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和空姐同居的日子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五章 爱情重量

    第三十五章爱情重量

    日子还是一天天过,我还是来往于公司与住处,这几天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冉静也不在家。如果说有的话,那就是我向老板提出加薪的要求,但是被“严正”的拒绝了,因为老板说我一年加了两次薪水,现在还提这种要求,实在过分。其实我也知道我很过分,但是我只是想在物质上多些积累罢了,不加就不加呗。

    今天,才到小区的门口,我远远的看见我们家的灯亮着,冉静回来了,这是目前除了加薪最能够让我开心的事情。

    进门我就喊道:“丫头,我回来了,拖鞋伺候。”我这样招呼冉静的时候,成功率可以达到一半,因为50%的情况她根本不搭理我,另外50%她会直接把她的拖鞋脱下来砸向我,从文字表面上看我成功了一半。

    我喊完话等了三秒,没有声音,看来今天失败了,我来到客厅,听见洗手间的流水声,原来冉静在洗澡。

    我在沙发上摆了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又冲洗手间喊道:“丫头,你吃过了吗?我叫外卖要不要算你一份?”洗手间里仍然没有声音,不是洗澡洗到晕倒吧。

    我来到洗手间门口敲了敲门说道:“喂,你怎么不说话啊?再不说话我当你晕倒了,我可要撞门进来救你了。”洗手间里除了水声还夹杂了其他声音,似乎是碰到了什么东西,但是依旧没有人说话的声音。

    “那,我数三声,你要是再不说话,我就当你晕倒了,我可以是出于关心你的角度出发才选择撞门的,”我说完一边敲门一边数道:“一、二……”

    我刚想数三的时候门开了,我立刻很尴尬的站在洗手间的门口不知所措,因为洗手间里的人居然不是冉静,而是乐乐。乐乐也被我刚才的话说的有些害羞,和我傻傻的对站在那里。

    “啊……,这个,不好意思,我以为是冉静,不知道是你,真的很抱歉。”我说道,这个解释似乎不那么顺当,是冉静我就撞门而入,不是我就不撞门,我和冉静到底什么关系?。

    “没关系,应该是我不好意思,冉静今天约我来,可是中途她有点事情,所以把钥匙给我让我自己先来,她说你一般都回来的比较晚,所以我就……。”乐乐穿着冉静的睡衣,这时候我知道乐乐的身材要比冉静丰满,看的我有些心绪不宁,半天没有回答乐乐的话。色是男人的本性。

    “啊,你吃饭了吗?我叫外卖,帮你也叫一份。”我回过神的时候更加尴尬,试图把话题岔开,以免两人继续这样尴尬的站着,虽然我很想这样站着欣赏一下乐乐刚洗完澡的样子。

    “好啊。”乐乐说道。

    我连忙回到客厅拿起电话打到我们楼下的小餐厅定餐,而乐乐则回到冉静的房间去梳妆整理一下去了。

    饭菜送上门,我和乐乐对坐在桌子两边,乐乐并没有换回自己的衣服,依旧穿着冉静的睡衣,头发自然的披在肩上。我可以清楚的闻到从乐乐身上散发出来的女性的香味,使人有些心猿意马。

    我自己提醒着自己:喂,陆飞,你别象王磊一样,见到美女就起色心好不好,虽然她穿着冉静的睡衣看上去很性感,可是她是冉静的朋友,而你喜欢的应该是冉静不对吗?如果说是个美女你都喜欢,那么冉静是否是冉静就不重要了,那你喜欢的就是美女而不是冉静了。

    我的另一个想法出来抗议:喜欢冉静和对乐乐起色心是两回事,对乐乐的这种感觉或者说是喜欢纯属男人的自然反应,试问除了性取向有问题的或者生理上有缺陷的男人,有谁不对美女起色心的?

    我自己又提醒自己:自然反应是没有问题,但是人如果不会控制自己的自然反应,那就是畜生。

    最后这句话取得了我另外一个想法的认同,我相信我喜欢的人是冉静,虽然乐乐是个很有诱惑力的美女,但是应该仅仅停留在欣赏上,而不应该有什么邪念。

    自己想明白了,轻松了很多,说话也不再那么拘束,既然已经对乐乐定位在欣赏这个层面上,那多欣赏欣赏也没什么问题,所以我从吃饭开始到结束,大部分之间眼光没有离开过乐乐。

    就餐完毕,我和乐乐同时起身收拾碗筷,无意中触摸到乐乐的手,我好不容易压下去的邪念又有滋生的倾向。我和乐乐一起把碗筷送往厨房的时候,也不知道事乐乐故意,还是我故意,我和乐乐又撞在了一起,我的身体透过冉静的睡衣明显可以感觉到乐乐的身体。

    老天啊,你不要耍我了,我如果能够有冉静做我的女朋友,我已经觉得非常幸福了,我可没有福气再多一个乐乐,两个桃花运碰在一起一定是桃花劫的道理,我已经有深刻的认识。

    我和乐乐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我有些局促。

    “冉静怎么还没有回来?”我说道。

    “我也不知道啊,她说去处理些事情,很快就回来的。”

    “哦,她去处理什么事情?”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那我们下棋吧。”我突然的一个问题让乐乐愣了一下。

    “下棋?”

    “对啊,你会不会下象棋,围棋,哪怕五子棋也行。”

    “那好吧,就下五子棋吧。”乐乐虽然很疑惑,但是还是同意了我的建议。

    我也不明白我为什么突然提出下棋这个要求,不过我总觉得我自己下棋的时候思维的注意力非常集中,也许这样可以让我少考虑一些乐乐的问题。其实我记得有个什么人说过一个名词,就是“审美疲劳”,我的理解就是一个美女看的时间久了,逐渐熟悉了,就慢慢的失去往日那种惊艳的感觉,慢慢的归于平淡,所以如果用一般人的眼光来看冉静和乐乐,基本上60%以上的人会认为冉静更漂亮,可是用现在的我的眼光来看的话,单纯从容貌的角度来说也许乐乐更具有吸引力一些。

    我对爱情这种东西一直抱着一个很消极的态度,因为虽然我很渴望自己能够得到真正的爱情,哪怕不是百分之百,但是我又很肯定的认为我不可能获得,也许这个世界上还有极少量的“纯正爱情”存在,它一定不会这么好运降临到我的身上。

    男人和女人之间无非是一种相互需求而已,男人需要女人漂亮、温柔、体贴、身材好……,女人需要男人有财、有才、浪漫、温馨……,所有的爱情都可以用公式计算,当两个人在爱情的砝码上失去平衡的时候那么一切就应该结束了。

    举例说明:一个男人身高一百八十公分,相貌堂堂,年收入50万人民币,有房有车,很简单他的“爱情重量”就等于以上条件相加,那么他找的“爱情对象”就必须和他的“爱情重量”相当,譬如:长相漂亮,身材匀称,有气质,经济独立……,双方吨量相等的时候,那么爱情就有可能发生。

    你一定会说还有很多双方条件相差很多,但是依旧非常恩爱的情侣或者夫妻,他们的“爱情重量”不是完全失衡的吗?那么再举一个稍微复杂一些的例子:一个男人身高170公分,长相一般,收入平常,无房无车无特长;一个女人同样长相漂亮,身材匀称,有气质,经济独立。如果这时候他们是很恩爱的情侣或者夫妻的话,那么他们的“爱情重量”很不相当,所以男方这时候一定会在他的“爱情重量”上加一个很重要的砝码,就是对女方特别的温柔、体贴,任劳任怨。这样的情侣或者夫妻之间不可能出现女方对男方千依百顺的,因为那是男方的爱情砝码,如果失去,他们的爱情就会失衡。当然任何事情都会存在特例。

    举了两个例子,你会不会觉得我说的有些道理,虽然这种理论非常阴暗,把爱情这种人类最美好的情感种类完全物质化了。其实我也不喜欢自己这种对爱情的认识,但是我在现实社会中见过的真正的爱情故事或许真的不多,也许大学时代曾经有过,只是我没有注意。

    说了些题外话,这是我和乐乐下棋的时候想到的,我也不知道我的思维为什么会飞到这个问题上来,也许是想真正掂量一下自己对冉静的爱情重量。下了几盘棋,看来乐乐对这项脑力运动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兴趣,我们只好又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其实我可以选择进房间玩游戏,但是乐乐毕竟是客人,我应该有义务代替冉静招待她(这是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乐乐看电视的姿势和冉静一样,喜欢把双腿蜷在沙发上,抱成一团,而我的习惯姿势是半躺在沙发之上将腿翘在茶几上,不过今天我没办法这么随便,因为乐乐不是冉静。如果从这一点上来看,我和冉静应该已经很熟悉了。

    一直到十一点多钟冉静都还没有回来,等待的期间乐乐给冉静打过电话,可是手机已经关机,这时候我开始担心冉静,这种关切的心情由心而发,无须做作。

    “时间不早了,要不你先睡吧,我在这里等她,反正我一般睡的都比较晚。”我对乐乐说道。

    “嗯……,”乐乐考虑了一下说道:“那好吧。”

    也许是保持蜷缩的姿势坐的时间久了,乐乐站起来的时候有些头晕,身体失去了平衡,我很自然的站起来扶住乐乐。

    “你没事吧?”我问道。

    “哦,没关系,刚站起来有些头晕。”

    “那我扶你进房间吧。”

    “不用了,我站一下就好了。”

    这时候钥匙开门的声音传来,冉静回来了。巧的事情时有发生,乐乐也许因为又一次头晕站立不稳,身体前倾,而从冉静的角度来看,就是一回到家就看见我抱着乐乐。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