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系统之宠妃指南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12 部分阅读

    白日梦,但还是有受到这种观念的影响的。

    他怎么会没有注意到桃蜜儿。整个大殿就她一个人堂而皇之地走神,也不怕他给她按个不敬的罪名。

    “那是别人怀的孩子,妾为什么要高兴?”桃蜜儿不解地歪头“不高兴才是正常的。”

    说完了还觉得自己特别有道理。

    华熙瑾一怔,忽然就笑了。他的蜜桃儿啊,果然是不同的。

    桃蜜儿说的明显是歪理,偏偏他还没办法反驳她。他比谁都清楚,那些女人表现得有多假。

    正如桃蜜儿所说的那般,不高兴才是正常的。

    “你啊……”华熙瑾爱怜地吻了吻桃蜜儿的额头。“蜜桃儿自己怀一个,心里就不酸了。”

    桃蜜儿最近得到了一个新技巧。她不再表露出不乐意来。而是露出期待憧憬而又失落的表情:“命里有时终会有。没有的话……妾强求也求不来。”

    小表情伤感的,简直亮瞎人眼。

    “胡说,朕多努力就会有了,什么强求不强求的。”华熙瑾直击重点,把桃蜜儿说得脸红耳赤的。

    自从和皇帝熟悉了以后,桃蜜儿越来越觉得幻灭了——皇帝脑子里也和普通男人一样装满了黄铯废料。

    而且,古人不是最爱说“命里有时终会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么?为何皇帝一开口就是他努力就会有?

    “怎么还会害羞?”皇帝也不是第一次说荤话了,但每次都会闹得桃蜜儿满脸通红。

    她越是这样,他就越忍不住逗弄她。

    桃蜜儿不回答这个问题,默默地跳到另一个问题上:“皇上可有去看过她们?”

    “她们”泛指怀孕的宫妃。

    “自然。”怀孕的宫妃多,华熙瑾也不需要特意显示恩宠而到她们的寝殿里歇息——他只需要稳坐着看后宫女人演大戏。

    桃蜜儿瞬间安心。她现在不怕后宫的女人了,但她还是不敢面对一大波后宫女人对她放大招——那样她会被吃得骨头都不剩的。

    皇帝起了别的心思,再也不愿意和桃蜜儿继续在芝麻小事上面磨蹭,直接睁眼说瞎话,完全不把外面明亮的太阳当回事儿:“天色不早了……朕该努力了。”

    抱起桃蜜儿往床上一扔,红被翻浪,芙蓉帐摇。

    流萤阁里又是一番醉人的风景。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的份额来了。明天萌萌哒作者跟着表姐去吃大餐,顺便欣赏表姐的帅男友~嘿嘿嘿

    第52章

    (    怀孕的宫妃太多,例行的封赏弄得像是大封后宫一样的阵仗。

    娴贵人封容华,保留封号“娴”。

    宁妃没有晋位,但是前朝的哥哥升了官。

    张婉柔原来从贵人被贬成了婉柔,如今咸鱼翻身,不仅成了宝林,还得了“燕”作封号。完全应了那句“只要能够怀上龙子,便是一步登天”。如果没有怀孕,她兴许这辈子都是婉柔了。

    玉贵人变成了玉容姬,堪堪比娴容华高了半个位分,这还要得益于她的家世。

    淳婕妤是唯一一个妃位以下却只晋了一个位分的怀孕宫妃,如今称淳淑仪。也不知道她得知这件事以后会不会在自己宫里怒摔瓷器。

    至于雅美人则是升为雅良媛。她是最早跟在皇帝身边的女人,但那么多年了依旧是一个小小的美人。如今总算是熬出头了。

    然而,这些都不是最显眼的。

    今日一早,流萤阁上上下下都喜气洋洋的。

    “皇帝有诏,长乐宫流萤阁桃氏蜜儿,懿姿纯茂,淑慎慧雅,服我荣宠。承仰圣谕,晋封为姬,赐封号‘宠’。”赵高挺直了身体,扬着嗓子把声音放到最大,力求让声音传遍整个长乐宫。

    古往今来,无论是多受宠的妃子,最多只是被人称道“宠妃”。

    “宠”之一字,一则太过嚣张,二来太过轻浮。从来没有那个宫妃得了“宠”作封号的

    封号为“宠”的,桃蜜儿是古往今来第一人。

    桃蜜儿得了这个封号真的不怪任何人——这是她自己要来的封号。至于为什么要来这个封号,此事说来话长。

    却话昨日晚上皇帝和桃蜜儿盖着棉被纯聊天的时候,皇帝心血来潮和桃蜜儿略提了他的计划。

    这也是为了防止前科累累的桃蜜儿搅局。

    又为了安桃蜜儿的心提到他会立一个宠妃起来,期间会各种冷落别的宫妃,并且各种宠爱那个宠妃。

    以上的是事件的起因。

    桃蜜儿这段时间刚好把自己的座右铭换成了“富贵险中求”。成为名副其实的宠妃又是她的目标。

    如今大好的摆在她面前的机会她怎么会放弃?

    于是她对皇帝说:“皇上,妾想要帮皇上……”眼睛眨巴眨巴的,小表情不要太真挚。

    “嗯?”华熙瑾疑惑,桃蜜儿虽然算不上遇事就缩的龟壳里去的,但也是一个不爱沾事儿的。而且……

    皇帝嘴角一卷,张口就是拒绝:“你不行。”

    桃蜜儿傻乎乎的,必然不能在后宫里的阴谋诡计里应付自如。况且他心里已经有了更好的人选了。

    桃蜜儿哪里能让皇帝拒绝她,她既然说了就没考虑过其他的可能结果。

    调皮地轻轻啃咬皇帝的下巴,半是威胁半是撒娇:“妾要帮皇上!”

    好像皇帝再说出拒绝的话她就会狠狠地咬下去一样。

    桃蜜儿的啃咬很有技巧性,既不会弄疼华熙瑾又让两人觉得无比亲密。华熙瑾享受地眯起眼,嘴上也稍稍放开了条件:“给朕一个理由。”

    这是要桃蜜儿说服他。

    闻言,桃蜜儿贼兮兮地笑了,她放开华熙瑾的下巴,认认真真地把他下巴上沾的口水一一舔干净才说道:“我想要站在你的身旁。”

    那一瞬间,华熙瑾几乎错以为面前这个肆无忌惮地展露惑人笑容的小女人是狐妖所化。

    这一抹笑容,这一句话,华熙瑾的心都要被融化了。

    “叮,皇帝真爱值上升10点!”激动极了,再不见往常的傲娇样,若它有具体的形态,现在怕是要跳起草裙舞来了。

    所谓的破坏气氛小能手就是这样子。哪怕皇帝听不到,桃蜜儿还是觉得尴尬。默默地在心里扎完小人,她决定再接再厉:“你不给我机会,怎么知道我不行?”

    华熙瑾是有原则有底线的君王,现在他却一次次地因为桃蜜儿放宽了自己的原则和底线,但他始之如甘。

    他相信自己不是沉溺美色的昏庸君王,也相信桃蜜儿不是红颜祸水。真正的红颜祸水如今正被他收藏在珍宝阁里。

    “不要让我失望。”华熙瑾附在桃蜜儿耳边轻声道,而后语气一转冷冰冰地道:“也不要让朕失望。”

    作为一个男人,他不愿意看到他放在心上的女人香消玉殒;

    作为一个君王,他不允许她成为整个计划里的害群之马。

    “我不会让你失望的!”桃蜜儿眼神坚定,力求让皇帝一眼就能看到她的决心。自古以来宠妃多薄命,她偏要证明“祸害遗千年”是绝对的真理。

    因为桃蜜儿的野心,因为皇帝的心软,所以有了事件的过程。

    同时,皇帝会应了桃蜜儿,也是因为桃蜜儿在他心里的份量尚且不足。

    接着,华熙瑾与桃蜜儿就位分和封号的事情进行了深刻的讨论。

    皇帝以为,要显现出桃蜜儿的受宠,他必须要给她一个庄重娴淑,有着美好寓意的封号。于是他提出了“瑜”

    瑾瑜,瑾瑜,与皇帝的名字相衔,不正意味着桃蜜儿的受宠及重要性?

    桃蜜儿却不这样想,她想着法子把皇帝的观点驳回,然后给自己选了“宠”字作为封号。还美其名曰:“这样才能显现出她的嚣张,她的受宠程度。”

    皇帝拗不过她,只能点头应承了——左右只是一个封号罢了。

    因为这道晋升的圣旨,桃蜜儿一时风头无两,从一个略有圣宠的妃嫔跃升为后宫最受宠的女人。

    桃蜜儿觉得这道圣旨就是全部了。

    但事实告诉她,太天真了。

    当皇帝想要宠一个人的时候,他可以给她任何东西。

    流萤阁太小,已经装不下桃蜜儿这尊大佛了。所以皇帝大笔一挥,把新建成的宫殿给了她。

    而且还拿出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安抚宫妃和太后——新建成的宫殿规格小,不能分给任何一个主位娘娘,却正好符合桃蜜儿如今的位分。

    但谁不知道那处新建成的宫殿的特色就是小巧精致?

    谁都知道。

    可是她们能说什么呢?

    最有资格对皇帝发言的太后没出声,她们什么也不能说,还不能让前朝的人开口。

    桃蜜儿就在皇帝偏心、太后装傻的情况下,以正四品的位分得了一处宫殿,还得了为宫殿取名的权利。

    既然嚣张了,桃蜜儿也不会强行低调回去。

    顶着一众女人利剑一般的眼神,给自己的宫殿起名:阿房。她还让皇帝亲自题了字,本来心里各种嫉妒的女人心里对桃蜜儿的感官立刻上升到了仇恨的地步。

    阿房宫。

    这个名字的灵感来源于《阿房宫赋》。桃蜜儿偶然发现这个世界没有阿房宫的存在,可是她又很喜欢阿房宫,所以她就自 ...

    (己创造了一个阿房宫。

    六王毕,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覆压三百余里,隔离天日。骊山北构而西折,直走咸阳。二川溶溶,流入宫墙。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钩心斗角。盘盘焉,囷囷焉,蜂房水涡,矗不知乎几千万落!长桥卧波,未云何龙?複道行空,不霁何虹?高低冥迷,不知西东。歌台暖响,春光融融;舞殿冷袖,风雨凄凄。一日之内,一宫之间,而气候不齐。

    妃嫔媵嫱,王子皇孙,辞楼下殿,辇来于秦,朝歌夜弦,为秦宫人。明星荧荧,开妆镜也;绿云扰扰,梳晓鬟也;渭流涨腻,弃脂水也;烟斜雾横,焚椒兰也。雷霆乍惊,宫车过也;辘辘远听,杳不知其所之也。一肌一容,尽态极妍,缦立远视,而望幸焉;有不得见者,三十六年。

    虽然她的阿房宫和天朝历史的阿房宫几乎没有一样的地方,但这不妨碍。她只要把《阿房宫赋》给鼓捣出来再稍微修改修改,放在显眼的地方,就能达到她想要的效果了。

    按照自己的心意把阿房宫布置得精致高雅又不失温馨,然后又找了尚宫局的人把她的《阿房宫赋》刻在门口的一块大石上,桃蜜儿择了个良辰吉日从流萤阁迁到了阿房宫。

    由于她的文采不咋地,修改出来的《阿房宫赋》有那么点不通顺且不伦不类的地方,但只要能把奢靡的气息表现出来,桃蜜儿表示完全没有关系。

    她又不等着皇帝因为她的文采而欣赏她。

    桃蜜儿迁宫并没有宴请后宫的女人们——如果让她们进了阿房宫,门口的《阿房宫赋》就起不到相应的作用了。

    当然,若不是确定这里除了自己一个穿越女之外再也没有别的有特殊来历的人,桃蜜儿也不敢大喇喇地把《阿房宫赋》鼓捣出来。

    与桃蜜儿设想的完全不差,或无意或假装无意地经过的宫妃们红着眼、头顶深红色光圈盯着石头上的修改版《阿房宫赋》,好像要把那块刻着字的石头瞪出两个洞来才甘心。

    “主子,你看她们的表情,可真好笑!”芷萝捂着嘴跟在桃蜜儿后面偷看那些个女人丑态,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

    “噤声。”双双也不看芷萝,从嘴角挤出俩字警告她。

    而桃蜜儿呢?

    桃蜜儿这会儿正看得津津有味呢。

    瞧这红晃晃的一片,桃蜜儿就知道以后的生活会如何地多姿多彩了。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刚从亲戚家回来,明天又要去探外婆……也不知道能不能用舅舅的电脑码字。

    萌萌哒作者要去一天呢!

    第54章

    (    桃蜜儿醒来时,身旁属于皇帝的位置已经失去了温度,皇帝估计离开有一段时间了。

    “什么时辰了?”小脑袋拱啊拱,把自己从被子里拯救出来。然后牵起床帐的一角探头问外面候着的宫女。

    “回主子话,巳时了。”回答的是碧竹。

    这下可好,她一觉睡到日上三竿,把太后的请安给错过了。

    “怎么不叫我。”桃蜜儿懊恼地敲敲脑袋,心里倒没什么惶恐的。她现在是宠妃嘛,当然要有点儿宠妃范。

    不去请安什么的是宠妃惯做的事情。

    “皇上说昨晚累着主子了,今日就免了主子的请安。”说起皇帝免了桃蜜儿的请安,一向内敛的碧竹也忍不住喜形于色。

    “哦。”桃蜜儿点头。原来是皇帝想让她更骄纵一些。

    碧竹回完桃蜜儿的话,领着人上前伺候桃蜜儿洗漱。另一边的芷萝则是指挥着把床帐挂起来。

    桃蜜儿把嘴里的漱口水吐进碧竹递过来的杯子,开口说话:“碧清,准备一下,用完早膳我四处走走。”

    不喜出门的桃蜜儿今日决定出门,选择陪着她一起出门的宫女还是一看就知道有野心的碧清。

    因为,她出门,是为了惹事的。

    “是。”碧清心里一喜,叠着桃蜜儿的话音应道。桃蜜儿出门都是带的双双或者碧竹,再不然也是轮到芷萝的,今日竟然选了她,怎么能让她不惊喜。

    “朕心甚慰。”皇帝大步流星走进来,脸上挂着由衷的笑意。“蜜儿终于愿意出门走走了?”

    桃蜜儿入宫四个多月,在外面闲逛的次数屈指可数。

    桃蜜儿眉眼一挑,伸手虚点皇帝:“不是皇上希望妾出去嘛?”

    皇帝请安都给她免了,如今竟然装起蒜来了。

    华熙瑾走快两步,握住桃蜜儿还来不及收回去的手,声音宠溺又无奈:“就你懂朕……”

    到底是谁把他的蜜桃儿养成这样的,给点颜色就开染坊。现在都敢蹬鼻子上眼跟他嚣张了。

    皇帝怎么也不愿意相信是他惯出来的,他坚定地认为是礼部尚书养出来的。

    桃蜜儿完全没听出华熙瑾语气里的无奈,小鼻子一翘,得意洋洋地小模样无端让华熙瑾手痒:“必须的!”

    “今日朕陪你逛。”华熙瑾当然不会忍着,大手当即摸上的桃蜜儿的脸蛋儿,一边掐一边说。

    桃蜜儿愣了愣,完全没有想到皇帝会有这等闲情。不过转念一想,她又明白了,皇帝这样子做,是因为能够让她吸引更多仇恨吧?

    她这回却是想岔了。

    皇帝陪她出去逛,只是单纯地想要陪陪她而已,哪有桃蜜儿想得那么阴险。

    “皇上,我们去踩落叶!”桃蜜儿一开始还愿意乖乖地走在皇帝身边看风景,但一转眼就不安分了,看到地上新落下的叶子,她两眼放光,拉着皇帝就要踩落叶。

    皇帝没有反应过来,还真的被桃蜜儿拉着快走了两三步。

    华熙瑾已经二十三岁“高龄”了,自然不乐意陪着桃蜜儿踩落叶傻乐。他站定在原地,被桃蜜儿拉着的那只手猛地用力,把还在尝试着拉动他的桃蜜儿扯入怀中,附到她的耳边轻声说:“朕三岁以后就没干过这种幼稚的事情了,嗯?”

    皇帝在警告桃蜜儿。

    可是在外人看来却不是这样的。

    淳淑仪远远地站在湖边,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一幕——秋风轻拂,带起了桃蜜儿飘逸的裙摆,卷起了华熙瑾宽大潇洒的袖子,两人紧紧相拥的身躯,交叠的头部,随风飞舞的发丝都带上了柔情的味道……

    淳淑仪怀孕了,皇帝不仅没有来她的宫里留寝以示恩宠,还在大庭广众之下和别的女人卿卿我我。如果这个女人是别的怀孕的宫妃,她还能好受一点。但是,皇帝怀里的是桃蜜儿,她就不能忍受了。

    她以为她会冲上去破坏他们之间的温馨,与桃蜜儿唇枪舌战。

    但其实没有,她只是捂着心口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两步,然后,扑通一声,掉水里了。

    淳淑仪倒霉,看到皇帝和桃蜜儿秀恩爱的时候她正站在湖边的柳树旁,身边的宫女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完全没有注意到她。于是,淳淑仪用行动演绎了论悲剧是怎样炼成的。

    淳淑仪落水的声音很大,桃蜜儿和皇帝都没有错过。

    “来人啊……!淳淑仪落水啦!”淳淑仪身边的宫女也是傻的,只顾着慌乱和呼喊,完全没有注意到此时淳淑仪并没有离岸边很远,她只要伸手就能把淳淑仪拉上来了。

    桃蜜儿注意到了,但她有自己的私心,所以她没有开口提醒。

    皇帝皱着眉头,带着桃蜜儿走近湖边,厉声道:“还愣着做什么,会水的都给朕下去!”

    这时淳淑仪已经接近湖中心了。

    那宫女也不知道安的什么心思,明明已经有人下水去救淳淑仪了,她还在那儿慌。不过,在她挤开桃蜜儿扑进皇帝怀里,用发育得不错的小兔子蹭皇帝的时候,桃蜜儿悟了。

    合着这位是想踩着淳淑仪上位?

    桃蜜儿真的想把她从皇帝怀里扯出来问一句:“你这么过分你主子知道吗?”

    淳淑仪显然不知道,她这会儿还在水里泡着呢。

    虽然这个宫女的姿色不错,但华熙瑾也不是那等不分场合的昏庸帝王。他挥开投怀送抱的美人,专注地盯着湖中的淳淑仪——淳淑仪落水,如果利用好了,说不定可以提前解决了先帝留下来的糟事儿。

    “皇上……”桃蜜儿戳了戳皇帝的腰,示意他有人来了。

    来人是太后和一众妃嫔。

    “皇帝,这是怎么回事?”太后看也不看还没有被救起来的淳淑仪,不善的目光直接投到桃蜜儿身上。

    她已经认定了是桃蜜儿把人推下水的。

    “朕与宠姬也是刚到。”华熙瑾淡淡地解释一句,把桃蜜儿给摘了出来。

    太后冷笑,后宫女人的把戏多着呢,只是装作无辜简直不能再简单。桃蜜儿前两日太嚣张,所以她第一时间怀疑的是桃蜜儿。

    “皇帝莫不是被宠姬的小把戏糊弄了吧?”太后心里自信了解皇帝的性子。皇帝平日看起来好唬弄,但他是最恨后宫女人在他眼皮底下做小动作的。

    华熙瑾侧脸看一眼太后:“母后不如多关心还在水里的淳淑仪。”

    太后一噎,讪讪看向淳淑仪那边。

    因为在水里的时间不久,淳淑仪还有力气扑腾,一个小太监靠近她的时候还被她的手挥到脸,呛了好大一口水。

    “那是谁的人,怎么笨手笨脚的。”太后心气儿不顺,看不得别人犯半点错。

    就在太后说话的空档,被说笨手笨脚的小太监已经救下淳淑仪准备上岸了。

    “离这里最近的地方是哪儿?”华熙瑾问一旁的 ...

    (赵高。

    “是雅良媛的碧落斋。”赵高弓着身子回话。

    “去碧落斋,让太医也到那去。”皇帝搂着桃蜜儿走向碧落斋,看也不看淳淑仪。

    太后倒是很关心淳淑仪,指了自己宫里的一个健壮有力而且细心的姑姑抱着淳淑仪。

    皇帝一行人到碧落斋的时候,雅良媛正好在碧落斋外。

    “皇帝圣安。太后金安。”雅良媛还没有看到狼狈的淳淑仪,见了那么多人心里有些疑惑。

    怀孕以后的雅良媛很少关注后宫的动静,她更多地把精力用在排查碧落斋的可疑物品和可疑人物。

    没有人给雅良媛解惑,皇帝和太后更是径直地往里走。

    落水的、怀孕的淳淑仪的情况半刻耽搁不得,她的裙子上已经有淡淡的血丝了。

    等到淳淑仪被放到雅良媛的床上时,跟着走进来的雅良媛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不欢喜极了,还觉得很晦气。

    她是有身孕的,而且还没有坐满三个月,正是最忌讳晦气事的时候。如果淳淑仪的孩子没有保住,比起幸灾乐祸,她更在意的是她会不会也被带得流产。

    后宫里从来不缺少鬼怪的传说。

    “愣在那里干什么?让人准备姜汤和热水。”太后神色不善地看着雅良媛。“还是雅良媛心里盼望着淳淑仪不好?”

    太后是后宫里最孤单的女人,淳淑仪总是日日来她的天玑宫陪她打发时间,连怀孕了也不曾断过,她心里熨帖,自然就偏向淳淑仪,也更看重淳淑仪肚子里的孩子。

    雅良媛神色一僵,先是带着些许不自然地行礼应道:“妾绝对没有那等下作的心思!”

    而后转身吩咐身边的人去准备姜汤、热水。

    太医一到碧落斋就自发地连滚带爬地跪在床边把脉,生怕慢了一步被皇帝太后责怪。

    “如何?”皇帝问跪着的太医。

    太后一直脸色黑沉,现下皇帝主动开口问了淳淑仪的情况,这才有了一点点笑容。

    “回……回皇上的话,淳淑仪泡了冷水有受了惊,所以动了胎气,等臣开一个方子,淳淑仪喝了再静养上两个月,便无大碍了。”太医就着跪在床前的姿势回话。

    “淳淑仪不便移动,就在碧落斋静养吧。”皇帝扔下一句话,也没有说原本住在碧落斋的雅良媛该住去哪儿。

    “把哀家前儿得的千年人参给淳淑仪一根。”太后也紧跟着开口,一下就是一根千年人参。

    她这是逼着皇帝给淳淑仪大的赏赐呢!

    “既然太后都给了千年人参,朕……”华熙瑾深深地看一眼尚在昏迷中的淳淑仪,她能哄得太后欢心,手段倒是不错。

    皇帝也没让太后失望,当即说了一串赏赐的东西。

    太后满意地点头,然后看向一直沉默站着的桃蜜儿:“现在也该说说,淳淑仪落水是怎么一回事了,哀家到场的时候,只看见了宠姬啊……”

    她这话说得直白,只差没有让人把桃蜜儿押起来了。

    桃蜜儿对上太后的目光,知道太后是硬要把这事儿往她身上赖了。

    “太后也没看到更多的东西了,不是吗?”毫不怯场,桃蜜儿似笑非笑地盯着太后。太后想找由头惩治她,也要看看她乐意不乐意!

    作者有话要说:呀呼……七夕节快到了,有和萌萌哒作者一样单身的大大么??

    第56章

    (    “皇上,您一定要为宠姬主子做主啊!”皇帝刚把打理干净的桃蜜儿放到床上,就听得后面亦步亦趋跟着的碧清跪下凄厉大喊。

    “安静点!”华熙瑾冷声道。他不想桃蜜儿被吵到。“有什么事情等朕回来再说。”

    珍贵嫔那边还需要他过——珍贵嫔的情况看起来很不妙。他先紧着桃蜜儿这边,也是存了警告珍贵嫔的意思。

    当时的情况每个人都看得一清二楚,是珍贵嫔把桃蜜儿推下水了才把自己作出问题来的。

    一直装晕的桃蜜儿发现皇帝有走的意思,哪里还装得下去。

    这种时候,谁先告状谁就占了先机。她又怎么会错过这种机会。

    “皇上……”桃蜜儿缓缓睁开眼睛,深情的呼唤将要离去的皇帝。

    华熙瑾听到桃蜜儿的声音又坐回床沿,然后就发现桃蜜儿这会儿两眼亮亮的。

    “醒了……”华熙瑾勾唇,伸手抚摸桃蜜儿脸颊。

    “皇上,我和你说哦。”桃蜜儿挂着小调皮的笑容,攀住华熙瑾的脖子“珍贵嫔按住我的头不让我浮起来,可是……”

    她咯咯的笑了两声,才接着说:“我会泅水。她的算盘打错了。”

    她不打算和皇帝哭诉。做最符合自己性格的事情,皇帝才会相信她,而怀疑珍贵嫔。

    华熙瑾皱眉问她:“你怎么惹事了?”

    珍贵嫔绝不是那种因为一点小事就愿意脏了自己的手的人,定是桃蜜儿刺激了珍贵嫔,才会让珍贵嫔失了理智。

    “我和她说,现在我比她受宠了。”桃蜜儿面不改色地撒谎。

    华熙瑾捏捏她的鼻子,宠溺地笑了笑,却没有说话。若是被桃蜜儿的这句话糊弄过去了,他早就被前朝的那群老狐狸生啃了。

    “皇上居然不理人家!”桃蜜儿眨了眨大眼,说了一句把自己恶心得够呛的话。

    “你现在是比她受宠了。”华熙瑾赞同。

    桃蜜儿的声音酥软,每每只要桃蜜儿撒娇,华熙瑾就有把所有的东西捧到她面前的冲动。

    但也只是冲动。

    “好好睡一觉,朕晚点再来看你。”华熙瑾把桃蜜儿的手从他的脖子上拉下来,柔声吩咐道。

    桃蜜儿乖巧点头。

    她知道皇帝喜欢怎么样的她。

    通常而言,强者都喜欢能与他并肩而站的女强人,但皇帝的口味显然更加复杂一些。他希望他的女人娇软乖巧,纯真无暇,同时还得有足够的能力站在他身边。

    桃蜜儿自从观察得到了皇帝的偏好,她在系统里的加点都是按着皇帝的喜好来加的。ww幸好她本身就比较偏向皇帝喜欢的那一种类型的,不然,她算是没辙了。

    目送皇上离开,又把碧清打发出去,桃蜜儿用被子把自己一卷:“系统。”

    心血来潮,桃蜜儿点开人物养成,细细查看自己的属性,时不时捧脸自我陶醉一番。

    十四岁正好是发育的年龄段,她的脸张开了,身段也拉长了,不论是近看还是远看都妥妥的窈窕淑女。

    初入宫的时候,桃蜜儿的容色在后宫而言并不突出,但如今比她出色的已经是屈指可数了。

    人物养成:

    一、容貌篇

    姿:65初发芙蓉

    声:82甜如浸蜜

    胸:79玉峰耸立

    腰:70楚腰纤细

    肤:90冰肌玉骨

    腿:80露凝*

    评价: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三、气质篇

    天真无邪:60

    甜美可爱:71

    温柔小意:55

    高贵优雅:62

    魅惑天成:58

    评价:且好好努力吧!

    桃蜜儿每次看到“好好努力这四个字总是会心虚。气质的上升不再是简单的加点,而且那些所谓的特殊训练方法可怖极了,所以这么些日子以来,桃蜜儿的气质基本上没有太大的变化。

    四、技能篇

    圣洁无暇努力成为皇帝身边的白月光吧!:已点亮

    楚楚可怜不同的场合有不同的效果!:已点亮

    回眸一笑让人心神一振的好技能!:已点亮

    体质健康病弱都是后宫非主流!:已点亮

    体重轻盈不要大意地体贴皇帝吧!:已点亮

    容易生养三年抱两不是问题!:500魅力点可点亮

    趋吉避凶可以避开一些危险:已点亮

    宁妃的庇护:有百分之三十的几率可以触发

    目标人物亲近度:100目标已达成

    目标人物真情度:25目标:皇帝爱你有多深?努力变成100分

    剩余魅力点:200

    按照的建议,桃蜜儿在容貌篇那儿每样了加一点,然后转去任务面板。

    任务面板上列着一系列任务。其中“揭穿假孕的珍贵嫔”和“扳倒淳婕妤”赫然在列。

    揭穿珍贵嫔的任务看起来很简单,桃蜜儿只要把这件事情告诉皇帝,皇帝自然就会让人调查。但是这个任务有一个附加条件:把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所以桃蜜儿什么都没有和皇帝说,任由珍贵嫔蹦跶。等所有人都以为她会诞下孩子的时突然发现珍贵嫔肚子里其实什么也没有,珍贵嫔的去处就只剩下再也不可能翻身的冷宫了。

    至于她对珍贵嫔说的那些话……她的确是不小心听到了珍贵嫔的密谋,但她其实只听到了一点点,剩下的那些都是她按照系统给出来的任务猜出来的。

    “系统建议宿主早日想办法触发任务‘灭顶之灾’。”出声。所谓的灭顶之灾,是系统下发的强制性的任务,需要触发条件。

    桃蜜儿用指尖点点下巴,秀气的眉头轻轻皱起:“,没有任务提示吗?”

    “此任务需要宿主自行探索。”的机械音重复任务面板上的几个大字。

    桃蜜儿叹气,她都被太后禁足了还如何探索?她还是把手边的佛经抄完吧:“芳若,焚香,我要抄写佛经。”

    “是。”芳若是阿房宫的侍墨宫女,挺沉默的一个人,但是办事稳妥,为人不骄不躁。

    桃蜜儿在自己的阿房宫抄写佛经修身养性时,华熙瑾已经来到了淳淑仪的宫殿了。他进去的时候太医已经离去了。

    “太医如何说?”华熙瑾远远地坐在寝殿的圆桌旁,问这会儿正虚弱地躺在床上的珍贵嫔。

    “太医说,臣妾动了胎气,需要静养些时日。”珍贵嫔脸上带着母性的光辉,温柔地抚摸肚子。“它已经在臣妾的肚子里呆了一个半月了。”

    “嗯。今 ...

    (天到底发生了什么?”确定珍贵嫔没有大碍,华熙瑾拿起桌上的茶盏润了润口,闲聊一般提起方才的事情。

    珍贵嫔抚摸肚子的手一顿,眼睛瞬间湿润了:“也许皇上会觉得匪夷所思,但臣妾绝对没有胡编乱造……”

    她的目光悠远,像是陷入了回忆当中:“从碧落斋出来后,臣妾邀宠姬妹妹共赏桂花。当时宠姬妹妹答应得很爽快。可是,赏桂花的时候,她突然对臣妾说,如果她跳到水里会发生什么?”

    说到这里,她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皇帝,生怕皇帝不信。

    华熙瑾示意她说下去。

    “然后她贴到臣妾的身上,紧接着又发力落入了水池……看起来就像是臣妾推她落水的。但皇上明鉴,臣妾是被陷害的!”

    珍贵嫔的话七分真三分假,乍听之下很容易就相信了她的说辞。

    皇帝放下茶盏走到床边。

    随着皇帝的走近,珍贵嫔眼底划过得意,垂眸落下两滴晶莹的泪珠,语气悲戚:“宠姬妹妹就这样走了,臣妾也……唉,皇上节哀。”

    在珍贵嫔的认知里,被拖了那么久时间的桃蜜儿根本不存在活着的可能。

    可惜,她错了。

    桃蜜儿活得好好的,就在刚刚还跟皇帝撒娇了。

    华熙瑾走近床边是想问她,为何桃蜜儿在水中的时候她要按住桃蜜儿意图不轨。但却听得珍贵嫔这样的说辞。

    立时,他的脸就黑了。

    “你说谁走了?”华熙瑾抚上珍贵嫔娇俏的脸颊,声音温柔深情。

    “……”皇帝是如此地温柔,他的脸上甚至还是带着笑的,珍贵嫔的背脊却莫名地窜起一股寒气。

    在桃蜜儿告状的时候,华熙瑾心里还为珍贵嫔开脱,现在……倒是他把珍贵嫔想得太美好了。

    “好好休息……嗯?”失去了待在这里的心情,皇帝在珍贵嫔脸上留下一个吻,直接转身离去。

    珍贵嫔没有察觉皇帝的心理的转变,只是觉得皇帝离开得突然。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独自待了一会儿,确定皇帝没有倒回来的可能性,珍贵嫔唤道:“来人。”

    一名蓝色宫装的宫女很快就从外面走进来,只见她快步走到珍贵嫔的床边,低头等候吩咐。

    “人都打发出去了?”珍贵嫔口里的“人”是指她的宫里的、不值得信任的人。

    “回主子话,都打发出去了。”宫女回话的声音放得很轻,像是怕别人听到一般。

    “你想办法给我爹传信,说可能还有人知道我们的打算。”珍贵嫔说的又急又快,几乎都要听不清她在说什么了。

    桃蜜儿听到了她宫里的人和妍小仪的人说的话,那就不能保证没有其他人听到了……

    “主子放心,奴婢定不负所托!”宫女福身,信誓旦旦地说道。

    “很好。” 珍贵嫔满意点头。

    作者有话要说:扭扭扭~我来卖萌了~

    今天喝了妈妈煮的汤,好开心~

    第59章 云华朵朵

    (    “每次看宠姬跳舞,总是会被惊艳。ww”宁妃忍不住出声夸赞。随即又可惜道:“皇上不在这里,没办法欣赏妹妹的舞姿了。”

    夏嫔在桃蜜儿跳舞的时候悄悄地回到了座位上,她微微笑道:“说不定皇上已经看过多次了。”

    “姐姐们就打趣妾吧,肯定是妾刚刚跳得不好,宁姐姐才安慰妾的!”桃蜜儿手上还拿着那枚枫叶,因为刚刚跳了舞的缘故,脸色微红。

    “宠姬姐姐太谦……”应菲菲说着说着话,忽然就消音了。

    这个时候注意着应菲菲的人都发出了刺耳的尖叫声——她们看见了,也许是这辈子最可怕的场景。

    那真真是极恐怖的。应菲菲前一刻还好好得说话,下一刻,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了下去。

    第一瞬间,谁都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应菲菲自己恐怕也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就永远地失去了生命。

    女人们都傻了。

    饶是后宫资历最长的宁妃和雅良媛也被吓得脸色发白。

    无论经历过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没有任何的心理准备的情况下亲眼看到这种场景,都会受到难以承受的冲击。

    在此起彼伏的尖叫声中,不知道是谁颤抖着声音说:“红……伞……蛊……”

    整个枫园因为这三个字猛地变得寂静无声。

    所有人都知道红伞蛊是什么,包括桃蜜儿。

    就在一百年前,红伞蛊差点让皇宫变成死城。当时的皇帝也因为红伞蛊死了。

    有一个大胆一点的太监爬到应菲菲干瘪的尸体旁边,缓缓掀起她右手的袖子——映入所有人眼帘的,是一双嫩白如初的手。再往上看,一根红色的血线优美得缠绕在她的手腕处,在干枯的皮肤的映衬下,显得鲜艳无比。

    “真的,是红伞蛊。”妍小仪抱着身体,又复尖叫起来。紧接着,同样承受不了恐惧感的妃嫔、宫女也尖叫了起来。

    好似她们尖叫了,她们就不会因为红伞蛊而死一般。

    宁妃安抚似的摸了摸隐隐发疼的肚子,凝了凝神,厉声道:“都给我闭嘴!”

    已经被恐惧充满的人们哪里听得到她说的话,回应宁妃的只有越来越大的尖叫声。

    “宁妃娘娘,臣已经派人去请皇上过来了,相信尚正局也很快就会过来的。”御林军统领的出现宛若救赎,让同样有些慌神的宁妃吃了一颗定心丸丸。

    “麻烦大人派人走一趟太医院。”宁妃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对御林军的统领说道。

    御林军的统领李茂下意识看了看宁妃的肚子,但很快发现了自己的失礼,迅速低头应道:“娘娘放心!”

    道:“娘娘放心!”

    御林军个个长得凶神恶煞,很有震慑和安定人心的作用。不管是哪方面起了作用,红枫亭里的众人总算是安静下来了。

    渐渐缓过神来的桃蜜儿压下心中的恐惧感和震撼感,心中默念:“系统。”

    刚刚系统提示,任务“灭顶之灾”开启。

    灭顶之灾

    任务介绍:疯狂的后宫女人因为一己私欲饲养红伞蛊,如今红伞蛊破壳而出,将危害众人性命。并且,阴差阳错之下,宿主代替了别人被人栽赃陷害,请宿主找出嫌疑物品,并将它销毁。

    任务提示:请仔细搜寻阿房宫。

    桃蜜儿看完任务介绍,心里一紧。她一点也不想搅进去!

    当务之急,她必须早些回去阿房宫,把东西找出来。

    可是……桃蜜儿抬头环顾四周,现在的问题是,她该如何在重重的御林军包围之下回去阿房宫。

    目前来说,显然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皇上驾到!”赵高尖利的嗓音像是给妃嫔们吃了一颗定心丸,众人的注意力从应菲菲怖人的尸体移开,转向皇帝。

    “皇上……太可怕了……”华熙瑾的脚刚踏入红枫亭,女人们就争先恐后地哭诉,生怕皇帝第一眼注意到的是别人。

    桃蜜儿麻木地看着这一群有皇帝就忘了方才的恐惧的女人,忍不住叹息—— 皇帝的魅力要不要这么大啊?

    华熙瑾被女人们的声音震得头皮一麻。

    一个女人撒娇,皇帝会觉得是情趣。一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