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和空姐同居的日子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章 生米熟饭

    第六十章生米熟饭

    我不知道人有所得是否就必有所失,爱情和事业两样原本可以并存的事物在我身上始终无法找到和谐的统一。与冉静相处的这些日子,我想我已经是一个幸福的快迷失自己的人,但是我却从“高级员工”的位置上跌落了下来,短暂的回归之后,又一次的进入了失业大军的队伍。当然,我不会愚蠢的将冉静和我的失业联系在一起,去迷信什么旺夫运之类的蠢事。但是,是否冥冥中注定人不可以太过幸福?

    给自己一个假设性的问题,如果在功成名就与幸福爱情当中选一样,既然是假设性问题,就一定只能选一样,你不要总幻想着自己功成名就之后再去寻找幸福爱情,也不要想在幸福爱情的动力下去创造功成名就。当你只能选择其中一样的时候,你会如何选择?

    你想知道我的选择?如果这个假设问题成立的话,我想我会选择功成名就,因为一个永远无法成功的男人在你的女人面前你会开始失去自信、变的卑微,你会开始怀疑自己甚至否定自己。

    你想说我的意思是不是放弃冉静?当然不是了,都说了是假设性的问题,为什么不可以两者兼得,虽然有些贪心,但是有贪心才有动力。我虽然目前还在大街上游荡,但是并不影响我幻想着自己的伟大蓝图。

    我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这段时间的我似乎已经脱离了这个社会,因为我的手机除了冉静之外已经很久没有响过了,这是否意味着自己太沉溺于自己的世界,是否太享受冉静给我带来的一切快乐?

    “喂,请问是陆先生吗?”电话里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

    “对,我姓陆,请问你是……?”

    “我和你在酒吧里遇到过,你和我聊天,然后喝醉了,我送你回家。”随着男子的描述,我知道他的身份。

    “你怎么有我的电话?”

    “是你给我的名片啊,不过我打电话去名片上的公司,他们说你离职了。”我实在想不起来什么时候给了他名片,还是一张过期的名片。

    “哦,你找我有事吗?”

    “那天和你聊天,听了你的很多想法,觉得挺有兴趣,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和你再聊聊这些想法。”

    我的想法一向很多,只是因为思维方式的问题,我想做一件事情或者一个项目,首先从自己出发,问自己一个最简单的问题,如果如何将会如何,当你觉得如果如何那么就太好了的时候,你所需要知道的就是你是否能够完成这个如何,如果你的能力足够完成这个如何,恭喜你按照我的逻辑,你又有了一个新的创意!是不是又让你觉得有些茫然,看不懂的话你就当我胡言乱语好了。

    我已经记不清楚自己到底和这位先生聊了些什么,既然他说有兴趣再聊聊,而我现在正游荡在大街上,我找不出拒绝的理由。

    在与这位男人交流的时候,我的惊奇和兴趣渐渐的越来越高,这位苏姓的男子和我算是老乡,以只比我大十岁不到的年龄已经拥有过亿的身家,听了我的一些古怪想法,很有意思想投点钱作些尝试,这点更加使我兴奋不已。

    到这里,你是否会说你小子命也太好了吧,总是能遇到身家富贵的达人帮助你。可是你是否可以换一种思维方式,为什么我总是为这些达人卖命的喽啰,而我自己不能变成达人?当然我也承认自己距离成为达人的标准还有很大的差距。

    在他的提示下,我知道我那天和他吹嘘的计划内容,我又发挥我一贯的“异想天开”添油加醋的描绘了一番。在几天的连续沟通之后,苏达人基本认可我的想法,并且愿意拿出一点小钱(当然这个小钱是对于他来说)来做个尝试,但是他开出了一个让我非常犹豫的条件。新的项目公司要在我的老家注册成立,因为那里的各种成本相对要低于上海地区,而且他在那个地区有更加雄厚的关系网络。

    “我回来了。”我有气无力的说道,因为我面临一个自己无法做抉择的问题。

    “怎么了,生病了?”冉静看到我萎靡的样子,伸手摸了一下我的额头。看到这个动作,我很想问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问别人是否生病的第一动作是去摸对方的额头?这是否意味着发烧是人最经常发生且有一定杀伤力的疾病?这是一个题外话,你可以不用理会。

    “没有,只是有些心烦。”

    “那又到了我发挥功效的时候了,说吧,有什么烦心的事情。”

    “我如果要离开这里,你会怎么样?”

    “我会很高兴啊,上次不都和你说了吗。”冉静说的应该是上次去北京的事情。

    “这次不一样。”我将和苏达人沟通的所有事情都向冉静叙述了一遍,我期待她能够给我一个答案。

    “你觉得这种机会经常会有吗?”冉静问道。

    我摇了摇头。

    “你觉得这是你一直想做的事情吗?”

    我点了点头。

    “那你去吧。”我不知道我此时的心情应该如何形容,我一边希望冉静象现在一样能够理解我的梦想,让我放手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一边又希望冉静能够很小女人的留下我在她的身边。

    这次的离开不同于平常的出差,因为我大部分的时间将可能不在这个城市,家是随着人“走动”的,人就和蜗牛一样,背着自己的家四处游荡,你在哪里落脚,哪里也许就是你的家,因为有人的地方才会有家,那我离开了现在的家,我和冉静两人的家,将在两个不同的城市分别在两个不同家?

    分开两地其实对于感情是一个巨大的考验,这是一个无法回避的事实,有多少患难与共的夫妻都经不住这种距离带来的冲击,我和冉静建立起来的感情是否可以在这种环境下继续茁壮的成长,我不知道。

    “你不认为两地分居会很容易让感情变质?”我问道。

    “认为啊,可是我不怕你跑了。”冉静得意的微微一笑。

    “你不要一付吃定我的样子,怎么说我也快到男人最具有魅力的年纪了。”

    “我还是不怕你跑了。”

    “可是我怕你跑了。”

    “那你想怎么办?”

    “我想,要不然生米做成熟饭好了,我比较安心一点。”这句俗语是不是自从被创造出来就是用于形容那个事情的?

    “哦,好啊。”冉静一口就答应了,让我异常的惊讶。

    我还没来及做出反应,冉静接着说道:“那我去做饭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