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系统之宠妃指南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14 部分阅读

    伤到皇帝,她的小命可就不保了。

    最重要的是,这个香粉是有副作用的——使用者在使用期间会浑身发痒。天知道桃蜜儿在栖梧宫的时候忍的多辛苦。

    “主子,已经备好水了。”碧竹站在珠帘外,对桃蜜儿说道。

    桃蜜儿几乎是迫不及待地站起来,走入内室褪衣没入水中。

    “唔……”水流带走了身上的香粉,痒的感觉从身上退去的那一刻,桃蜜儿舒服了叹息了一声。

    虽然桃蜜儿很像继续泡着,但水里溶了真话香粉,一会又该附着到她身上了。她起身吩咐:“换水。”

    即使要泡,也该把水换掉的。

    但很可惜,皇帝的到来让桃蜜儿的想法泡汤了。

    华熙瑾两三步走到桃蜜儿身边,把桃蜜儿纳入怀中:“看来朕错过了蜜儿的鸳鸯浴。”

    自从上次泡过了鸳鸯浴,皇帝就一直念念不忘。他心里盘算着什么时候把桃蜜儿召到紫霄宫。

    阿房宫的浴桶太小了些,实在不够尽兴。

    “嗯!真可惜。”桃蜜儿点头,满脸遗憾。说的好像她刚刚根本没有打算再泡一次似的——她可不想再来一次鸳鸯浴,上次她的腰都肿了。

    “红伞蛊的事情处理的不错,想要什么奖励。”华熙瑾把桃蜜儿放到腿上,帮她把没有系好的衣服整理好。

    桃蜜儿眼睛转了转,她自从变成了皇帝的宠妃以后,她就不缺钱了。那么……她要什么呢?她正思索着,目光不自觉地就移到了华熙瑾的脸上。

    华熙瑾这几日似乎睡得不好,迷人的双眼下面出现了淡淡的黑眼圈。

    桃蜜儿鬼使神差地就说:“皇上若是真心想要奖励我,今天下午就陪我睡觉吧。”

    话说出口,她自己都楞了。

    “哦?不要其他的?”皇帝怀疑地看向桃蜜儿。

    他以为桃蜜儿会像以往一样要黄白 ...

    (之物。没想到这次竟然换了。

    话已经说出口了,桃蜜儿也只能硬着头皮说下去:“不要了。臣妾为了调查真相,身心疲惫。”

    想了想,她又补充道:“皇上肯定也累了。”

    嫩白细致的手轻轻抚过华熙瑾的眼底时,华熙瑾觉得心底有什么东西裂了,溢出道道暖流。

    他在这一刻甚至有一种把桃蜜儿放到与江山同等的地位的冲动。

    神色淡淡地压下这种感觉,华熙瑾低头,脸上的笑意是他自己都没有发觉的温柔和宠溺。

    桃蜜儿敏感地发现,华熙瑾的神情与以往的不同之处。

    皇帝的表情很真实,再没有以往的飘渺之感。桃蜜儿心中一动,闭眼吻上华熙瑾性感的唇。

    华熙瑾两眼迸发出火热的光芒,压住桃蜜儿的后脑勺,一点一点地加深了这个吻。

    他的蜜儿啊,总是会给他意想不到的惊喜。

    他以为她无法解决红伞蛊的事情,但她却凭着一己之力找出赵更衣。

    他以为她会向他要一些实质性的奖赏,结果,她更在乎他有没有足够的休息。

    良久,华熙瑾放开桃蜜儿,恋恋不舍地舔舐桃蜜儿的嘴唇,声音涩涩的:“朕允了。”

    “叮,获得皇帝真爱值15点。累计真爱值40点。”很激动。电子音高昂得几乎破音。

    桃蜜儿却没有心思理会兴奋值爆表的。她被华熙瑾紧紧地抱住,华熙瑾的深情的眼眸几乎要把她吸进去。

    “皇上……”桃蜜儿无意识地呼唤,声音甜甜的。“你真好。”

    说完,桃蜜儿把头深深埋进华熙瑾怀中,明明已经和皇帝说过许多的甜言蜜语,但这一次她还是脸红了。

    她莫名地害羞。

    “皇上当然好。”华熙瑾把桃蜜儿从怀里挖出来,抵住桃蜜儿的额头,亲昵地蹭蹭“那我好吗?”

    皇帝调戏桃蜜儿的心思昭然若揭。

    桃蜜儿的脸蛋一下子就熟透了,连耳朵也染上了淡淡的粉红:“你最好了……”

    华熙瑾觉得自己满足了。

    美人在怀,一直以来困扰他的麻烦眼看着就要连根拔起……

    就着两人紧紧相拥的姿势,华熙瑾渐渐沉入梦境。

    作者有话要说:萌萌哒作者恋爱了……

    现在好幸福~

    第65章

    (    华熙瑾向来浅眠,他没有睡很久,只是半个时辰就醒了过来。ww(ww" target="_blank">ww

    垂下的淡色床帐里,华熙瑾的嘴角好心情的勾起,看向桃蜜儿的睡颜的眼神温柔而深邃。他怜爱地抚摸着桃蜜儿脸颊。

    尚在睡梦中的桃蜜儿不堪华熙瑾的马蚤扰,小脸不适地动了动,又用手像赶蚊子那样扫了扫,换了一个方向继续睡。

    华熙瑾宠溺地低笑,沉沉的笑声夹带着满满的愉悦缓缓在阿房宫的寝殿里流淌。

    又逗弄了一会儿桃蜜儿,华熙瑾才收手。放轻了动作和脚步,华熙瑾自行穿衣,走出殿外。

    赵高正在寝殿外站着,看到皇帝出来,他连忙上前:“皇上?”

    华熙瑾扫了眼赵高,没有说话,慢步离开阿房宫。

    红伞蛊的事情落幕了,他也该好好给前朝的人扇几个响亮的巴掌了。

    华熙瑾首次在众位大臣面前展露出雷厉风行的手段。他一日之内下发出几十份以往留中不发的奏折,以作风不良等理由狠狠地削了那些已经嚣张到不知道自己是谁的家族一顿,降了好几个人的爵位,官位。

    紧接着,又让人送了一尺白绫给冷宫的赵更衣,同时以红伞蛊事件的名头,把先帝太师的余党一扫而光。

    朝中好几个养得的肚圆肠肥的贪官也因为此事而被抄了家。国库因为他们的贡献而变得前所未有的富余。

    淑太妃亲口承认是幕后主使,自然在责难逃。但是华熙瑾下达的命令在其他人看来,却有些轻了。

    他责令淑太妃在明年春初的时候去守一年的皇陵,以陪伴先帝。同时特许她带上太监刘清河以及宫女雨荷。

    没有人理解皇帝的做法,但淑太妃得知要去守皇陵的时候,手上的茶盏猛地掉落在地上,一双手颤抖得根本停不下来——她做过的亏心事太多了,皇嗣夭折的背后都有她的身影。像她这种人,最害怕的就是像皇陵这种阴气极重的地方。

    若是立即去守皇陵,淑太妃说不定还不会反应那么大。偏偏是明年年初……剩余的几个月的时间,后宫的女人和前朝的家族定然不会让她好过。

    她手里的力量告诉她,即使她解决了桃蜜儿等人,也无法阻止她做过的事情被透露出去。毕竟知道这件事的,还有皇帝。

    淑太妃的心里,对先帝华元荣的唯一让步,就是没有动皇位和皇位上面的人。所以她注定无法改变未来麻烦上身的情况。

    虽然已经注定了结果,淑太妃却没有收回解决桃蜜儿等人的命令。她要让其他人知道,敢在她身上找麻烦的人,都是有代价的。

    因为桃蜜儿自请调查红伞蛊事件,淑太妃还特意下了命令将刺杀桃蜜儿的人手加了一倍。ww

    ————————————————————————————

    桃蜜儿半梦半醒间摸索着身旁的被窝,却发现被窝已经没有了温度。

    皇帝已经离开很久了。

    桃蜜儿心里不知怎的很是有些失落。挥开心里的失落感,桃蜜儿默念系统。

    一会儿还有淑太妃派来的刺杀者,她得好好找找有没有什么保命的东西。她一个身娇体软易推倒的小女子对上身怀传说中的武功的糙汉子,也只有依靠金手指了。

    不同于别的穿越前辈身边都备着武功高强的侍女、太监或者男主,桃蜜儿身边的人都是肩不能抗手不能抬的弱流之辈。唯一可能拥有武力值的皇帝又不在,她心里颇有些慌慌的。

    既然是刺杀,那她就得找一些防御性的东西……桃蜜儿翻了翻,遗憾地发现她获得的系统奖励里没有那种听起来就异常厉害的防御手镯之类的东西。

    唯一找到的一个可能具有保护性的东西,是一把扇子。

    *扇:被*扇扇中的人有几率被宿主迷惑。

    桃蜜儿一开始以为介绍里说的迷惑,是可以将敌方变成友方。

    但很快就无情的打破了她的幻想:“只是让人愣神几秒钟而已,它更大的功用是作为情趣用在皇帝身上。”

    更确切地说,*扇能让皇帝在那几秒钟对她无比心动……

    桃蜜儿失望了。

    最后,觉得金手指不太靠谱的桃蜜儿找双双要了一些M药放在袖子里——希望那些人傻一些,能被她撒中吧。

    “主子若是担忧,也许可以和李统领说一声。”双双提议。李茂在阿房宫外呆了两天,双双也与他说过话,直觉的他是一个好人。

    若是宠姬开口了,她相信李统领绝对不会拒绝的。

    双双的话让桃蜜儿一愣。如果告诉李茂,就绝对避不开皇帝……虽然系统下达的任务让桃蜜儿相信淑太妃一定会动手,但她还真的没有想过主动寻求皇帝的庇护。

    其实,若是找李茂,桃蜜儿更乐意直接找皇帝——皇帝定然也不喜欢他的女人寻求别的男人的帮助。更何况,皇帝的身边一定是最安全的。

    桃蜜儿把*扇往矮桌上一放,故技重施地拿了一个桃子交给双双:“把这个交给赵公公。”

    双双看了一眼手上的桃子,脸色微红。

    她也听过皇帝和桃蜜儿之间的爱语,当然知道手上的桃子暗指什么。

    不过到底是资历深的宫女,双双很快又调整好了表情,找了个托盘装着鲜嫩的桃子,就快步往紫霄宫的方向走去。

    双双到紫霄宫时,皇帝正好处理完政事,准备摆驾阿房宫。

    华熙瑾盯着双双手里的托盘,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那只桃蜜儿。有些好气又好笑。

    影卫回报说淑太妃会对桃蜜儿不利,他匆匆忙忙处理完政事就往阿房宫赶去。桃蜜儿倒好……没心没肺地给他送了个桃子。

    华熙瑾虽然这般想着,手却不受控制地拿起那只桃子,心也火热起来。

    算起来,这是桃蜜儿第二次暗示他。他的蜜桃儿难得主动……华熙瑾忍不住就为桃蜜儿找了借口开脱。

    在阿房宫外,华熙瑾撇到一抹淡淡的金光,脚步几不可见地顿了顿,随即改变了迈开步子的频率。

    影卫已经布置好了。

    华熙瑾想,说不定他能有闲情逗弄桃蜜儿。

    桃蜜儿一直在关注皇帝的消息。所以赵高的声音一响起,桃蜜儿就奔了出去扑进皇帝的怀里。

    “皇上……”娇软的声音让华熙瑾的骨头都酥了。桃蜜儿越来越爱向皇帝撒娇了。

    有时候,桃蜜儿都会想,她这样越来越依靠皇帝,有一天皇帝冷落她了,她该怎么办。

    华熙瑾抱起桃蜜儿继续朝里走去:“重了。”

    皇帝的语气是夸赞的,显然很满意桃蜜儿变重了。

    “那是因为皇上 ...

    (每天都把我喂得饱饱的。”桃蜜儿牵起华熙瑾肩上的一缕发丝卷啊卷,媚眼如丝,旖旎得不得了。

    桃蜜儿的话包含了多层的意思。为了显示对她的宠爱,皇帝已经好些日子没有去过别的妃嫔那儿了。

    皇帝在阿房宫里的日子,每天都督促桃蜜儿吃饭。然后晚上再硬性地给她加一餐特别的“宵夜”。

    她第一次发现,皇帝原来也有当老妈子的潜质。

    华熙瑾品味出了桃蜜儿话里的另一重意思,他轻轻拍了拍桃蜜儿挺翘的小屁股:“调皮。”

    桃蜜儿咧嘴,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皇上喜欢妾调皮。”

    她说的可是大实话!

    虽然和皇帝*的感觉很好,不过桃蜜儿还是决定先说正事:“皇上,妾得罪了淑太妃。”

    对上皇帝的眼睛,桃蜜儿的的小眼神无辜极了:“调查红伞蛊的时候,一不小心知道了别的事情。”

    华熙瑾失笑。

    他的蜜桃儿居然知道淑太妃会对她不利。估计遣人送桃子给他,也是想着寻求庇护吧?而不是想着别的不正经的事情。

    “朕知道,淑太妃不会得逞的。”华熙瑾轻描淡写地说了话,然后带着桃蜜儿来到了正殿的长榻上坐着继续方才的事情。

    桃蜜儿抓着皇帝的衣袖,乖乖地让华熙瑾轻咬脸蛋儿,感受着华熙瑾口腔的温度,桃蜜儿着迷地眯了眯眼:“唔……”

    她从她自己的身上知道,原来人的脸蛋也可以很敏、感。

    暧昧的气息在两人的口舌间滋生蔓延,华熙瑾与桃蜜儿好像完全忘了淑太妃的事情,专心致志地进行着令人沉迷的事情。

    当黑衣人悄然出现在他们四周的时候,华熙瑾和桃蜜儿又都是一副镇定又了然的表情。

    华熙瑾是因为早有安排,他自己也身怀武艺。

    桃蜜儿则是相信,有皇帝在就不会有危险。

    华熙瑾不紧不慢地帮桃蜜儿把嘴边因来不及吞咽而落下的银丝拭去,完全无视了黑衣人刺来的剑。

    眼看着马上就要刺伤桃蜜儿,黑衣人眼中冷光大盛。

    千钧一发之际,一个同样黑衣的男子忽然从房顶落下,食指和拇指轻轻一弹,把剑带离了原有的幅度。然后把人引到一边颤抖起来。

    桃蜜儿打量四周,发现四周都有人缠斗在一起——别看她刚刚表现得镇定,其实她是被吓得移动也动不了。

    但皇帝安排的黑衣人显然没有对方的人数多。

    一个身法矫健的黑衣人踏着诡异的步伐,以极快的速度接近桃蜜儿和华熙瑾的方向。

    桃蜜儿心里一紧,右手悄悄握住*扇的扇柄。

    华熙瑾嘴角勾起一抹轻蔑的笑,带起桃蜜儿往旁边一躲,避开了来人。

    却不想,另一个黑衣人也提剑冲了上来,眼看着就要刺中桃蜜儿了。

    华熙瑾眉头一皱,把桃蜜儿往后面一拖,上前对上黑衣人。

    却不想桃蜜儿紧张过度,一闭眼对着黑衣人的方向一扇……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下面几位大大的地雷~炸的作者嗷嗷叫~~~~~爱你们哟~

    富士山之恋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8-06 14:12:14

    玖城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8-06 17:54:20

    ihasbeen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8-06 22:40:25

    玖城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8-09 10:52:20

    第66章

    (    解释过,*扇的最主要用处,就是用于情趣。ww作用出来的效果……自然也只是增添一些情趣。

    也幸而是这样,皇帝中招的时候并有注意到异常,只觉得自己一时没有注意晃了神。

    反应不及的华熙瑾下意识地抬手一挡,手臂顿时被锋利的剑刃划出一道狰狞的伤口,鲜血四溅。

    手上传来的疼痛感让华熙瑾眉头一皱,脸上的轻蔑收敛起来,摆出一副认真的模样,他反手夺过黑衣人的剑,使力往前一刺……

    黑衣人很灵活,扭身躲开了皇帝刺来的剑。

    李茂带着御林军冲进来的时候,正碰上皇帝被伤了手臂。他一马当先地冲到皇帝身边,与那个灵活的黑衣人纠缠起来:“保护皇上!”

    与李茂同来的侍卫闻言,在皇帝和桃蜜儿的身周站成一个保护圈,警惕地看着四周。

    见到这种情况,华熙瑾扔下手中的剑,用没有受伤的手把桃蜜儿揽入怀中。

    桃蜜儿盯着皇帝受伤的手,声音带着颤音:“皇上,你受伤了……”

    她忽然觉得自己有些自私了,只考虑到自己需要保护,却没有想到皇帝也是会受伤的。

    望着衣袍上透出的妖异的红色,桃蜜儿的脑袋嗡嗡作响,只剩下满心的愧疚。

    “没事。”顺着桃蜜儿发直的视线,华熙瑾看到自己血流不停的手。安抚性地拍拍桃蜜儿的背,不甚在意地道。

    他早些年受过更严重的伤,这点小伤在他眼里根本不算什么。

    桃蜜儿抬头看着皇帝,心绪复杂。伤口那么深,他却和她说,没事……

    “有事!”桃蜜儿咬唇。心里的愧疚越发重了。皇帝也许没有发现。但她自己却在系统的提示下一清二楚。

    皇帝会受伤全都是因为她用了*扇。

    华熙瑾叹气却没有责怪的意思,把桃蜜儿抱坐到美人榻上:“刚想夸你勇敢,现在又掉眼泪了。”

    语气里更多的无奈和宠溺。

    “皇上恕罪,臣救驾来迟!”李茂半跪在地上,身上的铁甲沾染了别人的鲜血,颇有种铁血军人的气息。

    在华熙瑾和桃蜜儿说话的时候,影卫和闻讯赶来的御林军已经把黑衣人都拿下了。华熙瑾扫了一眼狼藉一片的阿房宫正殿,沉声说道:“收拾一下,传太医。”

    太医到阿房宫还需要一些时候,桃蜜儿想了想,挣脱皇帝横在她腰上的手臂,翻出一瓶止血药。皇帝的伤口需要及时止血,古代可没有输血的技术。

    小心地剪开伤口四周的衣物,桃蜜儿抖手把药粉均匀地洒在华熙瑾的伤口上。但是伤口血流不止,止血药都被流出的血液带走了……

    华熙瑾看到桃蜜儿着急的模样,坏心地笑了笑,在自己身上点了几个岤位,把血止住了。他绝不会承认,他是想看桃蜜儿手足无措地给他上药而任由手臂流血的。

    他只是忘了止血罢了。

    桃蜜儿瞪大双眼,心里大呼神奇——原来点岤真的可以止血。她完全没有意识到,皇帝既然知道如何能够快速止血,为什么不在一开始就自己给自己止血。

    “皇上,宁妃娘娘、花贵仪娘娘遇刺!”本来已经退出阿房宫的李茂又急冲冲地跑了进来。一起进来的还有被许十全拖着跑的御医。

    “两人可有受伤?”皇帝把目光放到李茂身上。他知道淑太妃会派人去刺杀了宁妃和花贵仪,来阿房宫之前,他已经让各让一队御林军到两人的宫殿处巡逻了。

    李茂迟疑了一下,然后硬着头皮道:“宁妃娘娘无事,但花贵仪受到了惊吓,小产了。”

    花贵仪受到惊吓小产,还是在被刺杀的情况下,若是皇帝有心计较,他定然逃脱不了责任。

    皇帝伸手让御医包扎,不咸不淡地让李茂去守半年宫门,一直偷偷观察皇帝脸色的李茂没能揣摩出皇帝的心思,只能叩头谢恩。

    御医很快就帮皇帝把伤口包扎好,又说了一些注意事项就退了下去。(ww" target="_blank">ww

    华熙瑾摸了摸手上包扎厚实的绷带,对桃蜜儿说:“朕去惜花宫看看,你好好休息。”

    花贵仪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真正面对一群来意不善的黑衣人时,还是受到了一定的惊吓。

    一直以来,花贵仪的胎像都有滑胎的迹象,能够让肚子里的肉留住,全靠日日不断的安胎药。如今小产,也是她自作孽。

    若她安分些待在自己的惜花宫里养胎,说不定还能把孩子生下来。但她偏偏要去淑太妃那里凑热闹,平白惹了祸事。

    花贵仪躺在床上,目光呆滞发直。漂亮的手软软的搭在肚子上,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又像是在挽留些什么。

    她的孩子……

    不管多少次,每一次她都没有办法保护好她的孩子。她心里说不上什么感觉,只觉得对淑太妃的恨意几乎要凝成实质插在她的胸口。若不把淑太妃碎尸万段,怎么也平不了她心中的怨恨。

    “好好养身体,缺什么就跟尚宫局说。”皇帝到了惜花宫也不靠近花贵仪的床,远远地坐在放着茶具的圆桌旁。

    花贵仪偏偏脸,眼角一滴透明的泪珠留下:“臣妾身体抱恙,恕不能给皇上请安了。”

    皇上来了她的惜花宫,却总是冷淡的对着她。花贵仪想起后宫里的女人害怕她恢复往日的荣宠,只觉得嘲讽。

    她也曾天真地以为,有了孩子皇帝便会待她如昔。

    “无事。”华熙瑾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惬意地喝起来。花贵仪小产,也就不用他费尽心思去设计了。

    “谢皇上。”花贵仪的手指甲狠狠地陷入掌心,不知道花了多少力气才保持住语气的平常。

    “尚正局已经在查幕后主使了,朕绝不会轻饶的。”华熙瑾叹息,起身走到床边俯视花贵仪。

    花贵仪抬脸,看着华熙瑾,声音嘶哑:“嗯……”

    她已经对皇帝失望的心又一次燃起了希望,也许,她可以奢望更多。

    她还年轻,一定能再怀上孩子的,只要有了龙子……花贵仪咬唇,顿时野心大盛。

    不过,在这之前……

    花贵仪咬牙,心中暗念,淑、太、妃!

    华熙瑾没有在惜花宫呆久,看着花贵仪把药喝了,他就去了宁妃那儿——宁妃怀有身孕,即使没有出事,他也该。

    宁妃正在正殿泡茶,旁边还有一个宫女在弹琴。

    “皇上圣安。”宁妃袅娜地行礼,主动拉着皇帝的手让皇帝在她的对面坐下。“臣妾给皇上准备了大红袍。”

    华熙瑾没有说话,拿起杯子默默地品茶。

    两人的相处模式一直都是这般。或下棋或品茶或 ...

    (听琴或写字赏画,却唯独没有太多的言语上的交流。

    寂静无声,淡淡的舒适流淌在空气里。

    一旁弹琴的宫女长的很漂亮。楚楚可怜的模样很容易就勾起男人的保护欲。皇帝余光偶然瞟到这名宫女身上,又很快就移开了。

    宁妃注意到了皇帝的视线,微微笑着开口:“皇上看上碧怜了?”

    碧怜是那名弹琴的宫女。宁妃虽然没有拿碧怜固宠的想法,但皇帝看上了,她也不会阻着皇帝。

    华熙瑾勾唇:“朕有更好的。”

    碧怜的楚楚可怜固然让人心动,他却有更好的了。

    宁妃抬眼看了看华熙瑾,而后微微笑着低头。

    她没有以为皇帝嘴里的“更好的”是她。因为不在意,所以怎么样都是好的。

    她和皇帝之间比起情人,更像相交淡如水的朋友。

    若是没有淑太妃的这一层关系在,皇帝早就把皇后的位置给了宁妃了——不是因为宁妃在他的心中有多重,而是她适合那个位置。

    “却是臣妾自作多情了。”宁妃抬手给皇帝倒了一杯茶,关于碧怜的话题就算揭过去了。

    “秋狩快到了,好好准备。”华熙瑾想起秋狩的事情,顺便就与宁妃提了提。

    秋狩,向来是一个传统。高位的妃嫔只有那么几个,又大多怀孕了。唯一一个算是高位的夏嫔又需要照顾大皇子……心思电闪间,宁妃已经拟好了伴驾的名单。

    以低位的妃嫔为主,又要符合皇帝心意的情况下虽然可能会出现黑马,却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况且,若真是出现了,宁妃也乐的看热闹——她有足够高的位分,膝下已有一个公主,算是在后宫里站稳了脚跟,普通的妃嫔根本无法让她产生危机感。

    “皇上觉得,宠姬、妍小仪、何舞涓、方采女如何?”宁妃念了几个人的名字,询问皇帝的意思。

    华熙瑾点头:“你决定便是。”

    “如此,臣妾就定下几位妹妹了。她们的性情都很好,相信妹妹们一定能够照顾好皇上的。”宁妃眉眼微弯,难得和皇帝说了那么长的话。

    “嗯。”华熙瑾沉声应道。

    秋狩这种场合其实不适合女人。皇帝其实不太耐烦带着她们。毕竟他不希望打猎的时候身边还有一个女人在叽叽喳喳的。

    作者有话要说:呀呼。终于出来了。

    第67章

    (    秋狩来临之前,红伞蛊事件带来的影响仿佛在后宫里投入了一块石头,激起千层浪花。ww后宫里痛失孩子的女人那是十个手指头也数不过来,或是淑太妃祸害的,或是因为其他的原因,但她们都不约而同地把目光对准了淑太妃。

    毕竟谁也不知道她们痛失孩子的背后,有没有淑太妃的运作。

    淑太妃纵有千般的手段,对上那么多的女人,她也只有焦头烂额的份。

    在红伞蛊事件结束后的两天,淑太妃中毒了。

    下毒的人是一名宫女,名叫兰素。

    她给淑太妃下的毒是夜香。这种毒不会致人死地,甚至还能够让人身带魅惑的体香,宛如夜晚飘来的香味,令人身心宁静。但是,中此毒者每逢夜圆就会腹痛难忍,就好像肚子里有虫子在撕咬一般。

    最重要的是,此毒无解。至今为止,世间只出现了缓解这种疼痛的药。

    几乎是第一时间,华熙瑾就遣人把这种药寻来,亲自送至栖梧宫。

    他当然不是为了淑太妃着想——缓解疼痛的药有着极大的副作用,吃多了会上瘾,而且,身上的“夜香”会变成臭味。

    多么美妙的副作用,淑太妃一定会很满意他送给她的礼物的。

    淑太妃也知道这种药的副作用,她一开始是坚持不用的,咬牙坚忍着疼痛。

    刘清河站在一旁看着淑太妃被疼痛折磨得扭曲的面孔,劝道:“还是吃了药吧……长夜漫漫,你只会越来越痛。”

    “闭……嘴!”淑太妃还有说话的力气,勉强从嘴角挤出两个字,然后又继续在床上翻滚起来。

    刘清河叹气,坐到床边为淑太妃擦汗:“你这是何苦呢?”

    他尤清楚地记得,淑太妃是如何地怕痛。生瑞儿的时候,几次都差点痛抽过去。连骂他混蛋的力气都没有了。

    如今,她却是宁愿咬牙撑着,也不愿意看那药一眼。

    淑太妃抖着身体,脸色青白得没有半分血色,唯一有颜色的嘴唇却是血迹斑斑,吓人得紧。半靠在刘清河的怀里,她感受着刘清河温柔的擦拭。

    有那么一瞬间,她已经麻木的心几乎为这一点儿温柔再次颤动起来。

    刘清河心里也是对淑太妃升起了怜惜。他恍惚间好像忆起了多年以前,他陪着她生产的情景——同样一张倔强的小脸,他也同样半抱着她,为她擦汗。ww唯一不同的,只是他们都不复以往的年轻,再也没有再爱一次的冲动。

    “我……不忍心看到你……”刘清河的话语里不含丝毫的柔情,僵硬得好像是麻木地重复别人的命令。他自己似乎也意思到了这一点,顿了顿,又咽了咽口水才又开口,带上了多年以前的柔情:“珏妹,吃药吧。你这般模样,我看着心里难受……”

    淑太妃却只是摇头。

    她相信她自己能够忍过去。身带恶臭,无论是怎么想得开的女子也不会乐意的。

    一直站在一旁的雨荷也看不下去了,她手里拿着华熙瑾赐的药,跪倒地上哀求:“娘娘……奴婢求您了,吃药吧。”

    “尚药局的姑姑对香料十分在行,她一定能够为娘娘调制出掩盖味道的香粉的。”忠心护主的雨荷不忍看淑太妃受一点苦,千方百计地劝服淑太妃吃药。

    在雨荷的心里,淑太妃已经过了悦己者为容的年龄了。到了这个年龄,有什么比享清福更重要呢?

    淑太妃没有理会雨荷,或者说,她没有力气再理会雨荷了。

    她的全部心神都用来应付肚子的疼痛了。

    许十全在栖梧宫的寝殿外探头探脑的,让人看了就想拍一下他的后脑勺,笑骂一生皮猴子。淑太妃身边的另一名宫女听雨走到他身边,问:“你在干什么?”

    正全神贯注地观察寝殿里面的情况的许十全淡定地回头,镇定地与听雨说话:“咱家奉皇上的命令来看看淑太妃的情况。”

    即使听雨是淑太妃身边得脸的一等宫女,许十全也是摆出一副皇帝身边人的态度。他师傅赵高说了,见到栖梧宫的宫女太监平常待之便可。

    “主子很好。”听雨性子硬,说话也有些硬。

    许十全撇撇嘴,没有理会听雨,回头继续看里面的情况——淑太妃在里头偶尔传出来的杀猪一般的叫声,明显情况十分不好,也亏得听雨能睁眼说瞎话。

    听雨上前两步挡住许十全的视线:“许公公已经在这里看了半刻钟了,皇上该等急了。”

    这是变相地下逐客令了。

    虽然没有等到淑太妃吃了那药丸儿,许十全也没打算继续等下去了。正如听雨所说,皇上该等急了。

    许十全仰头对着听雨翻了一个白眼,迈着小内八步蹬蹬蹬走远了。

    “什么德行!”听雨哼了一声,继续在殿外守着。

    紫霄宫

    皇帝埋头在案桌上苦阅奏折,眉头微皱。

    桃蜜儿任性求的封号“宠”字,被御史台的老家伙弹了一遍又一遍,都要在他的御书房里堆起小山了。

    他手里的这本又是弹劾桃蜜儿封号不够庄重的。

    华熙瑾烦躁地把奏折合上,随手扔到留中不发的那一堆奏折里:“宣宠姬伴驾。”

    御史台的弹劾,合该让桃蜜儿自己来看看。

    “是。”赵高得令,弓着身子退出的御书房。

    赵高刚从御书房里退出来,许十全就腆着笑脸贴到赵高身边:“淑太妃还没有把药吃下。”

    “算了,明天就会结果了。”赵高用手拍拍许十全的头,叮嘱道:“下次可得候着脸皮等结果再出来。”

    他也没指望许十全能在这个年龄把所有事情办好。让许十全在淑太妃那里等消息也只是为了考考许十全罢了。

    “知道了。”许十全点头,跟屁虫一样跟着赵高去了阿房宫。

    赵高到阿房宫时,桃蜜儿正在给皇帝做衣服,用的是老办法,芷萝指点,她来动手。

    许是因为绣的东西多了,她的手艺也进步了许多,这件衣服的针脚看起来很是漂亮。

    “宠姬主子随奴才走一趟吧?”赵高宣读完皇帝的旨意,然后才与桃蜜儿寒暄。“皇上吩咐了,宠姬主子不用净身。”

    通常情况下,宫妃去伴驾都是要净身熏香以后才能去的。

    桃蜜儿带着疑问推开紫霄宫偏殿的门,走到皇帝的御桌前:“皇上圣安。”

    华熙瑾头也不抬,直接让桃蜜儿干活儿:“把矮桌上的奏折都分类,就跟你上次做的那样。”

    桃蜜儿看了一眼矮桌,心里的狐疑更重了——皇帝那么着急着叫她过来,就是让她来当秘书的?

    带着一点点迟疑,桃蜜儿跪坐在矮桌旁边,伸手拿起一本奏折缓缓打开——

    几乎是一瞬间,桃蜜儿就知道皇帝的用意了。

    她是理科生,不代表她看不懂文言 ...

    (文。这奏折从第一句话到最后一句话都是在嫌弃她的封号。

    一直以来,桃蜜儿都觉得自己的封号非常地霸气,哪怕是常人不能理解的霸气,那也是霸气。所以在看到这一本奏折的时候,桃蜜儿并没有太大的感觉。

    但是……当这一类的奏折磊出了一大叠的时候,桃蜜儿不淡定了。

    她开始反思,“宠”这个字是不是真的不好。

    华熙瑾满意地看到桃蜜儿陷入沉思。他大概能猜到桃蜜儿当初为什么一定要“宠”字作封号。

    可是,他要给她更高的位分,却是不能继续用的。

    “蜜儿可是看到什么有趣的东西了?”华熙瑾明知故问,戏谑的表情真是不要太明显。

    桃蜜儿嘟嘟嘴,把手放在那堆最高的奏折上:“皇上肯定也嫌弃妾自己求的封号。”

    皇帝今天叫她来,肯定是想要让她知道她的封号有多不好——轻浮、怪异、嚣张……

    华熙瑾长手一捞,把桃蜜儿拥入怀中:“蜜儿想清楚了?”

    “想清楚了。”桃蜜儿点头,这里是古代,不是自己喜欢什么就能要什么的现代。她应该要有一个庄重一点儿的封号,在别人眼里才是上得了台面的。

    “蜜儿可喜欢‘瑜’?”华熙瑾点点提笔在雪白的宣纸上写了一个“瑜”字。

    这个封号他一早就与桃蜜儿提过,如今桃蜜儿要换封号,他依旧觉得这个字最好。

    “好。”桃蜜儿虽然对“瑜”字无爱,但这是皇帝选的,她也就没有不乐意的了。

    “桃氏蜜儿接旨。“几乎是叠着桃蜜儿的话音,华熙瑾沉声道“阿房宫桃氏蜜儿,聪颖慧敏,品德上佳,侦破红伞蛊有功,特晋从三品嫔,赐封号“瑜”。”

    桃蜜儿行大礼,声音绵软:“谢皇上恩典,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华熙瑾勾起嘴角,把桃蜜儿从地上拉起来,亲昵地抵住她的额头:“蜜儿,朕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桃蜜儿看一眼皇帝神秘兮兮的表情,心里也有些期待:“好地方?”

    华熙瑾一把把桃蜜儿抱起,大步离开御书房:“对,好地方。”

    作者有话要说:为了防止混乱,在这里解释一下,御书房设置在紫霄宫的偏殿。考据党勿喷,这本小说的任何事情都是不可以以常理渡之的。

    第68章

    (    皇帝说的好地方,是历代皇帝沐浴的地方,华清池。ww

    桃蜜儿皱着小鼻子嗅嗅宫殿里的弥漫的味道,双眼一亮,期待地看向皇帝:“温泉!”

    温泉在古代是极其稀罕的东西,能祛病除晦。

    “脱衣服。”华熙瑾放下桃蜜儿,解开扣子的时候也不忘让桃蜜儿脱衣。

    桃蜜儿得了皇帝的吩咐,小手指飞快地在身上摸索,解开身上繁复的宫装,两眼紧紧盯着华清池,恨不得现在就跳进去。

    天气渐凉,凌晨和深夜的秋风都带上了刮人的凉意,桃蜜儿从阿房宫徒步走到紫霄店,身上沾染了极重的凉意,此时泡一次澡显然是最舒服的享受。

    尤其,眼前的白雾朦胧的华清池里装的是有着硫磺味的温泉。

    满心兴奋的桃蜜儿完全没有注意到,站在她的身侧慢条斯理地解开衣服上的扣子的华熙瑾眼底抑制不住的期待和几乎冒出绿光想要把她拆吃入腹的眼神。

    自阿房宫的鸳鸯浴以后,华熙瑾想这一天想了很久了。

    这一次在华清池里……一定会让他更满意的。

    桃蜜儿的动作比皇帝慢些,华熙瑾也不等她,率先到了水里,舒舒服服地泡着温泉,欣赏桃蜜儿充满诱惑力的脱衣。

    她进入水里的那一刻,皇帝仿佛听到了食物下水的声音。

    哪怕心底里已经把桃蜜儿这样那样了,皇帝表面上还是很平静的,他伸手把想要游向远方的桃蜜儿拉倒身边:“喜欢吗?”

    桃蜜儿已经被与游泳池差不多的华清池吸引了眼球,有些心不在焉地点头:“喜欢。”

    华熙瑾不满意桃蜜儿的表现,嘴角邪魅地勾起,在桃蜜儿的耳垂处轻轻□□:“告诉我,喜欢吗?”

    桃蜜儿的耳垂最是敏感了,几乎是一瞬间,她就软到在华熙瑾的怀里,身体微微颤抖。她也知道皇帝不满意她敷衍的态度,凝了凝神,娇软道:“喜欢……皇上最好了。”

    听着让人骨头都酥了半边的话,华熙瑾满意地放开桃蜜儿,让桃蜜儿在池子里撒欢——等桃蜜儿玩够了就是他开动的时候了。

    会游泳的人一般都喜欢游泳,桃蜜儿也不例外。在她的心里,把她带来泡温泉的皇帝的形象在这一刻暂时地升华到最高大的位置。

    偶尔桃蜜儿也会回头看一眼靠坐在池边的华熙瑾,然后才又继续游动。

    半晌,游了两个来回的桃蜜儿心满意足地回到皇帝身边,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容:“皇上,我给你擦背吧?”

    “嗯。”华熙瑾点头,把自己健壮的背部露出来。

    桃蜜儿也不含糊,取过随花瓣放在一旁的软布,控制着力道给皇帝擦背。因为常年不晒太阳,皇帝的背部比脸部要白上许多。也不知道含了什么样的心理,桃蜜儿稍稍把手臂贴近皇帝的背部,暗自比较起来。

    结果当然是她比皇帝更白。

    “行了。”华熙瑾转身,取过桃蜜儿手上的布“朕帮你洗。”

    桃蜜儿的脸蛋儿飘上两朵红云,心里害羞却没有拒绝皇帝,乖乖地把自己的背部坦露出来——两人坦诚相对,她大概也知道事情会如何发展。

    皇帝深沉着眼神,拿着软布轻轻在桃蜜儿的背上抹了两下。他?br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