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轩辕王道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1 部分阅读

    《轩辕王道》

    第一章 真龙转世

    前言

    出生帝王家,天生富贵命

    龙是传说中的灵异神物,亦乃万兽之首。虎须鬣尾。身体长若蛇,有鳞似鱼,有角仿鹿,有爪似鹰,能走,亦能飞,能倒水,能翻江倒海,吞风吐雾,兴云降雨。在古代是帝王的象征,真龙转世的人必定天生富贵。命运充满着传奇。

    第一章真龙转世

    黄浦江畔,一老者站立桥头,一头白发及腰,在风中随风飘曳。一席青布粗麻衣,背后背负一把古剑——尊贵无双之剑纯均。瞭望星空,忽的发生一声叹息。天空中一个耀眼的流行飞速窜过。“十年了,终于等到了吗。”老者喃喃说道。随即便消失在桥头。

    g省一家医院,医院周围全是刑警。医院门口里里外外停了数百辆汽车。其中不乏劳斯莱斯宾利奔驰等世界名车,甚至连英国皇室的专车也有2辆。其豪华程度比世界顶级车展有过之而无不及。医院13层的特护病房门口密密麻麻站了近百号人。医院每层都有军队的驻守,可谓3补一岗,5步一哨。这一切都是等一个孩子的降生。这孩子注定不平凡。因为他是真龙转世。

    “爸,急死我了,都2个小时了还没生下来,这小孩也太磨人了”说话的是杜氏财团的当家——杜永康。

    杜永康:杜氏财团,旗下的产业进入世界500强等不下50家。杜永康理应是福布斯上顶级富豪,但仅仅凭借着势力买通媒体,福布斯上并没有他的名字。但其影响力谁都不能忽视。

    杜渐坤:杜永康的父亲。因其妻子是英国皇室成员,特此被封为侯爵,是英国商业的大佬。被誉为“吸金机器”。

    陈炳天:陈妍娇的父亲中央总参谋部部长,授上将军衔。战友遍及各大军区。当之无愧的军界元老。

    陈妍娇:g省省长,杜永康的妻子。如初水莲花般清新秀丽,算得上是g省的公认美女。

    “再等等,再等等。”杜渐坤在病房门口来回踱步。妻子梅利手中的手帕也被攥的褶皱连连。

    “亲家,你转的我眼都花了。”陈炳天满脸焦急,没有了以往的军人风采。心中只牵挂着病房里的女儿及没生下的孩子。病房外的其他人额头上也渗出了汗。“哇~~~”病房内传来的孩子的哭泣声。与此同时病房也打开了,医生擦擦头上的汗水说

    “恭喜,恭喜,是个男孩。”

    “能能进去了吗?我老婆他没事吧”杜永康激动道。

    “病人很虚弱,但没危险,总之母子平安。病人需要休息,人不要进去太多”“是,是”说着便大步迈进病房从护士手中抱过自己的宝贝儿子。

    “给我看看孩子”陈妍娇面色苍白“长的真俊俏,比你这个当爹的俊。”

    “长得像你,真秀气”杜永康哈哈大笑,没有了在商界的心机,现在只是一个平凡的父亲。

    “亲家,你瞧,多俊俏的孩子,哈哈”杜渐坤朗笑道。

    “妍娇啊,立大功了,这孩子就叫杜旭尧吧,你们觉得怎么样”陈炳天笑道。“爸,就按你说的办,哈哈,杜旭尧,好名字,就叫杜旭尧”杜永康激动道。“哈哈,值得庆祝啊。”陈妍娇苍白的脸上浮现起灿烂的笑容。

    杜旭尧天资聪慧,《论语》、《唐诗宋词》4岁时便会背诵,对古今中外的文学作品兴趣颇浓。喜欢自己独自静静地读书,记忆力超常的他虽达不到过目不忘,但记得七七八八还是可能的。杜旭尧是家里的掌上宝。正因为有这个小家伙,两大家族都不亦乐乎。但杜旭尧不爱笑,这令杜永康十分头疼。为了博得儿子一笑,可谓想破了脑袋,但结果不容乐观。

    杜旭尧不愧是真龙转世,8岁时向父亲索要了杜氏财团旗下的一家公司,名叫尊爵。自己为总裁。杜旭尧的商业天赋令杜渐坤都咋舌。“金钱操纵者”的别号就由此而来,这当然是后事。喜欢及其刺激的事情,幻想着建立黑dao王朝。8岁的他以没有同龄人的快乐时光。有的只是自己的抱负。自己的宏图将由此谱写。8岁的他少了同龄人之中的顽劣,只有静静的落寞。那个时候的朋友很少,曹天元是一个,还有广州军区的几个败家子。因为陈炳天与北京军区不和,故此常住在广州军区大院。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杜家庄园来了辆军区的车子。车门打开,四个公子哥走了下来。“嘿嘿,你猜旭尧哥今天待咱们玩什 凤动九天燃文么?”“天知道。”

    四个人便径直去去找杜旭尧,“陈阿姨好”四个人进了别墅的大门异口同声说道。“辰飞你们吃过饭了吗?要不一起吃点?”

    “看他们的样就知道没吃,都过来吃吧。”看到四个人挠头的样子,杜旭尧忍住笑意说道。“旭尧哥,你日子过的就是好,我们几个天天就得听那些老头谈生活,耳朵都掉皮了。”一个人不顾满嘴食物,囫囵说道。“赶紧吃吧,吃都堵不住你的嘴。”四个人不再说话,可见杜旭尧在这群孩子中有极高的威信。

    饭后,等陈妍娇走后,四个人如释重负一般“天元那小子呢?怎么不见人影?”“马上来。”杜旭尧淡淡道。

    这四个人是整个军区核心人物的孙子。

    袁辰飞,爷爷袁天翔是广州军区司令员,授上将军衔。

    刘建安,爷爷刘福平是广州军区政委,授中将军衔。

    赵文拓,最爱惹事的一个,爷爷赵德志是广州军区参谋长,授上将军衔。

    沈河,外表极其斯文,爷爷沈明远是广州军区装备部部长,授中将军衔。

    “旭尧哥,天元来了”赵文拓急声说道。“对不起,爷爷给我谈回话耽搁了时间”曹天元掐着腰,喘息道。

    “沈河,听说你爷爷有几只鸟挺欢快的,要不咱去去倒腾倒腾?”袁辰飞嬉笑道。“好注意哈,小河,你就委屈下呗,你爷爷要骂你就来我家”刘建安说道。唯恐天下不乱的赵文拓自然没意见。杜旭尧摇了摇头,不出声算是默认。曹天元对杜旭尧又是唯命是从,一行人的计划就这么定下了。

    车子停到了沈家大院,沈河确认没人后中人才蹑手蹑脚的走进来。不久就在后院看到了笼子里的鸟。“你说,要把这鸟给煮了,沈爷爷得咋样?”

    “沈河自然会挨骂,咱们也得听老头子们的啰嗦。”刘建安答道。

    “咱们晚上就去旭尧哥家避难呗,嘿嘿~~”赵文拓J笑道,说着便将两只鸟从笼子里拿了出来,沈河看了贼心疼,毕竟自己家的东西,却也没怎么说话,也拿了一只。众人将后院的鸟全部拿光,还不忘拿了口大锅。

    拿过做什么?煮鸟!!

    晚上那四个人真躲在杜旭尧家,杜永康看着报纸看着这群孩子们打闹,别提多惬意。

    “砰”别墅的门被打开,杜永康朝门口望了望“沈老爷子,你怎么来了?”

    “那群小王八蛋呢,气死我了。”几个人听到沈家老头来了,都杵在那,不敢多动。“沈老爷子,怎么了,发那么大火?”杜永康以前这阵势便知道几个孩子没干好事,赶紧当和事老。

    “说,是谁把我的鸟给煮了”沈明远怒道。

    噗,刚喝进嘴的极品龙井被杜永康喷出,这几个活宝还真有才,这事都干得出来,人老了,总会有些嗜好,沈明远便爱养鸟,自己养的鸟全被煮了,哪能不生气。

    “沈爷爷,这事是我做的,不赖他们”杜旭尧说道,“旭尧啊,别什么事都自己扛下来,爷爷知道你是好心。你们几个小子到底谁做的?”

    “爷爷,我们每人都拿了几只去煮了”沈河轻声道,听了这话沈老爷子差点没栽倒。“好小子,弄半天串通好的,我的鸟啊。”

    “沈老爷子,消消火,孩子还小,我这里也有不少鸟,您看着拿吧。”杜永康说道,对这几个孩子,还真是没有办法。

    “罢了罢了,我也没到要和孩子较近的地步。都走吧,还愣着干吗。再不走等那几个老头来请你们啊”四个人提心吊胆的上了车,生怕沈老爷子再发火。临上车时杜旭尧拿了两瓶极品茅台给了沈明远。“你小子什么时候学会贿赂人了”沈明远笑道“爷爷,是爸爸让我给您老的,你就收下吧”说罢将就放在车上便走了。

    “唉,这孩子。”沈明远喃喃道“几只鸟换两瓶极品茅台,这买卖值啊”估计听了这话,几个人都得栽倒。

    生活中存在着危险,特别是如此显赫的家世。杜旭尧自然作为不法分子的猎物。作为商界巨人杜永康的儿子,危险必不可少,无为是想去勒索钱财。所以杜旭尧身边不缺身手不凡的保镖。这些保镖全是由外公陈炳天从中南海调去的特种兵。为防万全。杜旭尧有一位师傅,便是那青衣老者——何萧然。拥有十大神兵之一的纯均,其实力显然一见。杜旭尧的防身杀人的功夫便随何萧然学来。

    ,!

    第二章 组建客栈

    “师傅,你是中华武学第一人吗?”杜旭尧摸摸鼻梁对何萧然说的。55885。com

    “中华武学博大精深,师傅我只知道九牛一毛而已。”

    “师傅您那么厉害还不是第一嘛?”“哈哈,傻徒弟,光为师知道的能打赢我的便有不下5个。”

    “哦”杜旭尧明显很失落。“好了,好好练功吧,否则别怪为师处罚你!”

    “是,师傅”杜旭尧答应道。

    “永康,我进来了”何萧然踱步进入杜永康的书房。

    “何老,旭尧那孩子没惹您生气吧?”

    “呵呵,天纵奇才,20年后必定问鼎华夏。有这么个徒弟我死而无憾啦。对了,那把剑你放好了吗?”杜永康站起身来:“放心,何老,已经放好了。那把剑到底是什么东西?”

    “那把剑便关乎旭尧的性命,圣道千秋之剑——轩辕。这把剑要当它能够有能力驾驭时方可给他。”

    “那旭尧没有事吧”杜永康明显着急起来。“旭尧是真龙转世,命硬得很,要想度过轩辕剑此劫,必须找到那个人。”何萧然道。“那人在哪里?我这就派人找”“你就别瞎操心了,我找了他十年,连他的毛都没见到。你就好好看着旭尧吧,我就先走了”说完转身从窗户飘去。我可能会让徒弟有事吗?真龙转世之人我便拼死也不会让他受伤分毫。即使是那个男人也不列外。“这可是3楼啊,不怕摔伤?”杜永康喃喃道。

    “天元,过来”杜旭尧对一个瘦弱少年说道,那少年便是杜旭尧的好友,是别墅管家的孙子。

    “哦,这就来。”天元小跑着向杜旭尧跑来。

    “天元,师傅说我要和他出去历练,不能在家中和你在一起了”杜旭尧失落道。“嘿嘿,没事我和你一起去吧”

    “师傅说只能我一个人去”

    “这样啊,那要多久呢?”曹天元也有些失落,两人从小玩到大,还不曾分开过。“7年左右”

    “什么!!不会吧,那么长时间。”

    “天元,7年很快,没关系的”杜旭尧的声音明显颤抖,天性高傲冰冷的他极少在别人面前显露脆弱的一面。曹天元只是哽咽不说话。

    “这7年,你也别给我闲着,等我回来了,我们就要创造一个奇迹。你要帮我埋棋子,无论什么行业,在黑dao方面也要,花钱收买也好,威胁也罢,总是把事情给我办好。把网撒大些,我就不信7年后捞不到大鱼。”

    “放心吧,旭尧,我不会让你失望。”曹天元拍了拍胸脯。

    “还有一份计划,在我书桌里,那个计划不能让我妈知道,自己为难的地方可以去让我爸爸帮下忙。”

    “恩,我知道,你放心吧。我会竭尽全力的”仍旧失落,但这不能阻止他们的分开,整理整理心情,下定决心一定帮杜旭尧将事情做好。

    你先 教父小说5200去看吧,我得找外公去,“好的,7年后我们再聚首,一起来创造奇迹。”说着伸出手掌,杜旭尧也伸出手掌与他击掌为誓,这一刻,杜旭尧满脸泪水。

    7年来竭尽所能。曹天元在客栈的威望仅次于杜旭尧这个神秘的大掌柜。谁说少时的誓言是儿戏,这样的深厚情谊谁也不可否定。

    一死一生,乃知交情。

    一贫一富,乃知交态。

    一贵一贱,交情乃见。

    晚饭吃得很温馨,作为家中的小皇上,衣食住行都是最好的。但杜旭尧对这些并不感冒。冷冰冰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有在和天元一起时,才会露出笑容。晚饭后,杜旭尧来到父亲的书房,低下头等着父亲的发话.“旭尧,你师傅明早要带你去历练历练,为期7年左右。做父亲的也很不舍。但为了自己,为了杜家。你必须去了解社会的一切。”“是的,爸爸。我一定会和师傅好好的历练,不会让父亲失望”低下头的杜旭尧眼角留下了眼泪,一个8岁的孩子本应拥有一个开开心心的童年。但他没有。还要与父母离开7年,自然舍不得。“你放心去吧,尊爵公司我已经找人帮你打理,你的客栈天元也给我说了。很不错的想法,好了,孩子。别让师傅等急了。”“是”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因为他知道再去回头看父亲自己肯定会不舍。但他也没有看见父亲那布满泪痕的脸庞。“妍娇,你觉得这对旭尧残忍吗?”杜永康低声说道。“你混蛋!孩子才8岁,你8岁时在干吗,历练是好,但孩子还小。他还不会保护自己。”陈妍娇哭道。作为副省长的她自然比其他女人坚强。但此时绝美的容颜上布满泪水。“儿子要是出事了,我就和你没完!”此时的她已经临近崩溃。8岁的儿子要离开自己7年。哪个母亲可以接受。“放心吧,有何老在。相信我们的孩子一定能经得住考验。”说完便搂这伤心的陈妍娇。眼角又布满泪花,一个父爱的见证。

    父爱并不像母爱那么明显,可谁又能否定父爱呢?

    父爱如伞,为你遮风挡雨

    父爱如雨,为你洗涤心灵

    父爱如路,伴你走完人生

    儿子,作为父亲,我会一直在背后给你支持的。

    曹天元已经看完杜旭尧的计划。计划的长远性和现实性很出色。客栈,名字简洁,意如其名:显得十分古朴,行人如云烟般匆匆走过,杜旭尧便为客栈的大掌柜,其次分为9个当家。每个当家都有不同的职责。金融、投资、股票、暗杀、爆破、情报等,其中更笼络了很多稀世高手。金融、投资里的人全是商界才子或是纨绔子弟。除去金融方面其他部门只有大掌柜和9为当家知晓。客栈的人员遍及世界,利益是合作的原因,利益捆绑住所有人员,背叛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可以说得上是极其神秘。这为杜旭尧今后的黑dao事业奠定了基础。客栈的影响力比杜旭尧的黑dao势力更为可怕。

    ,!

    第三章 初到少林

    出了杜家庄园,师徒二人直奔少林。“师傅,我们去少林寺干吗?”杜旭尧不解道。

    “天下武功出少林,你先去见识见识少林的功夫吧,再说师傅好久没和绝尘那老秃驴喝酒了,呵呵。”何萧然大笑道,完全没有一代武学大家的风范。“那老秃驴可是相当厉害,比师父我还要厉害些。”

    杜旭尧嘴角咧了咧,脸上泛起一个冷笑:“我倒要和他比试比试。看看谁比较厉害。”周围明显有一股杀气。“真龙转世,必定掀起一番血雨腥风。唉,苍生必定在这场全力争夺上而受波及。”何萧然喃喃道。

    2小时后,便到了少林古刹,四周草木茂盛,静谧的紧。只听得见鸟鸣声和一些少林弟子扫古阶的“唰唰”声。走上古阶,便见到了少林寺的大门。门上显得极其斑驳,只有少林寺这烫金牌匾方能体现出少林寺的地位。“少林功夫闻名天下,今天我可得好好见识见识”杜旭尧说着便跨进少林寺中。跟随着何萧然的步伐,来到了一个茅草屋前,茅草屋四周前是树木,没有人烟,看起来应该在少林后山中。“老秃驴,出来吧,我徒弟要来拆你少林寺的招牌了。”何萧然笑道。“那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老样子,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少林乃佛门圣地,你少在乱吼。”一个老态龙钟的和尚从茅草屋走出,声音犹如钟鼓声一样沉闷。“阿弥陀佛,施主便是那无良老头的徒弟吧。筋骨不错,是个人才。”话必,之间杜旭尧左手变掌为爪像和尚的脸抓去,这是极其地道的鹰爪,虽说只有8岁,但其威力不容小视,和尚头向左偏,躲过这一记鹰爪,随后向后飘去。一招不成,便双手齐用,双手变成爪行,腰部用力。双手激射而出,和尚一脚蹬地沿树干向上走去。杜旭尧双爪只抓到树干,树干明显掉了两块大树皮。和尚左脚蹬树,右手放在杜旭尧头顶便翻身至他身后。左手成爪抓住杜旭尧左肩。“少林龙爪手。”杜旭尧再怎么用力也挣脱不了和尚的左手,脸色更加冰冷。左脚踢向和尚右腿。“砰”这一记弹腿足以踢断和尚的 争霸之化身为龙最新章节右腿,但和尚仍八风不动。杜旭尧仍继续踢着。可和尚如泰山般对弹腿造成的伤害毫无感觉。“徒弟,那是金钟罩,以你的力量踢他对他来说和挠痒痒一般。”何萧然叹息道。“徒弟,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就在少林寺磨练吧,什么时候伤的了他方可出山。”

    也许踢累了,杜旭尧坐在地上对师傅说:“师傅去哪里,不和我一起吗?”“能教的我都教了,你只欠缺力量,你向老秃驴学习学习吧。这里有把剑,自己留着防身用。记住7年后方可回家。”“是,师傅。”

    杜旭尧独自去少室山转悠,还时不时赞叹几句。“少林寺功夫不错,环境也挺美,比家里的空气可清新多了。”

    “他就是真龙转世?”和尚问道,“是的,最近紫微星象与以往不同,也许不止我们知道他便是真龙转世,那群日本贼人也应知道了。”何萧然说道。“你要去日本?”和尚问道。“去探探消息,日本也有不少高手,要知道真龙转世对日本可是一大祸患啊。我估摸着也就日本相信真龙转世之人所带来的弊端,唉,旭尧就麻烦你了。我回来请你喝酒。”

    “呵呵,和尚办事你就放心吧,日本忍者来了我把他们留下便是。”“恩”说罢便飘然而去。

    晚饭杜旭尧便与和尚们一起用餐,“你能吃得惯这些素食?没想到富贵人家的孩子挺能吃苦,难得,难得”和尚禁不住赞叹道。杜旭尧依然没说话,英俊的外表依旧冷冰冰。“你能教我什么?”“先随我念经,洗去你那一身俗气,静心参悟佛法后方能习武。”杜旭尧没有回话,转身便离开。

    另一方面,客栈基本成型,是该招兵买马的时候了,曹天元被杜永康送至美国读书,为客栈的资金笼络打下基础。曹天元的天赋颇高,2年后便进入哈佛大学金融管理学学习,对客站进行远程操控。贡献颇高,无愧为客栈二当家。

    转眼间1个月便过去了,这段时间杜旭尧便随和尚念经,悉心向佛。日志平静得紧。然而却不知危险已经悄然来临。

    ,!

    第四章 少林遇险

    “福田君,关于真龙转世的事你知道了吧”被称为福田的男人便是r国山口组组长福田康夫。同时拥有甲贺流与伊贺流的顶尖忍者。其中被誉为武神与杀神的两个男人便是他的直属手下,他们两个人的实力超越了影级别的忍者,实力惊人。

    “佐田君,这事我早已听说,据眼线回复,那个真龙转世的人正在少林寺修行。”佐田仓雄:r国最大财阀佐田企业的董事长,对于他来说,富可敌国不是泛泛之谈,与福田康夫达成联盟,二人几乎控制日本的黑dao与经济。

    “你打算怎么办,真龙转世这件事可不是小孩子过家家那么简单。”佐田说道。

    “呵呵,你就别操心了,你不会真相信真龙转世这件事吧?放心吧,我以派去3名杀手与5名忍者去少林寺了。”

    “只是8个人?少林寺这可是个硬骨头。不好啃啊”

    “呵呵,这要都能把他杀了那就没什么意思了。”福田康夫起身说道“山野,你也去吧,不要让我失望。”“是,主人”被称作山野的男人答道。

    真龙转世,已经牵进来了国外的几个势力,看来你的命还是很吸引的。福田康夫嘴角露出一抹邪笑。

    “和尚,今天就到这里吧,我去休息了。”杜旭尧挠头说道,说罢便拿起那把剑去自己的屋子。唉,“2个月了,还念经,真无聊啊”杜旭尧自言自语起来。忽然嘴角微扬,脸上浮起一丝杀机。月光映衬的脸庞更显得鬼魅邪恶。“渣宰们,既然来了就别鬼鬼祟祟的,出来吧。”随即便出现8个人的身影。8人一身黑色紧身衣。手中的倭刀在月光下发出亮光,“你就是真龙转世吗?今天就那你的血来染红刀锋”说罢,便有三人向杜旭尧奔去。“速度好慢呢”杜旭尧双手抱圆,双腿侧分。是太极得起手式。双手抓住其中二人的手,腰部发力,将二人的冲力卸去大半。随即双手外分。“咔吧,咔吧”二人被抓的胳膊被拧脱臼,双 网游之职业人生全文阅读腿打圆,双手借腰部的力量将二人丢向第3人。那人双手将二人抓住,杜旭尧却以拔剑至那人面前。“滋”鲜血飞溅,杜旭尧脸上溅落的血更衬得他邪魅。一剑,便已将3个杀手送向地狱。“在世为恶,不如打入地狱。”剩的5人分5个方向攻击杜旭尧。“砰砰砰”飞镖掉落一地,5人得脖子上留下深浅一致的剑伤。“充其量是个下忍,真没劲。”“啪啪啪”一阵鼓掌声响,随后走来一个男人,手持一把通体发黄的刀,刀锋显得很钝。“我叫做山野藏一,这把刀便是我的武器——鬼刃。”杜旭尧感到一阵气闷,“是那个男人身上的杀气吗?真是恐怖”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杜旭尧右手持剑。左手便爪朝山野打去。男人在剑离自己3厘米处动手了。快,好快。这是杜旭尧心中的第一想法。剑已被山野双指夹住。左手以抓住自己手腕。“这就是你的实力?对于现在的你这力量不错,但和我比差的太多了”说罢山野左脚朝杜旭尧面门踢去,杜旭尧是身子尽量向后撤,避过了这一脚。但此时,山野左手放开杜旭尧手腕,右手双指将剑击飞。鬼刃落入右手后便砍向杜旭尧,杜旭尧向后翻了几下方才避过这一剑,但山野随后击出的一脚无论如何也躲不过去。“咔嚓”骨头断裂的声音清晰可闻。肋骨断了3根。杜旭尧强忍疼痛向山野奔去,左腿如疾电般踢去,只见山野双手结印,露出一抹邪笑。“糟糕”杜旭尧尽量改变身体方向,但腿像踢到了铁板一般,如何让用力都不能再前进分毫。此时脚只距离山野面门不到5厘米。“可恶”杜旭尧怒斥一声,随后身子急速翻转,“滋”鬼刃划破左腿,刀在山野手中仿佛被赋予了生命,行云流水,刀刀都是杀招。左腿血如泉涌立即染红了裤腿。山野此时双手结印。杜旭尧只感到身子寸步难行,一动不能动,而此时鬼刃已经砍向自己的脖子。杜旭尧闭上双眼只感觉死神在召唤着自己。呵呵,杜旭尧自嘲的笑了笑。

    希望大家多多砸票,我会将轩辕写得更出彩

    ,!

    第五章 7年历练

    “阿弥陀佛”洪钟般的声音传入耳中,“是绝尘老和尚来救我了吗,可惜来不及了”数秒过去了,自己的头仍好好架在脖子上,睁开双眼,老和尚已站在自己身前。“这么快的速度,是鬼吗”杜旭尧自问道,

    “施主大老远从r国来,为尽地主之谊,施主就留下吧。不必再回那弹玩之地了了”

    “和尚,你留得下我吗?”说着鬼刃以砍向和尚,和尚左手双指捏住刀刃,随即将刀向山野胸前推去。右手食指激射而去,“砰”一声脆响。眼前的景象把杜旭尧惊呆了。和尚右手食指穿透刀体,连胸腔也穿透了。秒杀!!使自己接近死亡的人连和尚一招都接不住。怪物,这是杜旭尧对老和尚现在的印象。这也是和尚强悍势力的体现。看来自己只是井底之蛙而已。

    “r国上忍,小子,看来找你麻烦的人不是小角色。”

    “那个,谢谢你”说罢,头便垂了下来。“啧啧,你还真厉害,何老头连轮回剑法也传授给你了,还真舍得教啊。等你伤养好了,便随我学习武技吧。”绝尘和尚回头看了看低下的尸体,如此年龄就能施展轮回剑法,前途不可限量啊。

    “恩。”在绝尘和尚的搀扶下回到了茅草屋,杜旭尧没有注意到和尚的右手正在不住滴血。从那天起绝尘可谓寸步不离,在养伤的2个月度需要对佛法的领悟也有很大的提高。

    佛法无高低,若有高低便起偏见,因有偏见便有执著。就如污泥能生出洁净无染的莲花,不能只取莲花之洁净而去污泥之混沌。经潜心钻研佛法,六识皆超越常人。

    大悲无泪,大悟无言,大笑无声。领悟佛学之后,自己的招式很快便能融会贯通。

    “看来小看那真龙转世之人了,派出去的人一个也没回来,现在看那个人还不成气候。现就此罢手吧,省得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希望那个男人不会再出现了。”福田康夫品了口茶轻声道。“就按你说的办吧,一想起那个男人,晚上边睡不安心。”显然对福田康夫的花没有多大的意见。佐田仓雄将面前的七彩琉璃盏拿在手中把玩。

    “什么!r国忍者竟袭击旭尧”杜永康拍桌震怒道,“老爷,需不需要我去趟少林?”一老人低头说道

    “罢了,这也算是磨练的一种吧,这是别让夫人知道。”如果让陈妍娇知道,以她的脾气,还不得把自己剥皮煮了。

    “是”说罢便退了下去。

    杜永康拿起桌边的电话,拨了个电话“天许啊,尊爵企业现在怎么样了?”

    “杜先生,放心吧,尊爵企业已步入正轨,现在已涉及酒店,房地产,餐饮,娱乐等部门,少爷回来时肯定会给太个惊喜”被叫做天宇的男人说道。钟天许,原杜氏财团首席ceo,商业天赋极高,被誉为“商业鬼才”,现为尊爵企业副总裁,是杜旭尧商界帝国的左右手。

    “还是不行,再加把劲,什么时候能伤到我便可下山”此时的杜旭尧满身灰尘,刚从地下爬起,胳膊和腿上还在 控世传说sodu渗血。杜旭尧几乎天天如此,以伤到绝尘和尚为目标而不停得钻研少林武学,少林藏书阁的书已经被他翻阅数遍,天资过人的他可以举一反三,不同招式相结合,武学已有极大的进步。但和绝尘和尚比起还如鸿沟一般不可逾越。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7年时限将至,杜旭尧依旧没能伤到绝尘和尚。身上已有不上伤疤,浅咖啡色的肌肤在伤疤的点缀下显得很有味道。蓬松飘逸的头发下挡不住双眸中闪出的精芒。精致绝伦的面庞上依旧冷冰冰,增加了一丝邪魅气息。15岁的他已比同龄人成熟许多。线条分明的肌肉下蕴藏着强大的爆发力。

    “和尚,7年将至,我在和你打一次,这一次不成功,便成仁。”杜旭尧撸了撸袖子,“呵呵,还是那么好强,希望别想前些天一样弄得满身伤。哈哈···”绝尘丝毫不理会杜旭尧那杀人的眼神,哈哈大笑起来。杜旭尧屈膝奋力一跃以到绝尘和尚面前,左手握拳朝绝尘面门打去,一记力道浑厚的虎拳!!绝尘急忙将身子向后撤去,显得有些狼狈,右拳以云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绝尘左胸打去,龙拳!!

    “这小子什么时候会的五行拳?”绝尘来不及多想,身子打旋向后飘去,双手合并于胸前,双手变掌向杜旭尧击去。般若掌,和尚拿出真功夫了。双手随即出拳击向绝尘双掌,“嘭”拳掌相接杜旭尧向后退了7步,手臂微麻,绝尘确如大山般纹丝不动。但情况也不容乐观,那一击震得自己气血翻涌。

    “嗖”杜旭尧以大步冲向绝尘和尚,双手变化多端。少林千叶手!!绝尘急忙出拳相接,而不知这只是虚晃一招,杜旭尧俯下身子以左手撑住身子,右手变为龙爪向绝尘腿部抓取,绝尘纵身一跳,左手立掌为刀向杜旭尧劈去。

    一招过后,杜旭尧撞到一棵树干上,树干折断,可见绝尘这一手刀的力量,杜旭尧起身擦了擦嘴角的血渍笑了起来“老子终于能下山了,哈哈····”只见右手中攥着绝尘袈裟上的碎片。

    “唉,罢了罢了,7年之期将过,是时候放你下山了,收拾东西后你方可离去。”绝尘仰望着空中,何老头,7年时期已过,你那徒弟确实厉害啊,我已尽自己所能教他武学,剩的便靠他自己了。

    “和尚,我走了”几十分钟后收拾好东西的杜旭尧向绝尘告别,“别的就不说了,少林72绝学该学的你都学了,但切勿杀无辜之人,我佛慈悲,阿弥陀佛。还有我传授你的那一禁招,不到生死关头不可使用,否则轻则内伤,重则力竭而死。你下山吧。”“是,我知道了,我会来看你的”说完便跪在地下恭恭敬敬给绝尘磕了3个响头。“来的时候给我带点好就好肉啊。”

    杜旭尧挥泪走下了少林,7年时光,早已认为绝尘是自己的师傅。感情不言而喻。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再冷酷的外表下还是会有一颗温热的心。

    命由己造,相由心生,世间万物皆是化相,心不动,万物皆不动,心不变,万物皆不变。和尚,再见了。

    ,!

    第六章 神秘老人

    走下山后,来到一个偏僻的村庄。55885。com杜旭尧啃着面包,只希望早早回家与自己7年未见的父母亲人团聚。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一阵清新脱俗的的声音传入耳中。“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杜旭尧答道。

    “好小子,还知道下阕”一个衣着白袍的老者走了过来,苍老的外表下挡不住那沧桑的眼神,银眉垂过眼角,捋着雪白色的胡子。身子略显伛偻,神色与世无争,不知是哪里来的高人。

    “这首词作于熙宁八年冬。苏轼词风于密州时期正式形成,这首词即公认的第一首豪放词。苏轼对这首痛快淋漓之作,是苏轼豪放词的代表作之一,晚辈自当记得。”

    “呵呵,说上来我们是不是有些缘分呢?”老人笑道。

    “确实有些”杜旭尧塞满面包的嘴囫囵不清的说道。

    “小子,功夫不赖啊”从杜旭尧的步伐便看出了杜旭尧是习武之人,可见老人并不是泛泛之辈。“雕虫小技而已,登不了大台面。”杜旭尧已经起了警戒之心,冷冰冰的外表以藏不住杀机,双手握拳,准备随时动手。

    “哈哈,小子别对我一个老人起杀心啊,少年轻狂啊”老人大笑道“既然你与我有缘,我便收你为弟子如何?”

    “我已有师傅了,老人家好意晚辈心领了”杜旭尧松开紧握的双拳冷冷道。

    “哦?那真可惜了,有没有兴趣和我这个老家伙比划比划,赢了你当我老哥,输了你当你老弟。”

    杜旭尧被这个老人弄得啼笑皆非,第一次见到这么“可爱”的老人,“你不觉得这对你不公平吗?毕竟你年龄摆在那了”杜旭尧对自己的实力还是有信心的,对付绝尘和尚那样的华夏高手自己方能自保,对一个老者还不胜券在握。“哈哈,你想得太多了些吧,你只要能令我动上一步便算你赢。”老人摸了摸鼻头,被一个后辈说成这样也挺不好意思的。

    “好,你这个老小弟我收定了,倒是你可别赖账”说罢便抽出背后短刀,显然想一招定胜负。嘴角不觉泛起一丝冷笑。

    “叮”这一幕是杜旭尧惊呆了。拿短剑被那老人双指捏断,自己向后退了5步,自己无间的手臂还不住酸麻。“我输了”杜旭尧垂下了头,除了少林第一次打架便吃鳖,心里自然不舒服。“老弟啊,你不是输给我,是输给了自己,你太轻敌了。”说完便将手中断刃射向前方不远的石头,短刃深深陷入石头中。这份力道恐怕绝尘也及不上。

    “老弟啊,老哥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杜旭尧”依旧冷冰冰,不带一丝感情回答道。

    “杜旭尧,好名字啊。”“那你叫什么?”“是该叫老哥吧,哈哈”老人捋了捋胡子说道“我无名无 瑕不掩瑜最新章节姓,也就是个混生活的老头子而已。”

    “哦”杜旭尧跟着老人来到一个山洞里。

    “是该卸下你冰冷的面具了吧,对待认识的人不必这样吧,冷冰冰的,我又不欠你钱”老人带有一丝感伤轻声道。

    杜旭尧愣了一下“老哥教训的是,我谨记就是了,我从小就这样。您以前也这样吗?”

    “我不只外表冷,内心也冷,在别人看来我好似冰一般,即使对我最爱的女人我依旧这样,为了那个女人我放弃了江山,放弃了一切。而她去离我而去。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他读不懂我,读不懂我啊。从那刻起,我便反省自己,如果我不是那么冷漠,会不会有另一种结果。你说呢?”说罢便取下腰间的葫芦“咕噜咕噜”的喝起酒来。眼角明显有些湿润

    “或许你改变了会有不同的结果”杜旭尧说道,老人说得对,如果自己这样不也就步老人的后尘了吗,不可否认,那相识不久的老人竟能读懂自己,这就是缘分?

    “去吧,回到家后别想人提起遇见我的事,老头子归隐山林40年,可不想再惹出什么乱子。送你8个字‘锋芒内敛,八风不动’。仔细体会其中的妙处吧。”

    “恩”说罢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

    这个老人真有些意思,杜旭尧自嘲的笑了笑。g省,我来了。

    “师傅,要不要去暗中保护他”一个背负古剑的紫衫少女不知何时站在老人后面。“何老头的徒弟果然不错,真龙转世,有些意思。紫霞你和洪峰暗中去保护他吧”老人喃喃道。

    “是,师傅,我二人就算死也会保真龙转世之人不伤分毫,”紫霞说道。

    “不到生死关头,你二人不得出手相助,养成依赖对那小子不是好事。”

    “师傅,徒儿来迟了”一个魁梧男人低头半蹲在地,背后同样有把古剑。“老头子我也该走了,你们好不容易聚一起,在我这个老头面前,你们也不好交流感情吧。”说完便哈哈大笑起来。叫紫霞的女人双颊露出一抹绯红。“呵呵,还不好意思了,洪峰,好好待她,否则我拆了你骨头。”说完便扬长而去。

    叫洪峰的男人挠挠头“紫霞妹子,我们也去吧,跟丢了师傅便又要说的。”紫霞恩了一声便跟叫洪峰的男人离开山洞。

    此二人是谁?从背负的古剑便可看出。挚情炙热之剑——莫邪坚贞爱情之剑——干将。华夏众多高手的佼佼者。

    白袍老人站在大树顶端,眺望天空,胡须随风飘动。“萧然,你找我十年,我躲你十年。你当真以为我不问世事了吗?”老人喃喃道。随后拂袖离去。

    冷漠面具的背后真的会有一颗冰冷的心?对杜旭尧来说是错的,对现在的白袍老人来说是错的。对40年前那傲视华夏第一人来说是对的。

    杜旭尧的改变可以说是老人的功劳。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何如此轻易地听从了老人的话。

    ,!

    第七章 王者归来

    下了火车,望了望繁华依旧的g省,心中感慨万千。迈着步伐便朝家中走去。

    ?br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