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系统之宠妃指南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15 部分阅读

    他满意地看到,桃蜜儿被软布擦过的地方浮现淡淡粉红,诱人得好似刚才树上摘下来的粉嫩桃子。

    他索性扔开了软布,直接用手为桃蜜儿擦澡。

    桃蜜儿在感受到与软布触碰皮肤时截然不同的触感时,身体微颤,整个人都带上了诱人的粉色。她想,她一定是泡太久温泉了,才会有醺醺然的感觉。

    不然该如何解释她如今恨不得化成一滩水的感受呢。

    渐渐地,华清池里升起不同于温泉热度的灼热温度,随着两人的动作传出令人脸红心跳的声响……

    待熏香把在华清池里发生的一切都遮掩过去,桃蜜儿再没有睁开眼的力气,在皇帝的臂弯中沉沉睡去。

    华熙瑾轻轻把桃蜜儿放到宽大舒适的明黄铯龙床上,欣赏了一会儿桃蜜儿在明亮的黄铯中越显娇媚的容色,他压着声音唤来赵高:“栖梧宫的情况如何。”

    他的声音带着说不出来的餍足感,比平日里更多了几分吸引人的特质。

    赵高却没有心思想那么多,他把视线放在地板上,绝不往上抬半分,以免看到不该看的东西:“淑太妃似乎并不愿意用药,一直强撑着。奴才估摸着时间,自作主张让许十全回来了。”

    华熙瑾也不很在意结果。

    无论淑太妃服不服下抑制“夜香”的解药,她都注定要受到折磨。

    华熙瑾正想挥退赵高,忽而又想到什么,吩咐道:“明日一早,你到太后宫里说一声,让她准备瑜嫔的册封典礼。”

    “奴才记下了。”赵高应是,以最快的速度退出紫霄宫寝殿。

    从嫔位开始,每升一个品阶都会有一个册封典礼。华熙瑾特意让赵高去天玑宫里提醒太后,并不是害怕太后忘了桃蜜儿的册封典礼。

    他只是为了显示桃蜜儿的受宠程度。

    温柔地给桃蜜儿牵了牵被角,华熙瑾躺在她的身边,沉沉睡去。

    ————————————————————————

    次日清晨,紫霄宫里的消息长了翅膀似的飞到别的宫里的时候,后宫哗然。

    桃蜜儿不仅晋升为嫔,还得了意义非凡的封号。最重要的是,她在紫霄宫留宿了。

    珍贵嫔手上一抖,手里的茶盏被摔得粉碎:“竟然是她……”

    在桃蜜儿落水时,珍贵嫔以为桃蜜儿必死无疑。但是传来的消息却是桃蜜儿受了惊,却并无大碍。

    珍贵嫔再怎么迟钝,也明明白白地知道中了桃蜜儿的圈套。如果桃蜜儿懂水性,她把桃蜜儿按在水里的举动简直就是个笑话。指不定,那天来看她之前,皇帝就从桃蜜儿的嘴里得知了事情的“经过”。

    她后来的与皇帝说的那些,在皇帝耳中就与谎言无异了。

    想到自己有可能在皇帝心里变成毒妇,珍贵嫔又扔了一个茶盏。

    瑜嫔!

    瑜、嫔!

    珍贵嫔的胸膛几个起伏。心里满满的都是对桃蜜儿的忌惮。一个知道她假孕的女人,不仅没有死,还在短短的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跃上枝头变成了瑜嫔。

    虽然不知道为何瑜嫔至今没有与皇帝说半点她假孕的事情,但为了防止任何的意外发生,她一定要让瑜嫔永远也开不了口。

    死人才是最会保守秘密的。

    甘泉宫

    自怀孕以后就安分地待在甘泉宫里足不出户的娴婕妤在得知消息的时候,手上的力道微重,一张写了满满佛经的宣纸就作废了。

    她神色淡然地把作废地宣纸团成一团准备重新抄写一张,却怎么也静不下心来。

    ...

    ( 一个她从来没有放在眼里的人,却以最盛的风头占住了皇帝的宠爱。哪怕是后宫怀孕的宫妃也未能从瑜嫔的手里分得宠爱。

    轻轻叹了口气,娴婕妤放下手中的笔,自语道:“且会会你吧。”

    娴婕妤在紫霄宫到阿房宫的必经之路的一个小亭子里等桃蜜儿。

    彼时桃蜜儿见到娴婕妤的时候,娴婕妤正在喂鱼。

    娴婕妤通常都不会理会她的,所以桃蜜儿准备直接走过去,假装自己没有看到娴婕妤。

    却不想,一向高冷的娴婕妤竟然开口叫住了她:“瑜嫔留步。”

    “娴婕妤安。”桃蜜儿心里惊讶,面上却是波澜不惊地请安。“不知娴婕妤唤住嫔妾有什么事?”

    “许久没见瑜嫔,瑜嫔出落得越发动人了。”娴婕妤平静地叙述自己看到的事实。“本宫只是想找瑜嫔说说话罢了。”

    桃蜜儿下意识把目光放到娴婕妤的肚子上。在后宫待的时日久了,遇到什么事情她都会忍不住阴谋论。

    娴婕妤一反常态地叫住她,实在不能不让她疑心。

    抱着浓浓的警惕性,桃蜜儿走到亭子里,选了一个与娴婕妤绝对安全的距离坐下。

    “不必那么紧张。”娴婕妤把视线从桃蜜儿身上移开重新投到池子里的锦鲤上,一边喂鱼一边与桃蜜儿闲话。“瑜嫔这是准备往哪里去?”

    “回阿房宫。”桃蜜儿回道,同时观察娴婕妤,意图弄明白娴婕妤叫住她是为了什么。“娴婕妤怎么在这里喂鱼?”

    甘泉宫和这里可不近,脚程快的也要两刻钟才能到。

    “早起散步不知不觉就到了这里。”娴婕妤显然不是一个会聊天的人。两人的对话一直都保持在平淡如水的地步。虽然这一整个过程,就好像桃蜜儿与娴婕妤十分熟悉,见到了就顺便说一些家长里短的事情。

    半晌,桃蜜儿从亭子里出来的时候,脑袋晕乎乎的,完全没有搞明白娴婕妤到底是因为什么而叫住她的。

    回头看了一眼依旧在喂鱼的娴婕妤,桃蜜儿才迈开脚步,往阿房宫走去。

    作者有话要说:还有一章,大概12点的时候会出来。

    前面修了一个bug,所以是娴婕妤~

    第69章 云华朵朵

    (    自那日与娴婕妤的短暂相处以后,娴婕妤再也没有出现过,桃蜜儿提着多日的心总算是放下了。ww心中也不免责怪自己——什么事情都草木皆兵。

    带着一点因为怀疑了娴婕妤而产生的愧疚,桃蜜儿登上了马车,随着秋狩的大部队出宫了。

    比起上一次去行宫的时候,她的待遇好了许多。毕竟从三品瑜嫔和从五品小媛是完全没有可比性的。

    这一次,她拥有了一辆里面有着柔软垫子,坐在里面几乎感觉不到颠婆的马车,尽管她没有机会坐在里面。

    刚出了皇宫的大门,皇帝就把她从她的专属马车宣到了皇帝的御用豪华大马车上。

    皇帝的马车无疑是舒适度最高的。桃蜜儿爱困地眯了眯眼,上了马车请过安以后,她就靠在皇帝的怀里睡着了。

    是的,在别的女人看来无比殊荣的事情,桃蜜儿却在皇帝的马车上面睡着了。而且这一睡,就睡到了目的地,皇家狩猎场。

    马车缓缓地停下,一直闭目养神的华熙瑾睁开眼睛,眼底透出一抹亮光。他低头看了看桃蜜儿,低声呼唤了两声,把她叫醒。

    桃蜜儿抱着皇帝的腰蹭了蹭,秀气地打了一个哈欠,迷蒙地睁眼。

    “到了,下车。”华熙瑾扶正桃蜜儿,率先下了马车。

    桃蜜儿眨眨眼,显然有点不在状态里面。她原来以为要像去行宫那样得搭好几天的马车,结果她睡了一觉醒来,皇帝就和她说,目的地到了。

    不过,皇帝都已经下车了,桃蜜儿也不能在马车上面磨蹭,她整理了身上的衣服,确定没有问题,扶了扶头上的簪子,款款下车。

    “臣等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桃蜜儿下车时,正好遇上一众大臣拜见皇帝。她侧了侧身,避开大臣们行礼的方向,然后淡定地下车。

    她只是一个从三品的嫔,所以臣子们是不用对她行大礼的。最多,见面时行一个半礼。

    “平身。”华熙瑾余光看到桃蜜儿的表现,几不可见地点头,心中赞赏她的表现。

    臣子们起身,又复对着桃蜜儿行了一个半礼。

    许是因为桃蜜儿是从皇帝的马车上下来的,所以包括丞相在内的朝廷重臣也行了半礼。她见到时,心里颇有些受宠若惊。

    “众位大人有礼了。”桃蜜儿回了一个半礼,脸上的笑容比之面对皇帝的时候更多了几分端庄和矜持。她站在一旁听皇帝和大臣们寒暄,乖巧地充当布景板。

    与皇帝分开,桃蜜儿马不停蹄地去太后的帐篷给太后请安。因为前面耽搁了一些时间,桃蜜儿到太后的帐篷时,其他的女人都已经到了。

    “太后金安。”桃蜜儿屈膝请安,脸上挂着得体的笑意。太后喜欢乖巧懂事又孝顺的。虽然太后对她的印象不好,但她还是希望太后对她改观。

    后宫之中,除去皇帝,太后就是最大的大腿。

    “瑜嫔今个儿晚了。”太后不咸不淡地开口,虽然说着桃蜜儿晚了的话,但语气里并没有多少责怪。

    妍小仪跟着说话,一双仿佛盛满了碎星一样闪亮的眼眸眨啊眨,透露出一点儿调皮的意味:“瑜嫔姐姐伺候皇上累了,脚程当然比我们慢一些。”

    话语间有点酸酸的味道,却只让人觉得可爱。

    妍小仪在这些方面向来拿捏得极好,无论她说了什么话,总是让人和她计较不起来。

    太后似乎很喜欢妍小仪的性子,和妍小仪说话时,态度都亲昵上两分:“姐妹之间有什么好酸的,总有轮到你的时候。”

    桃蜜儿有那么一瞬觉得,太后和妍小仪就像母女一样……让人艳羡。

    “太后说的是。”桃蜜儿也不多说话,听了太后的话只是乖巧地赞同。

    其他的女人适时的刷存在感,给太后拍了两个令人身心舒畅的马屁。太后顿时整个人的气息都不一样了。对着桃蜜儿的时候,态度也比往常好上一些。

    这一刻,桃蜜儿无比感激何舞涓和方采女。因为她们,她得以在太后跟前享受到轻松欢愉的气氛。

    “你们这群皮猴……都别在哀家这赖着了,回去准备准备,下午跟着皇帝去凑凑热闹。”太后也不拘着桃蜜儿几人。直接放她们回去自己的帐篷。

    “主子。奴婢还是第一次见帐篷呢!”芷萝跟在桃蜜儿身后,眼角的余光贪婪地注视着四周林立的帐篷。

    碧清暗地里犯了一个白银,嘴上俏皮地说道:“瞧你那小样,等到了主子的帐篷随你看个够!”

    她向来看不起芷萝,如今见了芷萝的样子,心里就更鄙夷了。心里想着,半路进来的宫女就是比不上宫里的宫女。难怪自古以来,能够爬上龙床,一朝麻雀变成凤凰的都是自幼在宫里长大的宫女。

    想到这里,碧清心里一惊。她怎么……忽然想到这些?

    敛了敛心神,碧清压下心中的胡思乱想,跟在桃蜜儿身后往桃蜜儿暂住的帐篷走去。

    尚宫局的人显然有用心为她准备帐篷。桃蜜儿满意地打量眼前的帐篷,心中忍不住夸赞,嘴上也不忘吩咐:“碧清,替我谢谢尚宫局的姑姑。”

    “是。”碧清福身。

    双双和碧竹在桃蜜儿去给太后请安的时候,先行到了帐篷里,收拾从宫里带来的一些细软。

    “主子喝杯茶暖暖身子,午膳还要一会儿才到。”双双正在帐篷外站着等候桃蜜儿,手上拿着一个红木的托盘。她一见桃蜜儿就往桃蜜儿手上塞了一杯热茶,然后才行礼请安。

    如今虽然还不到深秋,但空气里也带上寒意了。双双心细,一到帐篷里就准备好了热茶,就等着桃蜜儿从太后那儿回来。

    “双双有心了。”桃蜜儿只觉得手上的温度沿着手臂,一点点地暖到了心里。喝了一口茶后,问起碧竹的踪影“怎么不见碧竹?”

    “回主子的话,碧竹正在里面打理主子的骑装。”双双回话间,碧竹手上拿着两套骑装走出来。

    “主子,尚宫局送来了一件红色的骑装和一件黑色的骑装,娘娘喜欢哪一件?”碧竹走到桃蜜儿跟前,以便让桃蜜儿看得更清楚。

    “黑色。”桃蜜儿毫不犹豫地选了黑色。红色固然火热亮眼,但同时也会变成最显眼的目标。按照穿越定律来说,秋狩这种场合最容易发生意外了。

    作者有话要说:双更完毕~

    第70章 云华朵朵

    (    “瑜嫔娘娘,这些都是脾性温顺的上好母马。”一个内侍装扮的人领着桃蜜儿来到养马的地方。他弓着身子,腆着笑脸向桃蜜儿卖好。

    桃蜜儿走了一周,随意牵了一条。她虽然骑过马,但她不会判别什么样的马儿是良驹。

    而且,她没学过弓箭,根本不可能打到猎物。她的马儿不需要十分有灵性,只要能够骑,她就满意了。

    那内侍顿了顿,开口道:“瑜嫔娘娘,您看红枣如何。它健壮有力,皮毛油光水亮的,眼里还透着灵气……”

    内侍的手指向一匹枣红色的的马。桃蜜儿定睛看了看,只看出这一匹马的健壮有力,完全看不出内侍口中的“眼里有灵气”。

    拍了拍手边看起来稍稍年幼小巧的马匹,桃蜜儿把目光从红枣身上移开:“我更喜欢这一匹,它叫什么名字?”

    “白兔。”内侍见桃蜜儿对红枣不感兴趣,也就认真地介绍桃蜜儿手里的马匹。“它的毛色好,是一匹难得的漂亮小母马。”

    桃蜜儿抚摸马匹的手一顿,有些凌乱。

    枣红色的马叫红枣,白色的马叫白兔,那黑色的马叫什么?

    小黑么?

    内侍从怀里拿出一个小布包:“马儿都爱吃方糖,娘娘可以喂白兔吃一些。”

    不再计较马儿的名字,桃蜜儿接过方糖准备喂马。这时,妍小仪、何舞涓、方采女几人有说有笑地走了过来。

    妍小仪眼尖,远远就看到了桃蜜儿。她卷了卷腰上垂落的缨子,笑盈盈地唤道:“瑜嫔姐姐可真早。”

    桃蜜儿不急不慢地把一块方糖喂给白兔吃,等它吃完了才与妍小仪说话:“妍妹妹可真是让我好等。我替妍妹妹挑选的马儿都要等得不耐烦了。”

    桃蜜儿说的马儿是红枣。

    “还不快把红枣牵过来给妍小仪看看。”桃蜜儿转头吩咐站在一旁的内侍。

    趁着内侍去牵马的时间,桃蜜儿隐晦地扫了眼几人身上的衣服。ww

    妍小仪和方采女穿的是黑衣,何舞涓穿的是藏青色的骑装。但妍小仪和方采女身上的骑装并没有显得特别小……

    桃蜜儿垂眸,转身专心地喂白兔。

    内侍把红枣牵出来的时候,妍小仪的眼睛一亮。不同于桃蜜儿的不识货,妍小仪一眼就看出了红枣是一匹难得的好马。

    意外地看了一眼桃蜜儿,妍小仪却没有多想什么,她只是猜测桃蜜儿的箭术不好,不愿意选一匹良驹凸显出她的箭术差,才选得别的马。

    既可以卖她一个人情,到时候没有打到猎物还可以推脱到马儿的身上去,瑜嫔莫不是想要一举两得?

    自认为想通的妍小仪自信一笑,当仁不让地从内侍手上牵过红枣。她对自己的骑术有自信,这种有机会能够博得眼球的机会,她绝对不会错过的。

    她陪在皇帝身边多年,自认为对皇帝还是有一定的了解的。想要在秋狩的时间里博得皇帝的欢心,就要表现出相应的狩猎能力。

    何舞涓也是骑猎的个中好手,同样希望能够在下午的秋狩上博得皇帝的眼球。她的品阶低,哪怕看出了红枣是一个极好的助力,她也没有资格与妍小仪争。尤其是这个马还是瑜嫔让给妍小仪的。

    垂下的眼角在余光中透着一点点的嫉妒和不甘心,她牵出一条比红枣稍差一些的黑色马儿:“这匹马正合了妾的眼缘。”

    同时,方采女挑好了马匹,是一匹棕黄铯的。

    “既然都挑好了,就到前面去吧。皇上该等急了。”桃蜜儿把手上的最后一块方糖喂到马肚子里,拍干净手里的糖屑,潇洒上马。

    桃蜜儿在骑术上的造诣,只是各种肤浅的花架子,完全就是糊弄人的。

    妍小仪还没有达到一眼就能看出一个人的骑术上的基本功的程度,所以她被桃蜜儿唬住了,只见她不自然地笑了笑:“瑜姐姐的骑术相必很好吧?”

    她心里又不是那么确定桃蜜儿想要一石二鸟了。也许,桃蜜儿是想要凸显自己的箭术才选的一匹还没有完全长成的小母马?

    妍小仪咬咬牙,目光坚定——无论如何,她都要打到最多的猎物!双腿微微用力夹了夹马肚子,驱使红枣跟上桃蜜儿,往猎场走去。

    第一日的下午对于男人们来说只是热身。第二天的比赛才是重头戏。但对于后宫的妃嫔来说,今天下午的狩猎,却是她们在猎场上展现风姿的唯一机会。

    “皇上圣安!”似乎为了应景,几个妃嫔请安的声音少了几分娇柔,多了几分爽利。

    皇帝满意地看到几人都是极为便利的装扮,微微点了点头,扬起右手:“众位爱卿可自行活动,酉时回到这里。”

    皇帝身后的臣子纷纷往策马往林子的深处去,妍小仪和何舞涓不甘示弱,紧接着进入了密林。方采女见状,看了一眼皇帝,犹豫着跟了上去——方采女走的是弱柳扶风的路线,她显然更适合花前月下,而不是骑猎。

    一时间,空地上只剩下了皇帝和桃蜜儿。

    “过来。”华熙瑾朝着桃蜜儿伸手。他骑在高大的黑色马匹上,居高临下地俯视桃蜜儿。纯黑色描金边的披风随着秋风鼓动。

    这一刻,皇帝满足了桃蜜儿对黑马王子的所有幻想。

    桃蜜儿觉得自己被皇帝迷住了。她扯动缰绳骑着马儿走到皇帝身边,呆呆地被皇帝抱上另一匹马,与皇帝共骑。

    两人相向而坐,华熙瑾低头轻声道:“抱紧了。”

    桃蜜儿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皇帝的追风狂奔了起来,把可怜的白兔留在了空荡荡的空地上。

    没有准备的桃蜜儿被吓了一跳,微微后仰的同时连忙抱紧皇帝的腰。华熙瑾感受着怀中的温软,恶劣地发出低声的嘲笑。

    “皇上坏!”桃蜜儿抬头娇娇软软地瞪了皇帝一眼,眼角挂着因为惊吓而产生的生理泪水。

    桃蜜儿的这一眼,把皇帝看得心都酥了。

    华熙瑾怔了怔,不自觉地低语:“朕的魂儿都要被你勾走了……”

    来去无踪的风把他的低语送进了桃蜜儿的耳朵里。她眨了眨眼,随即不客气地咯咯笑了起来:“我是桃子精,皇上可得小心了!”

    “朕有真龙护体,你这只桃子精只有被我吃掉的份!”华熙瑾从桃蜜儿的笑容里回神,低头在桃蜜儿脸上啃了一口。

    “啊呜……”桃蜜儿配合地捂脸“被皇上吃掉了。”

    在旁人看来是极其没有营养的对话,华熙瑾和桃蜜儿两人却乐在其中。华熙瑾噙住桃蜜儿的小嘴,珍之又珍地亲吻、吮吸。

    追风似乎也感觉到了背上的动静,飞奔的蹄子渐渐缓下了速度,保持着合适的速度在密林间行走。

    气氛火热……

    忽然,不远处传来一声尖利的、属于女人的尖叫声。

    桃蜜儿挣扎着推开越发不规矩的皇帝,看向尖 ...

    (叫声传来的方向:“发生什么事情了?”

    不消华熙瑾说话,骑着红枣的狼狈的妍小仪朝着他们的这个方向奔来。她的身后跟着一堆各种各样的凶猛的动物……

    里面甚至有一只斑斓大虎。

    华熙瑾皱着眉头,牵了牵缰绳,避开了直直撞来的妍小仪。

    三人间的距离拉近,桃蜜儿清楚地看到,妍小仪因为恐惧儿扭曲的脸……

    “皇上……救命啊!”妍小仪看到了皇帝,却无法让受惊的红枣停下,径直地与皇帝擦肩而过。

    桃蜜儿盯着妍小仪渐渐消失的背影,软软地开口:“妍妹妹没事吧?”

    “朕让人跟上去。”皇帝调整了一下两人的坐姿,又为桃蜜儿整理了一下略显凌乱的衣物,才张口说话。

    身为皇帝,他有自己的考虑。妍小仪有危险,他不会也不能跟上去冒险,所以,他能做的最大的限度,就是派人去寻妍小仪。

    皇帝把桃蜜儿带到白兔身边,把她复放回白兔身上:“先回去,朕处理事情。”

    作者有话要说:家里有亲戚生病,前两天在医院陪着做手术,断更了两天实在是不好意思。

    咳咳,对的,没错,妍小仪中招了~

    系统之宠妃指南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