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和空姐同居的日子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十七章 牵手

    第四十七章牵手如果你问我,在男女交往中最幸福的动作是什么,我回答你是牵手。也许你有自己不同的见解,不过我已经说了这是我的答案,正式的牵手是男女由不确定向确定迈出的至关重要的一步,这一步的完成可以说是由真正的量变完成质变。牵手就像在男女之间建立了一条纽带,将两个人的心正式的连接在一起,从此有了一份牵挂,一份责任,一份甜蜜……让我牵着你的手,和你走过以后的日子是一份沉重的充满甜蜜的承诺。

    我已经成功的拿到了冉静的“追求特许权”,目前允许行使追求这个权利的男人仅我一个,虽然还有很多其他的男人也会试图和尝试追求冉静,但是他们都属于“不合法”的侵权行为。

    追求女孩子的方式,方法应该有很多种,虽然我不是什么高手,但是也算有些心得。可是真正有冉静这样的女孩赐予自己追求的权利的时候,自己却迷茫了,我到底怎么下手追求?

    这个问题困扰了几天。吃饭,看电影?会不会很土?唱歌,逛街?会不会很无聊?喝茶,打牌?会不会很没有建设性?送花?我宁愿送些实际点的产品,可是太物质了吧。

    “丫头,明天带你去游乐园玩,好不?”我终于想到一个让自己窃笑的项目。

    “好啊。”冉静很爽快的答应了。

    第二天等我起床的时候,冉静已经整装待发了,这一点我对于丫头相当满意。因为很多女人在和男人约会的时候,都喜欢行使她们的“特权”,让男人等待。我不知道男人等待是不是一种风度的表现,可是我完全了解这种风度表现的结果就是无谓的浪费时间。对于那些已经将让男人视为一种正常行为的女人,我表示一些不满,不过也只有一些这么多,因为如果冉静也让我等待的话,我也没有其他选择。

    我为什么选择这样一个项目作为“第一次约会”的节目,理由相当简单,因为我觉得玩一些惊险刺激的游戏,女孩多半一定会吓到尖叫,而失去平时的矜持,如果我在她的身边,她一定会对我“投怀送抱”,说不定还会吓倒抓着我不放,到那个时候,呵呵,我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变成“护花使者”了。这一点有抄袭恐怖片的嫌疑,但是我认为比恐怖片更加有效,

    进了游乐园,上了这该死的机器,我就开始后悔我所有的想法,我真的是色胆冲昏了头脑,我居然不记得我有“小小”的恐高症,虽然只有“小小”的,但是把我悬空丢上这么高的地方,还让我的面部朝下,360度的乱翻,我的心脏就快承受不了这种负荷,我甚至连喊的力气都使不出来。我根本顾不上冉静现在是什么表现,我唯一的想法就是尽快让我“脚踏实地”,并且我再也不玩这个东西了。

    经过几分钟的煎熬,我们终于平安的落回了地面,就在下座位的那瞬间,我的双腿都开始发软,差点跪在了地上。

    “哎,真得挺好玩的,好刺激啊。”这时候我才听到冉静的声音,她似乎很兴奋,一点没有惊恐的样子,天啊,千万不要这样,她如果还要继续的话,那我怎么办?

    “是哦,真得挺好玩的,脸直接冲着地面,360度的乱翻,真的不错哦。”我说这些话的意思是告诉冉静,这个游戏实在太危险了,不要玩了。

    “就是这样才好玩嘛,我们再去看看别的。”冉静完全听不懂我的意思,拉着我就四处乱跑。

    “哎呀,那边的人好多啊,快,这边人少,我们先玩这个吧。”冉静又把我拉到一处游戏前面。冉静已经开口了,我怎么也不能示弱啊,拼就拼了,死就再死一次。

    我怀着一往无前的决心,和视死如归的态度和冉静一起踏上了这部机器,上去我又开始后悔,人为什么部长记性呢,刚刚才发誓再也不上这种鬼东西,现在才过了几分钟,就全部忘记了,原来健忘会害死人的……

    我甚至不知道我是如何从机器上下来的,我只知道我的手心全是汗,眼神都有些迷茫了。当逐渐恢复思维能力的时候,我开始了深刻的自我批评,为什么考虑事情一直都不能做到全面而且深入,任何事情都不可以简单的看表面现象,而要认真研究事物的背景资料。我说这些话,你一时不能理解?冉静根本就是一个高空服务员,她每天都经历着高空作业,我居然想用高空游戏去恐吓一个高空作业者,吃亏的也只能是自己了。

    “你怎么样?”冉静似乎看出我有少许不对。

    “没什么啊,哦,天气热,出了一身汗,在上面的时候有点风还舒服一些,下来就难过了。”煮熟的鸭子-嘴硬,在女孩面前死撑的经历恐怕99%以上的男人都有,只是死撑的原因不同而已。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那点面子嘛,原来面子也会害死人啊。

    不过要面子也有个限度,我已经做好准备,如果冉静还要上这种让我真正的惊恐的游戏,我已经想好了台词“我妈有少少的心脏病,所以呢,我怀疑我的心脏功能也有少许缺陷,另外我爸呢,有稍许恐高,所以呢,我觉得我也受到了一点点的遗传影响……”

    “你-,还要不要试一试其他的?所不定有更刺激的。”我很没有底气的说出这些话。

    “嗯-,”冉静的拖长音对我来说也是一种折磨,但是冉静终于说出一个我今天最想听到的答案:“算了,不玩了,都差不多,我们去玩小游戏赢点奖品吧。”

    “好吧,这个我最擅长了,帮你赢一只大狗熊回来。”只要不让我再“飞上天”我什么都愿意啊。其实我可以体会到冉静之所以不再选择玩那些机器,是因为她看出我有些紧张,为了照顾我男人面子的问题,主动选择了放弃,对此,我异常的感激。

    接下来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只是我和冉静都玩的很开心,遗憾的是我没能帮她赢回大狗熊,只得到了两个中型的和三个小型的,不过冉静似乎根本不介意,拿着五个狗熊脸上绽开迷人的笑容。

    “你看这只狗熊,傻傻的,像不像你?”回家的路上,冉静拿着其中一只中型的狗熊对我说。

    “那只还不是一样笨笨的,不是像你。”

    “那这三只傻傻的都像你。”冉静不甘示弱。

    “那当然了,这三只是那两只生的嘛,像老爸是自然的。”我只是因为思维敏捷顺嘴而出的话,却让冉静的脸红的像苹果一样。看到冉静这样的表情我才意识到自己的话存在问题,不过看到冉静羞涩的样子,终于让我完成了今天的目的之一“窃笑”。

    我们顺着人行道走着,没有再说话。我很想去牵冉静的手,但是鼓了几次勇气,但还是有些胆怯,所以只能低着头陪着冉静慢慢的走着。

    “帮我把这一家大小拿着。”冉静把手里的五只熊都交给我。

    “这一家大小?”冉静居然承认这是一家。

    “拿着啊,这么多废话。”冉静把五只熊赛在我的手里,然后轻轻的拉起我的手,和我并排向前行。此时此刻是我一辈子到目前为止最幸福的时候,冉静依偎在我的身边就这样随意的漫步在大街上,你可以说这种事情每天不知道发生多少次,我也不管会发生多少次,只要这一次是发生在我的身上,发生在我和冉静的身上,多老土的事情都是幸福的。经历了这么长的时间,从偶然和冉静相遇,相识,到这个刁蛮的丫头“强行”住进我的小屋,从我们时常斗嘴到相互体贴,从一对陌生人到目前的状态,其间经历了不少事情,今天我们才真正的手牵手走在街道上,就是这么土,也就是这么幸福。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