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和空姐同居的日子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五章 同房

    第五十五章同房

    公司一直以来都在积极的寻求发展的机会,找寻合适的合作伙伴,最近和北京的一家公司有了初步的合作意向,所以双方希望能够见面详谈。BOSS由于有事无法前往,所以指派我陪同王茜前往北京洽谈关于合作的事项。

    为了公司的形象问题,我们入住的是一家五星级的酒店,虽然咱当高级员工也有一段的时间了,但是住五星级酒店对于我来说实在是少之又少的事情,记得大学刚毕业因公事出入五星级酒店的时候,心里还颇有种不安的情绪,总觉得自己和这种富丽堂皇的环境并不相称。

    但是同时为了节约公司的开支,公司只订了一间房间,出门在外最不喜欢和级别高过自己的人同房,总觉得压抑和拘束,而这次居然是个“女BOSS”和我同房。

    人与人之间的情感尤其是男女之间的情感在很多时候确实需要场景环境的配合,夜晚,一个不熟悉的城市,一间房这些都是男女之间情感产生变化的有利条件。如果你可以成功地将你想要追求的女孩带进这样一个环境,恭喜你,我认为你已经成功了。

    我不否认洗完澡出来的王茜给了我一定的震撼,我始终认为卸妆后的美女或多或少的会给我们带来一丝的失望(当然,我们家丫头不在此列),而王茜浴后的样子却更加迷人,也许是多了一种清新或者朦胧的感觉。

    “你在看什么?”这时候我才发现自己从王茜出来就一直注视着她。

    “阿,没看什么,我们还是把明天要谈的项目再准备一下吧。”这是一个最好的借口,因为我们本就因为公事而来。不过,这时候我不得不对自己承认王茜对于我的吸引力巨大,单从生理的角度来说,已经构成了诱惑。

    虽然我们在讨论公事,但是我的心思依旧在王茜的身上,我总是会分心到她头发的香味,浴袍下的身材等等这些满无聊的食物之上,自己却无法控制自己的思维。

    王茜对着笔记本电脑在讲述她对与合作项目的观点,而我则在她的侧面欣赏着她说话时候的神情。都说男人在认真做事的时候非常具有魅力,其实女孩在认真做事的时候也相当的可爱。

    “我有这么好看吗?”王茜突然停下来问了我一个问题,原来她一直都知道我注视着她。

    “啊。”被人直白的揭穿的我有些窘迫,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色心重这个缺点看来并没有因为冉静的出现而变化。

    王茜的目光温柔的迎上我略显呆滞的目光,按照传统剧情来说,这时候四周一定是寂静一片,如果配合一些浪漫的音乐,基本上这个场景中的男女应该发生一些亲密接触行为。

    我的思维又开始自主的运作起来,看着王茜的眼神,我想起了我们家丫头,如果现在面前的人换成冉静,我想她一定逃不出我的“魔爪”了吧,牵手也有一段时间了,似乎一直没有进展,我是不是应该也创造一个这样的机会和冉静单独相处,那么……

    我不知道自己在考虑这些问题的时候是不是露出了“淫秽”的笑容,只是我听见了王茜的问题:“你在笑什么?”

    “啊,没有,明天的事情我们都谈好了吧。谈好了,那我们睡觉吧。”我说完满足的躺在床上,思维又开始想象将冉静带入这个场景发生的事情了。

    与北京公司的合作项目顺利的进入了操作阶段,公司决定将我派往北京一个月的时间,自从与冉静相处以来,隔三差五减免也是经常的事情,可是离开一个月的时间却是从来没有尝试过。

    “丫头,我要离开一段时间。”回家我将这个消息告诉冉静。

    “哦。”她似乎没有在意我说的话,又或者没有听清楚。

    “去北京,要去一个月的时间。”我特意用强调语气说道。

    “哦。”冉静依旧一付心不在焉的样子。

    “我真得要离开一个月的时间去外地。”我把冉静的头转到面向我的角度,好让她看见我“真诚”的眼神。

    “我知道了啊。”

    “你就没有点表示?”

    “要什么表示呢?”

    “当然是不舍啊,伤心啊之类的。”怎么也应该让我感受一下离别的伤感情绪啊。

    “为什么?”

    “因为你会想我的啊。”

    冉静的脸上绽开一个美丽的笑容,说道:“放心拉,我不会想你,没有你在家,我少辛苦很多,不用再帮你这个猪洗衣服整理房间了。”

    哎,失望,真得很失望,从冉静的眼神里读不出一丝依恋的感觉,我怎么说也是出远门阿,就是朋友也应该有点表示,这丫头的反应也太冷淡了一点。

    “我明天中午的飞机,你送不送我?”我还是不死心,说不定到了机场,冉静会触景生情,难舍一番。

    “不行啊,我明天早上就飞了,要不你早点起来送我吧。”

    “不要了,我宁愿多睡一会儿。”我赌气地说道。

    又一次登上我原本非常恐惧的交通工具,坐在机舱中似乎产生了一种错觉,回到了那个和冉静还不熟悉的岁月,那时候的我穿梭于三个城市,一只寄望着能偶遇冉静。我的思维都有些恍惚,现在的我真的和冉静在一个屋檐下生活吗?又或者我根本就是在飞机上做了一个很长时间的美梦,到现在刚刚醒来?

    一个人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虽然我来过很多次,但是始终是过客的身份),住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面对各种陌生的人,或多或少的产生一种凄凉的感觉。除了工作就是返回公司安排的宿舍睡觉,计算时间的话。我已经来到这里86个小时又35分钟。还好这个时候及时的接到冉静打来的电话。

    “丫头,在干吗呢?”我开心地问道。

    “和朋友在外面玩。”明显可以听出冉静周围是一片吵杂的声音。哎,可怜我一个人在这里孤苦伶仃。

    “哦。”

    “你呢,在干嘛?”

    “我也和朋友在外面玩。”我当然说了假话,在这个只有我一个人的宿舍连电视我都没有打开,背景中一片沉静。

    “在哪玩?这么安静?”

    “哦,在咖啡馆,我现在在厕所,所以比较安静。”

    “和什么朋友在一起阿?你在北京有朋友吗?”

    “为什么没有?这么小看我的社交能力,这几天我不知道和公司的同事打得有多火热,每天都泡吧,北京的酒吧美女如云,连泡好几天有些累,我才建议他们一起来咖啡馆享受一下温馨的感觉。”

    “那有没有艳遇啊?”

    “有,你不知道,我先在身边就有一个超级美女,那紫色足够明星的架势。”这一点我没有撒谎,因为我正看着上一任屋主留在墙上的一张章子怡的海报(这哥们儿的爱好还挺独特)。

    “那我会不会耽误你的艳遇啊?”

    “这倒不会,因为艳遇对我来说,到处都是,耽误一两个没有关系。”

    “叮咚”正好传来门铃的声音。

    “怎么有门铃的声音啊?”冉静的听觉果然灵敏。

    “不是,这是这家咖啡馆的特色,服务铃声。”我一边和冉静瞎编一边去开门。

    打开房门看见这栋大厦的管理员,他刚开口说了两个字“先生”,我就接着说道:“哦,帮我那一杯冰水,另外这里有些脏,帮忙清理一下。”

    “先生。”大厦管理员又说道。

    我还是及时打断他的话说道:“这里没什么事,你先去吧,有事我们再叫你。”

    “可是先生……”这个管理员还真有点其而不舍的精神。

    我对着电话说道:“你等等啊,我先处理点事情。”

    “喂,你到底什么事情啊?”我很不高兴得看着管理员。

    管理员很无奈的看着我说道:“先生,这位小姐说找你的,不知道你认识不认识?”

    “找我的小姐?我没叫什么小姐。”我的大脑思维偏差了一些。

    “那你想叫什么小姐?”一个熟悉的动听的声音响起,冉静从门旁边走了出来。

    “啊──。”我心中是有无限的喜悦的,但是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打发了管理员将冉静领进房门,冉静很认真的环视一圈以后说道:“嗯,这家咖啡馆还不错,就是客人少了一点。”

    “客人不在少,在于精,有你一个这样的客人,对于这间咖啡馆来说就足够了”我脸皮厚的道理大家都知道。

    “那还不来杯咖啡?”

    我真没想到冉静会来北京看我,心里自然少不了兴奋。

    “嘴上说不想我,还不是大老远的跑来看我了。”呵呵,我当然比较的得意。

    “我可没有想你啊,我只是正好飞北京,闲着无聊才来看看你的。”

    “哪有这么多正好啊,想就想呗,还这么多借口。”

    “讨厌,那我走了。”

    “好了,好了,我不说就是了,你是来北京玩的?”

    “不是啊,我真的飞这里,明天早上就走了。”

    “啊,明天早上就走?那──。”现在已经是晚上9:00多钟,冉静明天一早还要飞,意味着我和她相处的时间会很短,我有些沮丧。

    “怎么了,不高兴啊。”

    “不是啊,可是你才来就要走了。”

    “谁说我要走啊?”

    “你不走?”

    “不行吗,我今天在这里睡。”

    “真的?那我──。”

    “你不要乱想,你睡沙发。”

    “为什么你每次都霸占我的床。”我虽然嘴上抱怨,但是心里却没有怨言。

    公司宿舍的沙发根本不能叫沙发,确切说应该是个长椅,整张椅子纯木头打造,硬邦邦的没有一点柔软的部位,不仅如此还异常的狭窄,我连翻身都很困难,哎,为了冉静就受点苦吧。

    在这样的长椅上入睡确实有一定的难度,加上冉静出现的惊喜还没有消退,所以我一直瞪着眼睛看着天花板。

    “没事,一会就睡了。”

    “是不是这个沙发睡的不舒服?”

    “这哪叫沙发啊。”我还是忍不住抱怨道。

    “看你这么可怜,进来睡吧。”

    “你说真的?”我的反应速度绝对算得上超群,我立刻从长椅上抱着被子跳了起来。

    “我睡这里。”冉静的第二句话又让我迅速的回到了长椅上。

    “那还是算了,我还是在这里睡吧。”

    冉静站在我的身边似乎犹豫了很久,下了决心一样小声说道:“要不,我们俩都去里面睡。”

    “好啊好啊。”我等这句话已经等了很久了。

    “可是你不准乱想。”

    “我哪有,我只是睡觉。”虽然我嘴上怎么说,我的思维根本不受我的控制,早不知道已经“进展”到什么地步了。夜晚,一个陌生的城市,一间房这样的环境居然真的降临到我和冉静的身上。

    第一次和冉静睡在同一张床上,虽然这张床远不如我在家的那张舒服,我和冉静也一人一张被子,但是我依然觉得非常满足,冉静身体散发的香味多少会让我有些心猿意马,不自觉达到向冉静靠拢了一些。冉静没有拒绝,黑暗中我只觉得她的呼吸有些急促,这是不是意味着我可以采取进一步的行动?

    我用手臂支撑身体,稍微抬起头,借着微弱的路灯和月光察看冉静,冉静的眼睛闭的紧紧的,很用力的感觉,我感觉到她的身体有一点点轻微的颤抖。面对这样一个美丽诱人的女孩,我根本难以自控,我进一步的探起身体,在冉静的脸上轻轻的吻了一下,这是我第一次主动亲冉静,虽然我看不清楚冉静的脸,但是我似乎感觉到她脸上颜色的变化。

    虽然我告诉自己要适可而止,自己已经享受了非常的感觉,我还是没有忍住在冉静的脸上又吻了一下,这一次我感觉到一点湿润,有些咸的感觉。冉静哭了?这下麻烦了,自己是不是做的太过分了,冉静给予我最大的信任,愿意和我在一张床上入睡,自己的行为是否有些有欠风度?我有些慌张,我比知道该如何面对冉静的泪水。

    “陆飞。”冉静在这个时候说话了。

    “对不起,丫头,我──,我──”我不知道自己应该道歉还是安慰。

    “我什么啊,又没有人怪你。”冉静轻声的说道。

    “啊,那我──。”我的思维转换一向很快,没有怪的意思对于我来说等同于鼓励我继续。

    “今天好好睡觉好不好,我明天还要早起。”冉静是在用一种哀求的口吻在和我说话。我怎么忍心拒绝冉静的要求,再说指战员的环境有这样的结果对于我来说已经非常足够,虽然和我的思维的进度差别很大。

    “好吧,那晚安之前──。”

    冉静咬了一下嘴唇瞪了一眼,然后也探起身在我的脸上亲了一下,说道:“快点睡觉。”

    这次我算是心满意足的躺下,现在的我甜蜜到我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的地步,冉静温柔起来的严重在我心中怎么可能有人可以替代。

    可是幸福的日子似乎总是短暂的,因为当我第二天起床之后就又不见了冉静的踪影,自己又要一个人在这个陌生的城市只游荡,工作之余的时间反而成了难以打发的时间。

    我根本无心和公司的同事一起外出娱乐,即使勉为其难的应酬一两次,自己也早早的离开了。冉静离开又有几天的时间了,虽然通过几次电话,但是都很短的时间就挂断了。

    哎,人人都说相思苦,我也算是领教了这种滋味,以往的我还真不相信所谓爱情这个东西会让两个人产生强烈的思念之情,达到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境界,现在的我虽然不知道一日是否等于三秋,但是我确实感觉每天都是那么漫长。

    终于让我又等到冉静的电话。

    “在干嘛呢。”

    “想你啊。”

    “肉麻。”

    “那你在干嘛呢?”

    “我在想只猪。”

    “我不介意承认我是猪。”

    “臭美。”连承认是只猪原来都是一件可以臭美的事情。

    “你那边怎么又这么吵杂?又跑出去玩了?”

    “对啊,还有几个帅哥一起。”

    “你少激我,我才不相信呢。”

    “叮咚”一声门铃的声音又响了,我的第一反应就是丫头又来了。

    打开房门,门口一个人没有,我对着电话说道:“出来,我知道是你。”

    从门的侧面跳出一个精灵一般的美女,嘟着嘴说道:“不好玩,都被你猜到了。”

    “我都有经验,还能老上当。”

    没想到在另外一个城市的房子里倒成了我和冉静约会的空间,虽然这里缺少家的感觉,但是充满幸福的味道。

    “你干嘛?”到了晚上睡觉的时间,我很自然的洗漱完毕,准备上床睡觉。

    “上床睡觉啊,不然干嘛?”

    “谁允许你睡里面了?”

    “我都有经验了,你一定会同意的,不用再等到半夜让你再多心疼我一次。”我厚着脸皮上了床。

    “你──。”冉静气呼呼的站在床边不过拿我没办法,只好委屈一般的也上了床。

    冉静刚在我身边躺下,我句探起了身,准备象上次一次吻她一下,说不定这次比上次还多一些突破。

    我的嘴还没有达到冉静的脸部,就被一只手挡住了前进的路线。

    “你干嘛?”我问道。

    “我都有经验,才不会被你亲到了,你老老实实的睡觉,不然我把你赶出去。”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