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门房秦大爷的故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续写 第18章

    “不要……不要这样啊……”

    漂亮的女孩哭叫着,躲闪着男人抚摸的大手。男人却丝毫没有理会,一件件脱去她的衣服,嘴里呵呵笑着:“别怕,你一会儿放松些,就不会痛了!”

    “可是……我还是好怕……”

    女孩的上半身已经赤裸,她双手交叉护着胸部,“人家把一切都要给你了,你可要保证以后只爱我一人,不能欺负我!”

    “筱竹,遇上你这么漂亮的女孩,肯定是我几生修来的福气,怎么可能去爱别人……”

    男人双目有些发红,边说话,边解着她的下衣,嘴里的喘气声也渐渐变粗。女孩不再抗拒,乖乖地躺着,任由心上人脱掉了白色短裙。当最后一件粉色内裤被退到脚边时,她满脸通红闭上了眼,紧紧合着那双修长的美腿……一阵撕裂般的痛楚从下体传来,女孩痛苦地抓紧了男人的胳膊,浑身颤抖不停。“哈哈,你这个臭丫头,你终于也有今天!”

    男人发出一阵狂笑。女孩大惊,睁开了双眼,这才发现,趴在自己身上的已经不是心上人,而是换了另一张脸孔:“张……张立毅!”

    她用尽全力想要反抗,却被死死按着,眼中只见到张立毅脸上的狞笑,自己的嫩穴被狠狠抽插着……“不要——”

    付筱竹惊叫一声,从噩梦中醒了过来,不停地喘息。稍稍冷静,已经明白刚才的一切只不过是梦,舒了一口气的同时,也觉得背后发凉,冷汗直冒。“你醒了?”

    有人推门走了进来,声音带着惊喜。是一个很阳光,也很帅气的男孩,一米八左右的身高,很健壮,只是脸上神情带着几分稚嫩,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显然还是高中生。看着他,付筱竹心里突然有些感慨。不知怎么,想起了叶思佳那个可爱的女孩,曾经,自己也和她一样天真单纯、懵懂无知,然而现在……无论自己愿不愿意,都已经无可挽回了。那少年也看着付筱竹,表情呆呆的,虽然刚才在她昏迷时,已经惊讶于她的美貌,以前见过的女孩都被比了下去,而此时佳人醒转、美目流盼,那份流光溢彩、活色生香的美丽,又更胜先前许多。“这里是你家吗?”

    付筱竹问道,对于少年的失魂落魄,倒是没在意,类似的情况实在太多了。“哦……是……是的……”

    听到美女问话,少年忙不迭点头。付筱竹淡淡一笑:“你踢球的脚力不错,脚法更是精准,不去国家队,还真是可惜了!”

    闻言,少年满脸通红,低下了头,说话也吞吞吐吐:“我……不是故意……真的……真的不是……”

    由于天热,付筱竹上衣的几粒扣子松开着透透气,这么一低头,映入他眼帘的是一大片雪白的胸脯,顿时,他忍不住心跳加速。“你这是在向我解释吗?呵呵,如果解释有用的话,还要法院干什么?”

    付筱竹看他一脸窘迫,感觉很有意思,和他开起了玩笑。她的胸部本来就很饱满,说话时微微一俯身,在挤压下,单薄紧身的上衣似乎快要束缚不住两个呼之欲出的乳球,让人很担心它会被涨破。少年早已看的血液上冲,两眼迷离,根本就没有听清她在说什么,只是点头随口附和着。付筱竹发现了他眼神的不轨,却没在意,相反,还觉得很有趣。这个阳光般的少年,让她感到很亲切,也很有好感。她的眼睛又向下瞟了瞟,如她所料,少年的短裤上已经支起了帐篷,而且规模还不小。付筱竹暗暗惊讶:“看来,那尺寸不比秦大爷差!”

    她本来就不是贞女,和秦大爷发生关系,甚至在此之前还搞些援交,都是为了享受那畅快的性爱。这些日子一直跟秦大爷在一起,虽然体验到了前所未有的激情,但时间久了,不免会产生审美疲劳。眼前的少年给她一种莫名其妙的好感,而且也不令人讨厌,让她隐隐有了冲动……女方若是主动,事情往往会很顺其自然地发展下去,没有什么过多的调情语言,只是彼此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渴求、欲望……少年的眼睛有些发红,双手迫不及待地去掉了付筱竹的上衣,虽然有一点颤抖,但还是显得非常熟练。当那件紧身的背心脱去的一刹那,两个雪白硕大的乳球弹跳了出来,傲人的丰满、完美的曲线、夸张的抖动效果,给他造成了不小的视觉冲击。欲火渐渐侵入大脑,他忍不住低下头,含住了一颗嫩嫩的乳头,在嘴间咂弄吸吮,另一只手攀上了乳房。非常柔软而又非常有弹性的触感,让他感觉很舒服,更加出力地逗弄乳头。“啊……啊……”

    被狠吸了两下,付筱竹舒畅地叫了两声,双臂搂住了少年的脖子,把他的头紧紧压在自己胸前。虽然早就不是第一次被男人吸乳,但是这个小男生的嘴似乎有什么魔力,两三下就把她的性欲完全挑了起来,不一会儿,已经是鼻息咻咻、娇喘不止了,而且她自己也能清晰地感受到花心颤动、淫汁淋漓。裸裎相见后,双方都沉默了几秒,都被对方的身体震撼。少年看得两眼发直,呼吸心跳都几乎停止了,虽然和不少女孩好过,但像付筱竹这样,身材与容貌都臻完美的,还是第一个,他心里庆幸自己的好运气。付筱竹的眼神则落在男孩的胯间,脸上充满了惊讶兴奋,那可怖的尺寸,比起秦大爷有过之而无不及,甚至不输于自己的那个黑人朋友,而这根巨棒的主人,竟是一个还未成年的高中生,若不是亲眼所见,还真是难以相信。两个人互相深深吸引,都有些迫不及待了。付筱竹仰躺在床上,不顾淑女风范,朝着少年张开了雪白的纤细双腿,令人魂销的花房顿时毫无保留地呈现在他面前,两片薄薄的绝美的花瓣沾满了蜜汁,大大地向两边分开,露出深深的泥泞花径,一道淡淡的粘液从中溪流而出,红红的可爱的肉核也因充血露了出来。少年跪在她张开的双腿间,巨棒已经顶住了小穴,龟头的前端包夹在唇缝里,那种温热湿滑的感觉非常舒服,也非常刺激。只要再往前一顶,就可以插上胜利的旗帜,完完全全得到这个美丽绝伦的大学生。也许是不想让这绝妙的时刻来得太早,他强行压住插进去的欲望,让龟头在两片淫唇上不停地磨蹭,时而还挑逗一下硬硬的阴核。有时,享受高氵朝之前的过程,比高氵朝本身更让人兴奋。“啊……你讨厌死了……真是个坏人……”

    付筱竹忍不住呻吟,一只手伸到自己双股间,撑开了小阴唇,另一只手握住了少年雄伟的肉棒,想引导它快些进入已被欲火完全点燃的肉体中。少年虽然心里也很急,但却忍住了,只见女孩那颗红红的阴核在不断逗弄下,已经完全充血从皮管中涨了出来,还沾了不少淫液,亮晶晶的……他大为兴奋,让龟头大力地摩擦着,甚至还用马眼轻轻咬着充血的肉核。付筱竹浑身酥软,颤声道:“啊……你这个……小坏蛋……玩过多少女人了……这么……有经验……啊……我不行了……不行了……”

    话音刚落,穴口一张,一股黏液噗地喷了出来,亮晶晶地洒在少年的腿上及床铺上。高氵朝过后,她无力地喘息着,胸口上下起伏带着两个大奶子也微微颤动,但还没等她缓过劲来,就觉得下身小穴一紧,一个异常坚硬、火热、粗大的东西侵入自己的身体。“唔……”

    付筱竹有些痛苦地咬着嘴唇,虽然经历了一次高氵朝的阴道内壁已经很湿滑了,但她还是感到有些疼痛,身体仿佛被分成了两半,直到肉棒顶到了尽头,才微微松了口气,脸上却掩饰不住喜悦满足之情。少年也吸了口冷气,在插入的一瞬间,女孩阴道里的肉壁充满的褶皱,强烈地摩擦在龟头上,激起的阵阵快感像电流一样传遍了全身的每一根神经,还好及时调整了呼吸才没有泄出来。他定了定神,等那要命的感觉过去,把付筱竹那双修长的玉腿搁在了腰间,将插在小穴的肉棒猛地抽出半截。“哦……”

    付筱竹轻叫了一声,但只叫了半个字,少年又是一顶,把她的另半个字顶回了肚子里。短短的接触了一两个回合,付筱竹已完全感受到少年的非同一般,当下迫不及待,双腿用力夹住了他的腰:“快,快来吧……”

    世上最令男人色动的,也许就是漂亮而又淫荡的圣女了。刚才还是气质高贵、谈吐不凡的女孩,现在已是淫声淫语、浪态百出了,少年被刺激得兴奋异常,抓紧了付筱竹白皙的大腿肉,开始狂抽猛插。“啪啪”的腿肉相撞声,女孩的娇吟浪叫声,男孩的轻微喘息声,顿时响在房间里。“好棒……你真是人小鬼大……我怎么……没早遇到你……啊……”

    付筱竹脸色粉红,一双美目满含春情,身体不断配合迎凑着少年的狠顶,淫水滴滴答答从交合处流落到床上。看到此等情形,少年升起征服的快感,双手一用力,把付筱竹的双腿压了下去,让她膝盖碰到了胸前双峰上,这样一来,女孩的下半身被压得翘起,整个阴部一目了然地呈现出来。男孩的肉棒毫无阻隔,更轻易地顶到了花心嫩肉上,龟头每一次抽拔,都能刮出白沫般的浆液,每一下深顶,到连带着把两片小阴唇也插了进去,数十下之后,他抽插得力道越来越大,顶到深处时,还用龟头在花心处用力磨几下。付筱竹顿时浑身打颤:“啊……啊……要死了……好……好美……啊……不行……我要……我又要丢……”

    尖叫声中,她抓紧了少年的手臂,身体颤抖得更加厉害。少年只觉得她穴肉几下抽搐,龟头棒身都被夹紧,接着便感到一股股热流直冲而来,那美妙至极的蚀骨快感,让他打了几个激灵,差点一泄如注。持续了十几秒后,女孩的身体才平息下来,手一松躺倒在床上,不停地喘气,鼻子微微发出几声呻吟。少年的进攻却没有停止,双臂压得更用力,使女孩屁股翘得更高,腰部离开了床面,仅靠颈背支撑着,双腿也被左右分开、穴口大张,大肉棒出出进进,发出“唧唧”的挤水声,每一下抽插都带出一些阴精,有的顺着她的小腹流到了乳房上,有的淌过了她微微翕张的肛门,沿粉背流了下去。又抽插了十几下,少年渐渐觉得快意升起,知道过不了多久,也会达到高氵朝,又用力顶了几下,抽出了湿淋淋的肉棒。眼前这个千娇百媚的女孩,还没有让他尽兴的享受,当然不想就这么快泄身结束。他把女孩的双腿从肩上放下,一边细细欣赏她身体的每一寸肌肤,一边用手轻轻地抚摩着。莹白如玉、光滑如缎,几乎找不到任何瑕疵,能占有这么漂亮的女大学生,真是几辈子修来的运气。“怎么样,比你的女朋友漂亮吧?”

    付筱竹恢复了一些力气,微笑地看着这个给她带来极度快活的小男生。摸过全身,少年的一只手回到了她的胯间,揉搓着仍旧因充血而硬硬的阴核:“我还没有女朋友……”

    “唔……我不信,你比那些大人们都有经验……嗯……”

    “‘那些’?你还真是个淫荡的女人!”

    虽然早就知道这个女大学生很放荡,但听到她和不止一个男人做过,心里还是有些发酸,忍不住加重了手上的力道。付筱竹哎哟了几声,气息变得粗重,淫水又不争气地流出,左乳被揉捏了几下,接着男孩强有力的双臂把她身体翻了过来,摆成了跪趴的姿势,一个浑圆雪白的翘臀高高竖起在男孩面前。付筱竹的腰身本就生的苗条纤细,上身这么一趴低,更丰满了臀部的曲线,视觉上更令人有美的享受,也更显得淫荡诱人。不过,她微微有些脸红,因为这个姿势不仅凸显了阴部,连肛门也毫无保留得落入人眼。少年看得口干舌燥,如此又圆又翘的雪白美臀,他从未见过,而那对本来就挺拔得乳房,因为趴着而更显得硕大,从后望去,充满了让人犯罪的诱惑力。他忍耐不住,一手按着她的屁股,另一只手扶着肉棒,对住了粉嫩的阴户,上下磨蹭了一阵,然后腰部用力一挺,内里温热湿滑,龟头轻易地顶到了花心,刺激得付筱竹又发出一声浪叫。又一波的激战开始了,少年双手扶着她的双臀,巨棒不停的送进抽出,掏出了不少淫液,顺着大腿根往下流,小腹也不断撞在女孩圆翘的屁股上,那种异常舒服的充满弹性的肉感,让他爽得几乎魂飞天外,想不到这个女大学生的美臀还有如此妙处,当下更加重了抽插的力道。而付筱竹此时更是快活无比,这种姿势使甬道弯曲好像变短了一样,本就粗长的肉棒更轻易顶到尽头,娇嫩敏感的花心没有一点招架之力。更让她受不了得是,少年的肉棒坚挺无比,那种硬度是她以前没有遇过的,插在阴道里稍微一动,便刺激得浑身酸麻、穴肉发颤,忍不住释放出一股又一股浪水。“啪啪”的撞击声中,女孩的丰臀也被撞出一个个美丽而又淫荡的臀浪,少年的眼睛则被那小穴上方的小巧肛门吸引住了,乳白色的淫液沾满了屁眼的四周,在冲撞抽插中张张合合,很是可爱。他伸出右手,用指尖轻轻撩拨着,就好像害羞得少女一样,屁眼被刺激得收紧,拒绝不速之客的侵入。他摸索了一阵,让手指沾了不少黏液,食中两指并在一起,用力一顶插了进去。“啊呀……不……”

    付筱竹尖叫着,努力扭动腰肢,想摆脱进入体内的两根手指。“啪”一声脆响,少年的左手拍在了她的雪臀上,顿时泛起五根红指印:“不要乱动,你这个婊子!”

    “哦……”

    付筱竹一声呼痛,心里生出一丝委屈的感觉,跟她好过的男人很多,每个人无不把她敬为天人,没有人敢叫她“婊子”更不敢这么用力打她,想不到今天被一个小自己好几岁的男孩欺负了,之前刘小静虽然这样对待过她,但是,被男人欺负和被女人欺负的心里感觉是不一样的。少年出手后也很后悔,只因受父亲影响,跟女孩做爱时总是表现得很强势,刚才干得太过兴奋,把付筱竹当成了那些女孩,但随即看到她双眼微闭,一副享受的模样,悬着的心放了下来。“难道这个女人喜欢被虐待?”

    他心里想着,左手又一巴掌拍在付筱竹的屁股上,打得臀肉颤抖了一下,只觉得她肛门和阴道同时收紧,夹得他的手指和肉棒快感连连。这个女人简直生来就是做爱用的,浑身是“宝”少年爽得好似全身毛孔眼都被打开,腰肢挺动得更加猛烈,插在女孩肛门的两根手指紧勾着肠壁,拉扯着她的身体来配合肉棒的进出,左手还时不时打在雪臀上,感受穴肉紧夹的爽快,直打得付筱竹连连痛哼,丰臀上很快就落满了红印。忽听她带着哭音叫了几声,大屁股往后重重一顶,阴道里膣肉一阵强烈的抽搐,一股烫烫的阴精狂泄而出,尽数浇在了少年的龟头上。看着这个超级大美女,被自己干得死去活来、浪水大丢,显然是彻底臣服在自己的肉棒下,他心中充满了征服的快感,简直恨不得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已经征服了这个女人。又抽插了几下,他终于忍受不住绝顶的快感,一股股精液强有力的射进了女孩的体内。付筱竹舒服得哼了几下,少年高氵朝前的一刻,肉棒涨硬到了极限,她能清晰地感受到男孩射精时,肉棒一下下强烈的律动,甚至感觉得到精液在射出前的急速运行。滚烫的液体重击在她深处的嫩肉上,忍不住打了个颤栗,又一股淫水不受控制地涌出……两人都没了力气,倒在床上,只有喘气的份儿。付筱竹微微侧头,看着这个不可思议的大男孩,若不是亲身体验,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稚气未脱的高中生,竟能把自己弄得那么爽快。虽然他算不上如何帅气,动作也有些粗暴,但给她的总体感觉还是不错的。“喂,给你占了这么大便宜,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少年把玩着她的一只乳房,一边嘿嘿笑道:“占你便宜?刚才你叫的那么响,比我还享受,也不知道是谁占谁的便宜,”

    由于有了最深层的肉体关系,他早已没了先前说话时的战战兢兢、不知所措,“我叫张皓明,美女呢?”

    “付……姗姗。”

    她笑了笑,爬起身慢慢穿着衣服。“付姗姗……”

    他自语了几遍。眼前的女孩穿好衣服后,又恢复了温柔优雅的气质,跟刚才完全判若两人,他看得呆了呆,问道:“以后……还能再见面吗?”

    “呵呵,当然了……”

    张皓明还想说话,突然想起什么,抬头看了看表,脸色微变:“你快走吧,我父亲就要回来了!”

    付筱竹却丝毫不以为意,淡淡一笑:“那又怎么样?就说我是你的女朋友啊!呵呵,有我这样漂亮的儿媳,难道你父亲会不喜欢吗?”

    “不是的……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总之赶快走吧!”

    张皓明一脸焦急。“呵呵,知道了,看把你吓的,真是个小孩子。”

    付筱竹笑笑,拿起他的手机给自己的手机拨了号,“我记住你的电话了,以后有时间,我会再联系你的,再见了,小情人……”

    “今天,也许会是个清静的夜晚吧。”

    秦大爷这样想着。已经晚上十一点半了,刘付二女却一个也没有来,以往这个时候,早就在床上纠缠了。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心中的失落还是多多少少有一些的。不过,自己毕竟已经六十多岁了,能有这一个月的际遇,应该知足了,还想奢求什么?正想着,“咣”一声大响,一个人影冲进了房门,又一脚把门踢上,跌跌撞撞地坐到了床上。秦大爷吃了一惊:“刘……刘小静,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眼前的刘小静,头发有点凌乱,双眼红肿,脸上还带着些许泪痕,表情也有些可怕,正强力地喘着气,胸口上下起伏。“你……”

    秦大爷还没说完这个字,刘小静突然冲了上来,一把把他推到床上,语气凶狠:“快,把衣服脱了!”

    “你……”

    任何人突然听了刘小静这句话,都会有些发蒙,何况本来反应就有些迟钝的秦大爷。刘小静却等得不耐烦,上前抓住他的衬衫领子,也不管还系着扣子,用力撕开,顿时听到几个扣子落地的声音,秦大爷还没来得及心疼,她又紧接着扯掉了他的皮带,然后拉下裤子,露出了那软软的话儿,没等他开口说话,刘小静双手捧定,头一低含住了龟头。鉴于这个女孩以往屡屡作出惊人之举,秦大爷愣了一会儿,也就接受了,当下放开心思,尽情享受。不过,今天的刘小静,跟以前的确不太一样,手口都非常卖力,一条小香舌更是上下翻滚,似乎想让那软垂之物以最快速度涨硬起来,额头上也渐渐渗出一些细小的汗珠。她的努力并没有白费,秦大爷刚一开始感觉有些突然,但很快就进入了日常的角色,胯下肉棒逐渐膨胀,把刘小静的一张小口撑得满满的。当肉棒变得足够粗大,她吐出了口中之物,脱掉鞋子跨到了秦大爷身上,连上衣都顾不上脱,只是把裤子退到了膝盖,便迫不及待得一手扶肉棒,一手扳开小穴,长长吸了一口气后,猛地坐了下去。“呃……”

    由于没有前戏,刘小静的阴道有些干涩,她坐得又太狠,那粗硬的肉棒擦在娇嫩的穴肉上,让她忍不住一个颤抖,嘴里倒吸着凉气。若非先前因口交沾了不少唾液,两人可能都要受伤。刘小静皱了皱眉头,却没有停下来,双手撑在他胸口,咬着牙开始挺动屁股,肉棒顿时在她花穴里做起了活塞运动。秦大爷也有些疼痛,但他却更奇怪刘小静今天的这些举动,这个女孩好像受了什么刺激似的,一边紧皱眉头连连痛哼,另一边却片刻不停地疯狂扭动。看着她身上连衣服都没来得及脱下,秦大爷不禁叹息,她真是越发淫荡了。过了一会儿,他终于觉得小穴湿润起来,女孩的痛哼也变成了快乐的呻吟,腰肢扭动得也更加猛烈。没过多少下,刘小静浑身一阵哆嗦,子宫连连收缩,释放出大量热流,冲激在龟头上,让秦大爷舒爽无比。他也到了极限,双手紧抓着女孩圆翘的臀肉,一发又一发热精爆发出来,刺激得她娇哼连连。两个人都到了高氵朝,一时间,房间里只余下喘息声。突然,秦大爷感觉小腹上凉凉的,似乎有水滴落下,抬头一看,不禁愣住了。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刘小静已是满脸泪水,泪珠一颗接一颗扑簌簌地往下落,嘴角隐隐抽动,正极力压制着抽泣。“你……你这是怎么了?”

    秦大爷欲念顿时消掉大半,这个女孩今天一进门就很不对,现在又是这样,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寻常的事。刘小静没回答,看到他停下了动作,哼了一声,在他胳膊上拧了一下:“不……不许你停下……”

    说出的最后一个字,已经带上了哭音,而哭音一出,再也忍不住了,她趴倒在秦大爷胸口上,放声哭泣起来。“你……你……”

    秦大爷茫然失措,愣在那里,虽然六十多岁了,但这样的情景还真是第一次。见女孩哭得伤心,他心里也很难过,却不知如何劝慰。“他……他不要我了……”

    刘小静勉强止住哭声,哽咽着说道,“杨明今天跟我分手了……我……我……”

    秦大爷恍然,原来是失恋了,怪不得会这么伤心,只是——为什么会突然分手呢?难道——他突然一阵莫名的紧张。“那个死狐狸精……我哪里比不上她了……死狐狸!”

    刘小静咬牙切齿,狠狠地咒骂。秦大爷一愣,心放了下来,自己担心的东窗事发并没有发生,可是,当看到趴在他胸口的刘小静伤心欲绝、泣不成声时,他心里忍不住震动,她那种悲痛是无论如何也装不出来的,默然了一阵,他慢慢伸手轻抚着她微乱的秀发。他怎么也不会想到,素来放荡的刘小静,内心竟会蕴涵着这样一份深情,那轻浮外表下,也有着与千千万万少女同样的情怀。刘小静仍哭泣不止,嘴里哽咽:“……哪里比得上我了……除了胸大……那个死狐狸……”

    良久,秦大爷叹息一声:“小静,看开一些吧,以后你一定会找到一个更好的男人的……”

    没等他说完,刘小静重“哼”了一下,勉强止住哭声,一脸怒容看着秦大爷:“闭嘴,你这是想安慰我吗?哼,你这个老头又懂得什么,懂得什么!”

    秦大爷并没有生气,他完全理解刘小静此时此刻的心情,看她的目光的中充满的了深深的怜惜。默然良久,抬头看着天花板:“想开些吧,现在虽然难受,但日子久了,就会……就会好一些的……”

    没等刘小静开口,他自顾自地往下说:“等你到了我这个年龄,有时还会想到那个人的,虽然模样已经记不清了,但那时候的那份……感觉……很不错的感觉,却很清楚……还能感受到的……”

    秦大爷没什么文化,说这句话时,停下好几回来组织语言,听起来有些别扭。刘小静却呆呆的,望着秦大爷,但也只是片刻,她突然又笑了:“真是可笑,我一个大学生,竟然被你这个没文化的老头教育……”

    没有理会秦大爷诧异的目光,从他身上爬了起来,“你个糟老头子懂得什么,不知从哪里学来几句恶心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信,不信!”

    她大声叫了几句,穿好裤子,一把拉开门冲了出去,跟她来时一样,门板“咣”的一声,重重关上。秦大爷苦笑了几声,心里有些淡淡的伤感,虽然他现在是老了,但也曾经年轻过,很多事情,他也是经历过的。不过,他的心很快又被揪紧了。在刘小静冲出去后,他听到了两声惊呼,没等他反应过来,又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然后就没什么动静了。愣了片刻,秦大爷冷汗直冒,心脏砰砰跳个不停。两声惊呼中,一个是刘小静发出的,另一个就非常陌生了。事情是显而易见的,秦大爷就是再不聪明,也能猜到,刚才肯定有人站在门外,刘小静出去的太快太突然,两人心里都没准备,才会叫了出来。刘小静刚刚失恋,来得时候肯定没有留意,而且举动又是那么风风火火,想不惊动到别人都很难。看来这种事的确不能再做了,已经三番两次被人撞到。前几次,没有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但是这次呢?秦大爷颓然倒在床上,两眼黯淡。对他来说,今晚将注定是个不眠之夜。“哈——”

    付筱竹困困地打了个瞌睡,没有理会讲台上老师投来的不满目光,头一低,趴倒在了课桌上。实在是太困了,上下眼皮直打架,她顾不得老师会不会生气,只想好好休息一会儿。她刚闭上眼睛,就感觉到有人轻轻推自己的肩膀,低低的声音响在耳边:“筱竹,快醒醒,老师看你呢!”

    付筱竹仍埋着头,一手推开了来者的胳膊,嘟囔道:“别闹,佳佳,让我睡……”

    叶思佳还要再推她,却听到一阵鼾声微微响起,已经睡着了。她愣了愣,做了这么多年好朋友,她还是第一次见到付筱竹这副样子。今天讲课的,是学校有名的周夫子,向来以催眠见长。在他的课上,睡觉的又何止付筱竹一个人?但不巧的很,这个女生偏偏坐在了第一排正中间,在老师眼皮子底下堂而皇之地会见周公。如此不给面子的举动,怎能不让老师恼火?换了其他人,周夫子早就不客气了,但碰上付筱竹,他也只好忍了。不仅是因为这个女生成绩优秀扬名学校,更重要的是她长得实在太漂亮了。美女往往就是通行证,尤其是在男人面前,就连一向自诩为“人类灵魂工程师”的周老师也不例外。周老师一边讲课,一边忍不住偷偷去瞄付筱竹,但见她一脸慵懒春情,半张美丽的脸孔埋在晶莹雪白的臂弯里,半遮半掩下,平添了几分诱惑力,更要命的是,因为她上身趴低,让高坐在讲台上的他,看到里不少领口里的春色:大半个雪白的乳房、深深的乳沟、甚至还能看见一些粉红色的……虽然已经五十多岁了,但美色当前,他浑身血液加速,手也有些发抖,胯下更是起了反应……直到四周一片安静,他才猛然醒觉,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停下了讲课,不少疑惑的目光纷纷投来。周夫子教书二十多年,自是经验丰富,当下不慌不忙,抬头左右巡视了一番,肃然的神情中透露出些许威严,俨然一幅德高望重的模样。只听他重重长咳一声,继续讲经说法。一堂课下来,周老师赏心悦目、不知疲累,到下课铃响时,才恋恋不舍离去。但却苦了那些本来就为数不多的听课者,在他们耳中听来,今天老师讲的内容简直可以用不着边际来形容,这老头不过五十多岁,还不到退休年纪,竟糊涂成这个样子,个个摇头叹息。付筱竹揉了揉睡眼,一走出教室,微风吹来让她清醒不少。“筱竹,你今天怎么了,居然在课堂上睡觉,太不像你了!”

    叶思佳拉着她的手臂,一脸不解。“没什么,昨晚没睡好。”

    付筱竹淡淡一笑。这几日,一直跟那个新认识的张皓明在一起,这个高中生就像机器一样,每次都弄得她体力严重透支,一天到晚都没有精神。“呵呵,筱竹,难道你真变成了小猪猪?让我摸摸你长胖了没有!”

    叶思佳精神得很,回宿舍的路上不停逗弄她。付筱竹拿她最没有办法,多数一笑了之,不敢接口。突然,付筱竹愣住了,两眼直直看着前方,神情充满了惊讶。身边的叶思佳有些奇怪,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只见一个女孩从楼门口出来,缓缓向这边走来。那是一个极漂亮的女孩,皮肤洁白光滑得没有任何瑕疵,如丝绸般光滑飘逸的黑发长及腰身,完美得几乎不像是人类的五官,那双明眸尤其动人心魄,漆黑的瞳孔中隐约散发出一道淡淡的微蓝光彩,神秘而又诱人,修长的双腿,凹凸有致的身材,丰满坚挺的双峰……就像在梦境中,女孩美丽得仿佛是传说中的精灵,美丽得仿佛不存在于世间……付筱竹呆呆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完全震惊于女孩的美丽,好半天才回过神。女孩已走近她的身边,似乎对她的漂亮也有些好奇,微微转过头,一道清冷的目光,落在了付筱竹身上。两人很快擦肩而过,付筱竹凝望着她远去的背影,心潮波动。一旁的叶思佳也看了几眼,神色有些黯然,转过头拉了拉她的手:“筱竹,我们走吧。”

    付筱竹没什么反应,良久才问道:“她是谁?”

    “你没见过她?她一个月前就住进这里了。”

    叶思佳有些奇怪。付筱竹却更奇怪:“一个月前就来了?”

    这么漂亮的女孩,她竟没有注意到!不过,她也随即想起,这一个月来,自己不是上课,便是跟秦大爷在床头打滚,消息闭塞也就不太奇怪了。“她平常很少回来,你没见过她,也很正常。告诉你哦……”

    叶思佳的声音突然变地神秘,“她不是中国人,是个留学生。”

    付筱竹回想,那个女孩的容貌,整体来说,属于东方女性,惟有那双美目微带有海蓝色彩,充满了神秘。“她叫兰缇丝,是在医科大学留学的,却借宿在咱们学校。”

    叶思佳继续不停地说着。“兰缇丝……”

    付筱竹默默念了几遍,牢牢记在心里。叶思佳见她神情落寞,握住了她的双手,安慰道:“小猪猪,不用难过,反正在我的心里,你是最漂亮的。”

    付筱竹一愣,随即笑了:“你在说什么啊?”

    两人恢复了说笑,手挽着手回到宿舍。回到宿舍,付筱竹默默坐在床上。过了一阵,她换上拖鞋,走进浴室。随着一件件衣服的解下,一具绝美的人体出现在对面的镜中,无论是容颜还是身材,足以让女人嫉妒男人疯狂。付筱竹痴痴望着镜中的人影,轻抚在自己如玉般的面庞上,良久良久,却叹息一声。回想刚才见到的漂亮女孩,心里升出一丝淡淡的伤感。那个女孩不仅容貌绝美,气质更非凡俗,已经不是能用“不食人间烟火”可以形容的,在她看来,兰缇丝更像是一个虚幻缥缈的精灵,只应该在童话传说中出现……想起那道看想自己的目光,付筱竹到现在还觉得寒冷。她平时以洞察人心自负,无论是刘小静、张立毅,还是秦丽娟,无不被她戏耍于股掌间,至于秦大爷、张皓明之流的,更是不在话下。可是,她却看不透这个神秘的留学生,相反,在对方的注视下,自己有种一丝不挂的感觉,唯一能看出的,便是那冷漠的目光中,带着的丝丝不屑、嘲讽……付筱竹忍不住很愤怒,镜中的悄脸已经气得发红。她紧咬着下唇,小巧的鼻尖也皱了起来。从小到大,凡是认识的人,没有一个不羡慕自己、佩服自己,从来没有人敢用这样的眼光看自己。她忿然地注视着镜子,好一会儿,突然“啊”的一声。镜中人那副不甘的神情、恨恨的目光,几乎跟刘小静看向自己时一模一样。明白了,终于明白了刘小静那时的心情。付筱竹目光茫然,一种以前从未有过的情绪,涌上了心头:“原来……这就是嫉妒的感觉!”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