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和空姐同居的日子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章 情敌

    第五十章情敌在新的公司,所有的员工都是新的,不过这并不影响我们熟悉的速度,我部门的小子们延续了我以前公司小子的习惯都称呼我为老大。不仅如此,他们也延续了以前那群小子的特质。也许在大学刚刚毕业到我这么“成熟”这段时间里,大多数男人都有着一些共通点,就是喜欢讨论女人,喜欢去女人多的娱乐场所。

    “老大,今天晚上一起去家酒吧,环境好,美女多。”一个小子很兴奋的向我介绍。

    “谢谢,我没有什么兴趣。”这句话是实话,现在的我对于酒吧这种所谓的男女“沟通”场所已经没有丝毫的兴趣。

    “不是吧,老大,对美女你都没兴趣?”

    “不是我对美女没兴趣,是我对喜欢泡把的美女没兴趣。”

    “不是,我看是你女朋友管得紧吧。”

    “不好意思,暂时还没有女朋友。”这句话并不代表我的真实意愿,只是不想再和这些小子纠缠。

    “那就一起去咯,我朋友开的,新开不久,捧捧场。”小子坚持道,看着身边一群小子的目光,我想总不能拒绝他们的要求。

    “好吧,去坐坐。”

    这里果然是一家气氛很不错的酒吧,除了崭新的装潢可以证明它是一个新生的产物以外,其他方面似乎已经非常成熟,因为这里的人气很旺,果然像那小子说的一样,美女很多。不过无论酒吧硬件环境如何“崭新”,在其中可以进行的“活动”永远是那么“陈旧”。关于酒吧以及酒吧里的美女我已经详细地阐述了我的观点,不记得的可以参看前文。现在的我,只想坐在那里随意的喝点酒感受一下气氛而已。

    任由这群小子如何怂恿我去搭讪女孩,我都一概不理,他们甚至出动激将法对我也毫无作用。

    这群小子在我身边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我开始认为男人一旦啰嗦起来一点都不亚于女人。

    我正准备以去洗手间作为借口,暂时逃离这个纷杂的环境,也许等我回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各自找寻自己的目标去了,我就可以乐得清闲。可是在我还没有起身的时候,突然我的周围陷入一片宁静,这群小子都停止了说话。我疑惑的抬头望去,我看见了一个熟悉的美丽身影──冉静。

    这群小子都张大嘴巴看着冉静笔直的向我们这个方向走来,在他们心中也许都很迫切的希望这个美女是冲着自己走过来,这时我的心里很低俗的产生了一种得意。

    “你居然跑酒吧来玩。”冉静当然是对着我说话。那群小子的眼光一下从冉静的身上全部转移到我的身上,我看得出其中有妒忌和敬仰的成分。

    “那你也不是来了。”我也想知道为什么冉静出现在酒吧。

    “我看见你进来,我才跟着你进来的。”

    “哦,你跟踪我。”

    “我哪有跟踪你,是正好看见。”

    “哦,那坐下一起玩?”

    “不。”

    “那你先走?”

    “不。”

    “嘿,那你要怎样?”

    “你跟我回家。”

    “哇,回家。”这一声不是我发的,是旁边这群小子发的。

    “为什么?”

    “我没带钥匙。”

    “那我把钥匙给你。”

    “哇,钥匙。”这一声也不是我发的,是那群小子。

    “不行,我就要你和我一起回去。”

    我环视一下周围这群小子,说道:“不好意思,我想我要先走了。”

    “嗯,回家。”这句还是这群小子说的。

    “为什么去酒吧?”一进门冉静就开始盘问我。

    “没什么啊,同事的朋友新开的酒吧,叫我们去捧捧场。”

    “是不是又想去追女孩?”

    “当然没有,为什么要又啊,我压根就没有过。”

    “哼,男人就没有好东西。”

    “你这句话说对了,所以难的出现一个我这种极品,你小心抓紧了。”

    “臭美,我才不要呢。”说着冉静返回房间。为什么每次都是她说最后一句话然后离开,下次要改改,往往被留在原地的人在气势上比较吃亏。

    对于冉静的盘问,我没有丝毫不悦,你认为你会去盘问一个在你们心目中毫无地位的人吗?

    “喂,老大,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还和我隐瞒。”第二天一上班就被质问。

    “不是和你们隐瞒,我做人比较低调。”我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还是颇为得意。

    “可是你也被管得太紧了吧。”

    “谁说的?”

    “那你今晚再和我们一起去一次酒吧,敢不敢?”这群小子真的幼稚,这根本不是敢不敢的问题,是愿不愿意的问题。

    我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和我开玩笑,或者说剧情峰回路转的太快了,因为在去酒吧的路上我发现了冉静,而她的身边有一个男人。而她和这个男人在街上行走时采用的方式是和我都不常采用的挽着手臂的姿势。

    这是再看我身边这群小子的眼光,已经包含了同情的成分了。

    “老大,好像……”一个小子试图说些什么。

    “什么好象,很正常啊,男女之间要给予对方足够的空间和信任,连这一点都做不到,还谈什么相处?”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出这番理论的,我自己能做到吗?现在是手挽手哎。

    和小子们在酒吧呆了一段时间,我实在没有心情再继续酒吧之旅,我想回家。

    还没有进门,我已经感觉到门里有一股杀气,确切地说我察觉到危机的存在。打开房门我证实了这股杀气的来源,就是那个和冉静手挽手行走在大街上的男子,一个长得异常帅气(我确实用了异常这个词,因为我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非常(非常同理于异常)有气质的男人坐在我们家沙发上。而和他坐在一起的还有我们家的女主人──冉静,两人的距离足够让我产生巨大的妒嫉心理。

    “我回来了。”这句话我说的有气无力,因为我实在在这个男人面前有点自惭形秽。

    “你回来啦。”冉静的声音倒给了我一点信心,听上去她在等待我的归来,等那个男人也站起来的时候,冉静给我们介绍道:“这个是我──朋友(当然是指的那个男人),这个是陆飞。”我总觉得这个介绍词很奇怪,为什么这个男人的介绍只有关系的介绍而没有姓名,而我只有姓名的介绍却没有关系的介绍?这两种介绍方式到底哪一种比较亲密一点呢?

    “你好。”男人很有礼貌的伸手与我相握,男子的手掌很宽厚,连身为男人的我都可以感觉到一种沉稳和踏实。

    对手太过强大,我要有所行动。

    “这位先生在哪高就啊?”我问道,从他的外形上已经无可挑剔了,只好转战事业问题。

    “哦,我一直在美国那边,有点小生意,你呢?现在做什么?”这家伙居然知道反击。

    “我现在在一家合资企业担任项目部经理,公司规模虽然不大,但是发展势头良好,我想经过两三年的奋斗,应该可以上市,而我们老板一直在考虑分一部份股份给我们这些开国元勋。”我毫不示弱,不过从上市开始都使我临时想起来的台词。

    “不错啊,年轻人应该有斗志。”什么话,年轻人?哇,一付教育后辈的样子。

    “嗯,年轻人确实不容易,像你这样自己创业应该更艰辛吧,尤其在洋鬼子的地盘抢食吃,一定受了不少委屈吧。”

    “呵呵,还好,目前的经营状况还过得去。”

    “光过得去是不行的,要有斗志,要拼搏,闯一番事业多不容易的事情,不能满足眼前。”这回还不轮到我教育教育你。冉静这时候瞪了我一眼,但是我不在意,现在大敌当前,这次我怎么也要稳守自己的地盘。

    “你和小静一起住,也照顾了她不少,谢谢你。”男子岔开了话题。

    “等等,我和丫头一起住,那是互相照顾,我和她之间不需要说谢谢这么客气,见外了。”居然敢叫我们家冉静小静,真过分,还好我有丫头这个保留称呼。冉静又瞪了我一眼,我还是不在意,既然下了决心赶走这个家伙,我决不能心慈手软。

    “那你们好好互相照顾,我还有点事情,先走了。”这家伙难道真的顶不住我的攻势,知趣的离开?

    “那我们也不留你了,你也知道家里多个人出来影响情绪,不过你要是在美国那边混得不如意回咱们母亲般的祖国来,别客气,来这里小住个一两天我和丫头一定收留你。”我越说越觉的得意,手还顺势搭上了冉静的肩膀,冉静终于忍无可忍给了我一肘子。

    我们俩送男人出门,临走的时候男人在冉静的耳边小声地说了几句话,我听得不太清楚,不过大概听到一句是“这小子挺有趣。”居然说我小子,一会儿找个机会一定要问清楚这小子什么来路。

    “坐下。”冉静一回来就命令道。

    我一付不以为然地坐在沙发上,我怕什么,我还没有质问你呢,当街手挽手走路。

    “你和你们家丫头互相照顾,不用见外是吧?”冉静把我的话重复了一遍。

    “对啊。”

    “你们家丫头是谁啊?”

    “你咯,还能是谁?”

    “那我就不和你客气了。”

    “不用,我们俩谁跟谁啊。”这句话一说完,我就后悔了,冉静抄起沙发垫子就是一阵猛烈的攻击。

    “喂,你还真不客气啊,你该不是为了刚才那个外人,修理我吧。”

    “我和他的关系比和你亲多了。”

    “哇,你这么说就不对了,伤害我幼小心灵了,怎么说我们也是一个屋檐下的战友,他能比我亲?他是什么人?”我很不愿意问这个问题,因为如果冉静给我个“意外”地回答,我想我会崩溃的。

    “你就会乱想,”说着冉静又给了我一记重锤,接着说道:“他是我叔叔。”

    “骗人,这么年轻,你还不如说是干爹好了。”

    “陆飞──。”冉静大声地叫我的名字,指了指自己的面前,当冉静大声叫我的名字的时候,我就知道事情大了,老实的站到指定地点。

    “他真的是你叔叔?亲叔叔?”我还是不太相信问道。

    冉静点了点头,示意我做好防护姿势,她要开始攻击了。我突然跳起来说道:“等等再处罚,我先找咱叔叔道歉去。”说完我奔向大门,开门遁去。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