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门房秦大爷的故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刘小静篇 02

    自从勾搭上高校长,刘小静就与秦大爷来往过一次,那一次也只是让秦大爷救救火,距今日已有一个月有余。在这一个月里,刘小静只是想着怎样讨好高平,好让弟弟的事儿早日解决。如今弟弟的事儿圆满了,刘小静心里想着,也该放纵一下自己了。

    一个周末的晚上,高平开车把刘小静从家里送回学校。回到学校的路上,高平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抚摸刘小静光滑的大腿,把个小淫娃摸得心猿意马,身体蛇一样的蠕动,高平把持不住就地把车停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在车里又搞了刘小静一次。车内空间小,加上路上车来车往,高平万分紧张,插入刘小静的身体没抽几下就清吉溜溜了。这次,刘小静没有再难为高平,她知道高平只要有一次就不可能再举了。

    刘小静回到宿舍楼,路过秦大爷住的门房时,特意往里看了看。门房里没有秦大爷,在秦大爷常坐的窥窗下,一个长相黝黑、身体壮硕的汉子坐在那里。刘小静定眼一看是学校的锅炉工,她记得这个锅炉工姓包,她到锅炉房打开水时经常见到他。包师傅三十岁上下,一米八多的大个,浓眉大眼,高鼻梁,要不是长了一张嘴唇肥大的大嘴,还是满英俊的,他额头上有一刀疤,同学们暗地里叫他黑老包。

    包师傅是秦大爷的老乡,与秦大爷交往甚密。这天晚上秦大爷有点事儿出去了,暂时让包师傅来顶替一会儿。

    秦大爷和刘小静的事儿,包师傅也略知一二。

    一次,秦大爷和包师傅在门房里喝酒,两人都喝醉了。老秦头神吹起来,说别看自己老了,但在那方面如何如何强,一夜在干个两三次没问题,前两天把个粉嫩的女大学生干得如何死去活来……这个女学生姓刘……长得如何如何等等。刘小静是学校有名的校花,包师傅当然知道秦大爷说的是谁。但他根本没当回事,只认为秦大爷在说梦话。

    刘小静回来后,先后两次进出大楼,每次进出都要往门房里张望。包师傅一下子想起了秦大爷的酒话,从刘小静往窗子里张望的眼神里,包师傅开始动摇了,秦大爷说的是真的?!那眼神是那样灼热,分明是饥渴,是期待,是雌性动物发情时特有的信号,包师傅作为一个精力旺盛,健壮如牛的汉子当然能读懂那眼睛里的信息。看到刘小静来回扭动的缦妙身影,包师傅有了一个坏念头……。

    当刘小静第三次从宿舍走出来时,包师傅也从门房里匆匆出来往锅炉房走去。

    午夜时分,刘小静用睡衣裹着赤裸的酮体再次溜出宿舍,悄悄溜进秦大爷的门房。她进入里面的套间,没有开灯轻车熟路地摸到了秦大爷的床上,此时秦大爷已经从外面回来,躺在床上睡觉。刘小静柔软的小手摸索着伸向秦大爷的下身,一条软唧唧的死蛇卷曲在黑草丛中……。

    秦大爷一把拉开刘小静的手,翻身将她的娇躯压在身下,拉开灯痴痴地看著刘小静婀娜多姿的娇躯,而后忘情地在刘小静双峰上吸允,一只大手滑向三角地带……啊!咿呀!嗷!刘小静发出愉快的娇喘,秦大爷不慌不忙在小淫娃的肉体上爱抚着……最后,舌头停留在刘小静的左乳头,右手不知厌倦地揉搓右乳房,最要命的左手食指和中指分别在刘小静的阴蒂两侧轻轻地上下滑动……就这样十多分钟过去了……。

    “天哪!……秦大爷……老东西……太会玩了……爽死了……舒服死了……啊!啊!……要命……来吧……来吧!亲爷爷……我受不了了!……进来……插进来……啊!啊!啊!”

    “不行啊!我还没硬呢!”

    刘小静伸手摸了摸秦大爷的下身,那条死蛇还在卷曲着!

    “你怎么了?怎么会?你……”。

    “你这么长时间没来,我的东西憋出毛病来了。”

    “那怎么办?”刘小静并不相信秦大爷那话儿真的有问题了,因为秦大爷以前就有过这种情况,那次是秦大爷故意的,是想调调她的胃口而已,刘小静对秦大爷的性能力信心十足,她知道这老东西能伸缩自如。

    “我不行了,有一个行的你要不要!”这时从床下突然钻出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来!啊!是他!包师傅!刘小静尖叫一声一下子坐了起来,她双臂抱在胸前,瞪着惊恐的大眼看着包师傅。

    “不要怕!小乖乖,你不是很需要男人吗,看!他多壮实啊!他叫包义,你看他的这东西象不象钢筋!”

    “不行!我要走了!”

    “别!我和包老弟一起伺候你!保证让你高兴!好吗?”

    原来,包义佯装离开门房是让刘小静看的,他看到刘小静回宿舍后又折返过来。不一会儿,秦大爷回来了,他向秦大爷说出了刘小静来找他的事儿,又说了自己也想分一杯羹的想法,刚开始秦大爷不愿意,后来一想,刘小静不是让自己搞过她的好朋友付筱竹吗,再说多让一个年轻壮汉伺候伺候这小浪娃也让自己省省力,还能堵着这家伙的嘴,于是就答应了。

    这时,惊魂稍定的刘小静看到,站在眼前一老一少两个壮汉!使满屋充满了雄性气氛。她偷偷瞄了瞄了包黑子,这个象拳王泰森一样健壮的汉子,浑身肌肉疙瘩,两条粗壮的大腿之间,一条黑黑的肉棍子昂首挺立……。

    秦大爷看到刘小静不在惊恐,拉起她的小手按在包义坚挺的阴茎上。刘小静这才看到包义钢一样的大肉棍绝对不比秦大爷的驴鞭小,整个肉棍七八寸长,童臂一样粗,龟头有大鸭蛋那么大!龟头后面的冠状沟棱角分明,一条肉棍上布满了凸起的青筋,一挑一挑地向上抖动着,特别是硬度秦大爷的明显不及。

    毕竟是突然出现个陌生男人,自己赤身裸体暴露在两个同样赤身裸体的大男人面前,思想开放风骚异常的刘小静还是显得有点羞涩。

    秦大爷给包义使了个眼色,包义一把把刘小静赤裸的身子推倒在床上,双手抓着她粉嫩的小腿往床边一拖,让丰满白嫩的屁股拉到了床沿上,再往上一举把刘小静两条浑圆的粉腿扛在了胸前,刘小静紧闭双眼只等着……叽嘎!包义的大肉棍尽根刺入流水的泉眼,啊——!刘小静发出一声愉快地呻吟。

    包义双手抓着刘小静的柳腰,阴茎在刘小静湿滑的阴道里大力的抽送着。被高校长和秦大爷挑逗很久的刘小静下身已经如同河水泛滥一样,阴道口却如同箍子一样紧紧的裹住包义的阴茎。抽送的时候刘小静的身体更是不由得随着包义的抽送来回的动着,伴随着不断的浑身颤抖和颤巍巍的哼叫声……

    秦大爷看着自己的小情人正被一个年轻的壮汉大力抽插着,心里很不是滋味,毕竟刘小静和他相好很久,站在一边望了一会儿后,他俯下身子扒在刘小静的胸前,吸允她的双乳,不让自己去看大黑阴茎在刘小静阴部进出的情形,可是耳朵还是能听到两个人作爱的声音:包义粗重的喘息、刘小静有节奏的娇喘和呻吟,床上的扑腾声、阴茎在阴道抽插的水唧唧的声音……

    仅仅是听着,秦大爷的阴茎已经硬了以来。

    “啊……嗯……”刘小静的秀发此时披散着挡住了她秀美的脸庞,却能清晰的听到她发出的诱人的呻吟,一对丰满的乳房被自己占据着,她那白嫩翘挺的屁股用力的挺起老高,一根坚硬的阴茎正在两条雪白的大腿中间来回的出入着……

    刘小静的呻吟越来越大,这时的她不再有任何羞怯,张开美丽的大眼深情地望着刺入自己身体的黑大汉,看到包义浑身肌肉不停收缩,看到他壮实的汗津津身体,刘小静觉得自己不是在被奸淫,而是自己在奸淫这个壮汉,自己很幸运能和这样的壮汉性交!包义的一身肌肉是秦大爷和高平以及其他男人根本无法比的……在包义不断的抽插下,她就要到高氵朝了,包义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这时候包义停了下来,手不断的抚摸着刘小静的柳腰和大腿,下身缓缓的动着。

    刘小静此时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屁股不断的扭动着,片刻的休息,包义从缓缓的抽送开始快速的冲刺,一波波的浪潮再次席卷了刘小静的身体。

    “啊……”刘小静按捺不住的尖叫刺激着包义的神经,屋里两人皮肤撞在一起的声音越来越快,终于在刘小静一阵有节奏的高昂的呻吟之后,声音停止了,只有两个人粗重的喘息声音……

    床上秦大爷在也坚持不住了,一把推开大肉棒还插在刘小静身体里的包义,拉起刘小静让她跪俯在床上,还没等刘小静反应过来,就把自己坚挺的大鸡巴从刘小静大光屁股后插入流着包义精液的阴道!

    唉――呀!刘小静刚刚空虚的下身又被另一根大肉棒充实了,她动情地呻吟一声,像是欢迎这只为自己带来无数次高氵朝的老藤棍再次进入自己的身体。

    “宝贝,你想死我了!”秦大爷开始抽插着,手伸到刘小静的胸前抚摸着一对大乳房,屁股大力的前后运动着,刘小静头贴在床面上,屁股用一种让人看了血脉膨胀的姿势用力的翘着。

    “啊……啊……哦……我又不行了,你……啊……”刘小静一边轻声的叫着,一边嘴里哀求着,老秦头的阴茎每一次插入,刘小静浑身都会颤抖一下,这样的感觉爽的秦大爷快乐不已,阴茎硬的好象更粗了,“宝贝儿,你真让人疯狂,每次都有不一样的感觉,舒服死了!”

    秦大爷插入后,没有像以前一样慢条斯理地抽插,上来就大进大出,每次抽出都要露出龟头,每次插入都要尽根全没,大肚腩撞击大白屁股啪啪声不绝于耳。以前搞刘小静不慌不忙是为了打持久战,最大限度地延长性交时间,最大限度的满足身下的淫娃,这次不同了,还有一兄弟在摩拳擦掌的候着呢,有两条大肉棍,保证能喂饱任何淫娃,这回也该放纵一下自己了。

    此时的包义看到眼前的情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老秦头还真行!肉棍子绝不比自己的差。包义从不同的角度欣赏着眼前上演的真实的A片,刘小静丰满肉感的屁股在秦大爷有力的撞击下,有节奏的颤抖着,整个阴部沾满了乳白色的淫液,小肉沟下端不停的往下滴着从阴唇和阴茎之间流出的乳状液体,不知是自己的精液还是刘小静的淫水,刘小静胸前一对丰乳随着秦大爷的抽插,剧烈的抖动。

    包义被刺激的再次血脉暴涨,下身刚刚射过一次的肉棍子迅速勃起。正在被疯狂抽插的刘小静看到包义胀起的黑棍子更加激动,屁股一沉坐在床上,秦大爷的大肉棒被迫滑了出来。刘小静一手抓着包义的大肉棍一手抓住秦大爷滑腻腻的肉棍,让两条坚挺的大肉棍都耸立在自己的面前。两条肉棍都硕大无比,真是哥俩比鸡巴一般大!只是秦大爷的龟头更大一些,包义的更硬一些。刘小静爱不释手的在两根肉棍上抚摸着,又张开樱桃小嘴东一口西一口地吸允着……。

    秦大爷插的正起劲,这时被刘小静一吸血脉直涌脑门,嗷的闷吼一声又回到刘小静身后,扶正刘小静的圆臀,噗嗤!再次重回故里!啪啪啪地抽插着……!

    包义见秦大爷再次动作起来,自己也将大肉棍插入刘小静的樱唇,前后抽动……!

    刘小静上下两口同时被抽插着,满心欢喜,舒服得眉开眼笑,淫声浪语,哼哼唧唧叫个不停。

    “啊……哼……轻点顶……啊啊啊啊,不要啊……哎呀……不行了……啊……啊……”

    刘小静被秦大爷再次带上快乐的巅峰。她感觉秦大爷的十多股精液射满的自己的子宫,连小肚子都有种胀胀的感觉。

    秦大爷射出精液的时候,刘小静一下子趴在了床上都快昏过去了,屁股翘起着,阴部被干的红嫩嫩的,湿乎乎的一片水渍。

    “侧过来,宝贝儿”还没等秦大爷把肉棍抽出来,包义拍了拍刘小静的屁股让她翻身侧躺,与她面对面搂抱在一起,等秦大爷半软的老肉棍一出来,包义挺动大肉棍马上补了进去,刘小静娇喘着抱紧包义的身子,享受着另一种性爱的快感。

    “妹子,刚才跟秦大爷玩的挺厉害啊,里边都操热了呢。”

    刘小静的下边又热又滑,包义弄起来很轻松,不由得包义就加快了速度,两人交和的地方传出了响亮的水声“扑哧、啪……滋……”哧溜哧溜的摩擦声更是不绝于耳,刘小静也微微的发出了按捺不住的呻吟声,红润的嘴唇微微的张开,能看见粉红的小舌头都在嘴里轻轻的哆嗦着,整个身体前后的移动着。

    享受过连续高氵朝的刘小静,软软的卷曲在包义的怀里,任由他抽插。几十下后,新一轮的强烈快感再次袭来。

    “啊!啊!啊!……哥哥……啊!爽!……好硬啊……被你们……搞死了,啊!舒服!……又要来了……爽啊!啊!啊!死了——!啊,好哥哥,不要……不要……射在里面了……里面被你们灌满了!……好胀!……”

    这次,包义干了很长时间,让刘小静高氵朝迭起,美不胜收,射精时没有射入刘小静的阴道,而是拔出来痛痛快快地射在了她的脸上。两人身上都出汗了,汗水和精液把刘小静额头上的头发零乱地粘在了美丽的脸庞上,高义更是汗流浃背。整个房间充溢着精液、淫水和汗水混合的淫亵气味。

    就这样,刘小静享受着秦大爷和包义不间断地轮流奸淫,长达四个多小时,刘小静自己都不知道来了多少次高氵朝,六十多岁的秦大爷射了三次精,年轻力壮的包义干了七八次射了七八次,当秦大爷最后一次把刘小静送上快乐的峰巅时,已经是凌晨4点了。

    三人都精疲力尽的睡了过去,刘小静睡在中间,两手各握着一条软腻腻的阴茎,秦大爷两手死死地抓着刘小静的双乳,而包义一手摸着刘小静的肥臀,一只手插在刘小静两条大腿中间,床上六条腿交织在一起……刘小静阴部一直往下流淌着淫液和精液……。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