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蜜婚之萌妻嫁到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24 部分阅读

    天有灵看到这一幕, ...

    (肯定也会伤心欲绝。

    拖着沉重的步伐慢慢地走,终于还是走到了叶婉婷的病房前。

    还是那一面超大的玻璃,可以清楚地看到躺在病床上的叶婉婷面色憔悴、无助且充满恐惧地看着周遭的一切。

    此时的她,惊恐得像个被丢弃的孩子。

    但,在裴少钦推门而入后,她眼神里的惊恐很快就闪着光的奕奕神采所取代。

    跟着,超乎所有人预料的,她叫出了一个之前已经叫过好多次的名字——

    “少宗!”

    是的,这是她记忆里唯一存在的名字和面容。

    a

    ------题外话------

    之前埋下的伏笔不知道有没有亲记得呢?

    ps:保证不撒狗血,亲们无需太过担心~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095:成全她最后的梦 夏沫微然

    (    乔雨珊见过小星星的生父裴少宗的照片,自然也知道他和主任的相似度高到什么程度。但身为裴少宗妻子的叶婉婷居然会认错,还是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意外。

    “你没事,我知道你一定没事!”不等在场的人做出反应,叶婉婷便激动地接上了刚才的话题。只是,刚刚才苏醒不久的她明显还有些气短,即便带着激动兴奋的心情,说话的声音也只能用气若游丝来形容。

    “许医生,你刚才不是说她什么都不记得了?”叶婉婷突然说出‘我知道你一定没事这句话’,裴少钦自然会下意识想到五年前的那场车祸,她会有此反应,是否意味着她对这段记忆还是颇有印象?

    “我就是不记得自己也不会忘记你是谁。”叶婉婷脸上依然带着煎熬许久终于等来希望的狂喜和幸福,甚至还能隐约在她眼中看到几丝闪烁的泪光。

    “可是……”裴少钦正要开口跟她解释,却被站在身后小心翼翼观望的乔雨珊果断拦了下来——

    “她到底记得多少,先让许医生跟她谈一谈,我们出去等着。”刚才许医生已经说了,叶婉婷现在的状况就是回光返照,即便能正常思维、会说话,却也只是被一个孱弱的身体支撑着。乔雨珊实在不敢想象如果主任坦白跟她说‘少宗已经不在,我是他哥哥’,这个也许就是凭着自己丈夫还活着的信念支撑到现在的可怜女人会有怎样的反应。

    最坏的可能,也许会当场崩溃,她这些年的努力支撑也可能会化为乌有。

    所以,乔雨珊觉得现在还不是坦白一切的时候

    叶婉婷也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确实不太适合太过激动兴奋,能再次见到‘少宗’已经算满足了她最大的心愿。就算现在就让她永远闭眼不醒,她也会觉得此生再无遗憾,“我会很快好起来的,你不用太担心,把这里交给医生就好了。”

    说完这不长的一段话,叶婉婷已经开始急促地喘气。许医生之前的猜测也基本得到证实,她现在的状况不过是在拼最后一丝力气和时间赛跑。而且,已经注定是一场必败无疑的比赛。

    虽然一时没反应过来珊珊为什么会突然打断自己,但裴少钦还是遂她所愿地跟着她一起离开了病房。而且他心里也很清楚,以珊珊在重要事情上的谨慎态度,这么做一定有她的原因。

    终于彻底远离了叶婉婷的视线之后,裴少钦几乎是未作任何铺垫便直奔主题地问,“你在打什么主意?”

    他问得直接,乔雨珊的回答却明显和他不在一个频道上,“许医生刚才说小星星的妈妈已经活不了多久了是不是?”

    “她刚才的情况你也看到了,确实比想象中还糟糕。”裴少钦的回答还算含蓄,但基本也就是这个意思。

    “我觉得……她能努力坚持到现在,一定是因为心里还有个很强的信念一直支撑着,显然这个信念就是她相信自己的丈夫还活着。可是,如果你当着她的面拆穿一切,就等于亲手掐灭了她这么多年努力坚持盼来的一点希望之光。这样的结果对一个昏睡了五年终于苏醒的病人来说有多残忍你想过没有?”女人大多是感性生物,所以她们往往能在很短的时间内想到很多男人想不到的细节。今天,乔雨珊就很好地证明了这一点。

    “我暂时还没想到这些,但……欺骗终究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裴少钦也是真心觉得珊珊说的这些都很有道理,但理解并不代表完全赞同。

    “欺骗确实不好,可对一个活着的每一秒都是奇迹和恩赐的可怜女人来说,却是最好也是唯一的办法。如果她再过不久就要永远离开,让她生命的最后时光活在梦里又有何妨?我相信,你和你的家人肯定都不希望她带着绝望和悲痛离开是不是?”感性的生物做起决定来难免会感情用事,但在面对某些特定的情况时,也确实需要这样的感性和不按常理。

    “你说的对,我们裴家已经欠了婉婷很多,谁也不希望她最后的日子里还要再受一次致命打击。”裴家的两位长辈也正好赶到,乔雨珊刚才说的那番话二老也基本上一字不落地全听进了耳朵里。对她的想法,裴妈妈是深表赞同。

    同时,也带了几分震惊的意外。他们家这儿媳妇看着就是个大孩子性格,没想到在关键时刻会如此冷静、考虑如此周全。能娶到这么好的儿媳妇,不仅是少钦和小星星的福气,也是他们全家的福气。

    “伯父、伯母。”虽然当下的气氛有些凝重,乔雨珊还是赶紧转过身去礼貌地向两位长辈打了招呼。

    裴妈妈无限欣慰地拉着她的手轻轻拍了拍,“真是个深明大义的好孩子,无论少钦如何决定,你有这份心,我和他爸爸已经很满足了。”

    乔雨珊难得在面对长辈的夸奖时没有表现出半点忸怩和不好意思,而是一鼓作气地顺着裴妈妈的话将主任逼到了没有退路的境地,“我相信他一定会做出正确的决定。”此话一出,基本算是把裴少钦‘逼上了梁山’。

    “还是等许医生给她做完详细检查再说吧。”裴少钦这边已经做出了明显的让步,但还不到做最后决定的时候。

    万一情况突然出现好转,叶婉婷还有完全康复的希望,这个谎撒下之后可不好收场。就现在的状况来看,他还不敢冒这个险。

    “就算还有复原的可能也要给她希望才行,如果连坚持下去的动力都没有,她也很难支撑下去。”乔雨珊的观点是,如果没有好的开始和基础,期待以后都是空谈。

    “妈,您和爸爸先过,也不知道她对你们俩还有没有印象。”让父母先去病房那边看看情况只是支开他们的借口,真正的目的显然还是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和执拗又实心眼的某人好好谈谈。

    乔雨珊也是难得机敏地一眼就看透了他的心思,目送裴爸爸和裴妈妈离开后便跟着他一起去了走廊尽头的家属休息室。

    “乔雨珊,你还能不能更傻一点!本来今天应该是我们登记领证的日子,可是你却想把我往另一个女人身边推,到底是何居心?”她刚才说了那么多,可以说句句在理,而且也得到了母亲的赞同,可裴少钦心里却有些莫名的不甘,总觉得她对自己不够在乎。

    “你就当是我同情心泛滥,看不得有人活得太悲惨、太可怜呗。你就相信我一回好不好,如果让她知道自己心心念念惦记的人已经不在人世,她很有可能随时崩溃,扪心自问,这是你希望见到的结果么?以后的事情咱先别想,先顾好眼前的事不行么?”

    “可是……我毕竟不是少宗,也不是一个很好的演员。”即便‘扮演’的是一个和自己几乎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但多少还是会涉及到情感流露的时刻,到底能不能把握得当,裴少钦心里是一点底也没有。

    “我相信你能做得很好,她现在需要的只是陪伴,和一些让她觉得安心的希望。这一切可能只需要你坐在她身边,轻轻握着她的手就能完成。”乔雨珊的这番话听上去更像是个美好的愿望,但有时候事情也许就是这么简单。

    ...

    (

    “你还希望我握着她的手?”如此简单的事,在裴少钦看来却是大有难度。

    “我没那么小气的。”已经决心执拗到底的某个傻姑娘对此倒是一点也不介意。

    “要我说你什么好!换成是我,别说是握手,其他男人多看你两眼我都会心里不爽很久。”咳咳,如此小家子气的表现拿出来现真的好么?

    对主任极度专制小气的想法乔雨珊是发自内心的‘鄙视’,但嘴上也不好明说,只能继续给他‘下套’,“也要看什么情况的吧,明知道不是发自内心的,当然不会介意。”

    “你真的希望我不要坦白自己的真正身份?”看来,某主任这会儿是真动摇了。

    乔雨珊几乎是想也没想便果断点头,“至少要先让她稳定住情绪再说吧,如果真的还有希望复原,以后再找合适的机会跟她解释清楚;如果她的日子的所剩不多,就当圆她一个梦想也好啊。她已经受了这么多年的折磨和煎熬,临走前还要再遭重创,这一切不光是残忍,更是不公。”

    “我可以答应你尽力一试,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叶婉婷突然苏醒,所有的计划几乎都被打乱,但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裴少钦还是希望按原计划顺利完成。

    “你说,只要我能做到,一定眉头都不皱一下。”虽然主任平日里一向专制霸道,但乔雨珊对他把握尺度的控制力还是很有信心。就他这舍不得让她受半点委屈的性子,也不可能提出太让她为难的要求。

    “今天下午我们还是要抽点时间去把正事办了。”一大早就起来忙活,还特地为穿什么衣服费了一番心思,如果就此打住,还真是有点不甘心。

    “都到了医院,你还在想这件事?”乔雨珊现在的表情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哭笑不得。

    “你说我自私也好、冷漠也罢,反正我就觉得这件事必须今天完成,不然心里总是会惦记这件事。”说到底,裴少钦现在多少还是有点担心‘夜长梦多’。意外来临时从来不会给你做准备的时间,天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

    “我没说你自私冷漠,只是觉得……要抽出时间也不容易吧。”婚姻登记处的办公时间可是很有限的好吧,要是去得晚,可能就赶不上了。所以,这事也不是想办就能办得成的。

    “只要你点头,其他事我来想办法。”很多时候,时间确实要挤才会有,但要想事半功倍,也需要合理的安排。

    “如果时间上没问题,我是没意见啦,就是担心你这一走,医院这边万一出个……”

    “没那么多万一,医院有最好的医生时刻照看,出不了大事;再说了,我又不是去了不回来。”裴少钦这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如果真要以‘裴少宗’的身份在叶婉婷面前出现,今晚留在医院几乎是板上钉钉。

    裴家两位大家长已经去见过了叶婉婷,很遗憾,她对这两位和自己一起生活了近两年的长辈完全没有任何印象。不过,听二人做了介绍之后,她还是颇有兴致地问起了‘少宗’最近几年的生活。

    这个可怜的女人,昏迷不醒的这五年,心里想的全是和自己一起经历过生死考验的丈夫。醒来之后,她一点也不关心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到底如何,只想知道她昏迷的这几年,‘少宗’过得好不好。

    “你一昏迷就是五年,他怎么可能过得好。”这话虽然是顺水推舟说的,但其实裴妈妈心里想的就是她已经过世的小儿子。当年,少宗也是带着遗憾走的,就算离世之后能上天堂,只怕他的日子也过得不好。

    “对不起,我又提到了您的伤心事。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重要的是把握当下、珍惜眼前,我现在已经醒了,他也不用再费心惦记。”叶婉婷突然提到了‘把握当下、珍惜眼前’,或许也意味着对自己的身体状况她心里其实也是有数的。

    但尽管如此,在她脸上还是看不到半点油尽灯枯前的伤心欲绝;相反,此时的她倒显得格外安心和平静。

    “是是是,过去的事咱就不提了,你只管安心休养,我们大家都在盼着你出院的那一天。”明知道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裴妈妈还是发自内心地期盼能有这么一天。

    “对了,刚才和少宗一起来的那个小妹妹是谁,我怎么对她一点印象也没有?她……也是您家里的人?”婆婆突然提到‘我们大家’,叶婉婷也下意识地想起了刚才和‘少宗’一起进来的漂亮小妹妹。

    “她啊,确实是我们家的人。”裴妈妈这话也不算撒谎,如果没有婉婷突然苏醒的意外,珊珊已经是裴家的儿媳妇,自己也算得上是他们家的人。而且,就算没能顺利领到证,这一天也迟早会到来,“那孩子是我娘家那边一个堂哥的女儿,算是少……宗的表妹。”看来,裴妈妈也不是习惯撒谎的人,说名字的时候差点说错。

    不过,裴少钦再回来的时候,叶婉婷并没有见到刚才和他一起出现的‘表妹’,她也不免有些好奇,“刚才和你一起来的小妹妹已经走了么?我还想跟她打个招呼呢。”

    “她还有事要忙,改天再来看你。”经过近五分的自我催眠,正式以‘少宗’的身份出现在叶婉婷面前时,裴少钦的反应明显自然多了。

    这还得感谢他家大度的未婚妻不厌其烦地在他耳边碎碎念地唠叨,最后才有他刚才近乎被洗脑的表现。

    叶婉婷也没再多问,以她现在的精神状况,确实也不足以支撑她一口气说太长的话。现在,她只要静静地看着站在眼前这个让她心心念念惦记的男人便已经心满意足。

    而这样的状况也是裴少钦乐意看到的,毕竟对少宗和叶婉婷之间曾经发生过的故事几乎一无所知,如果她突然想起什么想跟他一起回忆,穿帮只是迟早的事。

    没过多久,医生又进来取了些样本去做检查,自始至终表情都是异常凝重。

    血检结果显示,叶婉婷体内的血红蛋白含量只有不到正常值的十分之一,因为大脑严重供血不足,也使得她很难长时间保持清醒状态。

    大多数时候,她还是处于深度的沉睡状态。只是,和之前五年不同的是,她是带着放松和满足的心情安静的沉睡着。

    这一切显然是因为当她再次睁开眼睛时,病床前坐着她最想见的人。

    医院方便已经针对各项结果找专家做了会诊,会诊的结果和许医生之前的预料完全吻合,以病人现在的身体状况,恐怕最多也只能再支撑两到三天。如果情况急转直下,就在明天撒手而去也是有可能的。

    虽然没有再出现在叶婉婷的病房里,乔雨珊也没有离开医院,几位专家进行会诊时,她和裴少钦也在。

    所以,等到几位专家离开会议室后她还是谨慎地向主任提出了建议,“要不,我们还是改天去登记吧。许医生说病人现在差不多每隔一个小时就会醒来一次,如果她醒来看不到你怎么办?”

    “就算能看到又如何?对自己的身体她应该比我们更清楚,我猜她现在的心情肯定很矛盾。站在她的角度,能在临走前再 ...

    (见‘少宗’一面确实是了却了一个心愿,但如果她的日子已经所剩不多,就只剩‘少宗’一个人孤零零的生活,她心里也不好受。”真要把事情往深了想,确实还是裴少钦看得更透彻。这也是他不敢在叶婉婷面前‘演’得太逼真、太激动的原因。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改文后开始更新 夏沫微然

    (    因原文首推人气太差,和朋友讨论后发现许多问题,重新梳理后也很难顺利写下去,现重新设定构思新文再发,正式开始更新,文风不变,故事更精彩,期待亲们支持。

    简介如下:

    大龄未婚男青年裴少钦在婚纱店被相亲认识的女友放鸽子

    幸得婚纱店兼职店员乔雨珊好心相助,方才解了一时之难

    却不想,施恩者非但未得回报,反引来了‘失身’之祸——

    “爸爸,这位阿姨好像很喜欢小孩子,娶了她吧。”他家闺女迫不及待

    “碰上这么好的女孩子还不知道先下手为强?”他家老妈也是心急如焚

    ☆

    某天,刚从医学院毕业的她成了他管辖科室的实习护士

    近水楼台先得月,先下手为强似乎是‘手到擒来’之事

    事实却是前有桃花、后有情敌,他处处示好,她却避之如鬼神

    逼急了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连哄带骗地拐她去领了证再说

    ☆

    【精彩片段一】

    “裴主任,你不是说带我去看人体标本?”

    对某个部位有心理障碍的护士伤不起

    “闭上眼睛,数到三。”裴主任笑得阴险狡诈

    数到三睁眼,呈现在眼前的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美男一枚

    呜呜,她是想看看人体标本来着,可没说要看活体啊……

    “看一眼都不敢,你唯一能去的只有妇产科。”

    “打死也不要,我宁愿去儿科。”

    在裴主任的爱慕者手下做事,不死也得脱层皮

    “儿科有小男孩,小男孩也有你不敢看的。”

    某护士被堵得彻底无语……

    ☆

    【精彩片段二】

    如愿调职儿科病房的某护士成天与娃娃为伍,盼子之心日渐迫切

    计算排卵期、扔掉各种tt、购置孕产期书籍,一切准备就绪

    遂向裴主任建议:“裴主任,我们给星星生个弟弟妹妹吧。”

    裴主任又开始习惯性皱眉,“你叫我什么?”

    糟糕,又触到了某人的地雷,体罚加手写检讨书又跑不掉啦

    体罚完毕,某护士已经是气若游丝,“今天为什么要多加罚一次?”

    ☆

    一句话:腹黑军医与呆萌小护士的甜蜜婚恋史

    暖萌系宠文,双处,无虐无小三,j——q不断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蜜婚之萌妻嫁到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