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大汉娇后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10 部分阅读

    去看她。”

    “喏。”

    因为和刘非谈的事情有些陈娇并不愿让其他人知道,所以一直以来,陈娇只带流年去宣室殿。

    “窦家现在知道梁王的事情了吗?”

    “你想……”刘非稍稍一想,就明白了陈娇的意思,“我一会出宫之后就窦彭祖。”

    陈娇点点头,有些话,不需要说得太明白:“大哥最近怎么样了?这几日也没见他上朝。”

    “陛下之前让他专心处理造纸的事情,等事情定了,再论功行赏。”

    “嗯。”

    因为和陈礼的兄妹关系,陈娇一直不太方便和刘彻问起他的事情。御林军里的那几个人,自从信物落在到了陈娇手里,就和陈礼那边再无任何联系。陈娇此刻问起,一来是想确认一些事情,二来,她心里清楚,刘非可以接受她对窦漪房的恨,但未必能接受她下手杀梁王。

    这个秘密,她只能烂在心里。

    这个秘密,她不敢让任何人知道。

    和窦漪房,有恩怨,但和梁王……

    其实平心而论,梁王曾经也是对陈娇颇为宠爱的。只可惜,窦漪房太宠爱他,所以注定,陈娇只会把梁王当敌人——纵使梁王也曾真心待过她。

    如果梁王不曾和左邪王互通有无,沆瀣一气,她或许心中还会有愧,偏偏梁王自掘坟墓,她甚至不需要给他扣上什么莫须有的罪名,只需给他添几封书信,让证据更足一些,定罪更容易一些罢了!

    窦漪房,你的儿子,终于死了。

    作者有话要说:停更至下周日。

    期间我争取再更一章出来,但只能说是尽量,不敢给任何保证。

    下周之后差不多能恢复七月初的更新。

    第45章 回来 水荷澹澹

    (    上林苑里养了一群貔貅。ww

    自从当年刘非送给她的猫死了之后,她就没有再养任何宠物。但偶尔,她会到上林苑那群貔貅。

    陈娇还记得她第一次见到这群貔貅时候的惊讶和欣喜。

    她上辈子、上上辈子加这辈子,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熊猫!

    一群在上林苑里滚来滚去的小熊猫不停地挑逗着她脆弱的萌点,看到的第一眼,她就忍不住朝那些翻滚的小熊猫扑去。

    结果还没靠近,倒是被那群熊猫们立刻掉过头朝她那突如其来的龇牙一咆哮给吓到了。

    想到当年的自己,陈娇忍不住弯起了嘴角。

    “是想起什么?”见到陈娇的笑容,刘非的心情也变得不错。

    示意负责驯养貔貅的宫人抱来一只年龄偏小的小家伙让自己抱在怀里,陈娇道:“我记得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它们野性还未褪,我看到它们就忍不住想抱,差点被他们咬。舅舅那个时候就笑我,只要看见这些毛绒绒的小家伙,就是很么都不管不顾了。”

    “父皇一定还说千万不能让你在战场上看到这些小家伙,不然的话,你一定是第一个败下阵的人。”

    被刘非一口说中的陈娇呆滞了一下,僵硬地低头,尴尬地顺手揉了揉怀里小熊猫的脑袋,这些课都是国宝啊!用一群国宝来迎战,这种暴殄天物的事情,她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发生在自己眼前啊!

    “谁让它们这么会卖萌啊,这么可爱,看到它们的时候,心都酥了!”

    看了一圈上林苑里的貔貅,刘非伸手也替陈娇怀里的小家伙揉了揉:“我记得那年父皇后来决定养貔貅在上林苑的时候,还特地叮嘱一定不能让你在它们野性未除的时候再靠近它们,不过现在这只太小,凶起来也不怕。”

    “它才不会凶我呢!”陈娇说着,亲昵地凑着小熊猫的脸蹭了蹭,“对不对?”

    “既然这么喜欢,为什么后来你却不养你说的那些‘萌’物了?”萌这个词还是刘非和陈娇学的,记得以前,她每次都会抱着那只飞飞亲近,每次猫儿露出那种蠢蠢的表情,都会说它在卖萌。

    其实很久之前,知道阿娇为那只猫起名飞飞的时候,刘非不是没有猜过阿娇的心思。但每一次,阿娇都会否认,告诉他自己对她而言只是一个亲近的表兄。久而久之,刘非即使心中有疑,却还是相信了她的说法。现在想来,其实阿娇的心思,并不难懂,只是她一直用一个假象,骗了所有人。

    刘非心中自责,纵使阿娇能骗过所有人,但他,不该被她骗过。

    “阿娇……”

    阿娇,对不起。

    “嗯?”

    陈娇的笑容还挂在脸上,好久没来上林苑,这只小家伙她还是第一次见,真是忍不住想把它带回自己宫里。

    “没什么。”刘非笑了笑,“你打算抱着它睡觉?”

    “不,”陈娇摇摇头,笑容也逐渐收了起来,“它们的生命……太短,也太脆弱,飞飞走的时候,我就发誓不会再像以前一样和这些小家伙亲密无间地相处了。有时候……感情羁绊的太深,分离的时候就会格外痛苦。我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来上林苑看看这些貔貅,你看,在我们两个不熟悉它们的人看来,它们长得就是一模一样的。我不用在意上一次见到的是哪一只,不用担心和它们有太深的感情。”

    这是刘非第一次知道陈娇的这些心事。他有一些不知所措,不知该怎么宽慰明显已经陷入低落情绪的心上人。一直以来,他习惯了守护和陪伴,就像现在一样,他静静地陪在她的身边,只要她需要,一抬眼,她就能看到他。

    “好啦,不说这些了,好久没弹琴了,流年,去将我的琴取来。”陈娇吩咐道,“非哥哥,你想听什么曲子?我弹给你听。”

    “好。”

    陈娇将琴摆在上林苑的亭中,许久不弹,竟有了几分生疏,她试着弹了一小段,才重新找回感觉。

    此时正值正午,她干脆吩咐宫人将午膳摆在上林苑的这处亭子里,她和刘非一起用膳,倒也颇为温馨。

    **********

    刘彻匆匆赶回宫中,一心想要给陈娇一个惊喜,却不料她不在椒房殿。得知陈娇去了上林苑,他也没让人去找她,倒是自己连衣服都没换就往上林苑去,谁知一到那里,就看到了如此一副让他心塞的场景。

    自从和陈娇成婚,这将近一年的时间,她笑的次数,刘彻两只手就能数的过来。可此刻,她的皇后,却一边抚琴,一边对着他的五哥,江都王微笑。

    刘彻只觉得心底的火一下子被点燃了,他快步走过去,打断陈娇的琴声,一把拽住她的手:“阿娇,我回来了。”

    陈娇看着握住自己手腕的这只手,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勉强控制住面上的惊讶,露出惊喜的神态:“彻儿?你回来了?”

    “嗯。”刘彻将目光停在刘非身上,“五哥也在啊!”

    “臣拜见陛下。”刘非说着,便要跪下,恭敬地行一个大礼。

    刘彻虚扶了一把:“五哥和朕客气什么?都是自己人,哪里要这么多的虚礼了?以后呀,没有外人的时候,你就别对朕行这样的礼了。”

    陈娇听着刘彻的话,却忍不住微微皱了皱眉头。

    他说,我回来了。

    他也说,和朕客气什么。

    一个我,一个朕。

    陈娇还是听懂了刘彻语气里的不悦。她主动用另一只没有被刘彻抓住手腕的手覆在他的手上:“累不累?有没有用过午膳?想吃什么,我吩咐人帮你准备。”

    刘彻阴霾的脸色微微舒缓了一些:“我想你了,所以一回宫就来找你。阿娇,我饿了,我要你陪我吃。”

    “好。”陈娇看了看低着头的刘非,心中叹了一口气,刘彻回来的时候,实在是……

    “五哥,朕和皇后还有事,你……”

    刘非主动道:“臣告退。”

    看着刘非退下的背影,陈娇知道,接下来,他们之间,又要回到之前那样,像这几天这样快乐的日子,只能成为梦里出现的画面了。

    作者有话要说:小猪:我只是出去了几天怎么我的墙角就快被撬了!

    大汉娇后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