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武炼巅峰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两千九百一十八章 门后的奥秘

    c_t;    当杨开施展出第七道巫术时,庞大的水巨人轰然爆碎,羊泰的惨叫声也戛然而止,翻滚咆哮的大海在这一瞬间重归平静。[ ]。 更新好快。

    杨开神‘色’凛然,神念放开,四下寻觅羊泰的踪影。

    可他什么都没找到,在这一方幻阵之中,羊泰的气息消失的无影无踪。少顷,杨开察觉到了此地阵眼的存在,恍然大悟,羊泰逃走了,他已不在这里。

    事实正如杨开观察的一样,此时此刻,在那石窟之中,一片蓝‘色’的烟雾旁,一道身影忽然闪过,羊泰狼狈无比地现身,悠一出现便弯腰剧烈咳嗽,咳出大片鲜血。

    “羊兄你……你怎么……”不远处,正在主持**独尊阵的龚刖见状大吃一惊,心神恍惚之下差点让阵法出了破绽,此时**独尊阵已经布置了起来,‘花’雨‘露’,方浊,武匡义和沈冰茹四人面‘色’苍白地悬浮在半空之中,按照某种特殊的规律排布着,可是他们却仿佛失去了反抗的力量,每个人身上都有一道细微的伤口,殷红的鲜血正从这些伤口中潺¤wan¤書¤ロ巴,m潺流出,在龚刖的去牵引之下朝血‘色’大‘门’上汇聚过去。

    而那血‘色’大‘门’也仿佛化身成了一个无底‘洞’,无论送过去多少鲜血都吞噬的干干净净,涓滴不存,随着鲜血的流入,血‘色’大‘门’逐渐绽放出怪异的光芒。

    龚刖有帝尊两层境的修为,实力本就不俗,以有心算无心,更得阵法相助,‘花’雨‘露’等人根本不是对手,在杨开与羊泰纠缠的这一会儿工夫集体被制,毫无还手之力。

    龚刖本以为羊泰拿下那个杨九也不必费什么力量,可当羊泰狼狈现身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错了。

    那个杨九居然能在幻阵之中击败羊泰,他哪来这么大的本事?

    “进行的如何了?”羊泰没有理会龚刖的震惊,态度也不复此前的亲和,眉宇威严而又急躁,此刻的他仿佛高高在上的王者在质问下属。

    龚刖皱眉道:“我这边没问题,不过少了两个人的话。破阵的速度会变得很慢,大概还要一个时辰。”

    被困住的‘花’雨‘露’等人闻言,皆是面如死灰。

    以血祭这种方式来破阵,他们绝对不是如表面上看起来这般轻松,每‘抽’走一份鲜血,他们都能感受到撕心裂肺般的疼痛,只是有阵法的压制,让他们无法喊出声音罢了。

    一听居然还要一个时辰,四人心中都惶恐不安。若真如此,还不如马上死了的好,免得再受这样的折磨。

    “一个时辰太久了!”羊泰低喝,转过头有些忌惮地望着那一片淡蓝‘色’的烟雾,那个杨九就被困在其中,他却已没胆量再进去与之争斗。

    老实说,杨九此前的表现虽然让他惊讶,却也没太多的忌惮。可是最后关头那个杨九施展出来的几种秘术,却让他感到深深的骇然。仿佛遇到了天敌一样,连去面对的勇气都‘荡’然无存。

    “用我的血!”羊泰主动朝‘花’雨‘露’等人靠拢,身形一晃站在另一个阵位上,并指成刀在自己手腕上一划,鲜血立刻涌出,仿佛不要钱一样。

    “羊兄你……”龚刖惊讶地望着羊泰。本能地感觉他此刻的状态不太对劲。

    这跟计划好的可不一样,在他们两人的计划之中,羊泰虽然也要入住**独尊阵,但也只是辅助而已,血祭的最重要来源还是其他五人。只要将那五人的鲜血放干,应该就足以破阵了。

    可事情跟预期的有些不太一样,先是被那个杨九瞧出了一些破绽,导致出了些意外,如今连布阵的人都无法凑齐,而羊泰居然更是不吝自己的鲜血也要参与其中,一副誓死也要破开阵法的架势。

    “还等什么,快点!”羊泰见龚刖‘露’出迟疑之‘色’,忍不住催促起来,语气也显得极不友善。

    龚刖皱眉道:“羊兄,这‘门’后真有你所说之物吧?”

    到了这个时候,龚刖有些要打退堂鼓的想法了,主要是羊泰的表现让他感到不安,他不由怀疑自己做的这一切到底是不是值得。

    羊泰冷哼道:“那一字的玄妙你也略有‘洞’悉,威力如何你自然清楚。‘门’后有更多这样的文字,其中隐藏着武道极致的奥秘,只要能打开禁制,你晋升三层境轻而易举,到时候谁敢再小瞧你们天河谷龚家?至于你龚家的名誉,他们都死光了,谁又知道这里发生的事呢?老夫跟你是一起的,自然不会暴‘露’今日之事。”

    龚刖的神‘色’变换了几下,最终下定决心道:“好!”

    他之所以答应与羊泰合作,坑骗其他人,最主要的就是见识过那一个古老文字的力量。羊泰以帝尊一层境的修为,施展出那一个文字却有堪比两层境的实力,说明那个文字大有来历。

    龚家虽然不是小家族,但因为没有帝尊三层镜强者坐镇,所以地位在南域之中有些尴尬,提起龚家,任何人想到的都是阵法,却不知道龚家也向往强大的力量,尤其是龚刖,他将振兴龚家当做毕生奋斗的目标,可是帝尊两层境的修为不高不低,委实难成大器。

    羊泰向他保证,破开阵法之后,便能获得晋升帝尊三层镜的奥秘。

    龚刖动心了,这才与他联手。

    正如羊泰所言,血祭之后,在场的所有人都要死,到时候又有谁知道龚家的前家主做过卑劣之事?对龚家的名誉也不会有什么打击reads;。

    在羊泰的催促之下,龚刖手上法决一变,羊泰立刻闷哼一声,手腕的伤口上,大股大股的鲜血涌出,仿若喷泉一样。

    而为了加快破阵的速度,龚刖也加大了对其他四人鲜血的索取,霎时间‘花’雨‘露’等人都‘露’出难以忍受的表情,痛苦不堪。

    随着鲜血的流入,那血‘色’大‘门’的光芒越来越明亮。

    失去了大量鲜血的羊泰非但没有感觉到什么难受,反而神情亢奋,目光一瞬不移地盯着那血‘色’大‘门’。

    就在这时,旁边的淡蓝‘色’烟雾忽然传来啪地一声轻响,杨开的身影从中破空而出。

    没了羊泰的主持,龚刖又分心乏术,一个阵牌‘弄’出来的幻阵还抵挡不住杨开的猛攻,他在羊泰离去之后只用了极短的时间便破开了阵法,脱困而出。

    神念一扫,杨开立刻‘洞’悉了眼下的状况。

    在羊泰焦急忌惮的注视之下,他挥舞起手上的百万剑,划出一道惊天剑芒,狠狠朝龚刖劈下。

    龚刖是主阵者,想要破解这**独尊阵,也唯有对他攻击才能奇效。

    龚刖处变不惊,或者说早有预料,在羊泰从幻阵中逃出之后他就预料到了眼下这一幕,所以他曲指一弹,一枚阵牌便朝杨开飞了出去。

    作为龚家的前家主,阵法之道的宗师,龚刖身上别的东西不多,唯独阵牌这玩意多的要命,杀阵,幻阵,困阵,林林总总不一而足。

    空间狭小,杨开根本躲避不开,才刚刚脱困的他又一次被拖进了阵法之内。

    眼见此景,羊泰放声叫好,哈哈大笑,‘花’雨‘露’等人却是面‘色’更加苍白了。

    他们如今没有别的指望,被**独尊阵束缚,一身实力完全发挥不出来,连自由都受到龚刖的掌控,根本没办法凭借自身的能力摆脱。

    他们只能将所有希望都放在杨开身上,可杨开只是朝‘露’昙‘花’,一闪而逝,让他们大失所望,原本浮现出来的些许期待一下破碎开来,只觉得这一次是死定了。

    “能困他多久?”羊泰转头朝龚刖询问。

    龚刖皱了下眉,答道:“三十息……”

    羊泰似有些不满,可也知道这是没办法的事,如果龚刖亲自主持的话,应该可以困住杨九更久时间,可眼下龚刖也‘抽’不出手来,凭借一个无主阵法,能困住杨九三十息功夫已是极限了。

    十息之后,阵法忽然破碎,杨开的身影再度出现。

    “什么?”龚刖大惊失‘色’,一脸呆滞。

    他刚才说那阵法能困住杨开三十息功夫,已是尽可能地高估对方的实力了,可事实上居然只困住了十息就被打破reads;。这个杨九到底有多强大?

    “又来了!”羊泰哇哇大叫,提醒龚刖再祭阵牌。

    而吃过一次亏之后,杨开变得更加小心了,一闪身便啦开了与龚刖之间的距离,同时高呼道:“龚老家主,且不管你是自愿还被‘蒙’骗,我只告诉你一件事,羊泰入魔了!你这般助纣为虐,对你对龚家没有半点好处,早早收手悬崖勒马还来得及。”

    “臭小子胡言‘乱’语什么?老夫何时入魔过?”羊泰出言反驳,生怕龚刖受到什么影响,急急催促道:“龚兄别听他胡扯,速速拿下他才是要紧事。”

    杨开身形一晃,消失不见,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这血‘色’大‘门’后面封印着上古魔族,羊泰要将之放出来,魔族的恐怖你可能不知道,但我想你绝对不愿意见到的,龚刖你确定自己要当这个帮凶?”

    “此乃上古‘洞’府,迄今没有十几万年也有几万年,哪有什么魔族被封印?小子信口雌黄谎话连篇,更何况就算真有魔族被封印只怕也早已死透了。龚兄,这‘门’后有武道极致的奥秘,莫要信了那小子,打开‘门’,你我二人共享其中好处。”;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