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轩辕王道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4 部分阅读

    上次的事情怀恨在心,自然过来找茬,顺便把自己最man的一面展现给韩筱雅,“哦?我为什么不能来?”杜旭尧反问道,“这里全是上流社会的成功人士与政府高官,你说说,你算什么”明显的挑衅,杜旭尧继续和他的红酒,并不 妖晶记帖吧理会董石的话,这时,曹天元,巩天志,钟天许向杜旭尧走了过来。“乡巴佬儿,赶紧回家吧”董石身后走来了一个满脸富态的胖子满脸的鄙夷,韩筱雅也注意到了会场中央的杜旭尧等人,也走了过去,曹天元听到胖子的话眉头紧皱,无情也紧握双拳,“呵呵,这位老板说得好啊,你怎么知道我是一个乡巴佬呢”听了杜旭尧的话胖子更加得意“你是干什么的,这里不欢迎你”杜旭尧转头手指着曹天元说道“我是他司机”

    听了这话,曹天元“噗”的一声将就喷了出来,钟天许和巩天志也被酒水呛的咳嗽,露丝公主也在那“咯咯”直笑。不一会会场都爆发出哄笑声,“原来是曹先生的司机啊,那我得注意些,打狗也要看主人的。”会场前方的齐白峰听了胖子的话眉头紧皱,无情将酒杯捏碎,正要动手,“说得对”董石也在一旁附和道。

    “呵呵,这位先生说话未免太刻薄了吧”钟天许递给胖子一张名片,胖子一看名片身子一阵激灵,尊爵企业副总裁,比起自己可是一天一地啊,胖子连忙会递了一个名片,并献媚道“久闻钟总裁大名,今日有幸先见”钟天许等人对胖子一阵鄙视。“这位先生既然送我给我那么一句话,我也会回敬先生的,礼尚往来嘛,先生你说对吗?”曹天元也说道,口气中明显带有一丝怒意。

    “钟叔叔,我先走了”杜旭尧径直走出会场,曹天元也连忙跟着走了出去,无情面带怒色,愤愤的离开。董石看着离开的杜旭尧,满眼的鄙夷不屑。

    走到一家街边的烧烤店,杜旭尧停下了脚步回头对曹天元嬉笑道“嘿嘿,天元,请吃饭吧。”曹天元摇了摇头,3人找了张桌子坐下。看着金黄焦香的羊肉串,杜旭尧吃得不亦乐乎“为什么离开,不给他些教训吗?”曹天元不解问道。“狗咬你一口,你还要咬回去不成。”喝了口啤酒“这日子过得真是惬意啊”

    “你真给y国皇室丢人”露丝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到烧烤店门口。“美丽的表姐,我被人欺负了,你得替我报仇啊”说着装成一种极其可怜的模样。“咯咯”如银铃般悦耳的笑声响起。“贫嘴”露丝娇笑道。

    “不来吃点吗?虽然说女生为了保持良好身材晚上不应该吃油腻的东西,但也不要和肚子过不去。”杜旭尧大口吃者,根本没有形象可言,露丝也坐了过去,慢慢咀嚼着泛着焦香的羊肉串。身为y国的公主,很少有机会在外面吃这些东西,但不得不说滋味真的很不错。

    此时韩筱雅也提前离开,董石紧跟在她后面。碰巧看着杜旭尧等人吃羊肉串。董石满脸邪笑的走了过去。“先生,再向前一步,我们不能保证你的生命”两名金发魁梧男人说道。董石气氛的看着大吃大喝的杜旭尧,心中气极。随后甩头就走。韩筱雅自然也看到了杜旭尧,心中充满了疑问。

    韩筱雅洗完澡躺在床上,静静地望着天花板,他真的是他口中的司机吗?作为司机为何还能与主子一同用餐,旁边的还有露丝公主。那种气质会是一个司机所有吗?韩筱雅甩了甩头。不再多想。

    第二天,胖子的那家公司被不明人刻意收购,胖子一家离奇死亡。

    ,!

    第19章 血染的狂人

    一想到昨晚的事杜旭尧便忍不住笑了起来,自己当时也真够窝囊的,竟说了那么句话,这如果让自己那一个一生傲气的爷爷知道了,非得进行5小时的思想教育不可。

    确实,有的人并不喜欢吹嘘自己多么现实的家世,这类扮猪吃虎的人多了去了,做人低调些才好,这便是杜旭尧的经典语录之一。也是自己的座右铭,这样的疯子的思想往往不能用正常人的大脑去猜想。杜旭尧是疯子还是天才?谁也说不准,多说女人心海底针,杜旭尧的心里估计比女人还难猜。

    依旧浑浑噩噩过了一上午,杜旭尧已经是图书馆的老客人,关于经济学剖析与经济市场正确判断的书他几乎通读了一遍,对于尊爵企业在中国这个大市场也有了新的定位。仅仅依靠辉煌集团的的房地产?丽天集团的酒店经营?还是靠鼎盛娱乐的娱乐产业和茗典集团的餐饮连锁?答案是,都不是,尊爵企业虽然以此四大领域为支柱,其他方面虽有涉及但都不是很出彩,现在的尊爵已经遇到了企业发展的瓶颈。尊爵企业的瓶颈问题是该着手解决了。

    晃了晃头,找到无情后二人便走出校门,校门口,一个青年斜靠在一辆迈巴赫上,一头暗红色头发如血染的一般在风中随风飘逸,俊逸的外表下显得懒散颓废。身着一身纪梵希黑色休闲西服,与头发的颜色极其不搭,斜叼着半根烟,时不时用猥亵的目光去看来往的女生。看到杜需要走出校门眼神突然一亮,小跑到杜旭尧面前“神主好啊。”

    “妖狐?”“嘿嘿,神主还记得我,荣幸啊”没错,青年便是神罚首席智囊之一的妖狐,此时突然现身照度需要必定有事。“神主,这次来一共有两件事,一件坏事,一件好事,你先听哪一件?”杜旭尧眉毛一挑“坏事吧。”“神罚潜入云南的那批兄弟,也就是白虎堂的500精锐,全部阵亡,无一生还。”杜旭尧一惊,身子以肉眼极其难发觉的颤抖,白虎堂的500精锐啊,这损失是十分大的。“是云南黑dao联盟动的手?”“呵呵,你他高估他们了吧,一群乌合之众,折腾不出什么大动作的,是金三角的军队干的,而且是金三角蒙特将军的人,但这肯定和云南黑dao联盟脱不了干系。”将烟头准确地丢进不远处的垃圾箱。“金三角,金三角,真是好啊”杜旭尧心里默念道“那好事情是什么?”

    “啧啧,你那个叫修罗的收下吧王猛抓起来了,这的是很厉害呢。这样的实力比白虎还要厉害啊。现在他们正在别墅里呢。”

    “回别墅”妖狐连忙帮杜旭尧打开车门,等杜旭尧坐定后自己才进入驾驶室,驱车而去。而刚才的一幕正巧被韩筱雅看到,他到底是谁?真是个神秘的家伙。

    进了别墅,修罗便迎上来对杜旭尧打招呼,沙发上还有 鬼剑传说全文阅读一个被捆成粽子的彪悍男人坐在那里。“他妈的,要杀便杀,老子眨一下眼就不是男人。”彪悍男人吼道。“王猛是吧,知道我是谁嘛?”杜旭尧坐在男身身旁,翘着二郎腿,无情和修罗站在杜旭尧身旁,妖狐则去泡茶“老子管你是谁,要杀就快点,婆婆妈妈的跟个娘们似的。”

    杜旭尧用眼神示意无情去解开男人身上的绳子,男人活动下了下筋骨,坐在沙发上接过杜旭尧扔来的烟也毫不客气,便吸了起来。“知道我为什么抓你来吗?”“不就是老子杀了你的手下了吗”杜旭尧笑了“王猛啊王猛,要不是看在你有些本事想收为己用,我也不必折腾那么大动作把你从云南带来。”王猛一愣随即便哈哈大笑起来“哈哈·····,看样子你就是神罚的老大了,真是英雄出少年啊,但混黑dao的就要把信义摆在第一位,背叛兄弟的事,我不干。”

    “是个汉子,你这么做无非是为了报答一个人对你的救命之恩,但那个男人已经死了。”杜旭尧缓缓道“什么,他的死是你干的么?动手的是一群身份不明的顶尖杀手,不是神罚的人。”王猛拍桌起身,脸上有愤怒,有惊讶,有不解。

    “太小看我是不好的啊”杜旭尧笑了笑,接过妖狐泡的茶喝了一口“我知道那个老大待你不错,但他的手下却处处排挤你,我说的没错吧,现在那个男人已经死了,他的手下更不会把你放在眼中,我可以放你会云南,但那些人会怎么想,被敌人抓走了,还能平安回来?八成是内J吧,我想这样的局面你也会想得到,对了,你的父母我也派人接到了g省,和修罗的母亲住的很近,三个人凑在一起还能打打牌,还是很不错的啊,你说是吧?”

    王猛身子一颤,杜旭尧说的他都已经想过,自己也没有打算活下来,自己的父母被接到g省,意思显而易见。

    “云南的事情交给我吧。”妖狐望了望杜旭尧,邪魅的外表下露出几分狰狞“金三角的那批人我也捎带着收拾了,你看没问题吧。”

    “你都那么说了,我能有什么问题”对于妖狐杜旭尧并没有什么接触,但妖狐口中所说出的话有一种不容拒绝的气势。“等我的好消息”说完捋了捋暗红色的头发,转身离开。

    “如果我跟你,你能保证我父母的安全吗?”杜旭尧一听这话,便知此事已经板上钉钉跑不了了。“你父母和我兄弟的母亲住在一起,你说呢?”“好,我跟你”杜旭尧嘴角上挑,王猛的加入,神罚便如虎添翼一般。

    这时电话铃响,杜旭尧接过电话一阵皱眉,挂了电话便咆哮道“***,又参加狗屁聚会,老子不活了。”王猛看到冷静的让人难以捉摸的度需要做出这样的的举动,与无情,修罗相视一笑。

    这个老大,有些意思。

    ,!

    第20章 知道他是谁吗?二B

    下午,杜旭尧并没有去上课,而是和无情等担任在上海闲逛,与新加入的王猛聊得不亦乐乎,王猛觉得杜旭尧很对自己胃口,如果说队打败自己的修罗有些敬佩,对与杜旭尧变有些敬佩与羡慕,连修罗这样的强者都甘心为他效命,杜旭尧的神秘是王猛猜不透的。

    “无情,上次上海市政府组织的慈善拍卖我可以‘窝囊’一下,这次可不行了,这次上海的经济交流会是我老爸让我代表杜氏财团去参加的,到时候怎么做,你自己应该明白吧。”“老大,你放心,他只要再敢对你出言不逊,我当场便宰了他。”杜旭尧微微一笑“你们两个也去吧,也去凑凑热闹。”“是”两人同时答道,既然都是人家的小弟,便要有一个小弟的样子。杜旭尧满意地对王猛点了点头。

    “王猛,你明天去云南吧,去帮妖狐拿下云南,顺便给自己建立威信。”杜旭尧这么做可以算得上是一箭双雕。既能让王猛和云南黑dao彻底决裂,还能卖给王猛一个人情,王猛听了杜旭尧的话,心中倍感温暖,这个珠主子能为自己着想很是难得啊“放心吧,老大,就是死也要拿下云南。”

    回到别墅,杜旭尧笑了,看见了袁辰飞,刘建安,赵文拓三人正和曹天元再别墅里聊得热火朝天,“旭尧哥,你太不够意思了,那么好玩的事也不知道叫我们三个啊”赵文拓咧着嘴大声道。杜旭尧一阵茫然,最近有什么好玩的事?袁辰飞站起身来,灌了口酒“旭尧哥,你放心,我们今天晚上就帮你教训教训那个小王八蛋,赶在你面前装b。”呵呵,这次的经济交流会有的看了。

    “别说得跟人五人六似的,说罢,又做了什么是要我来擦**。”在一起鬼混了那么多年,三人的心思杜旭尧一眼便能看明白。三人尴尬的挠头笑了笑。“我来说吧”曹天元十分“大义凛然”的说道“他们三个,前不久把南京军区参谋长的孙子打了,那人现在还在医院躺着了,军区里的老头们差点打断他们的腿,现在刚刚从军区大院偷渡过来找你了,借这帮你出气,偷偷溜了。”“沈河呢,那小子呢?”“唉,他家老头让他从政,现在在g省当个什么烂书记呢。”

    “准备准备,时间差不多了”杜旭尧说着边走或房间,将那件y国皇室御用裁缝设计剪裁的白色西服,手腕上也带着许久不带的的百达翡丽手工镂空腕表。一些略显颓废的俊逸外表显得有些桀骜不驯,玩世不恭。看见杜旭尧走下楼,众人都呆了,曹天元第一次见到杜旭尧穿正装,修长挺拔的身子在西服下得到更好的映衬,袁辰飞三人也仔细打量着杜旭尧,“还看什么看?我脸上长花了还是怎么?”“没,没,旭尧哥你突然穿得那么正式我还不太适应”刘建安嬉笑道,随即三人屁颠屁颠地跑去开车。

    杜旭尧和曹天元走向别墅外的豪华车队中,坐在一辆宾利中,这次因为代表着杜氏财团出席,上海炎黄公司负责人胡力准备的车队极其耀眼,领头的自然是杜旭尧乘坐的宾利,后面海景跟着十余辆奔驰s600。宾利前方还有一个挂有通天车牌的车子,自然是袁辰飞三人的车子,在前方一路横冲直撞,车队不久便到了上海金茂大厦。

    走进会场的杜旭尧十分惹人注目,几乎完美的外表,不俗的气质立即吸引了会场上的千金名媛们,韩筱雅见到杜旭尧也十分吃惊,那一身行头虽然没有牌子,但明眼人一看便知道不俗,价值不菲。只有董事还时不时望着杜旭尧低声咒骂几句。他怎么也不会相信青蛙变王子这类稀奇的事情。还是不知死活的过去招惹杜旭尧。“这不是曹先生的司机吗?怎么也来到经济交流会的会场呢。”

    “我以为那个王八蛋呢,***的是没长眼睛还 骑天下全文阅读是眼睛站在**上啊,敢这么跟需要个说话,讨打”袁辰飞嗓门很大,引来了周围人投来的目光,袁辰飞一身天王老子第一,老子天下第二的气势,周围人根本不敢上前。“你是谁?有没有素质”董石在袁辰飞这个霸王面前提素质,真是笑死人了。袁辰飞飞踹一脚,直接把董事踹倒在地,袁辰飞等人从小在军区的老头子们安排下与特种部队进行训练,身上的功夫也不是花拳绣腿一般。“就你,还不配知道老子是谁。”袁辰飞脸上挂满了邪笑,恶狠狠说道,一只脚踩在董石的面颊上。

    这时门外走来了一个人,炎黄公司大中华地区负责人——陈文帝,一个创造打工奇迹的商业巨头,在亚洲经济的圈子里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在场的人几乎都认得他,有不少人已经准备去套近乎,此时陈文帝走到杜旭尧面前,恭恭敬敬的弯下腰“少爷”这一生可谓石破天惊,一石激起千层浪,韩筱雅小手捂住嘴巴,这一声明显透露出了杜旭尧的身份。这时尊爵企业副总裁钟天许也走进会场,在场的人自然也认得他,尊爵企业在这几年所取得的成绩大家有目共睹,此时也缓缓走向杜旭尧,躬身说道“见过总裁”这一次的会场悠悠了,人们纷纷交头接耳谈论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尊爵企业的神秘总裁竟然是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躺在地下的董石满脸错愕。

    “爸爸,那个年轻人是谁啊”一个容貌倾城的女孩向旁边的中年人问道“杜氏财团唯一的公子,尊爵企业的神秘总裁”女孩哦了一声便不再说什么,还是摸摸看着杜旭尧。

    “爷爷,那个人好有味道哦,连陈文帝这样的人都在他面前恭恭敬敬的,真叫人不敢相信啊”一个女孩向旁边的老者问道,女孩的容貌用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老人只是笑笑,没有回答。

    袁辰飞看着地下的董石,又一脚踢向了他的肚子董石身子向虾米一般卷缩在一起。周围的人有把注意力集中在袁辰飞身上,董石的嘴角溢出了血丝,满眼的愤怒。“这位同学,让你的朋友住手吧”韩筱雅小跑到杜旭尧身旁轻声对杜旭尧说道。杜旭尧眉毛一挑,眼神玩味说道“怎么?心疼了?”韩筱雅摇摇头不再言语。

    此时董石的父亲董天德也走了过来,身后还有韩筱雅的父亲韩树人。“你要给我个满意的交代,这是怎么回事。”董天德怒道,看着地下的儿子,怒火滔天。“嘿嘿,你有是谁?”袁辰飞嬉笑道,对这个上海的一把手可是一脸无所谓。“上海市市委书记董天德,地下的便是我的儿子董石”“哦,我还以为你小子是那个中南海大佬的私生子呢,敢惹我旭尧哥,话说回来,中南海那批人的孙子也不敢对旭尧哥那么放肆,一个市委书记的儿子就那么会装b?你知道他是谁嘛?**”袁辰飞瞥向地上的董石,满眼的鄙夷。

    此话一出,众人脸色都微微一变,纷纷猜测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的身份。董天德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这个青年一再挑战自己的底线,怒火随时有可能爆发,接下来的的话彻底浇灭了董天德的怒火“老子的爷爷好歹也是广东军区得一把手,肩上扛三个金星,我在旭尧哥面前都不敢放肆,***装b过头了吧”董天德脸色一变,不知如何是好,满脸的狰狞。地下的董石面色苍白,大气也不敢出,广东军区司令员袁上将的孙子都不敢在那个年轻人面前放肆,这个年轻人又会有什么通天的背景。

    其中参加这次经济交流会的几个人还想出去教训这个飞扬跋扈的青年人,但听了青年的话,都再仔细掂量自己的能力,有钱又怎样,钱能通神,权却能通天,那老者微微一笑,抚摸着那个女孩的头,袁天翔的孙子,这次可热闹了。会场角落的齐白峰已是满脸笑意。

    ,!

    第21章 打的就是他,你能咋地?

    能成大事的人都善于韬略,俗话说“咬人的狗不叫,会叫的狗不咬”董事这条爱咬人而没有资本的人结局往往很惨。55885。com

    杜旭尧品着红酒看着袁辰飞,一脸微笑,曹天元等人也是笑而不语,韩筱雅对眼前的这个人虽然充满的好奇,但却一句话都没说。此时赵文拓也走向袁辰飞,毫不留情的对着董石的双腿膝盖骨踩去,“咔嚓,咔嚓”两声骨骼碎裂的声音传入众人耳朵里,董石的膝盖骨彻底碎裂,下辈子只能在轮椅上度过了。会场上传来了董石的嚎叫声,听得众人都升上一股寒意,“哪来那么多废话,直接动手不就行了吗。”赵文拓眼神玩味的看着地下因为巨大疼痛而晕厥的董石,韩筱雅紧握双手,双手因用力过度而没有一丝血色,杜旭尧身手握住韩筱雅的纤纤玉手“怕了?”韩筱雅摇摇头,并没有挣脱杜旭尧的手。

    “我不管你是谁,你一定会为你的行为付出相应的代价。”董天德此时已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儿子在自己眼前被打成残废,这谁都不能够去接受,韩树人脸色也微微动怒,这门亲事算是彻底的吹了。

    “老子打的就是他,你能咋地?”赵文拓很不爽道,还想董天德竖了竖中指,杜旭尧摇了摇头,这三个活宝不把事情闹大不罢休啊,“把他们给我抓走送警察局去。”董天德对会场门口吼道,不一会便来了几个警察,赵文拓一把甩开警察的手,“咋地,还想抓我不成?老子告诉你,把南京军区的那个兔崽子打住院,他爷爷也只是请我去他家喝杯茶,给我做做思想教育,人家老头子好歹也是个军区参谋长,肩上抗两个金星,你也不好好掂量掂量自己够不够格来抓我。”董天德怒极,却又不知如何让反驳,南京军区的那件事情前不久闹得沸沸扬扬,连身为中将的军区参谋长都奈何不了他,自己又能把他怎么样呢?

    “他们是广东军区的那三个混世魔王”一个人说道,再三人面前谁也不敢说出“三贱客”的名讳,除非自己是寿星公上吊——闲命太长了。董天德身子微颤,不知该做些什么,只能想让人将儿子送去医院。

    “好了,辰飞,文拓别闹腾了,先进行经济交流会吧”杜旭尧起身说道,二人屁颠屁颠的跑到杜旭尧身后,韩筱雅愣在原地,最终走到父亲身边。

    经济交流会在很压抑的氛围下终于结束了,很多企业已达成共识,准备强强联手联手去创造最大的利润。众人纷纷离开会场,杜旭尧走到董天德身旁,嘲讽道“董书记,别动气,都那么大年龄了,气出个病可不好啊,上海还需要你的管理呢。”语气中尽是不屑,董天德怒视着杜旭尧,连杀他的心都有了,竟敢如此羞辱自己。

    韩树人缓缓走到那老者身旁“老师,这个年轻人什么来头,口气真的是不小。”被上海市教育局长成为老师的老人自然不是普通人,老人笑了笑“树人啊,既然不知道就不必再去询问了,有些事,还是不知道的好。至少今天在场的还没人能动得了他,把它放在北京那个圈子里,也会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人。”韩树人身子微微一颤“老师教训的是,学生谨记”

    陈老头,你这个外孙可比你年轻时还要狂上不少,**,是龙,终究是要飞得。

    杜旭尧点燃了一根烟,望着极其豪华的吊灯,老哥,你送我的八个字,现在的我是做不到了。

    “我不管你是谁,你就等着后悔吧。”董天德说完便转身离去“真没劲啊,旭尧哥”刘建安拉着脸说道。“钟叔叔,陈叔叔我们就先走了”杜旭尧对这二人打了声招呼便离开了。

    走到楼下,杜旭尧望见了韩筱雅“你现在能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吧”杜旭尧眼神玩味 重生之焦点人物小说5200的看着杜旭尧,众人识趣的离开“杜旭尧,想要帮他报仇就尽快,我可以给你这次机会。先告诉你,惹火了我的后果不是你能承担的”杜旭尧邪笑着,从韩筱雅身旁走过。对于韩筱雅自己有种不同的感觉,这种感觉说不上来很是奇怪。韩筱雅那清新脱俗的脸上也泛起一丝怒气。“筱雅,怎么了”韩树人看到自己的宝贝女儿走来“回家吧,你妈还等着我们呢”“恩,那快走吧,我没什么”函数人与那老者告别后便于韩筱雅驱车离开。

    古朴别墅中,杜旭尧正在一名老者对弈,“大掌柜,今天经济交流会上的事情你准备怎么解决。”老人自然是上海经济的领头人物齐白峰。“齐老,私下喊我旭尧就成,没必要那么客套的的,经济峰会的事又得麻烦外公帮我摆平了。”杜旭尧说话便落下一子,“唉,老了,老了。50手后你赢我半目”齐白峰摇摇头,低头喝了口正宗的大红袍。对于这个大掌柜自己是5分赞许,3分期待,2分忌惮。其实齐白峰50手后应当输给杜旭尧1目半,但杜旭尧并未说破,有些话,说得明白了反而不好,在为人处事方面杜旭尧拿捏得很准。

    “齐老,有件事和你商量一下。”

    齐白峰放下茶杯,不知道杜旭尧有什么事情需要和自己商量。“我想让齐宽成为神罚在上海的代言人,齐老没什么意见吧?”齐白峰一愣,释然一笑“这可是好事情啊,那得多谢谢大掌柜,哦,不,多谢谢旭尧了啊,哈哈···”

    “齐老严重了,神罚刚刚在南方站稳脚跟,内部虽然经过请立刻还是有不稳定的因素,适当的分开整治有利于神罚的发展,也省力不少力气。”手中把玩着宝玉扳指,扳指上的玉在月光下愈显圆滑光泽“说说上海楼市方面吧,我对这个很是看好,相信齐老对着有独特的见解。”

    “我这个老头劝你不要打上海楼市的注意,上海楼市虽好,利润也大。但竞争更为激烈,汤臣,你父亲花园别墅几乎垄断了豪宅住房,普通的楼市也是竞争激烈。上海楼市价格波动比较大,但也是有一个临界点,楼市价格总在附近徘徊,虽然政府出台的政策大力压低楼房的价格,但这也是治标不治本,效果很小。”齐白峰对楼市的分析很是详细,确实,上海的楼市竞争很是激烈,自己要想这块大蛋糕去分上一些是很困难的。上海的经济水平高,楼房价格自然也高,其中的利润也相当的巨大,这也是杜旭尧看中的一点。

    “齐老,听你一席话,是我少走了不少弯路啊。天色不早了,我先回去了,你休息吧,齐宽的事你和他说说,问问他的意见,如果没意见,拿下云南后我便会着手去做。”“好的,我定当和他说,他对大掌柜也就是神主你可是崇拜的紧,肯定会很高兴的。”

    回到别墅,杜旭尧将无情,修罗,王猛和曹天元三人叫道书房。四个人虽然很不情愿,但也明白那么晚了叫他们肯定有事情。“无情,王猛,修罗你们三人明天去云南和白虎会和,帮助妖狐拿下云南,无情把冷锋小组也带上,天元明天会g省帮钟叔叔打理尊爵企业和你的鼎天投资。”杜旭尧深深吸了口烟,陶醉在要的焦香味中。

    无情的投入同拨浪鼓一般“老大,不行啊,我是七当家派来保护你的,这是我的职责也是我的任务。”“你是老大还是我是老大,都给我住嘴,按我说的去做,白虎堂的兄弟不能白白牺牲,要让云南黑dao联盟的血去偿还,我过些天也会去云南一趟。”杜旭尧吼道,杜旭尧生气了,这也是曹天元第一次见他发火。“云南这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金三角的将军是吧,我倒要看看究竟鹿死谁手。”

    云南之战的序幕即将拉开。

    ,!

    第22章 血战云南上

    云南俨然成为了杜旭尧统一南方的一块绊脚石,有金三角的将军幕后支持又有什么?对杜旭尧来说,仅仅是要多杀几个人而已。55885。com

    打伤上海市市委书记的这件事让广东军区的老头子们给应压了下来,董天德也是有苦说不出。对于这件事,老头子们对袁辰飞三人并没有责备,相反有些赞许。

    第二天,王猛,无情,修罗三人带着冷锋小组赶往云南,曹天元也马不停蹄地赶回g省,杜旭尧便带着袁辰飞三人在上海好好旅游一番,他想学校申请的休假1个月很快便被批准,第二天韩筱雅并没有见到杜旭尧,还想对杜旭尧说些什么,心里觉得有些空空的。

    云南

    作为丽天集团的主打品牌之一的玲珑居,内部奢华高贵,还带着些清新淡雅,环境自然是没的说。也是南方酒店品牌的佼佼者。

    玲珑阁的总统套房内密密麻麻站满了黑衣大汉,一个暗红色头发的年轻人站在众人前面说着什么。没错,此人正是妖狐,妖狐在云南这盘起的布局很是细腻周到,这些天已经将神罚的精锐秘密潜入云南的各个省市。

    “咚咚咚”一阵沉闷的敲门声传入众人耳朵,各个大汗已经做好了格杀来人的准备。门外进来了三个人,显然是杜旭尧派来云南的无情,修罗,王猛三人。

    “呵呵,看来神主挺关心云南这边的嘛,连无情和修罗也来了。”清了清嗓子“既然来了,不给神主一份满意的成绩是不会死有些说不过去了呢?”三人站在妖狐身旁,妖狐周围的人是这次进攻云南的神罚高层人物。雷老虎,白虎,五指还有新兴的二员虎将,陈志成和贺闵为。

    “云南黑dao联盟虽然是散沙一盘,其中帮派之间的关系微妙,都是以抗击神罚为纽带,现在整体的势力范围以昆明为中心成‘凹’字形分布,昆明邻近的曲靖,昭通等地也是势力很强的地方,白虎,先前派出潜入云南的5人一组的精锐们情况如何?”

    “已经有8000多的人分布到云南的的各个省市中,从青龙堂调来的2000精锐也已经秘密派往云南境内。”白虎说道,对于这位军师,自己是打心眼里佩服的。

    “好,很好,这样已经有3万多的神罚人员聚集到云南,这局棋是该收官了”妖狐望着窗外喃喃道“现在在前按兵不动,让朱雀堂的人立即把金三角的人所在的位置给我查出来,对云南黑dao联盟进行密切的监视。”

    “是”一个大汉说完便走出房间

    “好了,都下去休息吧,大战在即,都给我休息好了,谁要敢掉链子我第一个就杀了他。”

    总统套房内不一会便空荡荡了,妖狐举起酒杯,将酒一因而尽。从五当家那里要来的东西一到,也就是血洗云南的时候了。

    此时的杜旭尧也没有闲着,拿着自己的goldvish手机拨了个号码“洪天吗?”

    “老大啊,我都想死你了,怎么那么就 闪电风暴小说5200不给我打电话啊,云南那边都快打起来了,我身上的血都忍不住悠悠了,我都快在g生憋出毛病了。”男人名叫洪天,是杜旭尧少时认识的一个社会青年,与杜旭尧极其投缘,现在是神罚两广地区的负责人。

    “别那么多废话了,给我带人去云南,把家底子全给我带上,这一次把云南给我踏平了,两广地区的防护就交个玄武堂去做。”

    “老大,兄弟我就等你这句话了,兄弟们的骨头都快生锈了,是该活动活动筋骨了。”洪天在电话那头极其激动“老大,你放心,不杀的云南人仰马翻,哭爹喊娘,我就不回来了·····”自己在那里说了一大堆保证的话,而杜旭尧早已经将电话挂掉。

    打开电脑,数个视频请求同时发出,不久便全部接通“明天下午,凤凰阁会议厅见”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显露出王者的气势。凤凰阁,客栈的总部,诸位当家可以在此休息,凤凰阁占地面积极大,全都是仿古式建筑,环境幽雅清静,客栈的成员在此作防御工作。安全得到了最大的保障。关上电脑的杜旭尧便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第二天下午,杜旭尧早早到了凤凰阁,周围的亭台楼阁将正中央的凤凰阁楼映衬的极为美观,古朴楼阁内部的装饰却极尽奢华。客栈管然是财大气粗,如此的规模的建造用去的资金不可估量。

    会议厅中,出了二当家曹天元,三当家露丝公主和十当家外,其余的人系数的人都悉数到场。“这次来就为了一件事,对云南的最后一战”杜旭尧的开场白很简单但却直接进入主题。“各位当家去尽力配合妖狐,其他的我也就不多说了,说说你们对云南这一战的看法吧。”杜旭尧向身旁的人吩咐几句,让他去拿几瓶红酒来,凤凰阁的红酒军事世界著名庄园酿造的,有的更是罕见的珍品。

    “云南一战,已有3万多的人马,人数方面已于云南势均力敌。”六当家淡淡说道“现在已经有了五分胜算。”

    “我已经派凌峰带领数十位高手前往云南。”“六分”

    “冷锋小组,噬血小组和世界杀手排名前百得三十多位杀手前往云南”“七分”

    “天堂雇用兵团,地狱雇用兵团,死神雇用兵团也已经前往云南。”“九分”

    “妖狐要的那批东西已经到了”“十分”

    “各位当家分别动用手中的力量去支持云南,现在已经有了十分胜算,我的天雷爆破小组也已经到达云南,如今早已立于不败之地”六当家喝了杯中的红酒,满脸的陶醉。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不是我的风格。”杜旭尧眯着眼冷笑道。“剩下的便要看妖狐的本事了”二当家说道“那个疯子做事不能用正常思维去判断,有他在,就没有失败二字的存在。”

    杜旭尧起身鼓掌“为了云南一战的胜利,干杯”杯子碰撞发出的悦耳的声音久久回荡在会议厅中。

    我也该去云南了,如此的好戏怎能错过。

    ,!

    第23章 云南之战下

    正如杜旭尧所说,天才和疯子只有一线之隔,妖狐显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在各个当家派来的精英和洪天带来的两广地区4000精锐到达云南后,他认为时机已经成熟,正在做最后的准备。

    “呵呵,没想到妖狐也有这么兢兢业业的时候啊,来,喝一杯。”一个醇厚带有几分邪魅的嗓音从身后传来。“嘿嘿,神主也来了啊,是信不过我还是担心我???”接过杜旭尧递过的酒便仰头一饮而尽。“不不不,我只是来看戏而已,你只要好好地导演这场戏便好了”杜旭尧哈哈笑道,妖狐给了他一个白眼。

    “我现在就开紧急会议,明天就全面开战,没意见吧”“没有”

    不一会,玲珑居的员工会议室便坐满了人,总裁毕竟是总裁省么都好商量。“下面,变来说说我最后的计划吧,冷锋小组,噬血小组由无情,噬血两人带领去昆明,普洱等地去清理金三角的军队。天堂雇用兵团,地狱雇用兵团,死神雇用兵团从云南一南向北进行大范围的清扫,记住,只是清扫残余与漏掉的,不能与他们正面交锋。王猛,带5000神罚精锐由广西进攻云南黑dao联盟,雷老虎,带5000神罚精锐从四川自上而下进攻云南黑dao联盟,五指带3000神罚精锐由贵州进攻云南黑dao联盟,进入云南后转攻为守,等得到我的命令后便一直自北向南打击云南黑dao联盟,你们三人要与云南黑dao联盟进行正面对抗,也必须吸引云南黑dao联盟的兵力,白虎你和我在一起就行。你们三人的任务很重,也最艰难,希望不要让我失望。不要让神罚失望。剩余的三十几名杀手埋伏在金三角蒙特将军那,云南只要以平静下来就对其进行暗杀,许凌峰带着众多高手将对方带领迎击我们的人马中的高手击毙便可,贺闵为和陈志成接到命令后便带领潜入云南的神罚精锐向四面发起进攻,洪天所带的4000两广地区精锐便于我和神主直取昆明,好了,抓紧去做吧,现在便开始前往云南。”妖狐狠狠灌了口水,“神主,收官会很精彩的。”“我很期待。”

    众人各自的到任务后便急忙按照计划去做,不敢有丝毫懈怠。“这局棋布的很严密也很细腻啊”“谢谢夸奖,剩下的,边看兄弟们的了”

    第一日,云南东北部的云南黑dao联盟与王猛所率的神罚精锐发生大规模冲突。

    第二日,云南北部发生大规模械斗,死伤无数。金三角军队全军覆没,无一生还。

    第三日,云南东南部反升大规模械斗,整个云南从北至南拉开了战线,此时进入云南的五指已经转守为攻,犀利南下。

    第四日,云南各省市发生斗殴,械斗事件。整个云南已经乱成一片。

    玲珑局总统套房内,妖狐看着从各地发来的情报,嘴角微笑。“现在的大规模混战,已经冲破中央的的底线,从成都军区,广东军区调来的军队以赶往云南,还有大批的防暴大队,云南此时已经论城一锅粥,明天送给云南一份大礼之后,剩下的就交给军队吧,我们也能休息几天了。”确实,作为神罚的首席智囊之一,妖狐的计划相当完美,一切 军刀帖吧都在意料之中。在这几天中,他密切的关注着云南的战场,几乎没有合眼,令他欣慰的事,神罚的兄弟浴血奋战,成绩着实令人满意,还有便是杜旭尧一直陪着他四天,四天不曾离开。

    “军队大概三四天便会到达云南,甚至更快,这几天要结束所有的行动。”杜旭尧淡淡道“军队一旦来了云南黑dao联盟也好,神罚也罢,谁都没有好果子吃。”“明天就看我们的喽,想知道五当家给我送来什么东西吗?”杜旭尧眉毛一挑,咧开嘴笑了笑,显然很有兴趣。跟着妖狐来到另一个房间内“靠,rpg火箭筒,哪弄来的?”杜旭尧十分吃惊,不,是十分震惊。rpg火箭筒是一种便携式反坦克武器,坦克,装甲车等几乎一炮一个,威力惊人,爆炸后的暴风威力也是惊人。

    “嘿嘿,我也没想到能把这个弄来,我当时也就随口说说,只能说五当家手眼通天啊,虽说只有4个,但也够云南黑dao联盟喝一大壶的了。”

    杜旭尧对妖狐数了数大拇指,妖狐这厮贼牛逼,能做出如此疯狂的事,也只有他了。“嘿嘿,你也别太吃惊,m国中央情报局现在还在通缉我呢,唉,现在估计连中国也得通缉我啊。”妖狐笑道,没有丝毫的紧张,十分的淡定从容。此时天雷爆破小组得到了妖狐的命令来到房间内“是时候了,你们行动吧”“是”天雷爆破小组的成员一人抱了个箱子走出房间。

    “那里面装的什么?”

    “tnt”杜旭尧狂晕,这也能用的出来,“不只是tnt哦,那样炸的不?br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