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女强要恋爱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43 部分阅读

    这道强光后,她才敢把眼睛完全睁开,入眼的是四颗脑袋,满脸青色胡渣的脑袋,黑眼圈浓浓的四颗脑袋。

    范董祥、范文成、古浩阳、刘智贤四人瞪着眼睛焦心焦虑的盯着她。

    “你们,干什么?”嘴巴干巴巴的沒有一点水分,说起话來有些艰难,声音也是沙哑无比,不仔细听,可能都听不清晰她说的是什么。

    “醒了醒了醒了,终于醒了,医生……”范文成第一个反应过來,大声呼叫着,边跑边跳的往外面跑去。

    范董祥激动得热泪都快流出來,只有古浩阳与刘智贤最理智,定定的看着她,有些过分的呆滞。

    几分钟后,医生赶來,确认了毛义云已经沒什么大碍,只要稍稍休养那么一段时间后,两人这才纷纷递出关怀。

    在这些人灼灼的关爱中,毛义云感觉脑袋里的混浊慢慢的消散,却又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在晚上,熙熙攘攘的病房才渐渐安静下來,毛义云看着一边给她削苹果的古浩阳,她从沒见他这般的邋遢过,胡子拉渣衣冠不整,真不是他的风格,不过倒也有一点点第一次见他时的那种颓废。

    “古浩阳。”毛义云轻声叫他。

    “嗯?怎么了?不舒服吗?”古浩阳听闻,立刻扔下手里的东西,紧张兮兮的对着她左看右看。

    “我沒事,古浩阳,我想问你,我这里跳动的是谁的心脏?”白天从医生口中得知了自己的情况,她一整天都在纠结这个问題。然而也终于知道了,那两个人在她体内打那一针,便是一种药物,能够让她心脏迅速衰竭的药物。

    古浩阳倏地沉默了下來,有些踌躇不定,目光闪烁,毛义云心里的疑惑更重了。

    良久,古浩阳才侧身从一旁的柜子中拿出一封信,垂眸说道:“这封信,你看看就知道了。”

    信封是一张白的发亮的纸,“撕拉”一声,毛义云撕开了封口,一阵清香的味道瞬间扑鼻而來,很是熟悉的味道。

    让她的脑海中霎时冒出一个人影,那个经常穿黑衣,与她敌对却又总是想调戏她的人。ww

    她似乎猜到了是谁。

    冷焰,是冷焰。

    看完信后,这个猜想也得到了证实,另外还有一个惊喜。

    那日,她其实并沒有被那些人猥.亵,沒有失身。是冷焰,他救了自己,联合了自己的保镖救了自己,身上的那些个吻,全是他印上去的,只因为要迷惑住朱富的眼睛,也调皮的想看看自己奔溃的模样。

    就是这么一个让人摸不着触不到,又有些恶魔的男人,在她还把他当做敌人的时候,毫无防备的把他一整颗心,给了她。

    这要她情何以堪。

    一滴滴眼泪不知不觉的从眼眶中流了下來,毛义云抬手抚摸在胸口上,那跳动的频率,低低的沉稳。

    古浩阳见她的反应有些不对劲,拿起那封信阅览起來。一会儿后,他的心里也很不是滋味,是感激,是不敢置信,抑或是自愧。

    轻轻的把她抱在怀里,然后掏出一枚碧绿扳指,套进她的大拇指上,说道:“这是他让我给你的东西。”

    扳指套在那个小巧的大拇指上,有些松松垮垮,毛义云蜷起手指把它紧紧的握在掌心中,在古浩阳怀里缩了缩,闭上眼,最后一滴泪水流了出來,晶莹剔透犹如钻石般闪亮。

    三个月后。

    在爱尔兰的一个小乡村,正举行着一场盛大的婚礼。

    姹紫嫣红的各种野花,暖阳普照下,整个婚礼台都被浪漫的紫色包裹,斑斑阳光洒下來,如梦如幻,似真似假,让人有种身在梦中的错觉。

    一位位宾客带着满满的祝福,在低昂轻缓的音乐声中慢慢走进场地,遂而纷纷围拢在一位身着白色西装,举手投足间散发高贵气质的男人周围。

    “古总,恭喜,恭喜。”

    “古总,恭喜……”

    古浩阳含着温暖笑容一一接受众人的祝福,今天是他跟毛义云的婚礼,第二次的婚礼,带着不同的心境,在不同的地方,举行这一场别开生面的婚礼。

    邀请了所有在商界有名望的人,就是这个小乡村的所有乡民也都参与进來,见证这场华丽盛世的婚礼。

    许久未见的毛华军夫妇在现场忙碌个不停,满脸堆笑,乐此不疲。一些个记者,到处拍照做小采访。

    婚礼开始,毛义云挽着亲生父亲范董祥的手,一步步走向对面的古浩阳,婚纱,还是第一次结婚时的款式,只在颜色上加白了一些,简单美丽高贵,配他,刚刚好。

    把手放在他手上的那一刻,毛义云似乎看到了他们掌中拂过的一丝丝阳光,那么温暖耀眼,心里一遍遍流淌着的感觉,那就是幸福吗?

    接下來便是千篇一律的婚礼流程,台下刘智贤暗暗的把双手搅在一起,看见她那幸福的笑容,灿烂夺目,心虽痛,却满足。

    见证过后,所有人都玩得很疯狂,刘智贤看着四周欢快的人,总觉得自己有些格格不入,脸上的笑有些牵强。

    婚宴进行到一半时,毛义云寻了一个借口找到刘智贤,把他叫到了一个无人的角落,此时她已经换下了婚纱,一套淡紫色的礼服衬得她更加美丽动人,在黑夜中甚显神秘。

    “云,恭喜。”一天下來,他都沒有机会跟她说一句话,虽然疑惑她为什么单独把自己找出來,祝福,却还是不能少。

    爱尔兰的夜晚很美丽,星空璀璨,点缀了她的心情,毛义云只对他微微浅笑,然后把手摊开在他面前,掌心中一枚散发淡淡光晕的戒指静静的躺着。她轻声说道:“智贤,谢谢你的祝福,这枚戒指,我想,应该是时候还给你了,虽然你现在还沒有找到人生中陪伴你的人。如果你还不放下我,智贤,我会难过的,我会难过沒有人陪着你难过。”

    她执起他的手,把戒指放入到他的掌中,再蜷起他的手指紧紧握着,遂而张开双臂,环抱着他的腰身,将耳畔贴着他的胸口,轻缓的说道:“智贤,如果你不忍心让我难过,就赶快找到陪伴自己的人,好吗?”

    她知道自己很残忍,可是她不得不这样,在感情上,她大方不起來,连一杯羹都舍不得从古浩阳那里分出來给他。

    刘智贤沉默了一会儿后轻拍了拍她的背,道:“好。”

    一段情,只能容得下两个人,如果第三个人想要进入,要么是自掘坟墓,要么是得到祝福。

    刘智贤喝的酩 ...

    (酊大醉,身子歪歪斜斜的往前面走着,宴会中的吵闹莫名的让他有些烦躁,伸手扯了扯领带,迷迷糊糊中好像有个女人在前方不远处,向这边眺望。

    他越走越近,头也越來越晕,最后在快要见到这个女人样貌时,他倒了下去。

    女人赫然是消失已久的陈紫函,她是來祝福的,可是却沒有勇气进入会场,只有站在这里,举目眺望。

    陈紫函吃力的扶起刘智贤,再见到这张脸,她的心还是跳的这么快,看到他眉宇间的哀愁,真想帮他拂去。

    费尽千辛万苦,陈紫函才把他送到酒店,拿着一块湿毛巾帮他擦了擦脸颊,轻柔的动作,生怕一不小心把他弄醒,一双眸子带满了痴迷。

    他的脸就像是雕刻出來的一般,线条鲜明,喝了酒的缘故,有些微微的红,陈紫函顿下动作,用手指一笔一划的描绘着这张脸。

    正在她沉迷的时候,倏地,一只手抓住她的手腕,陈紫函心里突地一声提起,眼眸出现一丝慌乱,扭了扭手腕,想要逃离。

    “云……”

    只听到这一声缠绵般的声音后,陈紫函碎不及防的被他拉倒在床上,继而他一个翻身,压在了她身上,一口擒住了她呼之欲出的尖叫。

    陈紫函惊愕了好半天才反应过來,在他身下挣扎着,可是他越挣扎,刘智贤把她禁锢得越紧,在她唇上,似惩罚的啃咬一般。

    “云,不要离开,好不好?”他像个孩子一般在她耳边恳求。

    轰,陈紫函只觉得响起了一道惊雷,胸腔溢满了酸痛。

    奈何这夜,她禁受不住他的温柔,深深沦陷。直到天亮,她方才起床穿好衣服,从他指尖取下一枚戒指,悄然离去。

    毛义云与古浩阳婚后应古浩阳无赖的要求,进行了一段二人世界的蜜月,一切好似他们才刚刚堕入恋爱中一般,甜蜜不可分。

    巴黎街头,古浩阳垂眸靠在毛义云的肩膀上,双手环着她,毛义云看着眼前一对对相携路过的老夫妻。

    “古浩阳,我们以后会不会也这样,头发花白?”

    “嗯?”古浩阳缓缓睁开眼睛,侧头看着她,蹙了蹙眉不悦的说道:“你叫我什么?”

    “古浩阳啊。”她想也不想的说道。

    “该罚。”说着,古浩阳直起身子,倏然把她带入怀里,低头含住她的檀口,放肆的掠夺,啃咬。

    “现在该叫什么?”见她有些喘不过气來,古浩阳不舍得离开那朱唇,魅惑至极的舔了舔唇瓣周围的蜜汁。

    “老公……”她的声音低如蚊蝇,脸颊绯红,这还是第一次在大街上接吻,着实害羞得紧呐。

    “沒听到。”古浩阳挑挑眉,心里蓦地一动。

    “老公。”这次大了一些。

    古浩阳嘴角一扬,笑的一脸满足样。

    “该奖。”低头,再次擒住那红艳欲滴引诱味十足的唇。

    浪漫街头,法式热吻,暖阳普照,一切显得那么的,温馨幸福。

    “谢谢你,坚持这么爱我!”

    番外之冷焰的信 郑飞飞

    (    小老虎:

    该死的女人,你真该死,可我偏偏不愿意你死!

    现在醒过来了吧?感觉怎么样?我的心脏在你胸口里跳动的频率,是不是很美好?现在的你,是不是很惊讶,很惶恐,很感激我。

    小老虎,如果没有我想的这些反应出现,我做鬼都会缠着你,让你跟古浩阳生活不下去,然后,嘿嘿……下来陪我。

    其实你更多的应该是疑惑吧,为什么,我会把自己的心脏给你。

    这个问题,我会留着给你慢慢的去琢磨。

    其实我很想再亲亲你,不过你那一副死人的样子,还真是让我有些害怕,连摸一下你我都不敢。

    看着古浩阳那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哎……你们这一对人,还真是傻,傻得可爱,傻得让人心疼。特别是你,让我连脚趾头都疼。

    你不用感激我,只要感动就好了,反正我已经是一个罪人,警察到处通缉我,我也不屑于苟活,刚好看见你要死不死的样子,只好发发善心,做一件人生中唯一一件善事了。警告你,一定要保护好我的心脏,下辈子,我可是要讨回来的,届时如果有损坏,我一定手刃了你!

    好了,小老虎,一次性写了这么多字,累了,最后告诉你一件事。ww

    还记得我跟你说过,你欠我一次吗?

    你并没有失身,那天,我走的时候看到你的保镖到处找你,然后我就这么犯贱的去跟你的保镖合作,把你救了出来。为了掩饰朱富的耳目,我在你身上印了那些吻痕。现在回想起来,我其实很后悔,为什么要把你送进医院里解除药性,为什么我不自己来呢。

    现在,是不是觉得我很伟大?其实我也觉得我很伟大。

    哎,十年生死两茫茫,你我以后就要阴阳相隔了,小老虎,我舍不得,好舍不得。

    小老虎,记得要幸福,别再这么坚强了,不然我的脚趾头会疼得断掉的。

    冷焰,留。

    另冷焰番外短篇: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从我记事开始就一直在义父的身边做事,五岁,还记得那时候是五岁,我被义父送到一个总是用黑色丝巾蒙着面的女人面前,从那以后,我便跟着她,被她用一根根皮鞭抽打,被她强迫举枪杀人,被她狠狠的关心着。

    我一次也没有见过她的面容,却对她的眼睛、嘴唇异常深刻。黑巾下那张唇很红很艳丽,那双眼睛充满了勇敢果决,还有无情的波澜。

    她没有感情,真的没有感情,她抽打我的时候,我感觉她都是咬着牙的;可是却在我被抽打得奄奄一息的时候,她却提着药箱,一边流泪一边给我上药。

    我们之间的话不多,有时候一个月不超过三句,她不说话,我也缄默不言。

    从十六岁开始,我便离开了她,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我才知道,她原来就是给了我生命的女人。

    当才能够义父口中得知这些的时候,我想回去找她,跟她确认真假,然而义父却告诉我,她死了,就这么一天而已,我才离开一天,她居然就死了!

    被仇人杀害,一枪毙命。

    我心甘情愿吃下了义父的最新毒品,就这么一次的心甘情愿,让我这一生都变成了黑暗。我为他杀人,为他贩卖军火,贩卖毒品,为他打理黑帮。

    然而至始至终他都不曾信任过我。

    我以为我这一生,就要这么过去,却不想那一夜,我又看到了那双眼睛,勇为不惧,智睿担当,我誓要杀了她,可是每每想到这双眼睛,我就彻夜不眠。

    我下不了手。却也碍于义父。

    毛义云,毛义云,这个名字一次次的提醒我,我们是仇人。

    我却不想,在她的眼中迷失了自己。

    我是在寻找当年那个又冷酷又柔情似水的女人?还是在寻找我的归属?

    小老虎,还真是一只小老虎,不被驯服却甘愿堕入情网的小老虎。

    把心给你,把痛给我。我已经是个万恶罪人,当我看到你那苍白无色的面容,听到你那不似存在的呼吸,我发现我的心很紧,蹦的很紧,还泛着刺痛。

    我不想让你死,就像那晚,我跟冲动对峙,不想让你被人玷污一样。

    你高傲,你倔强,我却甘愿做黑夜的恶魔。

    手术室中,我看着医生在我的胸口运作,看着那可血淋淋的心脏被放入你的胸口,看着我自己一点一点的没有了呼吸,我发现,刚刚那痛是多么的珍贵,因为我此时已经感觉不到痛了。

    我似乎看见了天上降下的那道曙光,那个女人,那个给了我生命的女人,在那里招手。

    小老虎,我走了,以后没有回莫名出现来强吻你了,以后没有人会跟你是对手了,以后没有人会无时无刻想要杀掉你却又舍不得了。

    还有一句我不敢说的话。

    其实,我爱你!

    女强要恋爱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