上蹭下来了一点而已,气味还是这样浓,可是这丹药,才是五品而已啊!

    玉手一扬,秦阳雪猛然察觉,身后有动静!

    回身的刹那,手中的药水和袖珍药瓶却已经脱手而出,横着飞洒出去。

    不好!

    秦阳雪眉间一紧,拢拢领口,目光顿时结了一层霜。手中闪出三枚银针,暗暗聚了气,再一转身,银针也跟着她的身体幅度飞旋出去。

    只听见“喵呜——”一声凄凄惨惨的叫声,一只花猫从墙头上跌了下来,三根银针的威力不容小觑,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家伙只能在地上痛苦地扑腾。

    秦阳雪柳眉微蹙,哭笑不得,走近墙根,把不幸中针的这只惨猫抱了起来,拔出了它身上银光闪闪深入皮肉的三根银针,一松手,那猫儿便夹着尾巴跳走了。

    身边归于宁静。

    秦阳雪这次慎之又慎,等了半晌再听不到一点儿风声之后,从怀中掏出一只小小的锦袋,用金丝绣着如意,在夜幕下也是金光不减,煞是耀眼。

    扎口的银绳松开,袋内冲出一阵奇香。秦阳雪把袋中的东西倒在掌心中,原来是一些种子。

    夭儿可谓是仁至义尽了。被她送走时,还不忘留下一包花种菜种,秦阳雪微微挑眉,果然就是夭儿了解她!

    这片园子里刚刚撒过药,虽然只是皮毛但,是对付渗进土壤里的毒药已经绰绰有余。她向来不喜欢把有用的东西浪费掉,现在把菜种种下去,有她的返魂丹做肥料,说不定会有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第十六章 异能植物 2

    ?

    这片园子里刚刚撒过药,虽然只是皮毛但,是对付渗进土壤里的毒药已经绰绰有余。她向来不喜欢把有用的东西浪费掉,现在把菜种种下去,有她的返魂丹做肥料,说不定会有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

    这些种子是夭儿从空间里找到的,肯定跟璇玑挂钩,所以种下去没什么大麻烦。

    秦阳雪在各处都撒上菜种之后,再次把挖开的几条土沟填上,翻几遍土后看起来平整多了了。

    从河边打来水后,秦阳雪均匀的浇了一遍,等到干燥的土壤都被润湿之后,散出来一股泥土的清淡气味。

    大概没什么大问题了,秦阳雪紧紧衣领,转身回屋。夜里风大,她可没什么怪癖,自然没兴趣被吹个伤寒什么的。

    翌日。

    秦阳雪醒的很早,昨日昏天黑地睡了整整一天的秦澜竟然也早早醒了!

    门外薄雾中,冉冉一轮红日似在云遮雾掩的轻纱中缥缈来去。

    奇怪的是这个处处娇生惯养的弟弟,一睁眼竟然没提什么肚子饿了之类的话。秦阳雪狐疑的看着,秦澜手忙脚乱的洗洗脸,转身就要推门出去!

    “等等,你去哪!”秦阳雪满脸黑线,抿唇回过头去,叫住了前脚已经迈出门槛的秦澜。

    老天,难不成是是来了这几天就玩野了!?自己身体是个什么状况秦澜不知道,可是她这个做姐姐的清楚。

    “我啊,抓鱼去!”

    秦澜收回探出门外的身子,显得很兴奋。

    捉鱼!秦阳雪脸色一沉,“天这么冷,你去捉什么鱼?”

    “姐,这个你就不知道了nAd1(”

    秦澜说的头头是道,丝毫没有察觉出秦阳雪脸上的暗色,“小珞她告诉我了,现在河水解冻不久,水底下鱼儿在水底下困了一冬,这几日太阳好,都从涧里游出来了。这会儿鱼又多又肥,正好可以去下河逮鱼!”

    秦阳雪抬头上下打量他一番,“你先看看你自己的身体再说!河水刚刚解冻,正是刺骨伤人的时候,这时候下河去捉鱼,你那小身板受的住冻吗?”

    “姐!”秦澜一看她不同意,忙粘了上去,“小珞陪我一起去呢,不会有事的!”

    抬头瞥他一眼,秦阳雪不答话,秦澜小心瞅瞅她的脸色,一看不像生气的样子,反身推门就一溜烟跑出门外去了。

    秦阳雪无奈叹气,秦澜要去,她拦不住。不过既然有白珞那个小姑娘陪着,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秦澜走后,秦阳雪从破窗向外看一眼,屋后的小园中,竟然平添了许多光鲜亮丽的绿色,是大片的菜叶,一蓬一蓬聚拢在一起,荒草几乎不见踪迹了。

    她心中一惊,鬼使神差就朝着屋后走去。

    走近一看,绿意之中竟还掩藏着点点红黄!秦阳雪忙俯下身去,拨开茂密的菜叶,眼前一片亮眼。

    这些植物生长奇快,出乎意料。竟然在一夜之间,扎稳了根,生出了茎叶,更不敢置信的是,连果实都长出来了!

    秦阳雪绕着小菜园前后左右走了几圈,惊愕不减之前。

    简直是惊悚!一夜之间,荒芜的小园子里一下子果蔬丰满起来。

    夭儿给的菜种子也真是齐全了,什么白菜萝卜莴苣芹菜样样不少,还有些青椒和彩椒,绿荫伞盖似的遮掩下,几个橙黄铯的大南瓜问问落在地上,足有七八斤沉nAd2(

    几棵扁豆和芸豆的藤蔓已经沿着低矮的土墙攀援上去,唯独豆粒还没成熟。

    秦阳雪心里已经炸开锅了,夭儿这家伙什么时候也变得神通广大了?在璇玑大陆的时候,这些东西可是很少见,不知夭儿是怎么搜罗来了这么全的菜种!?

    再加上她炼制出来的丹药的药力,这些植物就像着了魔似的疯长起来,幸而这个小破院子没吸引太多的目光,不然她还不得被当成是鬼附身了!

    话说秦阳雪心里其实也是乐开花的,她的算盘很精明。

    虽说璇玑大陆的时候,对于秦家而言,金钱完全没有任何概念。而现在不一样,她和秦澜的处境不容乐观,简言之就是极度贫困到了揭不开锅,吃完上顿没下顿的状态。

    一连这几日,虽然有白珞一家人好心帮衬着,但是总不能一直靠人家接济过活,这也不是长久之计。

    不过,照着菜园里的蔬菜长势,眼下最大的难题,立马就可以迎刃而解了!

    他们现在最缺粮食,当然也缺银子。手中的碎银已经少的捉襟见肘,坐吃空山的日子也维系不了几天了。

    乡村里应该是有集市的,这么多蔬菜,一时半会两个人也吃不掉,只需留下一小部分,再留下种子,卖掉正好解了燃眉之急,手头上也该宽裕一些了。

    ------题外话------

    文文首推过了,马上进入观察期,请大家继续支持哦づ ̄3 ̄づ

    爱你们╯3╰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第十七章 天上掉下和氏璧 1 求追文

    ?

    秦阳雪心中盘算着,趁着秦澜到溪里捉鱼去了,天色也还早,这里的事情白珞的娘亲一定是了如指掌的,倒是可以找她详细打听。

    两家离得很近,几步远,看到秦阳雪忽然来了,白珞的父母有些吃惊,但还是热情迎她进了屋。

    秦阳雪打量一下,一身行头和准备买的货物都准备好了,看样子是准备赶集去了。她今日来,倒还真是碰对了时候!

    “妹妹过来,有什么事吗?”白珞的娘亲满腹狐疑的打量着秦阳雪。

    “嗯,其实也没什么。”秦阳雪轻咳几声,把脸转向一旁,就怕话到嘴边说不出口。“今天正赶上咱们村子的集市吗?”

    “哦,你是问这个呀。”少妇笑着点头,直至身边堆放的一大堆东西,“可不是吗,你看我们这不是正准备的些鱼干野菜还农闲时候编的竹篮一并带到集市上去卖!”

    “这么多!”

    秦阳雪微微瞠目,心下暗自数了数数目,这些野菜乡下很常见,销路大概不在于此。

    白珞娘亲温婉笑笑,“妹妹你是不知道,今儿是三月初九,是咱们这一带的大集,不仅是周边村子里的人会来,还会有外面大户人家的客商呢!他们吃惯了山珍海味不免口腻,还正是喜欢咱们这里漫山遍野的清口野菜!”

    秦阳雪点点头,心里暗暗盘算◎夜一夜之间长出来一众蔬菜,个头不算极大,品相却都是极佳的顶好货,又赶上这么一个人多的市场,应该不会卖不出去。

    于是转身轻笑说道:“不知能不能麻烦姐姐你帮个忙?”

    “你说就是,千万别说什么麻烦不麻烦,这不是折煞我们吗!”

    “我们家从前在后山有片菜地,偶尔有家里人过来打理打理,今日正赶上熟了一大批菜,我这正愁怎么办呢nAd1(”

    秦阳雪抬头,停了停接着说,“我早些日子也一直待在京城里,对做生意这些事情一窍不通,要我去买东西,只会亏了本。不知可否劳烦你们二位,今日去赶集是顺带着把我家那一批蔬菜给捎着,胡乱卖个价钱也就可以了。”

    “原来就是这个呀,我还当是什么大事呢!”少妇找出几根麻绳,利落打起结,“这有什么麻烦的,你快些去拿了来,我被一并捎去卖掉就是了!”

    秦阳雪算是欣喜,但还是在意料之中,于是道过谢后,回屋收拾好了东西。因为很占便宜的身体素质,挪动这些大块头的东西对她来说也并不费劲。

    白珞的父母很快就离开了,村子里的青壮年和大姑娘小媳妇也都走了大半,整个不大的村子显得有些空荡荡的,但是也比平日里鸡鸣狗吠地多了一份清静。

    秦阳雪没事可干,坐在小茅屋里手里拿着种子,四面观赏,心里想着秦澜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夭儿果然是最大的助攻,这些小小的菜种帮了她大忙,至于剩下的花种,该日抽空也一并种下去,说不定再长出些什么奇花异草,或许能挣个风生水起!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第十七章 天上掉下和氏璧 2 求收啊

    ?

    秦澜万分愕然看着画风突变的秦阳雪,心里一丝窃喜。于是窃笑一下,立马换上一副浑身上下多灾多难的模样,哼唧着说着,“姐,我头疼!”

    一看他这样,秦阳雪轻哼一声,做回凳子上。半含着笑意说,“头疼?”

    秦澜忙不迭地点头,小鹿一般的眼睛闪忽几下。

    “这好办啊,”秦阳雪拉着他的手就往外走,“出去走一晚上就没事了!”

    秦阳雪一边说着,心里笑个不停≡己这鬼灵精怪的弟弟,竟然跟自己斗智斗勇起来了!不错啊,骗个人是挺像的,不过,这人不是她。在神医面前隐瞒病情,呵呵,还真的不怕神医别有用心的给他误诊了!

    “姐,别啊!”秦澜悲呼一声,此时才悲怆的想起自家姐姐有医术,只能两眼泪汪汪的眼望屋顶。

    秦阳雪轻笑几声,一拍他脑门,“行了,今天的事情过去就过去了。再下一次,你就自己掂量好了!”

    “过···过去了!?”秦澜惊呼一声,面现笑意,小脸上的阴云一扫而散,扑上前去就要一把抱住秦阳雪的架势。

    “等等,”秦阳雪一脸嫌弃似的把他一扶,“先把身上这身脏衣服换掉。”

    秦澜低头看看自己这一身脏兮兮的行头,脸上一窘,转身就要跑。

    秦阳雪只觉得满脸黑线,在他身后喊道:“衣服!”

    等秦澜跑出去之后,秦阳雪从木盆里拎起一条鱼,鱼已经死了,但是还很新鲜,看来今天中午的伙食不差。

    虽说在璇玑那种修炼世界,修炼者们基本不需要进食,但是她其实很擅长厨艺,一方面在秦家的日子很悠闲,另一方面她也是个地道的吃货nAd1(

    娴熟的从井里打来一桶水,秦阳雪细细把鱼鳞刮洗干净,一把明晃晃的小尖刀寒光闪了几下,鱼肚就被嗤啦拉开一条直线,刀法轻车熟路,割出来的一条线也说不出的好看。

    白中透红色鱼肉微微外翻,秦阳雪要打开鱼肚,正准备剖洗时,一个不大不小的东西陡然闯入眼帘。

    秦阳雪微一愣,掰开鱼肚,拿出了里面的东西。

    那是一块玉,白中滋润着青色,温润不已,婉约天成。秦阳雪见过的珠玉器物不知有多少,搭眼一看就能看得出来,这是块好玉!

    虽然是藏在鱼肚中,但是没有沾染上一星半点红色血丝,质地极为透明,阳光甚至可以直直穿过去。手抚摸上去,没有一点凉意,反倒是有一丝丝的暖意传入掌心。

    凑近一看,竟还有铭文,錾刻的凹陷处向外渗着金色的光泽。

    秦阳雪用衣袖小心擦拭掉这块玉上沾上的水,收了起来。

    凭直觉,这物件一定非比寻常,现在肯定不是能见人的时候,放置这块玉的人,之所以能挖空了心思的把它藏到鱼肚子里去,一定是别有深意的。

    秦阳雪面色如常,一语不发,仿佛方才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麻利地把鱼剖洗干净,用葱姜盐淹过之后,连同盘子一同挪到了灶台上。

    木罩盖上,灶膛里填进去一把柴火,蒲扇一扇,火立即就着的旺了起来。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第十七章 天上掉下和氏璧 3 求收

    ?

    秦阳雪面色如常,一语不发,仿佛方才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麻利地把鱼剖洗干净,用葱姜盐淹过之后,连同盘子一同挪到了灶台上。

    木罩盖上,灶膛里填进去一把柴火,蒲扇一扇,火立即就着的旺了起来。

    鱼的香气源源不断飘了出来,茅屋顶上升起一缕炊烟。

    秦澜没过多久就回来了,全身上下一身干净,与先前的肮脏样子迥然不同,更像是个粉雕玉琢的贵公子了。

    一阵水汽闷过的氤氲香气腾腾升起,秦阳雪心里暗自算算,嘴角浮上一抹笑。

    “好了!”

    秦阳雪轻道一声,揭起锅盖。香气浓郁的扑面而来,水气直往人鼻腔里钻,暖酥酥的,秦澜循着香气凑了上来,鼠目一般的眼睛四下搜寻。

    她用两块抹布裹住了盘两边,鱼汤溢满,稍一不小心就会偏颇的洒出来。

    鱼肉吸进了汤,薄薄的一层鱼皮微微泛着银白,鲜嫩饱满,鱼肉上片着花刀,木筷一挑就能连带起方方正正的一小块儿一小块儿菱形,鱼肉是鲜嫩的|乳|白色,羊脂玉一样的光泽,周围还撒着翠绿色的葱花和几点红色晒干的朝天椒,红绿相称,相得益彰,看着就顿时引出了食欲。

    秦阳雪并不是特别满意,在璇玑的厨艺与这条鱼煮出来的差距是天壤地别,但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纵然她有十八般的诀窍,但是食材限制还是一道不可逾越的沟鸿。

    但是这样的手艺,在别人看来已经是啧啧称奇了。

    秦澜忙不迭的凑过去,小脸凑近了残缺的瓷盘,鱼肉的香味而飘进鼻子里,秦澜想都不想一手抓着两根木筷子就夹起鱼肉往嘴里送。鱼肉刚刚出锅,还是很烫嘴,热气喷了一脸,只热的秦澜直吐舌头,但是嘴里的动作丝毫没有停止吃鱼的热情nAd1(

    “慢点吃。”秦阳雪笑着坐在一旁,看着他这幅可笑的吃相。那还像是一个养尊处优的公子哥儿,上桌爬墙,简直就跟个了八辈子的饿死鬼没什么两样了。

    “嗯···嗯···”秦澜满嘴塞着鱼肉,应接不暇的敷衍着哼哼,他现在什么都不想说了,只是心里激动的像个二百五似的——老天爷啊,他姐做的鱼太好吃了!

    过足了嘴瘾之后,秦澜终于放慢了一点速度,一边一块一一筷子的往嘴里送鱼肉,心里喜滋滋的一边想着,看来真的没有白到农村,原来他这个只精通琴棋书画的姐姐还是全能的!

    屋里的气氛暖融融的,消了初春的寒凉,也少了三伏的酷热。

    秦澜吃的正欢,木门外忽然想起了轻轻的叩击声。

    秦阳雪一阵不解,但还是起身开门。木门打开,门外竟是白珞的娘亲!

    “快请进!”秦阳雪一闪身,把她迎进了屋里,秦澜抬起头来,眼睛瞪得老大,“婶婶,你怎么来了啊!”

    “不了,不了,你们吃饭。”

    少妇满面笑意,往屋里走了一步,背后拿出来一只精致的布袋递到秦阳雪手中。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第十八章 天将横财 1

    ?

    少妇满面笑意,往屋里走了一步,背后拿出来一只精致的布袋递到秦阳雪手中。

    “这是···?”秦阳雪伸手接过来,布袋不小,只觉得沉甸甸的压在手掌心中。

    白珞的娘亲使了个眼神,秦阳雪会意,装作无事的向外悄然迈出去一步,像是没怎么动弹,但是正好遮住了秦澜的视线。

    “这是妹妹你给我的那些菜,卖的银子!”

    少妇满脸喜意,抬眉看着秦阳雪,“可是足足这个数呢!”说罢伸伸手指,在秦阳雪眼前一晃。

    “十···五吊铜钱?”秦阳雪只觉得脑袋大了,胡乱报出了一个数。这里的钱财,她真的一窍不通。

    白珞的娘亲扑哧笑了,轻拍拍她肩头,“十五吊钱?这样可叫大家伙儿怎么混日子!”

    “那是?”秦阳雪满腹的狐疑,难不成才十五个铜钱!?

    不对,貌似根本不可能。

    “十五两银子!”

    “十五两银子!?”秦阳雪愕然重复了一句,低头看看自己的手指,飞快点了几下。

    十五两银子啊!

    十五两可不是小数目,在她记忆里,自己还是相府的千金小姐时,时每月的例银也不过十两银子,在这小小乡村,卖个菜就得了十五两银子,秦阳雪就差两眼泪汪汪的断定,她发财了!

    怪不得白珞她娘亲会这样的激动,这里的寻常人家,三两个月全家老小的花销,还不知能不能到二两银子,现在她就是卖了一次的菜,简直成了摇钱树,十五两银子足可以供他们姐弟二人丰衣足食的过半年了!

    “妹妹是不是了高兴坏了?”少妇轻摇摇头,嘴角还挂着笑容,“今日可不仅如此!”

    秦阳雪一怔,不仅如此?这一语双关是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白珞的娘亲杏眼含笑,脸颊也给衬得红光溢满了,“好事还不止这些!妹妹你家的菜品相好,可是被三里外的周庄周老爷家的管家爷给相中了,这不正说着想要妹妹你给他们周府上一直提供这些鲜菜呢!”

    秦阳雪只觉得脑袋里如同霹雳一般炸响了一道惊雷,周府,老爷,财主?

    她这些菜不过就是品相出众一些,充其量也不过算是个金玉其外金玉其内,怎么可能给招来这么一连串的连锁反应!

    “妹妹啊,姐姐我今天可先恭喜你了,搭上了周老爷这根线,今后就不愁了!”

    白珞的娘亲说着,脸上是说不出的满足nAd1(

    但是秦阳雪基本没有多么激动,倒是以出奇的速度就冷静下来。

    虽说现在在乡村,有些事情的敏感程度因地而异,所有的情绪收放自如都远不如在璇玑时,不过她好歹也是个金枝玉叶每日出没于大世面的出身,有这些修养和矜持也没多奇怪。

    于是就缓缓启口,问了句关系不大的话:“那位周老爷是做什么的?”

    “周老爷?”

    少妇微一怔,旋即解释道,“周老爷可是咱们这一带有名的儒商,咱们这方圆百十里,谁人不知人家周庄的平头老百姓日子过得红火,这还不是全都仰仗着人家周老爷么!”

    她顿了顿,附在秦阳雪耳畔压低了声音,“妹妹啊,据说整个周庄,可是有一半的肥田都是周家的!周老爷的万贯家财,那是···比皇宫大内都多得多呢!”

    秦阳雪心里不禁发笑,果然是消息闭塞,她虽不好说别人是井底之蛙,但是看见个有钱人动不动就是比皇帝老儿还富得流油,那天下的风水估计轮流转道都倒胃口了吧!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空间种田之农女国医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