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系统之宠妃指南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13 部分阅读

    女人撒娇,皇帝只觉得脑袋疼。

    “现在没事了,都回去吧,没有朕的命令不要踏出宫门一步。”华熙瑾耐住性子,柔声安抚。然后转向李茂:“派人去把每个宫殿的门都守住,有可疑的人物立刻抓起来。”

    桃蜜儿听到皇帝的话,心里顿时一凉。

    按照系统的说法,这嫌疑物妥妥的在她的宫殿里啊!

    这可如何是好?

    “主子,怎么了?”碧清看到桃蜜儿铁青的脸色,偷偷地问道。

    “没事。”桃蜜儿深吸一口气,努力放松自己。船到桥头自然直。既然是嫌疑,那就意味着可以洗清。

    果然,李茂很快就脸色凝重的回来了:“皇上,臣在阿房宫搜出一把红色的油伞。”

    红伞蛊的特性,不用别人说,华熙瑾也知道得一清二楚。

    正是因为红伞蛊的特性,为了避嫌,宫里鲜少人会用红伞。

    但是,他的御林军统领告诉他,阿房宫里搜出了一把红色的油伞。

    即使他相信桃蜜儿不会饲养红伞蛊,但是在证明这把伞是没有问题的之前,他只能把桃蜜儿关起来。

    出于私心,他没有把桃蜜儿关进大牢,只是把她软禁在阿房宫。

    红色的油伞一出现,桃蜜儿的耳边就响起系统的提示音:任务环节一失败,开启第二环节任务。

    灭顶之灾:

    任务介绍:疯狂的后宫女人因为一己私欲饲养红伞蛊,如今红伞蛊破壳而出,危害众人性命。宿主受到栽赃陷害。请宿主在两天内查明真相,洗清嫌疑。

    要确实这把红伞是普通的伞需要三天,系统真是卡得一手好时间。

    桃蜜儿垂眸想了一会,果断跪下喊冤:“皇上,妾是冤枉的!”

    华熙瑾的目光放到桃蜜儿身上,等待她的解释。

    “这一把伞是应美人昨日遗漏在妾的阿房宫的。”桃蜜儿不放过一丝洗清嫌疑的可能性。

    “你的意思是应美人陷害你?”谢美人冷笑“现在死的可是应美人!”

    桃蜜儿看了谢美人一眼,不着痕迹地挑眉,看来……谢美人也不像看起来那么头脑简单。

    “妾的意思是这把伞是没有问题的。”桃蜜儿抬头一眨不眨地看着皇帝。

    华熙瑾也紧紧盯着桃蜜儿的眼睛,好像要看到她的心里去一样:“这把伞有没有问题,尚正局自然会调查,现在还不是下定论的时候。”

    桃蜜儿想了想自己的任务,一咬牙:“妾恳请皇上让妾参与调查!”

    ...

    ( 她在华熙瑾心里始终是不同的,华熙瑾移开了目光,淡淡道:“既然如此,朕给你三天,李茂任你调遣,把事情的真相调查出来。”

    皇帝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若三天后你调查不出真相,自降一级,褫夺封号。”

    “谢皇上恩典!”桃蜜儿磕头谢恩。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是稍微瘦一点的~两章连起来一起看就很肥了。嘿嘿

    第60章

    (    皇帝提出来的失败后的惩罚根本没有系统的给力。ww

    系统说,任务失败,宿主就等着被红伞蛊吸干血吧。

    如果调查不出真相,桃蜜儿也没有机会承受来自皇帝的惩罚了。

    只是,桃蜜儿应得信誓旦旦的,但其实心里一点头绪也没有——她该从哪里开始调查?

    跪在地上镇重其事谢完恩的桃蜜儿被李茂带着三个御林军侍卫“护送”着回了阿房宫。

    “多谢李大人。”桃蜜儿抬头看了看阿房宫的牌匾,转身对李茂微微点头致谢。这一路上李茂并没有让人包围住她,而是不远不近地跟在她身后,好像他们真的只是奉皇帝的命令护送她回宫的一般。

    “应该的。”李茂微微拱手,然后端直地站在原地:“臣在阿房宫门外候着,宠姬主子有什么吩咐尽管遣人出来与臣说。”

    桃蜜儿知道李茂的顾忌,点头示意自己知道后直接进了阿房宫——她还是好好想想该如何把真相调查出来吧。

    可惜的是,桃蜜儿在床上想了半天,也没想出半点头绪。她也知道,干想是永远也得不出答案的。

    可是……总要有头绪才能找线索啊。

    “,系统真的没有别的提示了么?”桃蜜儿面带愁容,这个任务对于她来说难度略大啊。

    事实证明,虽然对着桃蜜儿的态度不太好,但是它的本质是善良且心软的。

    “宿主可以利用系统的奖励,我记得系统有下发锦囊给你的。”一开口就给了极大的提示给桃蜜儿。

    闻言,桃蜜儿立刻默念系统。

    “太不厚道了,现在才提醒我。”桃蜜儿拿出锦囊的时候随口抱怨了一句。

    “明明是愚蠢的人类你没有问。”果断炸毛。它的宿主怎么老爱埋怨人?

    桃蜜儿一愣,抱歉地笑笑:“对不起。”

    “看在你真心实意道歉的份上,伟大的智能系统就不跟你计较了。”也没有真的和桃蜜儿计较。

    相处了那么久,桃蜜儿和的感情有了很大的增进。如今口里的“愚蠢的人类”更多地是亲昵。

    世界上表达感情的方式有很多种,只是比较比别扭而已。

    怀着激动的心情,桃蜜儿缓缓打开锦囊。

    里面有一张小纸条,纸条里面用漂亮的柳体写着“冷宫”二字。

    桃蜜儿灵光一闪,觉得自己似乎抓到了什么。

    一般来说,冷宫里的女人无非两种,一种是失了所有的野心,心灰意冷的;另一种就是进去没多久,野心尚存的。

    先帝出了太后和淑太妃,后宫就没有留下一个女人,再往前的话,活着的估计没几个,更别说存有野心的了。

    范围一瞬间就缩小了。

    “双双。”桃蜜儿对皇宫的陈年旧事了解得不多,知道的也只是明面上传的比较多的那几件。对于哪一个宫妃斗败了黯然离场,周围的人不会提,她也不太关注。

    所以,这种时候就应该找一个有资历的宫女来询问一二。

    “主子有什么吩咐?”双双放下手中的茶壶,走到桃蜜儿面前。

    桃蜜儿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开口就问:“你可知自皇上登基以后,有哪位妃嫔被打入冷宫的?”

    双双也不含糊,听了桃蜜儿的话以后,福了福身道:“奴婢碰巧知道一些。被打入冷宫的三位,第一位是意图谋害皇后的闵妃,第二位是御前失仪的高才人,这最后一位主子和她有过交集,是赵更衣。”

    桃蜜儿大概知道赵更衣的性子,所以很直接地把赵更衣略过了:“都说一说前两位的性子吧。”

    她已经初步把怀疑的对象定为闵妃和高才人了。

    “闵妃娘娘未入冷宫的时候,奴婢还是一个刚刚分到尚药局的小宫女,所以所知不多,只知道闵妃娘娘被打入冷宫的时候已经神志不清了。”双双没有半分隐瞒,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至于高才人,宫里知道她的人都说她是个和善没心机的。”

    听起来两个都没有报复社会的动机。但也不能排除她们装莫作样的可能性。桃蜜儿挥手让双双退下,皱着眉思索。

    最后,桃蜜儿决定都去看一看。

    “碧清,跟我要出去一趟。”桃蜜儿如今越来越喜欢带着碧清出门了。不仅是因为碧清护住,还因为她很积极。

    桃蜜儿知道碧清是一个有野心的。但她也渐渐转变了观念,无论是怎么样的宫女,只要用得得当,就能发挥她们的功效。一如萝兰,她一直没找到机会打发了,可她学会了利用萝兰向外面传递假消息。

    李茂是一个尽忠职守的好臣子。桃蜜儿一阿房宫的门就看到了他挺拔的背影。

    “还请李大人与我一同到冷宫走一趟。”桃蜜儿在三步外停下脚步,远远地与李茂说话。

    李茂抬头看了看天色,有些犹豫:“宠姬主子,你看天色已经晚了。”

    桃蜜儿微微一笑:“只是走一趟,不需要太多的时间。”

    系统给的时间不多,她必须珍惜每一分每一秒。

    “是。”李茂拱手,带着另外三个御林军侍卫跟在桃蜜儿身后。

    ————————————————————————————

    “李大人是否奇怪我突然要去冷宫?”桃蜜儿踏入冷宫前,忽然问了李茂一个问题。

    李茂能做御林军统领,还被皇帝指派出来,必定有一定的能力,桃蜜儿觉得等一下说不定能用上他。

    “宠姬觉得饲养红伞蛊之人在冷宫。”李茂回答

    “正是。”桃蜜儿点头。

    两人说话间,碧清已经问出了闵妃和高才人的住处,桃蜜儿想了想,先去了比较近的闵妃的住处

    “主子小心,闵妃娘娘有疯病。”碧清一边提醒桃蜜儿一边推开老旧的木门。

    “有事吗?”闵妃不发病的时候还是很正常的,她此时正坐在窗边,外面的亮光从敞开的窗户透入阴暗的房间,照亮了她明媚的脸。

    “闵妃娘娘,打扰了。”闵妃虽然被打入了冷宫,但她的品阶始终还是妃,桃蜜儿见了她还是要行礼的。“闵妃娘娘有所不知,后宫有人饲养了红伞蛊。希望娘娘行个方便……”

    闵妃性格很爽朗,桃蜜儿还没有说完,她就大笑着说:“行了,搜吧。如今我这里也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了。”

    这句话说得大方又悲戚,隐含着一个宫妃落魄后的戚哀。

    “得罪了!”李茂中气十足地喊了一声得罪,带着人开始搜这一间似乎一眼就能望尽的房间。

    桃蜜儿见到闵妃落落大方的做派,就知道肯定不会有什么结果了——即使凶手真的是闵妃,她也已经把证据处理好了。

    ...

    (

    李茂很快就把房间翻遍了,但桃蜜儿看到的只是闵妃的落魄,她查找真相的任务却没有半点进展。闵妃这里什么也没有。

    桃蜜儿失望地告辞,转向高才人的住处。

    高才人已经在门口候着了,她一见到桃蜜儿就行礼道:“罪妾已经听闻了,请李大人直接动手吧。”

    又是一个坦荡荡问心无愧的。

    桃蜜儿皱紧了眉头,既然锦囊上写了冷宫二字,那么就应该不会有错才对。

    到底是哪里她没有想到的呢?

    红伞蛊有一个很明显的弊端。母蛊是不能离开它的饲主太远的,而且娇贵如红伞蛊,也不可能把它埋到地底下去。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饲养红伞蛊的人差不多每时每刻都要把红伞蛊寄生的伞抱在手上。

    桃蜜儿环顾冷宫的环境,希望能找出一点与众不同的地方。她不相信,此行就这样无功而返。

    在李茂再一次地什么可以的东西也没有搜出来的时候,御林军的几个侍卫看桃蜜儿眼神都带了点儿怀疑——他们怀疑桃蜜儿只是在瞎折腾他们。

    桃蜜儿抿抿唇,提出要在冷宫逛一逛的要求。

    李茂身为臣子,又是被皇帝暂时指给桃蜜儿用的,自然无不应允。只要桃蜜儿打着调查的名头,无论怎么折腾,李茂都不能不照做。这代表了他对皇帝的绝对臣服。

    冷宫的环境真的很不好,秋天的时候显得尤其萧条。丛生的杂草变得枯黄憔悴,落叶积满在地上也没有人清扫。

    冷宫的宫女太监多半都是偷懒的。

    屋檐上满满都是蜘蛛网和灰尘,有些地方的瓦檐已经塌了。

    桃蜜儿叹息,怪不得一旦被打入冷宫就会失了野心,连生活的质量都没办法保证,谁还有心情追求别的呢?

    她逛了一圈冷宫,依旧毫无所获。

    正准备离开的时候,眼角闪过一个应该属于冷宫的景色。桃蜜儿后退两步,站的方才的位置上,然后伸手把那一扇半开的窗户拉开。

    不同于外面的破旧和灰败,里面的金碧辉煌几乎要闪瞎了桃蜜儿的眼——她曾经去过宁妃的宫殿,但远远不如这里面摆设的华丽。

    “这是谁的住处?”

    作者有话要说:吹空调吹得太狠,作者今天发烧了,撑着码了一点,实在不行了,今天就先这样吧。

    作者的文采还不足以码出高深精彩的悬疑情节,所以红伞蛊事件很快就会真相大白的。不要太期待会有什么波折哦~

    第61章

    (    “回宠姬主子的话,这是赵更衣的住处。”冷宫的掌事姑姑露珠回的话。就冷宫的格局分布而言,没有人比她更熟悉了。

    “赵更衣这住处,倒是比我的阿房宫还要精致几分。”桃蜜儿继续大量赵更衣的住处——冷宫里出现这样的摆设,让她不得不怀疑赵更衣。

    她自信赵更衣没有能耐拿到红伞蛊,但是……如果是有人给了赵更衣红伞蛊呢?

    桃蜜儿决定进去看一看。

    但是,她还没有踏入赵更衣的院子,就被一个宫女拦住了。

    “宠姬主子,更衣主子病了。宠姬主子进去怕是会过了病气……”月出跪在院子的门口正中,恰好挡住了桃蜜儿等人的去路。

    月出明明记得她离开冷宫的时候有关好门窗的。一回来却见到桃蜜儿拉开窗户的那一幕。

    那一瞬她的心都要跳出来了。她只不过是去淑太妃那儿拿避免防止红伞蛊近身的药丸,就这一点的时间,赵更衣也不能安分地照顾红伞蛊,竟然把窗户打开了!

    月出咬牙,只盼着能拖一刻算一刻。

    她是得了淑太妃的吩咐的——她只要尽量地拖延红伞蛊被发现的时间,但是必要的时候,牺牲赵更衣是必然的选择。

    从一开始,淑太妃就没在赵更衣身上押宝。她只是想利用赵更衣在后宫制造一些混乱罢了。

    “赵更衣病了,我就更应该进她了。”桃蜜儿俯视跪在地上的月出,越发的肯定赵更衣有问题。“怎么说我与赵更衣也是姐妹。”

    古代共侍一夫的女人都以姐妹相称。桃蜜儿虽然不喜欢这个说法,但是这不妨碍她用来作说辞。ww

    “奴婢请宠姬主子三思!”月出说着话,啪啪啪地就磕了三个响头。

    “我偏要进去。李茂,撬门!”桃蜜儿蔻红色的指甲轻轻划过自己娇嫩的脸蛋,宠妃的架势拿捏得正好。

    月出毕竟只是一个宫女,哪里拦得住桃蜜儿。所以桃蜜儿不费吹灰之力就进入了赵更衣的小院。

    不过,赵更衣似乎真的如月出所说的那般,病了。桃蜜儿进去的时候,赵更衣半躺在床上,半透明的床帐隐约透出她的身影。

    “赵更衣的身子可还好?是否已经寻了太医来看看?”桃蜜儿迈着缓慢的步子接近床帐,声音放得柔柔的。

    赵更衣见来人是桃蜜儿,嘴巴一掀,冷哼一声:“你来做什么?”

    虽然赵更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她如何也不会相信桃蜜儿是关心她而来的。

    她可是记得清楚,她来冷宫之前发生了什么!

    “这就是赵更衣的待客之道?”大约是因为之前和赵更衣结过梁子,所以面对赵更衣的时候,桃蜜儿情不自禁地态度就不好了。“我来这里,自然是有正事的。”

    “李大人,拜托了。”桃蜜儿也不与赵更衣说她要干什么,直接就让李茂搜这个看起来就不正常的屋子。

    李茂微微蹙眉,他虽然也觉得冷宫出现这样的摆设不正常,但他以为这不代表赵更衣与红伞蛊有关。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在冷宫体现得尤其明显。只要有钱,冷宫的日子其实也不难过。

    他更多的认为赵更衣只是把钱花在摆设上了。

    李茂没有把他的想法说出来,而是直接带人搜这个华贵的屋子。

    “本宫的地方岂是你们能动的?”赵更衣已经彻底地陷入了她自己构造的世界中去了。淑太妃让人把她居住的小院按照妃的规制布置,她就真的自称本宫了。

    “能动不能动,我也已经动了。”桃蜜儿没有注意赵更衣的自称。正善心大发告诉桃蜜儿,系统扫描到赵更衣的被子下面有危险物品。

    她见李茂翻动其他地方无果后,一步一步缓缓接近半躺在床上的赵更衣。“我倒是好奇,赵更衣的被子下……藏了什么?”

    趁赵更衣不备,桃蜜儿手上用力,一把将赵更衣身上的被子掀开……

    赵更衣原本躺在床上就是为了掩盖寄生了红伞蛊的伞。

    因为已经吸过血,伞的特征十分明显。

    桃蜜儿掀开被子的时候,赵更衣下意识捂着身下那把呈淡红色的雨伞。

    见到赵更衣的动作,桃蜜儿不用猜,也知道是怎么回事——真相也该出来了。

    “赵更衣?”桃蜜儿歪歪头,视线直直地盯着那把红伞“为什么要把伞放在被子里呢?”

    赵更衣不自然的松开送,挪了挪身子把伞稍稍遮住:“这是本宫的心爱之物,自然要时时抱在怀里。”

    “宫里出了红伞蛊的事情,赵更衣就有了一把心爱的红伞?”桃蜜儿嗤笑。赵更衣的伞虽然不是正红色,但红伞蛊才刚刚开始出现,杀的人不多,这种淡淡的红色才是最应该有的红色。“赵更衣还是把红伞交给尚正局调查确定没有问题了……毕竟,赵更衣也不希望自己的心爱之物被那等恶心的东西寄养吧?”

    “李茂,还不快把赵更衣的伞拿过来。” 桃蜜儿不再与赵更衣废话,肃了声音,叫李茂直接去取赵更衣藏在身后的伞。

    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

    赵更衣看着李茂,只觉得烛光下的李茂像是恶鬼一般。

    后宫不管出了什么事,冷宫都不会被调查。赵更衣不知道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为何桃蜜儿会带着御林军统领来冷宫。

    她又为何会被发现?

    就在李茂拿过淡红色的油伞的时候,系统美妙的提示音响起:“任务完成百分之五十。”

    “李大人,麻烦你通知尚正局了。”里面有没有红伞蛊,还需要尚正局的专业人士来查。桃蜜儿无能为力。

    “是。”李茂第一次发自内心地应“是”。不管桃蜜儿如何知道红伞蛊和冷宫有关,这都值得他敬她。

    作者有话要说:烧还没退,大姨妈也来了。这个充满了恶意的世界啊……我决定要去医院打针!哼唧!

    今天用了甄嬛传的经典句式,乃们发现了吗?

    其实一开始没想过炮灰应菲菲的,但是我觉得炮灰她比较有戏剧性,所以,她就被炮灰了。

    柒色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7-22 21:46:47

    镹娘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4-08-03 18:15:57

    镹娘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8-03 18:21:52

    啊,就这样吧

    第62章

    (    走在回阿房宫的路上,桃蜜儿问李茂:“李大人可觉得,我只是搜出了一把伞就认定赵更衣有问题,有些无理取闹?”

    “卑职不敢。ww”李茂对着桃蜜儿行了臣礼,然后才继续说:“没有搜冷宫,原就是臣的失职。”

    桃蜜儿斜了一眼李茂,径直往前走。李茂当然不敢说她无理取闹。今日上午,她不就是这般被定为嫌疑人的嘛?

    严重一些,说不定就直接打入天牢了。

    “宠姬主子是如何知道冷宫有可能……”李茂几次张嘴,最终还是把疑问问了出来。

    “啊,我随便猜的。”桃蜜儿随口应了一句。就算她把真实的答案说出来,李茂也不敢相信。

    既然如此,什么样的回答都是一样的——反正都不是真的。

    “还要劳烦李大仁盯着赵更衣和她身边的宫女月出了。”桃蜜儿的任务已经进入第三环,揪出幕后主使。

    任务提示很简单,只有俩字:月出。

    而且不出意料的话,月出今晚就会有行动了。

    月出是幕后主使的人,如果她不想被赵更衣连累,就只有以最快的速度去寻找幕后主使的庇护。

    “宠姬主子放心。”李茂说话是的动作永远都是拱手。桃蜜儿很好奇他有没有别的动作。

    ————————————————————————————

    月黑风高,微凉的风吹过破旧的窗台,发出悚人的呼啸声。(ww" target="_blank">ww 破旧的木门被人轻轻推动,发出吱呀的响声。

    一双绿色的绣花鞋小心地跨过高高的门槛,缓缓露出身形。

    仔细瞧,就可以发现,脚的主人正是伺候赵更衣的月出。她挑着小路,避开巡视的侍卫,快步朝栖梧宫走去。

    “进去吧。”守着栖梧宫大门的人对月出很是熟悉,只一眼,就认出了月出。他把大门推开一条缝,摆摆手让月出进去。“可有人发现?”

    月出飞快的摇了一下头:“没有。”

    她一路上都是走的没有人的小路,况且谁会注意一个小宫女的动向?

    淑太妃正在和刘清河下棋。

    这是她和他第一次平静地相处,淑太妃在下棋的这段时间里,她甚至有一种感觉——她和刘清河能够回到从前。

    随着棋盘上的厮杀展开,淑太妃的感觉就越强烈。

    “主子。”月出一进到大殿就直接跪到地上“求主子救救奴婢。ww”

    如果淑太妃没有把她调回栖梧宫,她最后一定会被赵更衣牵连。月出是一个很惜命的人,她不愿意在这样的年轻的时候就失了性命。

    淑太妃心中那种奇妙的感觉消失了。她有那么一瞬间心里是燃起了怒火的。她放下手中的棋子,同时让心情平静:“你慌慌张张地跑来,就是为了这点小事?”

    “求主子救救奴婢。”月出又磕了一个头,重复道。

    淑太妃口中的小事,对于月出而言,却是性命攸关的大事。

    淑太妃盯着月出好一会儿,直到月出心底发毛,她才拍拍手掌,传来一名黑衣的侍卫:“找一个人代替月出回去冷宫。”

    接着又道:“以后你就叫香菱吧。”

    这句话是对月出说的。

    “奴婢香菱,谢主子赐名。”月出磕头谢恩,她的名字会变成香菱,而月出已经成为再也不会被提起的回忆了。

    她从傍晚就一直提着的心总算是放到肚子里头了,月出死了,但她还活着。

    因着香菱的事情,淑太妃也失去了下棋的兴致。

    刘清河也不介意,索性两手执棋,自己同自己下棋:“你还是没变,没有下棋的耐性。”

    不只是淑太妃陷入了对以往的追忆,刘清河的脑海里也浮现了往日的种种。他的心里难得有了温情,看淑太妃的眼神也带着往日的温柔。

    淑太妃为不可见地僵硬了一下,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有说。

    说什么呢?

    说她也没有变?

    可她变了。

    紫霄宫

    华熙瑾难得没有穿明黄铯的袍子,而是换上了一身月白色的长袍。他随意地坐在地上,斟酒自饮。

    “赵高,找人给阿房宫递个信,让宠姬知道该从哪里下手调查。”华熙瑾扬了扬手里的酒杯,心里记挂阿房宫里的桃蜜儿。

    他知道桃蜜儿的水平,莫说三天,便是给她一个月,她也未必能把事情理清。

    想了想华熙瑾补充道:“直接和她说,到冷宫。”

    说的委婉了,他担心桃蜜儿不能理解。

    “皇上,宠姬主子今日傍晚已经到冷宫调查,奴才恐怕派不上用场。”赵高一早就料到皇帝会问宠姬的事情,所以一直都让许十全关注着阿房宫的情况了,就等着皇帝问。

    华熙瑾很有些意外。在他的心里桃蜜儿一直是一个没有心机,甚至没有脑子的女人。

    “她找到赵更衣那儿去了?”宫里的一举一动,从来没有逃过华熙瑾的眼睛。他还知道,赵更衣手上的那把雨伞是他那日落下的。

    “皇上英明。”赵高尖利的嗓音说的这么一句话,其实并不是那么悦耳。华熙瑾摇晃着酒壶,看了一眼赵高。

    “把嗓子练好了再来拍马屁。”华熙瑾放松着自己,脸上没有时时挂着的温雅笑意,冷沉嗓音说着玩笑的话——真心不像是玩笑。“让尚正局的人动作快一些,也该把赵太师的余党解决了。”

    自淑太妃将红伞蛊交给赵更衣,华熙瑾就放弃了原来的计划,转而将计就计。

    红伞蛊虽然可怕,但也不是没有解药的。华熙瑾也不怕红伞蛊肆虐。

    “是。(ww" target="_blank">ww ”赵高准备退出去。

    “等等。”华熙瑾叫住赵高“先把淑太妃是幕后主使的线索告诉宠姬。”

    华熙瑾有意利用桃蜜儿的手把淑太妃拉出来。既然收拾了前朝,也不能让淑太妃在后宫捣乱。

    再者,算算日子,刘清河这颗棋子也该派上用场了。提前给淑太妃找点麻烦,也能让事情多点乐趣。

    赵高一怔,迅速调整好表情:“是。”

    赵高却没有想到那方面,他自以为皇帝是不希望宠姬受到惩罚,所以才让他这样做的。

    桃蜜儿和李茂两人正失望地相对——侍卫回报,他们跟着鬼祟的月出,却在半路被人耽误了。

    再看时,月出已经不见踪影了。

    赵高到阿房宫时,看到的就是这般场景。

    ...

    (    “宠姬主子遇到什么难题了?”赵高行礼以后,热络地与宠姬说话。

    桃蜜儿见是赵高,也不隐瞒:“赵公公,我们的调查正愁着进展呢。”

    “那奴才可赶巧了。”赵高一挥手中的拂尘,声音因为高兴而不自觉抬高“皇上遣了奴才来给宠姬主子支妙招。”

    “皇上?”桃蜜儿意外。但是看到了赵高,她又觉得意料之中。

    “皇上说,宠姬主子不如去栖桐宫拜访一下。”赵高说完,高深地笑着:“皇上心里念着宠姬主子呢。”

    桃蜜儿心里一暖,忍不住赞成赵高的话。

    这是她第一次切身地感受到,皇帝心里有她。

    他在偏袒她。

    “多谢赵公公。”桃蜜儿扬起甜甜的笑脸,向赵高道谢。

    “奴才担不起宠姬主子的谢,宠姬主子该谢的是皇帝。”赵高弓着身子,连连说不敢。

    桃蜜儿点头,不再说话,而是想着赵高的说的“提示”。

    皇帝会让赵高来说这个,定然是知道些什么的。她也不相信皇帝大费周章给她支的招会是无用的。

    栖梧宫。

    皇帝让她去栖梧宫拜访淑太妃。也就是说,幕后主使者说不定是淑太妃。

    桃蜜儿记忆里的淑太妃,是一个高贵却有些木讷的女人。如果淑太妃是幕后主使,定然又有一堆不能言说的宫廷秘史。

    现在怀疑的对象有了,但她要怎么确定,又该怎么让淑太妃承认。

    除非有确凿的证据……不然她很难让处在高位的淑太妃认下幕后主使的身份。她想她需要好好地鼓捣一下。

    系统说不定会有能够帮到她的东西。

    有了头绪,就没必要在这里耗着了。桃蜜儿回到寝殿,坐在床上翻动系统的包裹。

    她有很多杂七杂八的东西,多是平日里做的小任务赠送的,但也多是排不上用场的东西。

    “,你怎么看?”桃蜜儿发愁,眼睛搜索可能有用的东西,嘴上也不忘问。

    是系统智能,系统出品的东西它最了解了。

    也没有让桃蜜儿失望,它把桃蜜儿想要的东西找了出来。

    真话香粉:除使用者以外,闻到的人都会忍不住说真话。

    在古代,只要本人承认了,证据有没有也无所谓的。

    桃蜜儿已经开始期待明天了:“双双,记得准备一份上得了台面的大礼。”

    尽管知道双双一定会办妥当,桃蜜儿还是忍不住吩咐一遍。好似这样能让她不那么期待明天。

    “主子觉得再添一个黄梨木雕的观音如何?”双双想了想,觉得已经准备好的的礼不够厚重,于是建议道。“年龄大了,都会礼佛的。”

    “加上吧。”桃蜜儿点头。

    作者有话要说:关于抄袭这个问题……其实我问过了,真心不在抄袭的范围里。所以我一直都没有修改。

    实话说,我写这篇文就是因为看了别的系统文才写的,想要完全的不受影响,尤其是刚刚开始写的时候,比较难呐。

    不过要是举报成立了~我也只有大修文的份儿啦~哼唧。

    ~昨天实在太难受,所以更了一章字数特少的。

    真话香粉的灵感来源来自于周星驰的一部电影的整蛊物品。

    第63章

    (    去拜访淑太妃,桃蜜儿当然不能独自前往,她邀请了宁妃。但前往栖梧宫的,还有不请自来的花贵仪。

    桃蜜儿对花贵仪的到来十分欢迎。

    她需要人证,而人证自然是越多越好。

    “淑太妃金安。”宁妃携花贵仪、桃蜜儿行礼。

    淑太妃慢条斯理地抿了一口茶,把三人叫起:“今儿怎么突然想起来看我这个老婆子了。”

    她的目光着重地扫过桃蜜儿。桃蜜儿自请调查红伞蛊事件,如今来她的栖梧宫,兴许是得了什么消息,想要调查。

    淑太妃轻蔑地移开目光。一个小小的宠姬她还不放在眼里。

    “臣妾喝过淑太妃的茶水以后一直念念不忘,今日厚着脸皮来讨茶喝。(ww" target="_blank">ww ”宁妃说着贬低自己的话,却意外地让人感到亲昵。

    就好像淑太妃是一个和蔼可亲的老人,而宁妃是在老人身边讨糖吃的小孩。

    “带着两个皮猴讨茶喝?”淑太妃木然的语气听起来像是在责怪宁妃。“本宫的茶可不够你讨的。”

    随后,淑太妃的目光扫过宁妃的肚子:“听说宁妃赏枫宴上动了胎气,还是少喝些茶。”

    宁妃手轻轻盖上自己的肚子,面上羞窘:“臣妾没有打算喝茶。只是她们俩个馋了,又听臣妾说淑太妃的茶好,吵臣妾带她们来讨茶喝。”

    宁妃不厚道,三言两语就把花贵仪和桃蜜儿“出卖”了。

    花贵仪和桃蜜儿也配合地露出微微羞窘的表情。看向宁妃眼睛的余光也带上了敢怒不敢言的味道。

    淑太妃没兴趣添油加火,她还不想看别人在她的栖梧宫斗起来,平白坏了栖梧宫的清静。

    “看茶。”淑太妃吩咐完,又与宁妃说话“都擦擦口水,别滴地上了。”

    桃蜜儿第一次知道,原来淑太妃也会说笑。

    只是那语气,真心不敢恭维。

    淑太妃赐座,桃蜜儿乖觉地坐到最末的位置,然后打量端茶进来的宫女。

    正巧,端茶的是香菱。

    桃蜜儿一开始是没有发现香菱是谁的,她只是觉得这个宫女很眼熟。等香菱把宁妃和花贵仪的茶放好,走到她面前时,她才发现香菱就是——月出。

    “你叫什么名字?”桃蜜儿叫住正准备退下的香菱。

    香菱停下后退的脚步,不见半点慌张。她如今是淑太妃的宫女,香菱。她恭谨地回答,却不想,脱口而出的,竟不是心中所想:“奴婢月出。”

    淑太妃原来放松的面容微微一僵,放茶盏的手也一顿。月出向来是聪明的,按理不会犯这种错误,今日……

    桃蜜儿微不可见地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去奶奶家了,很晚才回来的。

    第64章

    (    一室静默。ww

    栖梧宫正殿里伺候的太监、宫女不约而同地放轻了呼吸,恨不得让自己消失在栖梧宫。知道了这些事情,她们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看到今晚的太阳。

    栖梧宫的气氛异常诡异,每一个人的脸色都怪异极了。

    遇上到这种情况,宁妃纵然是喜欢看热闹的,也不希望事情闹大:“不知不觉就叨扰了那么久,臣妾也该回去了。”

    淑太妃凝着脸,神色晦暗不明,眼底也隐隐透出些许杀意:“本宫也乏了。你们便退下吧。”

    她是决不可能让事情透露出去的,所以她不会放过她们三个。

    但是比起在这种诡异的情况下把三人强留在栖梧宫徒惹是非,她更倾向于神不知鬼不觉地让着三人永远也开不了口。

    淑太妃虽然不把皇帝当一回事,但却没有小瞧过前朝的大臣。她心里清楚一旦惹到了前朝的家族,便是她握有先帝的圣旨,也敌不过他们。

    如今这种情况正是她不愿意搭上的。哪一个把女儿送进宫的家族不希望下一任皇帝留着一半自家的血液?

    有了皇子,就意味着一个家族会兴盛起来。

    淑太妃做的事情严重地侵害了他们的利益。

    淑太妃的目光扫过宁妃、花贵仪和桃蜜儿。

    她一直都知道江湖上有各种奇人异士掌握着各种奇怪的手段,当初刘清河能骗过所有人的眼睛男扮女装,再有什么有段让她把心底最隐秘的事情说出来,她也不会觉得奇怪。

    确定是有人使了诡异的手段,淑太妃却没有半分的刁难就把人放走了。就算有人知道了她的秘密,也绝不会有机会说出去。

    ———————————————————————————————

    身处后宫,知道的越少,活下来的机会就越多。从淑太妃嘴里知道了一直以来后宫子嗣不丰的缘故……三人心思凝重,一路无言。

    桃蜜儿完全没有预料到这种情况,她原来的想法只是让淑太妃承认红伞蛊的事情,但耐不住淑太妃一张口就说了这许多事情。

    一直到了分叉的路口,方才有人打破了几乎凝结的气氛: “且都散了吧,妹妹们路上小心。”

    宁妃嘴里的“路上小心”隐含着极重的深意。她深知,按照淑太妃的性子,定然不会放过她们,并且一定不会给机会让她们把事情说出去。

    最迟今晚,淑太妃就会动手。

    好歹也看了这样一出大戏,宁妃难得好心地提醒身侧的两人。

    花贵仪藏在袖子里的手猛地握紧。她当然听出了宁妃的话里有话,没有人比她更清楚淑太妃的手段了。淑太妃一定不会放过她们三人的。

    同时,花贵仪的眼底又划过难以抑制的兴奋光芒——她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淑太妃焦头烂额的模样了。

    与宁妃、花贵仪分开,桃蜜儿径直回了阿房宫。按照系统最新下发的任务,今夜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她可得好好准备,应付即将到来的危险。

    淑太妃说话时,李茂正站在栖梧宫正殿外。没有被特意压低的声音被身怀武艺的李茂一字不漏地听去了。

    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李茂怀着震惊的心情奔向紫霄宫。

    李茂到紫霄宫的时候,华熙瑾正好听完影卫的汇报。不难猜出,桃蜜儿定然有特殊的手段,让淑太妃不受控制的自爆秘辛。

    通常,有奇怪手段的宫妃都会被皇帝忌惮。但华熙瑾却没能对桃蜜儿生出半分忌惮的心思。他扶额轻笑,心里溢出点点暖流。

    他想起兰妃对他说的话,若是有一天真的遇到了……

    桃蜜儿在他心里的份量越发地重了。

    “臣,叩见皇上。”李茂行礼,面色凝重。

    “平身。”华熙瑾背手站在临窗而站。

    “皇上,臣……”李茂一直不漏地把淑太妃的话告诉华熙瑾,然后等着皇帝发话。

    他以为皇帝会雷霆大怒,却不想,皇帝只是微微颔首:“嗯。”

    李茂忍不住抬头,就听得华熙瑾道:“李茂,各位大臣一定很乐意知道这些消息,想办法把你今天听到的透露给他们。”

    影卫都是在暗处的,有些事情也是鞭长莫及。李茂身为御林军统领,又是红伞蛊事件的调查参与者,把消息散出去的话,可信度是最高的。

    李茂把头压低,盯着地面:“臣遵旨。”

    华熙瑾挥退李茂,在窗边静静地站了好一会,然后转身:“赵高,阿房宫。”

    隐在高大盆栽后面的赵高连忙走到皇帝身后,尖利的嗓音扬声大喊:“起驾!”

    阿房宫

    桃蜜儿一回到阿房宫就唤人备水。

    她已经把红伞蛊的事情调查清楚了,而且一不小心还牵扯出了更加隐秘的事情。

    说不定什么时候皇帝就会来阿房宫。她身上的香粉还有时效,若是误伤到皇帝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