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系统之宠妃指南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4 部分阅读

    把桃蜜儿抱得更紧些。

    也没期望得到什么回应,桃蜜儿见虾子上桌了,便抛开别的,专心等着皇帝剥虾子。为防华熙瑾忘记给自己剥虾子,桃蜜儿还特意暗示了一下。

    皇帝的伺候啊,可不是谁都有机会享受的!

    保养得当、骨节分明的手指修长白皙,剥虾子的动作虽然有些笨拙却极尽优雅,好看的让人移不开眼。桃蜜儿心里直呼皇帝犯规,连剥个虾子都能达到这种境界,妥妥的秒杀现代男星的节奏啊!

    “张嘴。”华熙瑾用手拿着虾子蘸上酱,放到桃蜜儿嘴边,眼神暗沉。

    他知道她会在吃了虾子以后不自觉地舔他的手指,真是个可爱的坏习惯。

    即使没办法做任何事情,他还是想要诱出她最诱人的一面……那种纯真中带着魅惑的样子,就像罂粟一般让他无法自拔地沉迷……

    嘴边的凉意唤回桃蜜儿飘远的思绪,乖巧地把虾仁咬进嘴里。话说皇帝没有洗手啊……她没胆叫皇帝洗手,还是将就着吃吧。

    不干不净,吃了没病。

    “等你好了,朕带你去泡冰泉。”担心桃蜜儿阳奉阴违,转过身就吃凉性的东西,华熙瑾扔出一个馅饼,约束她的行为。

    嗯?就是那个传说中很凉快的泉水?桃蜜儿眼睛亮了。

    “真哒?”怀疑自己听错了,桃蜜儿疑问。

    “不相信?”华熙瑾又给桃蜜儿塞了只虾子。瞧着她兴奋又不可置信的小模样,华熙瑾又愉悦了。

    桃蜜儿赶忙否认。又讨好地说了一串好话,生怕华熙瑾收回主意。

    “行了。好好吃东西。”华熙瑾按住蹦起来的小身子,抹了桃蜜儿一身油。

    桃蜜儿也不在意,她兴奋着呢!

    这边欢乐着,那边却有同样得知凌清楼桃美人纵欲过度的消息的珍贵嫔黑了脸。

    作为受宠多年的珍贵嫔而言,皇帝有多勇猛她是知道的。桃美人看着也是个身体康健的。那么,桃美人到底有什么样的手段才能让皇帝把她弄到纵欲过度?

    珍贵嫔心里一阵发堵。

    想想从五月开始,就不断冒出一个又一个的狐媚子,勾得皇帝来她这里的时间少了许多。往年移宫避暑,皇上都是宣她伴驾的,今年却让娴贵人占了大头,甚至一个小小的美人也能从她这里分了宠!

    用力捏紧手里的药碗,珍贵嫔努力平顺呼吸。没关系,就让这起子小人蹦跶几日,等她调理好了身体,生个皇子,皇后的位子就是她的了,到时候,这一个个的都只是跳梁小丑罢了。

    想到这里,珍贵嫔只觉得方才理顺的心口又堵上了。她运道好,入宫没有多久皇后就难产死了,中宫空虚,宫里也没有能坐到那个位子上的妃子。本来多好的事情啊,眼看着自己就要坐到皇后的位子上去了,平日里只顾着逗猫的宁妃忽然跑出来和她作对!

    这宫里面最没有希望做皇后的人居然和她争后位?珍贵嫔觉得再也没有比这更可笑的事情了。可是她有什么办法呢,只能硬着头皮接招。

    远处依稀传来夏嫔逗弄大皇子的声音,引起了珍贵嫔的注意,珍贵嫔忍不住走到窗边聆听,面露羡慕。

    珍贵嫔曾经也育有一个皇子,但是夭折了,因为中毒。她的宝宝比大皇子更可爱。

    其实后宫的很多女人都生出过皇子,但是无一例外活不过周岁。很奇怪,却防不胜防,没有女人成功保住过皇子。

    珍贵嫔放开握紧的拳头,离开窗口。大皇子也快要夭折了吧,其他的皇子活不下来,他自然也不会是意外。

    所以,她不嫉妒夏嫔,不出手除去大皇子。

    以前她没有能力保住,但是现在……珍贵嫔自信的笑了。她已经知道是谁是幕后黑手,自然不会再让她得逞! ...

    (要知道,即使只有五分之一的兵权,将军府也不是吃素的!

    第19章

    (    “主子,该吃药了。ww”芷萝端着一大碗黑漆漆的补药,表情纠结。

    “又到这个时候了吗?”桃蜜儿放下毛笔,两眼疑似放光。

    桃蜜儿接过药碗,舀起一勺,珍而又重地送入嘴里,表情享受,好像她吃的不是苦药而是绝世珍馐。

    一旁拿着托盘的芷萝艰难地咽了咽口水,其他的宫女也是一溜的苦涩表情,一副吃到黄连的样子。是的,她们无法理解自家主子的味觉。平常人哪一个不是讨厌那股子药味的?便是不怕的,那也是一口闷的喝法。

    就在她们以为自家主子也得和别宫主子那样百般哄求才愿意喝下一碗,完了还得吃下一盘子蜜饯。结果呢,准备的一箩筐的好话半点没用上,就看见主子端着药碗吃的开心,味道越怪越欢喜。

    “萝兰,你来说说,今天早上都吃了什么?”桃蜜儿看见这群人的表情就觉得好笑。她这个正主没觉得苦,一个个的,倒是都替她苦上了。

    “回主子话,奴婢今日吃了一碗粥和一个包子。”萝兰虽然有些奇怪,但还是乖乖的回话。

    “包子里有黄连?”桃蜜儿问。她就不明白了,她们就那么能够感同身受?

    桃蜜儿还没有弄明白是她对待中药的态度有问题。

    “包子里没有黄连。奴婢是替主子苦呢。”萝兰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立马表现自己的贴心。

    “你们啊……”桃蜜儿摇头,心里有些好笑。她可从来都不觉得药苦。

    桃蜜儿放下药碗,心情甚好:“今日天气正好,出去走走。”她还没有看过行宫的风景呢。

    既然决定出去走动,那么,任务就必不可少了……

    屏幕下拉,桃蜜儿认真审视任务列表,收服宫女杏兰、入宁妃阵营、宫廷秘史、大皇子遇险

    桃蜜儿一顿,点开“大皇子遇险”和“入宁妃阵营”两个任务。这两样任务都是有时限的……而且都在今天。

    大皇子遇险:自古后宫子嗣艰难,本朝尤甚,在不知名黑手的推动下,艰难存活下来的大皇子也将遭难,而无意被卷入斗争的你的选择:

    支线1:帮助黑手。在适当的时机推动事件发生,帮助黑手掩盖痕迹。奖励:加入黑手阵营,升位分,奇怪的盒子一只。

    支线2:救下大皇子。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奖励:获得皇帝好感度。

    几乎没有思考,桃蜜儿选择了支线2。说到底,她还是那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守法公民,无法眼睁睁地看着一条小生命逝去而无动于衷。

    再看另一个任务,桃蜜儿觉得系统说的挺对,而且任务奖励还那么吸引人……接了!

    入宁妃阵营:翅膀不够硬的时候千万不要当墙头草。明确阵营,取得宁妃信任。任务奖励:宁妃的庇护

    再往下面翻,却没看到近期适合做的任务了。要么是长期奋战的,要么是没条件解决的。

    领着小尾巴,桃蜜儿踏着优雅地步子赶往任务提示的地点——新月湖。

    系统说,作为宠妃,无论何时都要保持最优美的形态。

    “桃姐姐怎么走得这样急?”消失了几日的应菲菲从另一条小道上走来,目光纯澈,声音甜美。

    桃蜜儿闻言刹住脚步,转身,微笑,却不说话。

    “桃姐姐这是生妹妹的气了?”咬住下唇,应菲菲不安道。脚步也开始踌躇。“那日……”

    “应妹妹多虑了。”桃蜜儿心中疑惑,小白花在暴露出黑芯以后不是应该退散了吗?怎么又冒出来了?

    “真的?”应菲菲不信,但总归有勇气靠近桃蜜儿。“可是……”

    双眼含泪、欲言又止的小模样可怜可爱的紧。

    可惜这里只有急着做任务的桃蜜儿,没有公用黄瓜——皇帝。

    “应妹妹与我一同走走可好?”桃蜜儿决定组队去刷副本,哪怕她的队友可能不安好心。再迟一些的话,副本就关闭了好吗?

    “当然好!”小白花觉得自己天空星星都亮了。应菲菲从来没想过是这样的情景,她以为或许会是桃蜜儿对她冷嘲热讽,再不然也会是冷脸无言。

    再找上桃蜜儿,应菲菲是想着用桃蜜儿来衬托自己的美好的,她知道自己的优点在哪,也知道该怎么利用。现在倒是出现意外的情况了,也许自己仍旧可以按照原计划。

    是了,她差点就忘了这个女人的包子性格,那么,怎么可以不好好利用呢?

    无论两人心里是如何想的,至少表面上是言笑晏晏,亲密无间的。两人一边闲聊一边朝新月湖移动。

    新月湖,顾名思义,形状如同新月,底部有白沙,月光的映衬下,整个湖都如新月般散发柔和的光芒,是行宫里的三大奇景之一。

    虽然是白日,新月湖并不能显现出其特色,宫妃们还是很喜欢在这里扎堆。湖里面养着一群蓝尾鱼,也是好看的紧,平日里宫妃们就拿些鱼食喂它们作为娱乐活动。

    现在新月湖旁的揽月亭里正聚着夏嫔、淳婕妤、娴贵人和一个眼生的宫妃,瞧着像是张贵人,一众宫女围着几人伺候着,旁边几个小家伙在看鱼,却是二公主、三公主和大皇子。

    “夏嫔安,淳婕妤安,娴贵人安、张贵人安。”桃蜜儿和应菲菲一叠声地请安。

    “桃妹妹的身子可好些了?”开口的是夏嫔,声音柔柔的,眼里也带着笑。

    “谢谢夏嫔关心,妾已经大好了。”桃蜜儿行了个福礼,甜甜地回道。

    夏嫔是宁妃的人,桃蜜儿觉得,说不定两个任务可以一次解决也说不定。

    “桃美人该多出来走动走动,身子骨也可以强健些。”淳婕妤也开口,这位是宫里的万年老好人,而且得太后欢心。

    开口的宫妃均是和桃蜜儿说话,张贵人没有说话只是笑,娴贵人是仙子不和凡人说话,有意无意地,应菲菲竟然被晾到一旁。

    桃蜜儿疑惑,但没打算理会应菲菲的负面情绪。反正也不关她的事。

    “妾记下了。”桃蜜儿有轻微社交障碍症,勉强应付可以,八面玲珑、长袖善舞那是做梦。

    “坐下吧,姐妹之间何必那么拘谨。”夏嫔点了身旁的位置,招呼桃蜜儿坐下。

    桃蜜儿哪敢坐啊,要是大皇子掉水里了,她还是站着反应快些。

    是的,在看到新月湖这个地点的时候,桃蜜儿就已经认定大皇子的危险来自于水。

    “妾听闻新月湖里养了蓝尾鱼……”桃蜜儿羞涩一笑“妾想瞧瞧新鲜。”

    夏嫔几人相视一笑,逗趣了两句,眼见桃蜜儿连脖子根都红了,这才满意地放桃蜜儿看鱼去。

    应菲菲倒是想要坐下,可是脸皮不够厚,只能幽怨地跟着桃蜜儿去看鱼。

    眼观四路,耳听八方……这是不可能的,桃蜜儿只能盯着水面,等待大皇子掉下去。她也不想这么麻烦的, ...

    (可她总不能莫名其妙凑到大皇子身边吧?夏嫔得第一个不愿意!

    “愚蠢的宿主,你再发呆下去,大皇子就要变成尸体了!”恨铁不成钢地哀嚎。它怎么会摊上如此愚蠢的人类!继续这样下去,怀疑自己还能不能和宿主友好地共存下去。

    桃蜜儿一惊,看向大皇子所在的位置,却见大皇子正被奶娘抱在怀里,准备喂奶。不知道所说的变成尸体是怎么回事,但桃蜜儿知道,有一个方法可以阻止大皇子被人害死。

    发挥出50米冲刺的速度,桃蜜儿跑到奶娘面前,一把抄过大皇子,怒吼:“你想干什么!”

    真是一个愚蠢又作死的“好”方法!桃蜜儿自我赞叹,她已经可以想象她被幕后黑手盯上的日子了。

    桃、蜜、儿、你、个、傻、逼!

    不过万幸,任务显示已完成。但任务奖励还没有到手。系统说,皇帝还没有知道这件事,不知道她的英勇表现。咳……英勇二字请重读。

    大皇子哭了,奶娘傻了,夏嫔等人看了过来……

    把大皇子郑重交给还没有搞清楚情况的、正对她皱眉的夏嫔,解释:“奶娘有问题。”是这样没有错,任务系统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写出来了——奶娘被人买通,在大皇子的口粮上涂了让人立即毙命的毒药。

    “我刚刚看到她往自己身上涂毒药。”桃蜜儿再次解释,眼神恰到好处地落到奶娘大开的衣服下、半遮半掩的“大皇子口粮”上。

    之后就没有桃蜜儿什么事情了。退到揽月亭的一角,开始观看这场混乱的戏。

    哦,奶娘被抓起来了,由一干嬷嬷看管,严得不得了。

    呀,夏嫔把大皇子抱得太紧,弄疼大皇子了。

    哟,太医院和尚药局来人了。大皇子经诊脉确定毫发无损;“大皇子的口粮”的确有毒。

    耶,皇帝来了,安慰了夏嫔,抱了大皇子。脸色很差……

    啊,皇帝百忙之中抽空看了自己一眼,意味不明,很吓人。

    以上为桃蜜儿亲自直播。

    恨铁不成钢,教训小媳妇似的桃蜜儿。可怜桃蜜儿一边听训一边还要给尚正局的人自己知道的情况。

    半个时辰后,皇帝表示,桃蜜儿可以圆润地滚了。

    第20章

    (    整件事情其实很简单,尚正局没费什么力气就查出来了,唯一出奇的地方还是桃蜜儿简单粗暴的救人手法。ww

    说起来还关乎前朝,宣平侯和六安侯素来不合,从日常生活到朝廷公务,从行为爱好到思想政见,两个老家伙就没有一处是合得来了,真正是话不投机半句多的最佳典范。

    这个不合,还延续到了两个侯府的上下,夏嫔和张贵人却是例外,两人自小情如姐妹,却不想一个交付真心一个虚与委蛇。

    两人均入了宫,利益上的冲突就明显了,张贵人首先忍不住撕了虚伪的面皮,率先对夏嫔出手,而且一出手就是要夏嫔宝贝根子的命。

    按说两家素来有怨,奶娘又是夏家千选万选挑出来的,怎么会被买通呢?只能说,不仅仅是世家之间的根儿错综复杂,便是奴才,也是关系复杂,谁又能说得清和谁没有半点关系。六安侯府的大公子对奶娘的弟弟有救命之恩,弟弟是奶娘的宝贝,要是断了,奶娘家的香火就断了。有了这天大的恩情,奶娘的作为也就不奇怪了。

    这个时代的人,总是有着自己的坚持和执着。

    奶娘服毒了,她的弟弟自有六安侯府照看着,不会吃了亏去,她死的很痛快,没有半分犹豫。

    张贵人意图谋害皇嗣,降为正八品柔婉,禁足半年。这个惩罚对于侯府长房嫡出孙小姐来说着实重了,皇帝这次是狠狠地打了六安侯府的脸面……

    自选秀后,后宫的战场的第一个失败者出现了——张柔婉,至于她能不能死灰复燃……谁知道呢?

    华熙瑾抱着自家儿子逗弄,小家伙不懂事没有半点危机意识,完全不知道自己刚刚在阎罗殿门口晃了一圈,现在正傻呵呵地对着父皇笑。ww华熙瑾觉得稀奇,用手指点点大皇子的嘴角,他还是第一次见儿子笑呢!

    小家伙抓了华熙瑾的手就往嘴里塞,糊了华熙瑾一手口水。

    “调皮。”宠溺地笑笑,小心地将手指抽出来,华熙瑾拿过帕子擦手,看起来很喜欢大皇子。

    夏嫔肿着眼睛坐在旁边看,看到皇帝的温柔表现,又忍不住掉了眼泪。

    “都过去了,别哭……”华熙瑾的声音,温柔得让人落泪。

    夏嫔的眼泪落得更凶了,她第一次觉得眼前的帝王也是有心的。“皇上……”

    “傻瓜,有朕呢,一切都有朕。”华熙瑾叹气,拿了干净的帕子给夏嫔擦眼泪。这个女人啊,像是春风一样,温柔懂事得让人不忍苛责,有自己的小聪明却从来不会过分,从来……从来没有哭成这样过。

    “不会再有这些事情发生了。”华熙瑾安慰。他不动,就由着夏嫔靠在肩膀上哭,沾湿了衣服,浸柔了一颗心。

    他给不了承诺,只能更多地安慰她,让她宽心……他是帝王,从一开始,就注定没有女人会纯粹地爱上他。

    华熙瑾是悲哀的,也是孤独的。他的心里没有人,他也不想住到谁的心里。

    华熙瑾陪了夏嫔三天,第四天他去了太后的慈安堂。

    “母后,身子可大好?”虽然华熙瑾每日都会看太后的脉案,但仍旧是担心的,总要亲自问问才安心。

    他虽然不是太后亲生的,但他一出生就养在太后身下,太后待他很好,他也不知自己母妃是谁,自然就将太后当成生母看待。

    “已经大好了,皇儿有心了。”太后正稔着佛珠,皇帝来了,她也就停下了。

    “如此正好,朕正有一事需请母后帮忙。”华熙瑾没有绕圈子,直言来意。

    “哦?何事能让皇儿烦恼?”太后疑惑了,皇帝的能力她是知道的,这么些年,前朝蹦跶的世家早已被他握在手中,只等收网,何事还能让他来找她帮忙?

    华熙瑾抿了茶润口,觉得气氛差不多了,才开口:“淑太妃是时候该收敛了,五个皇子的命抵她心中的怨愤绰绰有余。”

    太后手一抖,手中的佛珠落在地上,散开了去,滴答的声音在寂静中尤为显著。

    “是皇家欠了她……”太后闭眼,不过几个字就好像废了一身的力气,软在靠椅上。“先帝说了,哀家和皇帝都不能动她。”

    “朕说,够了!”华熙瑾立起身,颤抖的身躯显现出他的不平静。声音里带了浩大的威压和沉重的哀伤,甩起的袖子带过桌上的杯子,茶水洒了一地。

    太后不说话。

    少顷,皇帝放软了语气,多了疲惫不堪:“母后,我已经眼睁睁看着五个孩子死在她手上了,我……也是人啊……”

    华熙瑾还记得……初为人父的喜悦,第一个孩子出生的时候,他抱着孩子高兴得一夜没睡。可是第二天淑太妃就在他面前把孩子掐死了……他却什么也不能做,什么也做不了!

    他多想把淑太妃杀了!可是他不能。淑太妃手上有废帝诏书,他不能让祖宗打下来的江山断在他手上!

    “先帝遗照,尊淑妃为淑太妃,不得剥夺,永不定罪,凡伤淑太妃性命者,剔出皇家贬为庶民。”太后一字一字无比清晰,打在华熙瑾心上,几乎喘不过气。“瑾儿,先帝只有你一个皇子,你这是逼着母后把华家的江山送出去啊!”

    太后的声音尖利得像是刀子,一下又一下插在母子二人身上。

    “母后!淑太妃这是要华家断了香火啊!”华熙瑾狠狠一拍桌子,让自己坚定下心。“朕只是要淑太妃安分些。”

    太后被华熙瑾的眼泪怔住了,从未哭过的瑾儿,堂堂的八尺男儿,世间最尊贵的人,竟是落了泪……

    她岂不知他的苦呢?眼见亲子死去却不能手刃仇人,便是啖其肉食其髓也没有那么痛。

    太后迟疑,确认似地问:“她对六儿出手了?”六儿是太后对大皇子的称呼,大皇子是华熙瑾第六个儿子。

    太后怎么可能不知道前些日子发生的事情?无非是求个安心罢了……

    “……是。”华熙瑾艰难点头。

    红了半天眼睛的太后终是没有忍住,哀泣:“孽障啊!”

    凄厉的声音绕梁三圈尤不绝于耳……夹杂在风里,宛如午夜的女鬼哀嚎。

    不知过了多久,太后的声音在慈安堂里响起:“哀家知道该怎么做了,皇儿回去歇着吧。”

    刹那芳华,太后的声音听着竟是老了许多,再没有以前的清亮。

    第21章

    (    华熙瑾与太后说了几句体己话,又劝着她歇下。ww太后经历方才的是

    他坐在太后床边,见太后呼吸渐渐平稳,华熙瑾才离去,走到门口又不放心地叮嘱送自己出来的红苏:“苏姑姑,好生照顾着太后。”

    “请皇上放心。”红苏福身。

    脚步匆匆,回程的路上华熙瑾周身情绪波动,旁人一眼就能看出他不平静。路上的宫人纷纷整肃仪容,生怕自己形容不正招来皇帝不快。

    赵高疾行中看到几个前朝的眼线,心中冷笑三声。一个从出生开始就接触帝王权术的皇帝,此刻明显地情绪外露却没有人觉出奇怪的地方,这一个个的招子都被糊住了。也多亏了他们的愚蠢,给陛下的大计行了不知道多少方便!

    入了金华楼,外人的视线一被隔绝,华熙瑾一路上表现出来的哀怒像是流水一样消失无踪,黑沉的脸色也拨开云雾。

    赵高跟在皇帝身后上了金华楼二楼,又亲自排查确认没有其他人,转身朝皇帝跪下:“陛下,影部不负圣望。”

    “东西呢?”华熙瑾眼神平静,无欲无波。

    赵高从怀里拿出一个匣子,双手恭敬呈上。

    前朝的世家、臣子,个个认为皇帝于帝王权术上只是半吊子。多情冲动,容易拿捏,就连挂个温柔的面具都挂不好,虚伪得紧。

    可是赵高知道,那些自诩为官场老手轻视的皇帝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好几次赵高都以为自己看到了真实的皇帝,可无一例外,所有的一切都是假象。

    他至今仍然记得皇帝尚是太子时说的话:“只有骗过了自己,才能骗过别人。”

    他的陛下啊,已经把帝王权术融入骨血里了。

    时至今日,怕是皇帝本人也不知道真实的自己是怎么样的了,前朝、后宫,包括皇帝本人都活在皇帝构建的虚假里。

    先帝是明君,但留给皇帝的江山,是一个几乎没有办法收拾的烂摊子。赵高是打心底怜惜皇帝的,他想,但凡这个摊子好上半分,陛下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他一直以为,活得没有了自我,还算什么活着呢?

    华熙瑾用密函里说的方法打开匣子,取出里面的明黄铯锦缎。

    先帝遗诏。

    一点一点展开,先帝的笔迹缓缓展开。华熙瑾什么也没有想,看着这张圣旨,心无涟漪。他在午夜梦回的时候也曾想过,等他拿到了废帝圣旨以后的心情,至少不是像这样子。

    “影一那边情况如何?”华熙瑾用手指摩挲盖玉玺的位置,状似不经意地问。

    “淑太妃一直把金蝠印贴身戴着,影一没找到机会。”赵高回话。

    又是一室静默,赵高依旧跪着,华熙瑾依旧拿着先帝遗诏,几乎让人以为时间停滞在这一刻了。

    蝠部是先帝留下来的力量,这股力量被一分为二,一半在太后手里,一半在淑太妃手里。淑太妃能在后宫嚣张多年,蝠部功不可没。

    也是因为这股力量,才有了华熙瑾今日在太后的慈安堂的表现。他有实力击破这股力量,可他更想吞下这股力量。

    “把淑太妃谋害皇嗣的证据透露给他们,朕帮淑太妃掩盖了那么多年,总要拿回点利息。”也正好让世家把最后一份力气用掉,真正变成待宰的羔羊。“等回了皇宫,把那个人放出来。”

    虽然有点对不起先帝,华熙瑾还是要把先帝头上绿油油的帽子亮给世人看。

    那几个女人失了皇子,又多年无法再次怀孕,心里积压的怨愤够淑太妃喝一壶的了。前朝……华熙瑾邪魅一笑,没有皇家的血统,镇西王要造反,也得看看有没有那个本事。

    “是!”赵高有种被压迫多时忽然被释放的快感,皇帝终于要动手了。

    华熙瑾当做没有看到赵高的外露的喜色,憋了那么久,这种时候难免会热情高涨,继续吩咐:“让王御史来见朕。”

    赵高得令退去。

    华熙瑾把手里的明黄铯锦帛放到一边,开始整理思绪。

    太后不相信他,正如他一直防备着太后一样。到底不是亲母子,皇帝再孝顺,太后还是日夜担心晚年不保。太后态度再亲昵,皇帝不认为她会全心全意为自己。

    华熙瑾要太后帮他做事,所以才有了慈安堂的一出戏。什么样的皇帝能鼓动太后,那他就是什么样的皇帝。

    大皇子的死去是他计划中的东风,可惜有只乱窜的小老鼠坏了这股东风……手指敲打着桌面,华熙瑾自语:“可惜不能引出宣平侯了……”

    第22章

    (    桃蜜儿指尖颤抖,点着皇帝好感度那一栏在心里质问:“这是怎么回事?”

    本来已经达到74的好感度现在变成了54,桃蜜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任务做完了皇帝好感度反而降了?

    这不科学!

    “任务奖励还没有下发。请不要质疑系统!这是你处理事情的手段不当,招来的皇帝反感。”如果能够具象化,现在大概要指着桃蜜儿的鼻尖说话了。

    桃蜜儿傻掉了,好感度还能倒退,还是因为自己?

    “这个……这个……”桃蜜儿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那个……那个……”

    她想知道具体情况,比如说,她怎么得罪皇帝了。

    “你以为这个任务是做什么?愚蠢的人类!”大发慈悲,决定提点宿主“难道让你救下小孩然后当养母吗?你能不能长点脑袋!”

    桃蜜儿觉得自己有必要辩解一下,但是没有给她机会。

    “你到了任务地点以后就不能看一下任务提示?偶尔跟着系统走会怎样!啊?啊?啊!”桃蜜儿默默擦了下脸,她老觉得自己被喷了一脸口水。

    “对不起……”懦懦道歉,桃蜜儿也知道是自己鲁莽了。

    沉默许久,桃蜜儿猜测它有可能是在平复呼吸。毕竟它气的那样狠。

    “跟着我念这个系统的名字……宠、妃、系、统”果然,语气好了很多。

    “宠、妃、系、统。”桃蜜儿重复,她不想面对傲娇又生气的。哪怕这种行为看起来再傻,她也照做。

    转瞬又激动了:“宠妃,宠妃,你也知道这是宠妃系统,你看看你这个样子哪有半点宠妃的样子!真是白糟蹋了系统!”

    桃蜜儿不说话。是啦,是啦,她知道她没有宠妃范儿……有金手指还混得那么惨的穿越女她也算是独一份了。

    想想别的宠妃,从第一次侍寝开始就把皇帝迷得死死的。她家的皇帝一点也没有变成忠犬的迹象,该怎么宠幸别的女人就怎么宠幸别的女人。真真是欠□□!糟心得要命。

    “为了防止你在后宫里半路夭折,我决定要狠狠□□你!”宣布。

    “谢谢。”桃蜜儿只能道谢。

    她已经知道她的未来会如何悲惨了,这个从系统那些严苛的数据就可以看出来。

    桃蜜儿打开任务界面,点入“大皇子遇险”任务。ww

    大皇子遇险支线2:

    你已到达新月湖,请与夏嫔、张贵人交谈,揭露张贵人真面目。限时一刻钟。

    提示:可主动谈论闺阁秘事。

    任务界面已经呈现灰色,说明任务已经失败了。最下面的任务进度条显示百分之二十五。

    桃蜜儿可以拿到百分之二十五的任务奖励。除非任务没有任何进展,无论失败成功,系统都会提示任务完成。

    这就是为什么会骂自己的原因吧?桃蜜儿有点儿挫败。

    “那皇帝的好感度为什么会下降呢?”桃蜜儿还是没有搞懂这个问题,她迫切想要知道答案。

    “……你破坏了皇帝的计划。”第一次心平气和地说话,大约是它已经气过头了。“你现在在皇帝心里一定是个愚蠢又碍事的女人!”

    不是大约,是一定气过头了。桃蜜儿更改结论。

    把金手指气狠了会是什么样的节奏?也许就像现在这样,被金手指狠狠地嘲笑自己的愚蠢?

    “现在,马上打开人物养成界面!”端起范儿命令道。“姿加10点,声加25点,胸加10点,腰加22点,肤加30点,腿加16点。”

    桃蜜儿没有发出质疑,乖乖加上。无论何时,无论何地,都要坚信金手指是不会害自己的!

    人物养成:

    一、容貌篇

    姿:40小有姿色

    声:65绵糯娇软

    胸:42小有起伏

    腰:42粗如水桶

    肤:70肤若凝脂

    腿:56修长优美

    评价:小家碧玉,姿容尚可。

    “这是经过精密严谨的计算的出来的,会让人眼前一亮,但却不会觉得你有太大的改变。”解释,它对宿主的智商已经不抱希望了。“按照你以前添加的模式……”

    桃蜜儿感谢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出来,她一定以及肯定那不是什么好话。

    “才气是需要你的勤学苦练的,每天早上起床都要选择一项才艺练习。”要求。

    “好的。”桃蜜儿机智地略过惨不忍睹的才气篇。

    “接下来是气质篇,把所有气质加到50,开启第二阶段气质培养。”

    三、气质篇

    天真无邪:50

    甜美可爱:50

    温柔小意:50

    高贵优雅:50

    魅惑天成:50

    评价:量的积累可以得到质的变化。

    界面右下角多了一个按钮,里面有特殊的培养气质的好方法。

    四、技能篇

    圣洁无暇努力成为皇帝身边的白月光吧!:已点亮

    楚楚可怜不同的场合有不同的效果!:已点亮

    回眸一笑让人心神一振的好技能!:已点亮

    体质健康病弱都是后宫非主流!:200魅力点可点亮

    体重轻盈不要大意地体贴皇帝吧!:已点亮

    容易生养三年抱两不是问题!:500魅力点可点亮

    趋吉避凶可以避开一些危险:1500魅力点可点亮

    目标人物亲近度:54目标:成为皇帝的真爱

    目标人物真情度:0目标:皇帝爱你有多深?努力变成100分

    剩余魅力点:17

    “蜜儿在干什么?”华熙瑾忽的出声。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的。

    桃蜜儿一僵,迅速反应过来,发动技能:楚楚可怜。

    感谢的友情提示。桃蜜儿发现自己这一天都在和道谢。

    “怎么了?”伸出手揉揉桃蜜儿的脑袋,华熙瑾感觉心里有些闷闷的,但很快他又将这种感觉甩开。

    桃蜜儿伸手捏住华熙瑾的一角不说话,表情不安。

    华熙瑾皱眉,挑起桃蜜儿下巴:“朕特地来看你,你就是这个样子对着朕?”

    华熙瑾原意只是随便走走,不知不觉就走到凌清楼,想着既然来了就进里面不懂事的小家伙,不想竟看到一个不理人的小家伙。

    桃 ...

    (蜜儿垂眸,不与华熙瑾对视。

    华熙瑾心下生出些不耐烦,放开桃蜜儿的下巴,准备换个方式。却见桃蜜儿猛地扑过来,紧紧抱住自己。

    “呜呜……呜……我错了,对不起,对不起……不要走。”

    而且还哭得眼泪鼻涕横流。哭得真丑。

    华熙瑾哭笑不得,他还没有兴师问罪呢,桃蜜儿就吓成这样了……也许他很有必要和桃蜜儿交流一下。想着,华熙瑾准备推开桃蜜儿,来一场深层次的谈话。

    “不……不要!”桃蜜儿用尽全力揪住华熙瑾的衣服,近乎哀求:“不走,皇上不走。”

    华熙瑾松了力道,任由桃蜜儿抱住他。他第一次,没有任何目的地对一个女人心软……这种感觉,似乎挺好?

    “……”华熙瑾生涩地拍着桃蜜儿的背,像是安抚婴儿那样。这是真正的,华熙瑾式的安慰。没有任何的言语,不是演戏,没有目的。他只是单纯地不想看到她哭。

    桃蜜儿继续嘤嘤嘤,断断续续地表达歉意,希望皇帝原谅她,最好能把降下去的好感度涨回来。

    可怜华熙瑾被桃蜜儿的演戏骗去了安慰人的第一次。只能感叹,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鬼的。

    “朕没有怪罪你。”华熙瑾见桃蜜儿没有把眼泪收起来的趋势,眉头皱得能夹死蚊子。

    得了皇帝的话,桃蜜儿识相地慢慢收了眼泪。

    咳……那啥,过犹不及的道理她懂。

    就是哭得太久,桃蜜儿打泪嗝了。

    “给朕说说你那里错了?”华熙瑾问。他疑心有人知道了什么。

    “皇上生……嗝……我气了。”桃蜜儿不能说她从系统里知道了皇帝的秘密啊,只能搪塞皇帝了。“我错了。”

    完了还点点头,觉得自己聪明得不得了。

    华熙瑾大笑:“敏感的小家伙。”他和她计较什么呢?明知道她的性子。看到大皇子有危险,难道还能希望她视而不见,那样子,她就不是特别的蜜桃儿了。

    “桃氏蜜儿保护皇嗣有功,升为正五品小媛。”华熙瑾心里暖暖的。

    罢了罢了,她不懂,他就手把手教吧。也许他可以期望,后宫里真的能有出淤泥而不染的女人。

    第23章

    (    桃蜜儿心情复杂,她这算不算是用好感度换来的位分?

    “不开心?”华熙瑾以为会看到一只雀跃的小桃子。ww升位份不是她们梦寐以求的?

    主动抱住华熙瑾的腰,表情恹恹:“若是皇上心里有妾,位分的高低并没有区别的。若是皇上心里没有妾,妾的位分再高也是徒然的。”

    她的心里有点小激动,终于用上了这么有内涵,刷好感的话语!套句现代的话来说,简直*爆了!而且她没有自称妾哦。

    “呵。”华熙瑾把桃蜜儿抱到腿上,心又软上一分。“朕心里有你,自然就要给你嚣张的资本。”

    小家伙的逻辑啊,奇怪的紧。

    “不要嚣张。”桃蜜儿鼓起包子脸,懂事地摇头。“虽然妾什么也不懂,可是皇上肯定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完成,妾不能捣乱。”

    这是心里话,桃蜜儿真的没有给华熙瑾添麻烦的意思。在她的意识里,华熙瑾是一个和她有特殊关系的好朋友。皇帝要干什么和她无关,只要不危害到她,她所有的任务就只是乖乖刷皇帝好感度。甚至,在不超越底线的情况下,她是很乐意给皇帝提供帮助的。

    反正她已经决定要成为皇帝的真爱……那么她的男人一定要是酷帅狂霸拽的!哼哼。

    已经捣乱过的人对他保证不会捣乱,那乖巧的小模样,华熙瑾直想把桃蜜儿拆开看看她内里的构造。

    至少让他知道她是如何做到那么厚脸皮的。

    “蜜儿的嘴真甜。”华熙瑾轻啄桃蜜儿的小嘴,满满的无奈。

    既然狠不下心来教训她,那就只能宠着她了。

    不过……

    “蜜儿那么相信朕?”华熙瑾看着桃蜜儿的眼睛,仿佛要透入她的心底一般

    “相信!”桃蜜儿没有犹豫,该拍马屁就要狠狠下手!又有些不安心:“皇帝都是一言九鼎的,你可不能骗妾呀。ww”

    皇帝的信用度可不高!

    “朕保证不骗你。”往日里谎话连天的华熙瑾脸不红心不跳,也不知道现在是说的真话还是假话。

    不管这句保证含了多少水分,桃蜜儿还是很欣喜能够听到这句话的。

    忽的眼前一亮,桃蜜儿就看见华熙瑾手上变魔术一般出现十张金叶子。土豪金,比24k还纯的样子。

    总所周知,桃蜜儿缺钱。送她什么也不如送她钱。她不知道皇帝眼中的她是不是很俗,但是,她顾不了那么多了。

    不同于其他宫妃,尚书父亲对她无视到极点。加之她位分低,没有邸报,所以她现在对于前朝事物两眼一抹黑,什么也不知道,更别提钱财之类的了,芷萝每次去取宫外来的东西都是两手空空的回来的。

    她很羡慕珍贵嫔,每次都好大一堆物资。

    华熙瑾见到桃蜜儿收起金叶子时候的小心翼翼,心下怜惜。

    压下心尖处的发酸,华熙瑾拉着桃蜜儿就是一个深吻。

    他当然知道桃志郜对桃蜜儿的态度。他的蜜桃儿只有他一个人……每每想到这个,华熙瑾又是满足又是难受。

    桃蜜儿原本不在内定的入宫名单里,如果当日不是太后忽然留了牌子,桃蜜儿现在大概在他某一个臣子的怀里撒娇吧?

    想到这里,华熙瑾眼神一寒,他绝对不允许!

    小家伙只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