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系统之宠妃指南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3 部分阅读

    刻,桃蜜儿强烈想要吟诗应景,奈何胸无点墨,翻遍了脑海里仅存的几首古诗却没有找到一篇应景的……叹!叹!叹!

    “主子还是休息一会吧……”芷萝小声劝道。桃蜜儿昨夜一夜没合眼,尽兴奋去了,这会儿看着精力十足,等一下肯定犯困。

    桃蜜儿也有自知之明,可她现在实在是闭不上眼,静不下心,只想盯着外面看个够。没有电脑手机,宅女只会比常人更耐不住寂寞,她现在觉得自己就是那只被放出来的小鸟,恨不得长啸两声表达激动。

    “再等等吧。不急。”桃蜜儿把扇子递给芷萝,让她给自己打扇子,扇了一路手酸得很。真真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这才养了几个月,自己就已经娇气成这样了……

    的确是不急,如果不用伴驾,这一路的时间桃蜜儿都挺闲的,伺候皇帝的活,前有珍贵嫔,后有娴贵人,再不然还有一群比桃蜜儿位分高的莺莺燕燕。总之,除非皇帝心血来潮,不然到行宫之前都不会有桃蜜儿什么事情。她想什么时候睡觉就什么时候睡觉,就是半夜不睡看月亮,第二天睡到日上三竿都不会有人叫醒她。

    真真是无比享受的人生。

    可是,这也证明了桃蜜儿并没有在皇帝心里占到什么情分,宠妃之路仍旧漫长而曲折。桃蜜儿多羡慕那些进宫之后数一二三就几乎要独宠后宫的妃子啊,一个月的时间都不用,换了她,她做梦都能笑醒了。

    其实吧,她就不明白,为什么别人有系统,她也有系统,可是偏偏别人的系统天下无敌做小伏低自带商城要什么给什么,她的系统傲娇无比高高在上还逼迫她做每日任务。真是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唉,说多了都是泪啊!

    不同意了,生气的嚷嚷:“你居然嫌弃我!你居然嫌弃我!”

    系统炸毛了,桃蜜儿赶紧顺毛之。从某种角度来说,系统是和皇帝一样重要的衣食父母,必须要哄好。

    “年轻就是好,桃美人一路都那么精神呢。”雅美人身体不大好,在马车上睡不沉,一个小小的颠簸就醒了过来,看桃蜜儿也醒着,就开口搭话。在这种不涉及利益的时候,女人总是会比较心平气和的。

    雅美人脸色有点苍白,是一份恰到好处地苍白。因为苍白,她看起来比常人白一两分,嘴唇也显现出淡淡的粉色,所以她有着天然而不做作的柔弱美,同时又有着大家出来的嫡女风范,总归是美得不行,像是世外天株一般。桃蜜儿觉得,四大美人的西施大约也就是这样了吧。

    “哪里,我倒是羡慕你们能够睡得下,我自是想睡的,可是就是躺不住。”桃蜜儿弯起嘴角,语带歆羡。“这一会儿就得犯困呢,气色肯定也不好。”

    桃蜜儿担忧地抚着脸,好像真是那么回事似的。

    “你正年轻呢,哪用得着担心气色?”雅美人见桃蜜儿脸色红润,语气不虞。她是最早跟在皇帝身边的人,甚至还比皇帝大了两岁,看见桃蜜儿年轻粉嫩的脸,自然开心不起来。“倒是我,气色一日不如一日。”

    桃蜜儿心里不以为意,就算她们一群萝莉有着年龄优势,有哪里及得上雅美人的成熟美?这可更吸引男人。亏得她居然能在哪里大叹颜色已去。

    二十四岁的老女人?别欺负她年纪小不懂事啊!在二十一世纪这才算得上是年轻。十三岁的年纪那只能算是年幼好不好?

    “桃美人说笑了。”桃蜜儿呵呵一笑,嫌弃地捏捏自己的包子脸。其实她一直疑惑,她脸上的婴儿肥还没消呢,也没有谢美人超越御女的傲人身材,皇帝到底是怎么下得了手的?

    邪恶的瞄了一眼谢美人的雄伟,听说发育得太好会长不高啊,谢美人现在还不足一米五……恶劣的桃蜜儿想象着以后自己居高临下地看着谢美人的样子,脸上不知不觉就带上了傻笑。

    “桃美人?你……”没事吧?雅美人见桃蜜儿笑得傻兮兮的,心里有点发毛。

    “……”这是回过神来的桃蜜儿,她羞得两颊通红,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雅美人就差在脸上写上“你是蛇精病”这几个大字了!

    这让她以后如何和雅美人愉快地玩耍?

    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自己二傻的行为,桃蜜儿索性闭眼装睡。雅美人看出来她在装睡,但也没有和一个疑似脑子有问题的人说话的*,移开了眼看向窗外。

    桃蜜儿没多久就真的睡着了,她太困了。芷萝取过薄毯给桃蜜儿盖上,深深舒出一口气——主子总算睡下了。

    桃蜜儿所在的马车的和谐显然没有感染到其他的马车。

    玉贵人恶狠狠的盯着娴贵人,几乎把牙齿咬碎。恨不得口啖其肉。现在是出行的第三天,皇帝却有两天都召了娴贵人伴驾,特别是昨天,娴贵人居然带了一身青紫的痕迹回来,让人想忽视都难!

    娴贵人自然知道玉贵人正盯着她,可她不在意。若是皇帝真的爱她宠她,自然就会护着她。如果皇帝对她无情,她自然也不会去争去抢。她从来都知道,强扭的瓜不甜。

    娴贵人也知道玉贵人是为什么咬牙切齿。本来伴驾时会有什么事情大家都是心照不宣的,既然发生了,她自然不会遮遮掩掩。至于会碍了谁的眼,就不是她考虑的范围了。

    不受宠的玉贵人入不了娴贵人的眼,可是今早发生的一件事却不得不让她在意。

    今早珍贵嫔捧了盘桃子就在御用马车外求见,当时她因为被宣伴驾,所以也在马车里。她心里是希望皇帝不见珍贵嫔的。皇帝非常喜欢她,可是这份喜欢却比不过皇帝对珍贵嫔的感情,那是多年累积下来的情分,根本不是一朝一夕的宠爱能够比得上的。正是因为明白,娴贵人才不想对上珍贵嫔,无论是哪方面,她都没有半分胜算。而且,珍贵嫔留下来了,她就要离开了。

    不管娴贵人心里怎么不情愿,皇帝还是宣了珍贵嫔。惹她在意的事情就是在这之后发生的。

    珍贵嫔进了马车,先是柔情蜜意的说了几句话,就言明了来意——她亲手弄了个果盘,想让皇帝尝尝。

    后宫女人都知道,皇帝爱吃桃子,不是喜欢,是爱。可见程度之深。

    娴贵人不清楚珍贵嫔有没有注意到,可是她注意到了,就没有办法忽视。皇帝在看到那盘桃子时眼神并不热切,甚至看不出他对桃子的半分喜爱,可是这盘桃子似乎让皇帝想起了什么,眼底淌过的的暖意、笑意浓烈地让人心惊。

    那么,让皇帝出现这种眼神的到底是什么呢?要知道皇帝很少出现真切的笑意的,他笑得再温柔,眼里也是一片平静 ...

    (。至少,娴贵人见到的皇帝是这样的。

    娴贵人有点羡慕珍贵嫔,她一定与皇帝有很多美好的回忆……可是,娴贵人定睛一看却发现,皇帝其实是对着一盘桃子露出这样的眼神,甚至,与其说是对桃子,不如说是透过桃子在回忆一个人。

    当然,也许是回忆别的什么事情?可是娴贵人就是固执的认为皇帝是在回忆一个女人。

    皇帝只吃了一口就不再吃了,眉头几不可见地皱了一下:“味道不好。”

    珍贵嫔被吓坏了,她以为桃子坏了。娴贵人也跟着一起跪下请罪。

    皇帝没有说什么,挥手让她们各自回去自己的马车。

    一切都怪异极了。

    娴贵人带着满心的疑惑尝了那盘桃子——味道一如既往的好。

    那么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很简单,因为桃蜜儿。

    系统出品,必非凡品。

    可惜娴贵人不知道。

    第14章

    很快,马牵来了。冷羿虽然没有骑过马,但是有皂隶牵着,而且这是巴州的本地马,耐力好但比较矮小,骑上去,比骑一头驴没有更大的区别。

    冷羿先照顾卓巧娘上马之后,自己才上马。他故意装着有些害怕的样子,还摆着官架子,让牵马的皂隶留神一点,别把他们摔下马来。

    宋朝的马很紧缺,他们衙门里就这两匹马,是套马车的,因为要走山路,所以,解下来用了。

    冷羿坐在马上,叮嘱了主簿邱鸿几句,然后带着师爷、捕快和皂隶出发了。

    先前他回来的时候,是坐在马车里,由马夫吆喝开道,这一次出城,却是带着衙役的,在前面鸣锣开道,路人们纷纷避让。站在路边垂手而立。

    冷羿坐在马上,仰着头,摆着官威,瞧着那些肃穆的百姓,心想这古代的官老爷叫做父母官,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架子,还当真是威风八面。

    城门口那两个兵士,听见鸣锣开道的声音,早早的就打点精神站好了。等着冷羿他们过去,行注目礼。

    出城之后,路上行人稀少,也就不用鸣锣了,走得速度也快了起来。

    走不多远,就下了官道,开始爬坡。

    山道弯弯,越走越高,钻进了云雾里,白云都在脚下了。

    卓巧娘幸兴奋地东瞧西望,冷羿回头看她,心想看她做家务的样子也应该是贫苦人家出来的,怎么跟城里大小姐似的,对山水这么新奇呢。

    冷羿微笑道:“好玩吗?”

    “太好玩了,我好久没有到山上来了!”卓巧娘道:“小时候,我跟哥哥妹妹们每天上山打柴,那时候,恨死这大山了,觉得它那么高,爬坡这么累,真希望能住在平原里。——听说京城那边就是大平原,一望无际的,骑马跑上一天都没有一个小坡的,砍柴就在平地上,不用爬坡,可舒服了。后来嫁给官人了,就再没有上过山。反倒想起山来了。”

    冷羿笑道:“这也难怪,你从小就在山里住,虽然艰苦,但是已经习惯了,对他有了一种爱,有了一种很深的感情。人其实也是这样,当失去的时候,才会知道它的珍贵。”

    “是啊!要是以后能常常来山上玩,那就好了。”

    “既然你喜欢,以后我常带你来爬山就是。”

    “真的?”

    “当然是真的,你不知道吧,我也很喜欢大山的。”

    “当然知道,你也是山里出来的孩子嘛,自然也舍不得大山的。”

    冷羿不知道卓巧娘对那知县以前的事情了解多少,不敢主动往下说,生怕漏馅,不过心中挺高兴,因为既然都喜欢山,那以后自己有借口到山上继续从事攀岩运动了,他真舍不得放弃这个爱好。不过,不能着急,得等自己站稳了脚跟,一点点地改变,才不会引人注目。

    中午时分,他们终于来到了苦李村。

    早有衙役跑进村子,提前禀告了里长,也就是赖员外。所以赖员外带着一部分乡民,已经等候在村口了。

    在情况不明之前,冷羿是宁可不说话的。他端着架子,坐在马上,冷漠地瞧着迎上来的人。

    当先一个胖子,穿着绫罗绸缎,满脸油光,点头哈腰拱手道:“小人参见大老爷!”

    冷羿点点头,捋着稀稀拉拉的胡须道:“本县这次来,是来查案的,你知道了吗?”

    “小人知道了,大老爷不辞辛苦,为了小人爱妾惨死的官司,来到我们苦李村查案,当真劳苦。小人万分感激,已经在寒舍备下薄酒,给大老爷接风洗尘。还请大老爷赏光了。”

    冷羿也就知道,眼前这位,就是赖员外了。淡淡道:“也好,现在中午了,左右也要吃饭,本县也正要问你几个问题。前面带路吧。”

    一行人前呼后拥跟着赖员外来到了他的宅院。这宅院很是宏大。沿着山坡一层层往山上修。层层叠叠,很是雄伟。

    赖员外把冷羿他们引领到了大堂之中,这里摆下了一个大圆桌,琳琅满目的满是各种山珍海味。

    冷羿介绍了卓巧娘,那赖员外好象已经知道,派了自己的几个妻妾等着,就是为了照顾卓巧娘的。当下把卓巧娘迎到了内宅,然后分宾主落座。

    冷羿道:“本县可丑话说在前头,——吃饭归吃饭,收税归收税,这一次来,本县除了查案,还要把税收上去的。如果员外你想通过请客吃饭,就想免除所欠的巨额债务。那就错了,我们也不会吃的。”

    赖员外忙点头哈腰道:“那是自然,桥归桥,路归路,自然不会用这个来讨人情的。”

    于是,冷羿这才拿起碗筷开始吃饭。

    赖员外和几个乡绅等冷羿吃了一些饭菜之后,便开始劝酒。

    冷羿却把酒杯里的酒倒了,把杯子倒扣着,道:“本县办案的时候,从来不饮酒!”

    董师爷和捕头本来已经端起了杯子,看见冷羿如此,赶紧把酒杯都放下。

    赖员外和几个乡绅面面相觑,又劝了几次,冷羿却根本不理睬,只是把饭吃光了,站起来,拍拍手,道:“本县已经吃完了,你们慢慢吃!”说罢,走到大堂正中两把椅子右边一把客位上坐下。

    场中人都很尴尬,知县都不吃了,他们还怎么好意思继续,一个个都说吃好了,起身坐在两边的交椅上。

    赖员外忙吩咐上茶,陪着笑脸在旁边坐下,一个劲道歉说酒水不合大老爷口味,还请恕罪。

    冷羿摆摆手,道:“本县开始查案,请员外和无关的人都退到屋外去,把案发时跟随受害的那位奶奶去县衙的那位叫杏花的丫鬟叫来。本县还有一些问题要问她!”

    赖员外忙答应了,给几个乡绅使了颜色,都退了出去。片刻,赖员外带着一个丫鬟进来了。赔笑道:“大老爷,杏花来了。”

    那丫鬟上前跪下磕头:“奴婢叩见大老爷!”

    冷羿端着茶盏,瞧了她一眼,道:“抬起头来!”

    杏花慢慢把头抬了起来,朝冷羿抛了一个媚眼。冷羿却好象压根没看见,等赖员外出去之后,这在瞧着杏花,话语没有丝毫感情地问道:“本县要重新调查你们奶奶在县衙被杀一案,你把整个事情经过重新说一遍。详细点!”

    “奴婢知道了,”杏花娇滴滴道:“头天晚上,老爷跟我们奶奶说了,说今年年成不好,可是税却还是要交这么多,实在是交不上,让我们奶奶去县衙找大老爷求情,看能否减免一些。那天早上,奴婢陪着奶奶,在两个家丁的护送下,下山来到县城里,两个家丁等在衙门口外,奴婢和奶奶去求见大老爷您。——我们求见大老爷的经过要说吗?”

    “不用了,往后说。”

    “哦!”杏花一双媚眼左顾右盼,瞧得那几个捕头皂隶身子发酥,这在得意地收回视线,接着说道:“我们从大老爷房里出来,奶奶就哭了,一边哭一边往外走。走着走着就说肚子痛,——奶奶这几天肠胃不好,常闹肚子。她就说要上茅房,让我陪着。我就陪着奶奶去了衙门的茅厕。当时已经是中午了,好多办事的人都已经离开了,所以茅厕院子里没有人。”

    “当时茅厕院子里没有人?”

    “是的。”

    “你接着说。”

    “奴婢就在院子门口等着。等了一会,一条大黄狗突然跑了出来,拖着一根链子……”

    “你看见一条大黄狗拖着链子跑出来?”

    “是,当时它从院子里绕过屋角窜出来,吓了我一大跳呢。”

    “嗯,你接着说。”

    第15章

    李思静接到城南区警察局的紧急电话后,马上带着刑警赶到案发现场。当她带着手下进到死者的房间时,不由紧紧地皱着眉头。死者是一个年轻的女孩,自己住一套房,她是死在自己的房间里面,而且死后的情景让人不敢多看一眼。

    李思静带来的专家马上进行勘探,死者是被人先凌辱之后,再把她的酥峰、下面等敏感部位割掉,最后才被一枪爆头而死。像这种残忍的手段,李思静从来没有见过。“你们调出死者的资料没有?”李思静问城南区的刑警。

    “我们的同事已经送过来。”刑警说道。

    不一会儿,有两个警察进来,其中一个警察把一份资料交到李思静的手上。“李队长,这是死者的资料。”

    “好,这次的案件交给我们市队吧!”李思静严肃地说道。像这种变态残忍的凶手,区刑警队是对付不了。区刑警也是明白这个道理,他点点头表示理解。“如果需要,我会找你们的。”李思静拿起资料看起来。死者是一个公司的白领,从资料来看并没有什么多大的仇家,像这种变态的报复,是有深仇大恨才会这样做。

    李思静又看了一下死者的相片,感觉好象是在哪里见过似的。先安排人手调查死者的关系和其它情况,看看能不能查到什么。李思静在心里想着。

    __

    忙完一天的龙宇凡走出学校,他才发现自己居然忘记今天已经是第三天林晓蕾规定的时间。他想着先找间小旅馆住一晚,明天中午拿一粒钻石卖掉。回到林晓蕾的家,龙宇凡用钥匙打开门发现里面灯亮着,林晓蕾今天居然这么早回来了。

    龙宇凡看到林晓蕾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他也没有说话,只是走到旁边收拾自己的东西。他也没有什么东西,就是几件衣服,把它们塞进袋子里面就可以走人。“林小姐,这是你的钥匙。”龙宇凡背起背袋把手里的钥匙递给林晓蕾。

    “你这是干什么?”林晓蕾有点生气地说道。自从昨天晚上龙宇凡救了她后,她觉得他并不是一个坏人,她今天还特意打电话问了于雨姨,知道他现在没有钱。所以,她决定先让他在这里住下。反正她也想把多余的两间房租出去,不如租给他。所以她今天晚上提前回来想跟他说,但没有想到他一回来就收拾东西,连看自己一眼都不看。收拾完东西后,他把钥匙给自己了。

    “你不是说三天内让我搬吗?现在是第三天了,我现在搬走。”龙宇凡说道。

    林晓蕾想不到龙宇凡这么讲信用,这让她对他更有好感。“你现在可以在这里住了,你不用搬。”林晓蕾小声地说道。

    “你那天不是让我三天内搬吗?”龙宇凡奇怪了。

    林晓蕾真想用拖鞋敲这个大木头,自己都跟他说让他在这里住了,他还这么多问题问。“我有说过吗?我是说考虑三天吧!我现在决定了,你可以在这里住,不过你要给我交租金,一个月五百块,月底交。”

    “这个没有问题。”龙宇凡高兴地说道。他正愁着今天晚上去哪里住呢!

    林晓蕾继续说道:“从现在开始,你就住那天你住的房间,不要在客厅睡了。对了,你找到工作了没有?”

    “我有找到工作了,我在华城中学当老师。”龙宇凡把东西搬到那间房间,他终于不用睡客厅了。

    “你现在是老师了?看不出来啊!”林晓蕾跟着龙宇凡进去。“喂,我警告你,虽然我让你在这里住,但你不要想入非非,像我这么漂亮的女人是不会喜欢你的。我的择偶标准是对方起码有一千几百万身家,你穷得响当当我是看不起你,我先给你打预防针。”

    “你放心,我不会想入非非。”龙宇凡把东西放好后,想着一会下去刘大爷那里吃点东西填饱肚子。

    林晓蕾见龙宇凡想出去,好像有点着急地问道:“你要去哪里?”

    “我下去刘大爷那里吃点东西。”

    “我请你吃饭吧!就当庆祝一下。”林晓蕾说道。

    “这,这怎么好意思呢!”龙宇凡客气地说道,自己都没有交租金,现在她还说要请自己吃饭,想不到林晓蕾这个人蛮好的。

    林晓蕾笑着说道:“没关系,你等我一下,我请你去酒吧吃西餐。”林晓蕾进去房间后拿了手袋就要跟龙宇凡出去,好象很着急。

    下了楼走到街外,林晓蕾拦了一辆出租车与龙宇凡上车,跟司机说了酒吧的地址。没有过多久,出租车便来到一间叫“火鸟”的酒吧!龙宇凡下了车问林晓蕾,“林小姐,酒吧里面有饭吗?”

    “其实我们可以吃牛扒什么的也行,那个比饭还好吃。”林晓蕾又看了看表,拉着龙宇凡走进酒吧。林晓蕾在酒吧找到座位后,便对旁边的服务生说道:“你帮我告诉伟哥,说我已经来了。”

    “伟哥?已经来了?”龙宇凡又不是傻子,他现在知道林晓蕾今天晚上不是请自己吃饭这么简单,她叫自己来这间火鸟酒吧,一定是有目的。

    “好的,请你们稍等。”服务生欠欠身然后转身离去。

    龙宇凡看着林晓蕾严肃地说道:“林小姐,你今天晚上真的是想请我吃饭的吗?”

    被龙宇凡这样的*视,林晓蕾有点内疚。“不好意思,我其实今天晚上是利用你,这里酒吧的老板李伟有黑社会背影,他酒吧里的广告业务是我负责,我们公司帮他装修宣传后,他居然不肯付最后的尾期。现在公司规定我在这个星期内一定要把李伟所欠的尾期追回,要不然让我顶下这次的钱款,也就是说是要我出。”

    “李伟欠你们公司多少钱?”龙宇凡问道。

    “十万。”林晓蕾说道。“本来是说得好好的,他也一直不欠,每期都如期给我们公司。可这次最后的一次尾期,他居然说没有钱给,要先欠着。”

    “那你们公司为什么不起诉他?”

    林晓蕾苦着脸,“像这样的官司并不好打,李伟欠我们的钱不多,如果走法律途径可能半年也拿不回10万,而且在行内也是有不良的影响。另外李伟有黑社会背影,总经理说怕惹麻烦。我们以前从来没有遇过这样的事情,这次总经理摆明是要处罚我,如果我追不了这笔债,我就会有麻烦。我约了李伟今天晚上八点之前在这里谈,他有黑社会背影,我有点怕,所以才叫你过来帮我壮胆,昨天晚上你可是一个人打三个。”

    龙宇凡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他感觉这次的事情有点不对,至于为什么不对他也说不出来。“噢,原来你是叫我来打架的?”

    “不是,打架解决不了问题,我要跟李伟谈,你在我身边我胆气壮一点。”林晓蕾说道。“你如果觉得不想帮我,你现在可以离开。”林晓蕾也不想强迫龙宇凡,公司为了这件事情,特意把出差的她给召回来。

    “我肚子饿了,你帮我叫一份牛扒好不好?七成熟。”龙宇凡说道。竟然都来了,自己就帮她壮胆吧!而且她也让自己继续在她家居住,租金可以下个月给,当是还她的人情。

    “好,我马上叫。”林晓蕾见龙宇凡愿意留在这里,心里大喜。她昨天晚上见龙宇凡见义勇为很有正义感,而且可以一个打三个,有他在她可以理直气壮跟李伟谈判。林晓蕾又叫了另一个服务生,让他上两份七成熟的牛扒。

    就在牛扒刚上来的时候,一个高大的男人带着四个粗壮大汉向着这边走过来。林晓蕾小声地说道:“前面的男人就是李伟。”

    “你跟他谈吧,我吃牛扒。”龙宇凡看了一眼满脸痞相的李伟,估计今天晚上林晓蕾谈不拢。

    “林小姐,你好,让你久等了。”李伟坐了下来,那四个大汉马上站在他的身后。

    林晓蕾看着这阵势心里有点虚,幸好龙宇凡在她身边,要不然她两脚有点发软。当时她为了多拉业务拿提成,不管谁的生意都做,现在可是触到霉头了。“伟哥,你欠我们公司的那十万,是不是这两天给我们?”

    “林小姐,你是不是健忘啊?我前天不是跟你说了吗?我现在没有钱,迟点吧,等我生意好了,我再给你们钱。”李伟生气地说道。

    “李伟,我们威顿集团可是海江市三大集团之一,如果惹火了我们公司,我们会告你,你吃不了兜着走。”林晓蕾故意大声地说着,她想在气势上压倒李伟。

    “随便啊,你可以去告,这个我没有意见。”李伟阴着脸。“林晓蕾,你可以到外面打听打听,我李伟也不是好惹的。如果惹火我,我管你什么威顿集团,我也不会让你们有好日子过。特别是你,你长得这么漂亮,很多男人都想上你啊!到时你有什么意外的话,可不关我们的事,哈哈哈!”李伟后面的四个大汉也跟着他大笑。

    林晓蕾气得脸都红了,这也是总经理所忌讳的。像李伟这种有黑社会背影的人,就算打赢官司又怎么样?他们以后还会报复本来林晓蕾想用这个办法吓李伟给钱,可没有想到李伟一点也不怕,他好象知道他们公司的想法似的。

    李伟继续说道:“当然,像你这样的美女来求情,我多少是会给你一点脸面。这样吧,我们来个交易。”

    “什么交易?”林晓蕾马上说道。

    “就是你陪我三天,三天后我给你十万,怎么样?”李伟看着林晓蕾漂亮的脸蛋*笑。

    “你无耻。”林晓蕾气得浑身发抖。李伟根本不是没有钱,而是不想给她钱。

    李伟拍着桌子叫起来,“你妈的不要给脸不要脸,你敢骂我无耻,你信不信我让你见不了明天的太阳?”

    “喂,那个叫李伟的可不可以不那么冲动,你这样拍桌子在旁边大吵大闹,我还要不要吃牛扒啊?”龙宇凡把最后一块牛扒吃下去,不紧不慢地用纸巾抹着嘴。

    “你妈的,你是什么东西?我们老大在说话你敢插嘴,你信不信我们打死你?”旁边的一个大汉见龙宇凡敢说自己的老大,挥着大拳头要打龙宇凡。

    “李伟,听你刚才说,你是有钱不想给了?”龙宇凡把纸巾扔在桌上,然后抬头冷冷地看着李伟。这是他回华夏国第一次发自内心的生气,李伟不想还钱也罢,至于这样欺负林晓蕾吗?

    被龙宇凡盯着,李伟感觉自己浑身不自在。“我,我是有钱不想给她,你能把我怎么样?”林晓蕾不就是带一个人过来吗?他还用怕吗?

    龙宇凡没有说话,他一个倾身伸手拉住李伟的头发,再用力一按,把李伟的脑袋按在餐桌上。“你说我能不能把你怎样呢?”龙宇凡笑着说道。

    请收藏投票!流氓老师的后记已经上传,大家去看吧!

    第17章

    (    良宵苦短日头高,恨叹红烛泪早干。ww

    日上三竿,桃蜜儿一觉醒来头昏眼花恶心反胃,还不停冒虚汗,忒的吓人。吓得凌清楼一众连忙请了太医过来诊断,生怕桃蜜儿得了什么大病。

    太医过来了,隔着帘子把了一会脉,吞吞吐吐,摇头晃脑开始掉书袋,就是不肯明说是什么毛病。

    “混账东西,还不快点说明白了!别给朕显摆你内涵!”华熙瑾双目圆瞪,恨不得把人提溜起来甩两下,免得这些个东西三天两头犯浑。

    怀里的蜜桃儿水淋淋的,嘴唇也苍白着,好不可怜。华熙瑾扯过芷萝手中的帕子,自己上手替桃蜜儿擦汗。

    “回……回皇上话,桃美人这是……是……”太医憋得一脸红,就是不知该如何吐出那几个字。你说吧,说出来了,一竿子打着俩人,其中一人还是皇帝,这不是要人命吗?

    要说这个李太医,他的资历浅,到底没有练出那份处惊不变的范儿。这宫里只要不是出人命的病,基本上不会有太医什么事情,也就他会在哪里紧张。

    不着痕迹地偷眼皇帝的神色,李太医一咬牙再一张嘴:“纵欲过度……”两眼一闭,等着皇帝的怒火。

    华熙瑾一噎,好险没被口水呛着。

    纵、欲、过、度?

    桃蜜儿脸色那叫一个黑。早知道自己身体那么虚,昨晚就不会主动玩刺激了!但是,谁知道皇帝那么不经逗啊,一撩拨就疯掉了,玩了个一夜八次……

    总之,都是皇帝的错!

    艰难地抬起手搭到华熙瑾的腰间,用尽全力一拧……好吧,那力道还不如挠痒痒呢!全身无力什么的最讨厌了!

    华熙瑾握住那只作怪的手,打发那个瑟瑟发抖的太医去写药方,又叫了芷萝去记下要注意的事情,这才去看小手的主人:“胆肥了?嗯?”

    “都怨你……”桃蜜儿咬唇,挣了下自己的手,试图从皇帝手中□□“这下可好了,我变成笑柄了……大家肯定都在笑我!”

    “不是有朕陪着你吗?”华熙瑾加大力道,把桃蜜儿的手握得更紧。ww

    “纵欲过度的又不是你,她们夸你还来不及呢!”桃蜜儿任性起来连尊卑都忘了。“只有我,她们心里可指不定怎么说我!”

    估计是什么难听的词汇都安到她身上了!她都不忍心去想象那些词汇,以免伤害到自己的玻璃心。

    华熙瑾顺毛:“那朕把消息封锁起来,不让她们知道好不好?”

    “必须的!这是皇上做出来的好事,当然要皇上自己解决!”桃蜜儿把小下巴一抬,傲娇得不得了。

    “蜜儿是不是忘了昨夜那个大胆的小家伙是谁啊?”华熙瑾提醒。再不压一压桃蜜儿的气焰,她都能飞上天去了。

    桃蜜儿哪会承认,左看右看就是不看华熙瑾:“忘记了。”

    “蜜儿的记性可真不好,朕就好心帮你记起来吧。”华熙瑾假意动作,逗弄桃蜜儿。

    “记得了,记得了,是妾……”全身无力动弹不得的桃蜜儿哪里反抗的了华熙瑾,小小的吓唬就让她投降了。

    华熙瑾嘴角一弯,心中满满的愉悦。他就知道桃蜜儿是个欺软怕硬的主,还是个别人退了一小步她就能上房揭瓦的性子,刁蛮的不得了。可是她的刁蛮从来都没有越过他的底线,让他纵容的同时忍不住越来越喜欢看她耍小性子。

    真是……华熙瑾不知道该如何评价自己的心情了。

    要是桃蜜儿知道了,肯定得反驳,她这叫娇蛮不叫刁蛮好吗?刁蛮多刻薄多难听啊。

    “蜜儿来说说,这是谁惹出来的事情啊。”似笑非笑的笑容吓得桃蜜儿一个激灵。

    “是妾惹出来的!都是妾的错,和皇上没有半点关系。”蜜儿一股脑全部揽到自己身上,讨好人的小模样谄媚极了,简直亮瞎人的双眼。

    “真是个活宝。”华熙瑾点点桃蜜儿的眉心,摆出一副便宜你了的表情:“看在你认错及时的份上,朕就帮你摆平这件事情吧。”

    桃蜜儿自然没有不应允的份,亲亲皇帝的手背,笑靥如花。心里却有些哀愁。男人在意你的时候,自然你说什么是什么,不在意你的时候……岂是呵呵两字能够道尽的?她一直觉得这句话用在皇帝身上简直不能再合适了。

    恶毒的桃蜜儿衷心希望皇帝将铁杆磨成绣花针。

    让你种马让你渣!

    呵呵。

    可怜桃蜜儿现在各种兴奋各种激动,各种脑补几乎冲出地球冲出宇宙,完全没有发现华熙瑾挖了连环坑给她跳。

    华熙瑾是很忙的。之前丢下一桌子的折子来看生病的桃蜜儿,现在看过了,自然就要回去继续工作。不过走之前告诉桃蜜儿说,他得了空就会来凌清楼。

    桃蜜儿淡定收下这个消息,不悲不喜。“有空”二字的含义深着呢!比如说,皇帝不想来凌清楼了就是没空啊。

    所以说,皇帝等于说了句屁话。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哪怕是皇帝出手封锁消息,还是有小部分人知道了。

    当负责探听的宫女把消息告诉宁妃的时候,宁妃一点也不华丽地喷了,而且还呛到了。

    主要吧,还是这个消息太吓人了。

    宁妃有理由相信,别人的反应只会比她更夸张。

    对于桃美人,宁妃没有太多的看法。

    宫里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桃美人是个单纯的,也是个懂事的。拉拢了也没有什么作用,不能当枪使,也不能当智囊团。所以桃美人入宫一月始终没有宫妃和她搭线。

    宁妃之所以会拉拢桃美人,偏偏也是这个理由。她很喜欢桃美人。就如她所说的那样,是个可人心的,尤其是可她的心意。看到桃美人,她就想到入宫前的自己。忍不住就对她好了两分。

    当然,更多的是为了满足宁妃的个人恶趣味。

    她的恶趣味很多,多的数不清了。

    当她还是平安侯府的大小姐时,她喜欢逗弄二妹,看她想生气又不能生气的样子。

    入了宫,她就养了一只猫,偶尔逗两下,增添乐趣。后来猫死了,她又看上了和猫咪一个性子的珍贵嫔。

    珍贵嫔想要坐上后位执掌凤印,她就与她争抢,处处与她作对,让她像猫咪一样炸毛。她也知道珍贵嫔觉得莫名其妙,几近抓狂,数次问她为何明明与后位无缘却要为难她。

    只是好玩罢了……宫里那么无聊,总该让她找找乐趣的。

    “管好自己的嘴,别漏出去了。”宁妃没有为难桃蜜儿的意思,当成个笑话听了就作罢,转头叮嘱了自己宫里的人。

    至于别人要为难桃蜜儿,那就不关宁妃的事情了。

    第18章

    (    当桃蜜儿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测皇帝时,皇帝用行动表示了自己的无辜与真诚,如约来到凌清楼。

    知了叫的最欢的炎热午间,华熙瑾大步迈进凌清楼,就见桃蜜儿捧着一盘西瓜吃得欢。脸色一黑,加快了脚步。

    “你身子虚,西瓜不能多吃。”把桃蜜儿手中的西瓜拿开,示意宫女把剩下的西瓜端下去。

    桃蜜儿正热得难受,好不容易磨着芷萝拿了点西瓜,还没吃上两口呢,华熙瑾拿走了。

    “我热~!”桃蜜儿双眼粘在西瓜上“想吃西瓜。”

    不自觉的声音里就带了撒娇意味。

    “怎么不听话!”华熙瑾抓住桃蜜儿想要去拿西瓜的手,眉头叠起,加大了音量。

    得,桃蜜儿被吓怂了,华熙瑾还是第一次对她大小声。乖乖收回手,把目光从西瓜上撕下来,转头应对严厉的皇帝。

    “听话。”桃蜜儿把头靠到华熙瑾身上,带了点鼻音,不安地拉着皇帝的衣角,道:“不气……”

    华熙瑾心忽的就软了。他想也许他太凶了,吓到桃蜜儿了。他的蜜桃儿还那么小,偶尔的不懂事也是可以原谅的。

    “乖,朕喂你吃饭好不好?”华熙瑾记得赵高说桃蜜儿没有吃午膳。

    发现华熙瑾的声音软了下来,桃蜜儿胆儿又回来了,娇着嗓子说:“要吃虾子。”她好久没有吃过虾子了。

    华熙瑾失笑。放眼整个皇宫,只有桃蜜儿得了这等殊荣,偏她还贪心的提要求。心里说不上不是什么滋味的华熙瑾伸手捏了捏还在榻上赖着的小家伙。

    “赵高,摆膳。ww”把不愿意动弹的桃蜜儿抱到怀里,华熙瑾扬声吩咐。

    赵高得令,手脚麻利地招呼众人干活。他可得找个可靠的去拿些上好的虾子才是!

    每一个跟在皇帝身边的太监心里都有一杆秤,什么妃子值什么重量,他们心里都一清二楚。

    在赵高看来,这凌清楼里的主儿日后可得有大造化!不是随便一个人都能让皇帝开怀大笑的,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在皇帝面前抛开繁琐的宫礼,几近不分尊卑地笑闹的。

    桃蜜儿抱着华熙瑾的脖子,糊了他一脸口水,兀自笑得开心。刚刚皇帝的好感度涨了10点!虽然不多,但是比起之前1点、2点的增长要好得太多了!

    “一盘虾子就那么开心?”华熙瑾调整桃蜜儿的位置,让她坐得更舒服些。桃蜜儿虽然比上午精神了些,但是整个人还有有些疲软,恹恹的,好不可怜。

    “还有别的!”桃蜜儿摇摇头,自己挪了身子,找到一个自认为最舒服的位置,开始掰着手指数给他听:“皇上来了凌清阁,还关心妾,喂妾吃东西……最最喜欢皇上了!”

    人人都喜欢马屁。皇帝也是人,自然也不例外。无论古今中外,拍马屁这种行为都是很又效果的,前提是你不要拍到马蹄上去了。

    华熙瑾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直白地对他说喜欢。便是最大胆的珍贵嫔也是拐着弯,含蓄而有内涵地表达。

    “嗯。”华熙瑾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只收了手臂,把?br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