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系统之宠妃指南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6 部分阅读

    皇帝耳边说了什么。

    华熙瑾挑眉。瞧他听到了什么,他的蜜桃儿居然把自己穿过的肚兜送给宁妃?

    故意不去看欠调教的小家伙,华熙瑾转移话题:“庆贺吧。”

    礼物还远远没有拆完,可是皇帝发话了谁也不敢有意见。

    “妾听闻桃小媛才艺双绝,不如这次的奏乐就交予桃小媛。”妍小仪眉眼一挑,魅惑丛生。

    妍小仪这是和桃蜜儿杠上了。无论是原来的桃蜜儿还是现在的桃蜜儿都算不上是才艺双绝。

    尤其是现在的桃蜜儿,简直文盲。

    “妾不会弹琴。”桃蜜儿坦然道,声音绵绵又脆脆,好听极了。“妾会吹、萧。”

    至于这“萧“是什么萧,智者见智仁者见仁。

    贝齿轻咬粉唇,眉头微皱,小脸正对着皇帝,无辜甜美惹人怜。简直不能再萌。

    跟二十一世纪的自拍狂人拼表情,妍小仪你还太弱。

    皇帝显然很好的理解了桃蜜儿的意思,只见他不自然的轻咳一声,脸上微红:“白选侍的琴技不错,便让白选侍弹琴吧。”

    桃蜜儿自然不会忽略皇帝的细微变化,心里有些小小得意,取过桌上的香蕉,在众妃子面前公然调戏皇帝。

    她只是在吃香蕉,不是吗?

    呵呵。

    第28章

    (    白选侍满含惊喜地站起,显然没有想到皇帝专门点她弹琴。ww(ww" target="_blank">ww

    无论皇帝是为桃蜜儿解围还是真的记着自己的琴技,能够被皇帝记起来就是一种本事。

    妍小仪咬紧牙根,隐晦地狠瞪桃蜜儿一眼。

    桃蜜儿怎么可能错过妍小仪的眼神?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妍小仪,桃蜜儿慢吞吞地把香蕉吃完,转眼看向宁妃:“宁姐姐可愿意让我起兴?”

    总不能让人看低了去,好歹她背靠中华五千年文化!用诗歌秒杀这一群女人妥妥的!

    “真是半点亏也不愿吃,这就要找场子了?”华熙瑾笑话桃蜜儿道,他可是记得她半点不在意他被人截了去的,现在倒是爱惜起脸面来了。“今日的起兴可轮不到你手上,朕起了。”

    他半点不相信桃蜜儿能做出惊才绝艳的诗句来,这会儿说要起兴怕是赌气的话。

    到了这个份上,聪明如各妃嫔哪能觉不出来皇帝对桃蜜儿的拳拳维护之心。酸的、苦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只能她们自己才品味得出来。

    这会如果眼刀能够实体化,桃蜜儿也能够体会到什么叫千刀万剐了。

    桃蜜儿气闷,皇帝这是在鄙视她的才华!心里又忍不住甜蜜。她第一次觉得,也许再嚣张一些也无妨……

    只要不触及他的底线,他会一直护着她,再也不用对别的女人步步忍让。

    她知道这也许是她的错觉,可是她止不住地这样想。

    “皇上抢了桃妹妹的起兴,回头桃妹妹可要和我说委屈了。”宁妃手腕轻扬,行云流水地给华熙瑾倒了一杯酒,脸上依旧是笑的,也不知道她心里是如何想的。

    “哦?”华熙瑾似乎很意外,也没有去看桃蜜儿,只是盯着宁妃:“那环儿和朕说说,要如何安抚桃小媛?”

    司马玉环,宁妃的闺名。桃蜜儿初初知道宁妃的名字时还在心里逗趣过,唐玄宗的玉环明艳照人,华熙瑾的玉环清新宜人。

    可惜华熙瑾的玉环没有四大美人的美貌。ww

    桃蜜儿因为一件肚兜已经成功站入宁妃阵营,现在受到宁妃的刁难还是挺意外的,甚至她在心里向确认了两遍。

    事实证明,宁妃的庇护这一技能很坑爹,时灵时不灵的,主要还是看宁妃心情。

    这技能简直废!

    “妾惶恐!”被人抹黑是要不得的,虽然不一定能够挣得清白,但是还是要辩驳挣扎一下的。

    宁妃这个时候说话了:“不如把承喜交给桃妹妹?”

    所谓承喜,就是表演节目,是庆贺的*部分。敢在这个环节表现的宫妃莫不是十分有才情的。

    桃蜜儿……咳……众所周知的才情平庸者。

    “桃小媛意下如何?”华熙瑾却只是问桃蜜儿,看架势,大有桃蜜儿拒绝就作罢的意思。

    桃蜜儿自信一笑,她早在知道生辰宴的流程以后就针对每一个环节做了万全的准备,她也是时候表现自己了,免得泯然众人的形象深入人心。

    “臣妾不才,愿博众人一笑。”桃蜜儿拒绝就等于驳了宁妃的面子,大家听到桃蜜儿的回答只觉得理所当然。

    毕竟皇帝的庇护只是一时,不得罪后宫巨头才是正常人的做法。

    “既然如此,桃小媛好生准备。”华熙瑾有些意外,在他得到的消息来看,桃蜜儿只是平庸,他以为她不会答应的。

    桃蜜儿带着双双退下去,开始着手准备自己要表演的东西,并不参与起兴之后的每人作诗。

    其实说是准备,也不过是跑到揽月亭对岸——大约十丈远。此处有一丛十分珍贵的伴水植物,只有在月圆午夜才能够见到它开花,花型美丽独特。但是,几乎没有人知道的是,它遇到一种香料就会立时开花。桃蜜儿则是在现代的时候侥幸知道的。

    穿上事先熏好的银月纱裙,接过张忠寻来的一袋子萤火虫,桃蜜儿就藏入花丛中,静待表演的时间。

    桃蜜儿曾经学过一段时间的舞蹈,此时正好派上用场。当盛开的花朵吸引住众人的视线,舞姿平平的桃蜜儿也会在不知不觉间被她们自己美化,宛如谪仙。

    “小媛主子,可以开始了。”一名负责传话的内侍站在花丛外扬声道。

    负责配乐的是宫廷乐师,曲子是桃蜜儿提供的,曲风欢快宁神。

    随着音乐,桃蜜儿缓缓旋转而起,手中的雪白羽绒扇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度,月晕镀在她的身上,衣袂翻飞间,仿佛就要羽化登仙。

    衣袖拂过之处,花朵吐蕊争艳,美不胜收,更有点点荧光围绕,与她共舞,像是不忍她独自弄清影,又像是用自己的绝美挽留她的登仙……

    她流连于花丛中,舞步动人,随着花瓣的展开,她身上的羽衣一点一点退去银白染上与花朵同色的冷紫色,最后又于旋转中归于花中。

    音乐声落,一盏盏宫灯熄灭,花丛也融入夜色,再也不能看清其中风景,一时间仿佛方才的一切都是幻觉。

    没有花开,没有荧光,也没有那个翩翩起舞的美人……

    桃蜜儿在众人的赞叹声中回到揽月亭,身上的衣物已经换成了普通的宫装。

    论理科生在后宫大放异彩的可能性……桃蜜儿成功地用自己的例子论证了这个论点。

    华熙瑾目光灼热,直盯着桃蜜儿。他的蜜桃儿给了多么大的惊喜给他!此刻他有无数的问题想要问她,想要把她抱入怀中怜爱。

    可是不行。

    如果他这样做了,不仅会让宁妃脸面无光,也会把桃蜜儿变成众矢之的。

    况且也不急,他有很多时间来了解他的蜜桃儿的小秘密。

    压下心中的翻腾,华熙瑾点头赞赏:“不错。”

    “桃妹妹可是给了本宫一个大惊喜啊!”宁妃看了一眼桃蜜儿,嘴角微勾。她心底里也很是好奇桃蜜儿是怎么做到的。

    桃蜜儿屈身行礼,神色谦卑,似乎刚才大出风头的不是她似的:“一点上不了台面的小把戏罢了。”

    “桃小媛真真是仙子一般的人物……”

    “一瞬花开,可是神仙才有的手段啊。”

    “桃妹妹跳得真好。”

    ……

    因着皇帝夸赞了一句不错,各人不管心里如何,嘴上却是不留余力地夸奖桃蜜儿的。

    只是也并非谁都能憋住心里的话的,谢美人半是嫉恨半是冷笑:“桃小媛捂得可真密实,这等技艺也不曾在殿选时候展示,把所有人都骗过了。”

    只是换了一种说法,便是桃蜜儿原先是千对万对的,现在也满身不是了。

    面对谢美人的话,桃蜜儿直拳出击:“殿选时没有现在的天地 ...

    (人和,实在不是我故意藏拙。”

    桃蜜儿其实是不大耐烦理会这些女人的,可是她知道日后这种情况只会越来越多,她只能面对。

    等哪一天她学会了使软刀子……哼哼!

    “哼,天时地利人和,谁知道你使的什么妖魔手段!”谢美人扬高了声音,大有继续纠缠的意思,似乎已经忘了这是在宁妃的生辰宴上。

    她倒是敢忘记,可惜有人不容她忘记。

    “谢美人这是作甚!上位妃嫔岂容你质疑!”宁妃声音严厉,往日柔和的面容此时满是威严,让人忍不住臣服。“谢美人不分尊卑,对桃小媛不敬,明日起禁足七天,抄写佛经十遍!”

    自皇后故去,太后执掌凤印,珍贵嫔和宁妃协理后宫。处罚一个美人,对于宁妃来说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

    “你……!”谢美人猛地瞪向宁妃,嘴巴张合记下却没有说出话来,复而委屈看向华熙瑾:“皇上……臣妾不依!”

    一句“皇上”喊得九曲十八弯,让人骨头都酥了半边。

    皇帝只是携了宁妃回座,细语轻声与宁妃交谈。独留谢美人僵在原地脸色青白。

    没有男人会喜欢不识大体的女人,华熙瑾又怎么会例外?

    况且,这种情况下皇帝会帮谁早已一目了然——皇帝今夜是属于宁妃的。只有谢美人傻傻看不清楚而已。

    第29章

    (    缠绕金丝的黑靴踏过满地落红,明黄的衣摆莫名地透出一种睥睨天下的孤傲,赵高头垂得低低的,眉眼压的恰到好处。

    皇上心情不好,做奴才的也不好开口劝慰,只能多做些让皇上顺心的事情。

    行宫的花园虽不及御花园的争奇斗艳,满目珍宝,但又有着独特的风味。只见其三处皆是碧绿浅黄,仅有这一出自北朝南却是一弯池塘,内有宝红锦鲤、鱼跃不休,端的是清新出奇。

    此时朝阳正好,晨光中透着安好的气息。近处却传来一阵悦耳的琴声。

    赵高抬眼望去,又复低头,轻声道:“是……兰妃娘娘。”

    “朕也好些日子没见过她了,且她吧。”缠丝黑靴顿了顿,帝王孤寂的侧脸被阳光镀上一层好看的金黄,眉宇间却不似寻常时候那般清明。

    琴声叮咚,隐含阵阵欢愉,锦鲤鱼跃处身着宝石绿宫装的女子正素手拨琴。这女子素面朝天,生的却是艳光四射,周身上下都写着魅惑二字,就连清翠的绿色都平添了媚意。她的光华无双,便是不笑也足以让后宫粉黛再无颜色。

    封号兰,却比之牡丹更艳,半点与兰的平淡清雅扯不上关系

    “好久不见,皇上。”兰妃继续拨弄着琴弦,连眼角的余光都未分给皇帝,只是对着跃动的锦鲤展露笑颜。

    “呵。”华熙瑾也不恼,只是在三步外停住,与兰妃遥遥相对。

    “皇上近日可好?”兰妃只是给了皇帝一个侧脸,连皇帝的视线也不愿对上。

    “不好。ww”华熙瑾嗤笑一声,眉间的阴郁更重。

    “万人之上的皇帝也会有烦心的时候?臣妾以为皇上一直都是踏平绍国时的果决狠厉。”兰妃一直无甚表情的脸忽然展开一抹笑容,刹那间,几乎可与日月争辉。

    华熙瑾颇有些意味深长:“朕倒是意外兰妃还记着绍康王。”

    兰妃神色有些恍惚,像是数百年未曾听过绍康王的名头:“怎么可能……忘记得了呢?”

    “朕倒是奇怪,绍康王哪里比朕好了。”华熙瑾一直好奇兰妃会给出的答案。

    兰妃低头拨弄了两下琴弦,终于正视华熙瑾:“绍康王哪里都比不上你。”

    是啊,哪里都比不上,绍康王甚至算不上明君,昏庸得每日都只记得和她醉生梦死。可是一旦爱上了,哪里管他好还是不好呢?便是不好的,也是让人爱得不行。

    “又是所谓的良人?”华熙瑾眯眼,颇有些危险地问。

    “是。”兰妃闭上眼,眼角的落寞怎么也掩盖不去。她的良人早就化作尘埃了,好像他和她之间什么都是错的。

    “绍康王也配称良人。”华熙瑾几乎是讽刺的,嘲笑的。昏聩无道的绍康王……

    “等皇上也遇到了自己的良人,自然就会懂了。”兰妃仰头看着皇帝,眼带怜悯。“绍康王有多不好,臣妾就有多不好,臣妾做不到嫌弃绍康王。”

    便是绍康王昏庸,她又何尝不是低贱的?一女八嫁,除了绍康王,哪个男人不嫌弃她?

    皇帝也不过是看上她的皮相,把她当成收藏品罢了。连人都不算的收藏品。

    “倘若真的有一天遇上了,皇上必定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只恨不得将全天下都捧到她面前……”兰妃说到这里微微一顿,不再往下面说。

    赵高冷汗淋漓,把原本就不高大的身子缩得更小一些。

    兰妃娘娘真是不要命了,别人不清楚,他可清楚着,皇上最不屑的就真爱论!心里一遍一遍啊地嘀咕,就盼着兰妃娘娘能听到他的心声。您就算是迫不及待了,也得等没旁人的时候啊。皇帝舍不得您可舍得奴才!

    华熙瑾神色晦暗。没有不屑兰妃的良人论,却是想到先帝那里去了。他原就是因为此事烦恼的。

    先帝时,淑太妃椒房独宠二十年,比之皇后更为尊贵,可是谁也想不到就是这样一个宠冠后宫的女人竟然给先帝戴了绿帽子,还胆敢混淆皇室血脉!先帝一怒之下诛了淑太妃九族,把淑太妃的情人阉成太监关入牢狱。

    当时极度伤心的先帝当着淑太妃的面收用了她最宠信的贴身宫女,也就是现在的太后。从此,淑太妃从天堂跌落地狱,淑太妃独子也从太子变成了庶民,母子俩人人可欺,当时若非太后护着她,又哪里还有现在的淑太妃呢?

    先帝气了一辈子,临了临了却是愧疚了。撒手人寰前颁布了一系列圣旨,把原本就不乐观的局面彻底搞成了烂摊子……

    这就是华熙瑾最直观看到的所谓真爱……简直荒唐。

    今时今日,太后依旧隐晦地护着淑太妃。之前口口声声地厉声保证要让淑太妃安分,一转眼却加派人手保护淑太妃,生怕他这个皇帝对淑太妃不利!

    太后果然不愧是淑太妃的忠奴,身份高贵了也不曾背主。

    装模作样的不仅仅是他,太后同样在他面前表演。

    “你就守着绍康王的名字过一辈子吧。”华熙瑾冷哼一声,心情比来时更加阴郁。大步碾压着落红,挥袖离去。

    “恭送皇上。”兰妃起身行礼,完全没有被皇帝的怒气影响。

    绍康王名兰,当日华熙瑾说要给封号兰妃,兰妃就求了“兰”字。她要一辈子守着绍康王,皇帝此时说的再正确不过了。

    “赵高!”华熙瑾声音低沉。

    “奴才在。”赵高气都没喘匀,急急应道。皇帝心情不好,应迟了指不定会怎样呢。

    “朕要去凌清楼,你知道怎么做吗?”

    “是、是,皇上出了和宁阁就回金华楼处理政务了。”安德礼老成开口。

    华熙瑾满意的点头,步子的方向一转,挑了隐蔽的小路走。既然对桃蜜儿有心,他自然就护着她多一些。她位分不高,宠爱多了或者少了都不好,她最近的风头刚好,他不好再给她添宠。

    赵高使了眼色,让后面跟着的一串宫人撤回金华楼,自己屁颠屁颠跟在皇帝身后前往凌清楼。

    凌清楼中午的时候最是凉快,能光明正大去那里乘凉赵高心里也高兴着呢!

    第30章

    (    哼着小曲儿,捧着一杯茶,桃蜜儿坐在树底下惬意的不得了。ww眯着大眼儿认真地盯着水潭上方的彩虹,好像要把它看出一朵花儿来。正入神呢,一大片明黄铯冲入眼帘,再定睛一看,俨然是皇帝的伟岸身姿。

    桃蜜儿知道皇帝会来找她,却没想到这么快。一时失神脸上就显现出惊讶来。

    “不欢迎朕?”华熙瑾脸黑下来,心中暗恨,不识相的女人。

    若是平日华熙瑾自然不会计较这些,可他今日心情不爽,看什么都不太顺眼。

    桃蜜儿迅速转换表情,甜蜜蜜地笑着:“妾是受宠若惊呢!”

    “你也会受宠若惊,朕还以为你从来都不稀罕朕呢!”华熙瑾哪能看不出桃蜜儿是装的?原本就不好的心情现在着实不太妙,加上本来就含了□□桃蜜儿的心思,再一开口语气就有些差了。

    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不管在哪个女人面前他总是收放自如的。

    桃蜜儿顿做西子捧心状:“妾心里稀罕得紧!”

    她心下有些怪异,皇帝今天状态不对啊!往日里就算想要找她算账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喜怒不显,被他问话的时候她总是要把心思在肚子里转上几圈才能明白皇帝在兴师问罪。

    “哼!稀罕的紧!也就嘴上稀罕!”华熙瑾忽的笑了,也不知他笑些什么:“被人截胡的时候不见你稀罕。朕可是知道朕不在凌清楼的时候你过的有多舒服!”

    接着也不让桃蜜儿说话,华熙瑾自己巴拉巴拉地往下说:“朕算是看出来了,你这小家伙做错了事情才知道撒娇卖笑,装得跟真小孩一样也不怕人笑话!没事的时候就把朕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皇上!你冤枉妾了!”桃蜜儿气闷,和一群女人争风吃醋他觉得她虚荣爱争宠,学着肚大容人他觉得她不够重视他!

    皇帝也忒难伺候了!她还没有嫌弃他的公用黄瓜呢,他还那么挑剔!

    “朕怎么冤枉你了?昨晚你送肚兜给宁妃朕可还没有找你算账啊,给朕说说,你是不是看上朕的女人了?”华熙瑾越说越气,心情比来时更差。ww

    他怎么就摊上这一个没心没肺的东西?

    桃蜜儿恍然大悟,原来皇帝吃醋了?这、这吃的是她的醋还是宁妃的醋?后宫里,空虚寂寞冷的宫妃之间互相安慰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这会儿她真心想给自己的脑门挂上几条黑线给皇帝看一看,晒晒她无语的心情。

    她正想着该怎么给皇帝顺毛以及给自己正名,皇帝这厢又开口了:“你也不知道把眼光放高点,知道兰妃吗?天下第一美人!你看上她还情有可原,看上宁妃……”

    皇帝用老大一声嗤笑表达了自己的不屑。

    幼稚!这点事情也要计较!桃蜜儿嘀咕。

    不过……兰妃的名头她真的没有听说过。她一直知道的妃位以上的嫔妃只有宁妃。第一次请安时她还感叹过妃位嫔妃的稀少呢!

    “兰妃是谁?”桃蜜儿完全没有抓住重点。

    华熙瑾面色古怪,盯着桃蜜儿雪白的脖颈恨不得一把掐断。心中的火焰腾腾腾的又往上涨了一些。

    “皇上?”桃蜜儿莫名感到背后一股寒气升腾,有些不安地缩了缩脖子。

    “朕的收藏品。”华熙瑾简单介绍,不知怎的,鬼使神差的加了一句:“不是朕的女人。”

    桃蜜儿乐了,皇帝会和她解释,是不是证明她在皇帝心里还是有点儿份量的?

    “请皇上放心,妾没有看上宁妃。”吧唧一口糊了皇帝一脸口水,桃蜜儿心情好极了。

    华熙瑾心里却怀疑起来,桃蜜儿没有看上宁妃,但是不保证她没有看上别的女人啊。莫非,她真有这种意思?

    一个理解错误,一个解释得不清不楚,美丽的误会就是这样产生的。

    此刻心里怀疑却不在意的华熙瑾低头亲吻桃蜜儿,他决定干正事。先是一个让人窒息的深吻,然后才把嘴唇移到脖子上,一点一点吮吻着,种出暧昧的痕迹,种得差不多了,又照着痕迹舔舐一遍。华熙瑾嘴巴忙着,手上也不闲着,手指熟练地一层层褪下桃蜜儿的衣服,把所有都剥开了,独独留下一件白色银丝的肚兜……

    然后皇帝停下了:“身子好了吗?”

    “太医说好了。”久未经□□,桃蜜儿也觉得有些情动,忍不住扭动着身子试图寻找更多的感觉。

    闻言,华熙瑾如猛虎出笼,粗喘一声扑了上去,为桃蜜儿带来极致的享受……

    半阖着眼,桃蜜儿的身子一点点绷紧弓起,情不自禁的搂紧了皇帝的脖子,却不想在这个关头里,皇帝把手指收回,整整衣物,端坐在一旁不动了。

    桃蜜儿几乎哭出来,这种感觉……简直让人崩溃!。

    “蜜桃儿的肚兜很漂亮。”不知道什么时候,皇帝特地留在桃蜜儿身上的肚兜已经被解下来了,现在正在皇帝手上轻飘飘地挂着。

    “呜……”拉了皇帝的手,桃蜜儿哀求。“难受……”

    皇帝却不理她,自顾自说着话:“既然蜜桃儿这么大方,朕就勉为其难收下吧。”

    然后,皇帝把肚兜塞到胸口处。

    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皇帝轻轻的走了,正如他轻轻地来了。

    桃蜜儿瞪着皇帝背影消失的地方,身子的难耐明明白白地提醒她,皇帝对她做了如何残忍的事情。心下各种愤怒,她大吼:“芷萝,来根黄瓜!要大的!”

    虽然是这样子吼着,真正等芷萝拿来黄瓜以后,桃蜜儿端详半晌,最后也没敢对黄瓜做出什么不人道的事情,只是擦了擦干净,咔擦咔擦把它吃进肚子里。

    至于混账皇帝……桃蜜儿表示,她马上就会把场子找回来的!

    心情不好就对着她撒野……哼哼,她有系统提供的驭夫术,还怕在床上搞不定他?

    笑话!

    第31章

    (    淡淡的果香在空气里飘散,芙蓉帐在暖色宫灯的衬托下透出暧昧的气息,四周寂静无声……

    只有华熙瑾一人的脚步声在回响着,所过之处,宫女纷纷行礼,所有的动作都被放到最轻。

    “蜜儿呢?”华熙瑾没有看见桃蜜儿活泼的身影,抓住一个宫女问道。

    “小媛主子睡下了。”被抓住的宫女正好是芷萝,只见她把头压的低低的,飞快答道,看似镇定,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手心里、衣服底下满满都是冷汗,心都在颤抖。

    她的主子真是太疯狂了,竟然想,想……

    若是皇帝怪罪下来可如何是好,要知道放荡的罪名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尤其致命!

    华熙瑾脚下一顿,随即朝凌清楼更深的地方走去。桃蜜儿习惯的就寝时间可不是现在。华熙瑾心思都不用转,就猜到桃蜜儿要干什么。

    华熙瑾嘴角勾起,只盼着她能够出点儿妙招,别又是想些让人发笑的点子。

    桃蜜儿抱腿坐在床的中央,侧耳聆听皇帝的脚步声,奈何耳力不佳,听了半晌也没能判断出皇帝的远近来。索性放弃去听脚步声,认认真真地盯住床帐,凝神等待皇帝。

    但她有些心急了,一看到床帐隐隐映出皇帝的影子,就把手伸出帐外去拉皇帝,却不想皇帝站的远了些,她根本够不着。

    华熙瑾握住胡乱寻找着什么的玉手,坏心顿起,猛地一拉,就把帐内藏着的美人儿拉出来了。

    桃蜜儿撞到皇帝的怀里,反应不过来似的呆呆的看着皇帝。

    等等,等等。咱们能倒回去重演吗?说好的剧本呢?

    事情完全没有按照桃蜜儿事先想好的剧本走,好在桃蜜儿有一颗虽然不聪明但是很冷静的头脑,她迅速调整好状态,手臂如水蛇一般缠上皇帝的脖子。

    “皇上……”绵软娇嫩的嗓音唤着华熙瑾,如兰的气息喷洒在耳边,莫名地让人心痒。ww她今天特地挑了一件黑丝薄软半透明的衣物,性感极了。

    华熙瑾仔细感受着手中越发娇嫩温软的如玉肌肤的同时打量着眼前的人儿。如若桃花一般的脸蛋儿虽然渐渐张开却仍然带着孩童的稚嫩,压在他胸膛上的绵软玲珑可爱,不盈一握的小腰纤细得只要他再加一分力气就会折断一般,更有完美的腰线在尾椎处拔起一道令人窒息的幅度……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她的美好,包括桃蜜儿本人。

    她的容色在后宫里并不十分出色,与兰妃更是没有可比性,可是他却一日比之一日更挪不开眼。

    太狡猾了,华熙瑾忍不住赞叹。在桃蜜儿身体的每一处,他总能找到让他无比满意、喜爱的地方,就好像她是上天专门照着他的喜好雕琢的一般。

    桃蜜儿等了许久都没有等到皇帝的反应,不甘心地又娇娇软软地喊了一声。

    “谁教你穿成这样的?”华熙瑾捏起桃蜜儿小巧的下巴,声音有些干哑。他可不相信一个月前连侍寝都不知道该怎么做的女人会知道穿成这样来勾引他。

    桃蜜儿嘟起小嘴,不答。

    现代的特殊诱惑技巧皇帝居然不买账!她还以为他会直接扑上来呢!

    “真不乖。”华熙瑾也没真的想知道是谁教的,只是随口一问罢了。转身坐到床上,把桃蜜儿压到大腿上。

    桃蜜儿有些疑惑,事情怎么又偏离剧本了?连忙挣扎着爬起来坐在皇帝的大腿上,眼神儿亮闪闪:“皇上……”

    把皇帝的拇指塞进嘴里,小舌头舔了两下,充满暗示性道:“……好不好?”

    她都想好了,先给皇帝点火,等火烧的最旺的时候她就撂担子,非得憋一下皇帝不可!当然啦,如果可以憋一晚上最好,可惜她还得保证皇帝不会找别的女人灭火,她就委屈一下吧,只让皇帝憋一下下。

    华熙瑾用手指描绘桃蜜儿优美的唇形,眼神深邃。看来他的蜜桃儿想要把他昨天欺负她的份找回来。

    不过……

    她胆敢把贴身的肚兜送人,怎么就不考虑考虑他是不是已经消气了?

    “心急的小家伙。”华熙瑾稍稍曲解桃蜜儿的暗示,又复把桃蜜儿横压到腿上。

    俯身含住桃蜜儿的小嘴,慢慢加深这个吻。压住桃蜜儿的大手放在她的臀部上轻轻揉弄,像是酝酿着什么……

    桃蜜儿迷迷糊糊地想,皇帝不会是想要打她的屁股吧?缺氧的大脑稠成了浆糊,身体也娇软无力,她没有办法想到下一步的事情了,比如说把小屁屁藏起来什么的。

    “啪!”偌大的响声突兀的响起。

    桃蜜儿眼睛慕地大睁,几乎不敢置信!皇帝真的打她屁股了!

    她长这么大第一次被人打屁股!

    第、一、次!

    简直比打脸还过分!根本不可原谅!

    桃蜜儿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刚刚还是浆糊的脑袋现在无比清醒,全身发力挣扎起来,慌乱间还打到了皇帝的脸。

    华熙瑾完全没有在意桃蜜儿的冒犯,两三下轻松制住桃蜜儿,又是“啪”的一声。

    “凭什么,凭什么……”桃蜜儿大喊。皇帝就可以随便打人屁股了?

    她多吃亏啊,都放下身段儿对付他了,他居然敢打她?

    “凭什么?”华熙瑾冷笑“凭我是你的男人!”

    华熙瑾的力道其实不大,但是抵不住桃蜜儿身娇肉嫩啊,她只觉得屁股火辣辣的疼,像是泡了辣椒水一般。

    “可我没犯错!”桃蜜儿声音都哽咽了,她委屈了。明明一直都好好的,昨天莫名其妙欺负她不说,今天还堂而皇之打她!

    “真的没犯错?”华熙瑾高高扬起手,语调微扬,听起来可怕极了。“谁送的肚兜给宁妃?朕还活着呢!”

    桃蜜儿有点明白了,心里虚了一下,又理直气壮起来,再生气也不能打她屁股啊,她已经不是小孩了:“这没有联系!平日里还有送荷包帕子的呢!”

    “上了身的东西还能送人?朕还是第一次听说。”华熙瑾又是一声冷笑,“啪”的一下重重拍下去。

    只听声音,桃蜜儿就敢肯定自己的屁股圆润了一圈了。

    “那是新的,昨儿刚绣出来的!”桃蜜儿眼泪一直在眼底打转,却没有掉下一颗,故作坚强的模样让人看了就觉得心疼。

    虽然知道桃蜜儿这样子说,华熙瑾心里还是膈应得很,他很介意。他的蜜桃儿可是一点东西没送给他。

    哪个妃嫔不是上赶着给他做贴身衣物的?只有眼前的这只不懂事的蜜桃儿……

    华熙瑾叹气,忽然就觉得自己幼稚极了,竟然和一个女人计较起这些来了。

    “没有下次。”华熙瑾从怀里取出膏药给桃蜜儿仔细涂抹。神色淡淡,可是仔细看得话,就可以看出他眼底解不开的纠结。

    “呜……啊!疼疼疼!”桃蜜儿哀嚎。

    华熙瑾嗤笑:“娇气!” ...

    (

    手上的力道却体贴的放轻了。

    桃蜜儿感觉到力度的变化,夸张地松了一口气,开始安心享受皇帝笨拙又柔软的服务,同时梳理思绪,分析情况。

    她送了肚兜给宁妃。

    皇帝生气了,然后惩罚了她。

    本来按照昨天的情况来看,皇帝应该是生气她妄图百合他的妃子,可是今天……

    忽的脑门一闪,桃蜜儿总算聪明了一回。本来还委委屈屈的脸蛋儿马上换了神色,抬起小鼻子吸了吸,笑得可贼可贼。

    这空气……酸的嘞!皇帝的醋劲可真大!

    第32章

    (    “这是什么花?”桃蜜儿今日心情正好,或者说,自从她发现皇帝吃醋以后她的心情就没有差过,看见小宫女在换花就顺口问了一句。ww

    小宫女很胆小,听见桃蜜儿的问话整个人都要缩成一团了,仔细看还能发现她在微微的颤抖,她慌乱极了,结结巴巴的话根本连不成句:“回……主主……主子话,含……含……含笑……花。”

    “我又不会吃了你,那么胆小干什么?”这个宫女看起来和桃蜜儿一般大,因为长了一张娃娃脸,所以看起来还要年幼些,大概是桃蜜儿宫里最小的宫女了。

    桃蜜儿已经释放了极大的善意,可是不想小宫女抖得更厉害了,扑通一下就跪倒地上了:“主子饶命!”

    桃蜜儿眼神儿一凝,面上还是那副笑模样:“起来吧,我没有怪罪你的意思。”

    小宫女的表现如果让外人看到了,恐怕又是一波“桃小媛待下苛责,为人不淑”的流言。或许她应该探探小宫女的底……

    “你叫什么名字?”桃蜜儿见小宫女还是不愿意起来,遂用眼神示意芷萝把她拉起来。

    “紫鹃。”声音小的如若蚊呐。

    “是个好名字。”桃蜜儿点头,把声音放得柔了再柔:“平日里可有受到委屈?说出来我可为你做主。”

    这般性格的宫女要么长期被人欺压,要么就是伪装。

    “没……没有。”紫鹃的头摇得几乎要从她的头上掉下来,此间头一直低着,下巴完全埋进胸膛里。

    “哦?”桃蜜儿微微挑眉,意味不明地反问。慢吞吞的从手上摘了一个白玉镯下来:“既然没有受到委屈,就不要摆出这副模样,这个白玉镯你拿着玩吧,且把头抬起来。”

    紫鹃飞快的抬眼看桃蜜儿又飞快地把头低下,喏喏道:“谢主子赏赐。”

    “下去吧。”桃蜜儿也没有兴趣一直面对这个看起来怯懦得过分的小宫女,再问了几句话就把她打发出去了。

    “芷萝。”桃蜜儿轻声唤道。

    “紫鹃曾在雅美人那儿呆过,后来被赶出来了。她还有一个姐姐紫蝶是雅美人身侧的二等宫女。”芷萝跟着双双学了许多东西,凌清楼的宫女的背景她还是了解一些的。

    “是因为什么事情赶出来的?”桃蜜儿询问。

    “这……奴婢不清楚。”芷萝面露沮丧,她竟然没有打听过这个,怪不得主子不让她掌流萤阁……

    “下次改正。”桃蜜儿心里并没有多少失望,她自己都还没有做到在后宫中如鱼得水,芷萝一个普通的、宫外来的女婢能够做到这种程度已经进步了很多了。“

    芷萝心中一暖,心下更坚定了目标,她一定要学更多的东西帮助桃小媛!

    “碧竹你说。”桃蜜儿转向另一边的碧竹。碧竹自小便在宫中,对这些事情更了解。

    “紫鹃因为摔碎了雅美人最心爱的九转银莲,雅美人一怒之下把她赶回了尚宫局。”碧竹福身一礼,方才回答。

    “恩,碧竹你这几天注意一下紫鹃。”桃蜜儿总是觉得紫鹃有些怪异。按理说能够被挑选出来服侍人的宫女不应该是这样的性格的。

    “是。”碧竹又是一礼。

    桃蜜儿从茶几底下拿出一个小篮子,里面装了一些针线和布料。“芷萝,教我绣花吧。”

    芷萝最让人称赞的地方就是她的绣工,明明都是一样的绣法,经了她的手绣出来的东西确确实实多了一股特别的韵味,好像拥有了生命力一般。

    “主子,其实让我绣就可以了……”因为别的宫妃都是这样做的,所以桃蜜儿说要学绣花的时候芷萝一众宫女惊讶了许久,都已经过了好几天了,芷萝还是忍不住劝道。

    “亲自绣的总是不一样的。”桃蜜儿笑得甜蜜,亲手做的是不一样的,当他知道的时候,哪怕绣活再差……至少是心意。

    她当然知道别人都是找宫女做好了直接拿着向皇帝邀功。可她不想这样做,太假了,对宫女也不公平。

    说她假惺惺也好,说她矫情也好。她就是想要这样做。

    而且,谁说绣花无趣的?她现在根本停不下来了,一闲下来就想绣花!如果不是要保护眼睛,她觉得她能拿着做一天。

    自从没有电脑,她每天都是发呆着过的,现在终于找到娱乐活动了。

    可惜这里没有毛线,不然她可以给自己织条围巾。不是她自夸,她织围巾可厉害了!

    “主子,应该在这边下针……”芷萝忙拉住桃蜜儿的手,阻止她把针插到别处去。

    桃蜜儿默默地把针挪到芷萝说的地方,小心翼翼地扎下去。绣花,就是对着一张没有图案的布下针,这里可没有描花这种东西。当初她和芷萝描述了好久,芷萝还是一副迷茫的样子。

    一般初学者都会选择一些熟悉的,简单的事物来绣,偏生桃蜜儿心急,选了金龙图案。她本来学绣花就是要给皇帝绣荷包的。

    如果等她学成了,指不定皇帝胡子都要长出来了。

    “下一针要在哪里?”桃蜜儿询问。

    没错,她就是这样子“学”绣花的。由芷萝动嘴,她动手。芷萝让绣哪她就绣哪。她只是出了力气而已,完全没有技巧可言。

    可是,就算是这样,她绣的金龙依旧不好看。肥嘟嘟的,圆鼓鼓的。芷萝说这是线没有拉密实的缘故。

    “主子……”碧竹一从外面进来就看到这个场景,心里的笑意怎么也憋不住,即使尽力压制嘴角也还是露出一丝笑意:“已经备好水了。”

    ……沐浴时间到了。桃蜜儿磨蹭着多绣了两针,这才心甘情愿把绣托放下。

    可是进到内室退去衣物的时候,桃蜜儿一摸袖袋,心里一下咯噔。护身符的次数用完,只剩下绳子了——她再也不能安生地躲在凌清楼里过逍遥日子。

    又是谁无聊眼红她呢?桃蜜儿此时只是在心里溜了一圈,没有想太多。

    她到底还是没有直面过后宫的阴私,太单纯了,若是旁的什么人,早就阴谋论了,说不定还会利用这个机会除去对头。只有她,连多一点的想法都没有。

    总有一天,她会因为这个吃亏。然后慢慢染上和后宫一样的颜色。

    第33章

    (    夏天最炎热的时候渐渐过去,不知不觉也在行宫的日子已有一个多月,大约还有十天就是启程回宫的日子。

    七月流火,桃蜜儿却日渐烦躁。自前几日起,她就噩梦不断,完全没有办法入睡,奇怪得很。

    因为睡眠不足,她看起来很是憔悴,白日里也容易生出火气来。

    她身子不大爽利,但皇帝已经许久没来看她了。就好像完全忘记了她一般。

    “小媛主子喝几副宁神清火的药就会好起来了。”太医摸着胡子,也没有掉书袋子,花了少许时间把脉,直接言简意赅地说道。

    太医约莫六十岁,已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