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和空姐同居的日子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十八章 相处

    第四十八章相处当男女之间进入牵手这一非常重要的确立“江湖地位”的阶段之后,男女双方往往都会产生一些不良习惯,男人往往会因为觉得已经开始确立自己在女人心目中的地位而不再像从前那么积极,而女人也同样认为自己已经占据男人心目中重要的地位而变得理所当然的提出更多的要求。所以,一般影视剧都会将爱情定格在男女双方关系的确立上,他们未来的相处会怎样很难估计,如果有幸部分影视剧有续集的部分,男女主角一定会经历分手的场景。男女关系的确立只能说明他们的爱情进行式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而这个阶段才是最“艰辛”和充满未知数的历程。

    “喂,”冉静坐在沙发上修剪着脚趾甲(不明白为什么她那么喜欢修剪脚趾甲,虽然我觉得她的脚确实漂亮)问我:“你记不记得我们什么时候第一次见面的?”

    “记得,4月16日。”我很快的作出回答。

    “那我那次喝醉酒被你带回来是哪一天?”冉静继续问道。

    “5月24日。”我脱口而出。

    “那你什么时候知道我的名字?”

    “6月17日。”

    “那我住到这里是几月几日?”冉静一付不罢休的样子。

    “7月8日。”我依旧张嘴就答。

    “哇,你怎么记得那么清?”冉静一付不可置信的样子。

    我当然没有这么好的记性,我哪能记得那么多准确的日子,我只是按照时间的顺序关系随嘴乱说而已,面对女人提出这样的问题,我一向都有这种良好的习惯,首先你要快速不加思索的回答,如果她也记不住是什么日子,恭喜你,你已经过关了(例如冉静就是如此),如果不幸她记得其中的某一日子,那么你依旧有回旋余地。举例说明:如果冉静说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日子不是4月16日,是4月28日,那么你可以说其实我在此之前我已经注意到美丽的你了,只是你没有注意到我而已,所以第一次应该是4月16日而不是28日。如果冉静说她住到我这里的日子不是7月8日,而是7月6日,你可以说虽然你6号已经住到这里,但是我完全迷失在一个美女进入自己领地的幸福中,直到8号才逐渐恢复一些思维,6号-8号对你来说都是同一个日子。

    其实以上只想说明一个问题,其实女人在乎的不是你记住什么日子,而在乎的是她到底在你心目中占据什么位置。

    可是冉静问这些似乎纯粹为了打发时间,她自己不仅不记得是什么日子,对我作出如此“精准”的回答也没有一点感激之情。不过我对自己的表现还是相当满意,只是这种满意仅仅持续了一天。

    第二天回到家,吃完饭又回归沙发场景的时候,冉静突然问道:“我们什么时候第一次见面的?”

    “啊?4月16日。”我仿佛记得昨天是这么回答的。

    “那你什么时候知道我的名字?”

    “喂,你打乱顺序。”这丫头太“阴险”了,我怎么也没料到,考试合格之后这么短的时间内居然重考,所以这里务必提醒一下大家,当你第一次回答出答案后,请将这个答案备份一次,以供下次做答。

    “我为什么要按照顺序,快点回答。”

    “6月,6月,好了,好了,我承认我不记得了。”

    “哼,罚你周末陪我逛街。”

    到了周末,我忘记了逛街的事情,通宵游戏了一下,天亮才上床睡觉。

    “猪,起床了,你答应陪我去逛街的。”我才睡觉不超过两个小时,冉静就进了我的房间。

    “啊,我刚睡,下午再去,下午再去。”我迷迷糊糊的说完又进了了睡眠状态。

    等我再一次被摇醒的时候,冉静已经嘟着嘴不高兴的说道:“都已经下午三点了,你到底起不起来?”

    “啊,三点了?那不去,明天再说吧。”我发现睡觉对于我来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哼,你就知道玩游戏,游戏有那么好玩吗?我把你的账号删了。”

    “嗯,好的。”我意识不清醒的答道,可是立刻感觉到不对,从床上跳了起来说道:“不要啊,这个不能删。”

    “你看你一说到游戏就这么精神。”冉静已经打开我的电脑进了游戏(因为我试图教会冉静游戏,以便可以共同进行这种爱好,可是没有成功)。

    “我删了。”冉静已经选择了删除人物,出现了选择是否的画面,而滑鼠就放在“是”的上面。

    “千万不要,我立刻起床,马上出发。”我连忙抓起衣服套在身上,因为匆忙,穿裤子的时候身体不小心歪了一下,正好撞到冉静的手臂,而引发的连锁动作就是“是”的按钮被按了下去。

    我张大嘴巴看着电脑,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或者是做些什么,我半年的“娱乐心血”都在这个人物身上,虽然只是一种娱乐活动,但是或多或少倾注了我的劳动和我的感情,甚至这个游戏人物代表着虚拟世界中的自己,就在这一指间荡然无存。我不能怪冉静,因为虽然她创造了发生这个结果的条件,但是最后的结果似乎是我自己造成的。我也不想怪冉静,因为游戏在我心中的地位不会超越冉静,但是,此时此刻的我确实有一种非常心痛的感觉,我想没有如此经历的人可能无法理解。你想象一下你用了半年业余时间完成一件自己满意的事物而被瞬间毁坏无法修复的感觉。

    冉静看出我的表情,怯怯的说道:”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没有真得想删除你的人物。

    我努力的笑了一下说道:“嗯,没关系,现在清静了,不用再记挂着了。走,逛街去吧。”

    连续的几天我都在公司待到很晚,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情很难描述,一方面我理智的认为我根本不应该因为这件事情责怪冉静,但是另一方面当我看到冉静就会想起我失去的“人物”。

    接连几天我都没有看到冉静,因为我回家的时候她已经进了房间。

    好几天没有进入游戏了,今天怀着一种特殊的心情想回去看看自己熟悉的虚拟世界,可是当我还想使用以往id的时候却被告知已经被使用。没想到仅仅几天的时间,连代表自己人物的名字都已经被别人霸占。随便换了一个名字上线,四处闲逛,看到熟悉的场景,熟悉的名字,心中不禁有些感慨。

    这时一个非常熟悉的人物突然从我面前走过,她居然用了我以前的名字,并且用了我以前的人物造型,看着他就像看着以前自己的人物。他努力的杀着路旁的小怪,不过以他的等级,似乎在这里杀怪只能获得极少甚至零的经验。

    我友好地对他说:“你这个级别应该其他地方了,在这里没什么经验了。”

    “哦,谢谢你,那我应该去哪里呢?”

    “我带你去吧。”我将他带到一个更适合他练级的地方,但是发现他杀怪杀得似乎很吃力。

    “你为什么不用技能?”我发现他只是一下一下的用最传统的敲击方式。

    “怎么用技能?”看来我遇到一个游戏盲。

    “那不用问,你也没有做过任务?”

    “对啊,怎么做任务?”

    一个人居然在不学习任何技能不完成任务,穿着一身和自己级别毫不相称的低级装备一下一下敲打着经验很少的怪道这个级别,我不得不佩服一下。

    “你干吗要玩游戏?”虽然我不想打击他的积极性,但是我实在对于他在游戏中的生存能力感到担忧,毕竟他用了和我一样的名字和我一样的人物。

    “其实我不会玩游戏,但是我不小心删除了朋友的人物,我想练一个一样的还给他。”

    我霎那间明白了一切,立刻起身冲进了冉静的房间,看到冉静微曲着身体,在电脑面前艰难的操作着,我的眼泪一下从眼眶中冲了出来。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