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和空姐同居的日子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三章

    第六十三章

    记得问过不少女孩,关于男朋友出轨是否可以原谅的问题,其中有一条的理由是工作需要,恰巧是这一条女孩选择原谅的比例最大,但是我认为是扯淡,什么叫工作需要?工作还需要你出轨?简直就是释放某种气体。

    可是我似乎要开始释放某种气体,我的家乡应该也算一个大中型城市,虽然比不上上海的繁华,但是五脏俱全,样样都有,在某种事业上似乎还有超越大型城市的潜力。作为一家小的项目公司负责人,去应酬一些“关键”人物成了我工作的一部分,在苏达人先期的引见下,认识了不少这种“关键”性人物,而这些关键性人物有不少喜欢去那种场所。

    我对这个方面没有任何的经验,我自己无法完成他们的需求,还好我有这样的朋友,我前面说过部分同志在私生活方面极为不检点,当然包括找小姐。在他们帮忙的安排下,我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找小姐”。

    一大群浓妆艳抹的女孩(确切的说真的是女孩,因为她们的年纪)站在你的面前,你就像菜市场里面选菜一样的选择一位(后来我才知道不满意可以要求继续更换),和电视上拍的不一样的是我们这个城市的小姐作为“服务性”行业却不具备服务性行业的素质,其他在服务态度上不是那么良好。

    一来二往,我对一些声色场所也有了一定的了解,感叹年轻一代部分人的堕落,虽然有极少数的小姐是因为特殊情况才进入这个行业,但是大多数都是一个理由——好吃懒作。一些有些权利,有些财力的男人恰巧为她们提供了一个收入颇丰,还有吃有玩的赚钱方式。

    我在极为矛盾中出入这种场所,虽然我可以很“自豪”的说我与这些小姐之间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的事情,即使简单的肌肤接触除了“意外”都不曾有过,不仅是因为担心冉静的看法,我自己也不喜欢这种场所。我承认穿着暴露,长相尚算不错的小姐对我有着原始生理的吸引力,但是并不足以动摇我的决心。但是毕竟自己出入这种场所,心中难免对冉静有着一份愧疚,尤其当晚上冉静准时打来电话的时候,我都需要躲到一个比较安静的场所去“欺骗”冉静。

    “今天工作辛苦不。”冉静又准时打来电话。

    “还好,不算很辛苦吧。”

    “现在还在公司?”

    “没有,在外面和别人谈点事情。”

    “自己注意身体啊,不要太晚,不要喝酒。”冉静象我老妈一样的交代我。

    陆陆续续的我和冉静随意的聊天,和冉静聊天即使说废话,我也不觉得乏闷。

    “陆经理,孙总问你怎么这么久啊。”一名小姐居然找到我隐藏的地方,我真后悔没有去男厕所。

    “什么人啊?”冉静立刻注意到这个嗲兮兮的声音。

    我的大脑开始急速的运转,在编一个谎言或者是坦白招供之间选择,最终我选择了坦白招供,我需要老实的交代目前的现状,否则长久的欺骗,就没有善意的谎言了。

    “是一个小姐。”我鼓起最大的勇气招供。

    “我知道啊,她是干什么的啊?”我想冉静也许将小姐理解为一个女性了。

    “她的职业就是一个小姐。”小姐这个原本还算高尚的称呼,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变成了一种职业。

    “你找小姐?”冉静终于明白了我的意思。

    “是,可是……。”我当然想解释清楚状况。可惜在我“可是”的话音还没有落地的时候,电话已经断线了,我再试图拨打的时候出现了关机的提示语,接着拨打家里的专线固定电话也出现同样的状况。这时候我的第一反应居然是丫头的动作还真快,我真拿自己没办法,大脑思维的路线怎么总是出现偏差。

    虽然我被迫返回包间,但是我就象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不知所措,我必须尽快的返回上海找到冉静好好的解释一下这个问题。

    第二天我尽早的将工作安排妥当,即使这样也只能赶夜车回上海,我希望能找到冉静解释清楚问题,然后一早做早班车再回来,当然,我会记得带钥匙。

    我一路焦急的心情使我觉得目前的交通工具还应该不断的提速,科学发展的水平一点都不快,起码我们国家不够快,这么多年火车的速度都没有什么质的突破。

    我来到家门口的时候,心情越发的忐忑,深呼吸了一下,打开房门。房间里一片漆黑,希望冉静只是入睡了,而不是不在。我打开客厅的灯,然后蹑手蹑脚的走到冉静的房门前,握住门把轻轻的旋转,慢慢的推开,结果让我非常的失望,冉静的床上空无一人。

    我颓废的回到客厅躺倒在沙发上,这次真的让我有些担心了,我不知道冉静什么时候回来,而我又没有多少时间可以用于返回上海,难道我真的每天夜里赶回来?早上再赶回去?那我真的有点亡命天涯的气势了。

    我茫然的看着天花板,脑袋中一片空白,有的第一个想法居然是我肚子饿了,我想大家应该也已经习惯了我的大脑思维方式,总是在关键的时刻想到一些不关键的问题。我习惯性的往餐桌上望去,似乎有不少的盘盘碟碟,走近了才发现还真是份丰盛的菜肴,难道冉静想化悲愤为食量?又或者在家约会了其他人?再或者……我的手一边伸向这些菜肴,我的脑袋一边胡思乱想。

    “谁让你偷吃的?”一个悦耳熟悉的声音传来。

    “我这哪叫偷吃,放在自己家的东西还不准自己吃啊。”我惯性的随口答道,接着我的大脑思维才反应过来这个声音是由我迫切需要找到的丫头发出的。

    我猛的转过头看到冉静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我有些手足无措说道:“你在家啊。”

    “你很希望我不在家吗?”冉静依旧没有任何表情,声音也十分的平静的说道。在我对女人的理解当中,当她们连火都不想对你发的时候,那就意味着事情真的到了一个非常可怕的地步。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我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继续说啊,怎么和我没话说了,都留着和小姐说了?”还好冉静主动提到这个问题,起码说明她对此还表示介意,如果提都不提,我真怕她进入彻底死心的状态,都说女人的情绪善变,这绝对是一个事实。

    “我真没有做过什么,我知道出入那种场合是不对的,即使是工作上的理由,也是不可以原谅的,我应该事先就和你说明,我知道这次我真的错了,我现在只能很肯定的说我和任何一个小姐之间都没有出现过任何问题,我只是单纯的陪客,我也保证以后我绝对不再去这种场合,即使得罪人,丢工作,我也不去了……”我一口气解释和保证了一大堆,虽然我说的都是事实,但是事实会不会成为事实,还要取决于冉静的态度,我小心翼翼的问道:“你相信吗?”

    “我信啊。”冉静说出我很想听到的三个字。

    “那太好,你相信就好。”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起码冉静愿意接受我的解释。

    “可是相信并不代表不生气啊。”这句话由女人嘴里说出来再合适不过了,男人们对这句话都必须保持绝对的理解力。

    “要不你惩罚我解解气吧,怎么样都行,只要你能消气。”死皮赖脸的功夫也要用上了。

    看着我一脸焦急的样子,冉静的脸上逐渐恢复了笑意,并且有了往日那种精灵的样子说道:“已经惩罚过了,傻瓜。”

    听到傻瓜两个字我基本上算是放心了,听傻瓜能听的象我这么开心还真不太容易,不过这意味着冉静应该不那么生气了。

    “惩罚过了?这么便宜我?”我对自己的好奇心表示鄙视,这时候根本不需要问这种问题,尽快顺着竿子往上爬彻底打消冉静的怒意才是正途。

    “对啊,昨天是你的生日,我原来准备去你那里给你庆祝的,可是你作坏事,所以罚你自己回来。”冉静一脸的得意。

    “你就这么肯定我会回来。”

    “那当然了,你敢不回来。”我当然不敢,发生这种事情我都不回来的话,冉静跑了我想没人会可怜我,最多送我两个字“白痴”。

    “那这桌菜是为我准备的?”我指着桌上丰盛的菜肴。

    “嗯。”冉静点点头。

    “那还有没有礼物啊?”我对自己的脸皮越发的敬佩了。

    “这个。”冉静伸出左手,在她的手腕上系着一条粉红色的丝带。这种戏剧场面居然出现在我的面前,虽然是个比较老的桥段,但是这种礼物永远是最大的惊喜。

    我心里的激动和狂喜难以抑制,“你,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这个含义。

    “嗯。”冉静点点头。

    这算不算认可我的行为,桌上丰盛的菜肴对于我饥饿的肚子构成的吸引力也不足以抵挡来自于冉静的诱惑,我走近冉静拉住冉静的手。

    “可是现在不行了,你的生日是昨天,你比我预想晚回来了30分钟,所以礼物没有送出去,作废了。”我抬头望向墙上的时钟,0:32分。

    “不是吧,晚一点没关系的,我不介意。”

    “可是我介意,礼物没送出去就没有了。”

    “那什么时候可以补?”

    “这哪有补的,明年生日吧。”

    “明年生日?那不要一年,圣诞行不行,要不元旦,过年礼物也成。”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