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舅妈的不伦亲情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37 部分阅读

    ,比福尔摩斯还能

    察言观色。我还是硬着头皮说,于妈妈和舅妈都对我很好,大概太熟悉和待久了

    比较有感情吧。小姨摇摇头说,如果长辈晚辈之间的情义,再好也是有个界限的,

    你们这个界限看不出。你也别紧张啊,你要是真的什么了他们于家,我笑还来不

    及呢,哈哈。

    地阯發鈽頁 4ν4ν4νом

    哋址发咘頁 4V4vcōm

    小姨拍了拍我的肩膀说,真没看出来啊,你是扮猪吃老虎的能手,于家两个

    这么精明强干的女人,竟然上了你这个木头一样的小呆子的道。然后用手指捏了

    下我的下巴嘻嘻笑着说,不过呆有呆的好处,很有安全感呀。

    我是最后一个洗澡的,小姨和妈妈已经上床睡觉了。我不喜欢电吹风吹头发,

    只好等自然风干,坐在沙发上玩了会儿手机,烟瘾又上来了,听说新加坡是不许

    带烟入境的,去了只能抽混合香的外烟,不由得有点郁闷。

    我正在卫生间边吸烟边手机的时候,小姨穿着一件短短的睡袍走进来了,睡

    袍下露着两条白花花的大长腿。小姨冲我做了个鬼脸说,不睡觉,躲在这里抽烟。

    我让开道,小姨到里面去上厕所了。她门都没有关,一边尿尿一边说,小一啊,

    你去新加坡可别乱找那种印度啊,马来的女人呀,黑乎乎的。我听到小姨淋淋沥

    沥的尿尿声,竟然有点了点反应,这两天和华姐,于妈妈都搞了个半拉子,昨晚

    又被小姨挑逗一回,总觉得下面的冲动没有完全释放,特别容易受刺激。小姨出

    来洗手,我不想让小姨看到侧转了身。小姨却在我身后吃吃地笑着说,你这个小

    变态呀,听到女人尿尿都会兴奋啊。我说不是啊,小姨说那是什么,是看到你小

    姨我身材热辣肤白貌美么?我慌乱地说,也不是。小姨说你扭过身来我跟你说呀,

    我面向着她,她看了我一眼鼓起的下身说,你知道吗?今天那个SPA 还有下面护

    理的,把我下面的毛毛都给修剪得整整齐齐的。我掐了烟说,赶紧睡吧,我也要

    睡了。小姨说,那你今晚抱着我睡。我大惊失色说,我妈还在旁边呢。小姨眨了

    下眼说,她已经睡着了,再说了,就是发现了,也会假装没发现的。

    我和小姨轻手轻脚地去到床上,妈妈嘟囔了一声不知道什么,又睡去了。我

    刚躺下,小姨却像一条鱼一般地钻到了我怀里。我心里紧张,只能仍由她紧紧地

    贴着我的身体。

    小姨柔软的樱唇贴在我耳边悄声说,小一你想不想啊。我不敢大声说话,只

    是摇了摇头。小姨却伸手摸到了我的胯下,悄声地说,那下面怎么还这么硬,我

    没理她。小姨隔着内裤摸了几下,要把手往我内裤里伸,我拦住了,说别了,就

    这样睡吧。小姨又凑上嘴来说,可是我想要了,你必须给我。我上一次,还是和

    你在机场那次呢。我皱眉说,不行啊,我妈在旁边睡着呢。小姨轻轻笑了声,说

    要不要把她拉入伙。我大惊失色,说千万别,我妈要杀了我。

    可能我俩的谈话和动静有点厉害了,妈妈的身体扭动了几下,像是要醒来的

    样子。小姨说你别管了,看我的。小姨转过身去,把我的手和脚拉起来放在她身

    上,故意大声哎哟了一声。我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收回手脚。妈妈已经醒过来

    了,她翻过身来对着我们,睡意朦胧地问,怎么了。小姨说,哎呀,你家小一睡

    相不好,压到我了。我一边心里狂骂小姨胆大妄为,一边只能闭眼假装睡着。

    妈妈坐起身,叹口气说,哎这家伙,把我的胳膊和脚从小姨身上挪开,我变

    成了大字型睡在床上的样子。我内裤高高支起,像极了一顶帐篷。短暂的沉默后,

    妈妈说要不让他睡到边上去吧,我睡中间。小姨没接茬,却说,他怎么睡着都会

    葧起的啊。妈妈有点责怪地说,你都说些什么啊,年轻小伙子,不是很正常。小

    姨故意又说,他不是在做春梦吧,内裤这么紧,又做着春梦,会遗精的。妈妈迟

    疑地问,那怎么办。小姨说,给他脱了呀。我听到妈妈叹了口气,然后感觉我的

    内裤被轻柔地脱了下去,荫茎没有了内裤的束缚,一下翘得高高的,想到两个近

    乎赤裸的美女坐在那儿看我的赤裸的下身,我的鸡笆不由自主地硬到了极点,高

    高地昂着头挺立在那里。

    这时妈妈说咱俩搭把手,把他挪到旁边去吧,别把他弄醒,就难看了。小姨

    却说三姐你看呀,小一的下面好大好硬啊。妈妈娇叱了小姨一声,说你这像什么

    体统呀,哪有小姨这样说外甥的。小姨说,三姐,我想摸摸小一。妈妈的口气严

    厉了起来,嘴上瞎说也就算了,还真下手啊。小姨说,今天下午SPA 做得我心痒

    痒的。妈妈笑着说,我看你不是心里痒痒了,是那里痒痒了。小姨说,切,以为

    我不敢承认啊,下午做的时候我是有点湿了呢,我就不信你没反应啊。妈妈嗯了

    一声。小姨说,那我就摸了啊。妈妈说别啊,你这样把他弄醒了怎么办。小姨说

    不怕,我有分寸的。妈妈说,那也不行,这是乱囵。小姨扑哧笑了,说三姐你又

    在口是心非了,你也想要得要命。

    妈妈没有吭声,一只我猜是小姨的小手却扶上了我的荫茎,轻轻地上下套弄

    着……只听妈妈小声地说,只许摸一会会儿啊,不许做别的。小姨却叹了口气说,

    哎呀三姐呀,你养了小二十年,都成全了别人了。我妈唉了一声说,本来养儿子

    就是养给外人的,有什么办法。小姨又说,你还是不明白我在说什么,你看今天

    于家那两个女人的眼神,你算是把小一送给于家了啊。妈妈没吭声,小姨继续说,

    要是我说啊,小一和于家的女人都不清楚了呢。妈妈有点着急的样子,但尽量压

    低声音说,你瞎说什么呀,你我远在天边,小一全靠人家照顾,背后嚼人家舌头

    怎么样像话。小姨哼了一声,说你把小一过继给我,做我的儿子,你看我会不会

    辞了工作一心在上海陪着他。

    妈妈说,你这人就是嘴巴像刀子一样,我不爱听。小姨好像有点急了,说本

    来我不想告诉你,你要逼我,我给你看样东西。我听到这里,心里揪了一下,心

    想这是什么东西呢。我假装翻了个身,变成了侧着睡的姿势,把自己的下身保护

    起来,忐忑不安地等着下文。

    一会儿小姨回来,只听到妈妈有点尽量压抑的惊呼,说这孩子,把你的内裤

    藏起来干吗?小姨吃吃笑着说,说出来吓死你,这内裤不是我的,晚上我让小一

    把长裤脱下来洗掉,小一不肯说怕干不了,但我觉得鬼鬼祟祟的可疑,就发现了。

    妈妈的呼吸变得有点沉重,她颤抖着声音说,难道真被你说中了。小姨说,我说

    好几遍了,说你尽是养儿子便宜了于家的女人。

    小姨躺在我身后,用手抚摸着我的身体说,这么好的小伙子,尽便宜人家了,

    三姐你太大公无私了,不行,今天我要小一做我们徐家的男人。妈妈好像有点生

    气地说,你开玩笑有个度。小姨从我身后亲吻了一下我的结实的肩膀说,我没开

    玩笑,我爱死小一了。妈妈有点无奈地说,你不怕小一醒了大家尴尬?小姨说,

    醒了正好啊,睡得死死的有什么意思。妈妈压低声音说,好了好了,你要吃小一

    的豆腐你就吃会儿,千万别把他弄醒了,要么别挪他了,还让他睡中间,我先睡

    了。

    地阯發鈽頁 4ν4ν4νом

    哋址发咘頁 4V4vcōm

    这时小姨却拉了妈妈一把,说三姐你不一起吗?妈妈说我不关心你胡说些什

    么,我先睡了,说完背对着我躺下了。这时小姨越过我推了推妈妈说,三姐你别

    睡啊,我还没和你说完话呢。妈妈无奈地转过身,脸冲着我,眼睛半闭着说,你

    说吧,我就当小狗念经了。小姨离开我身体了一下,我听到轻轻的脱衣服的声音,

    然后感觉到背后一对热乎乎软嫩嫩的奶子就贴在了我的背上,小姨的柔嫩的小手

    更是毫不客气地向我的下身摸去,从内裤里伸进去,握住了我的荫茎。小姨很温

    柔地跟妈妈说,三姐咱们今晚要了小一吧。妈妈稍微有点皱眉头说,你这是什么

    话,你自己瞎来我已经忍了,万一小一醒过来怎么办。小姨很淡定地说,我要是

    说,他就是醒过来也不会太吃惊呢。

    妈妈的眼睛一下张大了,眼神中闪过一丝惊慌,有点心虚地说,你别乱说啊。

    小姨好整以暇地把我的下面摸得梆梆硬,说你别端着了,一个我也知道你想要,

    今天下午给你做下面护理的时候那个哼哼的,另一个,这床上的几个人是怎么回

    事,我心里一清二楚的。

    妈妈像是受到了一万点重击似的,刷地一声扭过身去背对着我们。小姨偷笑

    了一声,趴在我耳边轻声说,你也别装睡了,去对你妈好一点。小姨坐起身,把

    我的内裤从身体上扒下来,我全身赤裸地躺在那里,荫茎翘得高高的,心里十分

    尴尬,但又没法装睡下去了,只好配合着小姨的动作。小姨伏到我身上甜甜地亲

    吻了我一下,然后用手指指我妈,自己移动到我的身下,开始用舌头和小口开始

    舔我的R棒的棒体。

    我从来没想到今天真的要三人行了,心里还是有点小激动的,索性一不做二

    不休,直接从身后搂上了妈妈那软软的身体。妈妈轻轻地挣扎了一下,说别弄我,

    我要睡觉了。我从身后亲吻着妈妈白皙的脖子,用手伸进她的睡衣,打算去摸她

    的奶子,但妈妈用手拦住了我的手,两人僵持在那里。

    小姨窃笑了一声,突然伸手到了妈妈的下身,隔着衣服摸了下她的三角区。

    妈妈呀地叫出了声,松开我的手去抵挡小姨的手,我趁机把手向上伸,紧紧地握

    住了她的两个大奶子。妈妈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声压抑的呻吟。

    妈妈的||乳||房虽然不像于妈妈,舅妈和小姨的那样坚挺,但大而柔软,握在手

    里的充实感很好,我细心地揉捏着她的||乳||房,慢慢地在她的||乳||晕上画圈,轻轻地

    掠过她的充血兴奋的奶头,由于兴奋的||乳||头得不到刺激,妈妈很煎熬地扭动着,

    几乎恨不得要自己用手去挤自己的胀大的||乳||头了。这时小姨说,帮你妈妈把衣服

    脱了呀。我赶紧抓着衣服的下摆向上撩起,露出妈妈白皙柔嫩的腰腹,妈妈挣扎

    了一下,还是顺从地让我把她的睡衣上衣从头上脱下,这样妈妈的整个上身,特

    别两个大||乳||房就暴露在了我的面前,妈妈害羞地用胳膊本能地挡住了自己的胸。

    因为手向上,小姨的手一下得到了解放,迅速地插进了妈妈的裤裆,摸上了妈妈

    的下身。

    小姨的手很用力地在妈妈的下身揉捏着,妈妈一脸痛苦的表情,夹紧着双腿,

    喘息着说不要不要。但下身传来的阵阵吧唧吧唧的水声已经出卖了她。小姨促狭

    地说,已经这么湿了啊,看来动情也不止一会儿半会儿了。妈妈用胳膊挡着自己

    的脸,只是喘息。

    小姨把手从妈妈胯间拿出来,湿淋淋地握住了我的R棒,自言自语地说,我

    的手都给打湿了,小一你快把你妈的睡裤脱了,不然湿透了,一边说着,一边把

    妈妈的嗳液都抹在我的肚皮上。我默默地把妈妈的睡裤和内裤一起从髋部向下拉,

    妈妈挣扎了一下,还是欠了欠身子,让我把它们脱掉了。小姨轻轻地握了一下我

    的蛋蛋,说你起来跪着,帮你妈妈把她的嗳液舔舔掉,不然都流到床单上了。

    妈妈无力地摇头,说不要不要,那里脏。小姨却拍了我的屁股一下,说你动

    作快点,你不知道女人说不要就是要吗?我赶紧依样跪在妈妈的两腿中间,然后

    向两侧分开她的雪白柔嫩的大腿,妈妈颤抖地把腿张开,把整个荫部都暴露在了

    我的面前,大概又觉得害羞,用手捂上了脸。

    妈妈的胯间饱满而圆润,荫毛大概是下午修剪的,成一个漂亮的倒三角形,

    覆盖在肥厚娇嫩的阴阜上。也大概是下午保养过的原因,大小荫唇和微微露出的

    阴D都显得格外粉嫩和柔美,被小姨手指刺激过的荫道口微微张开,两篇害羞的

    小荫唇无力地试图遮住荫道口,荫唇尖上和大荫唇上,有闪闪发亮的水迹,像在

    诉说着主人的兴奋和渴望。我把嘴巴凑近,感受到那种热乎乎的马蚤意,扑鼻而来

    的是一种酸酸甜甜的香氛气味和热烘烘的马蚤味。我毫不犹豫地用嘴唇吮吸上了她

    的娇羞的小荫唇,把小荫唇上沾着的嗳液都舔到了嘴里。

    妈妈啊地一声挺了一下腰,两条腿无力地开合着,我把她的双腿架在我的肩

    上,然后伸手摸上了她的大奶子,一边大力揉捏,一边用舌头开始舔她的荫唇和

    阴D。妈妈被这来自下身的我对她荫唇和阴D的舌吻刺激得浑身都在爽着,她的

    腿用力地勾住我的肩,用肥臀挺着下身有意无意地往我的嘴边送。

    这时小姨趴在我身后,把我跪着的腿打开了一点,她的小手抱紧了我的屁股,

    然后一口叼住了我的R棒,开始用小嘴套弄我的R棒。从荫茎上传来的温热湿润

    的包裹感让我爽得倒抽了口凉气。

    我把妈妈的小荫唇和荫道口上的嗳液舔干净,然后轻轻地含着她慢慢肿胀变

    大的粉红色的阴D头,一边吸一边舔,还轻轻地用牙齿碰它。妈妈开始放声地呻

    吟起来,每次对阴D的刺激都能感觉到她的荫道和荫唇在不由自主地收缩和颤抖,

    感觉到里面又汩汩地有嗳液在向外渗透,我又把舌头回到她的湿淋淋的荫道口,

    品尝着有点咸有点涩的滛水,妈妈的||乳||头高高葧起,我用指尖用力地揉着,来自

    ||乳||头和荫道口的刺激让妈妈开始不停地叫床,雪白的脖子和胸脯开始慢慢地泛红,

    下身更是无意识地蠕动着,她挺动着屁股把自己的荫唇拼命往我的嘴巴里送。

    小姨吐出我的荫茎,喘息了一下,拍了拍我的屁股说,看你妈已经马蚤成那样

    了,赶紧提枪上马了。妈妈害羞地嗯了一声,还是颤抖着张开了双腿。我跪在妈

    妈的面前,把自己的鸡笆压低,在寻找洞口的时候,在她柔软的荫部戳了几下,

    妈妈都会挺着脖子大声地呻吟着,这时小姨跪在我身后,两个大||乳||房紧紧地贴着

    我的后背,小腹贴近我的腰臀,我都能感觉到她的荫毛在我屁股上蹭着,她扑哧

    笑了下,从身后伸出小手,牵引着我的荫茎在妈妈胯间来回戳动着,妈妈再也忍

    不住了,她伸手把自己的小荫唇张开,露出了粉红色的荫道口,小姨扶着我的阴

    茎,一杆到底插进了妈妈的荫道。

    地阯發鈽頁 4ν4ν4νом

    哋址发咘頁 4V4vcōm

    小姨在背后格格笑着,说你看我三姐,都知道自己用手掰开下面要儿子的鸡

    巴了。我的鸡笆一钻进妈妈那温软滑腻的荫道,舒服得浑身汗毛都张开了,我耸

    动着臀部,开始了原始的抽锸动作,R棒如打桩一样地冲击着妈妈那婉转相就的

    柔美荫道。妈妈失神地看着我,嘴里说着,慢点,慢点。小姨从身后紧紧抱着我,

    用手在我下身抚摸着,从荫毛到阴囊到腹股沟,一边说不要听你妈的,小一你的

    功力对付我们两个绰绰有余了,你先卯足劲把你妈操到高嘲再说。

    这个姿势下连续插了几百下,妈妈已经不行了,她的肉洞里哆嗦着泄出一股

    一股的马蚤水,在我的大力抽锸下被带着到荫道口,在大力的摩擦下变成了||乳||白色

    的泡沫。妈妈的叫床声变得毫无章法,只是喃喃地说,好大,好舒服,我要死了

    ……小姨推了我一下,说你去抱紧你妈,亲着她的嘴,给她来几下狠的。我俯下

    身亲住了我妈的樱桃小口,妈妈毫无保留地张开嘴,把舌头送给我恣意玩弄。我

    的手搂着她的屁股,开始用最大的幅度去抽锸她已经湿的一塌糊涂的荫道。妈妈

    的嘴被我堵上,只是鼻子里拼命地嗯嗯着,两条腿紧紧盘上我的腰间。我开始大

    力地冲刺着,妈妈放开我的嘴,喘着气说,不行了不行了,我要出来了……快点

    快点,我要出来了……在她扭曲的声线下鼓舞下,我用力拔出自己的鸡笆再深入

    到底,连续几下,妈妈身体挺起,嘴里喊着……我要死了,死了……下身一股激

    浪般的热流冲刷着我的竃头,荫道连续地收缩,妈妈真的高嘲了。

    我保持着缓慢地速度在妈妈高嘲的荫道里轻轻抽锸着,小姨捧着我的脸和我

    忘情地接吻,一边俏皮地说,没想到你们母子乱囵可以爽到这种程度,开眼界了,

    你妈那床叫得一个马蚤,吓死我了。妈妈又羞又恼地打了小姨一下,说你才马蚤。小

    姨顺势摸上了她的||乳||房,说三姐你高嘲的时候好美啊,我看得羡慕死了,羡慕你

    有个大鸡吧儿子。妈妈白了她一眼,不再理她。

    小姨让我躺下,然后去拉妈妈说,休息好了没啊,现在该你上来骑会儿马了。

    妈妈直摇头说我没力气了。小姨说不行,你是我姐,小一的第一发一定是你的,

    我不能抢我亲姐姐的。然后用手使劲撸了几下我的鸡笆,说不许忍着,把你的小

    小一都交给你妈。妈妈被小姨缠得没办法,只好起身跨坐到我身上。小姨一边捏

    妈妈的||乳||房和||乳||头,一边撸我的R棒,说三姐你是打算用哪张嘴吃啊。妈妈愤怒

    地看了她一眼,说不许作践我,我自己会来。说完她欠起肥美的屁股,身体向前

    倾着,用手握着我的鸡笆,缓缓地导入她的下身,因为我的鸡笆有点长,进去了

    2/3 的时候妈妈有点皱眉头,晃动着身体试图找到鸡笆齐根而入的角度。我欠了

    欠身体,用手捧着她的屁股,使劲地捅到了她的荫道深处,妈妈吸了口冷气,说

    你慢一点,顶到最里面了。我松开她的屁股,转为揉捏她的||乳||房,妈妈习惯着角

    度和长度,开始屁股一上一下地吞吐起我的R棒来。

    小姨骑在我的胸口,一对坚挺浑圆的奶子挺在我的眼前,小姨亲了下我的额

    头,说小一你帮小姨吃吃奶和下面好不好。我其实还是挺感动的,我知道她也是

    欲望缠身饥渴难耐了,但一直强自忍着礼让着我妈。我抱着她的头亲了她的嘴一

    下,小姨忙不迭地把舌头送进我嘴里,用力吸着我的口水。我用手尽情揉捏着她

    手感爆棚的大奶子。小姨松开我的嘴,手捧着自己的奶头塞到我嘴里,说我给我

    的宝贝外甥喂奶了。妈妈骑着我的R棒,呀呀地呻吟着,一边有点嫉妒地说,看

    把你浪的,像是没给吃过奶似的。小姨脸红了一下,咬着嘴唇说,小一你好好吃,

    小姨的奶就给你一个人吃。我吃了半天一个奶头,吐出来说,哎呀可是没有奶水

    啊,又叼住了另一个胀得发红的奶头。小姨剑眉倒竖,娇喘着说,想要奶水还不

    简单,待会儿你给小姨打个种,保证你过年回来就有奶喝。妈妈在后面冷冷地哼

    了一声,说臭不要脸,就想算计我们家小一。

    小姨反而得意地笑了,她把湿答答的下身凑到我的嘴边说,来尝尝小姨的小

    逼美不美。小姨的下身紧致有弹性,大腿根雪白柔嫩的肌肤夹在我的脸上,鲜嫩

    而柔美的花瓣上沾着点滴的花蜜,一股热热马蚤马蚤的气味从小逼里散发出来,诱人

    之至。我情不自禁地把嘴紧紧地贴上了小姨的嫩1B1。小姨的身子颤抖了下,一下

    子软了,她用力撑住床头,娇喘着说你个死小一,坏舌头都差点把我给舔得泄出

    来。妈妈像是要和小姨赌气争我的关注一样,上下跳动着大幅度地上下套动着我

    的鸡笆,肥美的屁股扭动着上下跳动着,嘴里不停地叫着……好大,里面好涨好

    痒。

    我用舌头舔遍了小姨的嫩1B1,故意用牙齿轻轻咬她嫩嫩的小荫唇,小姨的脸

    都会扭曲,只是嘴里嘶嘶地叫着,当我用舌头裹着她的阴D吮吸的时候,小姨都

    会挺直身体,头昂起,大声地呻吟着。我把舌头舔进她的荫道里,感受她的汪洋,

    小姨再也受不了了,两腿夹紧了我的头,直起身体抚摸着自己的||乳||房,下身一阵

    抖动,一大股滛水从荫道里涌出,飞溅了我满嘴满脸,嘴里喊着我出来了,我出

    来了……小姨从我身上无力地下来,亲着我的嘴,舔着自己的液体……这高度的

    刺激让我觉得下身一阵酸麻,我坐起身把已经迷离的妈妈抱下来,让她跪在床上,

    我站在地下从后面狠狠地插进了她的浪1B1,手里揉着她丰满的肥臀,以疯狂的高

    速狠狠地抽锸她的嫩1B1,妈妈在我的快速抽动下只是无意识地呻吟和喘息着,我

    只觉得一阵酸爽直冲上头,我挺着我的硬鸡笆,在妈妈的浪1B1里噗噗地S精了,

    这是积攒了好几天被各种刺激却始终屯在那里没有爽爽地射出的J液,在我把鸡

    巴捅到妈妈的荫道最深处把精子打进她的芓宫的瞬间,我觉得我要爽得昏迷过去

    了。而胯下的妈妈,已经被这几股强有力的S精和自己的高嘲折磨得喊哑了嗓子,

    喘息着躺在那里。

    我躺在那里休息了一会儿,小姨捧着我的脸一直在亲吻我。妈妈勉强爬起来,

    用面巾纸擦了下身,小姨却爬到我身下,说小一的不用擦,我来帮她吃干净。妈

    妈打了小姨一下,嗔怪地说,真恶心。小姨说呸呸呸,我吃的都是你的东西,我

    都能忍,你还……妈妈翻了个白眼,下床去拿毛巾了。小姨继续在我的身下用功

    着。

    在小姨的努力下,我的鸡笆又抬头了,小姨色色地看着我,说你打算用什么

    姿势开始……我说我累了,你先骑一会儿吧。小姨掐了下我的屁股,自己骑了上

    来。妈妈用湿毛巾擦了我的脸和上身,又亲了我一下。我一心享受着小姨那紧致

    温暖的荫道夹着我鸡笆上下跳动的快感。我回吻了下妈妈说,我帮你吃下下面吧。

    妈妈脸红了,说不要,想吃就给你吃吃奶奶,托着自己的||乳||房喂到了我的嘴里。

    小姨骑了一会儿累了。趴下来屁股对着我说,你上来吧。我点点头,起身跪

    在她身后,掰开她夹得紧紧的粉嫩小逼,插了进去。小姨开始不停地叫床……小

    一宝贝,我要小一的大鸡吧……小一你插死我了……你插死我吧……妈妈坐在旁

    边,笑着说,你这叫得我都有感觉了。小姨喘息着扭头对我妈说,你也跪着趴在

    我旁边,这种趴着被操的感觉太好了,我是小一的鸡笆的奴隶。妈妈嗔怪地说,

    什么奴隶,鸡笆的多难听。小姨对着我说,快,让你妈趴着,也享受下这销魂的

    味道。我笑了笑,拍了拍妈妈的屁股说,快来……妈妈咬着嘴唇犹豫了下,嘴里

    说讨厌,还是乖乖地并排着和小姨趴在了一起。

    小姨一边嘶吼着,叫着床,一边扭头对我说,你用手指弄你妈,湿了你就进

    去,两边轮流着来。我一边用力抽锸着小姨的马蚤逼,一边用手爱抚妈妈那柔若凝

    脂的肥美肉臀,用手指摩擦她的肉缝和已经兴奋得自行张开的荫道口,感受里面

    慢慢变湿,内心的兴奋感真是飙到了极点。把妈妈摸湿了,我把被嗳液浸得湿漉

    漉的鸡笆抽出来,对准妈妈的下身狠狠地插进去。妈妈已经无力支撑,上身都趴

    到床上了,小姨侧过身来,一边揉着自己的阴D,一边伸手去帮妈妈爱抚阴D,

    妈妈只是无力地摇着头,断断续续地说……不行了,刺激太厉害了……不要了,

    我不要了……我把鸡笆深深地插进她的马蚤逼深处,俯下身贴在她肉感的背部,双

    手握住了她垂下的||乳||房,说妈妈我轻点动好吗?妈妈不说话,只是喘息。小姨笑

    着说,没事没事,她扛得住。即使如此,我还是担心妈妈因为会因为动作太激烈

    难受,只是轻缓地抽送着。过了几分钟,妈妈轻声说,你快点弄完吧,我受不了

    了。

    我有点担心妈妈是不是受不了了。小姨却冲我做个鬼脸说,你妈想让你快点,

    她能爽爽地泄出来……然后对妈妈说,没错吧三姐。妈妈扭过头不看她。我心领

    神会,开始加快了频率,妈妈昂着头,手抓着床单,只是叫着不行了不行了,我

    要尿出来了……小姨手上的动作也加快了,给我个眼色说,快,把你妈干得尿出

    来……我死死捏着妈妈的腰,臀大肌和腹肌一起用力,把坚硬的鸡笆在妈妈火热

    潮湿的荫道里连续高速抽动。小姨抓住我的手,放在她的荫部。终于妈妈在一阵

    啊啊的呻吟中,下身真的淋淋漓漓地热流涌出,随着荫道的抽搐和一阵一阵地液

    体喷出,妈妈颓然倒在床上,一动不动。

    小姨跪在床上,直起腰和我接着吻,手上撸着我的荫茎说,你还有多久呀…

    …我说快了,差不多了。小姨勾着我的脖子倒在床上说,我要你用最生猛的力气

    把我干到高嘲,然后射在我里面。我亲了她一下,说没问题。小姨伸手把我的阴

    茎对准了她柔软湿润的小逼入口,说来呀,我要你。我紧紧地搂着小姨,下身高

    速耸动着,小姨搂着我的头,咿咿呀呀地叫着床,一阵狂操硬干后,我和她同时

    到了高嘲,我低吼着把今天的第二份J液,全数射进了她高嘲中颤抖的荫道深处。

    我喘着气躺在两个赤裸的美熟女当中,她们两个头枕着我的胳膊。妈妈已经

    精疲力尽了在闭目养神,小姨若有所思地抚摸着我的胸肌和腰。我一会儿亲亲妈

    妈的脸,一会儿亲亲小姨的唇,觉得几天的积蓄和刺激,今天真的是彻底释放了,

    内心无限的轻松。小姨一直在爱抚和亲吻着我,像是有心事地说,你个傻子在国

    外不要可千万别上那些乱七八糟女人的当,我们可真的是鞭长莫及了。

    去洗澡的时候,妈妈不肯去,说我们洗完了她再去,被小姨硬拉去了。在宽

    敞的浴室里,三个人赤裸相见,互相帮别人冲洗,擦拭身体,春光无限……

    妈妈把皱成一团,湿的一块一块的床单换了下来,还好柜子里还有一床垫被

    直接垫上去了。妈妈叹了口气说这可怎么洗啊,小姨说洗什么啊,酒店什么阵仗

    没见过,他们会处理的。妈妈要穿上睡衣睡觉,小姨坚持不允,三个人赤裸身体,

    大被同眠,一觉睡到了天亮。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