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门房秦大爷的故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刘小静篇 01

    快乐的暑假过去了,刘小静也和其他女大学生一样来到学校。

    刚开学的一周里,刘小静总是闷闷不乐,看到了秦大爷也只是点点头,好像老秦头就是一个看门老头,根本不是给自己带来无限“性福”的老情人!这次开学后的举动也不像以前,以前每次假期开学的第一天晚上,总是猴急地溜到秦大爷的床上,享受久别胜新婚的快乐。这次弄得秦大爷一头雾水:这小骚妞不发骚了?!不可能!想起刘小静在床上的淫浪劲头,秦大爷根本就不相信这个饥渴淫娃会改邪归正!她是不是有男朋友了,已经用不着自己这个老淫棍了?秦大爷闷闷地想着……。

    原来,刘小静是另有苦衷。

    刘小静出生在一个普通工人家庭。她有一个弟弟,叫刘小刚,今年高中毕业,高考成绩距离本科分数线差了20分。弟弟死活不愿意上大专,执意再复习一年明年重考。这可愁坏了父母。刘小静知道,父母三年前双双下岗,几年来,为了供养姐弟俩上学,家里仅有的几万块钱也花光了,全家至今还住在低矮潮湿的小平房里。为了弟弟能上上大学,没有什么门路又体弱多病的老父亲四处求爷爷告奶奶,就在刘小静开学前还是没有一点眉目。想到整日愁眉不展、两鬓斑白的老父和家中的窘迫,刘小静那里还有心思和老秦头寻欢。

    一天傍晚,同寝室的同学有的在教室里、有的去了图书馆,闷闷不乐的刘小静一个人往学校的后山走去,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不知不觉已经独自闲逛了两个多小时,突然,下身传来一阵急促的尿意。此时,皓月当空,刘小静左右望望见没有人,就钻进一丛草丛,褪下牛仔裤来了个就地解决。她提上裤子转过身来,啊!刘小静尖叫一声。原来离自己不远的地方站住一个人!一个男人!借助皎洁的月光,刘小静看到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这个大学的校长高平。高校长听到刘小静的尖叫,赶紧解释说:“我散步刚走到这里,你不要害怕。”刘小静从高校长色迷迷的眼光里知道,他看到了自己的大白腚!刘小静虽然开放,此时此刻被一个陌生男人偷窥到少女的春光,还是觉得羞臊难当,转身跑开,一阵银铃似的笑声留在了身后……,看到刘小静渐渐远去的婀娜多姿的身影,高校长在原地楞楞地站了半天才回过神了。

    回到寝室刘小静躺在床上,回想刚才在山上邂逅高校长的一幕,突然冒出一个想法,这个想法让她兴奋不已:呵呵!弟弟上大学的事情有门了!平时,刘小静没太注意过这个年过半百的高校长,此时才想到,有着中等身材、体态已经发胖的高平,平时眼睛里总有一种让人捉摸不透的东西,现在刘小静可以肯定地说,那是一种饥渴的、好色的东西!刘小静早就听说,高校长是一个新好男人。他的妻子十年前就已经瘫痪在床,高校长每天在学校忙完了工作还要回去伺候病床上的老婆,他的举动赢得了不少称赞!刘小静作为一个思维跳跃的现代女大学生,不光看到了这个高级知识分子的外表,还洞察到这个男人的内心世界。刘小静的这一想法,事实上得到了印证。

    第二天晚上,刘小静看到高校长办公室的灯亮着,赶紧打扮一番,换上一件白色棉质短体恤,下穿石磨蓝牛仔裤,把高耸的乳房和丰满的臀部展现得玲珑剔透,体恤和裤腰之间刚刚连接上,走动中雪白细嫩的柳腰和小酒窝似的肚脐时隐时现,更是性感撩人!她只身来到高平的办公室,此时,办公室里还有好几个人正在和他说话。高平见刘小静出现在门口,中断了话语,抬头向刘小静问道:“这位同学有事么?请进来说。”刘小静落落大方地点了点头,那几个人知趣地离开了。

    “高校长,我们见过面。”

    “是的是的,昨天晚上,后山上……”。

    高平话没说完觉得不妥,赶紧打住了,刘小静羞涩的一笑,开口打破尴尬,直截了当地说:“我是艺术系的刘小静,有件私事请校长帮忙。”接着,刘小静把弟弟想上本校的想法婉转的提了出来。

    高校长迟疑片刻刚要开口,刘小静接着说:“只要校长肯帮忙,我愿意为校长做任何事儿。”说这话时,刘小静用一种灼热的眼光看着他,显得格外娇媚。

    高平当然明白刘小静说的“任何事儿”淫亵的含义。淫笑着说:“好说!好说!我试试吧!嘿嘿!”其实,高平在昨天晚上看到刘小静的春光后,半夜未眠,眼前总是浮现出刘小静那光洁如皓月的丰臀!好久没有勃起的阴茎坚挺了半夜,最后舒舒服服手淫一次才睡着,没想到这个小娇娃今晚送上门来了。高平本来并不是个随便的人,老婆瘫在床上后,他作为一个健康的中年男人常常受到欲火的煎熬,闹得他彻夜难眠,经常以自慰解燃眉之急,但他碍于高级知识分子的脸面一直没有主动勾搭女人。

    今天一个如花似玉的娇娃主动投怀送抱,真是天降艳福!他终于忍不着了,冲过去把刘小静按倒在沙发上,上下其手又摸又吻,他的双手隔着衣服摸完左乳摸右乳,摸完双乳摸肥臀,摸完肥臀摸大腿……,几分钟后,那双不老实的手双双从刘小静的体恤下探向双乳,刘小静主动解开乳罩,松绑后的双乳象一对大白兔,在高校长的眼前欢蹦乱跳,高校长又揉又捏……,高平的左手从刘小静光洁的肚皮上滑下,解开牛仔裤的挂钩,从三角裤上方探向她神秘的三角地带……刘小静不由得分开两条浑圆的大腿,啊!微闭美丽的双眼,轻声呻吟起来,啊……啊……吆……哼!

    娇艳的女大学生被校长爱抚得欲火中烧,乳头坚挺,下身火热,淫水像小溪一样涓涓流出,湿透了窄窄的内裤,她那白嫩柔软的小手深入到高校长的裤裆里,抚弄胀的铁一样的肉棍!……半个小时过去了,刘小静被高平玩弄的再也忍不住了,主动把裤子褪下到膝盖上方,转过身来跪在沙发上,翘起雪白丰满的屁股示意老校长进入,高校长好像又看到了昨晚在后山上那一幕,激动万分,挺起坚硬的肉棍就要刺入刘小静流蜜的洞口,突然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

    “是我!高校长,有件事刚才忘汇报了,明天必须要办的。”

    高平听出来了,是刘小静来后从办公室走出去的教务处李处长,他一时不知所措,刘小静反倒显得很冷静,迅速把高平从裤口伸出来的阴茎塞入裤内,提上自己的裤子钻到了写字台下,高平会意地一笑,打开房门请李处长进来,自己坐到大写字台后面的老板椅上,装模作样地与李处长说着话,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还是没见李处长要走的意思,这可急坏了躲在高校长两腿之间的刘小静,她把一只小手伸到高校长裤裆里,抚弄已经疲软的阴茎,一会儿,那东西勃然而起,刘小静把它掏了出来,张开樱桃小口在那硕大的龟头上吸吮起来,高平那里受过这等刺激,爽得双腿直发抖,但又不敢表现出来,故作镇静与李处长讨论着什么……。

    十多分钟过去了,那个不知好歹、坏别人好事的李处长终于走了。高平一把把刘小静拉出来,将她按在写字台上厥起屁股,扒下她的牛仔裤,不分青红皂白,叽地一声插了进去!

    啊!刘小静轻叫一声!在被插入的同时一下子扬起脸来、又往上耸了耸屁股,紧锁双眉,张着小嘴,享受着老校长带来的充实的快感,高平迅速地抽插着,好像是要把积聚了近十年的欲火一股脑地发泄出来。

    “啊……啊……嗷!校长您老当益壮……搞得我舒爽死了……啊……唉!唉!怎么了?”

    原来,高平好多年来初次奸淫女人,被自己奸的又是一个年轻的娇娃,刚才又被她口交了好长时间,插进去没干几下就射精了,这时刘小静正渐入佳境,马上就要到达高氵朝,插在里面的阴茎射精后迅速萎缩,急得淫荡的女大学生唉唉直叫!

    高平射精后一下子瘫坐在椅子上,刘小静没有享受到高氵朝,着急地套捋高平已经软下来的阴茎,捋了一会儿见没动静又张口吸吮起来,十多分钟过去了,高平的阴茎还是像一条死蛇静静地躺在黑白相间的草丛中,刘小静彻底失望了,仰起头来笑着说:“没事儿!下次会更好的!我已经很满足了!”高平知道她说的是违心的话,可是也没有办法,谁让自己的小弟弟不争气!刘小静和高校长又说了会儿情话,急急地离开了。

    走出高校长的办公室,刘小静脸上露出得意的微笑,弟弟的事情总算解决了!高兴是高兴,自己下身的事儿还没有解决呢,因为自己没有得到高氵朝,阴部发胀,火烧火燎,难受极了!这时她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让自己无数次神魂颠倒的高大老情人——秦大爷!他那长满花白胸毛的大肚腩下、两条粗壮的大腿间的大肉棒子,又长又粗,坚硬无比,最讨人喜欢的是能久战不泄!啊!那真是一件宝物!高平的简直不能和他相比,这也许是体力劳动者比知识分子强的地方!刘小静想到这,明显感觉到自己的淫水和着高校长的精液顺着大腿往下流,湿湿的、粘粘的,好难受!

    她一路小跑奔向宿舍楼,远远看到秦大爷住的门房亮着灯。秦大爷的门房有两间,在临大门的一间开有一个很大的玻璃窗,在房间里能清楚地看到进出大楼的人,里边是一个套间,两间房之间有一个小门。这时候是晚上八点多,秦大爷的门房前人来人往,秦大爷正在外间自斟自饮,喝着闷酒。刘小静顾不了那么多,推门进去,也不跟秦大爷打招呼,闪身进了套间。

    此时,秦大爷已有三分醉意,看到刘小静双腮泛红,面如桃花,两眼放光,知道这小妮子又发骚怀春了,心里一阵激动,闲置了一个暑期的老棍子,勃然大怒!他紧跟着刘小静走进套间,他也不说话,两臂从身后把刘小静抱个结结实实,然后左手伸进乳罩象揉面一样搓揉着高耸的双乳,右手解开紧绷在屁股上的牛仔裤,在刘小静光溜溜的屁股上爱不释手地抚摸着。

    两人把对方的衣服全部撕扯下来,很快已赤裸相见。秦大爷让刘小静仰躺在床上,双腿骑跨在她光滑的娇躯上,低头吸吮两颗樱桃似的乳头,他好像饥渴的婴儿一样贪婪,那么不知疲倦。十多分钟过去了,本来就欲火中烧的刘小静更加饥渴,前额和鼻尖上渗出细细的汗珠,刘小静感觉到下面的小肉沟象泛滥的洪水一样狂流不止,也不知是自己的淫水还是高校长的精液!阴道空虚异常!

    啊!啊!啊!她呼吸加快,眉眼如丝,呻吟声变成了淫叫:“好大爷……亲大爷!上我吧……啊!受不了了!”边叫边捋秦大爷驴鞭一样的大肉棒子。

    秦大爷就是秦大爷,根本不为她的淫叫所动,还在慢条斯理地吸吮乳头,揉搓肥臀,扣弄阴蒂……。

    “啊!唉吆!啊!……求你了……亲亲大爷!”刘小静发出雌猫一样的哀求声。

    经验老道的秦大爷知道是该进攻了!他直起上身,一把掀起刘小静雪白圆润的左大腿扛在自己的右肩上,让刘小静侧躺着,左手扶着大驴棍,硕大的龟头在刘小静沾满了淫液的粉红的小肉沟里操来操去,让半根阴茎沾满了淫水,下身往前一耸,“滋”的一声,肉棒插入了早已湿滑的小屄中。

    “啊……”刘小静美得双目一翻,张大嘴巴,发出前所未有的满足声,同时,双手死死抓着枕头的两个角,全身抖动不止,秦大爷硕大的阴茎被柔软湿滑的阴道有节律的紧缩着!

    刘小静舒爽得昏厥过去。

    秦大爷没想到她只被插一下就到了高氵朝,心想这妮子一定是旷了两个月没有挨插,才骚浪成这样的。他哪里知道,自己在为高校长刷锅!在高平那里刘小静只差一点点就要高氵朝了,她上秦大爷的床之前,下身就憋得难受,阴道灌满了淫水和精液,挨插时显得异常滑溜,秦大爷的大肉棍子没费劲就一顺到底!刘小静只觉得一根火热的大铁棍从阴部一下子捅到了乳房,积蓄在体内的欲火马上爆炸!强烈的冲击波使全身颤抖不已。

    此时的秦大爷箭在弦上,暂时得不到发泄,他忍下欲火,放下扛在肩上的大腿,侧卧在刘小静的身后,坚硬如铁的大鸡巴留在阴道内,没有继续冲刺。他知道,这时的小淫娃需要修整几分钟,同时自己也调整调整,让饥渴而激动的老肉棍冷静冷静,这样才能打持久战,最大限度地满足身下的年轻淫娃。不一会儿,刘小静下身的胀满感让她缓过劲来,又燃起她强烈的欲念,她用藕段似的玉臂往后勾着秦大爷的脖子,扭过头来热情地亲吻给自己带来无限“性福”的老情人。秦大爷一边和小妮子热吻一边挺动下身,叽嘎叽嘎由慢到快地抽插着……每抽一下都露出龟头,每插一下都深入到底,几十下后屋内又响起刘小静的淫叫声:“哎呀……啊……好深哪……好棒啊………哦……哦……美死我了……哦……太……美了……好……舒服……啊……啊……”阴精涓涓泄出。

    刘小静往后耸动着肥臀配合他的抽插,眉头紧锁,眉眼如丝,面带微笑,美得无以复加。

    “啊……秦大爷……你的肉棒好粗……好大……啊……就喜欢让你……干我……啊……好大爷……亲大爷……啊…好棒啊…啊……弄死人了……啊!这下捅的好深……哎呀……好酸……哎呀……又要来了……啊………来了……来了……”下身猛地一挺,大量淫水从二人一抽一插的缝隙中飞洒了出来,溅得到处都是。

    连泄两次的刘小静,显得有些娇弱无力,很难得到满足的她,在秦大爷的面前却是那么容易高氵朝。

    秦大爷看着她高氵朝后迷醉的双目,嫣红的脸颊,却仍旧吃力地把丰臀撞向自己,秦大爷顿时兴奋起来,只觉得意气奋发,仿佛又回到了少年时代。当下把她正躺在床上,把两条雪白的大腿扛在肩上,全身都几乎压了上去,龟头也已冲开花心顶进子宫里,肉棒完全没入小屄。

    秦大爷虽说没有很深的学问,但他很善于琢磨,摸索经验,他在插入刘小静后不会轻易改变姿势,那样会中断小浪妞的快感,不容易把她送上高氵朝,只有高氵朝过后才改换性交的姿势,让小淫娃体会新鲜快感,可以更容易把她推向下一个顶峰。

    刘小静被秦大爷壮实的身躯压在身下,两条小腿紧紧勾在秦大爷的屁股,两条嫩藕似的小臂搂在秦大爷的熊腰,随着秦大爷的抽送上下用力,像是帮助秦大爷插得更深!

    刘小静感到自己的阴部被撑得满满的,舒爽得她两眼翻白,几乎晕了过去,屄儿口像喷泉般津津的飞溅着爱汁。

    “啊……我死了……酸死我了…我要舒服死了……亲大爷……你娶我吧……哦……好舒服啊……啊……我天天……让你操……爽死了……啊……爽死了……啊!……爽!啊!来了……又来了……啊……啊………怎么这样……没有停……啊……还在高氵朝……嗯……嗯……来了……又来一次………天啊……”高氵朝持续不断接踵而来,一股股阴精狂喷而出。

    正在抽插的秦大爷见状疯狂地抽插了几下,奋力前挺大肉棍,尽根插入,放开精管,噗嗤!噗嗤!噗嗤!……射向刘小静空旷的子宫!刘小静极为满足,浑身无力地瘫在床上,勾着秦大爷的两条腿也软了下来。

    疯狂云雨后,秦大爷说了见面以来的第一句话:“小静,想我没?”

    “想了!想你这东西!”刘小静握着刚刚从阴部滑出半软的黑红的大肉棍,娇声答道。

    秦大爷从刘小静的肚皮上爬起来,看到她的整个阴部被弄得一塌糊涂,阴毛和阴唇粘满了乳白色的淫水、精液,从阴道口流出的精液顺着屁股沟子涓涓流下……自己的下身也好不到哪去,整个肉棍子油光发亮,阴毛和睾丸上已经被刘小静的淫水湿透。秦大爷一阵激动,自己一把年纪了,没想到把个年轻漂亮的女大学生搞成这样,英雄感油然而生。

    刘小静提上裤子心满意足地回宿舍了。

    两天后,刘小静趁着下午上自习课又溜到了高校长办公室。有了第一次鱼水之欢,二人显得很亲热,刘小静落落大方地与高校长聊天、打情骂俏。

    平时,高校长家里雇个中年妇女照顾瘫痪在床的老婆的起居。前几天,这位保姆家中有事回老家了,他正犯愁没人料理家务、照顾老婆呢。刘小静得知后,主动要求到高校长家帮忙,高平爽快地答应了。

    下课后,高校长和刘小静一起回到家里。高平住在市政府专为高级知识分子盖的专家楼,这是一栋依山傍水的高档高层住宅楼,高平住在20层。

    在高校长家,刘小静表现得很乖巧,又是打扫卫生,又是和高夫人聊天,很讨高夫人喜欢。他们一起吃过晚饭,刘小静扎上围裙在厨房里卖力的刷锅洗碗。突然被悄悄溜进来的高平从身后抱着,刘小静紧张地指指卧室,高平小声说道:“没事,宝贝!”说完,对刘小静上下其手,在乳房和丰臀搓揉不停,一会儿,高平不再满足于隔着衣服抚弄,撩起刘小静的裙子,扒下她粉红色的三角裤,在她的阴部抠弄起来,刘小静被老家伙抠摸得气喘吁吁,微闭双目,紧锁眉头,两腮泛起阵阵春潮,忘情地享受高平的爱抚。

    刘小静主动蹶起雪白嫩滑的丰臀,高平蹲下身子,在她的阴部舔了起来。高校长肥大的舌头刚刚触到阴唇时,她不由得把两腿分了分,让那个柔软的大舌头舔到每一个需要的地方……,刘小静紧咬着牙齿,努力不让自己发出愉快地叫声来。

    高平从裤口掏出坚挺的大鸡巴,对准刘小静流蜜的桃花洞口,往前耸动下身,叽地一声,顺利插入,呀……!刘小静终于忍不着了,从牙缝里发出长长的、轻轻的哼声。她被插入后上身整个软软的趴在了洗碗池上,随着高校长的大力抽插在洗碗池上晃动,娇喘连连。由于内裤尚挂在腿上,刘小静的两腿没办法叉得开,下身更是夹得紧紧的,抽插之间强烈的刺激让她紧皱着眉头、半张着嘴,不停的扭动着圆滚滚的屁股,想呻吟,想叫爽,但又不敢出声。

    高校长干得很猛。干了几下,刘小静双脚站在地上,翘着脚尖,以便站得稳当些。随着高校长快速的抽送,两人的肉撞在一起,“啪啪"直响,连在一起的地方更是传出湿漉漉的水声,刘小静下身的淫水随着抽送,顺着白嫩的大腿淌出了好几条水溜。

    刘小静眼望窗外城市璀璨的夜景,感觉自己被高平的肉棍顶上了云端,飘啊飘……。

    此时客厅里的电视上正在上演一场香港武打片,电视的声响掩盖了厨房里的淫靡声。高夫人还以为老公正在看电视,她怎么想得到,自己的丈夫此时正在距离自己几米的地方狂干一个雪白的屁股。

    “啊……啊……”伴随着刘小静销魂蚀骨的轻声呻吟,高校长在一阵快速的抽送之后,把阴茎紧紧的顶在刘小静的身体深处,开始射出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刘小静的头向后用力的抬起,脚尖几乎已经离开了地面,感受着高平的精液冲进了自己身体的最深处。

    “噗!”的一声,高校长拔出了湿漉漉的阴茎,一股乳白色的精液随着刘小静下身的抽搐流了出来,顺着黑色的阴毛缓缓的流着。

    高校长用身边一个擦碗的抹布擦了擦,提上了裤子,悄悄回到客厅,刘小静还软软的趴在洗碗池上,裤袜和粉红色的内裤挂在腿弯,娇嫩的阴部弄得一塌糊涂,白嫩的屁股上一片水渍。刘小静费力的站直身子,软绵绵的靠在厨房门上,体恤和胸罩推在乳房上边,白嫩的乳房、粉红的乳头若隐若现,裙子落了下来,可裤袜和内裤还乱糟糟的挂在腿弯,束起的长发也已经披散开了,双眼迷离,脸色绯红,更添了几分妖冶和淫荡的气息。

    高平射进来的热精把刘小静带到了高氵朝。这种紧张刺激的高氵朝,让刘小静很有新鲜感。她草草洗完碗,来到客厅倒在高平的怀里,柔柔地望着高平说了句:“校长,你真棒!”一会儿又回到高夫人床边,有说有笑,丝毫没有偷了别人丈夫的愧疚感。

    从此,刘小静只要一有时间就会来到高校长家,和高夫人聊天,和高校长偷情,渐渐地高夫人和高校长好像都离不开刘小静了,几天不见高夫人就会问:“小静怎么不来了?”

    几周后,刘小静如愿以偿,弟弟刘小刚被本校计算机系录取,圆了弟弟上重点大学的梦。

    弟弟被录取后,刘小静继续与高平保持着关系,倒不是高校长的床上功夫让刘小静离不开,刘小静自有自己的想法。

    其实,刘小静每次和高校长发生过关系后,总是有一种不满足感,即使有了高氵朝也是如此,总觉得不尽兴,那是因为,刘小静以前的性经历太让她难忘了。

    嗜血的幼狮吃惯了野猪野驴,小老鼠小白兔当然满足不了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