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和空姐同居的日子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十章 失业

    第四十章失业

    好日子终于要到头了,我这个一直想保住的高级员工的头衔已经保不住了,因为在公司里我属于不受“招安”的典型。BOSS已经心灰意冷放弃了争权的念头,回去日本和他的老婆孩子享受天伦之乐了。而我只是象征性的留下一句,希望公司不要因为我的缘故连累到我部门的员工,就递交了辞职信。

    “终于可以给自己放一个长假了”这是我安慰自己的话。可是我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受到什么程度的打击。自从大学毕业以来,我可以说一帆风顺,机缘巧合的获得了老板的赏识,职位一升再升,薪水也扶摇直上。我甚至没有怎么经历过所谓的从学校到社会需要经历的过渡期,一切对于我来说似乎都是顺理成章。我过着从来不需要为钱担忧的日子,似乎觉得这一切都是自己应该得到的。

    我躲在家里整整两个星期的时间,并不是我没有去应聘工作,而是我一直没有找到可以和我以前职位及薪水相当的工作。我在家的第二个星期里,我将自己的心里价位已经一降再降,我甚至愿意接受我以往一半薪水的工作,可是我依然没有找到。我的信心受到了空前的打击,整个人都变的有些闭塞。我不愿意去面对这一切,我不愿意承认自己和自己的职位原本就是一个不相符合的结合,我想选择逃避。

    “陆飞,陆飞——!”冉静在门口大叫着我的名字,这个丫头一天到晚忘事,总是不带钥匙。她经常把还在上班的我叫回家替她开门,还好现在的我一直在家。

    “你能不能长点记性,总是麻烦别人,你不觉得不好意思?”我开了门就教训道。

    “我就是不长记性,怎么了?”每次丫头都这样回答我,我只能无奈的摇摇头,回到沙发上继续看那种很无聊的电视连续剧。这段时间里,我发现我的接受能力强了很多,只要是电视连续剧我都能很投入的看下去,我每天都算好时间,兼顾好几部戏,也许真的是太无聊的缘故,害怕自己空闲下来。

    “你又憋在家看电视啊。”

    “嗯。”

    “我最近不飞了,在家的时间会比较多。”

    “嗯。”

    “那总不能我们两一起在家看电视吧。”

    “嗯,那你可以选择不看。”我的眼神一直没有离开过电视屏幕。

    接下来的几天,冉静果然大多数时间都待在家里,她把家里上上下下都打扫了一遍,还添加了很多摆设,让整个房间看起来多了很多朝气,比我一个人在家时的感觉好了很多。可是我大部分时间还是在玩游戏和看电视,我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我只知道如果我不做这些事情,我的心就会有一种空空的感觉,很难受。

    今天的电视剧还真多,再加上我去租的碟片,凌晨两点多我还坐在电视机前。

    “你还没睡?”冉静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嗯,一会就睡。”我敷衍的答道,因为我知道我一定会看完所有的碟片才去睡觉,从感觉上黑夜过的总比白天快,所以我将白天的时间尽量留给睡觉使用。

    “别看了好吗?”冉静的声音很平和,我抬头看见冉静很认真的样子。

    “你有事?”

    “我没有事,是你有事。”

    “我有什么事?”

    “你已经两个多星期没上班了吧?你每天就躲在家里看那些无聊的电视剧,玩游戏,对吧?”

    “我现在在放假。”

    “放了两个星期了,还不够吗?”

    我不知道该回答什么,难道告诉冉静我被公司辞退了?还是我一直在找工作,可是找不到?还是直接告诉她我丧失了信心?

    “为什么不说话?”

    也许黑夜总是让人更容易释放自己,压抑了许久的我迫切的需要宣泄:“我被炒了,没工作了,不是我没找过工作,可是找不到,我甚至愿意接受仅有我以前一半薪水的工作,可是我依旧找不到,我还能怎么样?”

    “那就三分之一,不行就五分之一,十分之一。”

    “十分之一?你叫我从头做起,我是一个总监,一个主管级人物,我是管人的,不是被管的。”

    “你不是总监,也不是主管,你现在只是一个无业游民。”

    “可我曾经是。”

    “对啊,你也会说曾经!”

    “我不想和你说了,这是我自己的事,我自己会解决。”我有些恼羞成怒,站起身来。

    “可是我想说,怎么样?”丫头也站起身来和我面对面的站着,又是那种不依不饶的神情,我每次看到都很无奈。

    “那你还想说什么?”我颓然的又坐回沙发上。

    “你为什么不能从头开始,只要你自己有实力,你可以向其他人证明自己。”

    “我已经证明过了,我以前做过的业绩难道是假的?”

    “你可以多证明一次。”

    “凭什么?我不愿意浪费那个时间。”

    “浪费时间?难道你每天躲在家里看电视、玩游戏就不是浪费时间?”

    “那是休闲娱乐,放松自己,积蓄力量。”

    “你,狡辩。”冉静有些生气。

    “好,那你说,我该怎么办?”

    “怎么办,你自己想,不关我事。”冉静气呼呼的回自己的房间去了,留下我一个傻傻的坐在那里。我的手在遥控器上停留了几秒钟,还是选择了继续,继续看完我租的碟片。

    一直到凌晨六点我才入睡,到不是完全因为看碟片的原因,冉静的话一直在我耳边萦绕,不过惊醒的作用到是其次,让我感到兴奋的是冉静真的很关心我,到底这种关心可不可以直接为我们两的关系定性,这个问题我考虑了两个小时,然后在不知不觉中美滋滋的睡着了。有时候我也很鄙视自己,这个时候自己能不能正经一点,脑子怎么就会想些无聊的事情。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随便洗漱了一下,我又来到沙发上,习惯性的打开电视机,我的脑子里又闪现出昨天冉静对我说的话。我向冉静的房间看去,房门紧闭,难道这么晚了她还没有起床?我又看了一下饭厅的,饭桌上似乎摆了不少东西。

    走到饭桌前又看见一张纸条。

    猪:你的衣服我洗好了,晾在阳台上,自己收;饭也做好了,在桌上,自己吃;冰箱里我买了很多速食面和零食,自己拿。

    另外,我还在生气。

    丫头今天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